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可是這一次,這戰仙想錯了,就在他還在搖頭的時候,南關之下,雷虎的身體突然地一躍,直接轟了上來,對著這黑龍大部的戰仙就是一拳,手上的拳頭完全穿透了這戰仙的胸膛,雷虎隨手反捏住,抓住的是他的心臟。

臉上猙獰的一笑,手掌一用勁,這戰仙的心臟就被雷虎給硬生生的捏爆了!鮮血落了一地,那戰仙攤倒在地上,臉上帶著的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到臨死前他都沒敢相信,這戰神族真的動手了!

而底下的部落更加是愣住了,一片死寂,只剩下了喘重的呼吸聲,所有的部落都愣住,就連那南關之上,黑龍大部的眾人也都是不敢相信地看著雷虎,還有那癱倒在血泊之中的戰仙,頓時間所有人的頭皮都感到發麻,戰神族竟然真的出手了!

移動帳篷之中,王楓看到了雷虎的動作,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樣的方式還真是粗暴殘忍,誰教他的?這樣子我都不敢跟人家說他是我徒弟了,不行,下次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

自言自語似的說完了這段話,王楓嘴角掛起了一絲的微笑,看到所有都在忍耐著的眾人,王楓知道,他們是在等自己的命令,沒有任何的猶豫,王楓坐在移動帳篷之中,聲音平靜而又洪亮的說了出來。

「出手!」

。 「殺!!!!」

頓時之間吶喊聲從這戰神族之中沖了出來,他們都在嘶喊著,所有的族人都開始向著南關衝去,他們要衝破這南關,將這黑龍大部對南關多年的統治結束在這裡!

南關之上黑龍大部的眾人都是面色發白,看著底下不斷衝上來的眾人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他們先前對戰神族的眾人那樣的輕蔑嘲諷,那是他們篤定戰神族不會出手,可是這一刻,他們也不知道究竟該如何是好,變得不知所措起來。

他們只不過是黑龍大部的一小部分人而已,光看這南關最強的只不過是一名戰仙就能夠看出來,真正的黑龍大部的眾人還在這南關之後,雖然離這南關的距離並不算遠,但是他們面對的可是戰神族,當初戰神族將青石閣樓的人全滅的事情他們可是聽說了,黑龍大部在那青石閣樓的手上吃過虧,他們知道那青石閣樓的力量,三名天人,實力不是吹噓出來的,然而戰神族就能夠解決,那說明了什麼。

說明戰神族就算是面對整個黑龍大部都是能夠爭鬥甚至可能佔據上風的,而現在整個戰神族卻是面對自己這樣連黑龍大部分支都算少的,他們不覺得自己能夠等到黑龍大部的主部到來。

雖然南關之上黑龍大部的眾人對戰神族的出手感到十分的駭然,但是更加震驚的還是南關之下的那些部落,看到戰神族的眾人向著南關攻去,他們全都是獃滯住了,在這一刻,所有的人都震驚了,呼吸急促,眼神之中有著的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他們雖然前面猜測到戰神族會出手,但是在他們的心中,戰神族出手的可能性幾乎等於沒有,所以那些想要掠奪的部落才有這樣的膽量,不管前面怎麼想的,在他們的心底,對於戰神族不敢出手幾乎是一種潛意識的認同,這也是他們敢於掠奪的一種信念所在,但是在這一刻,所有的信念都崩塌了。

戰神族全體出手,瞬間就已經攻上了這南關之頂,而那些想要借著戰神族通過這南關的部落,也在這一時間沖了上來,原本他們也只是抱著幻想而已,在心底,他們對戰神族的出手也是不抱希望的,可是這一次他們沒有想到,戰神族竟然真的出手了!頓時之間不少的部落都沖了上來幫助戰神族,他們也要借著這一次的機會通過南關!

驀然間,混亂肆起,所有的部落全都混雜在一起,一時間什麼部落與什麼部落之間的征戰都已經看不出來了,但是有一個地方卻是至始至終都是被所有部落有意識的避開,那就是戰神族,此刻的戰神族早已經將那黑龍大部的族人解決完畢,正聚集在一起準備進入南關。

而在這裡的所有部落都不願意去面對戰神族這樣恐怖的存在,所以在戰神族三米的範圍之內很自覺地形成了一個真空的地帶,沒有人會去嘗試著踏入。

正當戰神族準備好,即將進入南關的時候,一個巨大的聲音就這樣在天空之中炸響起來。

「挑釁了我黑龍大部,就這樣想走,將我黑龍大部也太不放在眼裡了!」

聲音頓時之間轟鳴起來,轟響在天空之中,席捲八方,闖蕩在這南關的天地之中,天空之中一個個黑壓壓的身影出現了,出現在天空之中,他們是黑龍大部的主部,無數的戰皇還有戰帝站在天空之中,與地下的戰神族互相凝望著。

