2020 年 11 月 6 日

周峯歪着頭頂着張齊的黑臉看:“哎呦喂,這臉色比我的臉還黑,你擔心樂大美女知道了,會踹了你。”

該死的周峯總是能說中重點。周峯轉着大圓眼珠,嘿嘿笑:“不用那麼緊張,一兩次不習慣,三次就習慣了。”

說着把胳膊搭在張齊肩膀上,“我跟你說,女人都是一種奇怪的動物,你對她好,好的沒有原則,她肯定拿你不當一回事。而你對她有分寸的好,偶爾還要傷她一次兩次,她肯定對你死心塌地。”

也不知道他哪來的這種歪理,張齊心煩的瞪他:“你少用這些邪理影響我的判斷。”

“我說真的,至理名言。就拿黃晶晶說吧,胖子飛對她多好啊,趴在地上當狗都行,還有一個叫江大成的,一直像哈巴狗一樣跟在她屁股後頭,就指望她能低頭看她一眼,可是黃晶晶對他們看都不看。

你記得麼,上次胖子飛被打的那個慘樣,就是被黃晶晶打的。這倆個人對她那麼是沒的說的好,卻一個都沒得到黃晶晶的心。再看看你,一副帶睬不睬的,她不就巴巴的主動爬上你的牀。這女人就是這麼奇怪。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樂大美女,如果她真心愛你肯定會原諒你的。”

張齊橫了他一眼,回了兩個字:“歪理。”擡腿往前走。

一個人風風火火的走了過來,一看見張齊,就站住了,露出想要上前又很猶豫的樣子。張齊見是胖子飛,面露尷尬之色。心知黃晶晶是胖子飛喜歡的人,現在他跟黃晶晶有了關係,總覺的有點對不住胖子飛。

“胖子,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周峯一邊偷笑,把聲音壓到最低,嘲笑張齊:“你丫的廢話,看他樣子當然有事了。”說完又覺得好笑,就憋着笑,鼻子嗤嗤的冒粗氣。

胖子飛朝前走了兩步,一副欲言又止樣。張齊覺得很不好意思,“那個胖子,你有話就說吧。”

胖子多肉的臉抖動了一下,“張齊,我問你,你跟黃晶晶是不是真的……”

張齊不好意思看胖子飛的臉,扭頭乾咳了兩聲,沉默片刻,“我,其實,她和我……”

胖子飛突然擡手阻止張齊繼續說下去:“你不用說了,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是她主動的。她就是那樣的人,決定的事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張齊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只能看周峯。周峯在勸人方面相對擅長,裝模作樣的咳嗽一聲,過去勾住胖子飛的脖子。

“兄弟,女人就是這麼回事。你巴着她,她不喜歡,你踹她,她纔會緊貼過來。這事不能怪張齊,真的是你女人,不對,她還不是你女人,是黃晶晶設計騙了張齊。

爲這事張齊都鬱悶死了。你知道麼,他根本就不想跟黃晶晶有半點關係。胖子啊,我看你還是另擇良鳥吧,那個女人不是你的菜。”

“啊……”

誰也沒想到,胖子飛居然捂着臉大哭起來。這下連周峯都被弄愣了,手足無措的扎着手,做出無奈的樣子,看着張齊:“這,這怎麼說。”

張齊更不知道怎麼辦,鬱悶的看着胖子飛痛哭流涕。

胖子飛哭的那叫一個悽慘,哭了好一會兒抽抽噎噎的說:“都是我沒用,連一個女人都搞不定,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我不活了,啊……”

張齊跟周峯不約而同的張大嘴巴。

周峯慌忙勸:“哎,不是啊,胖子,你別做傻事。爲一個沒心的女人不值得,真的,大丈夫何患無妻。沒有了黃晶晶,還有其他晶晶呢。胖子,想開點,女人嘛,滿大街都是。”

胖子飛抹着眼淚:“你說的輕巧,你們都有女人了,怎麼知道沒有女人的痛苦。滿大街都是女人,卻沒有一個是我的。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她還這樣,啊啊啊……”

“哎呀,哎呀,你就別哭了,多難看啊。大不了,讓張齊給你找個更好的就是了。”

這話差點沒把張齊噎死,“周峯,你說什麼呢,我去哪裏給他弄女人?”

