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古塵凝視暴金,見他緩緩的將在狼牙棒攥起,隨後猛的舉起了自己的雙臂;「蘇醒吧!」

古塵一聲低喝,火雲山轟轟顫抖,像是發生了地震一般,碎石滾落,一道道裂縫蔓延。

見此,暴金一臉駭然,他不知道古塵是怎麼做到的,但是卻也知道,不能再讓他繼續下去。

一個衝刺,暴金化成殘影沖向古塵。

突然,「轟!」

彷彿天崩地裂,一聲轟響,無盡的熔岩衝天而起,直接將這一方天地吞噬。

……

遠處,虎賁捂著自己的胸口,凝視火雲山方向,眼中不禁的滿是不敢相信,火雲山爆發了,這是什麼力量?古塵是怎麼辦到的?

其實在虎賁剛才要和暴金較量的時候,古塵拉住他,確實和他秘密的說了一些話。

「你的戰鬥結束了,剩下的戰鬥屬於我,我會將火雲山引爆,你,千萬不要靠近!」

古塵說的只有這一句,甚至是虎賁剛開始聽到的時候,甚至懷疑他在說胡話。

並非是那句他要引爆火雲山,火雲山在化神境眼中,誰都能隨意的將其引爆,而是他那句,剩下的戰鬥交給他了。

當時的戰鬥,只要是個腦子沒問題的人,都能看的出來,無論是他還是古塵,單對單和暴金對戰,下場都是死亡。

而現在,虎賁卻是震驚古塵那句,我會引爆火雲山。

因為他以為古塵會施展化神境的力量,使得火雲山爆裂,但是他全程目睹,火雲山爆裂,是內部火焰衝擊造成的。

古塵是怎麼引動的內部的火焰?

虎賁想不明白,但是不知為何,他心中開始相信古塵,單對單,他也可以顛覆戰局,因為,他有底牌。

火雲山,熔岩衝天而起,短短片刻,百里火海,而且讓虎賁更為驚愕的是,這些火焰彷彿被控制了一把,不再散去。

……

火海之中,暴金的狼牙棒狠狠的砸向古塵,突然,古塵猛的後退,直接被火焰吞噬,消失的無影無蹤。

狼牙棒砸空,暴金猛的揮拳,一道拳影,像是極光一般沖向古塵被吞噬的方向,但是沒有傳來任何的動靜。

暴金化作殘影的追去,可是結果卻發現,再也不見古塵的影子,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古塵身上有陰陽辟魔陣紋印,暴金知道,靈魂力量找不到他,此刻,只能憑藉自己的雙眼,但是在這火焰世界,視線卻大大受限。

這裡不易戰鬥,不利。

暴金謹慎的環視四周,沒有發現古塵,剛欲下墜,離開這火焰世界,突然,他眼角一撇,猛的看向了身側。

大概十丈處,一個模糊的人影出現,正是古塵!

古塵一臉淡笑的看著暴金,道;「我一直在想,你為什麼會叫雲中龍呢?」

只有短短十丈的距離,古塵卻絲毫不做防禦,甚至,雙手背負在身後,一點也不擔心暴金突然衝上來。

暴金不答,他一臉謹慎的看著古塵,另外那沒拿狼牙棒的手,慢慢的捏出一枚髮絲一般粗細的銀針,道;「雲中龍,見首不見尾,但是我自己並不喜歡這個稱號。」

古塵煞有其事的沉思;「怎麼說來,我應該適合雲中龍啊。」

「你?」暴金一笑,突然,他手中的銀針猛的射出,在古塵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一下便刺進了他的眉心。

古塵獃滯的看著暴金,彷彿成了一尊雕塑。

此刻,暴金臉上浮現猙獰笑容;「沒想到竟然如此簡單,古塵,看來,我高看你了。」

「奧,你說什麼如此簡單?」

突然,古塵的聲音再度響起,暴金一愣,這才驚愕的發現,又有一個古塵從火焰之中走出。

當魚愛上貓 你不是以為,你將我殺了吧?」

暴金猛的轉頭,再度走出一個古塵。

「哈哈哈,暴金,你現在還沒明白嗎?」

越來越多的古塵出現,暴金左右環視,臉上滿是驚恐表情。

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怎麼會出現那麼多古塵?

