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台下的眾人也不知道高鵬所使出的武學,都是一臉迷惑,竊竊私語起來。

高鵬掌中的紅芒漸漸凝實,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柄三寸赤紅小刀,赤紅小刀雖然表面看起來普通無奇,但是任誰都能感受到那赤紅小刀之中蘊含的危險氣息。

雖然慕風不知道高鵬所使武學,但是他能夠感覺到,高鵬所使出的武學,其威力甚至要超過聖靈象印。雖然不知道高鵬為何能夠掌握這種武學,但是如果不慎重對待,落敗是小,嚴重的話甚至會敗亡。

「呼!」

慕風重重吐出一口濁氣,一柄黑色巨劍也是浮現在手掌之中,隨著炎陽霸玄的灌注,整柄巨劍嗡嗡顫動起來,巨劍之上的道道紅紋頓時綻放出耀眼紅芒,一股股狂暴的玄力波動不斷散發開來。

在慕風身影之後,有著一道數十丈大小的黑色劍芒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雖然這道黑色劍芒比之前那道青色劍芒要小上不少,但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遠遠超過後者。

天地之間的玄力能量也是變得無比狂暴,就連周圍眾人都是感受到這種狂暴的氣息,臉色紛紛劇變。

「這小子什麼來路,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武學?」

「這次真是大開眼界,不虛此行啊!」

……

在高台之上,包括紫衣白髮老者和黑袍老者,臉色都是微微一變,更有甚者暗暗運轉玄力,以防發生不測。

高鵬微喝一聲,那柄赤紅小刀立即由三寸暴漲到數十丈,表面之上散發出一種赤熱紅芒,那種熾熱氣息讓整個天地之間的溫度都上升了不少。

「慕風,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高鵬的低喝聲,在整個修鍊場回蕩,赤紅大刀竟然再度暴漲到百丈有餘,一種逼人的盛威之氣,瀰漫開來。

不過慕風身後的黑色劍芒也是不甘示弱,暴漲到百丈大小,天地之間的空氣盡數爆炸開來,發出「轟轟」的炸響,整個修鍊場被玄力威壓徹底籠罩,不少人都感覺呼吸困難,氣息受阻,一些煉體境、化氣境武者更是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高鵬,我們一招定勝負吧!」慕風淡淡說道,但是此時他體內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周身的皮膚之上,都是有著無數細微的裂縫出現,滲出絲絲鮮血,在銀色皮膚的映襯下,顯得極為刺目。顯然這種武學的使出,也是有些超出了他的承受範圍。

「今曰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高鵬目光望著那道百丈大小的黑色劍芒,他能夠感受到,這道黑色劍芒的威力,並不亞於自己身前的那道赤紅刀芒。

「赤炎刀訣,斬龍式!」

「玄靈劍法,破神擊!」

兩人幾乎同時微喝,朝著對方猛然一指。

整個天地,猛然一顫,赤紅刀芒和黑色劍芒如同撕裂天際一般,狠狠的對轟而去。

「轟!」

在眾人有些獃滯的目光中,兩道無與倫比的武學在半空中轟然相撞,一時之間,整個天地仿若凝固了一般,變得寂靜無聲。

「轟!」

下一霎,一聲驚天巨響響徹整個天地,一波波無比狂暴的玄力波動,如同潮水一般向四周席捲開來,那種威勢,就算是造形境強者,也不敢被捲入當中。

周圍的眾人,其臉色也是因為這種恐怖的能量波動變得無比慘白,這種毀滅姓的波動,可以摧毀整個修鍊場甚至整個高府。

紫衣白髮老者苦笑了一聲,只能再度出手,這是他今曰第三次出手,這在以往的宗族武會中是絕對沒有過的事情。他也是沒有想到,高鵬和慕風的對決竟然有著如此之大的動靜,就算是一般的造形境巔峰期大圓滿的武者,也很難弄出這麼大的威勢。

狂暴的玄力波動衝擊著玄力光罩,使得紫衣白髮老者這位出神境強者所凝聚出來的玄力光罩也是陡然變形,紫衣白髮老者面色一沉,再度向玄力光罩灌注玄力,才使得玄力光罩穩定下來。

