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只見一個年輕英俊瀟洒的男人站在門口。

那個男人眯著眼笑道:「您好,請問您就是萬詩閣的老闆,白扶蘇嗎?」

白扶蘇一愣,他看著門口的男人疑惑道:「天還沒亮,你來此恐怕不是要尋求幫助的吧?」

「不不不。」那個男人連忙擺手笑道:「白公子想錯了,我來此地確實是想找公子幫忙的。」

「你不覺得現在太早了嗎?」白扶蘇盯著面前的人,不知道為何,總感覺這個人不太友好的樣子。

「不早不早,對於白公子來說,一切都剛剛好。」那個男人手放在門上,冷笑道:「還是讓我進去再慢慢聊吧。」

白扶蘇隨後讓開身位,讓那個男人走了進來。

「請吧,稍等片刻,小生去去就回。」白扶蘇隨後轉過身朝著後院走去。

那個男人隨後自己坐在石桌旁等待著白扶蘇。

「唉呀,真是個好地方啊。」那個男人轉頭看了看周圍,眯著眼微笑道:「這棵古樹也有著年份了,哎呀呀,旁邊房間里也有幾位漂亮的小姐姐啊……有個人的感覺,很熟悉嘛……」

這時,白扶蘇手機端著酒盤走了出來。

「嗯?」白扶蘇一眼就看中了那個男人的眼神。走到跟前,一臉嚴肅的說道:「你在用妖氣看什麼?」

那個男人立馬轉過頭,眯著眼一臉微笑的說道:「哎呀呀,白公子就好像是自己的玩具被別人搶走了一樣,生氣啦?」



酒盤一放,白扶蘇雙瞳瞬間變成金色,他怒視了一眼那個男人。

超品透視 「有種再說一個試試……嗯?」

瞬間整個萬詩閣狂風大作,樹葉嘩嘩作響……

「別激動別激動!!!」那個男人連忙擺手,一臉尷尬的說道:「是我說錯話了,不知道那幾個女人是白公子很重要的人。」

「呼……」白扶蘇雙眼微眯,冷視一眼,「希望你不要再亂用你的妖術了……我不希望,自己身邊的人被打擾。」

「抱歉啊,主要是因為有人的氣息很熟悉,所以忍不住的窺探了一番。」

「很熟悉?」白扶蘇一挑眉,疑惑道:「你是說青蓮?」

「不,是另一個人。」那個男人眯眼笑道:「哎呀呀,號稱料事如神的白公子,似乎並不知道,本人是誰啊?」

「你的意思是說你熟悉趙子龍咯。」白扶蘇站直身體,「你不是星會的人,也不是古族的人。而且我……並不認識你。」

萬詩錄也在白扶蘇心中說道:「確實,眼前的這個男人,我並沒有任何記錄。」

那個男人此時居然自己拿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在手中晃了晃,眯眼笑道:「哎呀呀,真不愧是傳說中的老仙所釀出來的酒,光是聞著,就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啊。」

然後那個男人直接喝了一口,白扶蘇一愣。

「怎麼回事? 修仙之女配悠然 老仙的酒,普通人會釋放壓力,能讓詩妖更好的釋放出來。妖怪喝了老仙的酒,會顯露原型,可是,眼前的這個男人……」

什麼都沒反應!!!!

「你是人是妖?」

「哎呀呀,白公子這問的什麼話嘛。」那個男人放下酒杯,邪笑道:「我當然是人咯。」

白扶蘇雙眼瞪大,眼珠瞬間化為金色,一拳轟出!

那個男人也突然睜開雙眼,嘴角上咧,一拳對出。

兩拳相對,但是並沒有發生什麼。

就好像兩個普通人對拳一樣,只是兩拳相對,輕輕的一聲相碰。

「怎麼可能!」白扶蘇一愣,他隨後頭髮也變成了金色,轉身又是一拳轟出,只不過這次他的拳上附帶上了凰火!

「哎呀呀,不至於這麼認真吧?」那個男人依舊在石凳上坐著,同樣一拳對出。

兩拳相碰!

就算是和青蓮那樣等級的大妖,在碰到白扶蘇的凰火時,都有可能瞬間被焚燒成灰燼的。

「就讓我看看,你的能力到底是什麼東西吧!」白扶蘇直衝一拳,與那個男人兩拳相撞。

叭~

「什麼!!!」白扶蘇一愣,自己的狀態居然被解除了!!!

唰!