… 密密麻麻的古塵圍在暴金身邊,足足有上百之多。

「暴金,你猜猜你哪一個是我。」

「暴金,你不是想殺我嗎?」

「暴金,來殺我啊,來,讓你殺個痛快。」

「來,殺我。」

「來,殺我,敲我的腦袋。」

「……。」

紛亂的聲音在四周響起,讓暴金有種被一千隻一萬隻蒼蠅圍攻的感覺,腦海里全是嗡嗡的聲音。

暴金臉色越發猙獰,突然,他仰天大喝;「夠了!都給我滾……!」

暴金一聲怒吼,體內一股無匹的波動橫掃,所到之處,所有的古塵,紛紛化作火焰。

突然,一個踉蹌的身影想要奔進火焰,暴金一道殘影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

是古塵!

嘴角還帶著血跡。

暴金狠聲道;「我就知道,你這種分身手段,肯定會大大的消耗力量,我看你這次往哪跑!」

說著話,暴金猛的提起拳頭,一拳砸向了古塵的腦袋。

「嘭!」

暴金一拳下去,竟然將古塵的腦袋砸穿,如此輕而易舉,讓他自己都沒想到。

驚呆的看著古塵被砸穿的腦袋,突然,暴金這才發現,並沒有血漿和腦漿出現,這也是個假的!

「暴金!」

暴金猛的回頭,發現身後十丈外,一個身穿赤紅色鎧甲的古塵,正手持銀槍。

銀槍猛的指向暴金,古塵狠聲道;「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說著話,古塵猛的撲了過來,手中的銀槍,更是對準了他的眉心。

這次不會錯了!

暴金猛的拿出狼牙棒,面對古塵這凌厲一擊,直接砸了過去。

「嘭!」

暴金一棒子下去,古塵連同手中的銀槍還有身上的鎧甲,化成火焰消散。

「……。」

也是假的!

「哈哈哈。」古塵的聲音突然在暴金身後響起,暴金猛的回頭,這才發現,一個書生模樣打扮的古塵,正在大笑。

暴金已經厭倦,手掌一揮,一股勁風席捲,直接打在了這書生模樣的古塵身上。

一股無形波動散發,古塵揮手將這勁風拍散,狡黠一笑;「暴金,你錯過一次機會。」

話畢,古塵衝進火海之中不見。

暴金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這才反應過來,這是真的古塵,心中不禁的感覺像是一口淤血堆積。

「古塵!我要殺了你!」

暴金仰天咆哮,滾滾聲浪如同實質,震蕩的這火焰世界轟轟顫抖。

火海深處,古塵靜靜的坐在一座火焰幻化成的亭台中,手持一壺酒,先是灌了一口,才喃喃道;「要殺我,那麼,前提是你也能找到我才可以。」

說罷這番話,古塵哂笑的搖了搖頭,隨後一個響指,繼續獨自飲酒。

……

火海中,暴金像是一隻發怒的犀牛,橫衝直撞,一個個火焰幻化的古塵,被他揮手間打散。

暴金已經不知道自己已經殺了多少『古塵』,已經不計其數,可是,卻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古塵。

終於,當一個新的古塵出現在暴金面前之時,他沒有再動手。

暴金靜靜的懸浮在火焰之中,緩緩的閉上了雙眼,身上浮躁的氣息,也漸漸的恢復平靜。

等到暴金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眼中的瘋狂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死水一般的平靜,而此刻,古塵就在他面前不到三米處。

