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千炎尊者,很好,我記住你了,如果你這次僥倖不死,我會親自去血焰宗找你。”

千炎尊者冷哼一聲,“你以爲你還能過得了今天這一關嗎?血焰大陣乃是我們血焰宗的鎮派大陣,變化多端,妙用無窮,剛纔我所施展出來的,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接下來我就讓你看看血焰大陣的真正威力!”

“好啊,那我就看看你這血焰大陣,到底還有什麼招式。”丁牧笑了,他這段時間一直在想要怎麼樣才能幫助林詩慧快速提升修爲,如今他所遭遇的這個血焰大陣就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單單丁牧目前所看到的血焰大陣的威力,就已經勝過了他之前見過的所有陣法,火海、魔氣成兵、魔焰傀儡還有幽魂幻境,這些隨便拿出來一個都能成爲一個陣法的最強招式,如今卻都集中在了血焰大陣上,而且可能還有其他功能丁牧都沒有見到。

如果林詩慧能完全掌握血焰大陣,絕對能讓她的修爲和戰力獲得明顯的進步,甚至在入禪境的時候,擁有和仙尊大能對抗的資本!

所以丁牧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血焰大陣到底還有什麼厲害之處了。 千炎尊者冷哼一聲,雙手連續打出幾個法訣,原本存在的幽魂幻境驟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魔氣,遮天蔽日,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吞噬一般。

段彬感受到血焰大陣內魔氣的變化,面色大變,急忙運轉靈氣抵擋魔氣,防止魔氣入體。

他身邊的護衛同樣如臨大敵。

對於正道煉氣士來說,魔氣入體,就會壓制自身的修爲,輕則靈氣滯塞,重則修爲停滯不前,甚至重傷而亡。

如果僅僅是少量的魔氣,對於仙尊大能來說還不算什麼,但問題是這裏的魔氣濃度太高了,到了一種他們根本無法對抗的地步,如果不能及時離開血焰大陣,後果不堪設想。


但問題是,他們怎麼離開?


丁牧和千炎尊者已經打了這麼長時間了,還沒有分出勝負,他們甚至都看不到兩人之間的戰況如何,在這血焰大陣中就如同睜眼瞎一般,寸步難移,怎麼可能離開?

再說了,千炎尊者怎麼會讓他們輕易離開?

所以段彬已經認命了,全力對抗魔氣,希望能堅持道丁牧和千炎尊者戰鬥結束。

劉三也注意到了血焰大陣內的變化,雖然還是看不到丁牧的身影,但目前的情況來看,只要血焰大陣裏面還有動靜,就證明丁牧和千炎尊者之間的戰鬥還沒有結束,就還有希望,所以劉三繼續耐着性子等待。

丁牧看着身邊慢慢變得濃郁的魔氣,心中愈發好笑,千炎尊者這是記吃不記打嗎?難道到現在他還沒看出來任何形式的能量攻擊,對他都沒有效果嗎?

繼續用魔氣,不過是給丁牧送修爲罷了,所以丁牧根本就懶得躲閃,任由魔氣鑽進身體裏,然後運轉混沌訣轉化爲靈氣,存儲起來,可以預見,這次戰鬥結束之後,丁牧的修爲必然會有一個明顯的提升。

千炎尊者不傻,經過這麼長時間交手,他當然看出來丁牧有吞噬魔氣的本事,但他還是這麼做了,說明他是有依仗的

不管丁牧如何吞噬魔氣,他都裝作沒有看到的樣子,全力激發血焰大陣,魔氣源源不斷,不多時,丁牧就吞噬了大量的魔氣,保守估計能讓他的修爲提升五層。

丁牧也不傻,看到千炎尊者如此行爲,就知道對方必然有後手,但他根本不在乎,再厲害的後手,難道還能對他造成傷害不成?

兩人都對各自的手段有充足的信心,誰都不肯後退一步,就這麼僵持起來,一分鐘後,千炎尊者發出一聲冷笑,右手連續變化幾個法訣,血焰大陣內的魔氣竟然突然間爆開!

