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只聽另一個聲音也說道:老大說得有理,我也覺得這小子根本就是沒有發現我們!他這麼說無非是想試探一下!但是以我們三個人的力量,根本不用怕他們!爲何老大還…………

呵呵,你是想說爲什麼還要堵在這裏?哈哈哈,這叫出其不備!躲在這裏剛好能夠增加我們殺了他的機會,大大的減少我們的浪費!不過這小子居然說發現了我們,我們也應該給他點面子是吧?這小子雖然是沒有完全發現我們,但他多多少少應該是發現了一點蛛絲馬跡,或者是說風吹草動!如果我再不出去,豈不是辜負了他們了?


老大不可!我們就這樣出去和他們正面決戰,那無疑會是大大的增加殺他們的難度!對方現在有兩個天王境界的,雖然我們三個都是。如果那消息是真的,那小子也有天王境界的戰力,那到時候我們可能就是想要活捉他們都不可能了。還有就是,相信現在的人肯定不止我們的這一啵!如果時間拖得久了,相信後面的人很快就會趕來了!那我們忙活到現在,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完全爲他人做嫁衣?

我意以絕!你無需多言!我這樣做,自有打算!這個人還想要說什麼,可是發現“老大”居然已經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無奈的苦笑一聲,唉,這下問題可有點難辦了啊!

啪啪啪…………

小子不錯啊!居然能夠發現我們,這倒是很令我意外!

不錯,實在是很不錯啊!後面的那兩個人也迅速跟着出來,站到了他們老大的身後!

凌霄三人以爲只是幻覺,並沒有什麼人!正放鬆警惕的時候,一陣啪啪之聲讓三人心裏嚇了一跳,瞬間警覺了起來!凌霄定眼一看, 陰陽願魂師 !說是奇怪,簡直是奇葩到了極點!只是看了一眼,這個組合凌霄就把他記在了心裏!不是說這個組合有什麼奇特之處,可是他卻能讓人一眼就記住!只見一個三人組合從旁邊不遠處的樹林裏面走了出來,一個扛着大刀的憨厚大漢!一個一身青衣,顯得有些文弱的書生!另一個走在中間的人,卻是一身大紅衣服!如果只是單人看起來倒是不覺得有什麼,但是三個人一起出現確實讓人啼笑皆非,不倫不類!更關鍵的是,居然還蒙着面!就是這個組合無論是走到哪裏,都會被人一眼認出來,那蒙着面還有什麼用?這樣做不是多此一舉嗎?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自從穿越開始,凌霄發現自己遇到的事越來越有趣了!

這三個人的打扮雖然是不怎麼樣,還會爲別人徒添笑料!但是他們的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強,只是掃了一眼,凌霄心中就已經有了一個大概!憑着和馮道德與夢傾城相處的經驗,更何況還有凌霄自己已經是天王境界的經驗,凌霄一眼就判斷出來了,這三個人是天王境界的人!而且是天王境界裏的頂峯存在,比馮道德和夢傾城還要強一點!依然不知道這三人的目的何在,但是凌霄知道來者絕非善類!就憑自己先前感覺到的一縷殺氣,這些人絕對不是來找自己三人談天喝茶的。那麼他們倆目的證實就一目瞭然了,既然有殺心,那絕對是衝着自己三人來的!可是自己纔剛到這個世界不久,而且也沒有得罪什麼人!就算是自己先前得罪過的人,現在都已經死了不能再死了!那麼結果就出來了,這些人是與馮道德和夢傾城有仇?

你們是什麼人?

呵呵,我們是什麼人不要緊,你只要知道我們是來取你性命的就行了!至於其他的,你到了閻王殿閻王會告訴你的!

再說這句話之後,氣氛一時之間變得緊張了起來!雙方都是劍拔弩張,馬上就要開戰!馮道德越看這三人越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可是一時之間竟然想不出來!最後看到他們的裝扮,才恍然大悟!

呵呵,別緊張,大家都是老熟人!把兵器放下吧,剛纔只是誤會而已!最後看着凌霄和夢傾城,你們兩個也把兵器放下吧!他們都是我的老朋友,大家都是熟人!凌霄和夢傾城半信半疑,老熟人?夢傾城心裏更是不信,老熟人還會帶着殺氣,那這見面禮也太重了吧?兩人雖然是疑惑,但還是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兵器!


