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包括查理和耶穌,他們也不再說話,查理的話,帶給我們的,是心靈的震撼。

“好了,夥計們,我能對你們說這麼多,是因爲我們是朋友,不是嗎?而且我的這些話,並不一定是正確的,因爲沒有正式的文件研究表明這是對的,也沒有得到學術界的承認和認可,只是一種推測。”查理難得的謙虛了一下。

“不,你說的很有道理,如果你全部知道了我的經歷的話,你會發現,或許,你是對的。”我說道,大衛的話,絕對比查理的帶給我的震撼要大,日本人的研究,黃色的針劑,用屍體做養料可以製造出金丹的機器,這一切,似乎都在說明了查理的話的正確性,甚至我認爲,那些機器的面世,會成爲大衛他們研究成果的一項鐵證。

“那麼,我們把話題回到剛纔我的夥計大衛的話中來,他說,是因爲中國的道教,傳入了西方,然後有了佛教,我相信大衛是一個嚴謹的學者,他說的話,都可以或多或少的找到佐證,但是問題的矛盾點在於,那些道教人去西方創教,是爲了傳播道教,讓道教發揚光大,可是,他們爲什麼會把道教演變爲佛教?甚至佛教之後和道教還屢次有抗爭,就說中國的歷史,佛道相爭的事情也不少見,對吧,大衛我的朋友?”查理說道。

“對,有多次的滅佛運動,當然,也有滅道運動,他們向是兩個門派一樣,一直在都爭着。”大衛說道。

“現在我要說的,可能會解釋這個,那就是基因的密碼,人類從物種和身體的構造方面來說,沒有差別,但是就比如中國人和美國人他們的飲食和對藥物的作用方面會有差異一樣,這是基因的差別,很微小,在我們的組織裏,我們稱這個爲基因密碼,從膚色上來分人種是最錯誤的一種方法,基因密碼纔是,道教的一些典籍和功法,他適合於中國人這種獨特的基因密碼,但是他不一定適合國外,我認爲,這纔是外傳的道教傳入西方後卻演變爲了另外一種宗教的真正原因,打一個比方來說,中國的道法,傳到了印度之後,印度的基因密碼和中國的不同,導致了修煉了這個之後產生的神力也不同,感悟更不同,所以,印度人認爲自己創立了一個新的‘道’,有了一個新的宗教,而當時的那些神,他們也無法去解釋這一現象,所以纔會有了佛道之爭,其實說到底,還是基因密碼的關係。我當然知道那個能產生‘金丹’的機器,所以我認爲,只能用中國人的屍體做爲原料,其實就是我最好的證據,因爲中國人基因密碼的特殊性。”大衛說道。

“對,或許日本人跟你想的一樣。”我滿嘴的苦澀。

現在的我,很想找到我二叔,把查理的話,轉告給那麼一批人。我相信這也足以讓他們去修改研究的方向。

張道陵說的都錯了。

意思是,查理說的,纔是對的嗎? 許曜暫時封住了部分穴位的血脈走向,打算以刀切開傷口讓毒血放出來,再進行一些簡單的消毒。

「有人有打火機嗎?」許曜看了一眼其他人,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

前不久雷軍曾經突襲過一次宿舍,並且將他們的香煙都銷毀,還讓每一個吸煙的人出去跑了幾圈,這幾天他們哪裡敢隨便的藏香煙。

雷軍想了一會以後過去問道:「你的資料上不是說擅長使用火焰嗎?」

許曜有些尷尬的說道:「因為發生過一些事情,所以現在我的魔力有些不足,暫時無法放出火焰。」

「……好吧,真是奇怪啊……」雷軍搓了搓手指,以道力凝聚於自己的掌心之中,過了一會後一團火苗飄然浮現。

「我並不擅長御火之術,如果你要借火的話,趁現在就快點來吧。」

許曜立刻把手中的軍刀放在火上烤著,進行了簡單的消毒后對著其他人說道:「來兩個人把他的手腳按住。」

中毒者開始慌了,看來接下來的去毒過程一定非常的痛苦,雖然他不想死但是也不想受罪。

然後他沒得選擇,因為已經有幾個同伴立刻走了過來,按著他雙手雙腳等著許曜上刀。

許曜拿著自己手中那燙紅的軍刀緩步的來到了他的面前,其實許曜可以使用麻醉的方式來將它的精神進行麻痹從而更好的下刀,但這樣的話這位中毒者就得一覺睡到晚上,這樣一來他們之前努力來到這裡的目的可就白費了。