整個空氣都凝固了起來,所有的人都摒住了呼吸,靜靜地看著這一切,兩個部落的上面都是有著一層衝天的煞氣,濃烈的煞氣化作了兩個上古巨獸,互相的嘶吼著,咆哮著。黑龍大部一路走來自然是經歷了無數的戰鬥,不然他們也無法一直保住這三大部落之一的稱號,而戰神族更加不用說,幾乎就是在戰爭之中誕生的部落,這兩個部落的氣勢都是驚天動地,兩個部落的實力更加是無法言喻的。

雖然兩個部落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相互見過,可是他們之間的仇恨卻是真正的不死不休,此刻他們都能夠感覺到,他們面前的部落,將是他們一路以來最艱難的戰鬥,夾雜在兩個部落之間,剩下的部落都是心驚膽戰,死死地盯著這兩個部落,他們能夠感受到,這兩個部落是要將這天給掀翻。

短暫的死寂過後,這黑龍大部之中,當初的那位黑龍大部的天人老祖從眾人之中走了出來,站在天空之中望著底下的戰神族。

「王楓,老朋友出來了,你不應該見一見嗎?」沒有輕蔑,也沒有嘲諷,此刻的黑天靜靜地看著底下的戰神族,在他看來王楓已經有了與自己平起平坐的資格了,至少現在的戰神族與黑龍大部的實力相差無幾,對於王楓,這黑天自然也是擺在了同一個位置來看。

但是回答黑天的卻依舊是一片死寂,王楓並沒有說話,而是在移動帳篷之中靜靜地看著,這樣的沉默在此刻看起來成為了一種驕狂,更加成為了一種挑戰,戰神族與黑龍大部的戰鬥都是不可避免的,此刻的雷虎站了出來,同樣的飛上天空凌空而立,靜靜地看著他面前的黑天,這個當初自己都無法生出挑戰想法的強者,此刻的雷虎竟然實力也變得與他相差無幾了,這震驚的不僅僅是黑天,還有雷虎自己,不知不覺之中,雷虎已經變得極為的強大起來!

「你不用說什麼了,你還沒有資格讓我師父出面,戰神族與黑龍大部的戰鬥是不可避免的,開始吧……」

面色鐵青,聽著雷虎的話,這黑天的面色變得陰沉無比,在他看來,此刻的戰神族根本就是在調侃,嘲諷自己,當初的王楓實力再怎麼增加,此刻撐死也只是天人的實力而已,要知道,天人與戰仙的鴻溝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而是一加一等於無盡一般!但是此刻自己卻沒有資格與王楓對話,這是什麼,赤裸裸的嘲諷!

。 「全滅戰神族!」這黑龍大部的天人長老黑天在空中大喊著,頓時之間,整個黑龍大部的人從天而降,攻向了這戰神族,而戰神族之中,雷虎更是面色平靜地看著這衝來的黑龍大部的眾人,輕輕地抬起右手,指向了從天而來的黑龍大部。

「戰!」

沒有太多的語言,也沒有過多的表示,只是一個動作,只是一個字,但是隨著雷虎的這個動作,隨著雷虎說出的這個字,帶動的卻是整個戰神族,雷虎的身後,上萬的戰神部落的族人沖了出去,一個個都是赤紅著雙眼,身上的煞氣衝天,齊聲嘶吼。

驚天的嘶吼之聲,驀然間擴散開來,上萬的戰神部落族人全都沖了出去,猶如上個的戰神一般,凶神惡煞,隨著他們的出動,濃郁的煞氣也是隨之擴散開來,震撼天地,席捲風雨,一剎那之間,整個天地的顏色都發生了變化,在這南關之上,呈現出來詭異的顏色。

隨著巨響撼動蒼穹,轟鳴的大地,讓這個南關都變得地動山搖起來,兩個巨大部落的廝殺聲音,更是在這一個回蕩在天空之中。

上萬的戰神族的眾人,一個個都是赤紅著眼,他們是百戰之兵,他們不畏生死,所有的人瘋狂而出,各種各樣的戰技功法也是出現,而戰神部落的所有族人身上,他們信仰王楓的圖騰也是在不斷地閃爍著,在這一瞬間爆發出來,形成了一股驚天之勢。

殺戮在兩個部落的交戰處不斷地上演著!