魔靈爆,與靈爆術類似,可以將魔氣直接引爆,極大地提升法術威力,便是仙尊第十層的大能落入這血焰大陣之中,受到魔靈爆的影響,也要狼狽不堪,修爲稍稍差一點,怕是就要重傷。

當然,僅僅這種程度的魔靈爆還不足以對丁牧造成傷害,千炎尊者真正的殺招是被丁牧吞噬到體內的那些魔氣。

在他施展魔靈爆的時候,丁牧體內的魔氣竟然也在瞬間爆開,哪怕丁牧肉身強悍,元神強大,體內靈氣幾乎無窮無盡,但是在面對體內這些魔氣爆開的時候,也忍不住臉色一白,吐出一口鮮血。

這次,不是裝的,是真的受傷了。

靈爆術本就威力極大,魔氣在進攻性上比靈氣更勝一籌,配合千炎尊者的算計,就算丁牧也擋不住。

但是這一幕落到千炎尊者眼裏的時候,他再一次猶豫了,因爲他害怕這是丁牧故意的,就是要製造一種受傷的假象,吸引他出手,就像剛纔吸引魏洛出手一樣。

所以千炎尊者沒有動,而是再次激發血焰大陣中的魔氣,將丁牧淹沒。


丁牧壓下體內的傷勢,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嚴肅神色,說實話,他已經有三千多年沒有受過傷了,上一次好像還是在地球上和某個仙尊大能交手的時候,因爲修爲不足,空有肉身強度,卻還是被對方的法術所傷。

如今過了三千多年,再一次體會到了受傷的感覺,沒想到還是因爲修爲不足,依靠肉身的強悍才能保住性命,僅僅是受傷而已。

若是換成其他的仙尊大能受到這種程度的攻擊,怕是早就死了。

看着再一次襲來的魔氣,丁牧沒有任何猶豫,再次施展混沌訣吞噬魔氣,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像剛纔那樣大量吞噬,而是吞噬一小部分,轉化爲靈氣之後再吞噬更多的魔氣,這樣可以確保體內不會有大量的魔氣,就算千炎尊者再次施展魔靈爆,也不會對丁牧造成嚴重的傷害。

不過千炎尊者卻看不出來,他能感覺到丁牧還在不要命地吞噬魔氣,心中驚喜異常,不管丁牧剛纔是不是裝的,只要多來幾次,就算丁牧是鐵打的,也要付出代價!

於是一分鐘後,魔靈爆再現,丁牧體內的魔氣爆開,幾乎將丁牧體內的靈氣壓制,丁牧再一次吐出一口鮮血,臉上蒼白,身體搖晃兩下,卻沒有倒下,從納空戒中取出一枚回元丹吞下,片刻後,臉色稍稍恢復了一些。

千炎尊者見狀,露出幾分笑意,繼續激發血焰大陣,他已經打定主意,不管丁牧如何反應,就這麼一直施展魔靈爆,直到丁牧徹底撐不住爲止。

而此時的段彬和幾名護衛卻已經撐不住了,雖然他們極力抵擋魔氣,沒有讓魔氣入體,但是魔靈爆出現的瞬間,還是對他們造成了嚴重的傷害,一次或許還沒有什麼,但是連續兩次的魔靈爆,讓兩名護衛重傷,就連段彬都極爲狼狽,怕是撐不住第三次了。

所幸千炎尊者注意到了段彬等人的反應,急忙在血焰大陣上打開一個缺口,將段彬等人送了出去。

雖然魏洛已經死了,但是魏洛的計劃還是很不錯的,經過這次戰鬥之後,段彬的實力縮水至少一半,千炎尊者完全可以在暗中控制段彬,進而掌控三湖城,爲自己牟取更多的利益。

所以他不能讓段彬死在這裏,讓段彬見識到自己的手段,就足夠了。

同一時間,丁牧迎來了第三次魔靈爆,魔氣在體內爆開,丁牧再一次吐出一口鮮血,身體直挺挺倒地。

千炎尊者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再次陷入猶豫,丁牧到底是不是裝的? 沒有人回答這個問題,除非他親自去試試,但是千炎尊者又不敢,魏洛的前車之鑑就在這裏,他要是貿然動了,怕是真就中了丁牧的算計。

