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可以說神話時代的每一個人都是天才,都擁有著傲視天北學院的資質。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登上荒榜,那是板上釘釘的事。

所以已經有人按耐不住,想要出手瓜分江絕四人。蘇媚的出現,一些強大戰隊的人已經猜出了出手的人,默默地搖了搖頭,發出一聲無奈地嘆息。「誰敢和他搶人啊。」

江絕心中暗嘆道:「想不到,荒榜第一的獸王也會看中我們。真叫人受寵若驚啊。」心中唏噓了一下。江絕的目光望向蘇媚,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道:「姐姐,我覺得這個建議非常好,非常贊同,只是有一個要求。」

蘇媚的臉上露出一絲喜意,嘴上立馬親切的說道:「弟弟別說是一個要求,就是十個要求姐姐也答應。」說著還故意挺了挺胸,展現她那傲人的尺寸。

嘴上噙著一絲笑容,江絕開口道:「姐姐,我覺得狂獅時代不太好聽,還是把它改成神話狂獅吧。」

聞言,原本滿臉親切的蘇媚頓時拉下了臉。各大戰隊的人原本已經放棄的心再次活絡起來。

乍一看狂獅時代和神話狂獅只有細微的區別,但是兩者名字順序的先後卻有著質的差別!

江絕雖然答應蘇媚合併戰隊,但是聰明的人都從話語中聽懂了他意思—合併戰隊可以,但是神話時代要做主導地位。

蘇媚頓時臉色一變,心中暗罵道:「這像是十四歲的孩子嗎,怎麼這麼老奸巨滑。」

如果將主導權交給神話時代的話,那還有必要合併戰隊么。直接就相當於狂獅戰隊加入了神話時代。

江絕雙手抱與胸前,玩味的看著蘇媚。靜等著她的回答。

蘇媚不出意料的搖了搖頭,手指撥了撥額頭的劉海,舌頭舔著嘴唇說道:「弟弟就沒有其他要求了么?除了改名字不行,其他的姐姐都可以答應哦。」

聲音嗲聲嗲氣,江絕覺得自己的骨頭都酥了。這就不是誘惑了,簡直就是**裸的勾引。

突然,江絕感覺背後有兩道殺氣湧現,猛然回頭髮現許妍正怒目圓睜的盯著蘇媚,要不是白烈在一旁拉著,估計現在已經衝過去了。

蘇媚玩味看著許妍,道:「呦~小妹妹生氣了。看來江絕弟弟很有本事啊,不知道可不可以征服姐姐呢。」

更加直白的勾引,讓原本就不淡定的許妍怒火衝天。掙脫來白烈,就要和蘇媚決一死戰,卻被江絕攔下來了。

江絕本來只是想玩一玩,但是蘇媚卻玩的有些過了。嘴角揚起一個刻薄的弧度,嘲諷著說道:「姐姐,不好意思,我這個人有潔癖!」

「嗯?」在場的人都一怔,不明所以。突然人群中的一個猥瑣大哥朝著江絕會心一笑,並朝他豎起了大拇指,贊道:「有勇氣。」

蘇媚是何人,在各色人物之中混的風生水起,當然不是白痴。在江絕說出他有潔癖的時候,蘇媚的臉就徹底拉下來了,有些陰冷地說道:「你會為此付出代價。」

「呵呵。」一聲冷笑,代表談判徹底破裂。突然,前一秒還是風**子的蘇媚周身爆發出一股兇悍的氣勢,朝著江絕飆射而來。

江絕瞬間變身成為血族,雙翅一振,向著襲來的蘇媚暴沖而去。手掌掌心紫光凝聚,沒有絲毫留手意思。

轉眼間,江絕和蘇媚相撞,掌與拳對轟,蘇媚的臉上頓時閃過一絲驚訝,「果然是上位血嬰,十四歲的上位血嬰,怪不得表哥如此重視。」

」砰」強大的能量如一道風浪擴散出去,揚起無數的塵土。

突然塵土中衝出一道身影,向著狂獅戰隊急掠而去。目標直指戰隊中剩下的兩名女生。

一眨眼的時間,身影襲至身旁,左腿帶著恐怖的勁風抽向兩位女生。那兩名女生出於本能反應,架起雙手抵擋。「蹬、蹬、蹬」兩人因為抵擋不住連退了三步。

狂獅戰隊的其他隊員想要救援,卻發現他們的身旁已經出現了兩道身影。一個背負雙翅,一個身披蛇鱗。五人瞬間戰成一團。

薛雨晨身體在空中一扭,貼身而上。兩隻鐵拳揮舞,直接攻破她們的防禦。拳變為掌,薛雨晨雙手直接就捏在了兩名女生的喉嚨之上。拇指、食指、中指捏於其喉結處,三指瞬間發力,「喀」地一聲輕響,狂獅戰隊的兩名女生喉結被捏碎,身體頓時癱軟了下來。宣告死亡,被送出了荒古戰場。

