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同伴被震落水的一幕看得拉夫戴南和他手下的軍官怒髮衝冠,這些人大吼著揮動手裡的長槍,將身邊的暴風城士兵掃得骨斷筋折,不少士兵甚至跌下了城牆。

一群混賬,竟敢傷害我的人。

馬龍二話不說,提著影鋒就奔了過去。

普通士兵擋不住最低都是中階的皇家騎士士官們,哪怕能擋住也不知會死多少人,要遏制強者也只有同樣是強者的人才能辦到。

馬龍!

看到他衝上來皇家騎士們不禁眼前一亮,拉夫戴南領著他們到這裡來的目的不就是抓住馬龍,進而逼迫他服從李奧瑞克王的命令,把領地稅乖乖的交上去嗎?你說你不好好獃在後方,反而跑到前線來,這不是給我們機會又是什麼?

「抓住他!」

皇家騎士們對視一眼,互相點點頭,大喊著朝馬龍殺了過來。

見著他們這反應馬龍樂了。

一群傻鳥,真以為我是傻子,沒事跑來讓你們抓著玩?我要是不出來,怎麼吸引你們的注意力,怎麼減少我暴風城士兵的傷亡?要是你們分散攻擊我還會頭疼,偏偏你們自己送上門來,我還跟你們客氣那不是看不起你們?


單手提斧,厚重的斧刃帶著一抹血色迎著衝來的一個皇家騎士劈了過去。要說這個皇家騎士的實力也不弱,已經達到中階高級的他換做馬龍晉陞前還要費上好一番手腳,不過現在他就不夠看了。

鐺!

斧刃劈在騎士長槍上,皇家騎士只覺一股巨力從槍身上傳來,震得他虎口開裂,整條手臂都沒了知覺。

這不可能!

無力握住長槍的皇家騎士睜大了眼睛,是誰說馬龍的戰力也就中階戰士程度,剛才那一擊明明已經達到了高階好不好。崔斯特瑞姆那幫收集情報的孫子是吃什麼長大的,這不是坑爹呢嗎。

馬龍可不管對手震不震驚,劈開騎士長槍后他斧身一拍,可憐的影鋒被他當做了蒼蠅拍,更可憐的是那個被拍中的皇家騎士,先是被馬龍拍得吐著血跌下城牆,后又噗通一聲掉進冰冷的護城河裡,被凍成了冰雕。

一個同伴的陣亡還嚇不住皇家騎士,不但嚇不住反倒讓他們憤怒了起來。

剛才被馬龍拍到護城河裡去的是皇家騎士團的一位千人將,論起身份來還是一位子爵,馬龍那麼隨意的一拍,就像拍蒼蠅似的,這不是沒把皇家騎士團放在眼裡嗎。敢當著一群皇家騎士團的士官那樣做,赤丶裸裸的打臉啊。

緊接著撲上來的是兩個百夫長,這兩人的實力單個來說不如千人將,可他們是兩個人,且就在他們身後還有四個百夫長。人多勢眾下,他們哪還怕馬龍?

「喲呵,車輪戰啊。」

馬龍輕蔑的一笑,面對刺來的兩柄騎士長槍看也不看,伸手就抓了過去。

找死!

見馬龍如此應對,兩個百夫長面上齊齊現出怒火,眼中凶光閃現。他們是要抓馬龍沒錯,但又沒說不能傷了馬龍,只要留著馬龍一口氣就行。

小子,敢輕視我們,看我不廢了你的手。

百夫長正要吸一口氣,再加一把勁,孰料他們嘴是張開了,氣卻沒吸到。兩人的口鼻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死死捂住,任憑他們如何張大嘴,如何用力吸,也沒有一絲氣流進入體內。

驟然遭遇此等變故,兩人心中大是惶然,刺向馬龍的長槍本能的就是一緩。

馬龍邪邪一笑,彷彿早料到百夫長會有這樣的反應,抓向長槍的手突然加速,抓住一支長槍後用力一拽,將第一位百夫長的武器拽了下來。與此同時,影鋒再度劈出,將刺來的第二支長槍劈落在地。

兩位百夫長的攻擊就此瓦解。

此時無法呼吸的百夫長如離開了水的魚,雙手死死的卡住脖子,臉色憋得通紅,眼珠子都要凸出來了。

「窒息的滋味怎麼樣?」

馬龍戲謔的低語中,抬腳猛踹,一人賞了一腳,將兩個百夫長被踹下了城牆。不用說,護城河裡又多出了兩座冰雕。

高階死亡騎士天賦技——窒息!

