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吃了沒多久,林川放下了筷子,對着三人歉意的一笑。

三人表示理解,畢竟他可是東海的市委書記,公務繁忙,能抽出時間來陪他們吃飯已經算好了。

林川離開了,公寓裏就剩下了葉寒三人。

葉寒沉默不語,低頭吃着飯,因爲他心裏對林夕瑤還有一些愧疚,也不敢和兩人搭話。

“小寒。”楚欣然突然開口說道。

嗯?

葉寒擡起頭,看向楚欣然。

“希望你以後好好照顧瑤兒,不要再讓她遇到什麼危險了。”楚欣然撫摸着林夕瑤的頭髮,語氣帶着關切和嚴肅。

楚欣然的話很明顯,意思和剛纔林川說的差不多。

林川夫婦都在懷疑自己是否能給予林夕瑤安穩的生活,畢竟林夕瑤已經習慣了無憂無慮的生活,但跟隨了自己之後,遇到了很多她從未遇到過的危險。

這也是爲什麼林川夫婦這麼擔心的原因。

葉寒重重的點了點頭,他也決定,除掉那些對自己和林夕瑤有威脅的人,讓他們全部在地獄裏懺悔,不會再來影響自己和林夕瑤的生活。

這一頓飯,葉寒吃的並不心安,因爲林夕瑤,他的心一直都壓抑着。

他覺得虧欠了這個單純的女孩。

在林川的家待了一下午,葉寒派人去東海大學把自己的法拉利458開了回來。


在回別墅的路上,林夕瑤睡着了,葉寒單手開着車,撥通了幽靈的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幽靈那恭敬的聲音從聽筒裏傳了出來。

“主人!”

只要是葉寒打過去的電話,幽靈都會在第一時間接通,最長時間不會超過五秒。

“幽靈,你幫我查一下沈進這個人。”葉寒沉聲說道:“想必今天中午的事情你已經知道了,有些事不用我說,你自己該知道怎麼做。”

“我要在十分鐘內知道沈進的一切資料,如果可以的話,就把他抓回來,既然敢和我作對,那他也就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葉寒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葉寒真的生氣了,因爲這些來找他麻煩的人,讓林夕瑤的父母對自己有點失望,多少事情了一點信任。

如果不是因爲這次的事情,林川夫婦或許還不會那麼擔心。

但就是因爲今天中午的餐廳襲擊,讓林川夫婦徹底的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保護好林夕瑤,給她想要的生活。

林夕瑤是葉寒最重要的人,她出了事,葉寒的心也不會好受。

所以他決定,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中。

未知的敵人是最可怕的,他們往往會躲藏在黑暗中,在你不注意的時候給予你致命的一擊。

如果葉寒是一個人,那麼他就不會這麼擔心。

但此時已經有了牽掛,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逍遙自在,想惹誰就惹誰。

身邊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即使你稱霸天下,卻依然獨自一人,沒有誰受得了這種孤獨。

既然愛她,就不要讓她受到傷害,不要讓她擔驚受怕。

這句話,葉寒記在了心裏。

林川說的很對,葉寒也明白了自己以後該幹什麼。

那就是保護好身邊的人,不會再讓她們爲了自己擔驚受怕。

葉寒轉過頭,看着熟睡中的林夕瑤,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她,即使在熟睡中,依然是那麼的可愛。

她的一舉一動,都能讓人深深的着迷!


PS:打打殺殺太多了,來兩章比較平和的! 這個要求一說,聚德愣了愣,而身為當事人的海藍心也是神色一怔,他沒有想到清靈會說出這樣的要求,對他如此信賴。

如果他今後真的可以接手靈藥和丹藥交易的這一渠道,那他的地位在聚寶閣總部來說絕對有大幅度的提升,能夠和一位長期供應丹藥的人交易,即使這個人不是煉藥師,那她身後也必定有一位煉藥師。如此一來就是聚寶閣和一位煉藥師有了牽連,再推測下去,說不定幾年之後他就能做到現在總管事的位置上,也成為一名總管事。

「怎麼樣?如果答應,那就今後長期合作,如果不答應,我也只做這次的交易。」話已經說出,沒有轉圜的餘地,聚德是只能答應不能推辭了,他不怕海藍心的地位提高影響到自己,而是眼看著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在自己眼前溜走,卻便宜了其他人感到失落。

失望歸失望,可面子上也要做到實打實的排場,一副生意人的笑臉掛上,聚德樂呵呵的說道,「這個自然,舒姑娘既然這麼看得起我的分部管事,那就讓他以後多為舒姑娘服務吧。」

說著,面色一板,朝海藍心交代一句,「你以後可要好好的為舒姑娘辦事,凡是舒姑娘需要的東西,一定要儘快弄到,如果轉不過來,就第一時間告訴我,知道了嗎!」


「是,聚德大人。」海藍心得了便宜,自然心情大好,應承的聲音里也不禁帶著激動。

聚德一看,這時候也沒他什麼事兒了,面子上不大過得去,於是選擇暫時離開。

他朝著清靈一拱手,客客氣氣的說了句,「那這裡就交給海藍心了,舒姑娘需要的靈藥早已準備好,待會海藍心會引領您前去一看,我這邊還有事情,就不多待了。我們改日再見。」

清靈輕輕點頭,海藍心立即欠身,說了句「恭送聚德大人。」便看著聚德灰溜溜的離開了聚寶閣分部。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清靈和海藍心單獨的交易,靈藥已經準備好了,就在聚寶閣後台放著。被道明了修真者的身份,清靈一不再隱瞞,直接用乾坤戒指收了靈藥,又發現這次收購的靈藥太多乾坤戒指裡面的空間已經被幾乎佔滿了。

