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只是萊茵和毒品一樣會使人產生很強的依賴性。

蘇硯有些不耐煩男人的廢話,拿出櫻敷衍的應了一聲後就朝着男人攻去。

男人拿出日本刀擋住了櫻,然後微微睜大了眼,似乎沒有想到蘇硯的力氣會這麼大。

蘇硯看着男人說:“不要小瞧我,不然吃虧的可是你。”——他知道他現在的這具身體長相看起來就像柔弱的小白兔一樣很容易讓人輕視他的戰鬥力。

跟男人打了一陣,因爲蘇硯沒有使用法力的緣故,所以他還是落了下風。

打鬥了良久,蘇硯也發泄的差不多了,再加上他的胸部到腹部被男人重重的砍了一刀,傷口很深,他想趕快結束戰鬥去治療,於是就使出了一個凝冰術,將空氣中的水凝成了一把冰刀,但他只是淺淺的割傷了男人的脖子——

因爲打的還算愉快,所以他最終決定不下殺手,只是對着男人說:“我贏了。今天心情不錯,就不殺你了。”

男人冷哼了一聲,眼中不爽和殺意的風暴肆虐,最終他對着蘇硯說:“我的名字,是式。”

蘇硯說:“我知道了,還有,慢走不送。”

看見式眼中一閃而過的疑惑,他補充道:“我住在這裏。”

於是式最後看了眼蘇硯,轉身離開了。

和式打鬥完之後,蘇硯自己治癒了傷口,而且並沒有挪窩。

因爲他覺得一直融合力量實在是太無聊了,不挪窩的話,這個式說不定會來找他,這樣偶爾有個人來陪他打架感覺確實不錯。

果然不出蘇硯的預料,式自和他打鬥輸了的那天開始,時不時會來找他。

他閒來無事和式打完之後,也會教給式一些他從之前世界所得之的力量運轉的訣竅之類的東西。

生活繼續波瀾不驚的度過,蘇硯這天搶奪完食物殺完人之後,遇到了一個預料之外的存在——處刑人。

處刑人有兩人,他們是豐島上制裁不守規則的伊古拉參加人員的人,兼職處理屍體。並且他們的實力很強,還會憑藉個人心情隨意殺死沒有違規的參賽者。

三爺,夫人她又驚艷全球了 可以說是所有參賽者的噩夢。

那兩個處刑人看見蘇硯之後,竟然嘻嘻哈哈的朝着蘇硯攻擊起來。

蘇硯現在的力量融合度已經達到了五分之三,連式都完全不是他的對手了,所以他並不擔心處刑人的攻擊。

一番打鬥之後,蘇硯卻並沒有殺死處刑人——因爲他想着他住在豐島,這兩個處刑人又兼職處理屍體,也可以說是維護豐島的環境。如果殺了這兩個處刑人,沒人處理屍體,豐島這本來糟糕的環境更糟糕就不好了。

所以他認真的對着兩個處刑人說:“你們好好維護豐島環境,我就不殺你們了。”

處刑人似乎沒想通蘇硯的邏輯,蘇硯也不甚在意他們的反應,拿着搶來的食物轉身離開了。

蘇硯打敗了處刑人之後,處刑人也時常閒的蛋疼來蘇硯身邊找虐。

也因此,蘇硯常常會見到跟在處刑人身邊的“狗”。

“狗”是一個纖瘦白皙的少年,有着灰色的頭髮,身上有着很多傷疤,帶着黑色的皮具,據說被伊古拉的審判,也是麻藥組織的運轉人物Arbitro改造過——剜掉了雙眼割掉了聲帶,所以無法看東西也無法說話。是Arbitro的寵物。

每次見到“狗”蘇硯都忍不住想果然豐島上的BT很多,連這麼殘忍的人體改造都做得出來。 咎狗之血(三)

咎狗之血三

最近式來找蘇硯的時候,蘇硯常常能夠感受到他身上非常重的別人的氣息。

這讓蘇硯心中有瞬間的疑惑,因爲他知道式向來是獨來獨往,而式身上這麼重的別人的氣息說明式和那個人肯定呆在一起的時間很長。

……莫非式有了意中人?

