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只是,如今角色互換,木同成為獵殺者而已。

繼續收斂自身的氣息,精純的元氣在身體內蓄勢待發,木同身影繼續隱藏在樹叢,雙眸緊盯著戰場,注視著遠處發生的一切。

氣息收斂,清秀青年一眾人根本就沒有發現隱藏起來的木同,似乎他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消耗最小的元氣,獲取最大的戰果,這是他在翠天森林歷練三個月,得到的戰鬥真理,也那在此處完美地運用出來。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殺。

「哈哈!」

凝視著清秀青年被燃燒的火紅色元力轟擊下,鮮血飛濺,差點沒有身死,徐成心裡一陣可惜,但察覺到體內的變化,蒼白的臉上浮現了一抹希望。

這一抹希望,讓他看到了活著離開的可能。


一股玄妙的星光,從天空當中飄灑而下,沒入到徐成身體內,滋養那不堪重負的丹田紫府元丹。

玄妙星光融入身體,一陣陣微弱的赤紅星光從徐成身上瀰漫而出,周身在星光之下,產生不可思議的玄妙變化。

星光籠罩之下,丹田蛻變,身體強橫,似乎每一分元力沐浴在星光之下,變得玄妙無比,威力強橫。那萎靡的生命氣息,亦是變得玄妙,綻放出一股另類的生機。

感受到身體內的玄妙變化,精純元力逐漸轉變成星光元力,強橫的感覺蔓延內心,讓徐成臉上的喜悅之色更是濃郁。

這是星光元力!

二星武將!

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居然在生死存亡之際,燃燒周身元氣,丹田內只剩下一絲精純元力下,居然感悟星光奧妙,牽引玄妙星光能量,改造自身,晉陞二星武將。

察覺到徐成的變化,特別那肉眼可見的玄妙星光能量從天而降,讓本來虎視眈眈的歸元境武者幾人臉色一變,眉宇緊鎖,前沖的身影也不由停頓下來,警惕地凝視著前者。


「這是星光能量!」

猛然間,清秀青年身旁一直沒有出手的殭屍臉中年男子臉色一變,怒喝道:「不好,他是想要突破二星武將,絕對不能讓他突破,一旦他突破,我們就要大禍臨頭了。」

一旦徐成突破二星武將,哪怕只是最普通的二星武將,想要擊殺他們,並非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可,殭屍臉中年不說還好,一說之下,那些歸元境武者腳步更是後退,根本不敢再靠近徐成半分。

噗呲。

一口鮮血噴吐而出,面色蒼白的清秀青年,凝視著遠星光瀰漫的徐成,眼眸瘋狂殺意綻放,憤怒到要噴火了。

高貴如他,居然會被徐成傷到,甚至差點被他一槍擊殺!

「殺!」

怒吼一聲,殺意升騰的清秀男子腳步一踏,怒氣沖沖道:「徐成,納命來!」。

… 87_87355「徐成,納命來!」

怒喝一聲,清秀青年身上元力爆發,腳下一踏,身影化成一道離弦之箭,直衝向徐成。

手裡五靈真劍在金色元力灌注下,瞬間化成一道撕裂一切的金光,劈碎空氣,強橫的力量夾帶著勁風,劈向徐成。

金光一閃,下一瞬間就降臨到徐成頭頂。

刻下,徐成雖然感悟了星光玄妙,被星光能量淬鍊身體,融合本源元力,然而距離真正突破二星武將,還有一段距離。

更不要說,此刻徐成在連番攻擊下,早已重傷連連,頻臨垂死,面對如此強橫的攻擊,恐怕還真難以全身而退。

必須趁著徐成還沒有完成二星武將的晉陞,還沒有完全掌握星光的玄妙,將其斬殺。只有將徐成斬殺,他才能得到他想要的武丹。

若等徐成突破至二星武將,就算有五靈真劍在手,他亦唔把握將其擊殺,更不要說搶奪寶物了。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這真理永遠都是對的。

「萬真鳴,今日老子就讓你見識一下,二星武將的強悍!」

怒吼之下,徐成稍微恢復的星光元力,猛然如火焰般燃燒起來,身上橙色武脈光華爆發,洶湧到手裡的赤紅長槍。

赤紅槍芒升騰而起,一道道玄妙的星光華綻放,星光槍影瀰漫而出,仿若那怒吼而出的槍龍瀰漫一股玄妙星光,無跡可尋。

怒吼著的赤紅色星光槍芒,生生撕裂空氣,破滅空間,直奔那一道金色光華綻放的劍芒。

槍道,霸道無比,毫無後退。

凝視著強橫的星光槍芒,木同眼睛一亮,不由贊了一句。

槍法和刀法一般,都是代表著霸道,勇往無前。

霸者,正道也。

看到那霸道的槍芒,木同還真有一股想要衝下去,出手救下徐成的打算。

修鍊如此正道的槍法,又怎可能會是壞人呢?

