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千信飛出傳訊高塔,卻發現天空中飛來一群人。將眼睛調整到遠視狀態,千信看清楚領頭的那人正是徐家的大長老徐鈞志。

千信心頭大喜:「徐家是煉製法玉的,對法陣應該也有所涉獵,讓徐鈞志幫忙,就能穩妥的煉製出控制法陣的法器。

他哈哈笑著迎了上去:「徐前輩,你來得可真巧,我剛打完最後一架,你現在來,只要甩手接收就行了。」

徐鈞志面含笑意,如同撿到了寶。

婚前羅曼史 :「你到底怎麼讓他們那麼聽話的?我本來還擔心你一怒之下將這些地方打得稀巴爛。沒想到你卻是如此平靜的接收了莊園和玉礦!」

「還能怎麼做?就是死亡恐嚇唄。現在他們沒有人是我對手,又擔心我清算新仇舊恨,自己嚇自己,就果斷的跪了。」

千信看著徐鈞志眼裡的喜意,就知道這老頭賺大了:「玉礦接收下來了吧?按照以前說好的,玉礦你們不能全佔了,得分點好處給其他幾家。」

「沒問題。法玉的利潤,肯定分出一半來讓你維持聯盟。」

徐鈞志很爽快的答應道,打量了一下基本沒遭破壞的莊園。饒是老頭在藏玉城已經夠奢侈了,現在看著這富麗堂皇的莊園,也不由得咋舌:「還是李家才算暴發戶。這莊園每一處都能讓人眼紅啊!這個莊園,你準備怎麼安排呢?」