“老大”聽到面前這個人自稱是自己的老熟人,不由得仔細的看了看。臥槽,馮不舉,居然是你這個老傢伙!還以爲你死了,沒想到你卻是在這裏逍遙快活啊!你這老傢伙終於是突破了天王境界,嘖嘖,意外,實在是太意外了!

聽到這句話,馮道德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瞬間暴跳如雷!烏陽痿,老夫說過多少次了!老夫不叫馮不舉,老夫叫馮道德!馮道德!你丫的是不是耳朵聾了?

我陽你老母,老子也不叫烏陽痿!老子叫烏揚威!你丫的是不是討打!別以爲你老了皮糙肉厚,老子照樣能打的你三天下不了牀!你信不信?

聽到這兩人頗皮無賴一般的對話,凌霄和夢傾城終於放下了心!能說出這樣的話,證明兩人的關係還是很不錯的!不過兩人的這外號,…………凌霄和夢傾城實在是不敢恭維,不舉?陽痿?不但是裝扮奇葩,就連名字也是如此的奇葩!

馮道德和烏揚威兩人來了一個大大的熊抱,帶着烏揚威來到凌霄和夢傾城兩人的面前!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好兄弟。後面那兩位是他的兄弟,也就是馮道德我的兄弟。

紅衣修羅烏揚威,刀劍齊使無人敵!

相信你們也聽過這個名號吧,說的就是這個傢伙!烏揚威扯下臉上的面罩,露出一張中年人的臉,而且是一張鬍子拉碴的國字臉!甩了甩自己額前的劉海,露出一個人蓄無害的笑容!美女好啊!帥哥也好啊!

前輩好!

烏揚威擺了擺手,叫什麼前輩啊!那樣不是把我叫老了嗎?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就叫我烏大哥吧!

別理這個老傢伙,這個老傢伙只不過是保養得好! 纏愛一生 ,你們想怎麼叫就怎麼叫!來,我繼續給你們介紹剩下的兩位兄弟!

這位扛着大刀的兄弟就是江湖人稱――

一身神力四方懼,狂刀一出無人敵!的劉狂刀,劉兄弟!劉狂刀憨厚的撓了撓頭,你們好!由於老大都拿下了面罩,做小弟的難道還能戴着面罩嗎?這樣做那就太不尊敬老大了,所以在老大拿下之後,兩人也拿下了自己的面罩!

前輩好!

俺跟老大一樣,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也叫俺二哥吧!凌霄和夢傾城兩人極度無語,真是有什麼樣的大哥,就有什麼樣的小弟!劉狂刀的模樣雖然憨態可鞠,但是這性格也跟烏揚威差不多!剩下的這一位就是:

一紙一筆可殺人,點勾豎撇無人敵!的鐘修文兄弟!別看他只是一介書生,但他曾經可是神天帝國的狀元!除此之外,他還是百萬人之中難得出一個的“儒修”!“儒修”相信你們都知道吧,那可是跟舞師一樣的存在!他們的就跟國寶一樣稀少,曾經還拒絕過好幾個勢力的邀請!

鍾修文緬甸一笑,馮大哥實在是太擡舉我了!在下只不過是一介書生,跟平常人並沒有什麼差別!至於拒絕的那些人,不過是他們不合我的胃口罷了! 不得不說這個理由實在是強悍,只不過因爲是不合胃口就要拒絕。但是人生何嘗不是這樣呢?很多人都是在過着將就的生活,而鍾修文只不過是其中的例外,但並不是唯一!“不將就”,很多人都想這樣!但是將就將就着,也就變得不再將就了!凌霄突然發現,這個鍾修文很適合自己的胃口!不過可不要誤會,凌霄只是欣賞他的這個脾氣而已,並沒有什麼其他意思!

鍾修文的這話並不是故意擡高自己的身價,只不過是脾氣如此!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哪有那麼多爲什麼!曾經自己只不過是覺得那些勢力太虛僞,所謂道不同不相爲謀,自己跟他們不是一路人!至於有沒有後悔過?鍾修文內心之中多多少少會有一點吧!想到這裏,鍾修文有些自嘲的一笑,如果當初加入了他們,自己現在應該不是這個境界了吧?不過既然是決定了的事,鍾修文從來不會爲自己的決定而後悔!自己現在雖然境界低了一點,但還不是照樣逍遙快活?如果說沒有一點悔意那是假的,但那是自己選擇的路,就算跪着走也要走完!看着凌霄和夢傾城,鍾修文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老了!年紀輕輕修爲就已經跟自己持平了,而且現在還這麼年輕!如果等他們到了自己這個年齡,那自己這一輩的不是要被他們遠遠地拋在後面?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自己當年也被誇着是天才,可是鍾修文發現你現在的這些年輕人比起來,簡直是沒法比!