所以他沒有散掉血焰大陣中的魔氣,而是凝聚出來一個魔焰傀儡,來到丁牧面前,沒有攻擊,而是拖着丁牧往他那邊走。

作爲血焰大陣的中心,千炎尊者受到的保護自然是最多的,就算丁牧是裝的,他也有把握擋住丁牧的攻擊。

很快,魔焰傀儡就把丁牧拖到千炎尊者面前,另一手抓着陰陽劍,防止丁牧反撲。

千炎尊者看着已經昏迷過去的丁牧,發出一道魔氣剛要探查一番,丁牧卻猛然睜開雙眼,數十道劍意凝聚在一起,對着千炎尊者飛射而出。

千炎尊者面色不變,面前突然出現一面黑色魔氣凝聚的盾牌,輕易擋住了丁牧的劍意。

“丁牧,你以爲我會沒有任何防備嗎?魏洛就是因爲大意死在你手裏,難道我還會繼續上當嗎?你想得太天真了!”

丁牧笑了,“是嗎?那你覺得剛纔的攻擊,就已經結束了嗎?”

說話間,丁牧的右手成拳,對着魔氣盾牌狠狠砸下,防禦力極強魔氣盾牌在丁牧的拳頭竟然如同紙糊的一般,輕易被打碎,然後丁牧的拳頭又落到一個灰色的魔氣護罩上。

灰色的魔氣護罩僅僅是泛起一圈漣漪就沒了動靜,哪怕丁牧全力出手,竟然都沒有打破。

千炎尊者冷笑,“是誰想得太簡單了?血焰大陣的威力遠超你的想象,你以爲你肉身強悍,就能對抗血焰大陣嗎?你想得太簡單了!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你,我所在的位置作爲血焰大陣的中心,最關鍵的位置,根本不是你能破開的,就算仙帝大能親至,想要在血焰大陣中傷到我,也沒有這麼容易!”

“是嗎?那我倒要試試。”

說話間,丁牧一手抓住旁邊的魔焰傀儡,混沌訣全力運轉,頃刻之間魔焰傀儡消散無蹤,然後,陰陽劍落入丁牧手裏。

下一秒,陰陽劍對着灰色魔氣護罩猛然刺出,卻再一次被魔氣護罩擋住,不過丁牧臉色不變,左手打出數個法訣,劍域全力激發,無數劍意不斷凝聚到陰陽劍之中,不斷提升這一劍的威力。

千炎尊者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臉色非常難看,他能感受到這些劍意的威力,上千道劍意凝聚在一起的威力,就連他都不敢小視,因爲這是上千道劍意同時攻擊在一個點上,所能爆發出來的威力,難以想象,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魔氣護罩已經快要抵擋不住了,更何況在劍域之下,劍意源源不絕,根本沒有停止的可能。

丁牧冷笑,他廢了這麼大的力氣,故意讓魔靈爆在體內生效,給自己造成了傷害,就是要來到千炎尊者面前,逼得對方展開決戰。

如今到了這個時候,他怎麼能輕易放棄?