可,最後木同還是忍住,並沒有出手。

當一回壞人,當一回強盜,那又如何?

嘭。

就在木同心裡稍微掙扎一瞬間,赤紅色槍芒和金色劍芒終於碰撞在一起,空氣都仿若要燃燒。

兩股強橫的攻擊,就這般糾纏在一起,爭鬥得旗鼓相當,似乎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這東林萬家,果然夠強!」

眼看著自身最巔峰的攻擊,居然都無法建功,徐成瞬間明白對方的意圖,萬真鳴就是想要打斷他晉陞二星武將,氣機混亂,傷上加傷。

強橫的赤紅色星光元力槍芒爆發出來,雖說和金色元力劍芒僵持在一起,可仿若後續無力,無法再強橫半分。

「二星武將,就只有這點本事嗎?」

鮮血掛在嘴邊的萬真鳴,咧嘴譏諷一聲,身上的金色光華卻沒有半分減弱,反而更濃郁幾分,渾厚的精純元力灌注到五靈真劍,一道道玄妙詭異卻威力無窮的金色劍芒不斷斬出。

金色劍芒閃爍,不斷化成一道道金色光華,形成強橫無比,鋒銳萬分的攻擊,狠狠地劈向那怒吼而來槍芒。

狠狠地攻擊,瘋狂地攻擊,就要讓徐成感受到,什麼叫做憤怒,知曉就算晉陞二星武將,亦是要被斬殺在劍下。

咻,咻,咻……

一道道金光劍芒撞擊在赤紅色火焰槍芒,星光遠離逐漸消散,槍芒逐漸崩潰,更是無法構成致命的威脅。

一道金色劍芒劈出,直奔徐成而去。

凝視著那化成劍芒奔襲而來的金光,徐成恢復幾分紅潤的臉色一陣變幻,嘴裡一口鮮血噴出,手裡一道火焰元力槍芒凝練。

槍芒一閃而過,瞬間化成化成了一道赤紅色光華,駭然迎上金色劍芒。


嘭。

赤紅槍芒和金光劍影撞擊在一起,的能量升騰而起,化成一圈圈波紋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噗呲。

能量爆發,轟然衝擊而來,徐成胸口如遭重擊,接連幾口老血噴吐而出,臉色瞬間蒼白如紙,再無半分血色,腳步也不斷倒退,在地上留下了一連串腳印,身影差點沒有栽倒在地上。

看到徐成被震蕩餘波傷得只剩半條命,鮮血噴吐,差點沒有倒地不起,萬真鳴眼眸寒光閃過,周身金光炸開,殺意升騰:「徐成,死來吧!」

唰。

轉瞬間,一道鋒銳的金色劍芒劈出,在空氣爆鳴聲升騰之際,就降臨到徐成身前。

金光鋒銳,劍芒爆發,威力直追一般二星武將全力一擊。

咻。

金光直接撕裂了徐成的護體星光元力,沒入其心臟處,透體而出,而後沒入泥土,消失不見。

這可是偽真意戰刃結合自身武脈爆發出來的鋒銳強橫攻擊,還沒有徹底摸透星光元力的徐成,那裡可能抵擋。

最後,只能夠一劍穿心,瞬間被滅殺。

噗呲。

踹了首席總裁

元丹破碎,靈魂撕裂,根本就不可能抵擋。

「萬真鳴,我…..」

瘋狂的元力撕裂一切,化成一股股的光華在丹田內流竄,讓他生機消失,徐成眼眸瀰漫著一陣絕望之色。

蹬,蹬,蹬……

身影向後倒退,絕望的眼眸瞳孔也逐漸變得灰白,身體的溫度也在消散,緩緩地變成一具屍體,再也沒有任何生機和戰力。

一名准二星武將,就此隕落。

呼!