「不好意思了。」許曜將燙紅的軍刀貼上他的創口,切開了他的皮膚,滾燙的刀一切在肌膚上,就出現了一層嫩肉被烤焦的味道。

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慘叫聲在整個山林之中回蕩,許曜面無表情的將他的傷口切開之後,讓毒血給放流出來,隨後再拿針線將切開的地方縫合好。

他是一位醫生,在拿著手術刀的時候手是絕對不會顫抖,而且也不會被病人的舉動所影響到,因為醫生要在下刀的時候用百分之一萬的專註力來進行操作!

「好了,你身上的毒基本上已經沒事了,休息一會就能夠繼續前進。」

許曜拍了拍中毒者的肩膀,隨後又收回了自己的針線。

「沒想到你居然還懂醫術,看樣子還是一個中醫?」

雷軍一副看著傑出後輩的目光盯著許曜。

「算是略懂一些吧。」

雷軍看了一眼還躺在地上的中毒者,隨後跟其他人宣布原地休息十五分鐘。

其他人也就全部都坐在樹蔭下,喝水的喝水,聊天的聊天,這幾日他們基本上都混得有些熟絡了,而且因為條件被限制,所以也沒有什麼娛樂活動,也就只有跟新認識的朋友吹吹牛裝裝逼,這樣才能在苦澀的日子裡度過。

過了一會休息的時間到后,雷軍才帶著他們繼續朝著山上走,這一次雷軍的腳步放慢了很多,不僅是為了照顧傷員還是因為多分出一份精力,去查看周圍有沒有威脅。

這個地方也是晚上周圍的硝煙味就越加濃重,雖然這片地方有著很好的山水環境,周圍的空氣非常的清新,然後到了這個山峰之後,卻還是聞到了當年那硝煙瀰漫的氣息,也不得讓我回想到了那艱苦的年代。

「當年我們的先烈就是在這裡抗擊入侵者,以數百人的實力硬抗上萬人!不管是人數還是武器裝備都數倍落後於敵軍,甚至就連物資都非常的匱乏。」

「他們在這裡血戰了三天三夜,最後與敵人同歸於盡,至死也沒有給敵人佔到一點便宜和好處。」

雷軍縱身一躍跳到了一個斷石處,這塊巨石以前不知道是什麼樣子的,但現在卻可以清晰的看到,有著一個被炮彈給炸出來的巨大圓洞。

其他人緊隨其後的跟著,一點一點的靠近了被稱之為英雄峰的地方,當他們終於到達的時候,所有人都被自己眼前的壯麗景觀給吸引住了。

這片地方已經不只可以用山清水秀來形容,此刻他們彷彿聳立於雲端之上,嗅著雲端的新鮮空氣看著周圍那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巨大山峰,放眼望去全是祖國一片大好河山!

「當年的人們為了守住這一寸土地都很不容易啊,現在的年輕人總以為我們給他們灌輸什麼愛國觀念是洗腦式教育,殊不知道他們腳下的每一片土地,都是自己的祖先們用自己的鮮血拚回來的,如果連一點點的敬畏之心都沒有,那麼他們就無法在這片土地上立足!」

雷軍站在山峰的最高處,周圍的雲彷彿彷彿環繞在了他的身後,這裡的雲層非常的濃厚,甚至於連太陽都遮蔽了起來,讓人感覺有些陰涼而舒適。

「現在你們原地休息一下吧,等休息結束之後,我就告訴你們真正的考驗是什麼。只要能夠完成了這一項考驗,那麼你們就能夠提前走出這個地方,如果沒有,你們就安安心心老老實實在這裡給我待夠一個月!」

