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可是,七朵朵就不同了,她拉住了戎凱旋的衣袖,驚喜交加的叫道:「哥哥,你竟然領悟了複合咒法,對不對?」

戎凱旋微微一笑,他的雙手輕輕一揚。

頓時,那環繞著的風和濃烈的火就騰空而起,落於半空中。

「呼……」

微風驟然間變得瘋狂了起來,而在風力的吹襲之下,那團火焰亦是陡然暴漲,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

風助火威,火借風勢,風火合擊。

在戎凱旋的意念**控之下,這一團風火朝著不遠處的地面轟擊而去。

轟然一聲巨響之後,那處還算是平整的地面上頓時多出了一個巨大的坑穴,而在坑穴之內,更是騰起了裊裊的白煙,一股灼熱的氣息瀰漫開來,讓眾人都是眉頭略皺。


孟岩看著這個坑洞,他身不由己的搖了搖頭,嘆道:「凱旋兄弟,你真是一個天才,我,服了……」(未完待續。) 戎凱旋這一次並未化身火海,也就是說,他並沒有施展出擁有先天咒法之能的流星火雨。

但是,他這看似隨手一擊的咒法,卻擁有著絲毫也不下於流星火雨的威能。縱然是孟岩本人在面對適才一擊之時,也是不敢有絲毫的輕忽大意。

當然,戎凱旋釋放出來的僅有一擊之力,與流星火雨那鋪天蓋地降落下來的火球還是有著巨大的區別和差距。

不過,這樣的單獨攻擊也能夠達到先天級的威能,卻是愈發的不簡單。

孟岩雖然自視清高,但此刻卻也是心服口服。戎凱旋這小子,絕對有資格讓自己追隨他了。

七朵朵興奮的拍著手掌,叫道:「哥哥好厲害,這竟然不是複合咒法,而是混合咒法噎。」

她年紀雖小,但若是論及見識,戎凱旋卻是拍馬難及。

遲疑了一下,戎凱旋道:「朵朵,你說這不是複合咒法?」

七朵朵連連搖頭,毫不猶豫的道:「不是,哥哥。複合咒法算什麼東西,又如何能夠與混合咒法相提並論。」

戎凱旋訝然問道:「這有什麼區別?」

七朵朵抿著紅彤彤的可愛小嘴唇,道:「複合咒法是集合了兩種或數種咒法,形成更加強大威能的一種咒法。一般而言,只有師級靈者才會開始學習複合咒法,因為也唯有師級強者的靈力厚度,才能夠保證這種咒法得以釋放。」她停頓了一下,繼續道:「哥哥,其實你的火系天賦咒法流星火雨就是複合咒法中的一種呢。」

戎凱旋緩緩的點頭,他當然知道,流星火雨是由無數火球術和烈焰術組合而成的咒法,算得上是複合咒法中的一種頂尖咒術,這種咒術已經超越了師級範疇,達到了先天的層次。

七朵朵側著腦袋,臉上帶著狡黠和羨慕的笑意,道:「混合咒法就不同了,這種咒法並不是一個複雜的凝聚了不同咒法的大型咒法,而是一種將兩個或多個不同的低階咒法混合釋放。這種釋放方式並沒有固定的咒法組成,而是按照每一個人的不同習慣和愛好自行發展。」她突地幽幽嘆了一口氣,道:「不過,混合咒法雖然釋放的是一些小型咒法,但它們的威能經過混合之後卻是能夠提升數倍之多的。」瞅了眼地面上的坑洞,她緩聲道:「如果說複合咒法是師級強者開始摸索,到先天境界才能夠真正掌握的咒法,那麼這混合咒法就應該是巔峰先天靈者們開始探索的咒術運用了。」

孟岩倒抽了一口涼氣,他的臉色微變,道:「兄弟,朵朵小姑娘說的沒錯,先天之時,是將自身力量與天地溝通,追求的是如何釋放出更加強大的威能。但是,正所謂大道至簡,若是想要更進一步,那麼就不能只是一味追求招法的強大,而是要開始尋覓本源之力。嘿嘿,宗師級強者只要簡簡單單的隨手一擊,就擁有壓倒一切的力量。這一點倒是與你的混合咒法頗為相似呢。」

