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只要他們對方各自給一個眼神,便能夠心領神會,是攻擊還是換位,或是合擊,都會配合著去完成!

如今的品形攻擊陣法,已經不僅僅是相互攻擊那麼簡單,還可以相互防守,相互圍攻等,多了各種不同的應變手段,使其威力不知道比原來漲了多少倍了。

他們不知不覺間,便將品形陣法磨合得接近了完美的程度!

以他們三人的攻擊實力,只怕遇上上品元將都可以直接合殺掉了!

當然,這半個月當中,他們除了磨合陣形之外,各自也都有修鍊自己的元武技,而且不時地切磋一下,使得他們對於應戰方面也各有進步。

姚躍身為老大,實力最強大,往往一以挑二,還能夠應付得過來。

張猛飛原來與姚躍實力相差不遠,現在被拉開了,也不得不在心中寫了一個「服」字!

就在準備集合出發前兩天,關長雲和張猛飛先回去向他們師傅報道,而姚躍則是決定在今晚突破至大妖境界,為他前往斬殺王朝叛軍或流寇增添依仗!

在絕妖嶺歷練的時候,姚躍已經收集了不少大妖的精血和相應妖材,足以支撐他再修鍊一些時日用了。

姚躍內視了一下空間戒,在猶豫選擇哪一種大妖精血提升等級呢。

這個第一選擇很關鍵,因為這會影響到他提升妖力的天賦和力量問題。

畢竟跨入大等級,第一要素很重要,比如說選擇一種攻擊類型和非攻擊類型的妖獸進行突破,所提升的妖力都有不同的變化。

姚躍猶豫再三之後,決定選擇了下品大妖黑風豹的精血,以及它關鍵部位豹膽吞噬!

姚躍之所以選擇黑風豹原因有三,一是黑風豹屬於攻擊型妖獸,符合他心中所想;二是黑風豹有一種天賦是他現在渴望得到的,那就是它的奔跑速度,這對於他目前來說是極為需要的輔助妖能;其三便是豹膽,它相對來說比其它妖獸關鍵部位好吞噬一些!

打定主意之後,姚躍便讓小六子替他護法,他準備沖關了。

他提來了一壺酒,先是將黑風豹的精血喝下之後,再用烈酒將豹膽給送入腹中,如此可以減少豹膽帶來的腥苦之味。

緊接著,他立即將萬妖噬血訣運轉了起來,分別將精血和豹膽一起修鍊。

這一刻,他也終於修鍊至萬妖噬血訣的第二層了!

換做以往,想要將妖血修鍊並不需要多少時間,但是這一次是大妖精血和它的重要部位一起煉化,所蘊含著的能量不低,需要的時間要長一些!

姚躍體內,血脈在衝擊不休,很快便將黑風豹的妖血給同化掉了。

隨後,又分為一條血脈注入了其中一條血管當中,而這條血管原本就已經有了一種妖血,也是黑風豹妖血!

這是原來姚躍所吸收的中品中妖黑風豹的妖血。

如今他吸收的是下品大妖級別的血液,自然要將原來等級低的取而代之!

要不然體內哪有這麼多不同的血管匯聚不同的妖血呢。

當妖血完全被修鍊之後,又有光芒朝著天靈光芒匯聚而去。

大妖所帶去的力量極為強大,居然使得天靈光芒發出熠熠精光,足足爆漲了一倍,而且力量似在進行著每一種脫變。

這時候,那豹膽被妖力徹底攆碎,化為縷縷不一樣的妖力開始滲入姚躍的五臟六腑、皮肉毛孔,給姚躍身體素質進行了一輪洗滌強化。

這一輪強化,讓姚躍覺得臟腑、皮肉都有一種漲裂的感覺,讓他痛苦難當。


他臉龐扭曲了起來,一條條青筋如蛇一般在他的皮膚之上浮現了開來,顯得相當地詭意,妖力在其內仍然不停地沖刷著。

啊啊!

姚躍身體被漲得難受無比,讓他忍不住痛叫了起來。

他不明白是不是出差錯了,首次出現突破當中讓他如此難過痛苦的!