“咳,你緊張什麼,那些跟你屁股後面追的女人多了,你隨便指一個就是了。”

張齊氣的一巴掌掀在周峯腦袋上:“你腦子有屎啊,你當我是誰,隨便指一個,當人是傻子,指個兔子就去攆。”

周峯不好意思的嘿嘿笑:“我這也不是情急亂說麼。我這是先把胖子的情緒穩定下來。胖子就是缺女人,給他一個,他就不傷心了,你說對吧。”

張齊又瞪了周峯一樣,語氣恢復柔和,勸大哭中的胖子飛:“周峯說的對,外面的女人多的很,將來你還能遇上更好的。”

胖子飛猛的住哭聲:“我傷心的重點不是這個,我在想晶晶怎麼辦。你都把她那個了,她以後要怎麼辦啊?”

周峯翻翻白眼,“你這是鹹吃蘿蔔淡操心,她怎麼樣是她的事,跟你沒關係啊。”

胖子飛一瞪眼:“怎麼跟我沒關係,我喜歡她,非常喜歡她,我怎麼能看着她痛苦。”

周峯奇怪的問:“那你說怎麼辦。”

胖子飛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對張齊說:“既然你跟她有關係了,你就娶了她吧。我得不到她的心給不了她幸福,如果能讓她幸福,我也就滿意了。你說,你肯不肯娶晶晶。”

“啊?”張齊被胖子飛的話雷的頭頂冒煙,“你沒搞錯吧。”

周峯跟了句:“就是,你沒搞錯吧。”

胖子飛認真的說:“我說的是真話,我喜歡她,所以要她幸福。她喜歡你,我就要她得到你。張齊,你答不答應?”

不可理喻,“我不跟你瘋。”甩手要走。

胖子飛橫身攔住:“我不是瘋,我就是想你答應娶她。”

“不可能,我根本就不喜歡她。我有喜歡的人。”

“你不喜歡她,爲什麼要跟她上牀?”胖子飛叫道。

張齊氣:“誰願意跟她上牀,是她騙我去的,她冒充悠揚騙我上牀。我要是知道是她你拿槍逼着我,我都不會不幹。行了,我不想再提這件事情。我跟黃晶晶的事到此爲止。”

胖子飛還是不肯答應,“張齊,你不能這樣,欺負了女人不想負責,你是男人麼?”

“你這是什麼話,什麼叫不負責任,我是受害者。”

“你是男人,你說你是受害者,誰信。我看你就是不想負責,故意將責任全部推在黃晶晶頭上。張齊,你不要讓我鄙視,是男人就要對自己做的事負責。”

張齊被激的火氣上涌:“胖子,你別胡攪蠻纏。這件事情要是我主動的,我一定負責。但這件事本來就不是我的錯,我憑什麼負責。”

“你現在說什麼都行,反正也沒人出來反駁。”

“這件事情你可以去問黃晶晶,我懶得跟你解釋。”

“你不要走,是男人的就實話實話,昨天晚上是不是你主動?張齊,你不是自詡從不說謊話麼,做了就要有擔當,你不敢認麼?”

“不是我主動的,我爲什麼要認。”

胖子飛用力的點點頭,罵:“你就是沒種,不敢認。我知道你怕失去樂悠揚對不對?你這種人最卑鄙,表面一套背後一套,僞君子。我要是樂悠揚知道這件事情一定踹了你。什麼人啊,滿嘴謊言。”

這次胖子飛是徹底激怒了張齊。胖子飛碩大的身軀下一秒就從地面上升了起來。

“我再次警告你,不要詆譭我,我張齊從不說謊,做了就是做了,沒做就是沒做。你要是再敢亂說,誣陷我,我讓你知道什麼是肉疼。”