七朵朵嬌笑一聲,道:「孟大哥還是有點見識的,這混合咒法正是巔峰先天靈者開始研究,而唯有研究透徹了,才有可能進階宗師呢。」

孟岩的臉色微微一變,道:「朵朵小姑娘,你是說凱旋兄弟能夠順利進階宗師?」

七朵朵的嘴巴微微一撇,道:「能否進階宗師沒有任何人敢保證,因為我也不知道哥哥能夠在混合咒法上最終領悟多少。不過,既然能夠釋放混合咒法,那麼進階先天就應該沒有任何問題了。」她笑吟吟的道:「哥哥,晉陞師級和先天的靈者頸項,你基本上都遇不到了。」

戎凱旋微微的點著頭,他的心中亦是充滿了喜悅。

這一次頓悟帶給他的收穫實在是太大了,讓他有著一步登天的感覺。

當然,之所以能夠有今日的頓悟,其實也與眾多特殊靈體咒靈士的存在有著極大的關係。

如果不是因為有著特殊靈體咒靈士們不斷的將它們對於本身力量的感悟源源不絕的傳到了戎凱旋的腦海中,讓他對於各系能量都有著一種透徹了解的話,他也絕無可能在見到風火龍捲風之後,突兀的領悟出混合咒法來。

「嗷嗚……」

極遠方,再度傳來了一陣狼嚎聲,在這道聲音中充滿了悲慟和怨恨。


孟岩的濃眉微皺,道:「這個傢伙,竟然是死不甘心,哼,我看它是記仇了,若是我們三人落單,它肯定會不計一切代價滅殺我們。」

戎凱旋啞然失笑,道:「我們聯手不但將它打傷,更將這裡的狼群滅殺大半,它縱然能夠千辛萬苦的將狼群重新收攏,也不可能再恢復到當初的威勢了。哈哈,它若是還不將我們恨之入骨那才是奇怪了。」

孟岩冷哼一聲,道:「沒關係,只要我們將先天級狼王出現的消息傳遞上去,保證三家族老們會立即出動將其獵殺。」他的臉上帶著一絲冷笑,道:「在秘境中誕生的先天級靈獸最為可憐,它們雖然千辛萬苦的晉陞成功,但始終都被困於這個環境之中,最多也就是先天中期,絕無可能再進一步了。而且,它們身上的毛髮血肉都有大用,令人垂涎三尺。」

戎凱旋輕輕的點著頭,他已經知道狼王最後必然的下場,所以在聽到那怨毒的吼叫聲后,非但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是頗為感慨。

「走吧。」孟岩沉聲道:「我們已經耽擱了一段時間,爭取今日就回返鎮子吧。」

深深的望了眼那滿目瘡痍的地面,三人一靈體快步離開。

※※※※

秘境鎮子內,一處宏偉大院之中,傳來了一位老人的怒吼聲。

「不是說在叢林之中么,怎麼到現在還找不到凱旋的下落。」

面對著這位老人的勃然大怒,端木木苦笑一聲,道:「林叔,您老稍安勿躁,哎,那林中如此之大,又豈是短短十餘日就能夠搜遍的。」

其實,他還有著一句話沒有說,這一次派出去搜尋的人手雖然眾多,但也並沒有擁有所向無敵的實力。對於林子內的某些充滿了危險的地方,更是小心謹慎,搜尋速度自然是大受影響了。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能夠找到戎凱旋,必然會得到傑森族老的賞識,日後縱然不能飛黃騰達,但賞賜下來的東西卻足以讓他們在**的道路上更進一步。

可是,東西再好也要有命享用才是啊,若是為了搜尋戎凱旋的下落而將自己的一條小命搭進去,那就不值得了。

所以,十餘日之後都未曾尋到戎凱旋的下落也就不足為奇了。

更何況,包括端木木在內,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此次的搜尋結果。因為在他們的內心中,始終都有著一個不敢深思的念頭。