從開始攻擊到現在,不足一分鐘的時間,狂獅戰隊已損失了兩人。這樣的戰績不僅讓觀眾為之一震,就是狂獅戰隊的人臉上都浮現著震驚的表情。

要知道他們可是血嬰級排名第二的戰隊啊,就是面對天狼戰隊也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就在他們發愣之際,白烈潔白的翅膀陡然扇動,就像一支離弦的箭瞬間衝上雲霄。只不過並不是他一個人,在他的右手上還提著一個赤發紅眸的男子。

男子此時一臉驚恐,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飛上天空的。

離開地面數十米之後,白烈的翅膀突然停止了扇動,整個人頭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頭頂朝下向著地面俯衝而去,宛如一顆人形炮彈。當然他的右手上始終還拉著一個人。

那名赤發紅眸的男子在開始俯衝的那一刻,嘴中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

此刻的他,臉都變紫了,淚水終於忍不住向著天空倒流而去。不止是眼淚,他的褲襠也被浸濕了,一滴滴液體倒滲出去,灑向天空。能把一個男生嚇成這樣,那得有多麼害怕呀。

白烈以每秒100邁的速度沖向地面,數十米的距離轉瞬即到。在離地面還有十米左右的時候,白烈的右手陡然發力,將拖在身後那名狂獅戰隊隊員朝著地面狠狠砸去,而白烈則猛然張開翅膀,扇向地面。掀起無數塵土。

「砰」在漫天的塵土中,那名男子砸向地面。巨大的衝擊力讓地面都為之一顫。整個地面被砸出一個深坑,濺出數塊兒石頭,上面還粘著一些帶血的內臟。赤發紅眸男子,卒。退出荒古戰場。

帶血的石塊兒劃過狂獅戰隊其他隊員的眼前,血滴映出他們憤怒的臉龐。

這一次他們真的憤怒了!神話時代簡直是在踐踏他們的尊嚴!

眼中閃過一道凶光,狂獅戰隊僅剩的兩位男生帶著暴虐的氣勢沖向白烈等人。實力百分之一百二的發揮,白烈三人竟然有些招架不住了。

戰場的另一旁,江絕和蘇媚已經大戰上百回合了,雙方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現在兩隻戰隊已經陷入了相持階段,就看誰能耗得過誰。

不論是江絕和蘇媚的戰鬥,亦或是白烈三人和狂獅兩人的戰鬥。只要一方分出勝負,那麼戰鬥就隨之結束。

雙方相持了大約一刻鐘,突然戰鬥出現了轉機。狂獅戰隊的一名成員一拳砸在了許妍身上,許妍的嘴角出現一抹殷紅。

「沒事吧許妍。」白烈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焦急。趁著白烈分神,「砰」帶著強烈勁風的一腿直接踢在了白烈的胸口上,瞬間白烈被踢飛出了出去,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嘴中噴出一道血柱!

解決完許妍和白烈,兩名狂獅隊員沒有絲毫停留直接攻向薛雨晨。「砰」天空中再次劃過一道弧線。薛雨晨只抗住了兩下,在第三擊時被擊潰。

「嘿嘿……」兩名狂獅隊員發出一聲猙獰的笑聲走向江絕。目光中帶著絲絲的戲虐,如同看著一隻待宰的羔羊。

同時面對三名上位血嬰,此時的江絕陷入了危機之中! 荒古戰場,神話時代VS狂獅戰隊的戰鬥已經到了尾聲,所有人都認為勝利的天平已經倒向蘇媚一方。當然,蘇媚也這樣認為。

戰場中,白烈和薛雨晨已經倒在地上,喪失了戰鬥力。許妍掙扎著移動,但是戰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所以說,現在神話時代只剩下江絕一人。

