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只有那個時間段,中辰國才是最危險的。

在其他時間內,因為各國皇子公主也會在中辰國,其他國家是不會輕舉妄動的,一旦有異動,中辰國可以直接抓了他們的王子公主做人質。

鑒於這個原因,中辰國每一任皇帝都是十分歡迎這些皇子公主的到來的。

「嗯,七七,這些人都是來進學的,雖說他們有的身份尊貴,你見到了他們,也不必有任何的自卑,你才是最好的,不必向任何人低頭。」

君北冥想到那些貴族鼻孔朝天的場景,都是滿臉的不屑。

真正的貴族才不該是那樣,有教養的貴族才能稱為貴族,只是可惜,大多數孩子都被養歪了。

又或許世道就是如此,慣是捧高踩低的。

「九叔叔,我知道,你放心,我不會吃虧的。」

她才不是任人欺負的人呢。

「大黃,咬他!竟敢管本小爺的事兒!」

這時,前面傳來一聲吼叫,接著就是「汪汪」的叫聲。 大門內部是如同宮殿般的金碧輝煌,明亮燭火一排排擺過去,把室內映照得有如太陽底下般亮堂,地面光滑如鏡,能倒映出自己的影子。

湯問一踏過門檻就明白了,世界在剎那間安靜無比,外面的任何聲音都無法傳遞進來,是隔音結界,難怪自己在外面大殺特殺居然沒有引起注意。

這座建築內部的空間非常廣大,一根根合抱大柱支撐著五丈多高的屋頂,屏風與珠簾將巨大的空間切割成雅緻的一個個小房間。

沒走多遠,湯問就停住了,心臟彷彿被鋼針刺痛,身體不禁打了個冷顫,汗毛驟然倒立,遍體生寒。

腳下,眼前,左側,右側,橫七豎八的屍體糜爛不堪,模糊不清的面部依稀能夠辨認出是年輕女子,衣不遮體,下身凝結暗紅血塊,明顯已經潰爛,瞪大的灰白眼瞳與極力張開的嘴巴似乎拚命的在尖叫在求救,世界的色彩在這一瞬間黯淡無光,擺在面前的人間慘劇。

湯問嘆了一口氣,雙手無意識的握緊,指關節發白,骨骼噼里啪啦的作響。

這時,遠處傳來年輕女子的尖銳叫聲、啜泣聲、瓷器砸碎聲,湯問腳步沉重,一步一步穩如泰山踏行,速度在不斷提升,銀蛇劍尖點地,隨著腳步加快,在地面劃出一連串刺眼火花。

沖至一掛珠簾前,突然一股磅礴大力襲來,珠簾上點綴的艷麗寶石有如機槍的子彈瘋狂掃射,槍林彈雨,密密麻麻,恐怕就是座小山擋在前面也要被瞬間打成馬蜂窩。

銀蛇劍一轉,帶起狂暴火龍,當空橫掃,萬千寶石子彈一遇上火龍就如同初雪遭遇驕陽,瞬息融化蒸發,氣化成粉塵煙灰。

啪啪啪!

大手拍擊的鼓掌聲從珠簾內部傳來,在空曠的環境中顯得極為突兀。

「好一手火系劍術!你叫什麼名字?」

只剩下光禿禿金絲線的珠簾掀開,百步之外,出現在眼前是個異常俊美的男子,雙眼妖異血紅,若是讓凡俗女子見到恐怕一個照面就得徹底迷上他,但是他的身體完全不似人類,覆蓋著一層青黑色厚實鱗片,關節處更是長出尖銳的倒刺,與俊美無雙的容貌格格不入,可以說是真正的天使容顏與魔鬼的身體。

狂傲自負的語氣讓湯問很不舒服,那種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感覺,好像自己的生殺大權被他握在手中,隨時可以隨意處置。

飛天夜叉!