「難道這是人與妖之間的區別,我,我無法跨過大妖級別嗎?」姚躍在心中暗忖道,緊接著他咬著牙想「我一定要頂住,我還沒有毀掉姚家,還沒有讓三叔重新站起來,更要救回月兒,我絕對要挺住!啊!」。

姚躍展現出了超強一般人的意志,忍住這痛苦的感覺,嘴角都咬出血來了。

他體內的元力也在這時候一起運轉了起來,妖血也是徹底地沸騰了起來。

驀然間,他頭頂的天靈光點與他下腹的元海發生了聯繫,異變在這一刻終於開始了! 萬妖噬血訣本來就是某妖皇族的一種修鍊妖訣!

姚躍在機緣之下被迫修鍊它,而他能夠修鍊成第一層,主要是因為他體內吸收有了那妖族的精血,使得他體內血脈異變了,才能夠修鍊成功!

要不然,不是哪一個人類可以像他這樣修鍊妖訣的,哪怕是其它妖獸也不行!

妖體與人體的身體結構本來就不一樣,姚躍在跨越大妖境界之時,終於是出現了問題!

一般的妖獸晉級,妖體都會進行脫變,那樣可以使得它們的妖體變得更加強大,體質更加地完美。

就拿蛇妖來說,它每晉一級,都會換一層蛇皮,而其它種類妖獸也各有不同的特點。

姚躍是人體,他進行妖種的脫變,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就在姚躍承受不住的時候,他體內的神秘妖血開始涌動了起來,它化為了一縷精氣朝著天靈光點而去。

天靈光點本來就是光芒大盛著,突然間又增加了力量,使得它的力量變得更加強悍了。

與此同時,姚躍的元海也開始急旋了起來,一道道元力流動著,想將那種痛苦的感覺安撫下去。

只是在這時候,天靈光芒與元海齊鳴,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似在遙遙相對,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居然開始滲透了過來,形成了一條能量橋樑一般,使得妖力和元力交融在了一起。

這兩種屬於不同種族的力量,都有著相通之處,赫然能夠結合在一起。

當這兩種力量交融之後,姚躍身上的痛楚感覺減輕了許多,讓他身心總算是鬆了下來。

然而,這時候那天靈光點越來越盛,諸多妖獸的習性不停地在姚躍腦海浮現,而那些原來一起結合著的光點才開始徹底地融合,諸多妖力不停地糾纏在一起綻放出九種淡淡的顏色。

這九種顏色分別為金、綠、藍、紅、黃、灰、紫、白、黑,每一種顏色都不太明顯,其中又以紅色為主,使得那天靈光芒泛著紅潤之色最濃烈!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這九彩顏色光點居然結合成了實質,化為了如同拇指大小的九彩丹丸一般的東西,看起來與妖獸妖核差不多,但是要顯得小一些。

這九彩丹丸剛剛形成,姚躍體內的血液也沸騰到了極點,而曾經已經在絕妖淵之下被姚躍吸收的那一滴神秘精血化為一頭妖影直衝那九彩丹丸而去。

隨著這一滴精血落入九彩丹丸當中,諸多妖影全部收攏了起來,隨後化為了一道道九彩光芒朝著姚躍體內反饋而去,使得姚躍體內諸多液血徹底地被洗滌了一遍,使得吸收的多種妖獸血液都徹底地融合在一起,成為一種全新血脈之力,使得姚躍血氣旺盛了許多,而這些血液滲透到皮肉、臟臟之上,使得它們生機更加地勃然!

姚躍身上的疼痛感徹底地消失掉了,而他頭頂之上的九彩丹丸居然從他天靈蓋之上溢了出來!

姚躍完全處在一種懵懂的狀態,跟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轟隆!

驀然間,平地起驚雷,一道紫色閃電破雲而出,直劈姚躍的別院而來,目標直取那九彩丹丸!

姚躍也是被這驚雷給驚醒了!

但是這已經遲了,那雷電已經在瞬息之間落到了他頭頂上的九彩丹丸之處。


啊!

雷電轟襲在九彩丹丸之上,那強大的電力,幾乎要將這九彩丹丸給轟碎掉,而這九彩丹丸似乎已經與姚躍連成了一體,似是他身體的一部份,一股錐心之痛立即傳遍了他周身,讓他身體都抽蓄扭曲了起來。

然而,那痛楚的感覺還沒有消失之時,高空之上又有一道雷電劈落了下來。

他所在的別院再次被轟開一隻大洞,雷電之力再次落到了九彩丹丸之上。

九彩丹丸幾乎要爆裂掉了,那精熠的光芒都黯然了許多。

姚躍幾乎都要痛暈過去了,那電力傳遍了他周身,他的皮肉、臟腑、骨骼……幾乎都要爆裂開來了。

要是現在能暈過去,他絕對想暈過去,而不想忍受著這種非人一般的折磨!

