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君兮跑的有些急,周泫御明明穩穩地站在那裡,卻怎麼看都像是個虛影。

她怕,怕他隨時都會迎風而去。

因為跑得太急,她沒有注意腳下的台階。高跟鞋一腳踏空之後,整個身子的重心就失去了控制……

「當心!」

「當心!」

兩個男人同時高喝一聲又同時朝她跑過來。

周泫御先沈雲中一步,抱住了君兮。

「沒事吧?」他擰起了眉。


「沒事沒事。」

君兮不想小題大做,可是瀟洒才裝了一半,就疼得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周泫御一手攬著她固定她的重心,另一隻手快速的拉過一張編藤座椅。

「坐下,我看看。」

他說著,將她按進了椅子里,自己順勢單膝跪在了她的面前。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靜止了,她的眼裡只剩下他乾淨的發心。

她真想勇敢地伸手去摸一摸,他根根分明的短髮,哪怕被刺到,也心甘情願。

「怎麼跑這麼急?」

他數落一句,帶著不自知的寵溺,她卻聽出來了。

「嗯。」她含糊的應了一聲,嘴角偷偷的揚起來。

她沒有告訴他,她是不想讓他等。她已經讓他找了很久,怎麼可以再讓他等那麼久。

周泫御直接把她的高跟鞋退了下來,他的手還沒有捏上她的腳踝,她已經緊張的握住了椅子扶手。


「要不要先去醫院拍個片?」

沈雲中也湊了過來。

周泫御握著她凝脂白玉一樣的小腳,輕輕的轉動了幾下,君兮疼得「嗯嗯」直哼。

「不用去醫院,沒傷到骨頭。」

「你怎麼知道?」

「她怕疼,若是傷到骨頭,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只是哼哼而已。」

沈雲中錯愕:「就這樣?」

周泫御將君兮打橫了抱起來,輕飄飄地道:「對,就這樣。」

沈雲中調整了一下站姿,微微勾起唇角。

眼前這個周泫御,與他聽說的那個周泫御可不太一樣……他,在吃醋?

前廳的舞會已經開始了,舞池裡很多人相擁著舞動。

周泫御旁若無人的抱著她往外走。

君兮攀著他的脖頸,仰頭看著他冷漠的下頷。

「為什麼不和沈先生說你在軍隊的時候學過醫?」

「你和沈雲中很熟?」周泫御忽然問。

君兮想了想,她做了敏雅兩年的家教,可是對於沈雲中,她的了解一直局限在敏雅和沈家家僕的隻言片語里。

敏雅說過,爸爸很忙,很少有時間陪她。而沈家家僕,一提起自己的主子,就滿臉驕傲:「我們沈先生生意做的可大了。」

具體多大,君兮沒有問過也不曾好奇。

他們只是見過幾次面的關係,這樣,應該算不上很熟。

她搖頭。

「既然不熟,就沒必要說這麼多。」周泫御表情更冷。

君兮不知道自己是踩中了哪顆地雷惹得他不高興了,她撇撇嘴:「那你要帶我去哪兒?」

「回家。」

… 第三十二章白露未晞12h3>

回家?

君兮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見「嘟」的一聲,停在不遠處的卡宴車頭燈一跳,已經解了鎖。

周泫御快步地走到車旁,拉開車門,將她塞進車裡。他自己也飛快地上了車。

「為什麼要去你家?」

她如雷的心跳聲在這安靜的車廂里「咚咚」做響。

「你覺得呢?」

「啊?」

周泫御不理會她,直接發動車子,百里宮裡歌舞和樂,他們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車子穩穩的駛離百里宮,君兮還沒有想明白周泫御那句意味深長的「你覺得呢」是什麼意思,她就看到通往雅田的路標。

雅田離百里宮很近,不過十幾分鐘的車程。

周泫御帶君兮去的別墅,正是周子諺當日辦生日party的地方。她並不意外這是周泫御的房子,甚至在那日見到他時,就已經猜到了。

這樣獨特而優雅的品味,舍他其誰。

周子諺的生日party最後鬧成什麼樣了,君兮想想也能猜到,周泫御大概費了不少功夫才讓屋裡的一切恢復原樣。

他扶她坐下,將她另一隻高跟鞋也脫下了放在一旁。

「等一下。」他說。

君兮聽話的點了點頭。

周泫御邊走邊隨手脫下外套,他外套裡面是雪白的襯衫,襯衫很修身,下擺整齊的碼在皮帶里,讓他的身材比例顯得格外的誘人。


她挪開了目光,不敢再看。

周泫御進衛生間接了一盆熱水出來,轉身又去儲物櫃翻找藥箱。等一切準備就緒了,他才走回她的身邊。

「先熱敷,再抹藥油。」他半蹲下來,握住她腳踝:「得忍一忍。」

她脊梁骨一挺:「我早不是當年那個我了,這點疼受得住。」

他挑眉,收回目光的瞬間就毫不憐香惜玉的將熱毛巾按在了她的腳踝上。

「唔……」

故意的吧!