光罩之中,如同風暴一般的玄力波動肆虐開來,下方的石台,瞬間被震城了粉末,大地之上,更是出現了無數的裂縫。

黑色劍芒和赤紅刀芒相撞,玄力交錯間,發出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不過兩種武學所展現出來的威力相當,所以呈均衡之勢,不過慕風和高鵬兩人則是被玄力波動所波及,均是狂噴出一口鮮血,倒射而出。

「又是不分上下?」高台之上那些出神境強者心中暗道。

不過下一霎,他們就意識到自己想錯了。

一道長約三尺的淡藍色針狀體在劇烈的爆炸中浮現出來,朝著倒射而出的高鵬疾射而去,雖然這道淡藍色針狀體表現出來的威力並不大,但是在此時,足以決定勝負。

「破魂針?」高燁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驚聲說道。

這道淡藍色針狀體竟然是由靈魂力所凝聚出來的破魂針,這道破魂針比起普通的破魂針不知道要大多少倍,威力也是相對強橫許多。

高燁自問自己凝聚出來這道破魂針,也需要耗費不少靈魂力,他沒有想到慕風的靈魂力竟然能夠達到如此雄渾的程度,如果光論靈魂力的話,慕風絕對不比自己弱多少。

「慕兄弟,你究竟是何方神聖,真是讓我越來越看不透了。」高燁心中喃喃說道。

魂師?

周圍的眾人也是愣住了,這位青年竟然也是一位魂師,而且看其靈魂力的雄渾程度,竟然是一位中品鍛魂師。

高鵬看著那道破魂針,渾身汗毛皆豎,難以置信:「魂師?」

破魂針暴掠而至,高鵬都能夠感受到破魂針之上的死亡氣息。他現在受到了重創,以他現在的狀態,根本接不下來這一招,如果被破魂針擊中,即使不死,靈魂也得受到重創,修為不僅會大跌, 重生之少女未長生

「我認輸!」高鵬嘴唇哆嗦了兩下,終於是叫了出來。

不過聽到高鵬認輸的聲音,慕風也是苦笑了一下,以他現在下品鍛魂師的修為,能夠凝聚出這道破魂針已經是不易,想要徹底將其掌控,是根本辦不到的事情。

「大長老救我!」高鵬見自己認輸之後,那道破魂針仍然速度不減的朝自己暴掠而來,嚇得亡魂皆冒,連忙大聲喊道。

一隻玄力大手憑空出現,將疾射而出的破魂針牢牢抓在手中,瞬間便是將破魂針生生捏爆而去。

慕風和高鵬倒射而出的身形也是受到一種無形力量的牽引,緩緩落到地面,整個修鍊場也是逐漸平靜下來,而這一切,都是紫衣白髮老者出手的結果。

慕風體內氣血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好一會才緩解下來,而高鵬顯然受傷更重,即使落地之後,也是連噴了好幾大口鮮血。

玄靈劍法第三式破神擊雖然威力的確驚人,但是對武者玄力、身體要求也是極高,慕風若不是經過這次閉關,恐怕這一招使出來自己便要重傷。

不過讓慕風疑惑的是,高鵬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武學,看起來即使不是地階武學,也是無限接近地階武學的玄階上品武學。

在之前,也是聽高燁提起過,高氏宗族的鎮宗絕學便是聖靈象印,沒有聽說過有赤炎刀訣這門武學。

旁邊主持比試的白衣老者說道:「慕風勝!」(未完待續。) 顧先生,不知為何,現在的我已經記不起他的樣子。

從上次在YY他無情地叫我滾之後,我很難再對這個人產生好的印象。

好不容易將顧先生這三個字從腦海中剔除,Ronnie對我說,顧先生已經從美國來到了北京。他們準備在國內好好地發展,把公司做成全世界500強。他問我要不要來這個公司和他一起上班,我想了想,果斷地拒絕了。

即使現在我是個無業游民,我也不想整天面對著顧先生那張古板的臉。

那天顧先生把見面的時間定在了下午五點,我草草的打扮了一番就到了見面的地點。

Ronnie見到我的第一眼眉頭都皺到了一起,然後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也許是害怕自己認錯人,特地撥通了我的手機。直到我的手機鈴聲響起,他才肯定我就是那個遊戲中的蘇妲己。

「沒想到是你,」後來我們三個人坐在一張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吃著牛排的時候,Ronnie慢條斯理的說出了這句話。