戎凱旋,在三位巔峰師級強者的追殺之下,他是否還活著呢。

「爹。」

門外,走進來一對男女,他們的腳步輕飄,身上更是連半點強者的氣息都沒有。

然而,就在他們進入之後,暴怒的戎傑林卻是硬生生的將怒火壓住了,他的臉上勉強擠出了一點兒的笑意,道:「弋陽,秀麗,老夫不是讓你們多休息么,怎麼又出來了。」

戎弋陽苦笑一聲,道:「爹,在沒有得到凱旋的消息之前,我們兩個哪裡還有心休息啊。」

他們兩人正是戎凱旋的父母,在聽到了從秘境中傳來的噩耗之後,方秀麗當場昏迷了過去,戎弋陽雖然稍微好一點,但也是心驚肉跳,難以自控。

他們兩人一致要求前往秘境,雖然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修為,但戎傑森族老還是破裂下令,允許他們進入秘境。

在正常情況下,秘境中是不允許先天級強者和巔峰士階以下進入的。

所以,哪怕戎傑森再擔憂凱旋的安危,也不可能親身冒著違反三大家族公約輕易踏足秘境。

不過,他讓戎傑林帶隊,調派了家族中上百位的師級強者同時進入秘境搜尋凱旋的下落。

當然,雖然他是族老,但也不可能有著如此巨大的權柄,這一切都是家主在背後推波助瀾,調度指揮的。

只是,進入秘境十餘日之後,他們依舊是沒有獲得任何信息。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也都知道,能夠找到戎凱旋的可能已經是愈發的渺茫了。

「伯父、伯母請安心。」門外再度走入一人,她的身形**挺拔,苗條纖細,臉上戴著一層薄薄的面巾,讓人看不透真面目。

戎弋陽苦笑一聲,道:「曉曉姑娘,謝謝了。」

進入房間中的,正是在戎家地位極其特殊的王曉曉。

她向著眾人微微點頭一禮,朗聲道:「伯父、伯母,凱旋師弟吉人天相,我相信他絕對不會出事的。」

端木木連忙道:「是啊,孟岩兄弟在得到消息之後,立即就趕了過去,有他在場,縱然抵擋不住彭宏光三人聯手,起碼也能夠自保無虞了。」

他對於孟岩的印象還停留在數年之前,所以並不知道這傢伙早已是突飛猛進,單憑一己之力,就足以戰敗三位同階聯手了。

戎弋陽的嘴角微微一撇,突地道:「秀麗,你先回去,我有事要和爹爹他們說。」

方秀麗緩緩的點了一下頭,雖然心中迫切的想要知道兒子的下落,但還是沒有違逆丈夫的意願,拖著沉重的步伐離去了。

在看到她那略顯佝僂的背影之時,眾人的心中無不惻然。

戎弋陽待方秀麗遠去之後,他突地抬頭,道:「端木兄,你真以為凱旋還活著么?」(未完待續。) 端木木的臉色微變,他看了眼神情憔悴的戎弋陽,卻是無話可說。

戎弋陽看著他的表情,心中瞭然,他慘笑一聲,道:「端木兄,你不用瞞我了。我知道凱旋已經是凶多吉少,對不對?」

其實,在他的心中還是有著一絲奢望,否則也不會做出這樣的詢問了。

端木木長嘆一聲,黯然無語。

戎傑林亦是搖頭輕嘆,道:「弋陽,若是老夫所料不差,凱旋或許……」他停頓了一下,道:「孟岩這孩子天賦異秉,小小年紀就已經晉陞巔峰武師,近日他出關之時,那位存在曾經說過,只要機緣達到,他隨時都有可能進階先天。哎,或許他正是因為見到凱旋遇害,所以才會追著彭宏光三人在秘境中兜圈子吧。」