夢姑娘,凌公子!在下這廂有禮了!如果二位不介意,也可以叫我鍾三哥!

前輩好!

夢傾城和凌霄依舊是對鍾修文行了一禮,就算是修爲跟人家一樣,但是人家的輩分畢竟擺在那裏,兩人可不敢造次!鍾修文雖然是看起來文質彬彬,一副人畜無害的儒生樣子!但是凌霄從他身上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這種感覺就算在烏揚威和劉狂刀身上都沒有感覺到!凌霄心裏不由得提高了警惕,這種看起來表面人蓄無害的人,但是背地裏最要防備的就是這種人。凌霄不由得想到了華山劍派的嶽不羣,雖然現在不知道他的爲人如何,但是凌霄已經把他放在了危險人物之列!當然,這一切都只是凌霄自己的猜測,他可不會傻不拉嘰的把它說出來!這就是所謂的看破不說破吧?自己心裏明白就好!

這些人雖然說是馮道德的朋友,但畢竟不是自己的朋友!知人知面不知心,畫虎畫皮難畫骨!凌霄心中可不相信這些人也會把自己當做朋友,先前的那一絲殺氣,凌霄現在可不認爲還是自己的幻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但朋友的朋友未必就不是敵人!行走江湖不留個心眼,怎麼能夠行走江湖呢?這三人看起來都不超過四十歲,但是這也不排除是修煉功法的緣故!畢竟只要修煉到了一定的境界,養顏美容就只是小事而已!

夢傾城聽到這三人的名字,不由得沉思了起來!這名字是不是在哪裏聽到過?突然夢傾城驚呼一聲,烏揚威,劉狂刀,鍾修文,難道你們就是…………

沒錯!就是我們!我們就是江湖人稱無敵三俠的烏,劉,鍾!

烏揚威非常騷包的甩了甩自己額前的劉海,用一種極度裝逼的語氣說道!那樣子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就是無敵三俠一般!劉狂刀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憨厚的一笑!而鍾修文則把頭撇到一邊去,丟人啊!有這樣的老大,實在是太丟人了!鍾修文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他們之中的一員了,這實在是太掉價了!剛開始的時候,凌霄還沒有發現這烏揚威還有如此騷包的一面!什麼“無敵三俠”這個名字雖然說騷包了一點,但是很遺憾,凌霄沒有聽說過,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覺!包括慕容雲天的記憶裏面凌霄就已經翻了個底朝天,可是愣是沒有找到“無敵三俠”的這個組合!心裏面倒是大大的鄙視了一翻,切!還以爲是什麼了不起的,原來都是不起眼的那種!

但是夢傾城心中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剛開始看到他們着裝的時候,夢傾城除了覺得好笑之外就再也沒有發現什麼!可是在聽到馮道德介紹之後,夢傾城仔細地回憶了一下才想到是他們!這三人可都是王境之中的佼佼者,每一個都號稱同境界無敵!他們之中,老大使兩把兵器!一刀一劍,同境無敵!刀劍齊出,誰與爭鋒?老二天生神力,再加上他那一把重達千斤的大刀!只要不是體修,在他面前都只有吃虧的份!就算是體修在他面前,也討不到什麼好處!老三不喜歡動手,善於智謀!但是不喜歡動手並不代表不會動手,就像先前馮道德所說的一紙一筆可殺人,橫勾豎撇無人敵!文房四寶,在多數人看來那就是用來讀書的!但是到了他的面前不只可以用來讀書,這些東西只要到了他手裏都會變成殺人利器!“儒修”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多少,所以也沒有多少人瞭解!敵人在明,他在暗!跟他對峙的對手,無一例外的都是死的莫名其妙。注意,是無一例外!只要對上他的人,全部都是死的稀裏糊塗的!就連他們也是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局外人更是無法揣摩了!單打獨鬥同境界無敵,他們還曾經有一個更爲彪悍的戰績!三人聯手之下竟然掠殺了一個聖王境界的人,可見其彪悍之處!夢傾城想來,就算是自己三人就不可能做到這份田地!就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神王,就弄得自己三人焦頭爛額的!更別說是聖王了!在經歷過這件事之後,所有王境之內的修煉者,都把他們列爲是最危險的敵人!最不可招惹的存在,就算是君境強者都沒有這麼大的魅力!就算是一些老牌勢力,都警告門下子弟也不要招惹他們!對於他們來說,王境雖然不足道哉,但他們畢竟是散修!三天兩頭來搞一次,這樣誰受得了?君境之下無敵手,這便是他們的榮譽!

