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原來跟自己疏遠是為了避嫌,那自己也應該分清界線。

一群人,一帶一,共24人,有幾人明顯是總裁or女強范的。

在荒島上過兩天天夜,除了不傷及人命,沒有任何規矩。

每人有個定位手環,以及自備的急救包,除此外別無它物。

「那可以什麼都不做在原地嗎?」有人問。

「既然來了,慫什麼慫?」人群中發出鄙視的聲音。

「就是,你在這裡有嘛用?還等著別人送吃的給你?還不如到去找幾個果子充充饑,然後長夜漫漫~~」說話的人望了望身邊的女伴,周圍的人秒懂。

有人向她們走來。

「孫小姐,一起?」說話的也算得上青年才俊一表人才,但口氣里透露的討好氣息,讓孫麗雅掀了嘴角。

「我有她呢,就不摻和你們了。」孫麗雅摟了她,把來人打發。

鳳還巢之嫡女狂后 葉靈任由人摟著,看著一群人熙熙嚷嚷,因為是下了班就過來,很多人開始想趁著天黑前解決吃住的問題。

「哎呀,早知道先把晚餐吃了再過來……」

「對哦,怎麼沒想到?」

「嘻嘻,還好來之前吃了點心吶~」

有女子的聲音,笑聲如鈴。

「孫小姐,我們趁天黑前先找個地方過夜吧。」葉靈觀察著四周,入夜的天已經因為海風而開始有寒意,應該要做好防寒的準備。

葉靈應該是在場衣服穿得最多的,有些女生竟然還穿了裙子,像來旅遊一般。

孫麗雅同意了葉靈的建議,兩人選擇了一個方向,然後前行。

這島真的是孤島,一片原始狀態,而且面積也不小。

「這可是有主的。」孫麗雅輕笑。

葉靈看了看面積。

極品新娘 我的微信連三界 「不然你以為能長得這麼隨意?」孫麗雅接過葉靈處理過的木棍,打著旁邊的雜草,預防蛇鼠藏匿而誤傷。

長得隨意還有主?葉靈雖然也有過佔山致富的想法,但是直接買下一座島,那得多有錢?

買了還讓其隨意生長,那就等於把錢丟在這裡長草……怪不得那麼多人仇富。

葉靈熟悉的處理著各種障礙。

孫麗雅在一旁戳著雜草:「你還挺熟練的。」

說不清是誇獎還是狐疑。

葉靈邊動邊說:「家裡練出來的。」

「倒是沒了解過你家人。」

葉靈並未多說。

孫麗雅也沒有追問。

走了有半個小時的路程,選擇了一個地方準備過夜。

孫麗雅對葉靈清理出來的地方不置可否。

「我去找點吃的,天黑就沒法找了。」

葉靈也沒問其它的話,該準備什麼就準備什麼。這生活的確是體驗貧窮,什麼都要自己動手,什麼都靠自己動手去獲取。

「快去快回。」

葉靈點頭離開。

心裡想,還好孫大小姐沒提野兔的事,或者是看清事實的緣故。

她選擇的方向並沒什麼人跟來,這島足夠大,如果不是合群,足夠這麼多人分開而兩天不見面。

葉靈一路捨棄了一些需要烹飪的食物,選擇了一些可以直接食用的。

擁有野外生存經驗的她,這方面根本難不倒她。

「纖纖」

葉靈握緊了手中防禦的棒。

「是我。」

葉靈作了個深呼吸,然後起身,回頭,面帶微笑,點頭問好。

一套動作下來,看見夏雲澈微微躲避了她的目光。

「我這裡有些野果……」

葉靈看去,有幾個還熟得澄亮那種,飽滿多汁。

想吃。

但搖頭。

「不用了,我們有。」

夏雲澈站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想要說些什麼,但是都料到她的答案。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很了解她,譬如會知道她的答案,但是如果說自己了解,卻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葉靈跟他說著,手已經往荊棘里伸著,裡面有一株長了紅果的小樹,可以全部折下來帶回去……

「小心!」

夏雲澈喊了一聲,旁邊跑出一隻小動物,好像是松鼠?