湯問心中突然竄出這四個字,沒錯就是夜叉的進化型飛天夜叉,頭部已經基本轉化成人形,智慧與人類不相上下,如果能夠再進一步,那就可以完全蛻去地魔的形態化成人形,成為一方霸主的地魔修羅。

地魔一族的相貌存在著兩個完全相反的極端,低級地魔醜陋恐怖,一張臉就能活活嚇死普通人,而隨著一次次的進化,尤其是成為修羅化作人形之後,地魔的容貌會美麗精緻,身上任何一個部分都將完美無瑕,足以讓最美的人類自慚形愧。

傳聞中域某位無上教主最寵愛的女人便是一位曾經的地魔女皇,艷冠天下,一個撫媚眼神就能讓金丹期的強者道心徹底崩潰、修為在瞬間如流水東逝。

「我叫什麼名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馬上會成為殺你的人。」

湯問眼光掃到角落一個衣衫破爛,身子蜷縮著瑟瑟發抖的少女,嘴角猛的抽搐,一股滔天怒火不可遏止的爆沖而起。

「哦?殺我?」俊美的飛天夜叉泛起一抹迷人笑容,「你我素不相識,你為什麼殺我,又想拿什麼殺我?」

「我是人,你是魔,人魔不兩立,這理由足夠了!至於拿什麼殺你,我手上的銀蛇劍也夠用了!」湯問不敢大意,雪亮銀蛇劍豎立在眼前,精神緊繃,重心下沉,隨時準備發起致命一擊。

「是嗎?我倒是想看看誰先殺了誰?」

話音剛落,飛天夜叉臉上露出詭異笑容,背後突然一震,一對肉膜骨翼展開,猛的撲騰扇動,比夜叉還要矮小一圈的魔軀驟然爆發出鋪天蓋地的恐怖威壓,整個人橫掠地面爆射而來。

「好快!」

湯問心臟劇烈跳動了一下,一陣寒意遍襲全身,百步之外的飛天夜叉僅僅在一個眨眼的瞬間衝到自己面前,如同瞬間移動一般,快到令人根本來不及反應,閃爍駭人寒光的利爪已經抓到自己胸前,離心臟只差兩三尺的距離。

無法做出更多的動作,湯問一劍橫擋在胸前,以劍身阻擋奪命一爪。

當!呲呲呲……

堅硬程度更勝靈器的利爪重重抓在銀蛇劍身上,猛烈衝擊中近乎百馬奔騰的驚人力量狂涌而來,五根利爪好似在銀蛇劍上彈琴,五爪連連彈動,火花爆閃,每一彈都蘊含足夠轟碎數十萬斤巨石的力道。

銀蛇劍明顯劇烈震顫起來,像是在哀鳴,發出凄厲的聲響,如果不是上品靈器也許此刻已經崩裂成一堆碎片了。

最弱的飛天夜叉都擁有相當於人族修士里築基期六重的實力,隨意一爪抓來,力道直接突破百馬,等於是上百萬斤的力道,湯問就算溝通八頭夜叉的力量也才勉強達到他的一半。

面對兩倍於自身的大力衝擊,湯問雖然擋住了,全身卻被龐大駭人的力量震得倒飛出去。更糟糕的是飛天夜叉不依不饒,在湯問倒飛的同時扇動巨大骨翼追了上來,幾乎以相同的速度飛行,利爪不斷彈擊銀蛇劍,想要把這口上品靈劍硬生生崩碎。

百馬奔騰的力量貫穿全身,五臟六腑翻江倒海般混亂,就連血液都出現了逆流的可怕徵兆,湯問強提一口氣,催動靈脈丹田中遊動的十條法力之龍,強行鎮壓混亂的氣息,大量法力凝聚於雙腳,在踩踏到牆壁的一瞬間猛然發力。

爆步!

轟!

石塊堆砌的牆體炸開一個大洞,湯問卻接著全力施展的爆步衝勁脫離戰場,轉眼間與飛天夜叉拉開七八十丈的距離,有了一丁點喘息的時間。

築基期六重是一個巨大的門檻,五重與六重是天壤之別、雲泥之差,十個五重也可能打不過一個六重,很難以資質填補,就算絕世天才也不可能是一個平庸的築基期六重修士的對手。

同樣的,夜叉和飛天夜叉也存在巨大到難以跨越的差距。

!! 聽到有動物的聲音,正逛的起勁的雲七七立馬奔了過去。

隔得遠沒聽清那動物說什麼,但是她聽出來是一隻狗。

這大街上怎麼會有狗呢?

君北冥也是眉頭微皺,能帶狗上街的,還這麼囂張的,是龐茗?