夢傾城記得自己出來的時候,師傅還再三叮囑過自己!如果遇到這些人,就算不能做朋友也不要做敵人!如果不幸成爲了自己的敵人,那麼無論如何都要想方設法的毀滅他們!就連師傅都這麼說,給予這麼高的評價,可見他們並不是浪得虛名!夢傾城沒有想到師傅叮囑過的人,居然會在這裏遇見!這還真是應了那一句話,怕什麼來什麼!

其實這會兒烏揚威心裏非常鬱悶,臥槽,小子,你那是什麼表情?難道瞧不起我們兄弟嗎?難道自己兄弟三人這幾年威名下降了?不外乎烏揚威這麼想,凌霄的表情要麼就是狂傲自大,要麼就是真不知道!凌霄現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人實在很懷疑他是不是九州大陸的人!這小子死到臨頭了,居然都不知道我們!難怪了, 天降萌妃,皇叔太腹黑! ?怪不得人家要置他於死地,卻又不親自出手!拋開這個問題不談,烏揚威心中還是很鬱悶的!自己兄弟三人就這樣白跑了一趟,而目標人物居然不知道自己兄弟三人!不知道是應該感嘆凌霄的無知,還是感嘆自己兄弟三人運氣太差!唉,看來又特麼的白跑了一趟!

夢傾城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你們真的就是“無敵三俠”?他們這個形象,夢傾城實在是很難把他們和“無敵三俠”相互聯繫起來!這形象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這可跟夢傾城想象中的不一樣!

鍾修文微微一笑,搖了搖頭道:夢姑娘實在是太擡舉我們了!什麼無敵三俠不三俠的,我們都跟大家一樣,一個腦袋,兩條腿兩條胳膊!這個稱號不過是江湖中人戲弄我們兄弟,和我們開個玩笑!天下何其之大,我等只能算作是螻蟻!就憑我們兄弟三人的這點微末修爲,怎麼可能說是叫做無敵呢?這世上沒有誰敢說自己是無敵,所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像面前的這座山一樣,你以爲它是最高的,其實翻過這座山之後,你還會發現還有比這座山更高的!無敵只不過是侷限了人們的眼光,站在不同的層次就有不同的看法!

就比如你們來說吧,你們現在也是“無敵的”!先別急着反駁,聽我說完再反駁也不遲!對於普通人來說,修煉者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修煉者是神,是魔!是他們一生不可仰望,頂禮膜拜的存在!修煉者可以燒殺搶掠,濫殺無辜,等等!對於修煉者來說,普通人只不過是螻蟻!隨手可以捏死的存在,用不着在乎他們的感受!這就像人跟牲畜一樣,當你要屠宰它們的時候,難道你還會跟他們說嗎?

所以會有多少人會在乎普通人的感受?他們生活在最底層,幹着天下最苦最累的活,卻是拿着天底下最微薄的薪資!所有一切的苦力活他們的承包了,但是他們卻沒有得到他們該有的回報!當這些高高在上的修煉者需要用到他們的時候,隨便給他們許諾一些空頭支票。等到用不到的時候,就隨便一腳踢開!所以普通人的生殺大權都是掌握在修煉者的手裏,這些修煉者高興了,隨便賞他們點什麼!如果不高興了,那這些人就變成他們的出氣筒!在修煉者的眼中,這些普通人就像是傻子一樣。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可是這些普通人到底做錯了什麼?

是神!難道就可以爲所欲爲,不顧普通人的死活?所以我說你們也是神,也是無敵的存在!在普通人眼中,你們就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存在。對於普通人來說,你們在他們眼裏只有仰望!所以你站在了什麼層次就決定你能看到什麼,不會人云亦云,相信那些所謂的謠言!古語有云,謠言止於智者!普通人的生活簡單而單純,他們相信那些所謂的“神”能夠給他們想要的!用不同的眼光來看待,每個人都是無敵的存在!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鍾修文也是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但是說了這麼多,鍾修文這才注意到自己跑題了!靦腆一笑,不好意思,我跑偏了!唉,自己怎麼老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內心?