雷軍一路走上來臉不紅氣不喘,似乎自身的精力還非常的旺盛,相較於之下其他人就非常的勞累,一聽到休息時間到了他們就直接一屁股的坐在原地,隨後放眼看著四周圍的風景。

「一會得讓他們見識一下真正的實力,這群新人實在是太過於高傲了,明明沒有什麼實力,想法卻蠻多的。」

雷軍看了一眼這群氣喘吁吁的人,目光再次落在了許曜的身上,因為許曜此刻也並沒有表露出任何一絲疲憊的現象,只不過是坐在了一旁進行著修鍊。

許曜之所以會那麼勤奮,也是因為一想到自己現在甚至連火苗都放不出來,就覺得自己混得有些丟人。

於是想要快點把自己已經虧缺的真氣彌補回來,這樣才能夠使用更強的法術,一會才好應對雷軍所要給出的考驗。

雷軍看到其他人都已經休息的差不多了,於是問道:「你們都已經準備好要接受考驗了嗎?」

場下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話,因為他們不知道考驗到底是什麼,所以他們也沒有敢發言,只能一言不發的調養著自己的身體,好讓自己的力氣快點恢復過來,讓自己儘快到達巔峰狀態。

「怎麼了?好不容易登上了英雄峰,難道你們已經想要退縮了嗎?」 “華夏的密碼是最爲特殊的一個,這也是中國的古典文化會非常的燦爛,燦爛到白家爭鳴的地步,所以說,研究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其實道教所謂的那些玄而又玄的理論,並不是僞科學,而吃真正的科學,只是他們自己都沒有發現而已——他們其實已經早了無數人類幾千年接觸到了現在人類科技都無法觸摸到的門檻,但是他們卻沒有進一步,當然,當時的他們也無法去更加進一步,科技的發展是一整套的東西齊頭並進的,他們沒有先進的機器設備,很明顯,也無法跨出那一步,所以大衛所說的中國文化是發源地,沒有錯誤,還是那句話,不得不承認的是,在那麼一段時期,中國人絕對是最聰明的人種,沒有之一,他們關於世界,關於科技的理論,足以讓現在的研究都受益無窮。”查理說道,說到這裏的時候,他有一個短暫的停頓,再次點燃了雪茄。

“查理先生,有什麼話你明說,我們的心裏承受能力,都可以接受。放心吧。”我說道,都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我也不在乎這幾個老外給我更大的震撼了。

“在之前,我只是認爲,當時中國的上古時期,產生了一批偉大的預言家和哲學家,他們思考宇宙的奧祕,用思想征服了整個世界,可是現在,我已經改變了我的看法,因爲我知道了那種機器的存在,現在,我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推測,那麼一批人的存在,不是因爲他們比其他的人種要聰明,而是說,因爲他們的歷史足夠悠久,他們更加核心的接觸到了在人類之前的另外一個科技,他們近水樓臺先得月了,所以瞭解的多,他們的理論,都是從另外一個文明中得來的,那時候,那個文明還沒有完全的消退掉,所以可以這麼說,中華民族爲之驕傲的五千年的文化,其實是一個文明沒落的過程。”

“從那一個極度燦爛的文明中,沒落到極致,只是這一次,西方的科技崛起,進入了新的科技時代。”查理說道。

“這個詞,用我們中國話說,就是輪迴對麼?”我看着查理說道,他說的話,最震撼我的就是因爲,他說的科技的道理,用另一個角度,詮釋了很多,我身邊的人告訴我的話,在之前,我無法理解,現在我卻可以清晰明瞭的,有了一個認識。