窒息:用黑暗的能量鎖住對方的咽喉,使其無法呼吸,附帶昏迷和沉默效果。

其實以兩個百夫長的實力被黑暗能量鎖喉時並非沒有抵抗之力,只不過任何人發現自己突然就無法呼吸了都會心中慌亂,馬龍需要的就是那一刻的慌亂。不了解馬龍的實力就與馬龍斗,這兩個百夫長敗得不冤。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古人誠不我欺。

剛解決完兩個百夫長,不等馬龍喘口氣,四柄長槍已然刺到。

同伴的兩次受挫讓皇家騎士們殺氣更甚。

堂堂皇家騎士,王室威懾各地貴族的強大武力,竟在一個小男爵手下受辱,你讓他們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對於皇家騎士們的第三波攻勢,馬龍僅僅是撇了撇嘴,不屑的說了一句:「一群送人頭的雜魚。」

嘎嘎怪笑中,加里奧撲了上來,正好撞在刺來槍尖上。騎士長槍刺在石像鬼身上發出叮叮的響聲,飛濺出星星點點的火花,煞是好看。

只是,好看是好看了,實際效果卻一點也沒有。

早在撲上來的時候加里奧就開啟了大招——杜朗石像。

杜朗石像:吸收附近敵人的所有攻擊並在石像狀態被打破后將吸收的能量爆發出來攻擊敵人。

什麼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這就是了。

皇家騎士們刺在加里奧身上的傷害全部被返還了回去,自己全力一擊的傷害被盡數反彈,可把皇家騎士們給整慘了。一個個邊踉蹌著後退,邊口吐鮮血。

趁著對手腳步虛浮提不起力道來反擊的機會,馬龍快步前沖,影鋒橫掃而出,皇家騎士們帶著慘叫與咒罵跌落河中,撲通撲通幾聲響后又安靜了下來。

馬龍這麼強!

皇家騎士們猶豫了,目標的實力遠超出他們得到的情報,沒有十個以上的人去圍毆別說拿下他,就連自己也危險。

發現騎士們腳步遲疑,馬龍將影鋒肩上一抗,很是囂張的對皇家騎士們招了招手:「這就是威名赫赫的皇家騎士團?我呸,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囂張!

實在是太囂張了!

皇家騎士們怒不可遏,在他們的記憶中從來沒有人在面對皇家騎士時這麼囂張過,馬龍竟然譏諷他們說皇家騎士沒一個能打的。這小子以為自己有多厲害,不給他點厲害瞧瞧他真認為皇家騎士團沒人了。

遲疑不前的皇家騎士們在憤怒的驅使下沖了上來,對這些人馬龍只能說他們的勇氣是可嘉的,做法是愚蠢的。

我那樣說明顯就是為了激怒你們,你們如此輕易的就上當了,這不是愚蠢是什麼。

其實正如皇家騎士們所想的那樣,僅是中階騎士的話沒有十個人不會是馬龍的對手,若是兩三個或者是四五個馬龍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將他們擊敗。要是皇家騎士們稍微等上幾秒鐘,集齊了十個人該頭疼的就是馬龍了,誰讓他們被馬龍拿話一激就嗷嗷叫著跑來送死,馬龍可不會同他們客氣。

影鋒揮動,輕鬆的盪開刺來的騎士長槍,馬龍側步前沖,很快就近了皇家騎士們的身。見馬龍近前來的騎士連忙撒手,他們放棄了長槍,轉而拔出腰間的佩劍,欲要再戰。可惜的是,他們沒機會了。

馬龍是死亡騎士並不是戰士,他是會法術的。不等皇家騎士劍出鞘,冰冷觸摸,死亡纏繞,枯萎凋零等法術劈頭蓋臉的就打了過去,一下子就把對手給打蒙了。狼狽的應付著諸多瞬發法術,皇家騎士們心中大罵。

他們罵的不是馬龍,而是崔斯特瑞姆的情報收集處。這些吃乾飯不幹人事的混球收集的是什麼情報,怎麼沒人告訴他們馬龍的魔法也那麼厲害,要是早知道馬龍精通法術攻擊自己也不至於毫無防備。

