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叢林中突然傳來一道衣物的撕扯聲,這種聲音聽得人有種異常的感覺。

「啊!流氓!禽獸!」接著,那少女再次瘋狂的叫喊,好似很悲慘。

撕拉!

「給我撕,哈哈哈!」

不過這次那些男子並不去理會,只是粗手將少女身上的衣物撕扯下來。

聽得那道道撕扯之聲,遠處的星炎緩緩吐了吐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根本不想做什麼英雄救美的事,不過當對方提及到穆家這兩個字時,卻讓星炎雙眼一亮。

「穆家?」星炎喃喃說道,想了想,他的身影便衝進了身旁隱秘的叢林。

唰!

星炎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隱秘的叢林中,頓時讓得眼前三名男子嚇了一跳,眼前的三人分別身著同樣的青色袍服,面貌粗獷,看起來非常霸道,其中一人手中還握著撕扯下來的碎布。

在三人身前,是一名衣裙破碎的少女,她渾身顫抖,玉手極力護在身前,但即便如此,仍然遮掩不住身上多處雪白的肌膚,只能下意識捲縮著,看起來很憔悴。

而瞧見星炎突然出現在眼前,對面三名男子愣了許久,突然猙獰的道:「小子,不知道我們哥三在做好事?不想死的就給我滾出去,得罪我穆家誰也沒好果子吃。」

「我找的就是穆家。」 隱秘的叢林深處,瞧見提及了穆家眼前的少年不僅不懼怕,反而口氣還有些狂妄,中間那名男子頓時臉部一抽,沉聲道:「小子,你是在說笑吧?在落月城誰敢不把我們穆家放在眼裡?告訴你,就算當今的城主,都要給我們穆家幾分面子,你這傢伙算哪根蔥,在這說狂妄話。」

「就是,今天我們哥三心情好,就不跟你計較了,快快滾吧,如果你也看中了這美女,大可一邊呆著,玩兒完了讓你試一試也行,都是男人,我們懂的。」一旁的男子舔了舔嘴角,露出一副貪婪之色。

見狀,星炎卻不為所動,他緩緩將目光放在衣物破碎的少女身上,眼神凜然的道:「不管是誰給你穆家面子,我今日就是不將穆家放在眼裡,所以今天這位小姐我是救定了,三位若不肯,大可出手試試。」


星炎掃視了三人一眼,這三人的實力對自己來說根本不足為懼,實力最強的是中間那名男子,人靈境後期,身側兩位則是人靈境中期,這樣的陣容或許在北靈城已經算是很強了,不過在星炎眼中,根本沒什麼用。

而聽得星炎的話,三名面目粗獷的男子還未做出反應,一旁捲縮在地的少女卻微微抬頭看了一眼眼前身著赤衫,身軀修長的年輕少年,雖然有人能夠出面相救她心裡非常感激,但看見後者如此的年輕,年紀與自己相仿,她的臉頰上便再度浮現失望之色。

「哈哈哈,就憑你?真是笑死哥幾個了。」中間的男子頓時捧腹大笑,幾許后才看向旁邊的少女,嘲諷道:「美女,看見了嗎?你竟然真喊來了一根救命稻草,老子真是羨慕啊,不過你覺得他能救你嗎?哈哈哈哈!」

少女渾身一顫,她認真的凝視星炎,輕聲道:「謝謝你的好意,你走吧,不需要你救我,不然你會死的。」

看著少女雙眸中滿是失望的眼神,星炎心中咯噔了一下,這少女雖然非常想逃離這裡,保護清白之身,但或許是認為星炎沒有足夠的能力,便也不想連累旁人,她很清楚。

「走?既然如此狂妄,為何還要走?小子,你不把我們穆家放在眼裡,我認為是對穆家不太了解吧,沒關係,你話已經說了,那就讓你付出點代價,順便清楚的了解一下穆家的手段吧。」中間的男子猙獰一笑,一股靈力飛快的湧出,不久便向星炎籠罩而來。

