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6 日

可這條終南捷徑哪是自己這麼一個鄉下小子能走得通的?高有田苦笑不已。

「有田,我已經在電梯里了,把車開過來吧。」這時,蕭雲雷的電話打來了。

「好的,書記,馬上到。」高有田應着。

尼瑪,領導的司機也太不容易了,隨叫隨到,隨時出發,時間觀念差一些的人干這個,挨叼恐怕是輕的,改行的機會相當大。

高有田把車開到酒店大門雨棚,車剛停穩,只見蕭雲雷夾着包包,滿面紅光地從酒店大堂里走了出來。

高有田趕忙拉了手剎下車,跑了過去替蕭雲雷打開車門。

蕭雲雷低頭鑽進後座,感覺車裏涼爽多了,不禁暗暗點頭:這個小夥子真是不錯,很有責任心,時間觀念也很強,很注意細節,用起來感覺挺順的。

不過,高有田就痛苦多了,蕭雲雷這廝一身酒氣,看來喝了不少,口腔衛生似乎也不大講究,噴出的酒氣特別讓人噁心,恨不得兩腳踹下車去,忍吧,誰叫人渣是老大。

蕭雲雷一上車就呼呼大睡了起來,一路無話。

回到浪竹政府時,已是晚上八點多了,蕭雲雷也準時醒了過來,下了車,走出了幾步,才回頭說:「有田,辛苦了。」

「不辛苦,謝謝領導給我這個機會。」高有田謙虛地說。

「很好,年輕人就是要有這樣的意識和衝勁嘛,機會永遠只會青睞那些有準備的人,這是我送你的一句話。」蕭雲雷頷首說。

「謝謝書記的教誨,我會把書記這句話作為自己人生的座右銘,時刻警醒自己不驕不躁,永不止步。」高有田一臉感激和感動,這是必需的。

「嗯,孺子可教,回去吧,車鑰匙交給門衛張師傅就行了。」說着,夾着包走了。

領導就是領導啊,一句肯定和激勵的話語就能讓屬下激動和琢磨老半天,這就是水平!

直至看不到蕭雲雷的背影,高有田才收拾心情,回到現實,轉身朝自己的摩托車走去。

興奮什麼呢,人渣領導又沒給你什麼實質性的承諾,不就是幾句口頭忽悠而已,淡定,淡定,現實中,往往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回去洗洗睡吧,明早起來,看看自己那幾畝大豆發芽了沒有,然後老老實實去上班,替支書溫習好功課,準備應付自學考試,一切等過了試用期再考慮。

高有田駕着摩托出到大院門口,門衛室值班的人正是上次被自己摔傷了腰的老張,老張的臉色有些發白,以為高有田要上來找他算賬。

這個紅蓮灣的高文書不簡單啊,不僅有副書記楊泉澤罩着,現在又給書記蕭雲雷當了司機,我之前得罪了他,他看來是不會原諒我了。

「老張,蕭書記讓我把車鑰匙交給你保管,明兒上班你再轉交給黨政辦的王主任。」高有田說。

「好的,我一定保管好,一定親自交給王主任,那個……高文書,真是不好意思,上次我不長眼冒犯了你,真對不起。」

老張接過車鑰匙,弓著腰陪着笑臉。

「呵呵,小誤會,小誤會,都過去了,再說與你又有什麼關係?」高有田一笑而過。

出了鎮政府,夜色越來越濃,小鎮居民不多,也沒幾盞路燈,商店早已關門,只有幾個炸蝦糕的小攤,一陣油炸蔥香蝦糕的香味迎風飄來,極具誘惑力,肆意挑逗著高有田的味蕾,這可是當地客家小吃的一種,平時逢圩日才能吃到正宗的油炸蔥香蝦糕,也就是一周才能吃一趟。離家兩天了,什麼東西都不帶點回去,似乎說不過去,家裏可是一屋子老老小小的盼著,於是高有田停車買了一大袋,攤主見是大顧客,又慷慨地送兩個剛炸出的讓高有田嘗鮮,吃了之後真的是口齒留香,可惜就是火氣有些大,不能多吃。

隨後想到要路過鎮衛生院,不知道池秋雲、吳飛鳳還有清姐她們上不上夜班,於是撥通了吳飛鳳的電話。

「傻大個,是你呀,睡不着嗎?我還在上夜班呢。真是很難得,總算還記得打個電話給我,哼,算你還有點良心。」吳飛鳳說。

「咳咳……那個……飛鳳啊,我也在街上,剛從縣城回到浪竹,正在街上吃蝦糕,你們要不,順路帶點給你們,池秋雲她上班不?」高有田問。

「哼,就知道你心裏只有秋雲,我吃醋了,咯咯,開玩笑了,秋雲,還有清姐她們都在呢,快過來吧,咱們也是剛忙過,正在這裏吃你家的紅薯。」吳飛鳳笑着說。

「好的,等著吧你們,幾分鐘就到。」聽說又能見到池秋雲,還有清姐,高有田心花怒放,多要了幾大串蝦糕單獨打包,還跑到附近一個正準備關門的小賣部買了5、6瓶冰鎮涼茶。這才駕車往鎮衛生院奔去。

