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吳賴正思忖著,馬一郎看了看遠處那黑漆漆的幽靈鬼樹林子,不由地打了一個寒戰,最後一次試著勸說道:「前輩,這夜孫鳥群可是非同小可,前輩雖然神功蓋世,但是四五千頭夜孫鳥一起攻擊可不是小事,尤其是這些夜孫鳥往往是死纏爛打,不死不休,據小的所知,整個戊幽域中也沒有一個成型的夜孫鳥做坐騎的軍團,就是因為就連戊幽域的域主,也不敢輕易招惹這些夜孫鳥啊!」

吳賴聞言,心中曬然一笑,這戊幽域的域主在自己心中算什麼東西,自己要對付的是九幽地獄最高的存在,九幽大帝!

吳賴想到這裡,便拿定主意要去招惹招惹這域主都不敢招惹的夜孫鳥群,至於蒼狼獵殺隊,本來是要當釣餌的,現在已經找到了夜孫鳥群,自然這釣餌也用不著了,自己和這些鬼物倒也沒有多大的仇恨,也不用趕盡殺絕,畢竟也算是幫了自己不少的忙了,這倒不是吳賴寬宏大量,實在是吳賴此時的心境已然發生了變化,蒼狼獵殺隊對於自己基本上就是螻蟻般的存在了,便是在人間界,你何曾見過一個市長同街角的幾隻螞蟻較勁了?

「爾等就在這裡稍候片刻,我去去就來!」吳賴說著,已然運轉起來霞光流轉訣,身形化作一道紫光,朝著那片黑色的林子疾馳而去!

「啊?真的去了?」馬一郎看著那划空而去的紫光一臉的獃滯,自己剛才這一頓勸說又算是白費了!

「飛行?」其餘鬼物倒是沒有馬一郎想得那麼多,他們是看到了吳賴竟然是飛過去的,在九幽地獄中能夠飛行,那意味著就是高手中的絕頂高手啊!

馬一郎這才反應過來吳賴竟然是直接飛過去的,而且看吳賴飛行那樣子,根本就不是短暫的飛行,分明是無比從容的樣子,心中不由暗暗僥倖,這可是連初階鬼帝都無法從容做到的事情啊,很明顯,這個少年的修為絕對不止是初階鬼帝!

「老大,他飛走了,估計要對付那群夜孫鳥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咱們要不乘機走吧,不然的話,等他返回來,想走可就走不了了!」牛二郎湊到馬一郎身前說道。

馬一郎流露出掙扎的神色,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好了,走的話,回去的路也不是一路坦途啊,肯定要遇到不少兇險,不過自己安然脫身是沒有問題的,可問題是如果這個少年葬身於夜孫鳥群之中還好說,如果沒有的話,那要找到自己蒼狼獵殺隊,估計也不是件難事,畢竟那少年走的時候可是沒說讓自己等鬼物離開,而是說讓自己等鬼物「稍候片刻」,那自己沒有稍候豈不是糟糕了!

可是不走的話,也有危險啊,萬一那少年突然想要和自己算一算之前的帳,自己蒼狼獵殺隊之前可是將人家當成了釣餌啊,不過,看樣子這名少年倒不是嗜殺之人,不然的話,為何一直也沒有對蒼狼獵殺隊動手,而且這一路上還救了好幾次蒼狼獵殺隊,而且之前都說了要將蒼狼獵殺隊當成是對付夜孫鳥的釣餌,最終也沒有那麼做,這說明對方其實並不是真的想要自己這伙鬼物的命!