他猜測了瞬間就把這個問題拋到了腦後,和式認真打鬥起來。

打鬥完畢,蘇硯很直接的就問:“你也有愛人了麼?沒想到啊,我還以爲你這輩子都會一心撲在追求力量上面呢。”

式勾了勾嘴角,紅眸裏面一閃而過複雜的情緒,然後他露出了一個他臉上最常見的嘲諷或者是不屑的微笑:“……誰知道呢。”

“應該……只是想佔有他而已……”式垂着眼,低聲呢喃了一句,然後拿着刀轉身離開了。

蘇硯看着式的背影,心想式大概真的找到了自己所愛的人吧。

……有點羨慕呢,他也想要找到一個能伴隨他一生的人啊……不過在虛擬世界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反正最終他一定是要回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的這一切,最終都只會是一場泡影罷了。

他專注地擦拭着櫻,眯着眼回憶,這把劍似乎是之前經歷過的某個世界的妖送給他的吧,那個妖的名字叫什麼他似乎已經忘記了。

只是依稀還能想起那是個留着銀色長髮的男孩。

嘴角挑起一抹苦笑,蘇硯將櫻收回——他果然是老了啊,只有老人才會追憶過去。

悄無聲息的,蘇硯感覺到一個人擋在了他的面前。

蘇硯被陰影覆蓋,警覺的再次拿出了櫻。

不知道他剛剛是不是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這個男人走到他的面前他竟然絲毫感覺也沒有。

他擡頭看這個擋在他面前的男人,這是一個幽靈一樣的人,渾身上下沒有一點生氣,看起來無精打采沒有絲毫攻擊力。他有一頭微長且柔軟的淡金色頭髮,淡藍色眼睛毫無情緒的盯着蘇硯。

雖然這男人的長相很不錯,但是那種渾身上下充斥着的消極氣息讓蘇硯看着就不爽。

蘇硯冷冷的看着男人,說:“我看你不爽,你最好三秒之內離開,否則我就要開始攻擊了。”

男人懶洋洋的瞥了蘇硯一眼,沒有理會蘇硯的威脅,只是將手中的皮箱遞給了他,然後說:“替我交給式。”

蘇硯接過皮箱,口中還在數着:“……1——我要開始攻擊了哦。”

心情不算很好的蘇硯放下皮箱,拿起櫻就朝着那個有氣無力的男人橫劈過去,男人面對他的攻擊只是動作看起來很慢的伸出手,然後——這個男人竟然抓住了櫻,而且讓他無法砍下去?!

蘇硯略有些詫異的感受着從櫻上傳來的男人巨大的力氣。

然後將櫻從男人的手中抽回,心想他這一擊就算是式也無法擋住,沒想到這個連一絲戰鬥都沒有的男人竟然可以擋住。

……該說人不可貌相嗎?

蘇硯收起雜緒,想着能有個比式還強的人給他練手也是不錯的,於是再次向着男人攻擊了過去。

…………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大概是豐島的最強者了,蘇硯不使用仙術也就只能勉強和男人打個平手——這還是在他的靈魂力量和力量完全融合了的情況下。

男人似乎對於蘇硯的戰鬥力有點驚訝,但那點驚訝就像是一枚小石子投進了廣闊的湖水中一樣,無比微小而且轉瞬即逝。

“你很強呢。”蘇硯比了個暫停的手勢後,對男人說。

男人說:“你不是還有什麼特殊技能沒拿出來嗎?如果你盡全力的話,我不可能贏。”