。 眾多學子一個個上去送鮮花。輪帶葉塵這貨上去的時候,他一直盯著蔡局長的腳腕看,要不是有這麼多人在場的話,他真想讓蔡局長脫下高跟鞋看下這蔡局長腳腕是不是也有那蝴蝶印記?

張校長看到葉塵的時候也是一愣,今天葉塵沒穿道士衣服,整得跟個大學生似的,不過葉塵一直盯著蔡局長絲襪做什麼?

張校長咳嗽一下,提醒葉塵注意分寸,大庭廣眾之下的,別搞事。

「這位同學。」

蔡健雅皺眉,眼前的男學生怎麼回事?一直盯著自己的雙腿,隱隱不快:「你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沒有。」

葉塵笑道;「那個我先下去了啊。」

張校長懸著一顆心松下來,真怕葉塵鬧出什麼幺蛾子來。

葉塵和其他同學下去之後,張校長馬上帶著蔡雅等相關領導來到了主席台上紛紛就座,沒過多久,大禮堂基本坐滿了。

葉塵回到座位后,手機響起,是徐小九打來的,她也是感到,沒看到葉塵,就打電話問問。

葉塵轉頭掃了一眼,很快就看到了徐小九,這小妮子穿著一件裙子,白襪子,白球鞋,綁著馬尾,一張素顏朝天的臉蛋,非常的簡單幹凈,徐小九快速走過來,笑著道:「葉哥哥,我以為你放我媽媽鴿子呢。」