「老大,咱們到底走不走啊?不走的話,等那少年驚動起來夜孫鳥群,咱們說不定就跑不了了啊!」牛二郎一旁見馬一郎沉吟著不表態,不由焦急地催促道。

「不行,咱們不能走,咱們就在這裡等!」馬一郎暗暗盤算了一陣子,便拿定了主意,出言吩咐道。

「等!老大,你怎麼想的?現在可是逃走的好機會啊,你莫非真的認為那個少年能夠打敗四五千頭夜孫鳥不成?」牛二郎急得語氣都有些變了。 「是啊,是啊,老大,那少年是厲害,可是要對付四五千頭夜孫鳥,就怕咱們戊幽域的域主都做不到吧!」楊三郎在一旁焦急地幫腔道。

馬一郎對於兩名副隊長的質疑倒是也沒有生氣,而是微微一笑說道:「你們覺得那少年是傻子嗎?」

牛二郎和楊三郎齊齊將頭搖得撥浪鼓似的,牛二郎更是出言說道:「老大這說的是哪裡話?能修鍊到初階鬼帝的存在,會是傻子嗎?不過這和咱們有什麼關係呢?咱們再不走,那才是真正的傻子呢!」

馬一郎依舊是不緊不慢地說道:「那位少年既然不是傻子,會白白地飛進那幽靈鬼樹林中送死嗎?」

「呃?這個……」牛二郎聞言,都有些啞然無語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是,馬一郎說的也是啊,既然那少年不是傻子,又為什麼飛進幽靈鬼樹林中送死呢?

網紅西點店的老闆娘 「難道是那少年活膩了?」楊三郎出言揣測道。

馬一郎聽了頓時沒好氣的呵斥道:「我看你才是活膩了,堂堂初階鬼帝,九幽地獄中尊貴無比的存在,能活膩了嗎?」

「那老大你說那少年為什麼去送死啊?」楊三郎有些不服氣地反問道。

馬一郎很是篤定地說道:「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名少年肯定有著我們不了解的手段,肯定能夠對付得了那夜孫鳥群!你們想一想,人家走之前可是吩咐了,讓咱們在這裡稍候片刻,等人家那邊完事了,過來一看,咱們蒼狼獵殺隊竟然都溜之大吉了,你們想想什麼後果,咱們是在地上跑,人家卻是在天上飛,咱們能跑得出人家的手掌心嗎?到時候,新帳舊賬一起算,咱們蒼狼獵殺隊基本上就算是廢了!」

馬一郎這一席話,說的牛二郎和楊三郎齊齊臉色大變,很明顯,馬一郎說得非常有道理,權衡利弊,很明顯就在這裡等著,要好得多!

「老大果然是老大,這等遠見卓識,要比我等強多了,小弟實在是佩服啊!」牛二郎想起剛才的話語似乎對老大有些不敬,趕緊送上一通馬屁進行補救!

「是啊,是啊,老大看問題的目光高瞻遠矚,遠非我等能夠企及,小弟我對老大的佩服簡直就像那滾滾黑水一般連綿不絕啊!」楊三郎也是腆著臉恭維起來。

馬一郎沒好氣地呵斥道:「好了,好了,我又沒有怪你們,你們這馬屁還是留著拍那位少年前輩吧,穿下命令,所有蒼狼獵殺隊的成員,原地待命,做好戰鬥的準備,應付萬一!」

馬一郎的話音剛一落,遠處的一幕卻是讓他瞪大了眼睛,抬起手指著遠方的幽靈鬼樹林,半天說不出話來,一雙瞪大了的眸子中映射出兩團紅色的火光!

蒼狼獵殺隊的所有成員都順著馬一郎的目光望了過去,然後齊齊身形一滯,看著遠處的那一幕再一次齊齊變成了雕塑,同馬一郎的眼睛一樣,每名鬼物的眼中都倒映出兩團紅紅的火光!

火!

大火!

熊熊大火!

遠處那幽靈鬼樹林竟然燃起了熊熊大火,在昏暗無比的九幽地獄中顯得分外耀眼,眾位鬼物的腦海里都只剩下了一個念頭,那名少年前輩究竟是放出了什麼火,而什麼火竟然能夠將這九幽地獄中陰氣如此重的樹木給點著了啊!