葉靈卻有些無賴,這種驚慌的聲音會讓別人也跟著慌的,雖然是純屬條件反射,可她手動了動,就扎到刺了。

「你流血了……」

「別過來!」葉靈馬上阻止了人。

「你流血了,我幫你……」

「不用!別動!你別過來!站在那!」葉靈連忙喊停人的腳步。

總裁,別想逃 夏雲澈沒前進,但是目光緊盯著她的手。

「沒事,小事,一點點而已。」葉靈熟悉的在隨身包里拿出創可貼,自己撕開,然後貼上,全程禁止夏雲澈有任何動作。

處理完手后,葉靈又從包里掏出一小瓶消毒劑,往自己血碰到的地方噴了過去……

夏雲澈唇抿緊,看著葉靈的行為,滿臉的表達著他的不悅。

葉靈看了看沒有遺漏,檢查了一遍周圍,才鬆了口氣。

這就是她後悔的另一個原因,她只想到自己有野外生存技能,又能阻止付聲海在這次陪伴中與孫麗雅建立感情,可是她忘了,在這荒山野嶺,是最容易出血的地方,她最不應該來的。

遺漏了這一條,會讓她無論做什麼事都必須小心翼翼的。

「纖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葉靈看過去,那眼神里像雨一樣,會濕了人心。

「你快回去吧……」葉靈想起了那張面孔,扯出笑容來說:「有人等著你回去吧?出來太久會讓人擔心的~」

葉靈看看四周,又面帶微笑:「要好好保護人呢,這地方,還是有一定危險的……」

「她能保護好自己!」

夏雲澈聲音裡帶著怒氣一般。

讓葉靈錯愕了一下,她說錯什麼了嗎?

有點尷尬,微笑不失禮貌:「你的職責是來保護她,就應該保護好吧?我也該回去了,我也有要保護的人呢。」

你不是如你的職業一樣,都是很盡責的嗎?

所以,做該做的事就好了。 何苦惹塵埃?

葉靈沒有理身後的人,自顧自的回到了地方。

孫麗雅竟然生起了一堆火來?

「別驚訝,不用懷疑,是我生的火。」聲音里還帶著一絲小驕傲。

雖然知道很多人都懂鑽木取火的道理,可是千金大小姐也能做到,的確是讓人蠻驚訝的。

「很厲害。」葉靈真心誇了一句。

「比不上你。」孫麗雅也沒跟她客氣,看她帶回來的東西,有能吃的就直接拿來吃了。

「等一下~」葉靈把盛回來的水給她洗手洗果子。

「太浪費了吧?」倒是孫麗雅說了一句。

「你平時吃的東西都很精緻,如果突然吃太不衛生的東西怕你受不了。」至少洗乾淨再吃。

「呵呵」孫麗雅輕笑,然後遵從葉靈的說法。

葉靈看水用完,又去找了一些。

「或許明天我們要找個有水的地方比較好。」

「嗯,聽你的。」孫麗雅從在火堆旁邊,臉映得紅彤彤的,比平時多了幾分柔和,倒像個知性淑女般,讓她更動人心。

「孫小姐……」葉靈挑挑火邊,想問不想問的。

「說吧,夜這麼長,還是第一次這麼無所事事的,挺無聊的。」

「孫小姐,有打算……找個人相愛,然後,結婚嗎?」

「相愛?」孫麗雅挑了其中的字眼,然後抬頭忘天,嘴角浮笑:「你還相信愛情么?」

葉靈在沉思。

孫麗雅看了她一眼,輕笑道:「呵,像我們這種人,哪配擁有那麼神聖的東西?」

「神聖?」有這種說法嗎?