蘇硯打鬥完後把心中的不爽也發泄了,他對着男人一笑,說:“使用了特殊技能的話我豈不是必勝無疑了?那樣算是作弊了,還有什麼意思。

說起來你怎麼知道我有特殊技能的?莫非你就是式口中的那個生物兵器?”——

式曾經和蘇硯提起過,目前能打敗他的就只有一個生物兵器和蘇硯了。看這個人的這幅樣子,還真的挺像是式所描述的那樣呢:無精打采,看起來無比鬆懈渾身都是破綻,但卻強的不可思議。

男人點了點頭,什麼也沒說。

蘇硯遞給男人一個壓縮食品,然後問:“怎麼稱呼?”

“N。”男人接過壓縮食品,卻並沒有吃,只是拿在手中。

蘇硯向來對於強者比較有好感,所以他拍了拍N的背,說:“一天別這麼消極了,這幅樣子讓我看到就有一種想要打你的衝動。”

N看着蘇硯,不語。

蘇硯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麼了,似乎有點多愁善感的樣子,他吃了一口壓縮食品,說:“我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爲什麼會這麼消極,看起來要死不活的。或許被改造成生物兵器很痛苦吧。不過你倒是讓我有點羨慕啊。”

N難得露出了一點奇異的表情,看着蘇硯。

蘇硯接着說:“如果我能像你一樣了無牽掛就好了,如果那樣我也就爽了,我現在就去自殺。你甭聽別人說什麼有自殺的勇氣還不如好好活下去之類的屁話——明明知道不管之前還是之後的生命都只會有折磨,還有哪個傻逼願意繼續活下去?”

蘇硯面對很是消極的N不知道爲什麼就有一種傾訴的,特別是在看見N湛藍偶爾掠過一抹奇異的紫色的眼睛的時候。

最終蘇硯嘆了口氣,然後勾起了一個暖洋洋的笑,說:“但是不可能,我不可能了無牽掛。我還有愛的人和愛我的人啊。爲了他們也要活下去。”

蘇硯拍了拍N的肩膀,說:“所以你也要好好活下去啊,我相信,就算你沒有愛的人,但是在你不知道的某個角落一定會有愛你的人的。”

