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6 日

可惜刀疤男不知道山羊和順子棒槌的關係,三人是子啊孤兒院認識的,從小一起長大,雖然不是親兄弟,但是卻遠遠勝於親兄弟,三個人把彼此當成自己的家人,相互取暖,這種感情,怎麼可能是隨隨便便就被破壞的嗎?

順子笑道,“你不要跟我們說這些,我們大哥對我們夠好了,在我和棒槌的心裏面誰也比不上我們大哥,我和棒槌到死也不會背叛大哥。”順子說完這話,棒槌使勁的點了點頭。

三兄弟之中,棒槌是最不擅長言辭的了,所以平時話也特別的少。

這時候大門被“匡”的一下踹開了,小武帶着衆人終於找了過來,

這時候劉波一把把手裏面的刀疤男扔給小武,“你把這小子給我看好了,我回頭用他還有點事。”小武趕緊安排人把刀疤男處理好,然後好好的關起來,以後等着劉波吩咐。

山羊剛剛聽到小武等人叫劉波劉少,心裏面愣了幾秒,然後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這個所謂的劉少,難道就是劉家那神奇的三少爺?

當小武看清楚山羊的面容的時候,整個人愣住了,“山羊,山羊是你嗎?”

山羊也愣住了,“武哥?”

小武重重的點了點頭,“武哥,你讓兄弟找您找的好苦,我找了你好幾年,但都沒你的消息,圈子裏的人都說你被害了。”

這時候順子和棒槌,兩個大男人也開始眼神溼潤,幾人先前都認爲小武早就去世了,沒想到在這還能見到,上天真失敗跟他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原來山羊棒槌順子和小武都是在一個孤兒院長大的,四個人從小就是最好的兄弟,長大後四個人就一起混了這圈子,只是在一次任務內,大家那次失敗了,四個兄弟便走散了。

後來山羊找到了棒槌,和順子,但小武怎麼找都找不到了,後來傳言小武在那次任務中已經去世了。

山羊順子和棒槌傷心壞了,拼了命的給小武報了仇,小武當時是被一個保鏢頭子給救了,所以才加入了現在的保鏢公司,他也找了三兄弟很久,可惜就是沒找到。

而今天四兄弟竟然還能再次相遇,他們高興壞了,山羊哪裏還管什麼葉藝林,他直接跑了過去,四兄弟抱在了一起。

“山羊,這位是劉少,我現在是他的保鏢,不過你們這是?”小武不解的看着山羊,他萬萬沒想到山羊等人會和劉波發生那麼大的矛盾。

山羊揉了揉眼睛,“武哥,在我山羊眼裏,你一直都是我的大哥。”然後把山羊衝劉波鞠了一躬。

“劉少,剛剛是我山羊多油得罪,如果您不嫌棄的話,不知道我們三個能不能和武哥一起跟着您混。”

劉波笑着點了點頭,本身他就看山羊這人不錯,也算有底線,收在身邊那簡直不要太好了。

“我劉波願意交你這個朋友,以後你們就跟着小武吧,他是我的保鏢,你們和他待遇一樣,跟着我絕對不會虧錢大家的。”

山羊心裏面高興,他早就不想在這破圈子裏混了,更不願意和那劉生合作,此刻正好解決了他所有的問題,而且還和自己最好的兄弟團聚了,哪還顧得上跟劉生之間的合作。

眼看着葉藝林還坐在地上,山羊趕緊跑過去解開了葉藝林身上的繩索。 葉藝林已經重新獲得了自由,哭着跑到劉波懷裏,“劉波,我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呢,嚇死我了。”

劉波抱着她,輕輕拍了她的背,溫柔安慰道,“好了,好了,不怕了,有我呢,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不怕不生氣了。”

山羊等人走到葉藝林身邊,深深的鞠了一躬,“對不起,剛剛是我們不好,嚇着嫂子了。”

劉波笑笑,“你們也不是故意的,我猜都是那刀疤男的主意吧。”

“大哥,你最近和嫂子一定要萬分小心,這劉生給的條件實在是太優渥了,沒幾個人是不心動的。”

劉波一愣,“你這壞是什麼意思?怎麼?劉波難道還發什麼追殺令,什麼拿着人頭換錢的事情嗎?”劉波笑笑,他想着劉生精算在怎麼過分應該也不會幹出這種事情吧,以爲拍武俠片了啊。

