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南宮家在北齊的地位,素來特別,可今日看來,在帝王之怒下,南宮家這張臉也是不好用了!

空氣中,一陣靜默。

茶室外,匆匆的腳步聲傳來,不過片刻,宮人就領著太醫進來,一進門,太醫就感受到了這詭異的氣氛,愣了一下,還沒來得及行禮,元德帝就朗聲吩咐道,「太醫,南宮老夫人就交給你了,這把年紀確實摔不得,常太后也是擔心著,所以,對於南宮老夫人,你要多用心思,她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朕……唯你是問!」

太醫心中一顫,忙的領命。

皇上明明語嫣關切,可聽在人的耳里,卻是出奇的冷。

「帶下去吧,這裡人多,不適合南宮老夫人待著。」元德帝擺了擺手,看也沒再看南宮老夫人一眼,轉過了身,背對著那祖孫二人。

這一聲令下,不管是太醫還是南宮起,皆是不敢怠慢,立即指揮宮人將昏死過去的南宮老夫人抬著,小心翼翼的移出茶室,一番移動,先前本是在南宮老夫人身上的休書,落在了地上。

南宮起小心翼翼的撿起,握在手中,那手也禁不住有些顫抖。

臨走之時,他下意識的用餘光看了一眼年玉,目光之中,此刻那女子,依舊是淡然雲輕的模樣,好似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

年玉……

今日這一出,她是大獲全勝了!


這個女子,究竟是為何要和趙焱如此對立?

南宮起捉摸不透,可此刻對於年玉,他的心裡糾纏的東西越發的複雜了。

這個女人,連趙焱都不是她的對手,他心中彷彿鬆了一口氣,可以祖母的性子,以趙焱和常太后的野心,年玉如此損了兩家的利益,他們怎麼容得下她?

只怕,以後那女子的處境將會更加危險!

趙逸……楚傾……亦或者是她自己,保得住她嗎?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不是嗎?

南宮起不知是怎麼走出茶室的,整個人面容陰沉,彷彿被抽幹了力氣,腦海中,年玉的身影卻是怎麼也揮之不去。

這祖母二人離開,茶室里,詭異的寧靜持續著,每一個人都小心翼翼,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想著元德帝的態度,更想著接下來又會是個怎樣的情況…… 當初紫和狄好的跟一個人似的。紫沒少傷害韓。韓暗自傷心,最後離開了紫。


可偏偏紫,彷彿才意識到韓的好。百般挽留,那眼淚可沒少流。


對著狄就冷淡了許多。現如今狄也走了,她這才又意識狄的好。

早知道今日,當初幹嘛去了?

反正白玩是沒咋同情紫。

「你就自己作去吧。都作走了。你就舒坦了。」

說完白玩甩甩衣袖,轉身就走了。

巫醫大人眼裡滿是八卦的氣息,誰說雄性就不八卦了。可白玩走了,也不好在在這呆著了。

轉身也跟著走了。

屋子裡有一瞬間的安靜。茴和舵這才大喘了口氣。

首領發威好嚇人的說。

看著紫獃獃的樣子,也沒說什麼。就都出去了。

好半晌,紫才回過神來。抱著枕頭嚎啕大哭起來。

收到拓落部落來人的消息的時候。白玩正在喝水。原本有些漫不經心的。一下子就噴了出來。咳嗽了好半天才說,「你說誰來了?」

報信的半獸份外同情白玩,瞅瞅把首領下的,喝水都嗆到了。

「首領,是拓落部落的來了。」

白玩揮了揮手,嘀咕了句,「還真是奔著瓊蓮來的。」

原本想去找白瑟。後來想想,白瑟還挺著個大肚子呢,可別受刺激了。還是她自己過去看看吧。

你說為啥怕白瑟受刺激?還不是攸。自己的雄性被別的雌性搶走了。白瑟能不受刺激?

護女的白玩心裡是掐半個眼珠子看不上高雪。可是沒辦法啊,人家來了。還是代表著拓落來的。她不歡迎還能咋整?