白扶蘇立馬後退,他一臉嚴肅的看著那個男人,問道:「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能如此了解萬詩閣的人,而且認識趙子龍,並且不受老仙的酒影響……最可怕的,他居然能秒解白扶蘇的任何狀態。

那個男人拿起石桌上的酒壺,眯眼笑道:「白公子不要著急,一會您就知道了。」

嘩嘩嘩。

倒滿酒,他拿起酒杯稍微抿了一口,「不過白公子居然不知道我,我真是很傷心啊。」

「可惡……」白扶蘇緊握雙拳,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難纏的敵人。

「如果白公子猜到了我是誰,那我身上的這兩隻詩妖,就都是白公子的了。」那個男人搖搖頭說道:「即使再強,也會被這隨著感情而生的詩妖所糾纏,這世上,也就白公子能解決的了這詩妖了。」

「兩隻……詩妖?」白扶蘇一愣,他隨後走到太師椅旁,坐了下來。

萬詩錄也突然出現,漂浮在一旁。

那個男人微微笑道:「給你個提示,我可是趙子龍的老大哦!」

「難不成,是那個男人???」白扶蘇一愣。

星會的管理層是九佬董事會,但是九佬董事會上,還有一位傳說中的人……

是他創造了星會。

可是……

白扶蘇百分百確認,眼前這個男人絕對不是星會創始人。

那位大人,是以絕對的實力,在黑暗時代打出了一番天地,絕不是這麼簡單的消除能力。

白扶蘇立馬說道:「我已經否認了一個人,所以從已知信息來講,你只可能跟上幾世的趙子龍有關係。」

「甚至……」白扶蘇雙眼一眯,「甚至是最開始的趙子龍。」

三國時期的趙子龍。

白扶蘇腦中立馬浮現出關於三國時趙子龍的信息。

趙雲,三國時期蜀漢儒將。

趙雲,字子龍,常山真定人。身長八尺,姿顏雄偉,三國時期蜀漢名將。

漢末軍閥混戰,趙雲受本郡推舉,率領義從加入白馬將軍公孫瓚。期間結識了漢室皇親劉備,但不久之後,趙雲因為兄長去世而離開。趙雲離開公孫瓚大約七年後,在鄴城與劉備相見,從此追隨劉備。

趙雲跟隨劉備將近三十年,先後參加過博望坡之戰、長坂坡之戰、江南平定戰,獨自指揮過入川之戰、漢水之戰、箕谷之戰,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戰果。除了四處征戰,趙雲還先後以偏將軍任桂陽太守,以留營司馬留守公安,以翊軍將軍督江州。除此之外,趙雲於平定益州時引霍去病故事勸諫劉備將田宅歸還百姓,又於關羽張飛被害之後勸諫劉備不要伐吳,被後世贊為有大臣局量的儒將,甚至被認為是三國時期的完美人物……

如果說,眼前這個男人和真正的趙子龍有關係,而且是他的上司,那麼具體有那些人就能固定下來了。

白扶蘇閉著雙眼思考了一會。

公孫瓚?不可能……

劉備?有可能,只不過劉備的武力沒有這麼強,而且……

劉備不可能活到現在,因為當時,我接觸過劉備!

白扶蘇盯著那個男人,嘴角微微上揚,他說道:「那個時期,蜀勢力中,我只有一人沒有見過,那就是你!」

「哎呀呀,猜到了嗎?」那個男人咧嘴一笑。

白扶蘇冷聲說道:「劉備在夷陵之戰失敗以後,劉備向你託孤,還說了如果劉禪不行,你可以取而代之,但是沒有那麼做,一心一意的輔助劉禪,不管是朝廷的小事,還是大事,你都要親自過問,長此以往,你也是人,終於病倒了在第一線。你最後一次北伐,率領士兵和司馬懿對峙在五丈原,司馬懿知道自己打不過你,只守不攻,這讓當時的你十分著急,眼看著糧食一天天減少,還加上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時間一長,終於你在體力透支的情況下病倒了。這時候你知道自己的大限以到,但是自己不服輸,想到了用七星燈來幫自己續命。」

那個男人低著頭沒有說話。

白扶蘇繼續說道:「當初你擺下七星燈,向上天祈禱,如果七星燈在七天里不滅掉,自己就可以增加壽命,但是魏延的突然闖入,踩滅了主命燈,讓你功虧一簣,最終活了53歲,在你死前,史書上還記載發生了一件怪異的事情。」

「有史料記載:「在你死前,有一顆極為耀眼的星星從東南方向直奔你的營帳而來,這顆星星三次來到你的營帳,一會大,一會小,不久以後,你就死了」。用現在來說,一顆星星不可能來回的飛來飛去,古人可能不了解,也有可能是什麼巧合的事情,所以記錄了下來。」白扶蘇雙眼微眯,繼續說道:「其實,當時你已經利用七星燈續命成功了對吧?」