胖子飛被提在半空中,心裏已經慌了,可是嘴上還很硬:“誰誣陷你了,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就是道貌岸然,僞君子。欺負女人這種事都能做的出來,真無恥。”

“我沒有,你再說,老子不客氣了。”

“你除了拳頭硬能威脅到我,還有什麼本事,一併拿出來,老子不怕你。”

周峯突然走過來,從胖子飛的胸口衣袋拔出一隻筆來,拿在手中翻來覆去的看了兩眼。

“如果我沒看錯,這是錄音筆。”

胖子飛的臉色變了變,氣急敗壞的吼:“還給我,周峯,你個混蛋,還給我。”

周峯打開錄音筆,裏面正是剛纔他們的對話內容。周峯晃着錄音筆,不屑的說:“胖子飛,你很聰明,打算把張齊的話錄下來,然後剪接一下,再放出去,對不對?”

胖子飛神色一僵,“不是。”

“不是,你爲什麼要錄音?別當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我還不瞭解你,見面就哭,表現的好可憐一樣,又這麼有骨氣的質問張齊。我認識的胖子飛好像不是這麼有種的人,也不是能哭的像娘們的人。胖子飛,你到底想做什麼?” 被周峯揭穿的胖子飛臉色白了又黑,緊咬着牙不吭聲。張齊氣到笑。

“呵呵,有你的,竟然敢算計我。胖子飛,你夠有膽。”手臂一揮,將胖子飛狠狠的摔在地上,“死胖子,我告訴你,別說我不是主動的,就算是我主動的,也跟你沒有半毛關係。你看不住女人,是你無能,怨不得別人。”

奪過周峯手中的錄音筆,像掰樹枝一樣,一節一節折斷丟在胖子飛面前。

“我不整殘你,但僅此一次,你要是再敢無理取鬧,這隻筆就是你的榜樣。”

胖子嚇的面如土色,張齊帶着一身怒氣從他旁邊走過去。

假山後江大成縮頭縮腦的緊貼在假山上,生怕被張齊發現了。

周峯從胖子飛身邊走過的時候,做一個鄙視的動作,撇嘴哼了一聲,快步追張齊去了。

胖子飛懊惱的一圈砸在旁邊的地上,對着張齊的背影大罵。躲在假山後的江大成小心翼翼的走出來。

“你別急,我有備份。”

胖子恨恨的瞪他:“有備份管鳥用,他自始至終都沒有承認是主動的。”

“這個沒關係,我們可以請人模仿合成。”

“什麼?”胖子飛站起來,“還能這樣?”

“當然能,我就知道有人模仿別人很厲害,只要把張齊的聲音資料給他們,他們就能讓人模仿出來,到時候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胖子飛難看的臉色好轉了許多:“好啊,我就要這小子身敗名裂。”

“不過,”江大成爲難的說,“這需要不小一筆錢。”

“多少?”

江大成伸出五根手指:“這個數。”

胖子飛琢磨了一下:“五千,我有。”

江大成連忙擺手:“不是,五萬。”

“擦,搶劫啊,這麼多。”

江大成嘿嘿笑:“這是技術活,價錢自然是人家說多少就是多少。正是因爲我沒錢,所以才束手無策,我要是有錢也不用找你來說,我早就自己做去了。”

五萬對於他們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胖子飛皺眉發愁。

江大成歪頭小心的打量着胖子飛的臉色:“其實,對於你來說並不難。你不是李多貴的好朋友麼。他有錢。”

胖子飛擡眼看他:“你要我向李多貴借錢?”

“是啊,就你認識土豪。而李多貴肯定有。”

胖子飛撓撓頭,“這個本來是沒問題的。只是之前李多貴被張齊敲了一大筆,他現在恐怕也沒有這麼多。”

江大成繼續鼓動:“李多貴是有錢的主,叫他隨便拔根毛就夠了。”

胖子飛猶豫了半晌:“我試試吧。”

糰子回來的時候臉色十分難看,妞妞急忙拉她到一邊,悄聲問:“怎麼樣啊?”