N還是沉默的盯着蘇硯,淺藍色眸子裏面不時劃過一抹紫色。

半晌,他終於開口:“……我不相信會有人愛我。”說完,他像幽靈一樣的轉身離開了。

蘇硯等到N走之後,就感覺之前的那一段記憶有一點的朦朧。

他覺得自己之前的狀態有點、不、應該說是非常的不正常。

按照正常狀態的自己,他根本不可能和一個還算是陌生人的人說這麼多的廢話。而且也不可能對陌生人真心的笑。

……N這個男人太詭異了,以後還是少接觸爲妙。

最終,蘇硯作出判斷。

後來蘇硯無意間有一天碰到了一男一女似乎是CFC軍方的兩個人在和N還有一個灰髮的俊秀青年對峙。

然後劇情很神展開的,那來自CFC一男一女似乎內訌,女人殺死了男人,N又殺死了那個女人。

蘇硯覺得很神奇,他發現那個女人看着N的眼神明明就是愛意十足又夾雜着說不出的複雜情緒。

而N看着那個灰髮青年的時候,身上平靜無波的氣息似乎會稍稍改變一點。

就在這段時間,處刑人和蘇硯心目中的大BT改造了“狗”的Arbitro也趕來了。

到了最後,連式也趕來了。

蘇硯看着N的眼神中深切的絕望和消極,就猜到這個人大概是不想活了,他想了結自己。

於是蘇硯當時也沒多想,就覺得N好歹是豐島大概也是這個世界的第一強者,大概也是這個世界唯一可以和他做對手的人,如果N死了=沒人可以和他打平手=他會很無聊。

蘇硯自從力量足夠強大有了資本之後向來就是想到什麼做什麼,於是他就偷襲了N,然後控制好力道用雷擊術把N劈暈了。

後來蘇硯瞭解到那個當時和N一起對峙CFC的一男一女的那個灰髮青年就是式的愛人,叫做明。

明不是很強,但性格似乎挺不錯的樣子——

最起碼當蘇硯大概瞭解到式將明囚禁瞭然後調.教了,明竟然還會深深地愛上了式這件事情之後,他就覺得明的脾氣簡直太好了。

如果有人敢對他這麼做的話,他絕對不會再讓那個人存活在這個世界上。

蘇硯知道式是一個有野心的男人,所以他對於式想要統一日本然後稱霸世界的想法沒有什麼驚訝,反而帶着N一起參與了式的行動。

——N依舊是個消極的人,不過他對於蘇硯的話大多數都會聽從。

而蘇硯每天都會找心理醫生對N進行治療,或者帶着N和明還有其他的人一起去旅遊或者做其他N從未接觸過的快樂的事情。對於蘇硯常常拐走明的事情,式不止一次表達了他的不滿。

N的心理狀況逐漸好了起來,心結似乎也在日復一日的時間中解開了。

CFC和日興連的戰鬥完畢之後,在式的領導下他們的力量又拉開了新的戰爭。

這次,蘇硯安穩的活到了七十二歲。

而他死的時候N、式和明他們都還活着。

N的話我覺得他還是很可憐的,不過我說的這部分沒有JQ是真的,蘇硯對於N來說其實就相當於朋友這種等級。

PS:昨天好多人留評,雖然被負分有點傷心,但總體還是治癒的XD 笑傲江湖(一)

笑傲江湖一

蘇硯恢復神智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處幽暗的洞穴之中,全身無力且疼痛難忍。

他皺着眉頭看了一下他現在所在的這具身體的情況,就發現他現在這具身體原本應該是習武之人,但現在卻是因爲外力作用經脈寸斷,丹田中的內力被盡數散去。

而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在他來之前應該已經死了。

蘇硯心想不知道是什麼人這麼狠毒竟然廢去了一個習武人的武功。

不過他也沒時間再多想其他的,只是加緊時間融合靈魂力量——雖然他穿越了過來勉強爲這具身體吊了一口氣,但是如果他再不自救,也就是個必死無疑的結局。

費了許多力氣,蘇硯總算是靠着融合的力量讓自己不至於死去,身體上的傷口大多也都癒合了,只是內傷估計暫時還是好不了。

極品男生到俺村 忍着身體的疼痛,蘇硯向着洞穴外面走去,他想不管如何總歸要知道他現在究竟是在哪裏,所處的環境有沒有危險不是?

蘇硯走出又長又潮溼的洞穴,就見洞穴外面是一條急流陣陣的河,而洞穴所處的地方竟然在萬丈懸崖之下。

這懸崖十分的高,最起碼蘇硯現在站在洞穴外往上看,他甚至不能看清懸崖有多高,只能看見高處一片雲霧繚繞。

他猜想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大概是從懸崖上摔下來的。

說起來這人也算是厲害了,從這麼高的懸崖之上摔下來竟然奇蹟般的沒有粉身碎骨,而且看他的死亡原因也不是與因爲從懸崖上摔下,而是因爲筋脈盡斷,失血過多。

不過看見這麼高的懸崖,蘇硯也就暫時沒了離開這個洞穴的心思了——就憑他現在的力量還上不了這懸崖。

不過如果靈魂力量完全融合了的話爬上這懸崖倒是沒問題。

所以目前不管是想要治好自己的傷還是離開這裏蘇硯都需要儘快融合力量。

不過現在他暫時無法達到辟穀的境界,所以尋找食物也是重點,不然如果重傷沒讓他死亡,反而是餓死的那就有點囧了。

蘇硯步履有些蹣跚的順着崖底的路走着,最終他RP十分好的在距離洞穴大約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找到了幾棵果樹。

