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只見小寶飛速的掠過牆壁,它所到之處,牆壁上那閃閃發亮的寶石便消失不見了。

很顯然,是被這個見寶眼開的財迷小龍盡收囊中了。

沈泠鳳:「……。」她現在說她不認識這貨還來得及嗎???

其餘人:「……。」這是真的是高大上的黃金五行聖龍嘛???

沒兩分鐘,小寶就回來了,它用一塊大大的布包裹住寶石,然後小小的身子扛著大布包飛快的跑回來。

那樣子看起來可愛又滑稽。

沈泠鳳定睛一看,發現小寶用來包裹寶石的布竟然是她的衣服……

她的衣服!

想一想就有種掐死這個丟臉的傢伙的衝動啊有木有!

PS:謝謝〆納痛,依然猶存。的打賞,么么噠! 沈泠鳳無奈又無語的直接將小寶帶那一大包的寶石都收進了空間之中。

然後一行人踏出了光速通道。

忽然,四周一陣地動山搖。

沈泠鳳眼眸一凝,心中頓時覺得不好。

「快跑!」沈泠鳳朝大家爆吼。

下一瞬,她自己已經被君凌天帶著飛出去好遠,最後停下。

沈泠鳳回頭一看,剛才的通道出口已經沒了,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後面跑來的柳夢雪幾個人,膽戰心驚的看著這突如其來的變故。

好險,如果再遲一點,等待她們的肯定是掉下這個深不見底的深淵了。

柳夢雪一陣后怕的拍拍胸脯:「嚇死我了,怎麼突然會這樣?」

沈泠鳳面色冷凝的說:「秘境在變動,這就是小銀說的活動秘境了。」

聞言,大家震驚。

變得如此快么?那如果他們還沒有出來,不是直接被活埋到這個深淵裡了?

這一刻,所有人的心裡無比震撼。

忽然……

「啊——」

「啊——」

在她們面前幾百米外,幾聲驚恐的慘叫聲傳來。

「那是什麼?」靜兒連忙抬頭,眼尖到看到了遠處的一幕。

「剛才的叫聲是怎麼回事?」柳夢雪緊張兮兮的說。

蘇靖軒搖搖頭,他根本什麼也沒有看到。

「我們過去。」沈泠鳳丟下話,然後跟君凌天攜手往前飛奔而去。

大家緊隨其後。

等她們來到剛才發出聲音的地方,頓時心裡是有疑惑又駭然。

因為在這裡,有一條如剛才一般的深淵,非常的深,根本看不到底下,深淵裡白氣濃郁的如仙境一般,可惜這卻不是仙境。

而剛才那幾聲驚恐的喊聲,應該就是不小心掉下去的人發出來的吧!

沈泠鳳想,如果從這裡掉下去,只怕會直接被摔成一團肉糜吧?


突然,前面又開始變動起來。

又是一陣地動山搖,接著,深淵的另一頭,漸漸的冒出一顆又大又圓的夜明珠。

要形容的話,沈泠鳳會把它比喻做籃球那麼大。

而倖存下來的那些人已經沸騰了。

「天啊!那是什麼?」

「好像是夜明珠。」

「不可能吧!哪有那麼大的夜明珠?」

有人一說是夜明珠,這個人立馬就反駁掉。

於是,就有人懷疑了:「真的不是嗎?」

「好像就是夜明珠啊!」有人弱弱的說著。

「……」

所有人各種爭辯。

然而,那夜明珠漸漸升起之後,還沒完。

只見夜明珠底下有一支金色的棍子支撐著它,然後慢慢浮起。

接著,棍子越來越長,然後一道強烈的金色光芒驟亮。

所有人下意識的別過頭,躲開那刺目的光芒。

而沈泠鳳等人卻死死的盯著,沒有移開眼睛,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因為就在剛才夜明珠出現的那一刻,小銀說話了。

它說:「迷蹤神殿要出現了。」

許久后,等金色光芒落下,一座華麗的金殿巍峨的聳立在深淵的另一頭。


看起來神聖而莊嚴。

然而,隔著金殿的深淵並不寬,只有十米的距離,看起來確實很容易就可以飛躍過去。 可是,沈泠鳳看著空中突然出現的一根橫杠和幾條繩子,總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可是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忽略了那根橫杠和繩子。

他們都狂喜的看著那座金殿。

「天、天、天啊!那是什麼??」

「那、那、那不會就是、就是迷蹤神殿吧!」

「哇擦,應該就是迷蹤神殿了!」

「快走啊!晚了什麼好東西都沒了。」

這些人,顯然只聽過流傳,只知道傳言中的迷蹤神殿珍寶無數,卻不知福禍相依這話。

在他們激動的要飛躍過去的時候,君凌天卻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周圍環境,忽然,他劍眉緊緊的擰起,深邃的眼眸中醞釀著濃烈的寒意,因為他突然發現一件事。