糰子聳聳肩,露出哭喪相:“不怎麼樣。”

“不怎麼樣是怎麼樣啊?”妞妞急切的問。

宿舍另一個最心直口快的女孩陳玉伸腦袋過來,大聲問:“快點說說,黃晶晶怎麼說的。”

這聲音驚醒了沉在痛苦中的樂悠揚,她擡頭看過來,眼裏帶着複雜的神光。

糰子尷尬的笑,暗中狠捏了一把陳玉:“沒有,根本就沒有的事。”

“真是謠言啊,悠揚,你可以放心了吧,沒事。”陳玉開心的說。

聰明如樂悠揚怎麼能看不出糰子說的是假話。

“算了,你不用騙我了,我知道了。”

糰子急忙貼過來,抱住樂悠揚的雙肩,“哎呀,真沒什麼。黃晶晶都說了,是她主動的,不是張齊。”

樂悠揚拿出手機,翻出一條短信:“我知道了。”

糰子還以爲她口是心非,“真的,黃晶晶就是這麼說的,真不怪張齊。”

樂悠揚盯着手機上的短信,神色黯然,有氣無力的說:“我相信,你們看這是黃晶晶用我的手機給張齊發的短信,是她約他在酒店見面的。昨天晚上我突然睡着了,也是被黃晶晶下了藥。所以這些都是黃晶晶策劃的,我知道不應該怪張齊。可是……”

淚水在她眼眶中泛起,“可是就算是這樣,他怎麼會就,就這麼順從了呢。不是說好只會對我一人動心的麼。爲什麼?他會……”

妞妞輕輕晃着她的肩安慰:“好了,悠揚,別傷心了。男人都是這樣的,送上門的,哪有不要的。黃晶晶的模樣又不差,要是她賣弄風騷,哪個男人也架不住。這事我看就這麼算了,你當不知道更好。”

樂悠揚痛苦的搖頭:“我怎麼能當不知道,他說不會騙我的,可是……”

糰子說:“悠揚別傻了,人家說,寧願相信老母豬會上樹,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張破嘴。我們做女人的最好糊塗點。”

陳玉哼哼了兩聲:“依我之見,你們還是算了吧。悠揚,你就要出國了,國外有更好的男人,肯定有比張齊好十倍的男人在等着你。別在一棵樹上吊死,這個年代是開放的年代,什麼真愛都架不住****。”

妞妞橫了陳玉一眼:“你亂說什麼,閉嘴。”

陳玉嘟囔:“我又沒說錯,本來就是嘛。你看那些人不都是今天這個明天那個,誰當真了。玩玩而已,乘着年輕誰不想多玩幾個。尤其是男人,男人都喜歡三妻四妾,你要是不能容忍就別結婚。這年頭從一而終的男人已經絕種。”

妞妞氣的直瞪她:“不會說話別說話,你個沒腦子的丫頭。”

陳玉委屈的嘀咕:“我說的是真心話。”

妞妞將她推遠一點,抓住樂悠揚的手:“悠揚,你想開點。如果你很在意他這事就當不知道。如果你真不能接受這樣的他,不如乘今天晚上之機,跟他分手吧。分手對你們兩個都好。這樣誰也不用約束誰了。畢竟你要出國,兩年後回來,誰知道是什麼情況。分手是給大家自由,將來要是你們還不能放下彼此,再複合就是了。”

樂悠揚失神的將目光轉過來,盯着舍友的臉:“你說分手,這樣好麼?”

