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北極狼王和老猿,眼見著這一幕,焉能不明白慕容凡的意思,乘著血魔老祖暴怒襲向慕容凡的那一剎那,便齊齊血魔老祖撲了過去。

與此同時,空氣中一陣波動,一股如山一般的壓力,竟然毫無徵兆地出現在了血魔老祖上方,狠狠砸向了血魔老祖的頭頂。

血魔老祖由於施展血魔**的緣故,身形不能稍動,那人形血污,更是根本插不上手,剛剛又暴怒之下,對慕容凡出手了,一心幾用之下,那倉促間形成的血污巨盾,便根本扛不住了。

嘭得一聲徹底碎裂開來。

如山般的攻擊,扎紮實實地落到了血魔老祖頭頂。

「啊!」血魔老祖一聲痛叫,一顆滿是紅髮的腦袋,生生被砸到了腔子里,渾身污血四溢。真元連番猛催,才終於又把腦袋抻了出來,滿臉鮮血,狼狽不堪。

最要命的是,還根本看不見到底是多了一個什麼東西在攻擊自己。

不過,血魔老祖卻也知道,這定然是慕容凡搞出的鬼手段。不由得大怒,就要徹底舍了血魔**,即刻滅殺了慕容凡,以解心頭之恨,然而,當眼角的餘光掃過了崑崙眾人滿臉的期冀那一刻,血魔老祖卻是出奇地冷靜了下來。

這分明是慕容凡的圈套啊,若是中計,前功盡棄。忍得一時之辱,只待破了崑崙洞天,報了一陽子之仇,再去把慕容凡滿門抽筋剝皮也不遲。

想到這裡,血魔老祖沖著慕容凡狠狠一咬牙,卻是不再說話,從身上摸出了一隻血色的半透明的乾癟肉囊,猛然一拋,那血色肉囊便迎風而張,片刻之內,便化為了幾丈大小,形成了一個堅韌的護罩,把血魔老祖和那分身的身形,全數罩定在了其內。

「砰砰砰!」慕容凡等人狂猛的攻擊,擊在那古怪罩子之上,發出了一陣悶響,然而,不但撼不動其分毫,反而被一股極堅韌的力道反彈了攻擊。

「血胞罩!」一旁的乾鴻老道,一見了這古怪的罩子,便不由得想起了師傅一陽子曾經說過的,這是血魔老祖的一件至寶。

這血胞罩,乃是血魔老祖以幽冥血海中無盡的生靈胞衣祭煉而成的,極為堅韌,一經施展,便可以刀槍不入,徹底擬補血魔老祖肉身不夠強悍的缺陷。

也是血魔老祖一開始根本沒有把眾人看在眼裡,才沒有施展這龜殼一般的血胞罩。

如今,面臨著慕容凡主僕要命的攻擊,血魔老祖卻是拼著忍得一時之辱,乾脆放棄了任何抵抗,就龜縮在血胞罩之內,任由慕容凡攻擊。

「小子,不管你有什麼鬼手段,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有什麼辦法?待本老祖滅了崑崙,就把你挫骨揚灰!」血魔老祖陰狠的聲音,從血胞罩內傳來。

一見了這一幕,崑崙三道和玉煙,俱都臉色劇變,沒想到這血魔老祖以一介化神期修為,竟然不顧身份,龜縮在那血胞罩內,拼著挨打,也要一力破除崑崙護山禁制。

「怎麼辦?」慕容凡和崑崙眾人一樣的心焦。

剛剛激怒了血魔老祖,又驟然出其不意,放出了隱身的大蛤蟆,把血魔老祖揍得不輕,剛剛初見成效,哪知道,血魔老祖又放出了一個刀槍不入的血胞罩。法術攻擊本就拿他沒辦法,如今,又打不得了。

這可怎麼辦?莫非崑崙大好洞天,就要徹底毀了?

然而,正焦灼間,慕容凡留在九龍鼎之內的一絲神識,卻是傳來了一陣細微的波動。

「啊!」當那絲波動,清晰地傳到慕容凡心頭的那一刻,慕容凡驟然一驚,片刻之後,卻是一陣狂喜,感覺到了一種絕境逢生的喜悅。不由得一聲暗叫:「看來是崑崙氣數還在,運不該絕啊。」

沒有耽擱片刻,慕容凡壓下了滿心的狂喜,把神念即刻探入了九龍鼎困陣之內!