呵……

龐茗是龐戎的兒子,聽說最喜歡養狗,而且養的都是很高大的惡狗。

這嗜好也沒誰了。

關鍵是這個龐茗還喜歡帶著惡狗招搖過市,那狗簡直比那仗勢欺人的奴才還可惡,百姓們也是苦不堪言,私底下叫他惡狗龐。

思索間,二人已是到了跟前,果然看到一條大黃狗正惡狠狠的對著一青衣少年叫喚個不停。

他們的旁邊是一個老太太抱著一個小姑娘,彷彿受了驚嚇瑟瑟發抖的躲在一旁。

「喲呵,還有人敢呵斥本宮!你算哪根蔥!帶條大黃狗上街,明擺著仗狗欺人啊!」

少年輕蔑一下,絲毫不畏懼那大黃狗,一開口更是氣的龐茗差點吐血!

什麼叫做仗狗欺人?他只聽過狗仗人勢,這是在罵他嗎!

圍觀的人有的也差點忍不住笑出聲。

對於龐茗,他們向來敢怒不敢言,這條狗上街隨地拉屎尿尿,弄的大街都惡臭,更甭說龐茗動不動就放狗嚇人,曾經還咬住過孩子。

可是他們只是普通百姓,龐茗的父親可是皇帝身邊的紅人,更不論人家現在又重掌兵權,這龐茗愈發得意,尾巴都翹到天上去了。

現在看到有人跟龐茗杠上了,眾人是興奮的,總算有人來收拾龐茗了嗎?

而且看這少年的打扮,應該身份不低的。

「大膽,竟敢罵本公子!大黃咬死他!」

龐茗惱羞成怒,直接鬆開了大黃的繩子。

「汪汪。」

敢辱我主人,我咬死你!

大黃瘋一般撲向了那少年。

七七見狀,剛想要開口阻止,九叔叔卻輕輕拉了拉她。

一瞬間,惡狗已是撲到少年跟前。

少年卻是突然一個縱跳,躲過了惡狗的襲擊,直接一掌劈了過去!

「哼,敢傷本宮,本宮會讓你們這兩條狗都付出代價!」

少年一個呵斥,眾人這才注意到了他的自稱。


本宮?

是個太子?

哪國的?

不等他們猜出來,那好像根本沒注意到這個細節的龐茗已經作死的出手阻止了。

拋開龐茗的人品不說,龐茗的功夫還是不錯的,畢竟是龐戎一手教導出來的。

三兩下竟是就從少年的手中救出了大黃,並且十分得意的看了看那少年。

少年並不服氣,他只是沒想到這廝竟是武功不錯,所以他也沒使出全力,這一下不敢大意,立馬打了過去。

「汪汪……」


混蛋!敢打我主人!主人!我來幫你!


大黃也要撲過去加入戰鬥,這邊雲七七卻是突然開口了。

「你這條惡狗,助紂為虐啊!快停下!」

雲七七一聲呵斥,正準備撲過去的大黃卻是猛然一頓,好奇的看向了聲音來源地。

喲,竟然有人敢呵斥它!雖然這聲音挺好聽的,可是也不該這麼找死。

「汪汪……」

你找死啊,敢對我大吼大叫,信不信我咬死你! 「哦?有點意思,青雲宗的每一位親傳弟子在我們地魔一族的高層中都有記錄在檔案,看你面生的很,應該是剛加入不久的新晉親傳弟子吧!如此低下的境界,居然能抵擋住我一百二十馬的力量而不死,罕見啊罕見!我還真有點懷疑你是不是青雲宗宗主的子嗣,也只有那種尊貴血統才能得到門派的全力培養,才能在築基期的初期擁有數十馬的力量。」

飛天夜叉雙腳離地面有五尺高,凌空而立,一如妖異俊美的相貌,他的聲音也是清澈動聽,蘊含極大的蠱惑力,使人在不知不覺中逐漸順從他的意志。

一百二十馬力!