這每一道力量都已經超出了人力的範疇,堪比先天元王一擊的能量了!

就在第三道雷電破空而下之時,小六子的聲音在姚躍的耳釁響了起來道「老大,快反坑這雷罰,要不然你的妖核一碎,你就死定了!」。

「我,我不能死!」姚躍腦子幾乎是一片空白,但是卻激爆出了一股倔強的求生意志,他手中空間戒閃爍,手中多了一把斷戟,所有力量匯聚在了戟斷之上,朝著那轟擊下來的雷電迎擊了上去。

斷戟發出精熠火光如有火妖之影衝擊而出,生生地將這雷電之力削弱了大半,斷戟被擊飛了開來,而餘下來的雷電之力繼續轟擊在九彩丹丸之上。

啊!

姚躍再一次慘叫了一聲,狂吐出了幾口鮮血,周身衣服、皮肉都焦黑,顯得狼狽無比!

姚躍在地面之上抽蓄著,而那九彩丹丸則是直接沒入了他的頭皮之上,四周諸多界元氣瞬間朝著他包裹而去。

他天靈之上的九彩丹丸產生莫大的吸力,吸收了大部份界元力,有小部份則是滋潤著他的身體。

姚躍的力量截然間爆漲了許多,而他身上的傷勢也在傾刻間恢復著,那種舒快的感覺,讓他忍不住呻吟了起來。

他沉醉在提升恢復的快感當中,完全忘記了剛才三道雷電轟落他院子已經引起了不小的動靜!

學院的長老快速地朝著這裡方向沖了過來。

只是這時候天空已經平靜了下來,彷彿沒有出現過任何異狀一般!

盧有為是坐鎮院中實力最強大的先天元王之一,他第一個趕到了這裡來。

另外,又有兩個長老相續地趕到了。

「副院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間有天雷降世呢?」一名背著古劍的威武中年長老朝著盧有為問道。

另一名高壯的赤發老者也問道「這裡的主人有古怪,要不然不會引來天雷的,這與四個月前那一次六道驚雷有些相似,莫非有什麼古怪不成?」。

這兩名長老分別是裂天劍裂天長老和火拳王吳高,前者在前十長老之列,實力不比盧有修為低多少,而後者雖只是普通長老,但是也達到了先天元王境界,而且他還是吳劍的爺爺!

他們兩人與盧有為居高臨下地朝著姚躍的院子看去。

這時,盧有為應道「這是小青那弟子姚躍的院子,上一次也是莫名降下雷電,還把一名要刺殺姚躍的弟子給劈死了,只是不知道這次又是怎麼一回事了,我們下去看看吧!」。

說罷,他們三人朝著姚躍的院子落了下去。

那些從四方趕來的執事,則是看到這三位先天元王在這裡,便只呆在外面,沒有跑去邀功了!

他們相信,眼前三位大人物已經是足以弄清楚一切事情了。

就在他們要踏入姚躍的院子之時,小猴子尖叫了一聲,從院內跳了出來。

此時的它已經是變大了身體,周身泛著濃烈的火焰,將三大先天元王攔截在前!

「這,這是火猴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吳高有些緊張地驚呼道。

三人當中,以他實力最低,要是他單獨遇上一頭火猴王,他不見得打得過!

盧有為和裂天皆是露出了詫異之色。

裂天緊盯著眼前這頭火猴露出了興奮之色道「它不是火猴王,只是一頭大妖火猴而已,不過它可能是王級血脈的火猴啊,才大妖境界便可以溢出先天之火了,要是能夠擒下它培養,未來定然可以讓它成為一頭火猴王啊!」。

突然,盧有為輕笑了起來道「呵呵,這頭火猴已經有主了,我想我知道為何有雷電降落了!應該是這頭火猴突破等級造成的」。

裂天和吳高都了解,高等級的妖猴,在大妖境界突破,也會引來雷罰的,所以他們倒是相信了盧有為的判斷!