片刻之後,焦灼欲死的崑崙眾人,便猛然間聽到了一陣奇怪的嗡嗡聲,從慕容凡身上傳來。伴隨著那嗡嗡聲,一蓬紫光,驟然閃現,而後,這道紫光便急速撲向了那血魔老祖的血胞罩。

乾鴻神識強大,第一個看清了紫光內之物,只是這一看清,便不由得臉色劇變,一聲驚叫:「噬龍虱?」

… —

–>

「什麼?噬龍虱?傳說中,可以啃噬一切的奇蟲,噬龍虱?」乾濟、乾法和玉煙,幾乎同時驚問。


沒錯,剛剛慕容凡神識一動,便是覺察到身上珠鏈之內,發出了一陣輕微波動,不是別的,正是那上百隻噬龍虱,竟然在這緊要關頭,孵化成功了。

噬龍虱,連龍都啃的下!

此時此刻,噬龍虱孵化成功了,慕容凡焉能不喜?因而,才會慨嘆,崑崙命不該絕。

而那上百隻噬龍虱在慕容凡的驅動之下,一隻只急速撲向了那血胞罩。如同餓死鬼一般,瘋狂啃吃了起來。

頃刻間,咔嚓咔嚓之聲,便不絕於耳。

「嗯?這是什麼?啊,噬龍虱?坤兒跟我說過的噬龍虱,該死,怎麼會有這麼多?莫非,慕容凡這小子竟成功繁殖了噬龍虱?」血胞罩內的血魔老祖亦是驚駭欲絕。

片刻之後便發現,那堅韌的血胞罩壁,竟急速探入了一隻只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利口器。

血魔老祖最得意的血胞罩,竟然被其在短短時間之內,生生啃漏了。

血胞罩發出了一陣陣嗤嗤的悶響,如同漏氣了的皮球一般,迅速地癟了下去。這群奇蟲啃噬的速度,竟比傳說中還要快。

慕容凡卻是沒有理會任何人的震驚,此等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焉能錯過?

一聲暴喝,率領著明裡暗裡的三大化形期巨妖,狠狠撲向了血魔老祖。

血魔老祖震驚之下,又施法到了最後關頭,動也動不得,只有那條血污分身,呼嘯一聲,攔在了三人面前。

慕容凡心念一動,脖子上綠光一閃,靈玄葫蘆之內的那奇獸噬魂獸,便被慕容凡喚了出來。

「結果了他!」慕容凡沖著噬魂獸一點指。

噬魂獸早已經躲在靈玄葫蘆中,看著這驚天動地的一戰呢,如今被慕容凡喚了出來,依舊有些緊張,一雙豆眼慌亂地眨動了一番,卻終是鼓起勇氣,狠狠地一抖碩大的鼻子,沖那血污分身,吸了過去。

血魔老祖的神識,曾被一陽子破過,神識方面是他的短處。本體還好,可是這條分身,卻是不濟了。

噬魂獸鼻子一抖,血污分身便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吸力,識海一松,神魂便要離體。

「啊!」血污分身一聲抵死的驚叫。

血魔老祖眼見著漆黑醜陋的噬魂獸,便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另一條分身,便是吃虧在了這噬魂獸之下,如今只剩下這一條分身,焉能在失於噬魂獸手下?

血魔老祖也就急速分出了一股神念,注入了分身識海,與其分身一道,死死抗拒著噬魂獸的巨大吸力。

一時間,在噬魂獸的大鼻子之下,那條血污分身便絲毫動彈不得了。

崑崙眾人再度狠狠震驚了,沒想到,慕容凡竟然還帶著噬魂獸這等地獄凶獸。

剛剛和慕容凡對峙之際,崑崙眾人雖說沒有全力痛下殺手,可是,如今一見,慕容凡亦是多有保留啊,否則,慕容凡一個照面就放出了那噬龍虱和這噬魂獸,也夠崑崙眾人的嗆。

如此一想,乾鴻心裡不由得對慕容凡深深忌憚,也暗自慶幸不已,多虧關鍵時刻為了徒兒玉煙,草草收兵,沒有與慕容凡大動干戈啊,否則這將是一個和血魔老祖不相上下的勁敵啊,真是祖師爺庇佑啊!