一陣微風拂過,蘇媚撥了撥被吹散的頭髮,臉上泛著得意的笑容,道:「小弟弟,你的戰隊可不怎麼樣啊。還是加入我們狂獅吧。」

到了現在,蘇媚還不忘拉江絕入伙。畢竟神話時代的戰績擺在了那裡。四個十四歲左右的少年,戰力竟強大如廝。可以想象他們的未來會無比輝煌。

只要將他們拉入戰隊,蘇媚相信,不出五年,狂獅定會傲視天北學院。

江絕的嘴角噙上一抹冷笑,「拉我入隊?你們不配!」聲音帶著冰冷的寒意。望著失去戰鬥力許妍三人,他的眼眸中涌動著憤怒的火焰。

至此,蘇媚也徹底失去了耐性。既然無法和平收服,那麼只能打得他屈服!

虛偽的笑臉漸漸消散,蘇媚的眼中劃過一抹狠厲,「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既然這樣就別怪姐姐心狠了!」蘇媚寒聲道。

「哎」一聲輕嘆從江絕嘴中傳出,「本來還想隱藏實力的,但是現在只能爆發一下,解決掉你們了。」語氣頗為無奈。

「蹭」憤怒的火焰湧上心頭,蘇媚三人瞬間暴怒,狂獅戰隊的一名男生忍不住,攜著雷霆萬鈞之勢奔向江絕,欲要秒殺江絕。

江絕只是冷冷的看著他,沒有做出任何防禦。嘴角掛著輕蔑的笑容。好像在說,你說不到我。

「狂妄!」憤怒再次升級,襲來的那名男子氣勢達至巔峰,其掌心電光閃爍,傳出陣陣轟鳴聲揮向江絕,嘴中大喝道:「掌心雷!」

從氣勢上來看,這一擊掌心雷應該和王沖所施展的青火焰臂是一個等級的。都屬於人階頂級秘法,無線接近於地階秘法。

在眾人的注視下,狂獅戰隊那名男子的手掌穿過了江絕的胸膛。周圍觀眾的都露出惋惜之色,「看來戰鬥應該結束了。」

「不對!」狂獅戰隊的隊員突然發出一聲暴喝,臉上湧現出一抹驚駭。

周圍觀眾臉上的惋惜還沒有褪去,就換成了震驚之色。

那隻布滿雷電的手掌確實是穿過了江絕的胸膛,但是並沒有出現想象中肉體破碎的場景。

觀眾席上突然傳來了一聲驚呼,「殘影,那是一道殘影。」不用他提醒,眾人也已經看出來。江絕的身體開始變得虛幻起來。

陡然,背後殺氣浮現,狂獅戰隊的那名男子頭也不回,揮舞著手掌拍向身後,卻發現什麼也沒有擊中。

突然,他聽到了蘇媚的喊叫聲,還沒有來的急望向蘇媚,一隻冰冷的手掌已經扣在了他的喉結上。

「喀」的一聲輕響,那名男子便帶著滿臉的迷茫退出了荒古戰場。

扔下下被捏碎喉結的狂獅戰隊隊員,江絕挑釁的看著蘇媚,似乎再說,你們真的很弱。

甩去臉上的震驚,蘇媚惡狠狠的盯著江絕,心中怒罵到:「老娘還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你個小屁孩兒了。」朝著旁邊僅剩的隊友揚了揚下巴,示意一起上。

隊友會意的點了點頭,兩人同時抬腳奔向江絕,動作協調統一。一看就是配合過多次了。

兩人的右手皆閃爍著光芒,只不過顏色不同。蘇媚的右手流轉著赤紅色的光芒,給人一種危險的氣息。

而狂獅戰隊僅存的那名男子,整個右小臂則是泛著白光,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刃,散發著凌厲的氣勢。