尤其是上至馬一郎這等中階鬼王的高手,下到蒼狼獵殺隊的普通隊員,都覺得那通天的火焰中,竟然蘊含著一種讓他們無比心驚膽戰的氣息,好似是他們一旦挨著那火焰,立刻就會灰飛煙滅似的!

「大家要不都往後退退,反正一會兒前輩回來能看得見咱們就行,也不算逃走!」馬一郎看著那熊熊的火焰,雖然距離很遠,但也壓制不住內心的恐慌,出言朝著隊員們吩咐道。

蒼狼獵殺隊的隊員們聞言如蒙大赦,齊齊朝後退了好幾里地,他們都覺得那熊熊的火焰似乎是他們這一生中遇到的最為恐怖的事物了,比三十多頭地蟒還可怕,三十多頭地蟒還能鬥上一斗,碰見這樣的火焰,他們連斗的勇氣都提不起來,彷彿這火焰是他們天生的剋星一般。

不提這邊蒼狼獵殺隊眾位鬼物那無比的震撼,單說吳賴這邊,一路朝著遠處的幽靈鬼樹林破空而去,雖然遠遠看上去很近,可是足足飛了十來分鐘,吳賴才看清楚這些幽靈鬼樹的樣子,也看清楚了這邊林子的規模!

那幽靈鬼樹的樣子很是奇怪,猛一看上去倒是和人間界普通的柳樹有些差不多,但問題是,正常的柳樹應該是枝條下垂,而這些幽靈鬼樹的枝條竟然好似是在水中一般,朝著上面飄蕩,竟然如同海中的海帶一般,來回飄著,在重力這麼大的九幽地獄中,這就顯得無比詭異了,尤其是這些柔軟的枝條以及那些尖細的樹葉竟然都微微發著黑光,而那些枝條和樹葉也要比人間界的柳樹看上去柔軟的多。

而且這邊林子看上去也著實不小,差不多有上百畝方圓,遠遠看上去,就如同是無數的髮絲飄蕩在半空之中,很是恐怖!

吳賴不管不顧,徑直便要闖入那幽靈鬼樹之中,可是相隔還有數百米的時候,便見那幽靈鬼樹的樹枝齊齊劇烈搖晃起來,從上空看去,竟然如同驚濤駭浪一般,同時一陣陣尖細的嘯聲傳了出來。

吳賴冷哼一聲,手裡紫光一閃,紫青神劍倏地出現在了手中,頓時輕叱一聲:「鬼叫什麼,看劍!」

隨著吳賴的輕喝,一式「倒掛星河」頓時席捲而出,紫光如同匹練一般從紫青神劍中傾灑而出,朝著那黑色髮絲一般的枝條席捲而去!

吳賴這一招犀利無比,幽靈鬼樹那搖蕩的枝條頓時被齊齊斬去了一大片,吳賴大喜,身子一縱,順著自己剛才斬出的缺口,徑直闖入了幽靈鬼樹林中!

可吳賴一進入林中頓時感覺有些不對,那被自己斬斷的枝條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生長出來,如同一條條靈活的毒蛇一般,朝著吳賴的身軀纏了上去!

吳賴身形一滯,手中紫青神劍連連揮出,「倒掛星河」、「星火燎原」、「星羅棋布」等群攻招式連環使出,那纏繞上來的枝條紛紛被斬斷落地,可是這幽林鬼樹實在是長得太密集了,吳賴斬落的速度竟然都比不上枝條的生長速度,不一會兒,吳賴的雙腳便被那毒蛇一般的枝條纏繞上來了!

纏繞上來倒也罷了,那些看上去柔軟的枝條竟然瞬間變得粗壯起來,然後那些尖細的樹葉迅速變化成了一個個尖利的倒鉤,朝著吳賴的體內狠狠地鑽進!

步步驚情 吳賴冷哼一聲,九轉玄功隨即運起,身形頓時發出淡淡的金光,將那纏繞上來的枝條齊齊崩開,化為齏粉散落開來!

