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十幾分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開始排隊上飛機了。

鄒忌幾個人周圍還是沒人願意和他們站在一起,就連空服人員,也是用鄙夷的眼光看着鄒忌幾人。

鄒忌他們毫不在意,一個個的找到自己的座位就坐了下去,之後一閉眼,開始睡覺!

大原市離福祿市也不算是特別的遠,一個小時的飛機,足夠了,不過由於天氣原因,鄒忌他們的這個飛機不得不慢了下來,足足多在天上飛了半個小時,這才慢慢的降落……

飛機落地的那一刻,軒轅峯猛地就把眼睛睜開了。

鄒忌等人也是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這時,空姐聆聽的聲音在廣播裏響了起來,“各位乘客請注意,我們的航班馬上就要降落在大原市國際機場,請再次確認您的安全帶已經繫好,各種電子設備已經關閉……”

“唔……”軒轅寶寶也嘟着小嘴迷迷糊糊的醒了。

“走吧,我們下去。”

鄒忌站起來,自覺的抱起軒轅寶寶說道。

軒轅峯沒說話,臉色顯得更加陰沉了。

倒是申大龍和張小兵兩個人早已下了飛機了。

鄒忌幾個人拿了行李之後就出了機場。

“唔……好熟悉的空氣啊!”

軒轅寶寶笑嘻嘻的說道。

鄒忌也笑着摸了一下軒轅寶寶的腦袋,隨即轉過頭看着軒轅峯,“我們現在是直接前往你們的家族嗎?”

軒轅峯沒說話,只是轉身照着一邊就走了過去。

倒是鄒忌懷中的軒轅寶寶開口了,“鄒忌哥哥,我們家裏的地方離這裏還挺遠的呢,在一個很隱蔽很隱蔽的地方,因爲我們家族不喜歡和世人有交往。”

“所以你們家族的資金就不足,所以你爸爸才願意收下申大龍和張小兵!”

鄒忌笑着說道。

“嗯?什麼意思啊?”軒轅寶寶疑惑地歪着腦袋。

“沒什麼沒什麼,隨便一說。”鄒忌打了個馬虎眼,然後朝着軒轅峯就走了過去。

申大龍和張小兵兩個人跟在後面。

———–

五百米外,一棟是十層大樓上面,有兩個黑衣男子躲在上面。

一個人一個望遠鏡,死死的盯着鄒忌他們幾個。

這時,其中一個人將望遠鏡拿下,嘴裏還罵罵咧咧的,“媽的,你說這幾個人也真是的,草!不是半個小時之前就能到的嗎?害得咱們在這裏多等了半個小時,MLGBD!”

“行了你,你就別抱怨了。”另一個黑衣人說道,“這老大交代下來的任務我們能不幹嘛,就算是等到明天也得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家主的牛逼程度,不然的話我們兩個會爬到這個樓上監視嗎?”

“哎~真是一言難盡啊,咱們本來都是軒轅家的人,可是現在卻莫名其妙的變成了叛徒,哎~”

“沒辦法,誰讓咱們本來就是外門弟子呢,這軒轅劍給的好處又多,比平常軒轅峯給的好處足足多了三倍啊!你說誰能抵擋住這些誘惑!”

那黑衣男子點點頭,“算了,不說這個了,一會把情報報告上去,咱們去喝酒!”

“好咧!”另一個黑衣男子顯然是很高興,立馬掏出手機就撥了出去。

這個黑衣男子把軒轅峯他們的事情報告給了上級之後,不知道電話裏又說了什麼,這黑衣男子臉色大變。

掛了電話之後,另一個黑衣男子立馬好奇的問是怎麼回事。

只聽打電話那人緩緩說道,“軒轅劍老大在半個小時之前回到了軒轅家族之中,沒有在大原市了……他說軒轅峯今天有可能不來了……” 鄒忌他們還不知道飛機的延遲導致他們暫時性的躲過了軒轅劍的這一次小小的陰謀。

而此時軒轅劍也並不知道軒轅峯等人已經來到了大原市。

因爲軒轅劍已經在軒轅家族中了,這裏是與世隔絕的,當然沒有任何的信號,軒轅劍自然沒有辦法得知軒轅峯等人的行蹤了……

“老大好!”

軒轅家族門口兩個守衛看到軒轅劍來到,立刻彎腰尊敬的叫道。

軒轅劍點點頭,然後大步流星的就走了進去,一跨過這個門檻,軒轅劍的臉上瞬間寫滿了笑容。


軒轅家族是座落在一個四面環山的環境裏的。

四周都是高大的山峯,只有一個祕密通道才能夠出去。

這裏距離大原市有十幾公里,根本沒人願意往這邊來。

因爲就在這周圍還有原始森林,裏面全是些兇猛的野獸。

不過軒轅家族的人顯然是不怕這些野獸的,這些野獸反而成了軒轅家族的一層保護膜。

而現在軒轅峯和鄒忌等人正走在這個森林的林間小道中。

周圍的那些老虎,野豬什麼的虎視眈眈,可就是沒有一個敢上前的。

一個可能是害怕軒轅峯吧,而另一個原因可能就是鄒忌懷中的軒轅寶寶吧。

此時軒轅寶寶正在鄒忌的懷中揮舞着小拳頭嚇唬那些野獸呢。

那些野獸一個個的都不敢靠近。

這倒是把鄒忌嚇了一身的冷汗,生怕這軒轅寶寶一不小心給自己一拳,那自己可是受不了啊。

鄒忌他們在這個森林中前進這。

而軒轅峯家的那個大府邸,卻也發生這爭吵。

———–

一個大廳中,軒轅劍自己站在大廳中,周圍也都坐在一些人,不過一個個都是白袍子,長鬍子,頭上的頭髮挽在一起,就像武當山上那些道士一樣。

“軒轅劍!你欺人太甚!告訴你!家主大人正在趕回來的路上,你休要猖狂!等着家主大人用家法懲罰你吧!”

