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口腔中滿是鮮血的甜腥氣息,而面前的沖田正在慢慢地舔去掌心的血珠。

一瞬間讓人聯想到正在舔舐利爪上殘餘的獵物鮮血的兇獸。

然後他將那隻還沾着血跡的手伸向她的臉、手指細細擦過她脣角的血絲。

指腹緩緩摩挲脣瓣,繼而停在脣縫間。

被那雙猩紅的眼凝視着,小豆覺得雙腳像是在地上生了根,難以挪動半分……

良久,三葉終於回身走入屋內。

小豆如蒙大赦,緊繃的身體一鬆;與此同時,沖田亦輕飄飄地鬆開手。小豆張了張嘴,半晌才艱難地擠出一句話:“……抱歉。”

沖田不置可否,轉過身朝玄關走去。

小豆趕緊跟上:“等等……我幫你處理一下傷口。”

……

從兩人進了小豆房間的那一刻起,沖田就一句話都沒說過,一直靜靜地盯着小豆忙活。

小豆硬着頭皮在醫藥箱裏翻翻撿撿、強迫自己不去注意猶如芒刺在背的沖田的視線……

哎擦,連續受了雙重刺激的這位騷年……總讓豆神有種要被黑泥淹了的危機感啊。 我家愛妃超凶噠 (:3 っ)3

三葉就在隔壁,小豆儘量放輕了手腳,開始幫沖田處理手心的傷口。

嗯,豆神就連牙印兒都這摸英俊(……)。

沖田不聲不響地看她動作,過了一會兒,突然開口。“喂,臭丫頭。”

小豆茫了一下。

……搜狗菌,您還真敢捅詞兒啊。(:3 っ)3

豆兒猶記得這稱呼是沖田小時候常叫的,長大後就沒怎麼再這麼叫過了,兩人開始冷戰後更是直接“喂”啊“你”啊的,要不就是連名帶姓地叫。結了這詞兒一捅,恍惚間有了那麼點兒回到小時候一起撒尿和泥打鳥抓魚……的青梅竹馬時光的趕腳呢呢呢。

沖田的下半句話就更神了,用提議“我們去撈金魚兒吧”的語氣說道:“我們去把土方十四郎殺了吧。”

小豆一窒,“你瘋了嗎?就因爲他是三葉姐喜歡的人?”

“不願意嗎?”沖田慢慢勾起一個微笑,“啊,我忘了……不僅僅是姐姐喜歡的人,還是你喜歡的人啊。”

豆了個槽騷年您這笑又是怎麼回事!

小豆頭皮麻了一下——她太瞭解沖田了,越生氣、越面癱,怒極了反而會笑得格外甜……麻歸麻、話還是得接的:“我都說過了不是!”

名門婚寵:總裁,劫個色 “騙人……”少年的面頰上綻起一個淺淺的笑渦。“如果不是我拉着你,你就會衝出去阻止土方迴應姐姐的告白了。你知道的吧,那傢伙也喜歡姐姐?好在他拒絕了姐姐……”他擡起傷手,“不然這隻手恐怕都要被你咬穿了。”

沖田慢慢傾身、順勢以傷手扳住了小豆的臉頰。

“啊,對了……之前就覺得很奇怪了,爲什麼突然開始說什麼要做‘女孩子’?……該不會是想做第二個姐姐吧?”

沖田的笑容漸漸消失了。

“……是爲了那傢伙,才放棄自己的劍嗎?”

小豆的睫毛顫了顫。

哎喲……喂呀。

豆神不辭辛苦地疏通了這麼久,不就是爲了給搜狗菌把腦洞通到這一步來着嗎……

真是……功德圓滿啊。

沖田的手指漸漸收緊、捏得她臉頰生疼。

少年一寸寸地逼近,到最後語聲近成呢喃。

【開什麼玩笑……】

“開什麼玩笑……近藤先生是這樣,姐姐也是這樣,你也是這樣……”

【只要一提到那個男人,就連基本的判斷力都喪失了嗎?】

“全都是因爲那個男人。真是煩死人了啊……”

【警告,指針顯示沖田總悟HE結局進度已過90%。】

到了這個地步,小豆反而淡定了。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沖田,雙眸呈現出一種無機質的深邃。

兜兜轉轉繞了一圈,終點又回到□□;臺詞兒,它就這麼接上了。

沖田的手臂倏地一用力——

小豆猝不及防,下一秒失了平衡、被沖田推得向後倒去!