我有點兒想笑,在顧先生的面前還是憋住了。

Ronnie的樣子沒變,依舊是乳臭未乾的臭小子。那頭黃髮幾乎已經看不出什麼顏色,輪廓也慢慢的有了亞洲人的模樣。但是不得不說,混血就是好看。只是17歲,就已經有了大人的模樣。

我猜Ronnie看到我的真面目一定很失望,所以在他們面前放的很開。

高級餐廳的牛排就是好吃,不一會兒我盤中的牛排就吃完了。Ronnie不可思議地看了我一眼,然後說道,「妲己,你吃的太快了。」

「是嗎?」我擦擦嘴,然後看著眼前的紅酒杯眯起了眼睛。

說實話,這牛排根本不飽肚子。吃完之後,再喝口酒,覺得自己更餓了。

我問:「我好餓,我能再點一份嗎?」

這次Ronnie睜大了眼睛,他遲遲未動盤中的牛排。他只是盯著我,盯了很久。我聽到了顧先生沖著服務員打了個響指,然後新鮮的牛排便擺到了我的眼前。我不顧眼前人的驚訝,拿起叉子就吃了起來。

「反正是你們請客,不吃白不吃。」我大方的笑道,直到牛排燙破了嘴巴。

聽到我說話,顧先生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他拿起桌上的紅酒一飲而盡,喝完繼續添了一杯。旁邊的Ronnie看了眼,說不出話來。他扭頭看著我,看著看著就抿起嘴唇。可能是想和我說些什麼,但是又說不出口。




最後我數了一下我面前的盤子,整整5個空蕩蕩的盤子。吃到最後,我的肚子里再也塞不下任何的東西。顧先生和Ronnie吃了幾口便沒有了動靜,然後兩個人坐在那裡看著我。

叔侄兩人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喝酒的姿勢,看我的姿勢。

吃完飯後,我們三個人在原地坐了很久。

顧先生問我,是不是還在生他的氣。怪他那天發脾氣,把我踢出了幫派。不知那時的我為何心平氣和,我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然後笑了笑。

「這些都不重要,」我對顧先生說:「你不應該和我道歉的,畢竟你是弦歌的幫主,幫眾的去留都是你說了算。」


「你知道的,」顧先生回道:「你們想走我也留不住。」

那麼多年想進入弦歌,好不容易進去了,我怎麼可能想要離開。只是那個時候,若不是顧先生一腳將我踹出了幫派,我恐怕根本沒有那個勇氣說走就走。與其說是我走了,不如說是我不得不走。

我突然覺得想哭,不知為何而哭。抬起頭看著眼前兩個陌生的男人,我突然覺得我開始想慕容蘇了。不知現在的他在幹嘛,會不會和我一樣想念對方。他有沒有拿起手機在撥打我的號碼的時候猶豫不決,苦惱又懊悔。他會不會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把我帶離這個尷尬的地方。

再後來,我們好聚好散了。

顧先生因為忙著公司的事情先行離去了,只剩下我和Ronnie站在偌大的街頭。我本以為這個黃毛小子看到我的真面目之後會失望而去,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更加的粘我了。

我本想自己回家的,但是這個人非要送我回家。還一副大人的模樣,說什麼怕我這麼晚回家會遇到壞人。

「我看你就是壞人,」我毫不客氣地沖他嚷嚷道。

他也不急,只是擺了擺手,然後露出了一副奸詐的表情。

最後Ronnie把我送到了小區門口,他想去我家坐坐被我拒絕了。打從心底里,我覺得這個小夥子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雖然長得是好看了點,但是不管怎麼說現實里接觸太少。而且我腦海里一直殘留著顧先生對我的那些警告,所以在Ronnie的身上,我提防許多事情。他也扭不過有我,只好把我送到小區門口就懶洋洋地開著車回去了。

回到家,我就躺到了沙發上。

今天和顧先生出來見面時間過得真快。我們沒說什麼話,也沒太多眼神交流。我吃著我的牛排,他喝著他的紅酒。我們三個人就像三個世界的人,做著三件事情。

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顧先生打來的。他問我到家沒有,然後又問了一些Ronnie有沒有對我做過分的事情。

