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可是他卻明白了答案。

真的是血脈相連嗎?

他以為阿榮是恨他的,把自己當成仇人,若是有人來殺他,阿榮能夠不落井下石就好了。

沒想到,阿榮會救他,因為就他,差點丟了性命。

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什麼是親情。

那些日子他想了很多,想到白凝霜那個他唯一真心愛過的女人,現在想來,也難怪她不喜歡自己。

那樣冷血的自己,那樣只顧家族道義不分是非的自己,的確配不上她。

他還傷害了她,甚至傷害了她身邊的丫鬟,生下了阿榮。

他甚至還想到了他唯一明媒正娶的妻子沐璃。

他忽然覺得自己噁心,他最對不起的人是沐璃啊,那個美麗的女子為了他從琉玄島嫁過來,舉目無親,對他是滿腔的愛慕,可是他卻利用了單純而又善良的她。

他不是人,他是魔鬼啊。

直到沐璃跟他和離,離開了他,他都沒有一絲的愧疚,甚至覺得丟掉了包袱。

後來得到沐璃的消息,知道她死了,他也是沒有落下一滴的眼淚。

再次想到沐璃,凌傲恨不得戳自己的心窩,他根本沒有資格去想起她。

照顧阿榮的幾日功夫,凌傲脫胎換骨一般,看到阿榮醒來,他覺得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

至少在終年的時候,他身邊還有這麼一個兒子,足矣。

凌傲沒了爭霸天下的心,他知道凌家天下註定已經過去,他們若是利用獸類製造大戰,就算得了天下,也是遺臭萬年。

至少,現在整個大陸提起凌氏皇朝,還是人人稱道的。

他現在需要的不是去爭奪,而是去維護他們凌家最後的臉面。

凌風的野心越來越膨脹,勢力也越來越大,一場大陸浩劫一觸即發,他不能坐視不管。

就算不管,以凌風的性子,將來也會斬草除根,絕對容不下他們父子。

所以,不為別的,就算為了自己為了阿榮,他也要打起精神和他對抗。 林鋒聽了康南華的話,點了點頭,看向朱易:「去取回來吧。」


說罷,他的手指在空中比劃,畫出一道符籙,然後落在朱易額頭,消失不見。

朱易對著林鋒躬身一禮,在林鋒法力護持下出了玉京山,脫離虛空亂流,降臨神州浩土,向沙洲城飛去。

林鋒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心道:「除了小易之外,小不點了解同他那族兄之間的恩怨,也要提上日程表了。」一邊想著,林鋒朝小不點招了招手:「天昊,過來。」

小不點走到林鋒面前:「師父?」

林鋒說道:「法會比試上,你和慕繼海打賭獲勝的那朵朱焰冰花拿來。」

小不點依言取出朱焰冰花,林鋒接過來后,又對楊清說道:「小清子,將你得自荒海古界的瘋魔草給為師。」

楊清連忙取出瘋魔草,林鋒說道:「你們二人各取所需,朱焰冰花給小清子,天昊你收好這株瘋魔草。」

「你那玄黃四字訣的第三個字訣,想要將之參悟明白,這株瘋魔草有大用處。」林鋒語氣鄭重:「但切記,這可不是給你吃的,是讓你煉化其中藥力后加以揣摩,揣摩過後藥力必須立刻排出體外,否則會傷及你元氣根本。」

小不點眼睛一亮,笑道:「弟子確實需要用到這個東西。」

林鋒點點頭:「每次只用一片葉子的藥量就可以了,少量多次,循序漸進。」

他看向楊清:「小清子你將為師當日傳你的那門道法練成,就可以嘗試凝立丹鼎,晉級築基後期,然後再煉化了這朵朱焰冰花,你結丹之日,便為期不遠了。」

「心態放平穩,不要急躁。」

楊清聽了。連連點頭:「師父放心,弟子謹遵教誨。」

小不點湊到楊清跟前,笑道:「五師兄,我這次帶回來好多好東西。都是整株的植物,像天河鍾玉果、紫玉瓜、赤火油梨還有元金果什麼的,打算一起種在葯谷里,你幫我多照顧一下好不好?」