他老人家雖然也是很看好孟岩,但畢竟不知近況,也只能自行推斷和猜測了。

戎弋陽低下了頭,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絕望之色。

他自己**多年,沒有煉出真氣,兒子戎凱旋無疑是他唯一的,也是最後的希望了。可是,如今這份希望已經破滅,自然讓他難以承受。

王曉曉心中微痛,說實話,就連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家的心思。

戎凱旋進入秘境進行試煉期間,她也是閉關**,並且順利的進階師級,這才獲得了離開戎家外出闖蕩的權力。

只是,她剛剛出關之時,就聽到了關於戎凱旋的噩耗。

在聽到戎凱旋被三位巔峰師級強者追殺的消息之後,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離開家族,來到了秘境之中。

可是,她不是七朵朵,手中也沒有能夠與掌控戎凱旋行蹤的超級通訊符籙,所以在進入秘境后,也只能和戎弋陽等人一樣,焦急的等待著。

而此刻,在見到眾人的推斷和表情之後,她雖然心中悲慟不信,但是眾口鑠金之下,哪怕是有著再大的信心也是難免動搖了。

一時間,整個房間內瀰漫著一種悲傷的氣氛。

豁然,一道輕微的腳步聲在門外響了起來,兩個身材高大的英俊男子並肩進入。

在見到他們兩人之後,端木木立即露出了一副笑容,道:「林公子,凱捷,你們也來了。」

此時進入房間的,正是林法度和戎凱捷。

在戎凱旋橫空出世之前,戎凱捷無疑就是家族年青一代中的第一強者。

雖說他的身份地位還是比不上林法度這位內定未來的林家之主那麼顯赫,但也絕非無名之輩,而且與林法度也有著數面之緣,交情不淺。

如今,他也成功的晉陞為靈師強者,具有了與林法度平等相交的資格。

林法度抱拳一禮,道:「各位,在下此來是想要打聽一下,可否有凱旋兄弟的消息了。」

端木木苦笑一聲,道:「多謝林公子牽挂,但是迄今未曾有任何消息。」

林法度的臉色一黯,就連眼神也變得失望了。

戎凱捷環目一圈,他微微搖頭,道:「端木師叔,彭家這一次派遣三大巔峰師級強者追殺凱旋,此事我們戎家不能善罷甘休啊。」


林法度雙眉一揚,道:「不錯,彭家今日能夠如此不顧廉恥的追殺凱旋兄弟,日後也必能追殺在下和凱捷兄,若是這種行為不能受到制裁的話,我們林、戎兩家年輕一代就休想平安的進入秘境試煉了。」

端木木的眉頭一皺,道:「林公子,可是除了凱易之外,就再也沒有人能夠證明彭宏光等與此事有關了。哎……」他搖著頭,無奈的道:「孟岩還沒有任何消息傳來,若是他能夠回來,並且出面證明凱旋失蹤之事確實是彭家人所為,那我們就師出有名了。」

彭宏光三人畢竟是成名多年的師級巔峰強者,而戎凱易卻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巔峰武士。

雖說他在被救醒之後,將彭宏光三人牽扯了進去。但他畢竟是人輕言微,就連戎家也僅僅是派遣高手進入叢林搜索,卻無法以此向彭家興師問罪。

此時,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

只要孟岩能夠趕回來,那麼一切就都能真相大白了。


彭宏光三人能夠暗算戎凱旋,但要說孟岩也會死在他們手中,那就無人能信了。

畢竟,孟岩的赫赫聲名可是在無數戰鬥中積累出來的,遠非戎凱旋這個新丁能夠比擬。

林法度嘴角一抿,道:「都怪在下不好,哎,如果凱旋兄弟不是為在下出頭得罪了彭家,他們也不會派遣三位巔峰武師級強者去追殺了。」

戎凱捷連忙擺手,道:「林兄不用自責了,這都是彭家氣量狹小,所以才做出的苟且之事,又如何能夠怪到你的頭上。」他搖了搖頭,道:「這也是凱旋缺少了經驗,若是做事圓滑一點,就不會惹此禍端了。」