“有什麼不好的,反正我們都還年輕。還有時間,給大家重新選擇的機會沒什麼不好,對吧。”

糰子點頭:“我覺得妞妞說的對,分手是最好的選擇。你看,他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如果輕輕鬆鬆的就放過他不計較,這會讓他覺得你是好欺負的,做了壞事也不會有事。男人就是這樣,你對他好他會不知收斂,得寸進尺,必須管嚴,不然他就產生僥倖心理。所以一定要給他深刻教訓,不能假裝不知道。”

陳玉眼睛一亮,舉起一隻手:“我贊成糰子的觀點。我也覺得男人不能縱容,該懲處的時候就要給他教訓。這些男人都太不知足了,吃着碗看着鍋裏。一個個都是貪得無厭的傢伙,作爲他們的女人不管誰管。悠揚,跟他分手,讓他知道亂來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六神無主的樂悠揚不知道如何是好。

手機突然響起來,一看是張齊的。樂悠揚的第一反應就是立即掐斷。但是很快張齊又打了過來,樂悠揚現在根本不知道能跟張齊說什麼,再次選擇掐斷。

手機第三次響起來的時候,陳玉一把搶過去,樂悠揚想要阻止,陳玉已經接通了電話。

“悠揚,你在麼?”張齊焦急的聲音。

陳玉咳嗽了一聲:“我不是悠揚,悠揚現在不方便接電話,有什麼事你跟我說吧。”

跟她有什麼好說的,張齊猶豫片刻,再問:“悠揚在宿舍麼?”

陳玉沒好氣的回:“她不在宿舍能在什麼地方,你以爲她像你一樣,喜歡去酒店。”

“我……,我有話跟她說,你把電話給她。”

“你這人怎麼這樣固執,我說了她不方便,有什麼話,今晚吃飯的時候再說吧。”

“吧嗒”,關掉了電話,陳玉撇撇嘴:“你們說今晚上他會不會用最豐盛的晚餐招待我們。”

糰子白了她一眼:“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着吃。”

“怎麼啦,又不是天塌下來了,我不能想想開心的事麼。悠揚,不就是失戀麼,沒什麼大不了的啊。哦,你還不是失戀,只是遇上了一點點小困難而已。”

對於陳玉沒心沒肺的話,妞妞跟糰子一起給了一句:“閉嘴,二貨。”

樂悠揚兩眼發直盯着地面看了許久,突然站起來,“我不想了,今天晚上看他的態度,如果他不是有意的,我就原諒他。如果他不能保證以後不犯這樣的錯誤,我就跟他分手。”

陳玉滿意的點頭:“這樣纔對,你可是我們校的第一大美女,排隊在後面追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張齊有什麼好的,又沒有錢,就是模樣也不是最帥的那個。若他是董斌,我倒可以考慮容忍他的花心。”

糰子生氣的給了她一巴掌:“你就是個****,男人的模樣有那麼重要麼,長的像花一樣,就知道花錢不會賺錢,有毛用。”

陳玉脖子一揚,回道:“誰說董斌就沒本事不會賺錢了,他賺的錢比誰都多。事實證明漂亮的男人就是有本事。”

妞妞哼了一聲:“誰知道是不是賣肉的錢。”

作爲董斌的粉絲,陳玉生氣了,“死妞妞,不准你詆譭我的大帥哥。”

“花癡,什麼你的大帥哥,董斌知道你是誰麼?”

“要你管,我知道他就行了。”

“哎呦喂,你也真夠極品的。我看你跟黃晶晶一樣瘋狂,要是能爬上董斌的牀,你是不是忙不迭的上啊。”

“呀呸,我是那樣沒品的女人麼。”陳玉說完了,又美美的想,“如果是他主動的我肯定不拒絕。”

“你羞不羞,人家主動你就願意,一夜情也願意?”

“我願意,怎麼着?”

糰子趕緊插進來勸:“別吵了,悠揚已經夠難受的了,你們兩個真是沒大腦。” 老闆欽點的大餐,酒店的人不敢怠慢,送上來的東西都是最好的。弄的周峯差點被口水淹死。衛小曼體貼的拿了好幾張餐巾紙給他擦嘴。這傢伙好不顧形象的說:“今天晚上,我就是撐死了,你們也別攔着我。”

衛小曼忍不住笑罵:“你就是個餓死鬼投胎。”

周峯嘿嘿笑:“餓死鬼投胎好啊,這輩子是有口福了,趕上物質豐富時代就是不缺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