不愧是***的成員,人階頂級的秘法在他們中間就像是地攤貨一樣,每個人都會。周圍的觀眾不由看的兩眼發直,竟是羨慕之色。

兩人奔至江絕五米左右的時候,突然轉換了隊形,以男子為首蘇媚在後並成一列襲向江絕。轉眼間就到達江絕的面前。

江絕淡淡的一笑,腳下銀光一閃,他的身形瞬間移動,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虛影。

狂獅戰隊的那名男隊員,看都沒看虛影。左腳猛然一蹬,騰龍而起。後方的蘇媚一把抓住他的腳踝,以腳跟微軸360度旋轉。

騰空的那名隊員,伸展手臂,任憑蘇媚旋轉,就像一件人形兵器一樣。鋒利的右小臂撕裂周圍的空氣,傳出嘶嘶的氣爆聲。

「叮」突然空氣中傳出一聲不一樣的聲響,好像砍中了什麼東西。兩人頓時眼睛一亮。蘇媚直接鬆開隊友的腳踝,讓他飛身出去。

江絕剛剛施展追風逐月,準備給狂獅戰隊的兩人致命一擊。卻沒想到還沒有襲至身旁突然一道鋒利的刀光砍來。被逼無奈只得出手防禦,這一停頓,導致身形暴露。

狂獅戰隊僅剩的那名男子,揮舞著凌厲的手刀向著江絕劈砍而來。一記力劈華山,劃破空氣,劈向江絕的頭顱。

江絕左手架於頭頂阻擋住了鋒銳的手刀,右手紫光流轉,掌變為爪,爪心勁風暗蘊,帶著恐怖的勁氣襲向敵人的胸膛,欲要直接將其撕裂!

狂獅戰隊的那名隊員心中暗道一聲糟糕。腳下猛的一蹬,向外倒飛出去。但還是遲了一步。江絕的手爪劃破他的衣服,在其身上留下了五道血痕。

「趁其病,要其命!」抓住敵人受傷,江絕不給他留下絲毫喘息的機會,發動了猛烈的攻勢。


一眨眼的時間,兩人已經交手數個回合,狂獅戰隊的那名隊員身上又增加了數道傷痕。就在江絕騰空而起,準備一擊解決掉他的時候,江絕心頭猛然一顫。連忙在空中扭動身體,「砰」江絕的肩膀上出現了一個一指寬的窟窿,還在「咕嘟咕嘟」不聽的往外冒血。

數米開外,蘇媚舉著右手向著江絕瞄準。其手指只留中指在外面,其餘都扣於掌心。原本手上流轉的紅光猛然向中指凝聚,蘇媚冷冷的盯著江絕,嘴中森然道:「血指殺!」

「咻」突然中指發射出一道血光,帶著兇悍的勁氣射向江絕。

周圍的觀眾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地階秘法!」畢竟地階秘法已經算是高級貨了,就算是天北學院,九成五的學生用的還是人階秘法。心中再次感慨道***真好。

目光轉到江絕,已經中了一擊的江絕豈會再翻跟頭。左腳微踏,腳底銀光閃爍。「唰」一道白光突然劈來,剛走沒兩步的江絕就被狂獅戰隊的那名男子阻擋了下來。兩人再次戰到了一起。

每當江絕暴露出身形的時候,蘇媚的攻擊總會如期而至。原本一直處於上風的他,在兩人默契的配合下逐漸被壓制了下來。

短短十分鐘的交戰,江絕身上已經有五處地方在流血了。相信再過不久,就算打不死江絕,流血也把他留死了。

察覺到自身的狀態,江絕的臉上閃過一抹急切,「再不找辦法,這場戰鬥就真的輸了。」

回頭望了望還倒在地上的白烈和薛雨晨,以及還在努力朝這兒爬來的許妍,江絕的眼眸中劃過一抹決然,「不就是傷上加強嘛,充其量在床上躺上一個多月而已。」

江絕雙腳踩著銀光,不停的躲避著狂獅戰隊那名男生的砍殺。雙手如同車輪一般瘋狂轉動,迅速結印。

狂獅戰隊的兩人心中都感到一絲悸動,突然,蘇媚大喊道:「不要讓他完成結印!」同時,蘇媚也加快了自己的攻擊頻率。

此時的江絕已經顧不得躲避了,只能以受傷換取時間。終於,在被蘇媚擊中兩次之後,江絕完成了結印。

氣勢不斷攀升,達至頂峰。江絕雙眼射出一道凶光,右爪在虛空中朝著蘇媚兩人揮舞,嘴中怒喊道:「九幽血風爪!」

「轟」隨著右爪的揮舞,虛空之中風屬性靈力頓時暴動起來,朝著江絕的右手臂不停的凝聚而來。瞬時間,一隻巨大的赤色手爪凝聚而成,散發著暴虐的氣息。

九幽血風爪的形成讓蘇媚和那名男生心臟猛的一縮。臉上閃過一絲駭然,兩人趁著手爪還沒有揮來,急速運轉靈力,準備硬拼。

在上百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巨大的赤色手爪攜著暴虐的氣勢拍到了蘇媚兩人的身上。