沒關係!…………沒關係!


這是個有故事的人!凌霄一眼就給出了自己的判斷,沒有經歷過就沒有發言權!凌霄是一步一步的從生活的底層爬過來的,這些他相當的清楚!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略帶點清秀的鐘修文也有如此經歷!但是凌霄相信這只是冰山一角,他內心還沒有說出來的有很多!難怪他的話看起來不多,原來是他的內心壓力太大,身上竟然有這麼多的包袱!

不但是凌霄看出來了,就連其他在場的人也看出來了!鍾修文剛纔只不過是一時激動,說着說着就把自己的內心的話也給說出來了!烏揚威表情有些沉重,拍了拍鍾修文的肩膀,對不起老三!是大哥沒用,要不是大哥你也不會如此!

剛纔只不過是情緒一時失控,鍾修文已經恢復到了那風度翩翩,斯斯文文的文弱書生的樣子!他的樣子泰然自若,彷彿剛纔的事就跟沒發生的一樣!搖了搖頭,微微一笑道:大哥言重了,這只是小弟的選擇,與大哥並無關係!

唉!是大哥沒用!

雖然看不出來他們在說些什麼,打什麼啞謎!但是明顯可以看出來的是,鍾修文的故事,烏揚威知道!人都有好奇心,凌霄不是神,也不能例外!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烏揚威和鍾修文如此?不過這畢竟是人家的私事,凌霄也不好意思去問!

對了,你們怎麼會在這裏?馮道德終於回到了正題,問起了一個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出現在這裏並不奇怪,關鍵的是還帶着殺氣,這就是令人奇怪的地方了!按理來說,自己與他們遠日無仇,近日無冤,爲什麼偏偏他們會帶着殺氣呢?凌霄百思不得其解!至於先前說是馮道德和夢傾城的敵人,這個理論現在已經推翻了!馮道德和他們並不是敵人,而且看他們樣子肯定是關係匪淺!而夢傾城顯然也不認識他們,聽到了他們的名號之後才聯想到的!那麼這就說來奇怪了,既然自己和夢傾城都不認識他們,而馮道德和他們的關係也不錯!那爲什麼他們還會帶着殺氣而來?

不但是凌霄疑惑,就是連馮道德和夢傾城心裏也是疑惑不解!他們好像是特地在這裏等自己三人?如果這還能說是巧合的話,就算是打死凌霄三人他們也是不會相信的!這根本就是特意埋伏的,哪有這麼多巧合?就憑先前烏揚威所說的話來看,他們是得到了某種消息纔來到此地等自己三人的!

聽到這個問題,烏揚威三人都疑惑了!烏揚威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着馮道德,非常詫異的說道:你這老不死的該不會告訴我,你們什麼都不知道吧?他的表情和話語都不像是做作,完全出自內心的詫異!

這下凌霄三人定是肯定的其中另有隱情了,這其中一定是還有自己等人不知道的事!馮道德內心之中隱隱有一種不安,不賴煩的說道:如果你再給老夫賣關子,你信不信老夫真的打到你陽痿?馮道德可是知道自己這個兄弟的能力的,更何況是他們三兄弟一起出手!這就更說明了這件事情不簡單,而且還是發生在自己三人身上!

劉狂刀雖然是人憨厚老實了點,但是他並不笨!聽到這話他都想笑了,揍自己的老大?這話俺都不敢這麼說!他一個剛剛踏入天王境界的人真的可以嗎?雖然說這是自己老大的兄弟,但是這話實在是太狂妄了點!如果沒有兩把刷子,烏揚威何以可以做到老大的位置?劉狂刀雖然是認爲自己很厲害,但是跟自己的老大比起來還是有一段差距的!這老傢伙可能連自己都打不過,居然還妄想揍自己的老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雖然說無知者無罪!但這真的還算是無知嗎?

雖然烏揚威也對於這話是嗤之以鼻,但是明顯看出來了馮道德內心已經是很不耐煩了!雖然知道這老傢伙已經不耐煩了,但是烏揚威還是想逗逗他!如果你能揍我一頓,不不不,不用你揍我一頓,只要你能打贏我我就告訴你,怎麼樣?