誰知山羊竟然點了點頭,開口道,“老大就是老大,神了啊,你怎麼知道的,那劉生就是這麼說的,而且花了大價錢,你的價格是一個億,嫂子的價格是五千萬,只要誰殺了你們,並且留下殺了你們的證據,那就可以去找他拿錢。

劉波笑笑不解道,“你什麼意思?剛剛不是說你們不知道我的身份嗎?而且柳生比也只讓抓葉藝林?”劉波開始嘀咕,如果按照山羊這話來說的話,那就有點太自相矛盾了吧

山羊笑笑,“大哥,你也太小瞧我了吧,我和剛剛那廢物混的根本就不是一個圈子,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我可是個正經人,可不是那廢物那種貨色。”

劉波滿臉黑線,媽的,他是萬萬沒想到,這劉生竟然真的能幹出這種事情,更沒想到這山羊竟然還不是一般人,但更多的劉波也不沒有多問。


“那你知道圈子裏的都有誰嗎?”

山羊想了想說道,“京都的圈子人全都知道,禹城的也差不多了吧,這是我們這個圈子裏的,還有刀疤那個圈子裏,那催虎子就是其中一個,所以,老大你和嫂子一定要萬萬小心。”

劉波扶着葉藝林慢慢的下了樓,而被下了藥的周翰此刻已經到了醫院,黃龍娟正站在樓梯口等着劉波等人。

“小波,你們是去哪裏了啊,我等你們好半天了。”黃龍娟不敢自己一個人待着更不敢一個人回去,所以她只能等着劉波和葉藝林了。

她看着劉波溫柔的抱着葉藝林,心裏面更是不爽,但當她看清楚後面的山羊時,整個人都不好了,身體忍不住的亂顫,這人怎麼怎麼會和劉波在一起呢?

山羊也驚訝了一番,小聲問劉波,“大哥,你認識不那娘們?”

“是啊,怎麼了?”劉波不解。

“大哥,我勸你還是不要跟那小娘們有過多的接觸,那小娘們不是個什麼好東西,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是沒少幹,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年輕的女孩子,造孽深重。”

山羊一直都看不上黃龍娟這個女人,而既然跟了劉波,她還是得表一點忠心的,說不定手頭上那麻煩事也就解決了呢,他莫名的有點相信劉波。

其實劉波有機會除掉山羊的,但劉波沒這麼做,所以這也是給山羊增加好感的地方。

劉波聽得更迷糊了 “山羊,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不會是認錯人了吧,這,不會吧。”

山羊撇撇嘴,“這小娘們前兩天還來找我買藥呢,而且是出高價買,說什麼這次成功了,自己就要嫁入豪門了,我看她就是癡人說夢,你看看她那德行,哪個公子哥能看的上她,除非眼瞎了。”

此刻劉波的臉都黑了,想起周翰被下藥,難不成就是黃龍娟做的不成,要真是這個樣子,那這女人實在是太危險了.

山羊主動走到了前面,笑着跟黃龍娟打招呼,“黃小姐,好巧啊,沒想到能在這遇到你。”

黃龍娟面色尷尬,“啊,是啊,是挺巧的,你們你們你們怎麼會在一起呢?”黃龍娟還抱着一絲絲的幻想,希望着他們只是碰巧,關係並不好,或者並不認識最好。

可惜幻想就是幻想,只聽山羊緩緩道,“啊,你是說你劉少啊,劉少現在是我大哥,我不跟着我大哥難道跟着你黃小姐嗎?”

黃龍娟這次是徹底想哭了,“小波,我,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啊,我有點累了,我們回去吧。”

山羊上前一把抓住黃龍娟的手,“你他媽裝什麼裝,告訴我,剛剛跟那死刀疤在廁所幹什麼了?恩,你說,你是不是跟他說什麼了?要不然那死人爲什麼對我嫂子出手?”

劉波腦子嗡的一聲,他是萬萬沒想到這事情竟然跟黃龍娟有關係,如果藝林真的是因爲她才落得危險的,那麼他劉波一定饒不了她。

黃龍娟眼神閃爍,顧左右而言他,“你在說什麼?我我,我不認識吧你,你不要胡說八道好不好?”