「真是不知死活,也罷,先解決了這小子再爽快一把。」身側,兩名男子無奈的搖搖頭,於是也想催動體內的靈力。

兩人剛想動手,卻被中間男子揮手停了下來:「你們看著就行,一個初生牛犢而已,我要斷他四肢,讓他痛苦一輩子。」


「那好吧,大哥慢慢玩。」兩名男子點點頭,站在一旁嗤笑。

見到男子要動手,少女臉色一變,沖著星炎說道:「我們又不認識,沒必要為我這麼做,你快走啊。」

「英雄救美需要認識嗎?」星炎略嘴一笑,俊逸的臉龐上沒有絲毫懼色。

在星炎話落時,他的身影突然如鬼魅般消失而去,那速度讓得眼前的男子大吃一驚,就在他凝聚視線尋找時,突然感覺胸口一沉,低頭看去,一隻白皙的拳頭已經轟在胸口之上。

「人我是救了,有什麼遺言可以在九泉路上說。」

男子的耳邊,響起一道聲音,這句話聽似平淡,可卻暗藏一種可怕的危險之意,就在男子想要反抗時,他突然感覺到整顆心臟砰然爆碎,一股熱血灑在心房。

僅僅是一拳,那名男子雙眼直接翻白,渾身巨顫,不消多時,便在幾人眼中倒下,生機全無。

見狀,一旁的兩名男子臉色一僵,一顆心猛地暴跳,死死的盯著地面上的男子,一時之間竟有些頭皮發麻,這才不到數息啊,一個活生生的人靈境後期強者竟紋絲不動的躺下了。

「大……大哥……」

兩名男子瞬間嚇傻了眼,片刻后雙腿直接癱軟下來,面目驚駭的望著星炎。

「別叫了,你們要是能把死人叫活,我豈不是白殺了。」星炎笑眯眯的瞥了兩人一眼,這一瞥,讓得兩人渾身都在顫抖。

「兄……兄弟,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還望您不計較,請放過我們二人一條生路吧,只怪我們跟錯了人,在此人的威逼下,我們也不得不從,干這些事也不是我們本意。」

兩人連連磕頭,或許是太過驚慌拿捏不住分寸,直接磕得頭破血流。

對此,星炎只是悠悠揮手,道:「我要想殺你們,你們也不會活著了,走吧。」

「是是是。」兩人連忙起身,不過卻發現渾身癱軟,隨即連滾帶爬的離開。

「等等。」

只是在兩人離開不久又被星炎叫了回來,「兄弟又有何事?」

星炎想了想,問道:「在穆家是不是有一位灰袍老者,什麼名字?他在穆家是什麼地位?」

「灰袍?」兩人微頓,於是道:「有,他叫穆元,是穆家大長老。」

「穆元……告訴他,以後別那麼仗勢欺人,不然會死的。」星炎認真的道。

「好好,我們一定轉告。」兩人對視一眼,面面相覷慌忙的離開了。

隨著兩名男子驚慌逃離,星炎方才看向地上的少女,此時對方也抬著頭凝視而來,紅唇微動,欲言又止,透過那凌亂的髮絲可以看到那雙美眸已經熱淚盈眶,忍不住流出淚花,完全不受控制。

「嗚嗚嗚!」

接著,星炎剛欲讓她離開,卻見少女猛地撲了上來,緊緊的抱住星炎的腰,然後便是哭得梨花帶雨,泣不成聲,熱淚滾滾,瞬間讓星炎的前襟濕潤起來。

約莫持續了數分鐘,少女方才漸漸整理心態,泣聲道:「謝謝,謝謝你。」

「恰巧路過。」星炎一陣汗顏,雙手僵在半空,感受到身前傳來的柔軟之感,讓他拒也不是,不拒也不是,加上少女衣衫襤褸,這一貼,雪白的肌膚都要全部貼上來了。

「謝謝你能路過,謝謝……」少女謝聲不斷,又過了許久,聲音方才恢復正常,抽泣聲也逐漸停止。

「咳咳,你還是想辦法整理一下吧,不然可走不回去。」見到少女雨過天晴,星炎下意識提醒了一聲。

聽得星炎的提醒,少女嬌軀輕顫,才意識過來,於是滿臉羞澀的後退,低沉著臉說道:「你等等我,我納珠里有衣服。」

說著,少女直接轉身從死去的男子身上取出原本屬於自己的納珠。

星炎點點頭,然後率先走出了這片隱瞞叢林,抬頭望著漸深的夜色,平靜站在一條道路上。


少女換裝的速度非常快,不到半刻一道美麗動人的倩影便出現在星炎眼前,或許因為之前的尷尬,此時少女的臉頰上仍然有些許緋紅,她身穿一襲修身的藍色長裙,身材玲瓏有致,身前豐滿的曲線結合貌美的漂亮臉蛋,讓得原本就出眾的身姿越發脫俗,一張臉頰上有著幾許清純。