側面一箇中年男人眼睛睜得大大的指着軒轅劍氣沖沖地罵道,這個中年男人身邊的兩三個人也是氣勢沖沖的盯着軒轅劍。


這幾個人就是軒轅峯的忠實支持者,看似這幾個人很是威風。

可是放眼一看,這大廳中其餘的二十多個人都虎視眈眈的看着這幾個人,頓時之間,這幾個山上氣勢全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軒轅劍大笑了起來,雙手背在身後。

“指望軒轅峯來?別癡心妄想了!哈哈,他可是被我嚇破了膽,不敢來了!想我三省黑幫,上萬幫衆,我可怕一個軒轅峯?”

“你!你!你!你簡直是大逆不道!”那個中年男子站起身,指着軒轅劍渾身上下氣的直髮抖。

“哈哈,我就是大逆不道了,你能奈我何?”

軒轅劍大手一揮,“李管家,你可看清楚了,整個大廳中,西院,南院,北院,三個院都是我的了!而你東院,只是剩下了你們幾個人而已!就算軒轅峯迴來了!他能掀起多大的波浪?!”

軒轅劍大眼一瞪,異常的霸氣。

“咯噔……”那李管家頓時失魂落魄的坐在了椅子上面。


“你們,你們這些人難道真的願意和軒轅劍這個人苟同嗎?!”

那李管家指着那些西院,南院,北院的人,手指頭都是顫抖的。

這二十多個三院的代表也都是低着頭。

唯獨本身就是軒轅劍的西院擡着頭,嘲笑的看着李管家那幾個人。

“哼哼,老李啊,不是我說你,你說你都一大把年紀了,歸入正途得了,小劍以後當了家主不會虧待你的。”

西院的那個黑黑的中年男人對這李管家說道。

“沒錯,劉叔說得對,等我當上家主,我絕不會虧待任何一個人!”軒轅劍還是揹着手,一臉的傲然。

“哎~~”李管家嘆了口氣,坐在椅子上不說話了,好像瞬間衰老了好些一樣。

“我說你們幾個,現在依舊堅守陣地也不是什麼辦法了,眼看這軒轅峯已經不回來了,你們還是棄惡從善吧,小劍不會虧待你們的。”那個劉叔對這李管家身邊的那幾個人說道。

這話一出,李管家頓時斜着眼看向了那劉叔,“哼哼,你就別想挑撥離間了,我們相信家主一定會回來的!我們抵死不從!”

“呵呵,是嗎老李?你怎麼不文文你身後的人呢?”

那劉叔冷笑着對那李管家說道。

那李管家一聽這話,身子騰的就坐直了,睜着大眼看着自己身邊的那三個人。

發現那三個人都是低着頭默默不語。

“你們!你們!!哎!~~”那李管家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一嘆氣,又坐在了椅子上不說話了。

這時,軒轅劍一揮手,“來人啊!賞賜東院這幾個棄惡從善的一人一萬塊!”

門外頓時有幾個人拿着幾捆現金走了進來。


這幾個人一進來,那些南院北院的人也都眼珠子都直了。

李管家身邊的那幾個人慢慢的起身走到軒轅劍的旁邊,從那幾個人手中接下現金,然後低着頭站在了軒轅劍的身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軒轅劍又大聲的笑了起來。

“李叔啊,我尊敬你從小看着我長大的我才叫你一聲李叔的,李叔,不如你也到我這邊來怎麼樣?我絕對會給你很多很多的錢,任何人的都沒有你多!怎麼樣?”

“哼!我李某爲軒轅家族上上下下辛苦幾十年!從來沒有做錯過一件事,事到如今我也不會做錯一件事!寧死不從!”

“還有。”

李管家斜着眼看着軒轅劍,“還有你別忘了!你的父親還在閉關!等他出來了,你絕對沒有任何的好日子過!趁早收手吧!這樣的話你父親可能還會饒你一命!否則的話,我就破了我這條老命我也要去請你父親出關懲治你這個孽子!”

軒轅劍一聽李管家報出來他父親的名號,頓時來年色大變。

一揮手,“來人啊,把李叔帶下去,讓他老人家回東院好好休息這把!不要讓任何人接近他!”

話音剛落,頓時有幾個人上來跟着李管家離開了。

李管家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配合的和那些人一起回了東院。 等着那李管家走後,軒轅劍看看身邊這幾個已經歸順自己的東院人,忍不住又大笑一聲。

然後大步流星地直接走到大堂正中央的椅子上,威武的坐了下來,王者氣派十足。

“哈哈!我軒轅劍終於坐上這把椅子了,平常都是軒轅峯在做,現在終於輪到我了!哈哈!”

軒轅劍撫摸着椅子上的把手,獰笑着說道。

這時,那個西院的劉叔走上前來看着軒轅劍說道,“小劍啊,剛剛老李說的也對,這個你父親的事情的確是很棘手的,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父親出手的話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