不管皇家騎士們心裡怎麼想,也不管他們罵誰,情況已經是這樣了,他們再怎麼罵也於事無補。就在他們陷於冰冷觸摸等法術的襲擊中手忙腳亂的時候,馬龍提著影鋒殺了過來。長柄大斧呼呼呼的一頓猛劈,又有好幾個騎士被劈翻在地。對這些人傢伙,馬龍沒理會他們的慘叫和哀嚎,路過的時候一人賞了一腳,全部踢到了護城河裡。

連番進攻,接連受挫,在損失了一半人手后同伴的死傷終於讓皇家騎士們清醒了。足足有二十多位士官被踢到了護城河裡,成了冰冷的河水中一座座人形冰雕,這樣的損失於皇家騎士團而言太過慘重。

「你這個混賬,快給我讓開,不然我殺了你!」

拉夫戴南眼珠子都氣紅了,他舉著劍就要去找馬龍算賬,無奈烏瑟爾橫在中間。光明使者的大鎚可不是吃素的,任憑拉夫戴南怎麼衝擊,烏瑟爾總能擋住他,拉夫戴南縱使暴跳如雷卻也無法越雷池一步。

「你的對手是我,在打倒我之前你是過不去的。」相比於拉夫戴南的狂躁烏瑟爾顯得很是淡定,「靜下心來與我戰鬥吧,年輕人。」


拉夫戴南真想呸烏瑟爾一臉,說風涼話誰不會,還靜下心來,換了你看著手下人被一個個的殺死你能靜下心?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馬龍囂張跋扈,他的手下也不是好東西。

拉夫戴南這也算是恨屋及烏了吧。

好在這個時候馬龍也遇到了麻煩,烏瑟爾在牽制拉夫戴南,克爾蘇加德在維持護城河的死亡霜凍,阻攔皇家騎士團大部隊的進攻,已經上得城牆的那兩個萬人將沒了對手,見馬龍如此囂張,此時他們正飛快的朝著馬龍殺去。

兩個高階騎士殺奔馬龍而去,傑斯和暴風城的一眾衛兵看在眼裡,急在心上,無奈他們的實力不夠,即便想要阻攔也攔不住對方。只得大聲呼喊,以引起馬龍的注意,讓他不至於吃個大虧。

「二打一,我喜歡。」

面對兩個與自己同階的對手馬龍沒有緊張,反倒是一臉興奮。他沖加里奧使了個眼色,石像鬼嘎嘎怪叫著扇動雙翅,正義罡風給馬龍提速,堅定重擊震得皇家騎士們連連倒退的同時還給他們上了個減速狀態,再來上一記堅強壁壘為馬龍加持了護盾。做完這些之後加里奧撲入了還在旋風和震蕩波中掙扎的皇家騎士中,殺得對手後退不已。

當皇家騎士團的兩個萬人將殺到時他們的幫手已被擊退,只剩下他們兩人與馬龍對戰。

同為高階,己方一打二,這樣都不敢上還要不要混了?

兩個萬人將沒有半分猶豫,向馬龍擲出騎士長槍的同時拔出腰間的佩劍,趁著馬龍躲閃長槍的工夫兩人揮著長劍欺近了馬龍的身。

影鋒是長柄戰斧,屬於中距離戰鬥型武器,如果被貼身戰的話它的作用反而發揮不出來。皇家騎士的佩劍則不同,一米二左右的劍身配上皇家騎士身高臂長的優勢,絲毫不畏懼近身作戰。不得不說,兩個萬人將的戰鬥經驗極其豐富,他們一眼就看穿了影鋒不擅近戰的弱點,並將這個弱點成功的轉化為了自己的優勢。

以己之長攻敵之短,將自己的優勢充分發揮出來,這兩人倒是給馬龍製造了不小的麻煩。騎士佩劍刺來,只穿著黑色燙金長袍並未著甲的馬龍沒有硬接,快步後撤似要拉開雙方的距離。

萬人將哪肯讓馬龍得逞,他們腳下發力,長劍的劍尖閃著寒光緊追著馬龍而去。

後退哪有前衝來得快?