望著如此貌美的少女,星炎暗自嘀咕,出落的這般水靈動人,難怪勾起那些人的浴火,讓他們垂涎不已。

見到星炎這般盯著自己,少女眼帘微垂,妙語如珠的道:「剛才真的很謝謝你,我叫林清兒,以後一定會好好報答你。」

「我叫星炎,報答就不用了。」星炎淡淡一笑,這少女看起來一副清純的模樣,貌美中不失可愛。

「要的要的,你這次救我了,對於我來說可是一個天大的人情,我一定好好報答的,無論怎麼報答。」林清兒睜大美眸,露出極為認真的目光。

「真的不用了吧,如果真要報答,那就……」

星炎還未說完,林清兒兩眼一亮,一手玉手直接勾住了後者的手臂,露出一副極美的笑容,道:「好吧好吧,我答應你,以後我就是炎哥哥的人了。」


「我……」林清兒的話直接讓星炎嚇得跳了起來,看著自己的手臂被少女緊緊的抱住壓在胸前,他頓時連忙解釋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

「哈哈哈,人家開玩笑的,你那麼認真幹嘛呀?」瞧得星炎一副呆愣的模樣,林清兒連忙鬆開雙手,開心的笑道,似乎完全將之前的一切都忘卻了。

星炎哭笑不得:「你就這麼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沒有那個意思,讓你說完就是了,你剛才要說什麼?」林清兒認真的聽著。

「我剛來落月城不太熟悉,如果你真要報答,可否幫我找一處落腳的地方?」星炎緩緩道,在這種名聲不弱的城市中,還是多了解一些才行,不然招惹了某些大勢力,恐怕自己事還沒辦成,就要大逃亡了。

「就這點事?」林清兒細膩的問了問,接著拍著胸口道:「放心,包在我身上,如果不嫌棄的話,炎哥哥就去我家住吧,多久都行。」

「不麻煩嗎?」星炎問道。

「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怎麼會麻煩,再說我家很大,你就放心住下來吧,我父親為人也很好,一定會好好款待炎哥哥的。」林清兒大氣的道。 落月城。

夜幕之下,是一座燈火通明的城市,在一條通往城市中心的道路上,行人絡繹不絕,喧喧嚷嚷,即便是夜晚,也是熱鬧非凡,非常繁華,一座座建築物猶如峰巒一般屹立。

而在這人群之中,星炎卻是被林清兒一直挽著手臂前往城市中心,對於少女這些粘人的舉動,星炎打心底無奈,不過他卻掙脫不開,只能任由她扯著。

大約穿行了十數分鐘,星炎兩人來到了落月城的中心點,與外圍不同的是,在這裡能夠感受到一種森嚴之感,建築恢弘,一些城市中的行人在接觸到這裡時,便露出謹慎之色,自覺的遠離,只有一些衣冠華麗的貴族人物才敢隨意的行走。

星炎的目光稍微掃了掃這片比較冷清的地帶,心中就漸漸明白,這裡與北靈城的大家族一樣,城市中心只有那些大勢力,方才有資格居住,擁有自己的地盤,一些身份低微者,若是沒有特殊的資格進入,就會被逐出。