馮道德的怒氣蹭蹭蹭的往上冒,竟然還敢得寸進尺?馮道德怒及反笑,揍你一頓?哼!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我這一次要讓你爹媽都認不出你來!趁其不備,攻其不意!馮道德瞄準機會就砰的一拳砸到了烏揚威的腦袋上,烏揚威頓時鼻血直流!只覺得整個天空和大地都在轉,眼前似乎有無數的星星在閃光!逮住了這個機會,馮道德上去就是一陣拳打腳踢!哼,老夫讓你賣關子!砰砰砰…………

看着猶如流氓打架一般的馮道德,凌霄和夢傾城包括劉狂刀和鍾修文全都目瞪口呆!這個世界變化太快,衆人一時之間只覺得自己的腦袋轉不過來了!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烏揚威完全沒有防備馮道德,這才被馮道德逮到了一個機會!如果有了防備,哪怕就是那麼一絲,馮道德都是絕對佔不到便宜的!只可惜這個世上沒有後悔藥賣,所以烏揚威現在只有捱打的份!

哇咔咔,你這個老不死的,有種咱們光明正大的決鬥!偷襲算什麼男子漢?

臥槽,你還打,你再打我就不客氣了…………馮不舉,老子記到你了!千萬別被老子逮到機會,…………哎喲,別打臉…………我錯了,我叫你哥行不?

哼,居然敢叫老夫不舉,那老夫就打到你不舉爲止!馮道德雖然現在滿腔的怒氣,但是他還有理智,所以下手起來極有分寸!老江湖不愧是老江湖,馮道德每次都是瞄準肉多而又最痛的地方下手!哪裏最痛,他就專門打哪裏!雖然看起來是用了很大的勁,但實際上用在烏揚威身上的威力不足百分之十!所以看起來很悽慘,其實這只不過是皮外傷罷了!真槍實彈的打,馮道德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不可能和他們這種老牌天王比!但是這樣放棄又不甘心,所以這才趁其不注意的時候攻其不備!

劉狂刀和鍾修文越看越覺得不對勁,畢竟是走南闖北的老江湖了,只是看了幾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但是任由自己的老大被人家揍,這樣說出去也不好吧?雖然老大註定不會有什麼傷害,但是面子上畢竟過不去!所以兩人還是急忙上前阻止馮道德的“惡行”,但是兩人也不得不承認,這老傢伙的力量還真特麼大!兩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把馮道德從烏揚威的身上拉下來!這老傢伙就跟牛皮糖一樣,死死的粘在烏揚威上面,兩人這纔不得不用蠻力的破解!

剛剛拉開馮道德,衆人都被烏揚威的樣子嚇了一跳!每個人心裏都是一個大大的臥槽,這特麼還是人嗎?說是豬頭那都是玷污豬了,衆人第一次覺得原來豬也挺好看的!面前的這個人如果不是衆人親眼所見,都不敢相信這是烏揚威!先前的烏揚威說帥不帥,但是絕對和難看扯不上邊。但是現在面前的這個人,真的還是烏揚威嗎?

只見烏揚威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兩邊的臉龐腫得老高老高的!眼睛和鼻子衆人就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更關鍵的是上面還血跡斑斑的!這哪裏還是人啊,這完全就是一個人形怪物!哪有這麼難看的人?古有凶煞之人能止小兒夜啼,但是跟烏揚威現在比起來,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啊!

老大!

老大!

劉狂刀和鍾修文兩人大驚失色,這還是自己的老大嗎?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而烏揚威又自稱是自己的老大的話,劉狂刀和鍾修文相信自己絕對會把面前這個傢伙大卸他塊!看着老大這個樣子,兩人對馮道德怒目而視!鍾修文眼裏還閃過一絲隱晦的殺機,這老不死的實在是欺人太甚,竟然下手這麼重!就算你跟老大是兄弟,但是有這樣的兄弟嗎?

看着兩人那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眼神,馮道德無所謂的聳聳肩道:你們放心好了,他絕對死不了!我下手自有分寸,剛纔那些看似嚴重但是不過是皮外傷而已!相信用不了一時三刻,他就能恢復原樣!馮道德可不認爲自己出手太重了,都是自家兄弟,揍一頓又怎麼了?在馮道德看來,只要不是什麼殺父奪妻之恨,那都是小問題!

烏揚威只覺得這個天地旋轉的厲害,腦袋裏面都是昏昏沉沉的!努力的想睜開眼睛,可是發現自己的眼睛像是被人給縫上了一樣!烏揚威嚇了一大跳,這可不得了!不信邪的再次睜了睜眼睛,皇天不負有心人,不知道努力了多久,烏揚威終於看到外面的世界了!