山羊眼神凌冽,“我有沒有胡說八道,你自己心裏最清楚。”說着戳了戳她的胸口處。

這時候黃龍娟徹底慌了,她做的那些事情要是被劉波知道了,那她就玩完了啊,而且要是扯出更多的東西,那麼她這輩子就徹底毀了。

這次黃龍娟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了,想了半天,她決定只要死也不承認,劉波不能拿她怎麼樣的吧,而且她和劉波小時候就認識,劉波應該不會把事情做得太絕了吧。

這時候劉波也有一點着急了,“山羊,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能不能直接和我說清楚?”

山羊點了點頭,“大哥,這女人買藥,專門騙取一些高中生或者大學生來做那些事情。”

黃龍娟知道有山羊在自己那點事根本藏不住,於是趕緊說道,“小波,你相信我,都是酒吧老闆逼我做的,我也是被逼無奈啊!”

劉波冷笑,“我可以放過你最後一次,不過黃龍娟你最好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絕,否則誰也救不了你。”

這時候走過來一個穿着身黑衣服的男人,這男人便是這家酒吧的老闆,“各位怎麼了這是?有什麼話好好說嘛,別傷了大家的和氣嘛。”

山羊冷笑,“你是什麼東西,也敢跑出來當和事老?”

男人臉色不好看,“這位先生,我是這家酒吧的老闆,我叫王峯,這位小姐是我的好朋友。”王峯指了指身邊的黃龍娟說道。

“恩,你就是這家酒吧的老闆?”劉波眼睛一眯,腦子裏面有了主意。

王峯點頭笑道,“是是,我是這件酒吧的老闆,這位先生是有什麼事情嗎?”

劉波淡淡開口,“我想買下你這家酒吧。”這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先生,你在哪說什麼啊,我沒有打算賣啊,我這個酒吧剛開不是很久,投入了那麼多錢和心血,現在正是賺錢的時候了,我我,我怎麼可能賣啊?”

“不賣?那你試試你還能在這京都開下去嗎?”


王峯臉色立馬一變,“先生,你這是威脅我嗎?”

劉波笑着點了點頭,“算是吧,不過我可以給你兩個條件,一是繼續留着這個酒吧然後等着關門大吉,第二條級是把這個酒吧賣給我,你還能撈回一點本,不至於虧得太難受。”

王峯臉色更難看了,您這是買嗎?你這幾年明晃晃的搶,什麼叫我不會賠的太慘?媽的,要不是你跟着瞎摻和,勞資現在根本就不會賠錢,勞資賺錢賺得多着呢。

可惜這些話王峯不敢說出來,只能陪笑道,“先生你看我也沒哪裏得罪了你吧,你你,能不能看在咱們都是龍娟的朋友,那咱們肯定也算是朋友了,能不能別買走我的酒吧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就靠這個吃飯呢。”

黃龍娟也說道,“對啊,小波,大家都是朋友,何必做的這個絕呢?給我個面子,行不行?”

劉波差點被逗笑了,他看了看懷裏的葉藝林,自己的女人被這該死的黃龍娟害的這麼慘,如果自己還能給黃龍娟一個面子,那都不用葉藝林說,他自己就不答應。

“王老闆是吧,如果你剛剛不說你認識黃龍娟,那我們可能還有商量的餘地,但是,既然你你能和那種女人是朋友,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你現在就給我一句話,是賣還是賣還是賣?”

王峯直出汗,狠狠的瞪了眼黃龍娟,心想自己今天是倒了哪輩子血黴了啊,遇上這羣不好惹的爺,都怪黃龍娟這該死的臭娘們。

“王峯,你他媽要是不給我大哥的面子,你他媽看我怎麼抽你丫的。”山羊站出來說道王峯對劉波並不熟悉,反而山羊這樣的對王峯來說更加有威懾力。

劉波想要收購酒吧,一方面是想收拾黃龍娟口中的後臺老闆,另一方面他也想成立自己在京都的辦事處,這劉生能把手伸到他禹城來,那他怎麼就不能把手伸到這京都來?