湯問心中居然生出一種無力感,大致猜測是一回事,親耳聽到對方說出口又是另一回事。一百二十馬的力量太過驚人與可怕,已經完全不是湯問所能應對的程度,但他又不敢讓琉璃或者魔女幫忙。

因為就算她們兩人的加入也未必能把這頭時時刻刻處在巔峰狀態的飛天夜叉留住,一旦給他瞬息的時間逃遁或者向殺戮大公爵發送求救訊息,那麼湯問多半是得把自己的性命交代在這暗無天日的地底世界了。

持劍的虎口開裂,殷紅鮮血順著劍刃流淌,啪嗒一下滴落腳邊,這是自從湯問進入地底世界以來第一次受傷,也許下一個呼吸就不是簡簡單單的虎口開裂了。

「哼!,你以為我會是那俎上魚肉,而你是拿握刀庖丁?我既然敢隻身一人在地底世界歷練,而且敢直接沖入殺戮大公爵的城堡獵殺他的手下,我自然有強大的底牌在手上!」湯問聲音洪亮如銅鐘大呂,厲聲喝道。

「嗯?你知道這地方是殺戮大公爵的領地?」

飛天夜叉難得的皺了皺眉頭,對眼前弱小可憐的人類心生一絲忌憚。殺戮大公爵的赫赫凶名就算在地面的人族當中也是極為響亮的,這小子明知是大公爵的領地居然還敢明目張胆的闖進來大肆屠殺,難不成手裡真有什麼足夠對付大公爵的底牌,那位大人可是連大阿修羅都十分忌憚的恐怖存在啊!

就在飛天夜叉猶豫的一瞬間,湯問猛然踏地,提起全身力量,十條法力之龍狂暴起來,一步踏出,地面轟然炸裂,整個建築都劇烈震動。

借著這全力施展的一記爆步,湯問身體有如炮彈般疾射出去,直接撞開石磚牆體,在衝出牆外的瞬間再次猛踏牆面,爆步,疾射,眨眼間又躍出百丈遠。

接連不斷的施展爆步逃遁,湯問的法力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耗,可他卻連頭都不敢回一下,剛才可是親眼見識到飛天夜叉的駭人速度了,只要他稍稍停頓片刻,恐怕身後那位一百二十馬力的飛天夜叉就會一爪子刺入自己的心臟。

「狡猾的人類,可惡!不過,你跑得出我的手掌心嗎?」

飛天夜叉雙翼張開足足有四丈長,遠超其身高,一個扇動,身體一閃,整個人化作一道青黑的長線追趕,近乎聲音的速度撕裂空氣,拉扯出警笛長鳴般的刺耳噪音,低空飛掠,勁風如刀刃切割,地面的黑土有如鐵犁經過般翻起,劃出一道深深的土溝。

二十三步,二十四步,二十五步……

湯問全力施展爆步,心中精確的計算著次數和法力的消耗,一個爆步能飛躍上百丈遠的距離,二十五步就是兩千五百多丈,換成前世的計量單位就是七點五公里。

逃出這麼遠,湯問卻依然不敢有絲毫懈怠,吃炒豆子一般往嘴裡塞了一大把價值不菲的法元丹,補充著所剩無幾的法力,腳下的爆步不斷施展,幾乎每隔百丈就能在地面看到一個巨大的焦黑坑洞。

這也是無奈之舉,最快的逃遁方式便是爆步,而留下的痕迹又太過於明顯,兩難之境,又不給湯問思考其他方法的多餘時間,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該死!」

身後勁風呼嘯凌厲,飛天夜叉已然追趕上來,追魂奪命的利爪直接掏向湯問的後背,想要一爪子就把他的心臟給挖出來。

火盾!

來不及思考,湯問條件反射般以火系法力施展出土系的厚土光甲,不是覆蓋全身的甲胄,而是全部凝聚在後背一塊,形成厚重堅實的火焰盾牌。

咔嚓咔嚓!

臨時構想施展出來的火盾畢竟脆弱,被飛天夜叉的利爪一碰就片片碎裂,不過也把他的力道減去一小半,門派發放的靈器道袍又再次減去兩成,大概六七十馬的力量轟擊在湯問後背。

嘭!

湯問的身體被震飛兩百來丈,重重摔落,黑土地面硬生生砸出個半人深的凹陷巨坑,各種內臟翻江倒海般劇烈震蕩,喉嚨一甜,哇的一口鮮血噴吐出來。

這次要不是臨時展開火盾防禦,加上身上穿著靈器道袍,估計湯問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現在能只吐口血,受些內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愚蠢的人類,我要讓你明白惹怒一位尊貴的飛天夜叉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飛天夜叉的狂怒吼叫起來,湯問的受傷反而激起他強烈的殺戮**,巨大骨翼扇動,暴亂勁風四處捲起,血紅的雙眼妖異光芒大作,充斥著血腥與殘忍。

生死就在一瞬間判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