臥槽,我怎麼只能看到這麼一點?原來是馮道德把他的眼睛都給打到肉裏去了,現在努力睜開也只不過是能看到一條縫隙而已!一睜開眼睛,頓時就看到了那兩張關心的臉龐!果然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每次我一睜開眼睛都是你們!

老大你醒了,俺和老三都快擔心死了!你可是嚇死俺了,嗚嗚嗚…………

烏揚威扯了扯嘴角,頓時牽動到了傷口,疼得倒吸了一口涼氣!特碼的,這老不死的下手還真重!現在烏揚威是想笑都不敢笑了,多大的人了,還學人家哭鼻子!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你以爲流兩滴貓尿我就會感動啊!

老大,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沒什麼事,還死不了!好久沒有運動了,這只不過是活動一下筋骨而已。說起來還要感謝這老不死的,如果不是他我還沒有這麼舒服呢!雖然臉腫得跟包子一樣,但是這並不影響烏揚威說話!只是那樣子無論是怎麼看都顯得滑稽無比!只見一張包子臉,上面的口一張一張的,看起來甚是駭人!好在這裏沒有小孩,要不然估計得留下心理陰影了! 馮道德笑眯眯的來到烏揚威的面前,有些得意的說道:怎麼樣,現在還想不想揍我啊?現在他心裏別提有多得意了,哼哼,居然還想揍我,真是癡人說夢,異想天開啊!就算你在我前面晉級這麼久,還不是照樣被我虐了一頓嗎?

馮道德現在別提有多得意了,任你晉級時間比我早,還不是照樣被我揍了?傳言果然是傳言,實在是有點名不符實啊!就是這樣的戰力居然能夠君境之下無敵手?謠言果然都是騙人的,絕對不可信!直到今天,馮道德才深深地知道謠言實在是害人不淺!以訛傳訛,就算是假的也會變成真的!在馮道德想來,烏揚威的戰力如此差勁,如此垃圾,那他的兩個兄弟能強到哪裏去?就算是強,也是強得有限!但就是這樣的一個組合,居然能夠打敗聖王,說實話,馮道德是一點也不相信!如果這樣戰力沒有五的渣渣都能夠君境強者之下無敵手的話,馮道德寧願相信自己已經是天下第一了!

呵呵,還是你牛,我自認拍馬都趕不上!對於馮道德,烏揚威不得不對他豎起大拇指!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還以爲他此生突破無望了,沒想到還真是被他撞到了機緣!

“嘶”!不過你這老傢伙下手可真重啊!馮道德也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方法,烏揚威用靈氣來消腫,居然毫無效果!這老傢伙真是變了,再也不是當初的那個任人揉捏的馮道德!

呵呵,這就是你戲弄老夫的後果!馮道德突然一伸手,往烏揚威的臉上揉捏了幾下!只見烏揚威原本腫得跟包子一樣臉,居然在慢慢的恢復正常!幾人大感驚奇,沒想到這老傢伙還有這麼一手!特別是凌霄跟夢傾城,兩人自認已經很瞭解馮道德了!沒想到這一刻他展現出來的能力,確實令兩人有點看不透的感覺!跟他在一起這麼久了,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他還有這麼一手?

在馮道德的手伸過來的時候,烏揚威感覺到了一陣輕爽冰涼的感覺!在這炎炎夏日,烏揚威甚至希望永遠有這個待遇。涼爽,真特麼舒服!那冰涼冰涼的感覺,讓烏揚威甚至有種想**的感覺!往左邊一點點…………對對,往下一點,…………再往右一點…………

哦!…………舒服!

烏揚威閉目享受着,甚至還不自覺的發出了**之聲!在場的幾個大男人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反倒是傾城聽得面紅耳赤!一個大男人居然叫得這麼yindang,夢傾城都不好意思聽下去了,只能運轉靈力把自己的耳朵塞起來!但即使是粑耳朵塞起來了,夢傾城依舊是身體有點發熱!聽到這個聲音,夢傾城條件反射般的就想到了在李府密室裏面自己兩人在裏面翻雲覆雨的場景!

馮道德眉頭一皺,實在是受不了這個傢伙了!只是療個傷,居然能讓他發出**,不知道的人還以爲自己兩在幹嘛呢!老夫雖然是老了一點,但是性取向可是沒有問題!你這樣子做,讓老夫情以何堪,以後怎麼見人?


閉嘴!