科技極度的發達,然後被遺忘,繼續接着,重新崛起。

“很多東西,都可以找到佐證,比如說在金字塔裏曾經出土過一臺萬年前的電視機,裏面配備的是太陽能電池,電視不知道是壞掉了還是現在的科技無法打開,但是太陽能電池卻還能用,這都說明了,在這個文明之前,還有一個極度燦爛的科技文明,達爾文一開始提出進化論的時候被稱爲瘋子,時間卻讓人接受了他的理論,但是我們的發現,會讓人們以爲,他就是一個自作聰明的傻子。”查理說道,我的經歷,無疑讓他更加的自信,自信他們的研究成果。

“我可以把你今天說的話,告訴我們的人麼?我是說,中國人?”我問道,這個問題,顯然是非常的冒昧,畢竟這是他們的研究成果。

查理一下子也愣住了,氣氛微妙了起來。

黑三甚至都已經在那邊兒警戒了起來,我們跟這三個外國人之間,沒有任何的友誼可言,這種東西,我作爲一箇中國人,並且跟幾個高層還有一定聯繫的中國人,有告訴他們的打算,這也實屬正常。只是不知道他們是否同意?

過了一會兒,查理說道:“我說不行,估計我會有危險,事實上,我也沒有想過阻攔,我說過,種族之爭是沒有意義的,戰爭更是奇妙的東西,像是中國象棋棋盤的規則一樣,是戰爭,促使已經失落的科技文明再一次的崛起,沒有戰爭就不會有人類的今天,但是遲早有一天,在人類足夠聰明的時候,就沒有戰爭了,因爲已經不需要戰爭來推動進步了。”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放鬆。

“說了這麼多,對於現在的情況,您有什麼看法和想法?”我問查理道,他剛纔的話,無疑讓我對他更加的加分兒。

“那個機器已經被毀了,我無力去查看,你們中國的很多人也不會允許我這個其他的人種去看這麼神祕的東西,那麼,我可以提取你一點血麼?我需要分析血液樣本,當然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得到一枚金丹,退而求其次的話,起碼,我也想得到一些那個吃下了金丹的人的血液,我要解析你們的基因樣本,從而印證我的答案,甚至有可能的話,我可以找到替代品,人工的造神。不是說明中國上古前的那個科技就一定比現代發達,只能說,他們在基因的領域,的確是走在了現在這個時代的前面,但是,飯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不是麼?”查理道。

“當然可以。”我回答道。

直覺告訴我,二叔這一步路,其實就是張道陵認爲的正確的路,這纔是一個,屠神計劃正確的路,或許爺爺真的錯了,林家無力抗起這個世界,拯救人類的,還是人類自己。

“現在抽麼?還是說等等?”我問道,想到這裏的時候,我甚至有點迫不及待了。

“不着急,我沒想到你可以這麼無私,對我沒有戒備,你其實不知道,你已經是中國國寶級別的人物了,絕對比大熊貓要珍貴,我需要聯繫一下我們工作室的朋友,你二叔林八千的血液樣本,已經在我們的研究之中了。”查理得到了我的認可,他也十分的興奮。

“還有其他的麼?”我問道。

“暫時就這麼多,我們接下來會是一個長期的合作,你今天也累了,假如這個膽大包天的可以用耶穌來當自己名字的帥哥沒有問題的話,我想,大家都可以休息一下,這是一個超級強度的腦力活動,不是嗎?”查理難得的笑道。

“我沒有,我只是想那條神龍,上帝他老人家估計會很喜歡他,林,你可以送給我嗎?”耶穌叫道。

“不可以。”我同樣對他笑道。

之後的查理跟大衛,都已經沉浸於工作當中,我跟黑三在客廳裏聊了一會天,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說,二叔的這一步,走的太過跳脫,爺爺絕對想不到這裏來,而且這算什麼?從歷史學上,基因學上,來雙重的解剖道教,這聽起來非常的天方夜譚,而且異常的瘋狂,可是大衛和查理兩個人的結合。

他們倆的話,甚至給了我一種感覺。

這,其實才是上古神話的真相。

我回了房間之後,給北京的那個老頭打了一個電話,起碼我是一箇中國人,我要做,我應該做的事情,我告訴了他我現在在跟我二叔介紹的幾個外國人進行合作,而且有一些進展,他要不要看一下。

“外國人?”他那邊低吟了一句,問道:“真是你二叔介紹的?”