千信摸著鼻子,坦然的說道:「用作聯盟的總基地。嗯,我也住在這裡。」

說是聯盟的基地,可盟主是顧林,那個老頭肯定呆在顧家,能來這兒的人不多。等於就是他將這個莊園佔下來了。

徐鈞志知道千信的意思,但他得了玉礦的好處,也不願意多事。畢竟能拿下這些東西,都是靠千信。話說,千信老是寄住在顧家,也不是個事兒。

徐鈞志眼饞的說道:「那你得給徐家留幾個院子。總不能讓我們的人睡大街吧。」

「沒問題。但是我們現在還不算真正佔下了這個地方。靈劍門的大長老和二長老,明天就會來趕我。」

千信的話,讓徐鈞志臉上的喜意如狂風卷飛沙一般,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

「那我們怎麼辦?你有把握對付靈劍門二長老嗎?我可只能幫你牽制大長老。」

「你懂法陣吧?我需要趕緊煉製一個控制這個莊園防禦大陣的法器。到時候用法陣之力攻擊他們!」

千信直接將徐鈞志抓成了苦力。

徐鈞志想到防禦大陣,臉上又恢復了血色:「不錯!有了防禦大陣,或許我們可以擊退他們!」< 趁著徐家修士正在接收莊園的時候,千信和徐鈞志來到李家的地宮。

地宮入口在莊園的北邊,主體卻在南邊的山體中。


幽深的隧道,通往南方的空曠山洞。為使地宮出口不易泄密,通風口非常少,主要靠通風法陣維持空氣清新。法陣引導著一股對流風在洞頂吹過。呼嘯的風聲使得地宮顯得更加陰森。

「前方是藏人的地宮,法陣控制中心應該往右轉。」

千信喊住要往前沖的徐鈞志。

徐鈞志問道:「你怎麼知道得那麼清楚?」

「我殺了一個李家修士,奪取了他的記憶。」

千信頭也不回的說著。

徐鈞志臉上的表情凝住了。奪取人的記憶,普通修士可沒辦法。高級劍魂才可能憑藉某些法術做到。

驚愕了一會兒,徐鈞志想起千信本就是劍魂,也就釋懷了。

他卻不知道,千信現在已經有了更犀利的奪魂辦法:直接用妖修鍊制的獸魂。而且他用的還是咒法期妖修的狼魂。

通道里散落了李家修士遺落的隨身物品,看上去像是遭到偷竊了一樣。看來李如峰讓他們進地宮躲避,又讓他們撤出莊園,很讓他們慌亂了一陣子。

沿著右轉,也就是往西的通道走了幾分鐘,千信和徐鈞志終於到達了防禦法陣的控制中心。

從距離來看,千信估計這裡其實是李家莊園的正中心。地面上應該是一幢巨大的石樓,原本是李家的藏經堂,功法典籍都放在這裡。

這個控制中心,看上去像是一個角斗場。頂部是平坦的環形走廊,接著一圈圈的石階。

這些石階有一尺高,走下去的話,都點顛人。石階的豎壁上,刻著一個個的複雜符紋。

「這是強能符陣,能將底座激發出來法陣放大、強化,再擴散出去,傳送到每一個節點。」

徐鈞志一邊查看石階上的符紋,一邊解釋道。


隨後,他指著石階底部的圓形石坪:「那裡,就是法陣的核心。下面至少埋著三噸儲靈法玉。平時,外面的靈力通過儲靈靈路注入這些法玉。到激活法陣的時候,下面的法玉釋放靈力,激活石坪上的符紋,發出一道道可以拼合在一起的靈力光罩。這些光罩經上面石階上一圈圈的強能符陣增強,再傳送出去,就能將各個節點連接起來,形成一道封閉的結界。」

徐鈞志解說得很詳細,千信看得目瞪口呆。

三噸法玉,那是什麼概念?千信滿眼的金幣!暴發戶家就是不一樣!

只可惜,再強的法陣若沒有強者坐鎮,也是白搭。李家坐擁如此強大的防禦大陣,卻被自己一個人給端了。這悲劇跟「馬其諾防線」有得一拼。

同時,千信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一件事情。

他記得星變手鐲的結界陣法非常的小,激活方式並非發出光罩再放大,而是發出光束連接節點,交織成后再融合為光罩。

千信將星變手鐲的結界形成方式說給徐鈞志,問道:「徐前輩,這兩種結界有什麼區別?」

徐鈞志埋頭判讀石坪上的符紋,順口回道:「光束結界的控制中樞小,而且不需要強能符陣,適合銘刻在法器空間,啟動消耗的靈力少,但是成形慢。此外,它需要節點持續不斷的補充靈力,一個節點崩潰,就可能導致結界削弱。而光罩結界需要的控制中樞極大,還必須得有強能符陣,一般只用在固定的大型法陣。它啟動耗能大,但是結界成形快,而且非常的穩定,局部節點崩壞,也不影響已經成型的結界強度。甚至全部節點毀掉了,光罩結界都還能維持一個傷害周期。」

