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只有雷克頓似乎毫不在意,因為另一件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

倉頡的聲音,居然在雷克頓的心頭響起。

「沒想到,畢宿這傢伙還留下了傳承。 狼少請剋制 ,我最驕傲的弟子啊!」 「前輩,畢宿是你的弟子?」雷克頓問道。

倉頡回答:「沒錯,這個畢宿乃是我當年的一個徒弟。這個傢伙在修鍊和戰鬥上沒有絲毫的天賦,但是腦子聰明無比,創造出了許多連我都覺得驚艷的東西。」

「雷克頓,這畢宿留下的寶藏,即使是放在荒古大世界,都會有無數的人爭得頭破血流。如果你能得到他留下的寶藏,絕對可以突飛猛進。」

雷克頓想了想,問道:「那麼……」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倉頡笑了起來,「很可惜,我不會幫你,我這個徒弟脾氣古怪,性子很執拗,他要選擇傳承的人,我也不好干涉。就看你自己的了。」

「而且,」倉頡忽然又補充道,「他很可能會把『那個』東西給留下來了,能不能得到,就看你的運氣了。」

雷克頓正要繼續問,倉頡的聲音就消失了。「『那個』東西是什麼?難道是厲害的神器?」雷克頓一陣疑問。

此時畢一看著場中的眾人,說道:「如果你們沒有人選擇現在退出的話,第一重考驗就開始了。」

說完,畢一捏動法訣,似乎是在召喚什麼。眾人神情凝重,聖人留下的遺迹,考驗絕對是九死一生,不可等閑視之。

「哈哈哈,畢一老大,又來人了啊!這次來的人不少嘛。」一個歡快的童聲響起,只見畢一召喚出來的居然是一個三五歲的小孩子,穿著一身紅色的衣服,煞是可愛,絲毫沒有危險的意思。

眾人一愣,這就是考驗?

畢一對那個小孩說道:「畢五,考驗開始吧。」

那小孩笑呵呵地看著眾人:「這第一重考驗,由我來主持。我叫畢五,你們不要看我小,我可是和主人一樣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存在。」

雷克頓上下打量著這個畢五,發現這畢五居然和畢一一樣,都感覺不到任何的強者氣息,相當奇怪。

一旁的司徒仁冷哼一聲:「哼,可笑!居然弄出來一個小孩子考驗我們!」

那畢五毫不在意,從身上拿出來一串鈴鐺,對眾人說道:「第一重考驗很簡單,我手裡有十個鈴鐺,你們正好一共十個人,如果你們能從我手中拿到一個鈴鐺,就算是通過了第一重考驗!」

「我不會攻擊你們的,因為我沒有戰鬥力。只要你們能得到一個鈴鐺,第一重考驗的獎勵就屬於你們了。」說著畢五隨手一揮,一堆黑色的六角石頭浮現在他的面前,「獎勵是,每個人十顆荒古靈石!」

天啊,十顆荒古靈石!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神魔宇宙,近萬年來發現的荒古靈石都不超過一百顆,而且都被各方勢力瓜分了。

只要得到一個鈴鐺,就能弄到十顆荒古靈石。十顆荒古靈石,可是能夠憑空創造出一個天境九重天的高手來的。

「哈哈哈!」青龍大笑起來,「不愧是聖人遺迹,果然是大手筆,這十顆荒古靈石,我要定了!」


話音剛剛落下,青龍整個人直接化作一道電光飛逝,初步領悟了雷電法則的青龍,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眼看著青龍衝到了畢五的身邊,一隻手探出就要抓回一個鈴鐺。

「嘿嘿,可沒有那麼簡單哦!」畢五笑了一笑,整個人居然瞬間消失了!

青龍抓了一個空,頓時愣在了原地。畢五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幾十丈外的地方,笑呵呵地看著青龍,手中的鈴鐺發出清脆的響聲。

「這……這是什麼法術?瞬間移動?」黃羽驚詫得說不出話來了。

雷克頓神色一凝:「不,這不是什麼瞬間移動,他不會空間法則,是不可能瞬間移動了。」

飛雪仙子也補充道:「沒錯,他只是靠著驚人的速度閃開了,法力稍弱的人只怕根本看不清他的動作。」

沒錯,畢五的速度太快了,場中除了三個天境九重天的人和雷克頓,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反應得過來。