“不會錯,很多事情,二叔都已經告訴他們了。”我說道。

“那就好,你二叔做事兒,應該還算靠譜,這樣子,你跟我說一下,都知道了什麼?”他問我道。

“三言兩語說不清楚,你把你郵箱給我,我轉化爲文字的東西發給你,我相信,你會驚歎,原來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的不止是日本人,其他國家的人也一樣,不是日本人最先接觸了阿扎他們才走的更遠,而是我們的路線出現了錯誤,在古典文化上,有什麼這個那個的研究會,去研究易學,研究古籍,說要發現其中的奧妙,可是他們除了掛着學者的頭銜之外還發現了什麼?不是智商不行,而是一開始,就走錯了路。”我道。

“我現在也好奇了,美國人告訴了你什麼?趕快發給我。”老頭道。

我掛斷了電話,把今天的見聞整理了一下,發給了他。

十分鐘後,他給我回了一個信息道:這足以顛覆整個世界。 雷軍看著這群不為所動的人們,笑了一下后說道:「你們平時不是挺能說話的嗎?現在怎麼都成啞巴了?」

「你們知道為什麼要把你們叫來進行特訓嗎? 簽到從一棟樓開始 是因為你們實在是太弱了!不僅是身體,還有自身的實力!全部都太弱了!」

雷軍指著這群人居然開口罵了起來,下邊的人完全就是敢怒不敢言,因為他們確實沒有如同雷軍那般的實力。

雷軍注意到他們的眼神有些挑釁般的問道:「看來你們並不服氣是不是?你們大概也跟了我一段時間,還沒有見到過我動用自己的真實實力吧?」

他那麼一說許多人確實露出了疑問,是的他們雖然都知道雷軍比他們要強,然後他們並不知道到底是強多少,他們並不知道自己與強者之間的距離有多遠。

「那麼今天我就來給你們露一手吧,睜大眼睛看好了!」

雷軍站在了山峰的最高處一手指向了對面,另一座山的山頭處:「緊盯著你們眼前的目標,這就是你們接下來所要做到的事情,這就是你們所要面臨的考驗,這就是我所給你們定下來的標準!」

雷軍伸出了自己的手,在虛空之中畫了一個道家符文,真氣不斷的從他的體內飄然而出,他的身體周圍開始出現了一道道玄奧至極的文字,同時他的身體周圍也開始閃爍著藍色的電光,腳下的泥土也隨時這一陣陣的電光而飄了起來。

「至純至陽之雷,請賜予與吾無上之力,萬鈞雷霆與吾合一,萬般法寶皆為吾所破滅,萬般鬼魅皆於此終結。」

雷軍身上的氣勢開始不斷的暴增,頃刻之間風雲大變,周圍的狂風吹襲而來,整個山林都揚起了一陣陣的塵土,周圍的草木都開始飄揚起來,天空中的氣流不斷的凝結著,彷彿將整片大地都變為一片的漆黑,將這英雄峰之上的烈日化為一片永晝之夜!

其他人看到如此可怕的法力,如此強大的力量都忍不住的向後退了幾步,這種可怕的威壓甚至於已經讓一些修道者有些喘不過氣來,整個山林之中的樹木都開始不斷的擺動起來,彷彿幾乎要被這山間的氣流吸走。

原本還明亮的天空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天空之中開始聚集起了一片龐大的烏雲還有著悶雷滾動的聲音,這雷雲不斷閃爍著藍色電光,這場景如同世界末日!