「海藍心,你們聚寶閣應該也可以交易乾坤戒指吧?都有多大內存空間的?我想要購買一個。」得知丹藥的價值之高,清靈想來買個戒指也花不了太多丹藥,而且手上有了這一批靈藥,不久之後就又是大量的丹藥被煉製出來了。

海藍心一聽,他和清靈之間還有交易,頓時情緒高漲,「舒姑娘可算是找對地方了,其他的地方可能還沒有大空間的乾坤戒指,可是我們天金帝國聚寶閣分部,前不久剛好運送來一個大空間的乾坤戒指,本來打算到半年一次的拍賣會上賣出,不過既然是您要,那先賣給您也可以。」

赤裸裸的討好之音清靈自然聽得出,再次感嘆自己的丹藥收買人心不是白收買的。

她當即就答,「哦?到底是怎樣的乾坤戒指,能夠被準備到半年一次的拍賣會上拍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

半年一次的聚寶閣拍賣會是以修真者為主了,能夠讓修真者眼紅的東西絕對不是凡物。海藍心在聽說清靈對乾坤戒指有所想法的時候就已經派人去取,和清靈猜測沒錯,果然一道元嬰期修真者的氣息忽然消失在地下,也就是聚寶閣可能藏寶的地方。

不多時,氣息又出現,那名前去取寶的元嬰期修真者也把一個玉石錦盒給雙手捧了上來。

海藍心接過玉盒,親自打開放在清靈眼前,開口稱讚,「舒姑娘請看,這枚乾坤戒指可是高級乾坤戒指,它的內部空間足有一百米見方,除此之外,這枚乾坤戒指還有吸收靈氣的作用,佩戴在身上,修鍊的速度也會跟著提升。」


本來說道內部空間的大小,清靈還是很滿意的,一百米見方的空間足足比自己現在的空間戒指內部空間大了四五倍,可是說到聚靈的作用,就顯得是那麼無用了,清靈本身吸收靈氣的速度都要比佩戴聚靈珠的效果還要好,更不用說是一個戒指上的小小聚靈效果。

並且有了聚靈效果的乾坤戒指,從內到外都讓人注意力不禁往那上面看,本來乾坤戒指相當於是人們儲存財富的錢袋,可是如果帶在手上總是被人看來看去,就會讓人覺得自己是被人給盯上了。財不露白,天天被人盯著財看,怎麼都會讓人覺得不自在。

…………………………………………………………

上次我說什麼來著,支持貴賓蓋章崔更,於是七更送上~恩~欠下的補清了,明天繼續穩定更新。╮(╯▽╰)╭ 海藍心不知道自己值得一誇的地方,在清靈看來卻是這枚乾坤戒指的缺陷。精神力瞬間把戒指圍起來,進行了一遍細緻入微的觀察,原來聚靈的效果只因為戒指之外的幾道花紋中加入了一個小小的聚靈陣,因此才會出現聚靈的效果。想要把這個聚靈陣給抹掉,也不是難事。

清靈手上原有的乾坤戒指外觀看起來和一枚普通的銀戒指差不多,而這枚戒指的材質,比她原有的戒指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外觀也顯得富華貴氣。金玉雕琢,翠色的貓眼琉璃石,怎麼看都像是某個暴發戶貴族帶的戒指。

好在這乾坤戒指的內涵比外觀有用,大空間這一點很好。

「這枚戒指要多少金度?」乾坤戒指的價格一向很高,所以是以金度為單位價值這一點清靈毫不懷疑。

海藍心一聽,就知道清靈決定買下戒指,立即報價,「舒姑娘,這枚戒指是上面特意撥下來的,所以價格方面最低也要五千金度……」

「那我要了!」清靈直接拿起戒指,帶在了自己左手的拇指上。

海藍心還想說什麼表贊這枚乾坤戒指的話,卻沒有想到清靈買東西是這麼的闊綽,五千金度的價格竟然眼睛一眨不眨當即就答應買下來。愣愣的看著清靈取出一瓶十枚修靈丹,放在他手上,就要離開聚寶閣。海藍心趕緊喊住了這個財主。

「舒姑娘要不要去我們聚寶閣的內部看看,那裡可是有不少好東西,或許會有您需要的也說不定。」有這樣一個財主在,錯過這個機會,下一次就不知道要等什麼時候了。舒姑娘手中丹藥似乎很多,就算是帶她逛一逛這聚寶閣分部的藏寶庫也不是問題,她買的寶貝越多,那聚寶閣賺的丹藥就越多,他海藍心在聚寶閣的地位也越來越高。