左手法訣再變,劍意彷彿不要錢一樣爭先恐後地鑽進陰陽劍之中,就連已經快要提升到中階靈寶品質的陰陽劍,竟然都有一種承受不住劍意威壓的架勢,劍身上出現了道道裂紋。

千炎尊者當然不能看着丁牧就這麼攻擊,維持魔氣護罩的同時,雙手快速變幻,血焰大陣的魔氣都凝聚到丁牧身邊,魔靈爆再現,不求能給丁牧帶來多大的傷害,只要能阻止丁牧繼續攻擊,給他喘息的機會就可以了。

但這一些註定都是徒勞,在丁牧體內引爆的魔氣最多就是讓丁牧受傷吐血,在有了防備的情況下,根本不會對丁牧造成多麼嚴重的傷害,如今不過是外部的魔靈爆,丁牧憑藉強悍的肉身就可以抵擋,根本不會有任何影響。

千炎尊者看到這一幕,心中不禁生出無法對抗的感覺,但他不會就這麼坐以待斃,用力咬破舌尖,吐出一道鮮血,低喝一聲,“凝!”

剛纔還籠罩了整個山谷的血焰大陣竟然在頃刻之間收縮到了三米大小!

血焰大陣的收縮,可不僅僅是把面積縮小這麼簡單,而是將血焰大陣內蘊含的魔氣以一種超乎想象的方式壓縮,一點不誇張地說,如今血焰大陣內的魔氣濃度,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就連丁牧都從來沒有感受到過這麼濃郁的魔氣。

剛剛從血焰大陣內脫身的段彬等人看到血焰大陣突然收縮,以爲丁牧終於擊敗了血焰大陣,不等心中歡喜,就感受到濃郁到極致的魔氣,面色大變。

以他們的修爲,別說和這麼濃郁的魔氣對抗,哪怕只是身處其中,怕是就要身死魂消,或者徹底淪爲魔修。

一直以來不知道血焰大陣裏面什麼情況的劉三看到血焰大陣突然收縮,心裏一動,調動體內靈氣打算動手,直覺告訴他,丁牧和千炎尊者之間的戰鬥,很可能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勝負,馬上就要揭曉。

千炎尊者將血焰大陣縮小之後,本就蒼老的面容彷彿再一次衰老幾歲,給人一種隨時可能倒下的感覺,但是他的雙眼依舊放着精光,代表他還有極強的戰力。

“丁牧,你不是魔修,根本不可能抵擋這麼濃郁的魔氣,如果我在這個時候施展魔靈爆,你能擋住嗎?”

丁牧面色嚴肅,“你可以試試!”

哪怕丁牧現在的肉身強度已經堪比仙帝大能,卻也不敢保證一定能擋住這麼濃郁的魔氣激發的魔靈爆,或許他會受傷,也或許什麼事都沒有,當然,也可能在魔靈爆引爆的瞬間,他就會直接死在這裏。

但不管結果如何,這個時候,他都不會露出任何懼意。

但凡他敢露出一絲絲猶豫的表情,千炎尊者就能看出來他的底細,而對於魔修而言,心理出現一絲絲的裂隙,都可能被對方利用,所以丁牧不會也不可能露出半點猶豫。

千炎尊者冷笑,“我希望你不會死,因爲你死了,我去哪找這麼強悍的肉身?事到如今,我也不用再隱瞞了,我之所以要對你出手,就是想要奪舍。我的身體已經到了壽命的盡頭,只有得到你的身體,我才能重活心生。所以,儘量在這次魔靈爆中活下來,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話音剛落,魔靈爆再一出現,恐怖的氣息波動頃刻之間瀰漫整個山谷,哪怕段彬等人已經退出去上千米,依舊無法承受這一次魔靈爆產生的威壓,齊齊吐出鮮血,從空中墜落,就連隱藏在附近的劉三也受到影響,嗓子一甜,鮮血上涌,卻又被他生生壓了下去。

恐怖的威壓之後,就是一道道肉眼可見的灰色波紋擴散開來,剛剛從空中墜落的段彬等人毫無反抗之力地倒飛出去,不知所蹤。

劉三剛剛壓下體內翻涌的靈氣,就受到這股強大的衝擊,同樣沒有任何反抗餘地地倒飛出去,連續撞斷了十幾顆大樹才勉強停下來,連續吐出幾口鮮血,臉上露出驚駭的表情。

魔靈爆的餘波就已經這麼厲害了,丁牧處在魔靈爆的中心,能活下來嗎? 一陣強烈的晃動之後,魔氣產生的灰色波紋衝擊終於消散,段彬等人早已經失散,各自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劉三還好一點,畢竟他修爲高,已經是仙尊第八層,而且隱藏比較深,只是吐了幾口鮮血而已。

此時他從地上爬起來,就發現眼前的景色已經完全變了,之前還在這裏的山谷,已經完全被夷爲平地,從山谷變成了巨坑!