君兮咬住了下唇,忍著沒再出聲。

他漸漸放輕了手上的動作,仰頭看了她一眼。被她咬得鮮紅的下唇像是沾了果醬,讓人動了湊上去舔一舔的衝動……

周泫御清咳一聲,幾乎是彈跳著站起來。腦海里閃過的奇怪念頭,驚到了他。

他拉過君兮的手放在毛巾上。

「自己按著。」

君兮還想說點什麼,可周泫御已經起身進了廚房,他出來的時候襯衫袖子已經挽起,手裡還多了一杯冰水。

「你想喝什麼?」他問。

「不用了。」

她已經夠麻煩他了。

周泫御坐到她的身邊,等了將近十五分鐘之後,拿開了毛巾,轉而為她抹藥油。

他的手涼涼的,觸到她火燙的皮膚,明明是冰火兩重天,卻意外的舒服。疼痛在他溫柔的按摩里漸漸消退。

她忽然嘆了一口氣。

「怎麼?」他問。

「本來今天可以和你一起跳舞呢。」她遺憾地斂眉。

周泫御沉默了幾秒。

「誰說今天不能跳舞了?」

~~求收藏哇~~

… 第三十三章白露未晞13h3>

他站了起來。


屋裡有打碟機,MonsterGODJ,據說這是最好的打碟機。

是周子諺帶過來的,他生日那天慶典一樣的氛圍,全是這台機子的功勞。

他的房子,無論是青城的還是法國的,鮮少有這樣的熱鬧。他尋思著好用,就讓周子諺留下了。

周泫御翻出一張CD,卡進機子里,隨手按下了開關。

音響里跑出來的曲子,正是那日君兮和周子諺跳舞的那首。

他調慢了曲子的速度。

君兮看著周泫御朝她走回來,俯身,把他乾淨修長的手遞到她的面前。

「嗯?」是帶著蠱惑的輕哼,這輕哼里有邀請的意味。

君兮笑起來,指了指自己的腳。

「可我……」

她話還沒說完,周泫御的手抄了過來,一把托起她的腰,將她抱了起來。

君兮沒有防備,單腳落地讓她的重心很不穩當。手足無措間她下意識的抱住了周泫御的腰。

她柔軟地身子,緊緊的貼著他的鋼鐵般的小腹。

他低頭看著她。

「可以嗎?」

這人,明明已經霸道的動了手,最後仍不忘紳士的結尾。

君兮仰頭看著他深邃的眸子,接遞了他體溫的每一寸皮膚都在叫囂著,她已經被他身上運動后留下的健碩曲線給牢牢纏住了。

心跳和呼吸急促到了讓她羞愧的程度。

怎麼會不可以?

她點了下頭,臉就紅透了。

周泫御並沒有她的局促,他坦然將她帶到地毯的中央,好像此時和她跳舞,就是為了彌補她方才的那聲嘆息而已。

地毯又軟又絨,輕輕的撓動著她左腳的腳心。她覺得自己像是踩在了雲端上,飄飄然又有隨時會掉下去的不安。

「那天我和子諺跳的也是這首曲子。」

位置也一樣,不過多鋪了一張地毯。

周泫御沒做聲。

他知道。

那日,他一直站在門口,他們跳的舞,從開始到結束,他是看完整了的。

穿著最不像樣的服裝卻跳出了那樣像樣的舞蹈,也只有文君兮能做到。

他從沒有見過一個女人,在踩出如此颯爽帥氣舞步的同時,還保持了身姿的柔美搖曳……那個時候,她的光芒盛過了一切。

站在他身邊的男人們一邊往裡打量一邊閑聊。

「和周公子跳舞的那個美女誰啊?」

「英語系的系花文君兮啊,這都不知道,土了吧!」

「哎喲,真是土大發了,臨畢業才發現這麼個美人胚子。瞧周公子那嘚瑟勁,我也想攬著美人跳一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