「這也實在是太強了吧……這種程度的強者……怪不得能夠站在那個位置上。」

「居然一個道術就能夠驚動得天地變色,果然這個教官也已經到達了先天境界,能夠引動天地之力,怪不得一路走上來能夠面不改色。」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達到他的境界啊……原來這就是我們跟他的差距嗎?難怪他一直說我們廢物,說我們沒有實力,並不是因為他在故意嘲諷我們,而是因為我們的實力比起他來說,實在是太過於懸殊了……」

在看到雷軍居然能夠輕易的動用天地之力后,其他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股失落感。原本他們以為自己已經算得上是人類社會之中比較強的存在,畢竟普通人還真不是他們的對手。

然而當他們遇到了另一位比他們還要強大的很多的強者時,卻也不得不低下頭承認自己確實是弱者。

然而玉真子卻是看著雷雲,在許曜腦海里喊道:「你看看他,他這是故意的將釋放的時間延長,故意的將自己的台詞讀出來,一方面是為了增加氣勢,一方面是為了增加特效延長的時間,用這些來糊弄這些新人,你們這個教官壞的很啊。」

許曜聽著玉真子的話有些無語,一方面卻又在擔心,難道雷軍要我們召喚那麼大雷雲?還是說讓我們從這個山峰上跳下去呢?

如果真的是從山上跳下去還好,他的身體已經幾乎到了金剛不壞的地步,就算是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他也不會有太大的損傷。

但要是讓他召喚出來雷霆之雲的話,他還真沒有辦法了。畢竟自己的真氣現在已經所剩無幾,連個火球都摸不出來,讓他召喚出雷雲實在是太刁難自己了。

此刻的雷軍一臉嚴肅的看著前方的山峰,此刻周圍密布的雷霆變得越來越濃厚,已經積累到了一定的程度,悶雷滾動的聲音也越來越響亮,彷彿有一柄巨大的斧頭要將整個天地都劈開!

周圍的氣勢已經達到了一定壓力的程度,雷軍感覺到自己所營造出來的威勢此刻已經到達了頂峰,也是時候讓他們看看自己真正的強度和威力了!

隨後雷軍回過頭來,對其他人喊道:「來吧,睜大你們的眼睛看清楚!讓你們看看何為神罰!讓你們看看何為毀天滅地的力量!讓你們看看什麼才叫做真正的強者!什麼才是真正的實力!」

只見他伸手指向了天空之中,隨後天空中的雲居然在同一時刻聚集了起來,周圍的氣流不斷的轉動在雲層之中,形成了一個如同大炮口般的黑色漩渦眼。

「天雷降世!」雷軍怒吼一聲將自己的手指指向了自己前邊的山峰,粗大的雷霆在那一瞬間全部釋放了出來!

幾乎是如同激光炮般,徑直地從天而降的轟了下去!

這一剎那間,原本昏暗無比的天空竟被這一聲驚雷給照亮得無比耀眼,許多人完全無法睜開自己的眼睛,而周圍也傳來了近乎讓人耳膜破裂的雷吼聲!

當周圍的光亮全部都散去的時候,眾人才緩緩的看清楚了他們面前的景象,而他們的耳邊就傳來了一陣陣嗡嗡聲,他們全部都瞪大著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眼前的這一幕。

男神說他很愛你 雷軍面前的那座巨大無比的山峰,竟然在這一道可怕的雷光之下,被沖炸得只剩下一個半山腰。

「這……這也太強了……那麼大的山,居然被炸去了一個山頭……」

「我的天啊,這難道就是先天期的修真者嗎?好可怕啊……」

此刻烏雲還在上方凝聚著,周圍仍舊是一片昏沉和黑暗,而雷軍傲立在山峰之上,對著場下的其他人大聲喊道:「這種威力誰可以做得到?你們天天喊著要提前回去,想要提前結束訓練。」

「你們不是想得到我的認可嗎?那就來啊!」 在發完這個郵件之後,我的精神卻在我把剛纔查理和大衛的話寫成了文字之後,再一次的進入了一個極度的亢奮的狀態,讓我趟在牀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甚至無限的延伸下去,按照查理的話來說,是那些口訣祕籍,有改變人基因的力量,可是,這些話改變基因力量的原理又是什麼?這似乎是一個難以去圓的結果,然後呢,再去延伸,這些口訣的創始人,又是怎麼知道這些口訣的呢?