此刻的戰神族早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戰神族了,更不是那個連戰神都稱不上的馭獸族,現在的他們是真正的戰神族,戰爭之中誕生出來的部落,沒有人能夠抵擋。

而在最前面的雷虎,也早已經不是當初的雷虎了,在這戰神族之中的成長,隨著遷移的沉澱,此刻的雷虎早已經是踏入中年,三十而立,雷虎離三十也沒有多遠了,歲月的滄桑與戰火的洗禮,讓此刻的雷虎看起來少了一份輕浮多了一絲的沉穩,減了一絲的羞澀,增了一份霸氣!

鐵與血的磨練讓他看起來變得成熟太多,冷峻的面孔,魁梧的身材,加上那平靜的眼神,戰神雷帝的稱號讓此刻的雷虎有了一點萬夫莫開的氣勢,不僅僅是他,在他的不遠處,嘉許的長槍也在不斷地揮舞,領悟了自己的道之後,嘉許的實力在不斷地進步著,像是沒有盡頭一般,此刻的他於身後的那虛影融合,這是真正的帝王,戰之帝王,無人能敵!而另一邊,隨著年齡的增加,季蝶的身體也變得玲瓏有致,但是這並不妨礙她修為的提升,手上的長鞭就像是死神的鐮刀一樣,任何人碰到都會被那死神勾走,三個人,猶如三個戰神一般,左右著整個戰鬥的進行。


遠遠地看著,王楓依舊是在移動帳篷之中沒有出來,就這樣看著戰神族眾人的征戰,看到這些高舉頭顱,熱血吶喊的族人,王楓滿意地點了點頭,他總算沒有辜負眾人的期望,此刻的戰神族終於能夠遷移到南方,沒有什麼再能夠阻擋他們的了。

尤其是當王楓看到自己的三個弟子的時候,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這是自己的弟子,而如今他們也有了自己的出息,王楓能夠想到,日後震懾天下的名單之中,必定有他們三個人的!

戰爭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隨著戰鬥越來越白熱化,黑龍大部的眾人也變得越來越膽顫,不斷地死亡,不斷地戰鬥,這一謝讓習慣了欺負與安逸的黑龍大部感到恐懼,沒錯,黑龍大部跟戰神族一樣,都是經歷了無數的戰火再走到今天這樣的地步,不然他們也保持不住現在的地位,可是早已經成為大部的黑龍大部,靠著當初征戰的名聲黑龍大部無數的敵人不斷膽寒,可是也是因為這個名聲,黑龍大部的內部卻是在不斷地腐朽著,沒錯,他們是一路征戰過來的。

但是再好的刀,太久不用也是會生鏽的,此刻的黑龍大部就是一把生鏽的寶刀,而戰神族卻是不一樣,作為弱小的他們,一路以來都是在不斷地征戰不斷地殺敵,戰火將他們一點點的淬鍊,最終變成了一柄百鍊寶刀,對於戰神族來說,戰爭已經是稀疏平常了,就像是呼吸一般,戰爭已經是變成了他們生活中的一種習慣,無數次的征戰,無數次的生死,讓戰神族的所有人將他們的生死看的很淡,但是對希望的執念,卻是變得越來越深!

他們可以死去,他們可以滅亡,但是他們卻是要創出一條希望的道路,留給以後,留給他們的世代子孫,所以在這樣的執念之下,在這樣的信念之下,任何阻擋他們的障礙都會被他們瘋狂而又無情的敲碎,斬殺!

出手果斷,乾淨利落,甚至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熱血的噴涌換來的是更加濃烈的煞氣,更加強大的殺氣。

無數的嘶喊聲在戰場之中響起,上萬的戰神族人全都是齊聲一吼,煞氣滔天,震撼著每一個黑龍大部眾人的心神,所有黑龍大部的族人,一個個都是面色蒼白,身體發愣,一身的膽氣像是被震散了一般,只能夠不斷地往後退,沒有一絲在與之一戰的膽量。

在這戰爭之中,戰神族的眾人像是一股殺戮的風暴一般席捲了整個南關,橫掃天地,讓所有的人都震撼不已,尤其是黑龍大部,屹立了多少年的黑龍大部,這一次卻是在這戰神族的手上潰散了!

「怎麼可能!!他們真的是來自北方的部落嗎!怎麼這麼強!!」

「這……這簡直不敢相信!幸好剛才我們沒有出手,不然真的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一陣陣不敢相信的感嘆聲此起彼伏地響起在每一個黑龍大部的人的心中,恐懼的情緒正在慢慢地擴散,頓時瀰漫了整個心神!