要不是眼前這頭大妖火猴突破引來雷電,那該怎麼解釋呢。

「它的主人是誰?為什麼不出現?難道不在這裡嗎?」吳劍連續地發問道。

「我想他就出來了!」盧有為淡笑道。

當他聲音落下之時,兩道影子從院內走了出來。

這兩道影子,赫然正是以最快速度換好衣物的姚躍和一直呆在院中的小黑了。

「見過副院長和兩位長老!」姚躍快步地走到三人面前,立即施禮問候道。

盧有為是多次見過姚躍了,而且他的弟子關長雲更與姚躍是結拜兄弟,對姚躍早已經算是熟悉了。

他淡笑道「姚躍,你在搞什麼啊,這已經是兩次落天雷了,這次有沒有人死啊?」。

姚躍露出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子的,這一切都是小六子的錯,以後它晉級,我讓它離遠點!」。

姚躍剛才讓小六子出來,目的就是轉移這三大先天元王的注意,要不然被別人知道這天雷是他引來的更麻煩。

所以讓他們知道小六子是高級妖猴也沒辦法了,難道他們還敢厚著臉皮搶他的小六子不成?


「你就是姚躍?」這時,裂天和吳高皆是皆口同聲朝著姚躍。

【作者題外話】:感謝「何必是蔚藍」「精神幻影」「huangyeng160」「少婦的最愛」這幾位道友打賞!繼續三更獻上,多謝大家昨天勇躍留評!需要更多的人氣支持,請大家賜點萬能的力量吧! 林浩完全沒有注意到笛亞的驚慌失措,只是處於那種將要突破的奇妙狀態中無法自拔,直到感到抱着自己的迪洛呻-吟了一聲,隨後有些不安分的動了動,他才察覺到有些異常。

冷,小傢伙的身體太寒冷了,冷得林浩感覺雙手都有些刺骨了!


連忙低頭一看,林浩頓時嚇了一跳,迪洛的臉上身上,竟然籠罩了一層雪白的寒霜,而他的臉蛋更是被寒霜凍住了,睫毛上掛着一長串晶瑩的冰晶,嘴脣更是被凍成了紫色,只有鼻翼還在微微顫抖,雖然身上的氣勢十分磅礴,當時他的氣息卻微弱不已!

看到這一幕,林浩也顧不得自己正在突破的邊緣了,他連忙緊緊的將迪洛抱住,試圖將那些寒霜弄掉,一邊心急如焚的打開收藏頁面,飛快的查詢着資料:“快給我查查,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有沒有危險?呃……好漲的感覺,該死,怎麼這個時候要突破了?”

一邊查着資料,林浩此時的狀態也很不好,他體內的怒氣不斷衝撞,正在旋轉的丹田也幾乎成型,怒氣也幾乎飽和了,如果再不衝擊白銀二,可能就會錯過最佳時機,甚至於連丹田也會出現什麼狀況。


但是如果他現在衝擊白銀二的話,顯然是管不了迪洛了,這肯定不是他的性格,可是現在他卻沒有絲毫辦法,不過很快,他眼前忽的出現一塊晶瑩的屏幕,上面滿是文字,資料終於查到了!

急急的將所有資料看完之後,林浩臉色頓時一變,他看着寒霜越來越厚的迪洛,咬着牙,心中起伏不定:"該死的,居然是僞光明體質,怎麼會出現這種奇怪的體質?現在麻煩了……"

從資料上看,這種情況和資料中所描述的,一模一樣。

僞屬性,是基於普通屬性而出現的十分罕見稀少的特殊屬性,僞屬性十分相近於普通屬性,但是僞屬性的人根本無法修煉,原因無他,僞屬性根本不能算是真正的屬性,天地間的靈氣不認可它,僞屬性擁有者根本無法留存任何一點怒氣在體內,或許作爲魔法師還能夠修行到白銀級別,但絕不可能超越白銀二。

僞屬性是極其罕見的,說百年出一個或許有些誇大其詞,但是十年難尋,卻絕不誇張,這種體質的形成,沒人說得清楚,但是所有人卻都知道,僞屬性體質不但不能修行,還萬不可讓僞屬性與其相同的普通屬性一起,因爲二者一旦碰在一起,那麼普通屬性的修行者便會與僞屬性者發生類似於雙休修的反應。

根本不用普通屬性的修行者特意做什麼,二者只需互相接觸,那麼,普通屬性便會吸噬僞屬性,並且在短時間內,普通屬性的修煉者實力會暴漲一大截,而僞屬性者則會迅速流失生命力從而死亡,無一例外!

這一點迪亞應該也是知道的,不過她可能沒想到林浩的體質居然也是罕見無比的光明屬性,恰恰好和迪洛稀有到簡直不可能碰上的僞光明體質所對應,這一碰到,立刻就發生類似於某種邪惡修煉法的反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