「那不可能,我都答應韓老師的,必須來到現場。」葉塵笑著說道。「小九啊,你這打扮很青春逼人啊。」

「葉哥哥,你喜歡我這種打扮嗎?那我以後多穿這樣的裙子。」徐小九開心的說道,今天這裙子是特意挑選穿的,就是想讓葉塵哥哥讚譽。

「挺好的。」葉塵看著妹子那一張燦爛的笑容,和小九坐下,一邊扯淡。

張校長一番致辭之後,馬上就交給蔡雅來說話。

「葉哥哥,這個蔡局長真好看,很有女人味。」徐小九笑著,「你們男孩子一定喜歡這種優雅風韻的女人吧。」

「不一定。」葉塵道,「每個人都的氣質都不一樣,像小九你就有一股青春味道,就好像夏天裡面吃上了一根冰淇淋,那感覺,就一個字,爽,透心涼。」

「葉哥哥,真的嗎?」

「不騙你。」葉塵說道,「你就是夏天的冰淇淋。」

徐小九小臉一紅,小聲說道;「葉哥哥,那今晚上我請你看電影好不好?」

「沒問題。」葉塵很爽快的答應道。

「那太好了,你喜歡看什麼電影?」徐小九問道。「動作片,末日,愛情片。」

「我喜歡動作片,尤其是男女大戰幾百回合的那種。」葉塵揶揄的說道。「你看下今晚上有什麼電影?要是沒有呢,人獸也可以的。」

徐小九:「·····」

葉塵心情特別愉快,原來調戲一下小妹妹這麼好玩啊,這小九面子薄得很。

「葉哥哥,我看一下今晚有什麼好看的電影啊。」

徐小九拿著手機開始翻看今晚上有什麼好看電影、。

「對了,你媽媽呢?」

「媽媽一會才出來,壓軸登場。」徐小九的眼有光。「葉哥哥,這一次媽媽能這麼快回到江州大學重新教課,又得到學校的表彰,都是你的功勞。」

葉塵謙虛:「韓老師是一個真正的老師,這樣的老師就得在學校里,能得到表彰是好事,證明正義遲到,但會來臨的。」

徐小九鄭重:「嗯,我也這麼覺得。」

「我們先聽一下蔡局長演講吧。」葉塵笑著。

「嗯。」

····

縣城,藥廠。

咚咚咚。

蔡悅正在辦公室辦公,聽到敲門聲,頭也不抬:「進來。」

「蔡總。」

一個保安隊長快速的走進來彙報:「門口來了幾輛車,他們說要見蔡總一面,我看那些人來者不善,我們的保安先攔住他們。」

「見我、」

蔡悅有點意外,起身,來到落地窗,她的窗戶剛好對著藥廠大門口,目光所及,看到幾輛省城的車牌。

「你讓他們進來。」

「蔡總,要不要報警、」保安隊長問道,「我看那些人一個個都很厲害,似乎都帶著槍。」

蔡悅;「不用,樊總呢?」

「樊總下去考察了。」

蔡悅:「嗯,你讓他們進來,不用報警,我們工廠的保安都有上百名了,要是他們真鬧事的話,我相信我們藥廠的保安可以保護我。」

保安隊長咧嘴一笑;「也對,我們藥廠都快上千名的員工了,他們不會亂來的。那我這就去領他們進來。」

幾分鐘后,保安隊長領著幾個西裝男子走了進來,帶頭的一個年約三十三四這樣,手腕戴著百萬的名表,一個溜背頭,身邊跟著幾個年輕力壯的保鏢。

「你先下去吧。」

蔡悅對保安隊長道。

保安隊長:「蔡總,有事情你吩咐,我們就在樓下。」心裡也是好奇這些省城的人和蔡總什麼關係?

「蔡家的人?」

蔡悅一個挑眉,問道。

「對,我是蔡家的一個管家,這是我的名片,蔡小姐。」溜背頭男子起身,從口袋掏出一張名片,頗為客氣的放到了辦公桌上。

蔡悅拿起名片一看,「叫羅世傑啊,是那個人叫你來的?」

「蔡小姐是聰明人。」羅世傑點頭,「這些年一直沒有蔡小姐的下落,族長想請二小姐回去一趟,族長說了,生是蔡家的人,死也是蔡家的鬼。」

「呵。」

蔡悅自嘲一笑:「他要我回去我就回去?我又不是蔡家一條狗,你回去告訴他,我在這裡帶著好好的,就不要來打擾我現在的生活了。」

「蔡小姐,這是你的朋友吧。」

羅世傑拿著一張相片,遞給蔡悅。

蔡悅一看,裡面赫然有葉塵,曹青秀,樊鬚眉。

「族長交代了,二小姐要是不同意回去的話,那你的朋友就有點麻煩了。」羅世傑淡淡的說道。「希望蔡小姐能合作,和我一起回去。」

蔡悅嘆息一聲;「你先把門關上吧。」

羅世傑一愣,但還是揮手,一個手下立即把門關上。

「我要是不回去,你們就要對我的朋友下手?」

蔡悅輕輕問道,很平靜的語氣。

「蔡小姐,你應該知道我們省城蔡家的地位和人脈,要讓三個普通人消失,那真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每一年省城消失的人口都有幾百個,多這三個,也不多。」羅世傑吃定了蔡悅會跟著他們回去。「你看到我們來到,並沒有太過意外,應該是想到我們蔡家會找到你的吧。」

「我以為這輩子不會和蔡家再打交代了,沒想到還是被你們找上門。」蔡悅道,「終究是躲不過。」

「蔡小姐,請吧。」

羅世傑做出手勢:「現在趕回去,族長還可以和你一起吃一頓飯。」

「這三個人都是我朋友,很重要的朋友。」

蔡悅目光溫柔,拿著照片,定定看著,尤其是看到葉塵的時候,眼神清澈動人。

「你剛才直接當著我的面威脅我,我很不開心,真的不開心啊。」

蔡悅把照片收起來。

「蔡小姐。」

羅世傑的臉色一沉:「蔡小姐,好話我也說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不要忘記了,你在蔡家的身份。」

蔡悅的母親是族長一個小妾而已,妾生下來的女兒,自然不會特別的有身份。

給你一聲面子,叫你蔡小姐,不給你面子,直接叫你名字。

他羅世傑雖然只是一個蔡家的管家,但在省城,那也是拿得出手身份以及名號,多少大官貴族和公子哥大小姐見一聲,都得恭敬叫一聲羅管家。

「狗,永遠是狗,這是無法改變的。」

蔡悅冷哼一聲,不屑的眼神。

話剛落下。

啪的一聲,羅世傑的臉上被蔡悅狠狠抽了一巴掌。

當場,羅世傑一臉懵逼的看著前面憑空出現的蔡悅。

蔡悅和他的距離可是辦公桌阻擋。

蔡悅怎麼就過來了,就給自己一個大嘴巴?

「羅管家。」

「羅管家。」

羅管家帶來的幾個家族保鏢也是眼珠瞪大,他們剛才只覺得眼睛一花,蔡悅就出現在羅管家前面,一巴掌扇下來,根本都沒有來得及拔槍阻止。

「你還不配我殺!」

蔡悅的話落下之後,她的身子再一次鬼魅移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