畢五笑著說道:「是的,這一關就是看你們的速度能不能追上我。而且,其他人是不能幫別人拿鈴鐺的,只有靠你們自己了。」

「原來如此,那第一個鈴鐺,我拿走了!」

畢五剛剛一說完,一個聲音忽然在他身後響起,畢五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手中的鈴鐺就少了一個。

「什麼?」

「誰?」

「是那個妖族的傢伙!」

黑髮銀眉的神秘妖族,手握著一顆鈴鐺,笑嘻嘻地站在畢五的身後。畢五驚訝地看著雷克頓,問道:「你……你是什麼時候……」

一旁的青龍大笑起來:「好樣的,不錯不錯!」

司徒仁暗罵一句:「該死的妖孽,又是那個奇怪的法術。」

眾人都沒有注意到,一直安靜地站在一旁的畢一眼皮跳了一下,目光看向了雷克頓,似乎發現了什麼一樣。

畢五嘆息一聲:「算了,是我大意了。這一重考驗,算你通過了。」說完,畢五抓起一把荒古靈石扔給了雷克頓。

雷克頓順手接過荒古靈石,答道:「承讓了。」隨後便飛到了一遍,安安穩穩地站著。

「哼,只會玩弄奇奇怪怪的法術而已!」司徒仁罵了一句,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般直衝向那畢五。

其他人也不甘示弱,紛紛沖向畢五。但畢五的速度相當可怕,竟然一眨眼就飛出了近百丈之遠。

眾人緊追不捨,畢五繞著整個海島,兩方開始了瘋狂的追逐。

只有雷克頓這個傢伙,悠閑地坐在一旁看戲。不知何時,旁邊的畢一緩緩地走了過來。

「你叫什麼名字?」畢一問道。

雷克頓拱手答道:「晚輩雷克頓,乃是妖族的人。」

畢一上下打量了雷克頓一番,問出了讓雷克頓目瞪口呆的一句話:「你的《風雲遁》,是誰傳授給你的,你是不是也學會了雲遁?」

雷克頓發懵一樣地看著畢一,這個傢伙怎麼會知道《風雲遁》的?當初九靈元聖傳授自己風遁的事情,神魔宇宙怎麼會有人知道呢?而且這傢伙還知道《風雲遁》是合在一起的兩種遁術。

畢一見雷克頓不願意回答,便低聲說道:「我可以告訴你,這《風雲遁》,乃是我家主人當年創造出來的神奇遁術。」

雷克頓又被驚了一番,好傢夥,這個畢宿聖人,居然是風遁的祖師爺,自己這不是誤打誤撞遇到了老祖宗了嗎?可為什麼當初九靈元聖並沒有告訴雷克頓這一點呢,難道九靈元聖也不知道《風雲遁》的創造者是誰嗎?

「前輩,這風遁乃是我的師父傳授給我的。」雷克頓並沒有說,自己是來自另一個宇宙的。

畢一深深地看了雷克頓一眼,那古井無波的雙眸彷彿洞穿了雷克頓的內心,想要挖掘出深藏的秘密。雷克頓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在瞬間被擊潰了,幾乎無力抵抗畢一的目光。

好強大的讀心之術!

忽然,雷克頓腦海之中金光亮起,一個「者」字的虛影一閃而過,一股強大的凈化力量充斥了的身體,將畢一的讀心之術直接凈化。

「什麼!」畢一如遭雷噬,整個人連退幾步,乾枯的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

那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強大?畢一看著雷克頓,他完全不能理解,這個看起來實力弱小的妖族,為什麼即會自己主人的秘術風遁,又擁有那麼恐怖的靈魂力量。

雷克頓看著畢一,兩人就這麼對峙著。

「很好。」畢一忽然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該來的東西,遲早會來的。」然後畢一便自顧自地走到一旁去,彷彿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雷克頓心頭有些不安,這個畢一還有那個畢五,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能在這個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遺迹當中存活這麼久。

聖人的遺迹,到底有多少詭異的地方?