徐老頭的話,讓千信發現自己似乎對星變的結界寄望太高。

說白了,星變結界就是戰術性的結界,主要作用是隱匿,而非抵抗攻擊。想用星變結界來將顧、徐、陳、劉四家連接在一起保護,根本不現實。

星變結界承受不了太強的攻擊。別說靈劍門三大武靈一起出手。就算是一個武靈帶著近百武戰,要攻破星變結界也要不了多久。可能半天時間就夠了。

「看來決戰還是要安排在結界外面。星變結界頂多只是在有敵人前去攻擊婦孺幼小和低階修士時,起到遲滯敵人的效果。」

千信不由得想到:「要和三個武靈以及近百武戰決戰,就算我們準備得再充分,都可能被他們抓住機會攻破結界。明天這一戰,我還是要盡量留住一個武靈!」

決戰壓力大,就只有盡量提前多咬對方几口肉了。

但要留住一個七星武靈和一個九星武戰,以他自身的能力很成問題。

忽然,千信露出了得意的笑:「嘿嘿,正好陰他們一把。」

「好了!原來引導結界攻擊的符紋在這裡!」

徐鈞志突然驚喜的叫了起來:「只要將這些符紋複製下來,在法器里形成新的符紋陣,就能引導結界攻擊目標了。」

千信懷著不可告人的目的湊到徐鈞志身邊:「徐前輩,給我講解一下這些符紋陣都有什麼用途吧!」

見千信如此「好學」,徐鈞志不厭其煩的說起來:「這個是啟動法陣的,這個是關閉法陣的,這是緊急供應靈力的,這個加強指定地方結界的……」

一老一少在防禦大陣控制中心裡研究了小半天,出來的時候,千信一手拿著一個圓盤狀法器,一手拿著短杖法器。

這當然就是新煉製的,控制法陣的法器。

千信捧著這兩個東西,如同捧著核按鈕一樣,蔫壞蔫壞的笑著。

而徐鈞志雙目失神,腳步虛浮,哈欠連天:「哎呀真累!折騰兩個控制法器太費神了,我得去找個地方睡覺。」

徐鈞志信步走進內院的一個小院,進卧房就大叫起來:「怎麼回事?什麼東西都沒有了。你怎麼那麼大意?就讓李家的人把屋子都搬空啊!你知不知道李家的床凳桌椅都是名貴木材做的啊!那才是這個莊園的精華啊!你這個買櫝還珠的傢伙!」

千信苦笑不已:「讓人家搬家,總不能連床都得留下吧。再說睡別人的床,也挺噁心的。李家的公子哥兒,私生活很糜爛的。誰知道有沒有花柳病啊!還是讓他們把屋裡東西搬走的好。」

瞌睡得受不了的徐老頭,根本沒聽千信解釋,罵了半天,躺在地板上就睡著了。

「這個老頭!也不怕得老寒腿!」

武戰會不會得老寒腿,千信不太確定。但是徐老頭躺地板睡覺肯定沒啥問題,只要別把地板砸壞就行了。

現在大事已定,千信忽然想起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沒做:盤點李家寶庫。

一個家族幾百年的積蓄,想想都有點激動啊!

這次打李家一個措手不及才搞到的巨財,可不能讓徐家給先搜颳了去。

千信走出小院,卻看見徐家修士押送著一個漂亮姑娘過來。

見到千信,幾個徐家修士喜出望外,遠遠的就招呼他。

「千信,快過來。這個姑娘要見你!」

千信疑惑萬分的走過去,打量那個姑娘。臉蛋身材都不錯,高挑苗條,該凸的都凸了。最重要的是氣質如出水芙蓉,嬌艷欲滴。

一不小心就開始打量姑娘的身材,千信覺得自己目光太邪惡了,乾咳兩聲說道:「姑娘找我有什麼事情?」

那姑娘扭頭看了徐家修士幾眼,示意他們不方便聽。

幾個徐家修士怏怏的離開了。

沒人看著了,女子卻漲紅了臉:「千信,你覺得我怎麼樣?」

符武乾坤 ,她還扶弄著頭髮,玉手從臉頰滑落,一直劃過鼓囊囊的胸脯,然後雙手疊在身前。

這女子一來就展示自己的身材和相貌,千信瞬間就明白她的意圖了。

活了那麼多年,第一次遇到有陌生美女主動來約,想想都有點小激動。

可這是李家莊園,千信首先懷疑她的身份:「你是李家的人?」

女子深吸一口氣說道:「我的祖父是李如凱。我叫李燕寧!」

千信的臉瞬間就沉了下來:「李如峰讓你來的?」

「我自己來的。」

李燕寧低頭咬著嘴唇。


「你想跟我?」

「是!」李燕寧的聲音細若蚊吟。

「為什麼?」千信的聲音很冷。以為憑藉一個女人,就能換回一座莊園?這個女人也太天真了。

「千信,我想求你饒了我爺爺!我知道他針對你做了許多錯事,讓你很恨他。我只希望用我自己來……不要你原諒他,只要你饒他一命就好。」

李燕寧說著就哭了起來。

千信更加厭煩,皺眉道:「他呆在靈劍門,安全得很!而且我也沒打算去殺他!你完全沒有必要做這些事情。」

「李家丟了玉礦和幾百年積累的財富,對靈劍門已經沒有價值了。他們必定不會再幫爺爺。而且……」

李燕寧吞吞吐吐的說道:「而且你能殺死靈劍門的一個武靈,已經證明了你的實力。再加上你有西部幾個家族的支持,靈劍門最好的辦法就是和你講和。到時候,我爺爺恐怕就成了他們保留顏面和取信於你的犧牲品。為了不給你籠絡李家的機會,靈劍門肯定只會把他的人頭給你。他已經必死無疑!」