此時的蘇媚,右手中指整個手指散發著妖艷的紅光,與九幽血風爪的暴虐不同,而是帶著一抹陰冷的氣息。雙腳努力的穩定著晃動的身形,而雙手則用來固定中指,艱難的抵抗。但是,臉上的痛苦之色卻怎麼忍也忍不住。

狂獅戰隊的另一名隊員比蘇媚還要慘。整個人已經快要爬到地上了。依靠著左手撐著地面,右小臂閃爍著微弱的白光,艱難的停留在那個位置。

此時的蘇媚兩人,就像是大海中的兩葉孤舟,伴隨著洶湧的浪潮,隨時有可能被淹沒在大海中。

兩方相持在了那裡,形成了一個平衡。但是江絕對於這個結果並不滿足。他的心一橫,空閑的左手在空中一旋,帶著勁氣直接拍向他的胸膛。「噗」一口精血從口中噴出,灑向那隻巨大的手掌。

「噌」就像是火焰遇上了汽油,那隻手掌頓時發生了反應。原本赤紅色的光芒竟然轉變為了血紅色,手爪之上還能感覺到絲絲的威壓。

看到九幽血風爪的變化,蘇媚二人心中頓時一驚,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血紅的手爪就衝破了他們防線,拍在了他們的身上。

巨大的威力拍在身體上,蘇媚兩人頓時在天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砸向遠方。

狂獅戰隊的那名男生,內臟全部被震碎,在半空中的時候,就已經確認死亡,退出了荒古戰場。

而蘇媚則是因為隊友在前方替她抵擋了六成以上的傷害,所以艱難的活了下來。但是卻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江絕剛剛施展完大招,身體無比虛弱,強行提著一口氣,江絕雙腿打著顫緩慢地走向癱在地上的蘇媚。

艱難地走到蘇媚面前,江絕用盡全部的力氣揮舞拳頭砸向蘇媚的太陽穴,「砰」蘇媚,狂獅戰隊的隊長也被送出了荒古戰場。

看著蘇媚的死亡,江絕蹣跚著腳步,肩上的擔子終於可以放下了,「終於是贏了。」話還沒說完,江絕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從他的嘴裡噴射了出去,雙腿一跪,江絕也離開了荒古戰場。

不過,神話時代還有三人留在荒古戰場。所以這場比賽,神話時代獲勝。從今天開始,血嬰級戰隊排行榜第二的位置,由神話時代取代!

(ps:如果喜歡本書,就多多向身邊的人推薦吧,驚蟄拜謝。) 明媚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了房間,溫暖著這裡。江絕眼睫毛微微顫了顫,緩緩地睜開眼睛。

「啊~」嘴中發出一聲嚶嚀,江絕伸手揉了揉略有些疼痛的腦袋。

「嘎吱」房門被輕輕地推開了,許妍端著一碗參湯踮著腳尖,輕手輕腳的走了進來。生怕打擾到江絕。


「啊」看到江絕坐在床上揉著腦袋,許妍傳出一聲驚呼,旋即臉上帶著一絲興奮,許妍快步走向江絕。「你終於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昏迷五天了,讓大家擔心死了。」


此時,和狂獅戰隊的比賽已經過去五天了。因為在戰鬥時強行施展秘法,導致原本就沒有好利索的病情,再次加重。尤其是最後噴出的那口精血,耗損了體內的一部分元氣。使江絕直接跪在了荒古戰場。

精神退出荒古戰場后,江絕就陷入了昏迷當中。直至剛才醒來。

在他昏迷的五天中,許妍對他的照顧無微不至。每日三餐都按時送到,為了給他補元氣,許妍早晚都會給他熬一碗參湯。每次進去房門都會輕手輕腳,避免吵到江絕。看到江絕醒來,許妍的臉上儘是欣喜之色。

「已經第二天了么?太陽都出來了,看來昨天我傷的不輕啊。」江絕揉著腦袋說道。

將手中的參湯放在桌子上,許妍一臉嗔怪道:「哪是第二天,你都昏迷五天了。你不知道當時從荒古戰場退出來的時候,你的臉色煞白,氣息都有些不穩。最後,要不是桂爺爺出來,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