心不甘情不願的出了屋子,想想還是心裡憋屈。就喚了半獸,讓半獸領著拓落的人去前院的大廳。只說她有事,隨後就來。

那半獸領了命,就快步向前院跑去。

恭恭敬敬的把白玩的話說了,就請高雪三人進大廳。

高雪有些不樂意,她大老遠的來了,首領居然不出來歡迎。

攸和蘇倒是無所謂。一路走來,早就是又餓又累。進了大廳,見桌子上擺放著水果。也不客氣。拿起來就吃。

很快就有半獸送了熱水上來。

高雪撅著嘴。只覺得自己受了委屈。可看著攸一臉寵溺的遞過來水果。心裡的委屈就更多了。但還是配合著吃了點水果。

「你們首領呢?」

說出來的話就很不客氣。

那半獸原本還著迷與高雪的美貌。哪知道美人一開口,就掉了檔次。當下就收回了心底的著迷。

平聲說道,「首領手裡有事,正忙著。不知貴客遠臨。一時還放不下手裡的活計。所以只能讓小的來招待各位貴客。首領一會就來。各位有什麼需要嗎?」

這話說的。讓高雪臉上紅了白,白了紅。不就是暗諷她們突然上門嗎?

「攸,你看啊……」可她也說不出什麼話來。畢竟人家一口一個貴客。又是熱水,又是水果的招待她們。

只不過來的不湊巧,人家首領有要事。

攸看了眼那個半獸,心裡有些不是滋味。曾幾何時,那些他都沒看上眼的半獸,居然還拿話給他說了。可沒辦法啊,誰叫是他先離開的瓊蓮部落。

安撫了下高雪,就轉頭對那半獸說道,「既然首領忙著,我們一路走來,也累了許多。給我們安排個房間休息一下吧。」

那半獸點頭,「飯菜正要下鍋,那各位貴客就請隨我來吧。」

繞過前廳,高雪就愣到了。

這怎麼可能?

一排排土房,雖然不及她的青石房子好看。可和他們部落的其他房子比,那是只好不帶差的。

原本想多看看,可那半獸不等啊。無法,高雪只能眼帶陰狠的跟著半獸走了過去。

白玩在屋子裡吃過飯,才想起來。族人們還在訓練場呢。這要是讓拓落的人看到了。

心裡咯噔一聲,忙往訓練場去了。

訓練場空空的,哪裡還能看得出往日訓練的痕迹。

白玩心裡有了些底,估計是毅或者是珩,知道了拓落來人。

把武器都鎖在武器房,毅和珩就對看了一眼。顯然都想到了。又鎖著,又派半獸看管,肯定會讓拓落起疑。他們所能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把這些變消失了。

毅給了珩一個眼色,珩就大搖大擺的出了武器房,「都走吧。不用看著了。越看著越讓人起疑。都看緊點自己的嘴啊。」

半獸點頭應是,就走了。吼吼,可以回家睡個懶覺了。

眼見沒人了,珩一個大跳就換身成白狼。往自己家方向跑去。別問他為啥大跳。耍帥裝酷成不?

饅頭正在拿鼻子拱兔小聰。這貨又胖了,看著都快趕上它腰那麼粗了。

(無良作者:好意思說人家嗎?瞅瞅你那大粗腰……)

一瞬間,一股子狼味撲鼻而來,饅頭立馬站好,小眼精亮的盯著大門。

找到組織的感覺真好啊。

哪知道珩越了進來,壓根就沒搭理它。瞬間幻成人身,就進屋找白瑟去了。

「咦?今天怎麼這麼早啊。」

白瑟放下手裡的針線活,扶著腰從炕上起身。

珩忙過去扶著白瑟,「拓落來人了。」

白瑟身子一僵,「什麼時候到的?」

珩道,「這會子正在安排的客房裡休息。我和毅怕訓練場曝光,就都收拾妥當了。只是武器房……我倆想著,看能不能放進空間里。不怕萬一,就怕一萬啊。」

白瑟點頭,「那成,咱趕緊走吧。」

訓練場和武器房都是她對抗高雪的資本。她可不想現在就曝光了。

「對了,紫和白圓那裡都得盯緊了。也不光是他們,最好多安排點人,看緊拓落的人。」

珩點頭,「放心吧,我早就安排好了。」

說著幻成狼型,就讓白瑟坐到頂上,白瑟羞澀了下,這樣騎著好嗎?猶豫了下,就側坐在白狼身上。

饅頭正在外面等著見心中狼神呢,哪知道就看見讓它心碎的一幕。

嗚嗚……它要減肥……

於是乎,不想被當成坐騎的饅頭,開始了一條漫漫減肥路。(未完待續。。)