那就是,他居然感覺不到自己身上的靈力了。

「怎麼回事?」沈泠鳳也突然感覺到不對,體內的靈力如沉睡了一般的死寂。

君凌天回眸,深深地凝視著沈泠鳳:「鳳兒也感覺到了?」

沈泠鳳凝重的點點頭。

柳夢雪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們打啞謎,不禁疑惑的問:「你們在說什麼啊?感覺到什麼了?」

「夢姐姐有沒有覺得,身上的靈力好像用不了了?」不等沈泠鳳說話,靜兒就突然回過頭,大大的眼睛死死盯著她。

很顯然,靜兒也感覺到了。

柳夢雪聞言,先是一愣,然後很快的檢查了一下,結果把她嚇得不輕。

柳夢雪顫抖著聲音:「怎麼會這樣啊?」

其餘人也是嚇了一跳。

大家的靈力一片死寂,彷彿被桎梏住了一樣。

而這個時候,前面那些激動不已的人完全沒有察覺,也沒有考慮到這些,他們紛紛往前跑去,然後一躍而起,想要躍過深淵到達迷蹤神殿。

就連一直跟在葉風隊伍里的那幾個人也狂奔上去。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一躍,就是在為他們的生命畫上了終結的句號。

在他們躍起之後,意圖運起靈力飛過去的時候,他們才猛然發現。

他們體內的靈力居然不能用???

就好像被鎖住了一樣,完全沒有用。

然而,沒有靈力輔助,他們能輕易的躍過10米的距離嗎?

答案當然是不能的,如果有助跑,也許他們還有一線生機,可是他們卻是完全沒有助跑,直接躍起,又沒有靈力輔助。

所以,他們根本就不可能躍過深淵。

結果就是,在驚恐的同時,所有人無一例外的紛紛往下掉。

「啊——」

「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官健運氣太好,他居然早一步察覺到這個問題,然後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而北辰驍那四個人卻是驚險了一把,在北辰驍眼尖的看到第一個人掉下去的時候,他立刻剎住了飛奔的腳步,然後大力的將旁邊同樣奮力飛奔而上的北辰蓉給拉了回來。

旁邊,羅明遠和羅馨悅也在同一時間停下。

此刻的他們,距離深淵只有一步之遙。

這一瞬,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太太太驚險刺激了!!!

」他、他們都掉下去了?」葉風艱難的咽咽口水。 柳夢雪機械的點點頭,陳述著他的話:「他們都掉下去了。」

葉風苦著臉說:「那我們怎麼辦?」怎麼過去啊?

柳夢雪茫然的搖搖頭,然後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沈泠鳳。


沈泠鳳氣定神閑的笑了笑,然後看向君凌天:「你有什麼辦法可以過去?」

君凌天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辦法當然是有的……」

他剛說一句,大家就亮著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

君凌天傲嬌的仰起他高貴的頭顱:「看到那繩子沒有?要過去就得靠它了。」

什麼?

大家不可置信的看著在風中搖曳的繩子。

一根長度大約12米的繩子繞在橫杠上,對摺成兩條繩子,長度剛好讓人伸手能勉強夠到。

難道是讓人一隻手就這樣盪過去?

可是繩子在這一頭,而且對摺后,長度只有6米左右,要盪過去也還會差一段距離呢!

真的能成功的盪過去?

不僅大家懷疑,連沈泠鳳也是抱懷疑態度,她覺得事情遠遠不是那麼簡單。


如果真的可以盪過去,那麼這個深淵和繩子根本就是多此一舉。

但是,沈泠鳳卻在這時候細心的發現深淵對岸有一根同樣的橫杠,只是放置比較低,伸手便可以碰到。


所以,沈泠鳳略有深意的搖搖頭,她真的不相信就這麼簡單。

所以,她又抬頭繼續看著君凌天。

只一個眼神,君凌天就知道她想問什麼。

君凌天寵溺的笑了笑,然後說道:「這繩子肯定是過這個深淵的關鍵,不會錯的。」

的確要靠它才能安全的到達對面,可是君凌天現在卻只猜了個大概,因為剛才那麼多人的犧牲,所以君凌天怎麼可能讓他最寶貝的鳳兒以身試險呢?

當然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在場還有可以做實驗的小白鼠啊!

為了讓小白鼠主動去做這個實驗,君凌天剛才的話說得可是恰到好處呢!

果然,上官健他們都聽到了君凌天的話,然後就蠢蠢欲動。

上官瑩瑩第一個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她一把拽住繩子,然後把兩條繩子打上一個套結,最後把繩子的一端往下拉,這樣,繩子的長度就變長了。

這樣看起來,好像繩子的長度確實可以夠到對岸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