千信背在身後的雙手,把玩著控制結界的法器,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但目光變得更加犀利。

李如凱是個非常狡猾的傢伙。現在看來,他的孫女兒也不是省油的燈。能夠看得那麼遠的人,以後留在李家,恐怕還真會給李家東山再起的機會。

與李燕寧期待的答案相反,千信不但不準備繞過李如凱,連她都不準備放過。


甚至,他都在懷疑自己這麼饒過李家,是不是在縱虎歸山。

「也許,斬草除根才是最安全的辦法。」< 李燕寧感覺到正有一股敵意從千信身上散發出來。千信的表情,讓她感到害怕。

「你……想殺我?為什麼?」

她很聰明,也很自信,對自己給千信的誘惑很有信心。她想不明白自己俯身曲就千信,為什麼會適得其反。

李燕寧的疑惑,讓千信按下了動手的念頭。在敵人面前亂秀智商是很危險的。連這點都看不懂,她只是一個自以為是的丫頭而已!

「你走吧!你爺爺很安全。靈劍門也不會為了討好我殺了他。你沒有必要為了這個莫須有的猜測干蠢事!」

千信冷冷的說道:「而且靈劍門的那些掌權者,並不是你想象的那麼聰明。如果他們懂得選擇你說的最好辦法,就不會把我逼到和他們決裂的地步。僅僅是我身為劍魂這個秘密,他們就不可能和我和解。」

「你真的是劍魂?」

李燕寧瞪大了眼睛,像是要在千信身上找到一點證據出來。

「我不但是劍魂,還招攬了大量妖修做手下,更和萬獸門的人聯手殺了靈劍門的四長老。這夠不夠?現在你相信靈劍門不可能與我講和了吧!」

千信趁機對萬獸門栽贓。

但他急著趕李燕寧走的態度,反而激起了她的逆反情緒。

她在自尊心的驅使下,又追問道:「千信,我對你就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嗎?」

千信聳聳肩:「我是想不通像我這樣的李家大仇人,對你有什麼吸引力。」

「千信,其實就算你是仇人,也是我最想嫁的男人。像你這樣的年齡,就有了殺死武靈的實力,不要說靈劍門,就算在中土,也找不到像你這麼厲害的。而且你還那麼好看!」

李燕寧的花痴狀和胡言亂語,讓千信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聯想到她的小聰明,他直接把這些話當成是她迷惑人的花言巧語。

「走吧!不要讓我看到你!」

千信不耐煩的揮揮手。

「千信,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能接受我?」

李燕寧見千信對他的敵意變成了厭煩,突然就有恃無恐了。

千信滿腦門黑線,你好歹也是李家的人,有點陣營觀念好不好?十**歲了還沒見過男人么?

「雖然你的確很誘人,但我不可能接受你。你是知道的,我身邊不缺美女,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必要再多你一個。你貌美如花,又那麼會用女人的本錢,找個靈劍門的宗族公子嫁了,攛掇靈劍門幫李家搶回莊園和玉礦,那才是正事!」

千信惦記著李家寶庫里的東西,對啪啪啪之類的毫無興趣,徑直就朝寶庫走去了。

李家寶庫建在莊園的東邊,依著山勢,開鑿了一個大地宮。這裡存著李家多年的積蓄。

千信根據從八字鬍修士那裡掠奪來的記憶,走到入口,才發現那裡居然是一個大水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