這是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第一個創立口訣的人,他們怎麼知道這些口訣可以有讓他們獲得神祕力量的能力呢?

這些東西無法解決,我決定,明天去跟查理提出來,假如這些都可以有一個完美的解答了,這一切的真相,關於中華民族的,亦或者是人類的,纔算是有了一個完美的收官。就在我考慮是不是要吃掉黑三細心準備的安眠藥強迫自己入眠的時候,我的房間響起了敲門兒聲,我打開了門,發現門口站的那個,竟然是異常帥氣的金髮帥哥耶穌,他給了我一個非常陽光的微笑走了進來,對我說道:“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歡咖啡,好在我在客廳發現了龍井茶,但是上帝他老人家沒有給我天堂水,我也不知道沏的是不是很好,要不嚐嚐?”

“耶穌先生,難道你不知道現在我還無法入睡,正準備吃安眠藥?你還讓一個無法入睡的人喝茶,這真的好麼?”我說道。

“這很好,因爲我有事情和你談,並且今天晚上我也不準備睡覺了。”他笑着把茶遞給了我,坐在我的書桌旁對我說道:“很多話,關於宗教的問題,今天的那個時候,我不想跟你談太多,我希望我們能單獨聊聊,畢竟,我們兩個,纔算是一類人。”

“恩,你說吧。”耶穌在說那句話的時候收斂起了臉上的笑臉,而在我的潛意識裏,認爲他不應該是一個像白天那麼輕浮的人,一般人畜無害的人在認真的時候,會比一臉正經的還要認真一些,我坐了起來,我們兩個就這麼對着坐着。

“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就是你認爲,道可道,非常道,這一句在道德經裏,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耳熟能詳的一句話,這個道字,怎麼理解?”耶穌問我道。

“我其實不喜歡這樣的談話方式,你也不用問我什麼,我是個喜歡動腦,但是奈何腦子太過愚鈍的人,你直接說你的看法就好了。”我說道,因爲這幾個外國人都給我非常睿智的感覺,我也不想輕易的在他們面前出醜。

“那我就明說了,這個道,不是道教,而是一種道理,宇宙的道理,就像我在看到太極圖的時候,感覺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思想生髮八卦,這是一個幾乎可以囊括世界的道理是一樣的,它只是一個道理,一個思想,所以我一直認爲,宗教之間是沒有國界的,就算信仰不同,也不應該有國界,所以這個道,可以理解爲人道,人的道理,這跟信仰無關。”

“今天我那兩個朋友的話,同樣帶給我很大的感觸,我感覺,‘道’這個思想,絕對不是道教這麼簡單,太極就是包容一切,所以就算傳到西方的道,換了一個名字成了佛,這都無所謂,要知道在當時,強大的東方,強大的道教,有足夠的實力碾壓掉一切,這一點兒上,實際上基督教做的不好,你應該知道,在很多年前,對異教徒的審判和懲罰,都是非常嚴格的,所以說,道包容着一切,不管你是道教,還是佛教,還是基督教,抑或其他的宗教信仰,都可以用道來概括,所以他們沒有去打壓異己,任憑他發展,‘太極’包容了一切的道理。”耶穌說道。

耶穌這傢伙大半夜的來找我說的,雖然讓我聽了也感覺很有道理,但是我不認爲這是他想要表達的重點。而且他想說的,我聽的似是而非,想要抓住什麼,卻抓不牢靠。

我喝了一口茶道:“耶穌先生,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沒人的時候,你可以叫我喬治,你明白的,有時候我也在害怕,耶穌他老人家會不會怪我用了他的名字。”耶穌笑道。