一番慶幸過後,乾鴻亦是心念急轉,從自己的方寸空間之內,摸出了幾件低階的純物理攻擊的兵刃,扔到了師弟手上,狠狠地沖著師弟一招手,便沖著那血污分身撲了過去。

三條兵刃,雖然帶不來慕容凡那等排山倒海的攻勢,但是三個元嬰後期的人物,全力出手,落到毫無抵抗的血魔分身之上,那條血污分身亦是倒了大霉。

在崑崙三個紅了眼的老道這一番暴打狠砸之下,被砸的滿身污血橫飛。

而血魔老祖本體那面,卻是遭遇了更強悍的攻擊。

也是佔了血魔老祖施法到了最後關頭,不能稍動的便宜,北極狼王和老猿,向瘋了一樣,招招狠厲。

慕容凡的葵水聚靈針上下翻飛,每一棒都重逾萬鈞。

最要命的是那隱形的大蛤蟆,神出鬼沒,比小山還重的身軀,生生硬往血魔老祖腦袋上砸落。

血魔老祖又要護持著分身的神念,又要施展血魔**,這一下,可是吃了大虧。

被打得渾身血光急閃,竟是生生被砸的要現了原形。

慕容凡主僕四個越戰越勇,乾脆放棄了任何抵抗,把一片空間都幾乎打裂了。

血魔老祖終是悲哀地意識到,再不舍了血魔**,就要被生生砸死了!

這若是果真如此,那不是要被千古恥笑?

「罷罷罷,該死的小子,本老祖便先結果了你吧!」血魔老祖一聲震天的暴喝,終是無奈中斷了已然到了最後關頭的血魔**。

血魔**一經被中斷,赤紅色天空之上那可怖的口子,便頃刻間合攏了,無盡的血水,終於停止了傾瀉。

崑崙禁制,頃刻間壓力全無,金光驟閃,片刻之內,便停止了那令人心頭巨顫的咔嚓聲,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不愧是傳承了千年的崑崙法陣。

血魔老祖暴怒中將身一晃,便乾脆現出了本體,那竟是一座山一般的人形血污。

「小子,納命來!」血魔老祖兩隻遮天蔽日的血手,便狠狠抓在了慕容凡的葵水聚靈針之上。

「嗨!」血魔老祖大手一較力,便把葵水聚靈針連同慕容凡,如同拎了一隻螞蚱一般,生生掄了起來。

一雙血手,生生抹去了葵水聚靈針上慕容凡打下的所有禁制,手指輕動間,便把那葵水聚靈針生生掰斷了。

慕容凡神識不及撤出,口鼻中噴出了一口鮮血。

眼見著這血魔老祖發飆了,卻也絲毫不敢硬拼,背後翅翼急扇,便急速掠出,一邊大聲呼喚崑崙三個老道:「走,快走!」


崑崙三個老道,本已經打得紅了眼,如今,乍聞慕容凡大呼,再一看,血魔老祖竟現了原型,俱都心頭一緊,即刻收了手,舍了那被揍得半死的血污分身。

那邊廂,玉煙更是把握機會,心念急轉間,已然溝通了崑崙護山禁制。

崑崙洞天之上,一陣寶光涌動。

「走!」玉煙一把抓向了正遁到自己身邊的慕容凡,急速撲入了崑崙洞天。

慕容凡千鈞一髮之際,心念溝通了一眾靈獸,帶著除了葵水聚靈針以外的全部家當,進入了崑崙洞天。

身後三道金光乍顯,乾鴻三人也險之又險地進來了。

暴怒中的血魔老祖,一直防著慕容凡等人向外奔命逃竄,然而,卻是沒想到他們竟危難之際,進入了崑崙洞天。

片刻的困惑過後,血魔老祖也不管了,發了狠,大聲暴喝道:「豎子,竟然逃到了崑崙洞天之內?那就和崑崙一起滅亡吧!本老祖要把你浸到幽冥血海之中,折磨你百年,再讓你死!」

暴怒的吼聲,把整個護山禁制都震得轟轟作響。

天空中赤光一閃,血魔老祖便一刻不停地重新發動了血魔**。

嘩啦啦的聲音,從九天之上,頃刻間再度傳來。

可憐崑崙的護山大陣,在稍稍恢復之後,便再度遭遇了幽冥血污的洗禮。

「快,要趕在護山大陣覆滅之前,布成誅仙劍陣!」 綜美劇天才不值錢 ,一經進來了,便一聲大喝。

「沒錯!玉煙,去取掌門師兄的皓日劍,慕容門主,我等即刻進入誅仙殿!」乾鴻一聲吩咐。

「是!」玉煙急應了一聲,這才發現,自己竟一直捉著慕容凡的手臂,急忙心頭一顫,甩開了玉手,飛遁向了玉虛宮。

而乾鴻三人則是帶著慕容凡直撲位於崑崙洞天最後方的誅仙殿。

那是一座高達百丈的大殿,說白了便是一座巨型法壇。

通體金黃,整個大殿之外,布滿了玄之又玄的符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獸,分立大殿四角。