可是就在外界的人都在恐懼著戰神族的強大之時,王楓突然站了起來,抬頭看向了天空,他感覺到了,在那裡,似乎有著什麼!

。 天空之中,雷鳴轟動,原本就有些陰沉的天空突然顯得有些沉悶,一股強大的氣勢從這雲層之中穿透了出來,直接轟擊到了還在追殺黑龍大部的戰神族之上。

雷虎衝上去,手上的拳頭向前一揮,同樣是有著轟鳴,兩股巨大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與此同時戰神族眾人也不再去追殺那黑龍大部的餘孽,而是全都停了下來緊張地看著天空之中的來者。

此時的黑龍大部,已經破碎的七零八落了,在這大劫之中成長起來的戰仙還有天人,幾乎被雷虎他們三人屠滅殆盡,就連那黑龍大部最強大的天人老祖,黑天都死在了雷虎的手上,此刻的黑龍大部可以說是已經消失了,從此不再會有什麼黑龍大部。


原本黑天的存在對於雷虎他們來說,還是高不可攀的,結果現在,雷虎面對黑天根本就沒有感覺到太大的危險,甚至輕易地就斬殺了這名天人,這樣虛幻的感覺,就連雷虎自己都不敢相信,現在的戰神族已經成長到無法想象的地步了!

但是天空之中的攻勢卻是沒有一點的停止,攻擊不斷地落下,雷虎的拳頭也是不斷地回擊著,但是隨著攻擊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雷虎也是顯得不耐煩了,直接強勢地破開了這攻擊,沖向了天空。

「究竟是誰,不要這樣藏頭露尾!」

直接沖了上來,雷虎進入到了雲朵之中消失不見,但是閃電的轟鳴卻是不斷地傳出,剎那間閃過,照亮了整個天空,這是雷虎的攻擊,可是沒過多久,又再一次的雷電閃爍之中,雷虎的身體卻是從雲層之中掉落了下來,閃身飛向了天空,王楓沖在了季蝶,嘉許他們之前接住了雷虎,獸能在雷虎的身體之中走了一圈,還好,雷虎到沒有受到什麼較重的傷勢,應該是被人打昏的。

看著天空,王楓在那雲層之中看到的是一個白袍身影,看到的一瞬間,王楓就感覺自己像是看到了一柄出鞘的利劍一般,讓他的心頭都不由得一動。

「既然出現了,為何不現身呢!」眼睛死死地盯著這雲層,王楓慢慢開口說道。

隨著王楓的話語,一股音浪在空中形成,直接沖向了那雲層之中,掀起了一股白色的巨浪,但是那雲層之中的人卻是沒有動,而是揮了揮衣袖,一個與那音浪相等的波紋隨之出現,驀然間也是掀起了一股白色的巨浪,與王楓的那音浪對抗起來。

兩股白色的雲層撞在一起,瞬間潰落下了無數的白絮,而那人也慢慢地從那雲層之中走了出來,此人看起來十分的年輕,一身白袍,整個人看起來很清秀,額頭之上有著的是一個黑色的圖紋,不僅沒有違和感,還讓這男子看起來有了一股妖異的美。

但是在看到這男子的一瞬間,王楓的眉頭便頓時皺了起來,這男子他不認識,但是這男子額頭上的紋身他卻是看過,在那青石閣樓之中,那個自稱是慕家之人的那青年身上,王楓看到過這樣的圖紋,同樣的紋在額頭之上,這肯定不是什麼巧合,那只有一種可能,這個人是古之家族的人,而且應該是古之家族中慕家的人!

「實力確實不錯,難怪能夠解決了那三個傢伙……」從那雲層之中走了出來,這白衣男子自言自語一般地說道,望著王楓,眼神之中帶著打量。

「你是慕家的人?」

「看來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那你一定知道我的來意了?聽三十三說你的實力很恐怖?」

三十三,王楓聽到這像是序號一般的名字,有些糊塗,說實話他其實一點都沒有明白現在是怎麼回事,不過根據現在的情況看來,這個白衣男子應該就是古之家族慕家的人了,既然是他,那他來自然只有一種可能,是給當初那青石閣樓的人來報仇的,至於那三十三,應該就是當時那個被自己用神識嚇跑的天人。

「當初你們戰神族經過四少放逐的地方,盡然將他還有他的僕人全都殺害,根據我們慕家的規矩,這個仇必須要報!我叫十一,慕十一,今天就是來代表慕家屠滅戰神族,順便將你的那顆腦袋帶回去!」有些嬌弱地擺弄自己的手指,這叫做慕十一的白衣男子對著王楓輕聲的說著。