可吳賴剛剛崩開腳上的枝條,腰上也突兀纏上來好幾根,將吳賴的身子緊緊地勒住,吳賴身形一震,再次崩開,接下來卻是更多的枝條鋪天蓋地地朝著吳賴纏繞上來!

吳賴將九轉玄功運起,也不用紫青神劍劈砍,身子就像是一顆人形炮彈,直直地朝著林子深處撞了進去,所過之處,那些毒蛇一般的枝條紛紛化成齏粉散落一地!

只是這枝條實在是太密集了,吳賴橫衝直撞了一段時間,竟然好似是迷失了方向,感覺沖不出去了,心中大怒,口裡自言自語道:「暈死,這還沒見著夜孫鳥的影子呢,難道就被這幽靈鬼樹擋了路不成?好,好,好,既然這樣,就休怪小爺我不客氣了!」

吳賴說著,身形索性就在空中停了下來,也不管那身上紛紛纏繞上來的枝條,心中默念南明離火訣,靈力在體內迅速遊走,一絲絲灼熱的氣息瀰漫開來,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開始升騰起來耀眼的火焰,南明離火已然是熊熊燒起!

快感戀人 其實這九幽地獄中的植物基本上是不怕一般的火焰的,畢竟九幽地獄中陰氣太重,一般的火焰能夠燃燒下去就不錯了,普通的火焰往往剛一燒起來,就被這九幽地獄中濃重的陰氣給湮滅了,一般的鬼物也懼怕火焰,所以在九幽地獄中除非迫不得已,一般情況下是沒有鬼物使用火焰的,但是這南明離火,是天界至陽至剛之火,正好是陰氣的剋星,陰氣之於南明離火而言,不啻於汽油之於人間界的普通火焰,所以那南明離火一挨著那幽靈鬼樹的枝條,本來不大的火苗頓時竄了起來,迅速地燃燒起來,片刻間已然將周圍的幽靈鬼樹點燃了,火勢便如同洪水一般,朝著四周蔓延開來!

由於陰氣是這南明離火最好的燃料之一,沒用多長時間,幾乎上百畝的幽靈鬼樹全部都被點燃了,遠遠望去,宛若一個巨大的火炬,將夜沼周圍的景色照的是纖毫畢現,遠處甚至有不少的鬼獸四散奔逃,生怕被這火焰沾染上半點兒! 「這就是外面的世界啊!」

孫立成呆立半晌,才冒出來這麼一句話。

在他眼前,是一片銀色的冰雪世界,中間聳立著一座座雄偉的雪峰。無邊的積雪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孫立成此刻正站在一座雪山的頂部,身後是一個黑幽幽的洞口。他輕輕呼出一口氣,在寒冷的氣溫作用下,迅速變成了一團白蒙蒙的霧氣,很有一種夢幻般的錯覺。

「怎麼感覺不到有多冷呢?這個世界好奇怪啊。」

孫立成用手摸摸光溜溜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沒錯,孫立成穿越了,成為了千萬穿越大軍中的一員,這個世界也明顯不是地球上那個陷入氣候變暖困境的世界。

「我是怎麼到這個世界上的?」

孫立成又想到了這個問了自己無數遍的問題。

「好像是從昨天喝酒開始的。」

孫立成不確定地自言自語。

孫立成,帝都人,有溫柔賢淑的老婆和一個調皮搗蛋的兒子,經過不斷努力,也算是小有資產,如今是全職奶爸並做一些小項目。除了工作和照顧兒子,他喜歡戶外、看網路小說和玩遊戲,尤其喜歡《魔法門英雄無敵》系列,一玩十幾年都不帶厭煩。

孫立成有時候也幻想著自己成為一名偉大的巫師或者騎士,穿越到異世界泡妞、探險玩征服。沒想到,今天實現了。不過,好像哪裡不對勁。

前面的記憶清晰連貫,後面的記憶就是支離破碎了。醉酒、回家、洗澡、睡覺、山洞和幾乎腐爛的殭屍大腦袋,這一系列畫面如同信號不佳的老黑白電視,在孫立成的腦海中嘶啦嘶啦地跳躍。總之,很離奇,很刺激。