乾鴻來不及向慕容凡介紹,一經掠到了那大殿之前,便雙手掐訣,打了一通複雜至極的手訣。

「咔咔」伴隨著一陣悶響,誅仙大殿的大門,在緊閉了數百年之後,終於開啟了!

正這麼個功夫,一道劍光也隨之來到了,正是玉煙。

此刻,玉煙手上,卻是恭敬地抱著一柄大劍,通體赤金色,發出耀眼光芒,令人不可逼視。

「師傅,掌教師伯的皓日劍!」玉煙把那大劍遞向了乾鴻。

乾鴻卻是直接把劍遞到了慕容凡面前,嘶聲說道:「慕容門主,我掌教師兄,出了些意外,而且,他之前修為也已然是化神期,不能同我師兄弟三人共同主持劍陣。玉煙修為差了些,為今之計,也只有慕容門主能助我等開啟誅仙劍陣了!慕容門主,之前崑崙對於慕容門主多有不恭,還望慕容門主海涵」

慕容凡一擺手,打斷了乾鴻的話,也並不推辭,一抖手,便接過了那柄皓日大劍。


一觸手,一股純正的至剛至陽的浩瀚劍意,便從劍中奔涌而來,這柄大劍顯然已經達到了極品仙器的品級,與那神器,也就一步之遙。

這便是崑崙現任掌教乾清的御用之劍。

此情時過境遷

–>

與乾鴻的銀月劍,乾濟的飛星劍,乾法的驚虹劍,並稱為崑崙四仙劍。雖然比不得誅戮陷絕四劍,然而,這四劍齊出,亦是威力無窮啊。

此時此刻,皓日劍之內,只有一團烈日一般的劍靈,卻是沒有神識控制,顯然是那乾清掌教,已然撤出了他自己的神識。

慕容凡既然要相助崑崙,也就不多廢話,神識急涌,便探入了皓日劍之內,細細密密,向那團烈日般的劍靈纏繞了過去。

一經接觸慕容凡的神識,那劍靈便微微一抖,而後,順服地任由慕容凡打入了神識烙印。

驀然間,一股血肉相連的感覺,便從慕容凡的心頭傳來。

而這時候,玉煙亦是替三位師傅捧來了那銀月、飛星、驚虹三劍,紅著一張俏臉,遞到了慕容凡面前,根本無法直視慕容凡的目光。

乾鴻等三個老道,在這一幕之前,亦是紅了臉,只是他們臉紅的原因,卻是跟玉煙大相徑庭了。

他們是想起了剛剛與慕容凡動手,一個照面便被人家擊落了飛劍,到如今關鍵時刻,則是得老老實實,捧著飛劍,讓慕容凡為其恢復。

這一前一後之中的細節,焉能不令崑崙三個老道臉紅?

慕容凡為人,向來不會讓人難堪,二話不說,便拿出了落金寶錢,單手一彈,落金寶錢便急速輪番撞擊到了三柄仙劍之上。

金光驟閃,庚金之力便全數回復到了三劍之內。

三柄如同死物一般的飛劍,渾身一抖,便再度放射出了無盡的寶光。

崑崙三個老道眼神一喜,試探著溝通自己的飛劍,下一秒,血脈相連的飛劍,便再度如臂使指一般,回到了自己的駕馭之下。

果然,正如慕容凡所說,恢復如初,完全不受影響。

異界第一商人 ,變成了深深的忌憚,當真是從未聽說過此等神奇的寶物。

眼見著四劍齊聚,慕容凡也便不請自進,邁大步,率先掠入了那誅仙大殿。

略一打量,卻是發現,這誅仙大殿之內,別有洞天,每一個角落,都是光芒暗涌,玄之又玄的符篆,層層疊疊,整個大殿足有上萬符篆加持。

四根金光巨柱,直衝天際,立於這誅仙大殿正中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