聽到慕十一的話王楓頓時覺得氣惱,什麼叫做自己經過的時候將他殺害,那個青石閣樓的人根本就是霸道之極,是他們先攻擊戰神部落,結果被戰神族反殺了而已,再說了,那青石閣樓一路以來也不知道殘害了多少遷移的部落,根本就是死有餘辜,想不到這些存在了這麼久的古之家族盡然如此的不講理,不過氣惱歸氣惱,但是王楓並不准備解釋,原因很簡單,就只有兩個,第一,如果自己直接就這樣解釋的話,完全就是弱了士氣,按照這古之家族的性子肯定是不會放過自己,自己在一開始就弱了氣勢那就是傻,第二點,自己是道丹閣的火峰小祖,是整個戰神族信仰與神靈,跟著古之家族的人解釋,他們還不夠格!

想了想,王楓看著自己面前這個說要找自己報仇的慕十一,根據這傢伙的話語來推算,他們應該是整個古之家族供奉過著長老一類的,實力強大,解決了家族需要解決的事情,而他們的實力應該是按照序列來排的,當初被自己嚇跑的那個天人的實力是三十三,而這個人則是十一,這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看樣子,自己面前的這個傢伙覺得還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完全是深藏不露啊!

但是王楓會怕嗎,一路以來王楓都是各種生死拼搏,不管是自己實力強勁的時候,還是實力不如人的時候,王楓都是靠著自己一路走了過來,看著自己面前的慕十一,王楓也照樣如此,實力能夠進入前十一又如何,此刻王楓的實力是不可想象的,那聖人之下無敵的話語可不是白說的!

。 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傢伙,王楓的面色依舊是平靜的,戰神族與黑龍大部的戰爭幾乎是以完勝來獲得的,沒有慘烈,也沒有那所謂的犧牲,雖然有族人死亡,但是相比較而言,這樣的數量可以忽略不計。

此刻的南關也只剩下了寥寥幾個部落,他們都是剛才出手幫助戰神族的那些部落,想憑藉著戰神族的威勢來通過這南關,他們成功了,此刻的他們只需要的是等待,等待戰神族與這古之家族慕十一的戰鬥結束,他們便能夠通過這南關,而至於其他的部落,還有那些想要掠奪的部落,全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看到了戰神族的威勢,他們膽怯了,原本還有著不少的部落還妄想著趁著戰神族與黑龍大部的戰鬥激烈,去撈取一點的物資,可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戰神族竟然如此快速的就解決了與黑龍大部的戰爭,多年的征戰讓戰神族變得強大無比,黑龍大部都沒有多少抵抗的力量,更不要說他們,就算他們部落眾多又怎麼樣,很多時候數量並不能夠決定一切。

所以在戰神族解決了黑龍大部的時候,這些部落就已經悄悄地逃走了,他們可不想留下來被戰神族秋後算賬,在他們看來這樣一點都不值得,反正戰神族已經攻下了南關,只要等到戰神族離去,他們也能夠通過這南關,遷往南方!

而戰神族也沒有功夫去對付那些小部落,他們現在的大敵是他們面前的這個白衣男子,雖然對王楓有著絕對的信心,但是他強大的實力依舊是會讓所有的族人感到緊張。

天空之中,王楓將雷虎交給了自己身邊的季蝶,對於這個慕十一王楓沒有太多的感覺,只是因為他對於那個所謂的慕家,對於那些古之家族更多了一些的了解而已,但是現在他已經決定讓這個慕十一留下來,不僅僅是留下來,他還準備要用最快速的戰鬥來解決這件事情。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感覺到了這所謂古之家族的猖狂,更感覺到了他們的不可理喻,所以他想讓這慕家知道,有些人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有些人,是他們惹不起的,而且現在的戰神族也不能夠在等待了,既然已經突破了南關,那接著南遷的事情就是迫在眉睫了,如果不是這個傢伙的阻攔,說不定現在戰神族已經在南遷的路上了。

當然這些都不是主要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傷了雷虎,雷虎可是他的徒弟,就這樣被慕十一打的昏迷不醒,這口氣他這個做師父的咽不下去,王楓雖然覺得自己不是什麼愛惹事的人,但是自己卻不會怕惹事的,更加不會因為自己徒弟被打了而不出面,要知道,王楓可是一個極為護短的人,從沈老開始,從王家開始,王楓在護短方面,根本就沒有講過道理!