“小波,你怎麼了?怎麼能這樣對我呢?我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啊,我對你一片真心,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黃龍娟聽到剛剛劉波的話,此刻心裏那叫一個難受。

這時候劉波突然問道,“黃龍娟,我問你,是不是你給周翰下的藥?”

黃龍娟這下次徹底慌了,她害怕劉波知道這事情,但看樣子,劉波還是知道了,這可怎麼辦呢? 現在的她只有劉波這唯一的希望了,要是在抓不到那自己就的完了,想着想着竟然哭了起來,眼淚刷刷的往下掉,這梨花帶雨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爲她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我我,小波你怎麼能這樣想我呢?你說周翰被下藥了?我看見葉藝林往他杯子裏面放了什麼東西了,絕對是她下的,而且你看先前在樓上,周翰和她的那個樣子,明顯就是葉藝林下的。”黃龍娟咬緊牙口說是葉藝林放的。

“龍娟姐,你爲什麼說我給周翰下藥了?我明明沒有,劉波,我真的沒幹那些事情,你知道我不是那種人的。”葉藝林這時候緩了過來。

她看見黃龍娟那梨花帶雨的樣子,害怕大家在信了她的鬼話,這才忍不住的提醒劉波,她不想劉波在誤會自己了。

劉波心疼的揉了揉葉藝林的頭,“傻瓜,我當然相信你了。”隨後冷冷的看了黃龍娟一眼,“現在你還想狡辯?你真以爲我不敢對你怎麼樣?”

山羊在一邊也聽出了個大概,上前一把揪住黃龍娟,“你他媽的竟然污衊我嫂子,我看你是活膩歪了是不?”

山羊本身機能長得兇,在加上脾氣暴躁,在圈子裏是出了名的不好惹,眼看着山羊要對自己動手,黃龍娟也開始害怕了。所謂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但是這做了虧心事自然是怕的了。

黃龍娟磕磕巴巴道,“小波你聽我說,我真的沒有想要破會你們之間感情,請你相信我,我們之間那麼多年的關係,難道我是什麼人你還不瞭解嗎?”黃龍娟一臉的真誠,但卻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劉波笑笑,“不好意思啊,我也就小時候和你熟罷了,人都是會變得,我真的很痛心,你既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山羊上來就給了黃龍娟一個大巴掌,“小婊砸,勞資看你不爽好久了,之前看你是個女的,就沒跟你動手,沒想到你竟然這麼不要臉,欺負到我嫂子的頭上來了,我告訴你,欺負我嫂子,別說我大哥了,就連我山羊都不樂意。”

黃龍娟被山羊一個巴掌打到在地,她知道自己這次是完了,徹底的完了,於是也就不起來了,趴在地上嗚嗚嗚的哭了起來。

劉波衝身後跟着的小武等人說道,“小武,找倆人好好看着她,千萬不要讓她跑了,也不要讓她見誰,你們知道的。”

這時候的黃龍娟徹底是灰了心,沒想到事情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劉波看着心煩,“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好好聊聊吧,你說呢王老闆?”


王峯一面擦着額頭上的汗水,一面回答道,“是是這裏確實是太吵了,走,我們去我辦公室聊聊吧。”其實王峯內心是拒絕和他們聊的,他不想賣,第一是這個酒吧真的賺錢,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可惜的是他的祕密,山羊全都知道,這也就是爲什麼王峯不是很怕劉波,但是卻非常怕山羊的原因了。

辦公室裏,劉波坐在沙發上,山羊等人站在他的身邊,而王峯坐在對面,“那個,劉總,您您,您能不能不要買我的酒吧啊,算我求您了行嗎?”

“我真的是上有好下有小啊,您說您把我門吃飯的傢伙都收走了讓我們怎麼辦啊?”

這時候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怯怯的站在門外,劉波指着小女孩問王峯,“這是你女兒?”

王峯點了點頭,“是,是我女兒,小孩子沒禮貌,怪我沒教好,劉總請見諒。”王峯一個眼神,小女孩嚇得趕緊跑走了。

劉波趕緊追了出去,“哎,小妹妹,你過來,跑什麼呀?找你爸爸是有什麼事情嗎?”

劉波倒是有自己的想法,他想了解一下王峯家的真實情況,如果黃龍娟說的根本不是真的,那劉波確實會重新考慮一下自己的打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