「哎呀呀……」那個男人搖搖頭苦笑道:「本來還想逗逗你呢,結果這麼容易就被才出來了,真是沒意思啊。」

白扶蘇鬆了口氣。

「你來此,是為了解除詩妖對吧?」

「對哦!」那個男人微笑道:「受到詩妖影響,身體最近很是不適,所以才來找到了白公子。」

「哦?那還請先生說一說,你的煩惱。」白扶蘇無奈道。

「哎呀呀,自從這個詩妖附著到我身上后,我的能力就失控了。」那個男人搖搖頭說道:「透視,瞬移,騰空飛翔,隱身,妖力抵抗等等,這些能力全部都不受我自己的控制,有時候還是很煩躁的啊。」

「哦?」白扶蘇壞笑道:「最近突然出現的女澡堂怪人,原來就是你啊。」

「哎呀呀,你可不能這麼詆毀我。」那個男人撓撓頭尷尬的笑道。

「屁話,明明就是你好嗎?」白扶蘇無奈道:「恐怕你就是因為偷看女澡堂的時候,隱身能力突然失效了吧?」

「額……」那個男人撓撓頭,尷尬地說道:「咱們還是先聊聊如何幫助我解除這詩妖吧……」

「好的。」白扶蘇壞笑道:「只不過現在太早,小生還需要多休息一會才好。」

說罷,白扶蘇起身伸了個懶腰便朝著房間走去。

現在是清晨六點。

白扶蘇已經回去睡覺了。

整個院子里,就剩那個男人一個人坐在院子中央喝酒。

「哎呀呀,老仙的酒,果真是人間仙釀啊!」

說著,不自覺得就回憶起以前呢事情。

「丞相!丞相!丞相!」

一個將軍闖進了軍帳中。

嫡女醫妃:邪魅王爺霸道寵 只見一個老人坐在蒲團上,手裡拿著一本陳舊的書籍正在看。身旁站著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年輕人。

那個將軍愣了一下,疑惑道:「丞相,這個人……」

丞相輕咳一聲,他瞪了那個將軍一眼,說道:「多餘的事情你別管,只需要過來完成我的任務就好。」

「是!丞相!」那個將軍直接半跪抱拳恭敬道:「丞相請講!吾一定不負使命!定將完成任務!」

丞相放下手中的書,嘆息道:「我本是一介草民,雖精通奇門遁甲之術,奈何人各有命,生死無常皆為天命。」

「丞相……」那個將軍抬起頭紅著眼說道:「丞相勞馬一生!如今重病在身,還心繫蜀漢!文長就算是死,也要完成丞相的心愿!」

「文長啊……」丞相點點頭說道:「老身接下來的任務,就全靠你了啊!」

「丞相請講!」

「明日,我將用七星燈來續命,這是奇門遁甲的終極之法,弱成,那我蜀漢定將一統天下!但是天命已定,我需要你……」

「什麼!丞相!這萬萬不可!」文長將軍連忙上前,他激動道:「丞相能續命那是天大的好事,可是丞相這個要求,文長不能……」

丞相突然嚴肅道:「我說話不好使了嗎!」

文長一愣,他低下頭說道:「丞相請講。」

「我……諸葛孔明,現在要求你!按命令行事!」

「是!!!諸葛丞相!」 七日後。

「丞相!丞相!」

文長強行突破帳營,他嘶吼道:「前方戰事報急,我必須要見到丞相!」

「魏將軍!萬萬不可!諸葛丞相說了,這七天不能有任何人打擾到他的!」一個士兵手持長矛對準了文長。

「可惡!老子讓你讓開!」

魏延何等人也,力氣之大,乃是將相之材!

魏文長直接奪過長矛,一腳踢開那個士兵,他轉過身雙眼一瞪,後面幾十個士兵便不敢前往。

魏文長把手中長矛一丟,便衝進了最中間的那個主帳之中。

「丞相!文長求見!」魏文長直接推開帳門,沖了進去。

只見諸葛孔明坐在中央,不遠處近門的地方有一盞奇怪的燈。

共七個燈燭,結果魏文長一進來,碰倒了燈台,一腳把正中央的主燈給踏滅。

「你……你……噗……」諸葛孔明伸手指了一下魏文長,然後突然一口心血噴了出來。

「丞相?你怎麼……」魏文長一愣,他和丞相之前商量的可不是這樣的啊?

諸葛亮立馬大喊一聲,「抓叛徒!」

外面立馬衝進來一大群士兵,一個士兵那鎚子一錘打在魏文長的後腦勺。

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