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另外妻妾之間有嚴格的主從之分,妾在權利與地位上遠低於妻,在某種意義上具有妻的奴婢的性質。並且這種主從關係還延續到後代身上。妻、妾所生子有嫡、庶之分,在地位與財產的繼承權利上,妾所生的庶子也遠遠低於妻所生的嫡子。

多妾制度最早起源於先秦時期的滕念:teng二聲妾制度。當時的諸侯大夫娶妻時,女方往往以侄娣妻侄和妻妹隨嫁,隨嫁的侄娣便成爲“滕”。

滕也是男方合法的妻子,與妻大致相當,其地位不同於後來的妾。另外,當時也存在妾,只不過更接近於奴婢罷了。

星際迷霧 秦漢以後,滕、妾逐漸不分。 古畫迷局 到了唐宋以後,滕逐漸消失,一妻多妾制度正式形成。

在古代,一妻多妾制相當的普遍,即便是窮人,也往往要納至少一個妾。對於貴族來說,妾的數量是越多越覺得有面子。

一妻多妾制度一直延續到民國後期,才正式的消失不見。只不過現如今的公務猿,也朝着這個方向發展,而妾的名稱則被情婦、二奶或者小三所取代,其實二千多年的封建禮法,想要瞬間滅掉,還是很難的。 神醫小獸妃 尤其是當權力沒有被放到牢籠裏的時候。

武俠之戰盡群雄 當天夜裏,圓圓因爲心事重重睡的很晚,而宏圖則一直守在電腦跟前,看着“島國愛情小電影”,對於老公的這種行爲,圓圓滿不在乎。

凌晨時分,熟睡宏圖弄醒。她吃驚的發現,自己的睡衣早已被鄧宏圖褪去,對方正拼了命的吻着自己。

“別鬧,醫生說了,懷孕初期是不可以的,否則會傷到孩子的。”

面對圓圓的勸說,鄧宏圖根本沒有聽進去,而是可憐兮兮的說道:“寶貝,這些日子我一直陪在你身邊,都憋死我了,難道你希望我再出去找那些野女人嗎”

看圓圓不回答,鄧宏圖趁熱打鐵的繼續說道:“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會小心一些的,保證不會傷到咱們的孩子”

圓圓的心再一次的軟了。想來也是,難得日子鄧宏圖老老實實的陪着自己,衝着孩子的面子,對方將來也會對自己好的,既然如此,難道自己還要將對方往別的女人身邊推嗎這樣想着,圓圓就不再拒絕,而是非常小心的配合着鄧宏圖。

可不知道今兒晚上的鄧宏圖是打了雞血還是怎麼滴,搞起來沒完沒了,而且自己還不能有過於劇烈的活動,只好任由對方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瘋狂着。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兩個多鐘頭後,一陣劇痛傳來,圓圓發現一股鮮血順着大腿根兒往下流。 浮生莫與流年錯 吃驚不已的圓圓趕緊推開還壓在自己身上的鄧宏圖,悲痛萬分的吼道:“你怎麼搞的,流產了”

鄧宏圖意味深長的看了圓圓一眼,隨後盯着對方流出的鮮血長長的出了口氣,“這下安全了”

圓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聲的質問鄧宏圖道:“你這個混蛋,難道你是故意這樣做的嗎”

“對啊,我是故意的”鄧宏圖一點都不否認自己的意圖,“咱倆早該離了,問題是一旦有了這個孩子,你就必須要分得我們家的不少產業,那我還留着這個孩子幹嘛。”

鄧宏圖說到這裏,不由得一陣冷笑,“我也不妨明說,就你跟你父母那種小市民,想要跟我們這種大戶人家攀親戚,門都沒有。我就是跟你玩玩,沒想到你還認真了,真是可笑”

說完這話,鄧宏圖翻身來到牀邊,開始穿衣服,“爲了今天晚上,我可是吃了不少的補品啊。這會兒我得出去好好發泄發泄,奉勸你還是趕緊打車去醫院吧,省的回頭再落下個不孕不育的毛病,那就真沒人要你啦”