楊清微微一笑:「這還有什麼好不好的?只管交給我便是。」

小不點歡呼一聲,又湊到蕭焱面前,嘿嘿笑道:「大師兄啊,你讓天吉娃娃再發揮一次功效唄。」

想到在天吉靈壤的催發下,各種美味瓜果鋪滿這個山谷的景象,小不點就眼冒金星,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蕭焱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想我死。你就直說。」只有七大真火才可以餵養天吉娃娃,他現在這副樣子,還敢動真火,那當真是自找不自在。

小不點哀聲嘆氣,突然反應過來。霍然轉身盯著吞吞,吞吞有些莫名其妙。

「沒關係,不需要大師兄你出手,只要把天吉娃娃叫出來就可以了。」小不點嘿嘿笑道。

蕭焱瞅了一眼小不點身邊的吞吞,突然想到,這隻饕餮也身懷太陽真火,當即便點點頭:「克制一些。天吉娃娃一次吞入太多真火,也會不易消化,甚至受損。」

「放心,放心!」小不點整個人都美滋滋的,彷彿看見無數美食正在向他招手。

一邊想著,小不點又警惕的看了身旁吞吞一眼:「這麼多好東西。要小心這傢伙偷吃,尤其是那些金身鹿、黑靈蛟、九心靈雀,還有那對飛天雪翎,那都是要留著下崽兒的,可別讓她給偷偷吃掉了。」

對於小不點充滿了警告和戒備意味的目光。吞吞更是感到摸不著頭腦,不由撇撇嘴:「莫名其妙,搞不懂你在折騰些什麼。」

林鋒好笑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拍了拍小不點的小腦瓜:「別光惦記吃,對自己的修練也多上點心。」

「其實這次法會,確實不是你晉級金丹中期的最佳時機,不過既然做了,倒也無所謂,但事後補救不能落下,你的修練要更加刻苦認真。」林鋒捏了捏小不點雪白紅潤的臉蛋:「要不然,渡陰風之劫時,有你的苦頭吃!」