後背磕在和室的地板上,發出碰咚一聲悶響;緊接着左手被握住,沖田居高臨下地壓下來,語氣越發冰冷。

【這隻握刀的手……】

“這隻握刀的手也變得軟弱起來了……真難看啊。”

【就這樣成爲我的。】

“果然……就應該好好地關起來……”

到這兒,一切完美。

小豆揮開沖田的手,“你鬧夠了沒有……”

說着看也沒看、隨手拿起身邊趁手的雜物盒子對準他扔了過去!

沖田反應極快,隨手把飛來的盒子劈到一邊;盒蓋本來就沒有蓋嚴,直接在空中張開,裏面的東西紛紛揚揚灑了出來!

——是成摞的畫紙。

紙張像雪片一樣飄得到處都是,擋住了兩人的視線。沖田隨手扯住落在面前的一張,剛要扔開。倏地眼神一凝。

紙上畫的仍是人像——一模一樣的淺淡髮色和熒紅雙瞳——只不過畫中人的衣衫是女子和服。

畫紙紛紛落地,不少正面朝上的,皆能看清是繪製着同一個人,姿態或坐或立,雖然大部分沒有身體和輪廓,可也有一兩張是穿着各式女子和服的模糊全像。

沖田怔了,“這是……姐姐?”

少女的臉頰漸漸暈紅起來,視線掃過地上的畫紙,爾後伸手覆上眼睛,聲音有些發顫地開口。

“……對,全是三葉姐,之前夏日祭你看到的那張也……所以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根本不喜歡土方……!什麼模仿不模仿的,我知道三葉姐喜歡他,我只是想和三葉姐多呆在一起而已……我……”

聲音漸弱。

“我喜歡三葉姐……啊。”

沖田總悟和沖田三葉,有着一樣的眼睛、一樣的髮色……

而在夏日祭夜晚的焰火下……或者說,從一開始——酒師豆透過沖田總悟的眼睛所看到的,就是另一個人。

從始至終,她注視着的都不是土方,而是站在土方身邊的三葉。

對土方菌釋放空茫憂鬱的眼神什麼的,其實是對搶走三葉的人的審視;嗯,雖然是情敵,可是隻要喜歡的人能得到幸福就好……少女的暗戀心情,多摸矛盾~

房間內陷入死寂。

小豆沒敢去看沖田的表情。

豆神纔不告訴你們豆神是因爲臺詞太羞恥才臉紅的呢呢呢。( →0→)

嗯,天津□□花兒·搜狗菌神馬的,實在是太難搞啦……接受告白是白版HE,不接受告白是黑版HE,無奈之下,只好劍走偏鋒了嘛嘛嘛。

誰讓三葉是唯一的軟肋呢呢呢?

全世界……也就只有這麼一個情敵,能讓沖田總悟心甘情願地放棄了吧?

酒師豆慢慢地站起來……

爾後快步跑出了房間。

腳步落在門檻外的一刻,N’熟悉的聲音響起。

【目標人物:沖田總悟,BE結局達成。得分計算中……人物起始積分:3。未開啓好感度調控功能,追加雙倍積分,共計得分:6分。玩家編號CN0925,目前積分:7分。隨機抽取獎勵中……獲得一次復活機會,請善加利用。】

嗯?是錯覺嗎?

總覺得N’的聲音有那麼一咪咪發虛……算了,先不管這個,獎勵是什麼意思?

【可以用來複活任何你接觸過的人物,包括你自己。】

小豆的腳步頓了頓:如果是已知會死在未來的人……算不算?

【算。不但可以復活人物,還可以規避死亡。】

小豆重新邁步,順着廊階繼續往前走。

……嗯,土方菌啦,近藤桑啦,三葉姐啦……都是好人。

就這麼走了,也沒打個招呼,真是對不起啦。

也該……做點兒什麼吧?

三葉姐,要健健康康地活下去,一輩子糾纏那個口是心非的男人啊。

還有……看好你那個隨時會長歪的弟弟。

失去親人不好過,姐姐死在病牀上時,搜狗菌您小人家……一定很疼吧?

嗯,我都懂。

不過這樣一來,豆神這就和你扯平了ho?

小豆:……獎勵就用在三葉身上。還有,我要脫離世界。

【選個想去的地方吧。】

N’的聲音越發模糊,像隔了一層紗、聽不清楚。

身後傳來腳步聲——沖田追出來了。

絕壁不能讓你追上啊擦!