不過眨眼工夫,長劍就追上了馬龍,劍尖帶著劃破空氣的尖銳,狠狠的朝他胸口刺去。

死傷的同伴,馬龍的嘲諷,已經激怒了皇家騎士們,憤怒之下他們可不管什麼命令,兩個萬人將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把面前這個敢嘲笑皇家騎士的傢伙斬於劍下。

見馬龍避無可避,萬人將手上又加了幾分力,要給馬龍來個一劍穿心。

就在劍尖即將刺到自己胸膛上時,馬龍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即將得手的萬人將只覺自己眼前一花,手中一輕,十拿九穩的一劍刺到了空處。

居然刺空了,怎麼可能?等等……不好!

兩個萬人將大驚失色,他們想不通馬龍是如何躲過自己必殺的一劍的。正當兩人震驚莫名心中大叫糟糕時,死亡的腳步已然臨近。

影鋒在空中劃出一道半月形的軌跡,兩顆大好的頭顱帶著不敢置信的神色飛了起來,失去了頭顱的脖腔飆射出丈高的鮮血,如兩道紅色的噴泉,血花在空中絢爛綻放。


踩著踏踏的腳步馬龍自兩具無頭屍體旁掠過,那腳步聲帶著死亡的氣息,一下一下擂在皇家騎士們的胸口,震得他們氣血浮動,難受不已。

死亡騎士高階天賦技——死亡腳步! 死亡腳步:被動效果:略微提高移動速度,對減速法術有較高的抵抗能力。主動激活死亡腳步后提升移動速度100%,且施術者不受減速法術的影響,維持死亡腳步需消耗符文能量。

「馬龍,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拉夫戴南的驚怒交加,他怎麼也沒料到馬龍竟能殺了他手下的兩個萬人將。在位面戰場時他也曾觀察過,馬龍的實力絕不是高階戰職者的對手,所以他才對這次突襲暴風城那麼有把握。

出發時躊躇滿志,萬萬沒想到竟是這樣的結局。

在拉夫戴南看來馬龍不可能於如此短的時間內突破到高階,定是他之前隱藏了實力,讓人以為他只有中階水準。馬龍如此處心積慮,所謀之事定然不小,聯繫上他又是建暴風城,又是造大船出海,又是大量買進人口並收買人心,拉夫戴南認定了馬龍就是一野心家。

一個野心勃勃又對王室毫無敬畏之心的領主,若是放任他發展起來,於王室的統治而言是莫大的威脅。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殺了他。


拉夫戴南暗下決定,澎湃的殺氣涌動著,手中的長劍揮舞得更快更急。劍尖帶出的寒光如傾盆暴雨,洶洶之勢幾乎將烏瑟爾淹沒。

然而,這只是幾乎,並不是真正的淹沒。

光明使者身上閃耀著金色的光芒,那是充滿正能量的聖光之力,拉夫戴南的攻擊被他連消帶打,盡數擋下。任憑皇家騎士團的騎士長如何攻擊,任憑拉夫戴南怒吼連連,始終無法越過烏瑟爾,更別提擊殺馬龍了。

混賬啊,馬龍是從哪裡找來的這個聖騎士,使用的光明之力有異於尋常不說,實力還如此之強。據說這暴風城與修道院勾勾搭搭,連教堂都在動工修建,難道與自己交手的這個騎士是修道院的秘密力量不成?

拉夫戴南驚訝於烏瑟爾的強大,又惱怒於自己的猜測。如果被他不幸言中,那豈不是說馬龍其實是修道院的人,神棍們把馬龍塞進王國的貴族體系里,又幫他秘密發展力量,這代表了什麼?

一想到這背後的東西拉夫戴南就不寒而慄。

被壓制的神權終於要向王權挑戰了嗎,不,絕不,身為皇家騎士的我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不能讓修道院的陰謀得逞。

拉夫戴南決心一下再下,他恨不得馬上就去殺了馬龍,可烏瑟爾擋在前方,任他使出吃奶的力氣也沒法突破對方的攔截。

挖了挖耳朵,馬龍滿不在乎的彈了彈指甲:「吼那麼大聲幹什麼,無論你喊或不喊,我就在這裡。要是覺得不爽,你踏馬到是過來打我呀。」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有種你讓你的手下把路讓開,看我不過來打死你個逗比。

這下拉夫戴南是真吐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