… 「太后,現在南宮老夫人有了太醫照料,如此,你該可以放心了嗎?」

終於,不知道過了多久,元德帝的聲音在茶室里緩緩響起。

此刻的他負手而立,微揚著下巴,那視線說不清是銳利還是陰冷,總之看在人的身上,讓人莫名的頭皮發麻,而他那雙幽深的眸子,定定的盯著常太后,一句話里含著的諷刺,意味深長。

一時間,眾人順著那視線看向常太后,只見那素衣婦人面容沉靜,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撥著佛珠,似乎比起剛才,現在的她經過了一番冷靜,要顯得鎮定許多。

「放心了。」

常太后開口,那聲音一出口,旁人聽著沒什麼,她自己卻是驚覺,僅僅是三個字,彷彿都用了全身了力氣。

剛才,她以為能夠借著南宮老夫人的這一摔,將這件事情慢慢的化解過去,可結果……

她沒想到,皇上的心竟是這般的堅決。

堅決要將這件事情攤開在明面兒上嗎?

既然如此,那麼,她的應對之策……

常太后斂眉,遮住眼底凝聚的思緒。

但她的鎮定,卻是讓宇文皇后和年玉警惕了起來,她們二人,皆是知道這個常太后從來都不是一個省油的燈,這個時候,她的心裡在算計著什麼?

年玉若有似無的看著那婦人,眸中也是若有所思。

「如此,那今日當處理的事情,也該處理了,你說是不是,太后?」

元德帝如此問道,可似乎本就沒有想著得到她的回答,元德帝一甩衣袖,大步走到先前的椅子上坐下,那威儀的氣勢,讓人不敢逼視,目光冷冷的落在年依蘭的身上,「不是要一五一十的說清楚嗎?年依蘭,剛才你要說什麼繼續說。」

年依蘭身體一怔,目光閃了閃,「一五一十的說清楚……要說什麼……」

年依蘭口中喃喃,許是剛才那一段插曲讓她清醒了些,想到什麼,年依蘭下意識的看了年玉一眼,忙的搖頭,「不,妾……賤妾沒有什麼可說的……沒有……」

她不能說!

剛才她是昏了頭了,才中了年玉的引導。

可惡,這年玉當真是可惡!

現在那休書已然是寫下,已經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她若是說了趙焱的那些勾當,面對趙焱可能會有的報復,只怕她的下場會更慘,有些東西,她甚至不敢去想象。

但這個時候,在帝王面前,卻是容不得她年依蘭願不願意!

她的話剛落,元德帝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啪的一聲,在場的人在那響聲之下,皆是嚇得心中泛出一絲涼意。

「啊……」

突然的聲響,讓本就有些心虛的年依蘭驚呼出聲,看向元德帝,隨即帝王的憤怒撲面而來……

「沒有什麼可說的?年依蘭,你可知道在這北齊,欺君到底是什麼下場?」元德帝厲聲道。

欺君……下場……

聽說,以前有人犯了欺君之罪的,是被五匹馬拉著,生生將身體拉扯開,四分五裂……

想著那血腥的畫面,年依蘭下意識的咽了一下口水。

看著她的模樣,年玉眼底一抹輕笑,這個年依蘭終究還是個怕死的,這一嚇,她不只有就範的份兒?

只怕這個時候,心中恐懼的,不僅僅是年依蘭而已吧,不著痕迹的掃了一眼常太后和趙焱母子,心中瞭然。

「年依蘭,沐王有意饒你一命,這命你若是不要……」

「要,要……賤妾……賤妾要……」

元德帝話還沒說完,年依蘭心中所有的一切就已經潰堤,那恐懼壓下來,她終究是承受不住,「賤妾說,賤妾什麼都說……」

當下,年玉分明瞧見趙焱貼著地面的手,五指彎曲,心中更是期待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