小豆快速折進風檐的陰影下:隨便哪裏都好,快一點!

【瞭解……玩家編號CN0925……隨機投放中。】

沖田快步走出房間,只來得及在廊階轉彎處看到酒師豆一閃而逝的衣角。他加快步伐追上去,轉過風檐時,卻發現面前空無一人——

唯有她跑出去時隨手握住的畫紙,在半空中緩緩墜落,繼而飄然落地。

末戀總裁先婚後愛 ……

好熱……

怎麼這麼熱?

小豆猛地睜開眼——然後就嚇了一跳。

不是熟悉的和室,自己正身處一間裝潢得很西式的現代房屋裏。

面前是一張典雅的西式長桌,地面鋪着花紋繁複的深紅地毯。至於熱源,則是自己身邊那座正在燃燒着的壁爐。

小豆茫然地直起身,看了看自己身下——

自己正坐在一張鋪着大紅軟墊的情人椅上。

淺色的、剪裁精良的裙子包裹着修長的大腿,上身是純白的襯衫。搭在座椅扶手上的手臂,襯衫上看起來價格不菲的袖釦解開了一顆、露出一截過分蒼白的手腕。

這麼一擡頭,肩上微卷的烏黑髮絲便滑落幾縷,在躍動的火光下顯得越發柔潤亮澤。

目測是成人體態的熟女?

正想坐起來找找鏡子,倏地房間那頭的雕花把手“喀噠”轉動了一下。

門扉漸漸打開,露出矗立在其後的人的模樣。

看清那人的長相後,小豆不由怔住了。

……哦次。真是個……美人。

是個穿着剪裁合體的純白襯衫和淺色長褲的男人;袖口鬆鬆挽起、褲腳堪堪露出一截腳踝……渾身散發着一種並不令人討厭的陰柔美感。

亦或是因爲他的五官美得太過凝練,彷彿造物精心雕琢而成的傑作——只是靜立在那裏而已,就讓人移不開眼。

銀白色的發細軟而柔順地垂在他的頸邊。

爾後他轉動目光看向了她。

wWW▪ttκǎ n▪¢O

他澄黃色的眸,被火光映成一種深沉而誘人的蜜色。

他衝她微微勾起脣,綻開一個微笑。

“你醒了?”

作者有話要說:……這章,略高能ho?

不要揍我_(:з」∠)_

出現的人是誰,你們……大概已經猜到了?

那啥……大白毛出現之後……你萌的情緒……有點過度興奮ho?

晴空扔了一個地雷 不要再試圖釋放男友力了!你的男友力是無法打敗我的哼!!

挖坑不填扔了一個地雷 回串評之後就心安理得地霸王了嗚嗚嗚嗚嗚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白毛癡漢後援團副團長就是你啦!(正團長是糖哥無誤

無謂秋冬扔了一個地雷 這個ID超容易讓人印象深刻……謝謝地雷和留言的雙重愛撫!今後請多指教!

姬上扔了一個地雷 白毛腳踝舔舐特攻隊副隊長就是你啦! 誘愛99天:司少的天價寶貝 (隊長是糖哥無誤

Micromoe扔了一個地雷 留言超好吃還給丟地雷……這種天使眷顧着我這屌絲……真是……如在夢中啊……

月下花舞扔了一個地雷 這已經不是萌主的節奏了,這是霸王的節奏啊……

褲子都脫了扔了一個地雷 很好,白毛鎖骨親吻敢死團副團長也出現啦!(團長依然是糖哥無誤

褲子都脫了扔了兩個地雷

褲子都脫了扔了三個地雷 不過我還是要說寶貝別太浪費啊我已經收到心意了啦!會好好寫大白毛的麼麼噠!

阿尋扔了兩個地雷 第二個了……你們都興奮起來了……小總完全被丟開了呢( → →) 點蠟。

月下花舞扔了一個地雷

月下花舞扔了兩個地雷

月下花舞扔了三個地雷

月下花舞扔了四個地雷

月下花舞扔了五個地雷 又一隻狂熱白毛粉被捕獲了!!!她們跟糖哥一樣都是大白毛的真愛(黑)粉!!

褲子都脫了扔了一個火箭炮 來自副團長的火箭炮已經確實地準備好發射給白毛啦!!

不知火扔了一個地雷 章均留言小天使必須用力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