“沒事兒,神是可以包容一切的,這樣就生氣的,還是萬能而仁慈的主麼?”我也笑道,跟耶穌的談話,相對來說,還是比較輕鬆的。

耶穌裂開嘴笑了一下,隨即認真起來,他放下了咖啡,對我說道:“今天我跟你接下來的話,我希望你不要外傳,對任何人都不要,這幾乎比白天大衛和查理的話還要瘋狂的多。”

“放心吧,我是一個守口如瓶的人。”我也放下了茶杯,因爲我感覺,耶穌接下來的話,纔會是他今天找我的正題。

“不管是在基督教,還是道教,還是佛教,都有一個末日說。你現在在努力的,是對抗可以毀滅人類的力量,而在我們的教義中,諾亞方舟也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典故,救世主,何謂救世主,也就是說,在世界末日的時候,主救世,我感覺,這個所謂的末日代表的含義,是指的一件事兒。”耶穌說道。

“恩?”我問道。

“換言之,我感覺我老大,跟你老大,包括那些和尚的老大,他們都是認識的,他們所謂的末日,其實是他們共同的敵人,這不是中國人的事兒,中國的那些古老的神不可能只殺中國人不去殺美國人,不是嗎?這是人類要面對的事兒。”耶穌說道。

我默默的端起了茶杯,對於耶穌的推測,對我來說,不是震撼,而是感覺,他真的非常的大膽,並且非常的張狂,跳脫。

“我有證據。”耶穌說道。

“什麼證據?”我喝了口茶說道。

“創造世界萬物的上帝耶和華見到地上充滿敗壞、強暴和不法的邪惡行爲,於是計劃用洪水消滅惡人。同時他也發現,人類之中有一位叫做諾亞的好人。《創世紀》記載:‘諾亞是個義人,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耶和華神指示諾亞建造一艘方舟,並帶着他的妻子、兒子與媳婦。同時神也指示諾亞將牲畜與鳥類等動物帶上方舟,且必須包括雌性與雄性。”耶穌神祕兮兮的道。

“這就是你的證據?”我差點一口茶水噴到他的臉上。

“其實這句話的真正含義你不懂,懂了,你就會明白,這就是證據,這纔是救世主,很隱晦的告訴人們的話,可能有些話他不能說,說了,就會改變一切的軌跡,我跟查理和大衛的想法,其實有一點共同的地方,那就是,神在歷史的舞臺退出,是因爲他們認爲,人類更需要靠自己的力量,那就是科技,或許是他們認爲神力,不可能對抗一切東西,科技才行,所以,神消失了,人們只能靠自己的智慧,開發自己的大腦潛能,今天的科技,纔是神退出時候想要的。”耶穌說道。

“繼續!”我瞬間激動了起來,因爲耶穌說的話,再一次印證了我之前的經歷,我感覺,或許真相,會從這個神棍的手裏解開!這也是一個足以顛覆了新的方向!

“諾亞方舟其實告訴我們,毀滅地球的,不是別人,正是‘神’自己。他在暗指什麼?我想,你應該明白。他們是人們的‘神’。他說的神,是他們共同的敵人。你們神祕的東方,就要覺醒的那批神。”耶穌說道。

我一口氣喝光了茶,可是我感覺我更需要的是煙。

“所以有一點,我不苟同大衛,什麼燃燈古佛他們去西方創教是爲了傳播道教,這是錯誤的,他們應該是在尋求外援。”

“套上查理的話來說,單純的中國人的基因密碼變異的力量,不足以撼動那些神,華夏的那些上古神,他們去西方,是爲了開拓,新的基因密碼變異的力量。”

“宗教,纔是最大的一盤棋,這是人類的戰爭。”耶穌說道。

我終於找到了牀頭櫃上的煙,點了一根兒,我哆嗦着猛抽了幾口,對耶穌道:“你他孃的真的不感覺自己這個設想太過瘋狂了麼?!”

“文明的發源地,人類的先驅。假如這一切成立的話,那你們中國,當之無愧這個稱號。”耶穌說道。 一時間居然無人敢上前挑戰,其中一個走上前的反而是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走了過去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

「教官!我想要學這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