雖然戎凱旋在擂台上比武戰勝了彭宏悟,並且揭穿了他的真面目。但卻讓整個彭家臉面大失,對他頗為怨恨。

這番舉動在戎凱捷的眼中看來,卻是魯莽無智。若是換作他,自然會處理的恰到好處,絕對不會引起彭家如此之大的怨念。

戎弋陽豁然抬頭,他此刻心痛兒子的死亡,對於戎凱捷和林法度也沒有半點兒的好感。聽了他這句話之後,頓時覺得無比的刺耳,伸出了手指,點著戎凱捷,厲聲道:「戎凱捷,我知道你敗在凱旋的手下,對他恨之入骨,巴不得他早點死掉,好成全你年青一代第一人的名號。」

戎凱捷的臉色微變,他沉下臉來,道:「戎弋陽,我尊稱你一聲長輩,但你也不能血口噴人。」他緩聲道:「在凱旋之前,我確實被一些虛名所累,所以做出了一些不妥當之事。但是,在曉曉姑娘的生日宴會上一戰,我已經醒悟了許多。」他停頓了一下,目光凝望在王曉曉的身上,道:「曉曉姑娘,我只想說一句話,如果我要對付凱旋,只會光明正大的邀請他進入擂台,與我再度一決高下,而絕不會施展什麼陰謀詭計,更不會心胸狹窄的希望他英年早逝。」

王曉曉微微一怔,道:「戎凱旋,你與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戎凱捷沉聲道:「別人的看法我不管,但我只是想要在你的面前證明一件事。」他豎起了一根手指頭,道:「我絕不是什麼卑鄙小人,在決鬥場上失去的顏面,我一定要在同樣的場合之中討要回來。」他的雙目炯炯有神,道:「我要讓你們知道,誰才是戎家年青一代中真正的第一人。」

他的目光灼熱,話語誠懇,慷慨激昂,撼動人心。

哪怕是對他早有惡感的戎傑林等人也不得不承認,當他以這種表情說話之時,確實讓人很難懷疑。

戎傑林的眼皮子微微的揚了一下,不冷不熱的道:「凱捷啊,我們戎家新一代的第一人,不是早有準信了么,你又在爭些什麼?」

戎凱捷的臉色一變,道:「林爺爺,我雖然敗給了凱旋一次,但卻不會永遠認輸。」他深吸了一口氣,道:「若是凱旋迴來,我一定會親口向他挑戰,讓大家看一看誰才是第一人。」

「嘿嘿。」戎傑林冷笑一聲,道:「凱捷啊,這一次你閉關出來之後,已經晉陞師級了,難道你想要以師級強者的身份去挑戰一個後期靈士?」

雖說戎凱旋進階後期靈士的事情已經不再是一個秘密,而且所有人也都在為他的進階速度感到驚訝。但是,如果有人說戎凱旋能夠戰勝已經晉陞師級的戎凱捷,那就幾乎無人能信了。哪怕戎凱旋曾經戰勝過一位中期武師,但依舊是沒有太多人會看好他。

因為戎凱捷並非普通師級強者,他在士階之時就已經是名聲大**,遠非普通同階能夠比擬。

所以,一旦有了大階位之差,就連戎傑林也不敢昧著良心說自己的孫兒能夠取勝了。

戎凱捷的臉色變幻莫測,他似乎自己也明白這樣的挑戰有些過分,所以緊抿著嘴唇,不肯回應。

戎傑林繼續冷然一笑,道:「不過,老夫說的第一人並不是凱旋,而是孟岩那小子。嘿嘿,莫非你是想要與孟岩一較高低么?」

戎凱捷一怔,他臉上的肌肉抽動了一下,道:「林爺爺,孟岩大哥的天賦凱捷自然是望塵莫及,他年紀與我等相若,卻已經晉陞巔峰武師,並且具有衝擊先天的能力了。」他停頓了一下,豁然仰頭,道:「但是,林爺爺您莫非忘了,孟岩大哥畢竟不姓戎。」

「哼,老子不姓戎又怎麼樣,難道就不能為戎家效力了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