小不點吐了吐舌頭,笑道:「師父放心,弟子一定會認真修練。」

林鋒點點頭,心中思索:「庚金流水石、天衡硃砂、雷龍骸骨,飛廉王爪牙還有蟠龍之血,再加上日陽精石、地心火蓮與九轉冰蘭。」

「此外,還有堪稱意外之喜的補天藤,這些東西全部加在一起,再有我的法力看護,輔以玄天寶樹枝葉,應該可以讓小不點晉陞金丹後期的成功率大大提升,但仍然不是十足把握。」

「唉!」想到這裡,林鋒也有些撓頭,金丹期修士,最終的目標就是要將自己的金丹打磨完善到圓滿無漏,內部無雜質,外表無瑕疵。

可小不點的金丹偏偏先天九竅,自打誕生起,他的金丹上就有九個大洞。

這要換了其他人的金丹,被人後天在上面開九個洞,這金丹早就碎了。

也就是小不點紫丹生異象,才能結成這樣的金丹,想來跟他在築基期時築起九座靈台,凝鍊九個丹鼎有直接聯繫,結果結丹時九九歸一,就生出這麼個怪異金丹。

強大倒是極為強大,九竅一起吞吐,吸納煉化天地靈氣的速度遠遠超過常人,使得小不點成為林鋒門下弟子中法力最為雄渾的存在。

單比法力總量,蕭焱和朱易加一起,可能都未必有小不點雄渾。

放眼天下,同等境界的修真者,也就是修成混元真水的修士能在法力總量上跟小不點一較高下。

而且九竅一起吞吐,直接就將金丹中的雜質於日常修練中排出,使得小不點渡陰火之劫幾乎如履平地。

但禍福相依,金丹的特性導致小不點在金丹期的修練先易后難,渡陰風之劫彌補漏洞,晉陞金丹後期使金丹圓滿無漏,難度要遠遠大於其他修士。

所以在察覺小不點金丹特性的第一時間,林鋒其實就已經在暗暗準備,收集資料信息,研究構思,為小不點日後突破瓶頸找出辦法。

這次荒海法會,有的放矢的前提下,林鋒收穫極大,已經將自己想要的大部分東西搞到手。

「如此一來,暫時應該沒什麼問題了。」林鋒微微點頭,打發了小不點等人回去修練。

蕭焱自然是要閉關一段時間了,只要能成就金丹後期,他就有機會煉化南明離火,到時候三大真火在身,凶威滔天,天下皆可去得。

至於朱易,正如昔日林鋒和康南華、苗世豪閑談時提到的,他的這位二弟子,是標準的厚積薄發,看似不顯山不露水,其實一步一個腳印走得極穩當,關鍵時刻還總能給人帶來驚喜,一鳴驚人。

事實上,在同小不點一戰後,書寫出第二段文章的朱易,在道法修為上也有增進,他只要繼續這樣一路走下去,金丹後期指日可待,而且沒有什麼大的風險瓶頸。

不像蕭焱和小不點,經常要讓林鋒操心,朱易的修練,非常平穩,當初康南華看好他第一個結嬰,並非無因。

楊清則是要勇猛精進,他的天賦與根骨都足以支撐他飛一般的發展速度,唯一制約他的便是有些脆弱的心性意志,所幸有破魔朱綾輔助,林鋒也已經為他鋪好了道路,不出大的意外,晉陞築基後期是沒什麼難度的。

楊清修練的第一道難關,其實是練氣期開闢氣海,晉陞築基期。

練氣修士築基,主要是需要堅定卓絕的意志,這一點正是楊清欠缺的,但萬幸的是,這一關在太陰真水強沖的幫助下,楊清稀里糊塗渡過去了,完全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而接下來修道路上對於楊清來說,最大的難關就是結金丹了,法力修為上見微內視以得長生,心性意志上堪破生死之難。


所以等到楊清結丹的時候,林鋒還有的忙。

至於岳紅炎則剛剛相反,一貫勇猛無畏,一往直前,已經築基後期的她,林鋒卻不希望她早早衝擊金丹期,而是多沉澱、多積累一段時間。

這會讓她結丹難度大大降低,同時日後的修道路途更加好走。

「至於最後一位……」林鋒開口留下了汪林,汪林靜靜站在他身邊,林鋒微微點頭:「隨為師來。」

他取了補天藤,先一步種在葯谷之中,然後直接從補天藤上截取了一段藤條。

汪林有些好奇:「師父,這東西不是修補金丹的嗎?」

林鋒淡淡一笑:「那是因為它太珍貴,沒人捨得拿它給築基期修士用。」

補天藤,最大的作用就是修補修士破損的金丹,但除此以外,築基期修士的丹鼎、靈台甚至於氣海出現了破損,補天藤也是可以將之修補的。


補天之名,實至名歸,於先天雖無益,但於後天缺陷,確實有補天之功。

但誠如林鋒所言,補天藤太過稀缺,諸天萬界,就只有荒海古界中才有出產,數量稀少到令人髮指。

汪林聞言,心中頓時一熱,點點頭沒有說話。

一路回到汪林的洞府,林鋒將補天藤交給汪林,汪林也取出自己得自荒海古界的神石靈台。

「不急。」林鋒說著,取出一個小瓷瓶交給汪林,裡面正是他自系統中得來,可以增長根骨的天靈補缺丹。

林鋒這一次要全力出手,畢全功於一役,徹底扭轉汪林之前的頹勢。

ps:

今天兩更,明天三更! 當然,阿榮的性子也是極其善良的,說起阿榮,這性子倒是很像沐璃,或許是跟雲七七那個孩子接觸多了,阿榮不為別的,也會為了雲七七阻止凌風的。

所以他們父子這兩年一邊密切注意凌風的動靜,一邊也暗自培養勢力,就是為了能夠在必要時刻跟凌風抗衡。

這時刻便是此時。

凌風在夷國的陰謀他們早已經洞悉,而且凌風近來又搜羅很多能人異士,其中就有很會控獸的一個老太,夷國的獸類都被他們控制,他們打聽到,凌風不日將會行動。

所以,他們不能等凌風完全準備好,只能趁著他還沒完全準備之前,先下手為強。

看著對面的阿榮,他中了毒,唇色發黑,身上也是沒了一塊好肉,凌傲目光如炬,恨不得立馬殺了那凌風。

凌風如今趾高氣昂,身邊還有美人相陪。

這個美人,自然是姚慕雪。

姚慕雪如今也是修鍊了一些靈力的,再加上她的催眠術,最起碼在這雲州大陸上,控獸能力也是一流的。

所以,凌風似乎有些太過自信,根本不相信凌傲身邊會有什麼能人,一個姚慕雪足以對抗,就沒帶紫衣出來。

紫衣那種大佬,是要留到最後的。

也得為他守住牧場那邊的獸類才行。

姚慕雪也是春風得意,當初喪家之犬一般,她帶上了紫衣,這是她做的最正確的決定。

紫衣自然是有些能力的,教了她不少本事,她回來之後立馬就投靠了凌風。

並不是她不願意隱姓埋名過日子,實在是心中憋悶,自己又有紫衣,又有能力,她也想干一番事業啊。

或許是看多了小說,哪怕是種田文,最後的女主都是鳳冠天下,沒有一個不是做皇后的,姚慕雪認定自己也是那樣的宿命。

凌風是最好的選擇。

凌風算是前朝的皇室,勢力也龐大,關鍵是有野心。

而且,凌風是喜歡她的,她好掌控。

姚慕雪吹奏著笛子,看著那些被她控制著攻擊的獸類,心中滿是得意,似乎已經看到了美好的將來。


她這些日子跟著紫衣學習了不少,再加上這些獸類本來身上都有蠱蟲,更是容易控制,如今的她,也算是身懷絕技了吧。

看來根本不用紫衣出手,她就能幫助凌風完成大業了。

只要沒有雲七七,在這裡,她永遠都是主角。

向來凌家研究控獸的事情都是凌風父子在掌控,凌傲這邊負責香料,控獸方面除了阿榮就沒什麼高手了。

而現在阿榮在他們手上,這邊的控獸人是一個叫萬羿的。

萬羿年齡不大,才十幾歲,還是一個少年郎。

這小子流落到白鹿書院被阿榮帶回去不過一年的時間,但是在控獸方面頗有天分,而且十分感興趣,後來就一直跟著阿榮學習控獸。

但畢竟只是一個凡人,並不像姚慕雪她們有靈力,只是靠和動物的那一點親近感,萬羿自然而然的很快就敗下陣來。

所幸凌傲所控制的凌家的軍隊比較龐大,如今可以說是人類在和獸類鬥爭。 「自你上次築立靈台受挫后,為師也替你感到惋惜。」林鋒徐徐說道:「這枚天靈補缺丹,可以提升修士先天根骨與靈性,正適合你使用。」

汪林眼睛一亮,接過盛裝丹藥的瓷瓶,他修道路途走的如此艱辛,全是因為自己先天根骨較低的緣故。

同樣的修練時間,他吸納煉化的靈氣,要遠低於正常人,更別說小不點、楊清那等根骨逆天之人了。

小不點一次呼吸吐納的靈氣,幾乎能頂他半天苦功,如此差距,實在已經不是光憑刻苦就能彌補的。

興奮之餘,汪林神色微微一動,抬眼看向林鋒,有些猶豫的說道:「師父,其他師兄弟們……」

林鋒微微一笑:「無妨,為師已經推導出這種靈丹的煉製丹方,並且收集到了所需藥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