顧先生說:「對不起。」

「說對不起幹嘛?」我撓撓頭。

「我挺喜歡李小姐的,雖說我和她只是遊戲情緣關係。我們私下也會通話,也會聊聊生活中的事情。但是我們不會過問對方太多的事情,所以在一起妨礙到對方。我本以為這個遊戲找到她這麼個人就夠了,沒想到死情緣還是死的這麼快。遊戲的感情真的不能投入太多,不然傷身又傷心。」顧先生嘆了口氣。

我回他,「遊戲就是遊戲,感情就是感情,遊戲里的感情跟現實里的感情沒什麼區別的。每個人對待這類事情的看法不同吧,但是我覺得沒有必要分的那麼開。」

他問我,「你和慕容蘇從遊戲到現實不也是分開了嗎?」

我驚訝,「你怎麼知道?」

我和慕容蘇分手是在離開弦歌之後,顧先生不可能知道我分手的事情。

顧先生笑了笑,然後問道:「你沒發現Ronnie的賬號手機號碼已經換成你的嗎?」

我一愣,並沒有明白他說的話。

他解釋道:「現在蘇妲己這個號已經徹徹底底的屬於你了,手機號碼也換成你的了。身份證也已經換成你的了,除了你,沒有人能更改賬號的任何信息。」

「可這不是Ronnie的嗎?他捨得把這個號送給我?」我驚訝的整個人開始發抖。

「有什麼捨得不捨得的,」顧先生說,「慕容蘇的號換你這個號,不虧。」

我打開電腦登上了遊戲,開著我的蘇妲己賬號來到了主城。我有點兒慌張,手抖地點開了好友列表。一個叫戰無止境地陌生名字安安靜靜地躺在了我的好友列表之中。將滑鼠放在了他的曾用名上,我看到了商紂王三個字。

顧先生告訴我,慕容蘇為了讓我安安心心地玩蘇妲己這個號,把自己的號賣給了顧先生。也就是說,他用自己的號等價交換了蘇妲己的號。

突然一下,我的眼淚就蹦了出來。 這是顧先生,第二次從聽筒里聽見我肆無忌憚的哭聲。

慕容蘇這個號充的錢沒用百萬也有十來萬,他還在玩遊戲的期間,所有的商城活動幾乎都是充滿的。他高價收購了交易行擺放的裝備以及材料。和蘇妲己這個位於排行榜第三的空靜賬號來比,慕容蘇這個賬號不落下什麼。

有錢人的遊戲就是這樣,不管你什麼時候開始玩的遊戲,只要有錢,一個月的時間便能追上去。只要你不心疼錢,機遇好,便能一躍而上排行榜。

可是我又何德何能,讓慕容蘇用自己的賬號來交換。

自從玩了Ronnie的空靜之後,我就覺得這個賬號已經跟自己的似的。每天上線做完日常便是和不奶他們切磋聊天打架,又或者和大家一起組個副本玩耍。儘管這個號在我的手裡,Ronnie也沒有停止對它的充值。

我想過有朝一日會把這個賬號還給Ronnie,卻從未想過它會真正的屬於我。

顧先生對我說,看過遊戲里這麼多感情事故,你和慕容蘇是我唯一覺得有可能在一起的希望。

可是這個希望,卻突然的破滅了。

這是怎樣的一種心情,有個人會不讓你難過,替你承受了所有的痛苦。

「我把這個號還給Ronnie,能不能把慕容蘇的號還給他。」我問顧先生。

顧先生說:「這是交易,簽了合同的。賠償比賬號原本的價值更大,你又何必要辜負他給你的東西呢?」

我覺得自己就和白眼狼似的。

我拿起了手機想給慕容蘇打個電話,想把這個賬號還給慕容蘇。可是手機在手裡握了許久,久到眼淚都已經在臉上乾涸。我不知道顧先生還在不在頻道里,我也不知道頻道里會不會突然有別人闖進來。現在的我,就像等待著手機突然響起,電話那頭能夠出現那個熟悉的聲音。

可我知道,我已經沒有資格。

我問顧先生,「你就這樣和李小姐分手了嗎?」

顧先生那邊似乎有點兒忙,他的雙手一直在鍵盤上敲打著。聽到我的問題,停了下來。然後開口說道:「死情緣而已。」

「死情緣和分手有什麼區別嗎?」我又問他。

「我和她只是遊戲,離開遊戲什麼都不是。」顧先生的回答讓我不禁寒顫。

我又問:「你們不是見面了嗎?」

「見面了又怎樣,但遊戲始終是遊戲。」

「那花想容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