將雷虎交給了季蝶之後,王楓看著自己面前的慕十一,而此刻他也正是輕蔑地望著自己,似乎自己所有的動作都沒有辦法對他產生什麼傷害。

「怎麼樣,還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的嗎,不過你交代似乎也沒有什麼用,因為這一次,不僅僅是你要死,而且你全部的族人都必須為了你們當初做的事情陪葬,所以你再交代也是沒有人給你做的。」

高傲地看著王楓,這慕十一淡淡的說著,但是話語之中卻是有著無盡的譏諷,聽到這慕十一的話,底下戰神族的眾人不由得感覺到憤怒,全都是赤紅著雙眼對著天空怒吼著,沒有別的原因,這個慕十一實在是太猖狂,也實在是太不講道理了!

雖然在這世界,都是以實力為尊,但是人與人之間都會保持著那最基本的本線,按照自己的良心做事,也按照那最後的道理做事,當初那個青石閣樓明明就是他們想要滅了整個戰神族,那被戰神族反殺自然無話可說,而且他們的還為了自己的享樂不斷地掠殺著經過的部落,剝奪了多少部落最後生存的權利,根本就是該死。

可是這慕家,盡然對他做的事情不聞不問,甚至有著推波助瀾的味道,根本就是不管他人死活,現在又是不講道理的為了自己家族的面子和規矩,去滅了對方的一個部落,這樣的事情,怎麼能夠讓人不去惱火。

冷笑了一聲,王楓看了看那個滿臉高傲的慕十一沒有說話,身上的氣勢卻是猛然的增加,頓時間風雲變化,天地震動,狂風呼嘯而過,天空昏沉,烏雲密布,偶爾之能夠看到其中強大的雷電不斷地閃爍著,轟鳴的響聲回蕩在整個天地之間。

此刻的王楓就像是一個即將覺醒的巨獸一般,比起雙眼身上的氣勢卻是在不斷地醞釀著,身體就這樣臨空而立,身上穿著的蓑衣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不見,露出了裡面潔白的長袍,兩個白色的身影就這樣在天空之中對立著,一個是滿臉高傲,另一個則是雙目緊閉。

身上的長袍無風自動,王楓的身後出現的是那無頭的戰神虛影,虛影漸漸地顯現出來,那股驚天的氣勢也是在驀然間擴散了開來,一股氣勢正在崛起,像是王楓體內的兇惡巨獸即將覺醒一般,而王楓此刻的氣勢也與之前有了巨大的不同,不再是那樣的低調,毫無存在感。

而是變得霸道,強橫,所向披靡,身體微微一顫,天空之中頓時間雷鳴轟動,猶如一道道閃電之鞭一般,驚天動地!

看到此刻這一幕,原本還是一臉高傲的慕十一也是睜大了眼睛,心頭一顫,面色大變,呼吸急促,完全是不敢直視的樣子,腦海之中轟鳴不斷,王楓的突然變化,讓他感到心驚不已,也讓他感到駭然!

「怎麼會!!」頭皮有些發麻,這慕十一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他面前的王楓,對於王楓這樣的變化,慕十一的心中承受不住,如此劇烈的反差讓他心生膽寒,此刻王楓的氣勢實在是太強大了,根本讓人沒有敢與之一戰的氣魄!

。 感受到王楓這樣的氣勢,慕十一不由得往後退去,但是王楓的氣勢卻是像從四面八方將他包圍了一般,讓慕十一根本就沒有辦法再後退一步,受到王楓氣勢的影響,整個天地像是突然安靜了下來,幾乎聽不到一點的聲音,但是在慕十一的耳朵之中,他的四周像是有著無數的聲音在吶喊著,那是千軍萬馬的嘶吼。

就在這個時候,王楓的雙眼睜開了,一瞬間,所有的動靜全都平靜了下來,這個世界都恢復了和平,烏雲消散,轟鳴退去,就連那驚動八方的徹響也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感受到這一切的消失,慕十一卻沒有鬆口氣,反而是覺得更加地緊張了起來,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果然,如慕十一所想的一樣,睜開雙眼的王楓就看了一眼看慕十一,整個人向前傾,邁步而來,頓時在他所處的那片空間轟鳴響起,巨浪滔天,速度之快可謂是轉瞬之間,一個身影的閃爍,整個人就直接消失在了遠處,只留下了一個淡淡的殘影,就在王楓消失的一瞬間,在這慕十一的面前,與這王楓相對的直線之上,不斷地出現一個個連續的影像,向著慕十一走來。