暴金嘴角微微劃過一道弧線;「古塵,你錯過了和我動手的最佳時機。」

古塵淡淡一笑;「你確定?」

暴金道;「有什麼意思嗎?你這手段根本奈何不了我。」

古塵點了點頭;「倒也是,但是,你能奈何我嗎?」

「你……。」一絲怒火從暴金眼中閃過,但是隨後恢復平靜。

古塵繼續道;「我本來以為,你有什麼非凡手段,現在看來,也不過是一個有兩把蠻力的莽夫,你連真正的我在哪都不知道,倒是讓我高看了你,不過,我倒是可以指點你一下。」


說著話,古塵指向了暴金身後的方向,隨後嘴角一道弧線,飄散在了火焰之中。

暴金不為所動,嗤笑道;「真的是太天真了,你真的以為,我還會再次上當?現在你說的話,我連一個字都不相信。」

說罷這番話,暴金剛欲離開這火海世界,突然,一個聲音傳進了他的耳中;「啪!我不是人,啪!我是個畜生,啪!我連畜生都不如!」

熟悉的聲音從火海伸出傳來,暴金先是一怔,隨後滿臉怒火;「古塵,我要將你挫骨揚灰!」

一聲怒吼,暴金直奔聲音傳來的方向,終於,眼前豁然開朗,一一處空白地帶,一個亭台,亭台中,古塵端坐,而在亭台之外,一個魁梧的身材跪在他的面前,正一下下的,狠狠的抽著自己巴掌。

下跪之人不是別人,正是暴金,一個火焰幻化的假的暴金。

暴金巴掌每次抽在自己臉上,都會說一句;「我不是人。」

轟!

狼牙棒從天而將,一下將火焰化成的暴金,砸成漫天火焰,暴金滿臉怒火,直衝石亭,手中的狼牙棒揮舞,直接將石亭和端坐裡面的古塵,砸成漫天火焰。

眼中的怒火再次騰升,暴金心中的怒火這次再也無法壓制;「古塵,你給我滾出來,我要殺了你!」

聲音回蕩,漸漸消失。

一個聲音響起;「啪!古塵爺爺,我錯了,啪!古塵爺爺,我就是個畜生!」

「啊!」

暴金一聲瘋狂喊叫,直衝聲音傳來的方向,嘭聲響起,一個下跪的暴金再次被砸成火焰。

「啪!古塵爺爺,你放過我吧。」

「啪!古塵爺爺,你饒我一條狗命吧。」

「……。」

更多的聲音在火海各處響起,暴金雙目赤紅,漸漸瘋狂,像是流光一般,不斷的輾轉各地,被他砸死的暴金,已經不計其數,但是「古塵爺爺……。」的聲音,依舊綿延不絕。

……

不知過去了多久,暴金像是變成了機械一般,機械的飛往每個聲音傳出的地方,然後揮舞手中的狼牙棒,好似根本沒有完結的時候。

終於,暴金再次停住了身影,他雙眼癲狂,猛的張開了雙臂;「哈哈哈,哈哈哈哈……。」

似乎是瘋了一般,暴金仰天大笑。

「古塵,古塵!古塵!!」一連三聲古塵,暴金突然道;「你不就是想為你父親報仇嗎?來啊,來殺我啊,老子就在這裡,你來殺我啊,哈哈哈,你不敢,你和你那窩囊的父親一樣,就是個孬種!你們古家,全部是孬種!」

火海深處,古塵不為所動,依舊端著酒壺靜靜喝酒,之後,才喃喃道;「暴金,我說過,要讓你生不如死,現在,還不是殺你的時候。」

暴金癲狂的站在火焰之中,四周「古塵爺爺……。」的聲音一直不絕。

終於,暴金再也忍受不住,他雙手緩緩的抱住了腦袋;「啊!」

一聲衝天吼叫,暴金眼中竟然流出了淚水,他哭泣道;「古塵!你出來,你滾出來,我要和你決一死戰,古塵,你快滾出來,啊!我求求你了,你快出來……。」

「崩潰了嗎?」

石亭中,古塵依舊靜坐,面無波瀾的臉上,此刻才浮現出一抹淡笑;「看來,你的承受能力倒是比我想的還不如,這一點,確實是高估你了,好吧,既然你這麼苦苦的哀求我,那麼我就出去見見你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