一路上,經過星炎的了解,這林清兒的確是出自於落月城的林家,而且身為林家的大小姐,這林家在落月城也有很高的地位,在實力上雖然弱於穆家,但也不是隨意欺壓家族。

「炎哥哥,這就是我家了。」

林清兒玉手挽著後者的胳膊,指了指眼前的一座大宅,笑的煞是動人。

星炎抬頭一看,一座大宅院出現在眼前,裝飾高貴略顯威嚴,一道敞開的紅色大門也著實大氣,大門之上寫著「林府」兩個龍飛鳳舞的金色大字,給人一種很強勢之感。

「沒什麼好看的,我們進去吧。」林清兒的手在星炎眼前晃了晃,步伐有些快速的走了進去,星炎還未來得及參觀其中一二,便被她直接帶到了一座殿堂中。

眼前的殿堂位於大宅正中的位置,其中亮麗通明,異常寬敞,兩旁放置著兩座造型威嚴的金鳳,殿堂中心還有一座金色寶座,此時寶座前方,站立著一位身著素袍的中年男子,他背對殿門,臉龐之上有著明顯的擔憂之色。

「老爹!」

剛是踏入殿門,林清兒便收回玉手,跑了過去,狠狠挽住中年男子的胳膊。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轉過身來看了一眼林清兒,許久后臉上的擔憂之色才逐漸消失,他樣貌算不得英俊,看起來非常穩住,一雙眼眸炯炯有神,雖然一身氣息已被收斂得乾乾淨淨,可只要常人接近他十米,就立即感覺到一種潛在的威壓。

僅僅是看了一眼,星炎便知道這位中年男子並不簡單,而他又獨自出現在這座威嚴的殿堂,被林清兒稱為老爹,想必應該是林家的主人了。

「你這丫頭,今日怎麼那麼晚才回來,不知道我很擔心嗎?」男子語氣有些責怪的道,手掌拍了拍少女的腦袋。

但令他出乎意料的是林清兒卻突然轉喜為悲,再次哭得梨花帶雨的,並且將之前之事清楚的說了一遍。

聽完林清兒所述,中年男子的臉色直接大變,氣急之下竟是一掌拍在金色寶座上,令得金屑飛散,可這還不足以讓他平息怒火。

「對不起老爹,是清兒不聽你的話獨自去那些的地方,我只是想采些靈藥。」林清兒拭去眼角的淚水,緩緩說道。

「這事也不能全怪你,畢竟你也長大了,需要出去歷練,要怪就怪這些年穆家欺人太甚了。」男子嘆了嘆,安撫了少女之後,便看向星炎所在的位置,連忙走了過來。

「你就是清兒所說的救命恩人吧?今日真的是非常感謝星炎小友啊,若不是你及時出現,清兒可就讓穆家人給毀了。」

中年男子一把握住星炎的手掌,臉龐上有著滿滿的感激之色,非常的欣慰,可見林清兒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高,他雖是一族之長,卻沒有多麼肅然,完全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樣。

「晚輩也是恰好路過,希望以後多多注意才是。」星炎淡笑道,確實如林清兒所說,此人為人很好。

「哎,你說的是啊,最近這穆家行事真是太過分了,仗著在帝都建立了人脈關係,漸漸不將我們放於眼裡了,往後還需要多加註意。」男子點點頭,然後道:「我是林家的族長,名叫林震,聽說星炎小友是第一次來北靈城,如果不介意就在此住下,我會盡情款待,以報你的恩情,若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

星炎點點頭:「前輩客氣了,能有一個棲身之所已經不錯了,那晚輩可能就在此打擾一段時間了。」

「呵呵,無妨無妨,就算在這裡長住也未必不可,日後若有時間也可前來走走,林家的大門都會為你敞開。」林震非常大氣的道。

「炎哥哥,以後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可以帶你去玩,逛整個落月城。」林清兒湊了過來,拉著星炎的手臂笑嘻嘻的道。


「額,還是叫我星炎就好了。」對於這個稱呼,星炎非常的尷尬。

「不,我就這樣叫。」林清兒顯得很自然的道。

「你這丫頭,瞧瞧你,都這麼大了哪兒有一副大小姐的樣子?你看看其它家族的大小姐。」林震無奈的搖搖頭,對星炎道:「這丫頭就這樣。」

星炎略嘴一笑:「我覺得很好啊。」

「是啊,我也覺得挺好的,為什麼要裝出一副冷冰冰趾高氣揚的樣子呢?」林清兒眼神幽怨的道。

「哎,罷了,由著你咯。」林震笑了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