殘影才剛剛出現,這慕十一就面色大變,額頭上的冷汗瞬間滴落了下來,想都沒想整個人就是強行的扭動自己的身體。

「後面!」

慕十一的身體才剛剛轉過身來,王楓就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一拳而落直接擊中了慕十一抵擋著的雙臂,慕十一自己才只是做了一個下意識的動作,整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飛射了出去,而就在這慕十一飛射出去的時候,王楓這一路走來的殘影也慢慢地消失,留下的是一陣詭異的爆破之聲,這是速度太快產生的音爆,殘留的聲音迴旋在這整個天空,那一片空間也是碎裂開來,像是被強大的力量蠻橫地撞出一條道路一般。

這是王楓速度極快產生的後果,這驚人地速度不是瞬移,卻是比瞬移還要快速,這是超越光的速度,讓影像都來不及呈現,等王楓做完了一系列的動作這殘影才慢慢地出現,隨後是發出的音爆還有那極快速度產生的空間碎裂,但這一切卻全都是在王楓這極致速度動完之後才慢慢出現的,可以想象,王楓的速度究竟是如何之快。

看著飛射出去的慕十一,王楓也有點詫異,難怪能夠進入到這慕家第十一位,這實力確實是不錯,這速度有多快王楓自己自然知道,他敢相信,就算是洪聖在這速度之下都會顯得不知所措,但是這慕十一卻是能夠反應過來,然後還能夠下意識的抵擋住自己的攻擊,就沖這一點,實力確實比當初王楓遇見的那三十三強出不知多少。

但是實力不錯歸不錯,王楓可是沒有放過他的打算,身體再次一閃,王楓就又一次的來到了這慕十一的身前,慕十一還沒有從王楓剛才那一擊之中緩和過來,雖然他剛才是擋住了王楓的那一擊,可是他確實下意識的阻擋,根本沒有準備,再加上王楓那一擊的實力並沒有放多少的水,這慕十一到現在才勉強清醒過來。

可是才清醒過來,這慕十一的面色就徹底變化,他看到的是王楓就這樣直挺挺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腦海之中翁的一聲,整個人又是下意識的想要後退,可是王楓怎麼會給他離開的機會。

「你……」話還沒有說完,這慕十一的就被王楓抬了起來,無情地舉起右手,王楓一把掐住了慕十一的脖子,整個人身體驀然的向前傾斜,將這慕十一的身體橫著放在了空中,右手一用力,牽無表情的咔嚓一聲,直接捏碎了這慕十一的脖子,但是再捏下去的一瞬間王楓就感覺到了不對勁,手感不對勁。

還沒有反應過來,王楓的左腳就像被什麼東西拖住了一樣,整個人的身體不由的一跌,在空中翻騰一圈,王楓向後看去果然這慕十一還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的身後,剛才的那一擊就是他用手上的鞭子做的,再看看自己的手上捏著的,盡然是一個陣符,一個替死陣符。

沒有管自己手上的陣符,王楓再一次地向著那慕十一衝去,這東西始終是稀有的,王楓就不相信他能夠一直用著陣符,比消耗誰怕誰,王楓這幾乎就是靠著自己的肉體行動的,根本就沒有什麼消耗!

毫不遲疑身體一晃,王楓就來到了慕十一的面前,右手一揮,帶著的是無上的雷霆,那慕十一立刻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胸前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傷口,鮮血噴出,還帶著一股淡淡的焦糊的味道,這慕十一見到這一幕,也立刻知道自己完全跟王楓是一個天一個地,沒有戀戰,直接逃走。輸贏是一時的,總會找回來,但是性命卻是只有一次,要沒了一輩子就這麼沒了。

看到慕十一逃去,輕蔑一笑,這樣子就像當初慕十一嘲笑他一般,不過此刻兩個人的身份是換過來的而已,一掌揮去,王楓以極快的速度靠近慕十一,而看到王楓追來,這慕十一瞬間就是魂飛魄散,速度再一次的加快,猛地吐了一口精血,這慕十一發出了極為凄厲的嘶吼,身體也是猛的衝出,雙手卻是在不斷地掐著手訣,不顧一切的嘶吼。


「老祖救我!!!」

但是這個時候王楓已經來到了慕十一的身後,手掌直接往慕十一的背後一拍,巨大的力量,強悍的雷霆,瘋狂的煞氣,雄厚的神力頓時全都擠進了慕十一的背後,面色剎那間變得赤紅,隨後又變得慘白,整個人直接在王楓這一掌之下生生地爆開!