孫立成搖了搖有些頭疼的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些。即便穿越了,可他現在最想做的卻是回家,沒錯,就是回家。

想想也是,雖然誰都想穿越,但作為一個有著幸福家庭的男人,誰願意獨自一人在這種鬼地方呆著。

「對了,剛才我好像撞在了洞壁上,把手給撞傷了。」

心煩氣躁的孫立成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趕忙抬起了左手,他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膚色竟然是綠色的,而且手上非常乾淨,哪裡有什麼傷痕。

再細看,除了膚色是綠色的,手指也明顯不是人類,纖長地如同鷹爪一樣。

「我靠,不會吧!」

孫立成驚叫一聲,趕忙低頭看下去。

這已經不是他那副高大的身體了。孫立成現在全身呈翠綠色,皮膚光滑,身材瘦小,好在還有男人的特徵,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孫立成已經不是人類了!

他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臉,鷹鉤鼻子、大嘴、尖牙、一對兒尖尖的大耳朵,摸摸頭頂,好在還有頭髮。

「這是什麼東西?」,孫立成慌張地瘋狂思考,緊接著,一個形象躍入腦海。

「不會是地精吧!!!」

孫立成不由得慘嚎一聲。

「為什麼會這樣?」,在孫立成的腦海之中,一團能量同樣爆發出撕心裂肺地號叫。

緊接著,就見這團能量閃動了兩下,幻化成了人形,透著不可侵犯地威嚴。

而此刻,這位的眉頭緊鎖,面色焦急,嘴裡不停的喃喃說道:「不應該呀,神術怎麼沒有作用?創世神在上,一個神祇的神術竟然不起作用,這到底是為什麼?」

原來這團能量是這個世界最古老的神祇之一。這是一個擁有眾多神祇的魔法世界,諸神有時候會發生大戰,他就是在萬年前的神戰中隕落的。

當然作為一個神祇,隕落並不是最終死亡,他可以藉助很多方法復活。只不過,這位陛下比較悲摧,始終受到別人追殺,以至所有復活努力都失敗了。

走投無路之下,這位神祇想到用神力製造肉身,然後附身復活。

可惜,無論是他變成泰坦巨人、天空中的巨龍還是狂暴的獸人,照舊會被人殺死。不得已,他把標準一降再降,從世界中心躲到了這片神棄之地,才找到了最合適的身體──地精。

地精就地精吧,為了保命,神祇陛下也認了,他在這裡一躲就是數千年。

地精的身體雖然可以讓他續命,卻無法抵禦長時間的神力侵蝕,每過數百年就需要重新換一個身體。神祇陛下痛定思痛,決定製作一具更牛X的身體,為此,他花費了大量心血。

可沒想到,千辛萬苦製作的身體讓人最後給截了和,石台上的地精腦中闖進來了一個靈魂,並迅速完成了身體融合!

意外讓神祇暴怒異常,可更讓他驚懼的是,那個靈魂像在身體里扎了根,無論他使用什麼方法都趕不出去。

眼看大限已到,神祇陛下沒辦法,只能拋棄原來將要腐壞的身體,鑽進了孫立成的腦子。

本來他還想在孫立成體內把他掉。可神祇很快絕望的發現,他根本看不懂這個傢伙腦海中的信息!

神術要發生作用,就要侵入孫立成的靈魂,可要侵入孫立成的靈魂,就要有孫立成的基本信息,可是他看不懂啊!