待續 看着鄧宏圖穿衣服的背影

圓圓的新仇舊恨一併涌上了心頭

想着自己的一生就這樣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毀了

現如今

他不但殺死了自己的孩子

還滅掉了自己最後留在鄧家作少奶奶以及佔有一份家業的希望

想到這裏

圓圓忍着疼痛

一伸手從牀頭櫃上將檯燈倒握在手>

你毀了我的一切

那麼我就毀了你的一生

心的冒出來

圓圓鼓足了力氣朝鄧宏圖的後腦砸了下去

“噗”

一股血霧從鄧宏圖的後腦處噴了出來

可想而知圓圓下手的力道有多重

看着鄧宏圖癱倒的身形

圓圓產生了強烈的快感

自己這麼多天以來所受的委屈

得到了最好的宣泄

於是圓圓手握檯燈柄來到了鄧宏圖倒下的地方

喪失了理智一般的一下又一下的砸了下去

直砸到自己手軟

直砸到對方的腦袋血肉模糊

順着檯燈托兒滴答滴答的滴落到地面

捂着疼痛的肚子

圓圓摸了摸對方

發現早已沒了呼吸

這才心滿意足的出門

攔了輛出租車

直奔醫院

途; 圓圓給鄧母去了通電話

“趕緊回家看看你的寶貝兒子吧

”整個通話過程裏

圓圓只說了這麼一句

掛斷電話以後

圓圓將手裏的電話順着窗戶丟了出去

幾個小時以後

做完清宮手術的圓圓被推出了手術室

而等在門口的除了鄧宏圖的父母外

還有一大羣穿着制服的警察

爲了給自己的兒子報仇

鄧家可以說卯足了力氣

不將圓圓整死那就不算完

於是一審結束後

圓圓被判處了死刑

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圓圓沒有上訴

因爲至始至終

自己的父母都沒有出現過

這讓圓圓徹底喪失了活下去的勇氣

這就是轟動一時的河北省石家莊市殺夫案的始末

聽完圓圓的敘述

我有些無奈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這裏面有太多的如果

如果圓圓最初選擇報案

如果圓圓的父母不貪圖蠅頭小利與對方家做交易

如果圓圓不跟鄧宏圖結婚

如果圓圓不去幹涉鄧宏圖那個人渣的行爲

如果圓圓當初選擇離婚

如果圓圓將孩子做掉

如果圓圓沒有一時衝動

這個故事讓我想起跟老曹去黑龍江齊齊哈爾市做的一樁風水單子了

我只記得那應該是冬天

我們還跟劉總合作呢

然後就接到了這樣一個訂單

買好了去那裏的火車票以後

我跟老曹踏上了去齊齊哈爾的火車

早就聽說冬天的齊齊哈爾特別的寒冷

於是我不顧老曹反對

大棉衣、二棉褲、、保暖內衣、加厚的圍脖、鹿皮的手套等等吧

反正只要是能夠禦寒的裝備

我基本都帶到了火車上

甚至連腳上穿的鞋子

都是萊爾斯丹保暖性最強的皮鞋

你再看看老曹

外面一件皮夾克

裏面是粗布的功夫衫兒

裏面一件襯衣

下身是一條加絨的牛仔褲

腳上是老北京布鞋

火車站內

老曹看我拎着滿滿一大箱子衣物

於是不屑的問道:“老弟

咱是去佈置風水局

又不是去定居去了

呆個三兩天就回來

你用得着帶這些件兒衣服嗎



“不行

我這人天生的怕冷怕熱

別回頭再給我凍出毛病了

”我強忍住內心的歡樂

回答老曹道

老曹搖着自己那大腦袋

特別不理解的看了看我

隨後邁步來到候車的座位處

掏出一張面巾紙擦了擦座椅

招呼我

“這兒有座

過來吧

”說完以後

還主動幫我拎着箱子來到座位處

“你說老劉怎麼那麼摳兒呢

”坐好以後

老曹手怨道

“怎麼了

”我玩着手機

頭也沒擡的反問道

“就不好給咱倆買張臥鋪哦

你說說就差一百多塊錢

非得買硬座

多遭罪啊

”老曹看着手票

有些糾結的朝我說道

“好歹是k打頭的特快呢

你要來個普通的列車

估計到地方就能給咱倆顛達零碎咯

”我依舊鼓搗着自己的手機

“你就說老劉小摳兒得了

”老曹還是很糾結這個事情

“行啦

換作你是老闆

也不見得比老劉能強哪兒去

畢竟當老闆的都要考慮節約成本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