此時,青龍、飛雪仙子和司徒仁三人也飛了回來,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個鈴鐺,還有一把荒古靈石。顯然,這第一重考驗對於他們來說並不算太難,只要花點心思和技巧,還是能得到鈴鐺的。

過了一會兒,飛雪仙子手下的兩個女仙,還有司徒仁手下的司徒三護衛,也飛了回來。可是他們的手中什麼也沒有,顯然他們知道憑藉他們的實力是不可能通過這第一重考驗的了。

畢一看著眾人,說道:「放棄的人就失去了繼續考驗的資格,我會將你們送出遺迹。」說完,畢一隨手一揮,兩個女仙和司徒三護衛還來不及反應就消失在了島上。

青龍笑道:「真是有意思啊,你們這些人非要帶手下來幫忙,現在看來,除了出來丟人現眼沒有別的作用了。」

青龍一陣嘲諷,飛雪仙子和司徒仁臉色都不好看,可是青龍現在是最強的人,他們也不敢輕易惹惱了青龍。


司徒仁看向畢一:「現在可以開始第二重考驗了吧?」

「等等,還有一個人,還在進行考驗。」畢一搖搖頭說道。

還有一個人?

對了,是黃羽!雷克頓扭頭一看,只見海島的上空,孩童一般的畢五笑嘻嘻地轉悠著,身後的黃羽一直不停地追趕。

「哈哈哈,小子,你連天境的修為都不到,居然還想追上我?」畢五大笑起來。


可是黃羽卻並沒有放棄,依舊緊追不捨。

地上的青龍等人都冷笑起來。「臭小子,耽誤的時間,還不快點放棄了滾蛋!」司徒仁大罵起來。

飛雪仙子也搖搖頭,喊道:「小兄弟,你追不上那個傢伙的,不用白費力氣了。」

可是黃羽似乎沒有聽到他們的話,還在追趕。

青龍朝畢一說道:「我說老頭,你就想辦法把那個傢伙送走吧,你看他怎麼可能過第一重考驗呢?」

畢一正要回答,雷克頓忽然大聲喊道:「怎麼不可能!」

「我覺得,他可以通過第一重考驗。」雷克頓看向天空中的黃羽,「他是我雷克頓的朋友,想當我雷克頓的朋友,如果連這麼點事情都做不到,又有什麼資格和我稱兄道弟呢?」 是的,黃羽還在堅持。

但是他的堅持,有意義嗎?

「小子,你連天境都沒有到,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混進來的,但像你這樣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接受考驗!」畢五一邊哈哈大笑,一邊挑逗著黃羽。

黃羽的臉色很凝重,他當然清楚,自己這樣毫無特點的人,怎麼可能有頂級的速度呢?

「難道…… 願你愛的人值得你所愛 ?」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黃羽的身上。青龍忽然搖搖頭嘆息道:「真是的,做人,就應該接受現實嘛,不能做到的事情何必浪費時間呢?」

司徒仁大喊道:「小子,快點滾吧!不然我宰了你!」

一旁的畢一幽幽地說了一句,把司徒仁的嘴給堵住了:「如果你再在考驗中對其他人出手,我將會抹殺你!」沒有人懷疑畢一擁有那樣的能力,聖人的僕從,深不可測。

黃羽此時也停了下來,默默地看著眼前的畢五。畢五就站在黃羽面前一丈的地方,可是這一丈,確實黃羽永遠無法跨越的差距。

「怎麼了,要放棄了嗎?」畢五搖晃著手中的鈴鐺,「唉,本來還想多玩一會兒的。」

沉默,一陣死一樣的沉默。

打破沉默的,是雷克頓。

「黃羽,你就這麼放棄了嗎?」雷克頓抬頭看著黃羽,「我們認識了這麼多年,在我眼中,你從來不是一個懦弱的人。我見過很多人,但從來沒有人和你一樣,敢去挑戰無人可撼動的存在。」

「在這個世界,我從來沒想過要和誰做朋友,」雷克頓沒有說謊,他曾經站在一個太高的地位上,聖人之下已經沒有人能夠與他對抗,而沒有聖人的神魔宇宙,只是雷克頓的一個人間過場,「但是你不一樣,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我記憶里的東西!」

雷克頓,他在說什麼?

沒有人明白雷克頓話里的意思,他們不知道,這個天境的小妖族是從何而來的。而黃羽, 春野小村醫

「雷克頓,你放心,我不會就這麼簡單就放棄的。」黃羽緩緩地說著。

是的,黃羽,曾經只是人類修真世界中一個普普通通的宗門弟子,因為一個意外,遇見了一頭大鱷魚,也莫名其妙地來到了仙域,捲入了仙族的鬥爭。

也許,與雷克頓的相遇,就是命運齒輪轉動的必然結合。

可是,黃羽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嗎?

「看著他!」一個冷漠的聲音忽然從黃羽的腦海之中響起。

誰,這是誰!黃羽驚詫地四下張望,但是卻不知道這是從哪來的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