一個神祇竟然看不透一個凡人的靈魂,這讓他尿崩。

可事實就是這麼殘酷,他和孫立成的靈魂間彷彿矗立著一座聳入雲霄的鐵壁,隔絕了彼此。

現在的神祇是悲摧的,他隕落了,被別人追殺了近萬年,丟了身體,現在還被困在孫立成的腦海之中,彷彿所有的不幸都讓他碰到了。

神祇無語問蒼天,突然,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既然我沒有辦法侵入這個傢伙的靈魂,那麼讓他自己崩潰呢?」

神祇怎麼想怎麼覺得沒問題,開始執行。

靈魂崩潰多產生於巨大地恐懼,所謂嚇掉了三魂七魄即是這個道理。

神祇的計劃其實很簡單,就是讓孫立成的幸運值跌到谷底,等壓力足夠了,靈魂自然就會崩潰。

「惡棍,既然你敢搶奪一個神祇的身體,就要面對一個神祇的報復。」

神祇揮拳罵完,便開始改變孫立成的身體。雖然他不能侵入孫立成的靈魂,但還是能夠影響這具身體的。

變成地精這件事讓孫立成很難接受,可不接受也沒有辦法,而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離開這片雪原,起碼找到可以吃的東西。

他強打起精神,慢慢地向山腰處走去。而他不知道,在離他十多公里以外,正飛來一隻巨大的老鷹。

埃伯爾措夫特老鷹非常兇猛,它的攻擊力僅次於帕克諾爾金雕。近兩米的身高,近四米的身長,近十米的翼展,一隻這樣的老鷹可以統治一百平方公里的天空。

但是,這隻巨鷹剛剛與金雕發生了大戰,身受重傷之下慌不擇路地逃入了這一片地區。看著眼前一望無垠的雪山,它為自己莫名其妙的舉動有些奇怪。可很快,一個獵物吸引了它的全部注意力。

正在下山的孫立成渾然沒有注意到頭上馳來的黑點,只覺得一陣狂風吹過,老鷹就撲了下來。

隨著凄厲地慘叫,孫立成被老鷹的爪子抓了個對穿,胸口立時血花迸濺。

被飢餓折磨了許久的老鷹,急不可耐地將孫立成的左胳膊從根部啄斷,然後囫圇吞了下去。

孫立成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不幸的是,作為一個地精,他一上來就被老鷹卸下了一條臂膀,充分體現了地精那連五都到不了的戰鬥力。幸運的是,長時間的精神折磨,加上突如其來的傷痛,讓孫立成一下子昏了過去,將意識保護了起來。

正當老鷹想再吃一塊肉的時候,一個長滿了銀色絨毛的巨大雪熊從山那邊繞了過來。

老鷹見到有危險,趕忙帶著孫立成飛上了天空。

在雪熊和無數猛獸的嚎叫聲中,老鷹急速拍打翅膀,向雪原外奔去。 沒有了幽靈鬼樹的牽絆,吳賴自然是長驅直入,穿過滾滾火海,來到了一片廣袤的空地之上,眼前的一幕卻是讓吳賴大吃了一驚。

只見那廣袤的空地上棲息著望不到邊的大鳥,這些大鳥的樣子貌似是人間界的老鷹,卻是要比老鷹的體型要大上很多,最小的也有成年鴕鳥那麼大,而且鳥頭上要比普通老鷹多了一根朝前彎曲的獨角,吳賴心中恍然,這些大鳥應該就是夜孫鳥了!

而讓吳賴大吃一驚的不是這夜孫鳥的數量,也不是夜孫鳥的體型,而是這無數的夜孫鳥竟然沒有一頭飛起,齊齊將頭埋到了翅膀下,龐大的身體簌簌發抖,很明顯是懼怕四周熊熊燃燒的南明離火!

吳賴心中詫異,身形一閃,已然來到了一頭夜孫鳥的上方,一眼便瞥見了這夜孫鳥脖子上有一小撮白色的羽毛,在渾身漆黑的羽毛中顯得分外的明顯,心中明白,這應該就是馬一郎之前說的那夜孫鳥的弱點了,豎起手掌,對準那白色羽毛的位置倏地猛拍了下去,那夜孫鳥只顧著將頭埋到翅膀下發抖,絲毫沒有躲閃,吳賴一掌正中那白色羽毛之上!