清靈回頭站住腳,沒想到海藍心竟然如此邀請,聚寶閣的庫藏應該是很隱秘的吧,一般人難以進入,可現在他為了賺自己一些丹藥,竟然主動要求帶自己進去一看。

「那就去看看吧,或許會有我需要的東西。」

海藍心面色一喜,立即邀請,「舒姑娘這邊請。」

聚寶閣拍賣台後的房間內有一個地下通道,有著結界的保護,想要入內就只能從正門進去,總管事兒聚德不在,這裡海藍心就是最大的。由他引進,清靈很容易就進入聚寶閣地下藏寶庫。

藏寶庫中陳列的寶物不多,幾張桌子上淅淅瀝瀝的擺放著一些盒子、罐子、等等,裡面都是各類寶物。

這些都是在半年一次聚寶閣拍賣會上準備拍賣的,至於每月一次拍賣物都是凡物,不值一提。

「舒姑娘,寶物都在這裡了,您可以慢慢看看。」

因為之前清靈購買了大量的靈藥,繼續掏空了這裡的收藏,因此時這藏寶庫的靈藥卻是最少的。大多數是一些法寶、書籍之類的東西。

這時候清靈才知道,原來整個中域大陸上雖然隱藏著不少修真者存在,可那些散修根本就沒有學到正式的**,所以這裡的的一份份普通**,在聚寶閣拍賣上也能夠賣出天價。

除了法寶**之外,一張鋪著紅色錦布的的長桌上還放著一些小物件的東西,比如石頭。瓷器、木塊、甚至還有不知名的碎片。

「這些都是什麼東西?」清靈指著那張桌上的瑣碎小物件向海藍心問道。

海藍心一看,語氣淡淡,撇了撇桌上的小東西,走過來隨手捏起一塊綠色的小石頭,說道,「這些東西大多數不知名,其中有幾塊石頭裡面含了些能量波動,其他的碎片之類的,都是聚寶閣歷年來剩下來的東西,因為殘破或者沒有名頭,也無人知道這些東西的作用,因此賣不出去,就丟下來了。」

「哦?是這樣嗎?」清靈好奇的再多看了兩眼桌上的東西,瑣碎的小物件至少有二十多樣,看起來就沒有什麼賣像,怪不得被剩了下來。

不過這些東西真的沒有價值嗎?沒人知道它們的價值不代表它們就真的沒有價值。就像她在天金帝國地宮寶庫中意外得到的紫色石頭,變成紫色晶石,讓她的精神力猛漲之後也還有持續進展的作用。

那樣的東西是偶然得來,但得到之前誰能想到一塊看似普通的石頭有那樣逆天作用呢?

想到這裡,她決定一次性吧這裡的無名物全部都買下了,萬一其中有一件東西也是難得一見的寶貝,她就大賺了。

………………………………………………………… 夜晚,吃過晚餐的葉寒站在陽臺上,享受着晚風的吹拂。

而在幾個小時之前,他就收到了幽靈發來的資料。

沈進,血竹幫核心成員賀老六的侄子,管理着血竹幫的三間酒吧,手下有上百號人。

葉寒已經決定了,要去找這個沈進算賬,讓他知道惹了自己的後果。

“哥哥。”林夕瑤輕輕的呼喚了一聲。

聽到林夕瑤的呼喚,葉寒衝沉思中醒來,笑着轉過身。

林夕瑤穿着一套白色的兔子睡衣站在陽臺的門口,正滿臉微笑的看着他。

月光下,林夕瑤就像一個天使,溫柔的笑容彷彿可以融化一切,讓葉寒原本有些暴怒的情緒頓時變的溫暖無比。

葉寒微微一笑,上前抱住林夕瑤,用手撫摸着她那還溼漉漉的長髮。

“夕瑤,我等會要出去一下,可能要晚點回來。”葉寒在林夕瑤的耳畔輕輕的說着:“如果你一個人害怕的話,就和心語姐姐一起睡吧。”

“我沒事的,我等哥哥你回來,只有哥哥抱着我,我才能睡得着。”林夕瑤輕笑道。

“那我就要趕快回來了,要不然讓我的夕瑤等久了就不好了。”葉寒在林夕瑤的鼻子上輕輕一捏,柔聲說道:“我只是出去和朋友聊點事情,很快回來的。”

林夕瑤乖巧的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啦,哥哥肯定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忙,哥哥你快去忙吧,不用管我的。”

葉寒的心一暖,然後附身在林夕瑤的紅脣上吻了一下,然後在她的翹臀上輕輕一拍,笑道:“等我回來。”

林夕瑤的臉頓時紅了,但還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葉寒的臉貼近林夕瑤的臉,笑道:“夕瑤,想看輕功嗎?”

“哥哥你會輕功嗎?”林夕瑤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略帶一絲期待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