「對啊,聽說,要得到維納斯祝福的人才配得到愛情呢。」

「啊?這說法也太……」沒聽說過。

「因為神聖的愛情,只有神才有,只有神願意分給人,人才能得到啊,所以你看世間,有多少人得到了真正的愛情?不過是利益罷了,一旦沒了利益,所謂的愛情,就會原形畢露,那樣子,可醜陋極了……」

孫麗雅的目光迷朦,昂著看著天空,廖廖無幾的星光在閃著微弱的光,並不能給地上帶來些什麼,只是夜空雖然黑色,卻透著光線,使人不至兩眼抓黑。

就像有什麼在黑暗中發著光,但人卻看不見光的樣子。

融入了黑暗,又不被黑暗吞噬。

「也有單純的愛情……」葉靈下意識就反駁。

「有啊,不過,那是要神祝福過才行。」孫麗雅堅持著她的想法。

葉靈覺得無從反駁。

孫麗雅突然噗哧一笑:「是不是覺得很幼稚?」

「啊?」

「這樣的想法。神啊什麼的~」

「也不是……」就是理解上有點……困難。

「我的媽媽,以前就是這樣跟我說的。她看世界都是美好的,也一直追隨著她以為存在的美好,嫁給我父親的時候,是她最美好的年齡,可是,她卻死在了她的美好里,她以為美好的愛情逼死了她,丟下了我……」

葉靈有點不知如何回應,只能往火堆里加著柴。

「所以我呀,並不相信愛情。你呢?」

一吻沉歡:馴服惡魔老公 彷彿交換信息一樣,孫麗雅直直的看著她,那幽深的目光里執意要知道她的想法一般。

「我的話……」葉靈挑撥著火堆里的柴,然後開口:「我也不知道我信不信,因為我沒有談過戀愛……」

「沒談過?」孫麗雅似乎有些驚訝。

葉靈想了想,覺得還是得按原主來,於是解釋道:「也不是沒有,只是那不是我以為的愛情。」

也許原主的故事不久就會被人知道,所以她也不需要去瞞著什麼,到了時候就說出來也不會怎樣,只是現在她沒打算全部告知,因為目的還沒達到。

「愛情呀,誰能輕易就得到呢?如果要對方視你如珍寶,就不要讓對方輕易得到。太容易得到的東西總是不珍惜,求而不得,才是最動人心的呢。」

孫麗雅說說笑笑,像在對她說,又像在自言自語。

葉靈覺得,人家好像比她的經歷還多一樣。

不過也未必不可能,畢竟,她還沒真真正正的談過一場戀愛,可能會被業內人士稱之為小白,即使看遍了別人的人生,也連帶著經歷了這麼多,她還是沒有定義,大概是她,腦子不太好使?

葉靈拚命搖頭,怎麼可以懷疑自己的智商啊?

這是怎麼回事?

她怎麼會懷疑起自己的智商來?

不可能的呀?!

「怎麼了?」一旁的孫麗雅看著她的動作問。

葉靈對上唯一的目光,有些犯蠢地問了一句:「你覺得我腦子有問題嗎?」

孫麗雅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連鳥都驚起了幾隻!

葉靈一陣郁色,笑是什麼意思?

孫麗雅收住笑容,說了一句哲理:「傻的人從來不說自己傻。」

「呃,那我算傻嗎?」

「哈哈哈,說自己傻的人是真的傻!」孫麗雅再次放聲大笑。

葉靈蹲牆角畫圈圈,反應過來的時候才覺得自己侮辱了自己的智商。

懊惱的葉靈成了孫麗雅一晚的笑姿,竟然還睡了一個好覺。

只是第二天起來,身體發癢,肚子空空,情緒開始上來了。

「什麼鬼地方!」

要求換地方。

葉靈帶著收集的東西尋找有水源的地方。

一路找了止癢的草藥,又帶著人嘗了些新鮮的果子,孫麗雅的脾氣才見稍有好轉。但是大小姐的脾氣說來就來。

「去去去,給姐找水來,不走了!」見石就坐!

葉靈審視四周,草長過密,又沒有路。

她只能哄著人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於是在路上遇見了昨晚見她的人。

對於兩個女生的出現,某人身邊的女生拉長了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