「轟」的一聲,那夜孫鳥果然應聲而倒,龐大的身體斜斜地歪倒一旁。

吳賴見狀大喜,本來想著還要一場惡戰呢,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容易就搞定了,頓時運轉起來霞光流轉訣,身形在鳥群中連閃,沒用十來分鐘,四五千頭夜孫鳥竟然全被吳賴一掌拍得昏了過去,只有鳥群正中最大的那頭夜孫鳥想要反抗一下,不料吳賴手掌間倏地冒出一股南明離火,嚇得那頭最大的夜孫鳥一個哆嗦,乖乖地將頭伏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任憑吳賴一掌拍了下去。

吳賴將所有的夜孫鳥全部都拍昏過去之後,卻是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身形高高掠起,口中微微念動南明離火訣,那熊熊燃燒的南明離火頓時都一朵朵騰空飛起,沒入了吳賴的體內。

而吳賴將所有的南明離火都收回體內之後,那本來密密麻麻上百畝的幽靈鬼樹已然被燒得十去八九,剩下的零零落落的幾株也都縮回了枝條,整個樹榦都蜷縮回去了,而吳賴心中也升起了一絲明悟,南明離火訣經歷了這麼一燒,竟然晉級了!

南明離火訣是他最早修鍊的功法,一共分為三層,分別是燃凡離火、熔地離火和焚天離火,每一層又分為三個境界,即初境、小成精、化境,可是自從修鍊出來南明離火之後,一直沒有多大的進步,雖然火焰逐漸增大,控火的熟練度也大為增加,但南明離火的層次早就達到了燃凡離火的化境,卻是一直沒有提升,今天無意中一把南明離火燒了一大片幽靈鬼樹,吳賴卻是清晰地感應到,南明離火訣竟然突破了燃凡離火化境,臻至了熔地離火初境,而且別看只是熔地離火初境,但威力卻是燃凡離火的十倍以上,有了這一次突破,吳賴感覺到自己對付那九幽大帝,又多了一些把握。

吳賴靜靜地體驗了一會兒熔地離火的感悟,這才飛身而起,朝著馬一郎的方向揚聲喊道:「馬一郎,帶著你的蒼狼獵殺隊過來吧!」

整個蒼狼獵殺隊都遠遠看著這邊呢,本來看著那漫山遍野的熊熊火焰,一個個戰戰兢兢,生怕那火焰燒了過來,可是一瞬間,那滔天的火焰竟然倏地消失不見,然後吳賴的身影騰空而起,響亮的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

馬一郎哪裡敢違背吳賴的命令,聞言自然是立即帶著蒼狼獵殺隊朝著吳賴的方向行進,等蒼狼獵殺隊到了現場一看,眾位鬼物都嚇呆了!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之前那成片的幽靈鬼樹早就化作了一堆堆的灰燼,零零落落剩下的幾個樹樁也都似乎在簌簌發抖,根本不敢伸出枝條對付蒼狼獵殺隊的成員們。

這也就罷了,林子中那片廣袤的場地上,橫七豎八地躺著不知其數的夜孫鳥,更讓蒼狼獵殺隊的成員們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很明顯,這個龐大的夜孫鳥群竟然全部被擊昏躺在了地上!

「我的那個天呢!這個少年到底是怎麼的一個變態啊?這才過了多長時間啊,短短十來分鐘的時間,數百畝幽靈鬼樹全部焚燒一空,四五千頭夜孫鳥也齊齊被生擒,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變態才能做到的啊?而關鍵是,我這是多逆天的運氣啊,竟然敢拿這麼一個變態當做捕捉地蟒的釣餌,這少年莫非是九幽大帝喬裝打扮的不成?」馬一郎看著在空中懸浮而立的吳賴,心中是五味雜陳,不知道是什麼滋味,都有些懷疑眼前的這個少年是不是這九幽地獄中的最高統治者九幽大帝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