可就在這個時候,慕十一的求救卻有了回應,剛才的那手訣就是他向慕家求救的信號,可是還沒等到回應就已經被王楓給斬殺了。

天空之中,一個巨型的能量氣穴正在慢慢地形成,而隨著這氣穴的出現,其中一個身影也慢慢地出現,那就是慕十一所稱的老祖!

。 「大膽!!」一個聲音從氣穴之中傳了出來,帶著震怒,這氣穴中的身影才剛剛出來從氣穴之中出來,就看到了王楓將那慕十一打爆,頓時怒意肆起,直接從那氣穴之中沖了出來,一聲的怒吼,震得眾人耳膜轟鳴,一個巨大的身影從那氣穴之中闖了出來。

身體一晃直接向著王楓闖了過來,殺機擴散,還沒有臨近王楓,這氣勢就已經壓迫而至。

「在下的膽子一向不大……」漠然的開口,王楓對於自己身邊氣勢的壓迫絲毫都不在意,在這身影來臨的剎那,王楓抬起了右手,一股強悍的氣勢轟然爆發,在他身後,那無頭的刑天虛影也是像王楓的動作一般,抬起右手,生出一根手指,轉瞬間在王楓與這虛影之中出現了一個屏障,一個不存在卻又存在的屏障。

這屏障的出現令那慕家老祖都感到了一絲的詫異,但是對於他而言,兩人之中的這個屏障並不算是什麼。

「雕蟲小技!就憑這個還想要攔住我!哼!」說著,這慕家老祖的身影就揮動著向著這屏障重重地砸去,轟的一聲,驚天的震動在這空間產生,轟鳴滾動,而這慕家老祖與王楓的之間的屏障卻只是碎裂但並沒有消失或者破碎。

裂紋淡淡的消失,最後又變成了原來的模樣,看到這裡王楓的嘴角掛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屏障是他才想出來的招式,是對天地之勢的一種運用,當初在蠻荒聖地的時候,他對勢的運用就已經有了一絲的想法,再加上在他去尋找那個魔皇的屍體之時,他的天地之勢好像發生了一種獨特的改變,變得擁有意識起來,原本勢就是一種虛幻縹緲的東西,誰都不能夠確定他存在或者不存在,只是一種下意識的運用,可是王楓的勢卻是產生了自己的意識。

這樣的情況變得就有點像是天獸古界之中的夢,那種存在又不存在的生物,而因為這樣的變化,王楓對於勢的運用就變得更加的多樣性了,此刻王楓就是來試驗自己招式的威力,看樣子,威力還是不錯的,至少這個慕家老祖一時間都沒有辦法對付,而且這只是天地之勢單純的阻隔而已。

從氣穴中出來的慕家老祖,還沒有真正的出手,就被這天地之勢產生的屏障給阻隔了,連續的攻擊,可是情況都只是像之前一樣,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除了破碎癒合,就是破碎癒合,讓這慕家老祖變得越來越急躁。

原本他就只是通過氣穴創造出來的一個能量軀體,在這天地間存在的時間並不會太長,誰知道自己一出來遇見的這個東西就已經這麼難纏,再也無法忍受,慕家老祖直接全力一拳,強大的天地的能量瘋狂地湧現出來,不斷地衝擊著這屏障,一波接著一波,哪怕這天地之勢創造出來的屏障再怎樣的強悍,但是再這樣高強度的衝擊之下,依舊還是有些承受不住。

碎裂的程度越來越大,裂紋不斷地在空中出現,就連這空間都在這衝擊之下,不斷地出現裂縫,露出了裡面的虛空,碎裂的聲音,這屏障最終在這無止境的衝擊之下破碎了開來,消散在虛空之中。

做完這一切,這慕家老祖直接沖向了王楓,夾雜著還沒有消失的天地能量,攻向了王楓,右手抓來,強大的氣勢直接撲面而來。


「還不受死!」巨大的右手直接抓向王楓的頭顱,,強悍的壓力讓人的面目有些無法變化,就連眼睛都睜不開,這一下要是被抓到了,腦袋是必爆無疑,看著自己的右手離王楓的腦袋越來越近,這慕家老祖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的獰笑,可是他沒有發現的是,王楓嘴角面的那一絲笑容一直沒有消散過。

就在這慕家老祖的手快要捏到王楓的腦袋之時,一股巨大的力量卻是突然地從兩邊向著他擠來,瞬間出現的巨大壓迫力,讓這慕家老祖的內臟都有些移動,身體倒退了七八步,忍不住地吐了一口鮮血,慕家老祖不知道是哪裡出現的力量,竟然有著如此力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