巨坑內,寸草不生,只留下深褐色的泥土,甚至空中還飄散着泥土的味道。

除了這些,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處在巨坑中央的千炎尊者了。

千炎尊者作爲這次魔靈爆的發起者,自然會利用血焰大陣對自身做好防護,基本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但是他臉上的疲憊之色卻無法掩飾。

他雖然是仙尊第十層的大能,奈何壽元將盡,不得已之下才離開血焰宗,企圖奪取丁牧的肉身,如今和丁牧進行了長時間的戰鬥,消耗極大,又激發祕法,以血焰大陣爲代價激發了魔靈爆,試圖殺死丁牧,對於他來說也是極大的負擔,如今他體內已經沒有多少魔氣了,實力,十不存一。

千炎尊者急忙從納空戒中取出一顆丹藥吞服下去,化開之後臉色纔好看了一些,然後纔去查看周圍的情況,想要看看丁牧是不是已經死了。

如果丁牧死了,他的計劃就會徹底被打亂,只能重新物色新的目標進行奪舍。

他記得魏洛說過,丁牧身邊還有一個肉身極爲強大的人,只不過修爲有些低,入不得他的法眼,但前途還是很廣大的,如果實在不行,千炎尊者打算去奪舍丁牧身邊那個人,只要肉身足夠強悍,以他這麼多年積攢的修煉經驗,修爲不足根本不是問題。

當然,如果丁牧重傷,肉身保存還算完好,他肯定會選擇丁牧,只有在見識過丁牧肉身強悍之後,才明白丁牧到底有多恐怖。

如果不是他提前佈置了血焰大陣,就算以他仙尊第十層的修爲,加上魏洛的配合,也不可能是丁牧的對手,所以此時他心中對丁牧的肉身,充滿了火熱。

但是搜尋一圈之後,他並沒有發現丁牧的蹤跡,就好像丁牧已經完全消失了一樣。

千炎尊者皺眉,按照他的估計,剛纔的魔靈爆雖然厲害,但還不至於將丁牧的肉身完全銷燬,多少都會留下蹤跡纔對?

爲什麼就找不到呢?

就在他心中納悶的時候,突然從地下竄出來上千道劍意,每一道劍意都無比凌厲,瞬間來到千炎尊者面前。

千炎尊者面色大變,急忙激發魔氣護罩,堪堪擋住了劍意攻擊,然後就看到丁牧從地下鑽了出來,衣衫破爛,看起來頗爲狼狽。

但是丁牧的眼神,沒有絲毫變化,依舊是那麼的堅毅。

這一下千炎尊者的臉色是真的變了,“丁牧,你,竟然沒事?”

丁牧冷笑,“你以爲這種程度的攻擊能殺死我嗎?簡直太天真了!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就算仙帝出手,也不一定能將我殺死,你這血焰大陣,還差得遠!如今你的血焰大陣以破,你還有什麼手段?”

千炎尊者壓下心中的震驚,冷聲道:“血焰大陣破了又如何,我本身也是仙尊第十層的大能,難道你還能留住我不成?等我返回血焰宗,必定盡起血焰宗之仙尊,對你趕盡殺絕!!”

“呵呵!你覺得你還能離開這裏嗎?”

丁牧反問,他在血焰大陣和千炎尊者手裏可是吃了不少苦頭,怎麼能讓他輕易離開?

“至於你的血焰宗,等我騰出手來,我會親自去拜訪,到了那個時候,你們血焰宗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