重重地吐出一口濁氣,萬真鳴臉上的瘋狂殺意,在看到徐成倒地不起的一刻,旋即一股無法掩飾的喜悅爆發出來。

頓時,萬真鳴對著身旁的歸元境武者吩咐道:「你們幾個在一邊守護,不要讓人靠近這裡,明白嗎?」

吩咐完幾個歸元境武者后,萬真鳴輕輕抹掉嘴角掛著的鮮血,心裡卻升騰起一陣心悸。

若非徐成修為剛剛突破,還沒有徹底穩定在二星武將,戰力根本沒有百分百地爆發出來,恐怕死在這裡的就是他了。

只可惜,戰場生死已定,再無任何翻轉可能。

聽到萬真鳴的命令后,身後的六名歸元境武者,身上一股元氣綻放,手裡緊握著各自的兵刃,化成一道道虛影,將萬真鳴和殭屍臉中年男子守護在中央。

同一時刻,殭屍臉換不走向徐成逐漸變得僵硬的屍體,伸手摸索一番,想要找尋他想要的東西。

一個青玉色瓶子從屍體懷裡取出,向著萬真鳴方向走回去。

突然。

一道風速虛影從半空落下,仿若一股風一般,瞬間抵達殭屍臉身前,伸手一捉,趁著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瞬間將青玉色瓶子搶奪到手裡。

如風一般的身影,落在殭屍臉身前不遠處,毫不在意地把玩著手裡的青玉色瓶子,臉上泛著一抹淡定的笑容。

被突然會出現的身影搶奪了手裡的青玉色瓶子,殭屍臉臉色一沉,凝視著前者,厲聲道:「我們乃東林萬家,閣下是何人?為何……」

如風一般搶奪了殭屍臉手裡青玉色瓶子的身影,正是準備當一回強盜的木同,他絲毫都沒有理會殭屍臉,稍微把玩了一下青玉色瓶子,旋即將其放入懷裡。

收起青玉色瓶子后,木同才緩緩轉過身,雙眸淡然地凝視著萬真鳴等人,身上一股鋒銳的氣勢綻放出來,精純的元氣蓄勢待發,隨時提防虎視眈眈的對方出手。

木同擺了擺手,語氣有些不屑道:「東林萬家?沒有聽說過。」

感覺到木同的輕蔑,殭屍臉厲聲喝道:「我東林萬家,可是一流家族。小子,若你不想死,趕緊將剛才搶走的東西叫出來。興許……」

根本就不等殭屍臉把話說完,猛然間,一股鋒銳如刀的強橫氣勢從木同身上升騰而起,轟然化成一道鋒銳刀芒,碾壓而下。

鋒銳如刃的氣勢散發,讓殭屍臉等人臉色一沉,瞬間也明白,這一次他們遭遇上高手了。

另外一邊,終於緩過神來的萬真鳴,眼眸怒視木同,厲聲喝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誰,得罪我東林萬家,今日你必死無疑。」

雖說木同散發出來的氣勢,比之他還要強上一絲,但他們這方可擁有兩名星階武將,數名歸元境武者,根本無需懼怕木同。

況且,前一刻斬殺二星武將修為的徐成,更是讓萬真鳴信心飽滿。

「少在這裡唬人。」

根本不等萬真鳴說完,木同眼眸寒光一閃,淡然道:「現在,我給兩條路你選擇。一是告訴我,剛才青玉色瓶子里,究竟裝載著什麼?而是,我用拳頭讓你們說出來。如何選擇,就看你了。」

目光望向萬真鳴,身上一股白色鋒銳精純元氣光華綻放,裂金真意牽引之下,手裡一道一米多長的元氣刀芒凝練,隨時準備出手。

「該死!」

怒吼一聲,萬真鳴身上一股金色光華綻放,手裡五靈真劍爆發出一道金色劍芒,瞬間斬向木同。

金色劍光一閃而過,仿若一道金色鋒銳閃電,直奔木同而去。

「果然是真意戰刃。」

感覺到那金色刀芒中蘊藏的意思金之真意,木同眼眸熾熱光華閃爍,腳底下卻絲毫都沒有任何含糊。

精純元氣綻放,身影瞬間化成一道風影,居然比之斬落下來的金光,都要快上一絲,金色劍芒從身旁斬落,劈如地底。。

… 87_87355「果然是真意戰刃。」

王爺,請休了我

精純元氣綻放,身影瞬間化成一道風影,居然比之斬落下來的金光,都要快上一絲,金色劍芒從身旁斬落,劈入地底,完全消散。

咻。

身影如鬼魅一般的木同,並沒有趁機攻擊萬真鳴,手裡一道裂金真意凝練的刀芒浮現,瞬間兩道白色鋒銳刀芒斬出。


噗呲。

兩道白色鋒銳刀芒斬出,兩名萬家歸元境武者根本就沒有抵擋之力,鮮血噴吐,身影倒飛而去,落地一刻再無半分氣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