這種果樹上的果子蘇硯曾經在之前去過的武俠世界見過,無毒可食用,而且摘下後可以保存很長一段時間,只是味道有點不好。

農門小仙女 不過現在也不是計較口味的時候,蘇硯脫掉自己的外衫,摘了許多果子兜着。

他害怕這裏晚上有野獸,於是就帶着果子又回到了洞穴之中。

接下來半年的時間蘇硯都沉浸在融合力量之中。

開始的時候他還需要吃果子,不過到了後來冬天到了沒有果子的時候,他也完全可以辟穀了。

力量完全融合的那一天,也就是蘇硯離開崖底的日子。

在離開崖底之前,他還特意整理了一下儀容。

不得不說半年的時間除了融合力量什麼也不幹,他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太過於……慘不忍睹。

他自己看到自己的樣子都受不了更不用說是別人了,所以他在河中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洗了個乾淨,烘乾,然後又在河中洗了個澡,這才離開。

他映着湖水看了下自己洗乾淨的樣子,長相很是不錯的樣子,五官英俊陽光,只是大概是因爲殼子裏面的人換了的緣故,看起來陽光是沒有了,倒是多了幾分冷冰冰的殺氣。

身體的原主人佩着劍。這把劍和櫻自然是沒得比的,但在武俠世界中大概也算是一把好劍了。

他拿着劍到了懸崖邊,有點詫異地發現這看起來極是陡峭的懸崖上竟然有一片飛檐斗拱看起來十分大氣漂亮的建築羣。

這個時候,從其中一棟建築中走出來一個身穿布衣的人,那個人看見蘇硯,眼睛瞪得老大,大叫了一聲,將手中的東西一拋,踉踉蹌蹌的又跑回了他剛出來的那棟建築,邊跑還邊叫着:“救命!!!救命啊!!!鬼、鬼來索命了!!!啊啊啊!救命!!!!”

蘇硯有點無語的看着那個人的背影,心想雖然現在是晚上,但也不至於看見他就叫鬼來了吧?他有這麼嚇人嗎?

……莫非……剛剛那個人知道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已經死了?

總裁專寵,麼麼噠! 蘇硯正想着,就從那棟建築中走出許多人,這羣人似乎以一個相貌極爲出色的男子爲首。

爲首的男子的長相有點偏女性化的俊美,但是渾身氣勢凜然且邪氣和煞氣深重,卻是讓人無法把他當做女子看待的。

男子看着蘇硯,眉一挑,薄脣一勾,說:“你竟然沒有死嗎?看來是我低估了你。”說完,還在笑着,只是身上殺氣越來越重,他周圍的幾個人甚至在這股氣勢下冷汗連連,臉色煞白。

蘇硯倒是沒受什麼影響,冷淡的瞥了男子一眼,問:“就是你廢了我的武功?”

男子輕佻的說:“是。而且——我還要再廢一次!”說完眼神陰鷙起來,朝着蘇硯開始攻擊。

蘇硯看着男子沒有拿任何武器,嗤笑一聲,將手中的劍扔給了男子,說:“拿着吧,我可不想拿着武器和一個手無寸鐵的人動手。”

男子的臉越發陰沉起來,他看着蘇硯,然後接過武器,冷冷的笑了,只是眼中沒有分毫笑意:“你倒是自傲,也不想想之前是敗在了誰的手中。”

蘇硯不語,只是拿出了櫻,遊刃有餘的和男子打起來。

男子最終敗在了蘇硯的手中,蘇硯拿着櫻,就準備毫不猶豫的殺死男子——反正這男子身上邪氣深重。

就在這時很久沒有過動靜的提示音響了起來:叮! 我家夫人太能逃 任務開啓!

任務內容:拯救東方不敗。由於身體原主人對於東方不敗的好感度超過了一百,故你需要挽救東方不敗的悲劇命運。

任務獎勵:罪惡值減少一百,變態值減少五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