你還想不想療傷了?

聽到馮道德這不耐煩的聲音,烏揚威這才識趣的閉上了嘴!不過心裏卻是無限委屈,還有沒有天理,還有沒有人性啊!舒服了都不讓人家叫,自己到底還有沒有人權啊?不是烏揚威想叫,實在是這感覺真特麼太爽了!就算是那啥那啥,烏揚威也覺得比不上現在的感覺!一個字,爽!很爽!烏揚威覺得自己已經要魂飛天外,雲遊九霄了!自己何嘗想這樣叫,但是這感覺實在是讓人忍不住!

劉狂刀和鍾修文兩人也覺得實在有點汗顏,自己老大的這個聲音,怎麼越聽越像那啥那啥的時候?不過心裏也是疑惑叢生,看着自己老大一臉享受的樣子,兩人不禁暗想,真的有那麼舒服嗎?老大是不是有太點小題大做了?

如果再聽這個傢伙怎麼叫下去,馮道德敢肯定自己會連隔夜飯都吐出來!雖然是沒有吃飯,但是黃膽水絕對會被自己給吐出來!被烏揚威這麼一弄,馮道德更沒有心情再替他療傷了!這個傢伙連療傷都不安分,還能指望他做什麼?而且看這傢伙已經差不多完全恢復了,如果不仔細看絕對看不出來!

看得自己的老大終於恢復了人樣,劉狂刀和鍾修文心裏面終於是鬆了一口氣!老大先前的那個樣子實在是太駭人了,如果真的那樣走出去,還不知道會嚇壞多少小姑娘呢!

死了沒?

馮道德已經停止療傷了好長一段時間,可是烏揚威居然還躺在地上一個勁的**!衆人狂汗,瀑布汗,成吉思汗!這傢伙到底是有多舒服,居然連人家停止了療傷都沒有感覺到?

就算是劉狂刀人在老實憨厚,也覺得丟臉!老大今天是怎麼了?劉狂刀和鍾修文對視了一眼,急忙跑到烏揚威的身邊把他扶了起來!

老大,你沒什麼事吧?

烏揚威迷茫的睜開眼睛,左右看了看!嘴裏嘟噥一聲,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我都還沒有享受夠呢!劉狂刀和鍾修文一臉黑線,老大這是覺得自己丟臉還沒有丟夠嗎?兩人實在是有點懷疑,老大是不是被馮道德揍一頓就給揍傻了!

老大,周圍還有人看着呢!鍾修文實在是有點看不下去了,低聲在烏揚威的耳邊說了一句!鬧出這麼個烏龍已經夠丟臉了,鍾修文覺得如果自己再不阻止,可能後面還有更“刺激”的事情發生!

有人就有人唄,那有什麼大不了的!我說老三啊,你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怎麼變成現在這麼一副德性了?烏揚威說得理直氣壯,絲毫沒有覺得自己先前的行爲有多丟臉!難道我認不住了連叫一下都不行嗎?嘴巴長在我自己身上,我想說,想叫,想唱,那不是任由我自己來管嗎?

馮道德現在心裏還惦記着先前的事,看到這個滿口跑火車的傢伙,馮道德恨不得再揍他一頓!可是一想到還要自己給他療傷,這個想法馮道德馬上就打消了!自己這樣做不是多此一舉,浪費自己的靈氣嗎?

趕緊說一下先前的正事,要不然你信不信老夫在揍你一頓!先前的事,馮道德可不認爲是自己走了狗屎運!既然不是,那在揍他一頓又如何?雖然兩人是多年的好朋友,但是揍一下也無傷大雅吧?如果憑自己兩人多年的感情都承受不住的話,那馮道德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人了!

兩人的感情的確是經得住考驗,烏揚威完全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就像馮道德所說的,如果自己兩人的感情都承受不住的話,那這樣的情誼還要來幹嘛?但無論是馮道德還是烏揚威兩人都忽略了一件事!他們兩人的感情的確是經得住考驗,但是別忘了現場還有另外的人!在劉狂刀和鍾修文的眼裏這就不是簡簡單單的揍一頓了,而是在赤果果的羞辱自己的老大!

老大對自己兩人這麼好,怎麼能任由外人欺負?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烏揚威能忍,但並不代表兩人也能忍!烏揚威能對此事無所謂,但是劉狂刀和鍾修文做不到如此!就算是你和老大兩人感情再好,但是這樣赤果果的羞辱豈是兄弟所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