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加入他們的俱樂部倒是簡單,我知道這個周的週五,他們的一個俱樂部會在北市區的大世界舞廳舉行一次聚會。”

我點了點頭,然後拿出錢包。

“這次送你了,把我今天晚上的酒錢結了就好。”說着是鼴安端着酒杯走進舞池。

我愣了片刻,然後笑着聳了聳肩,這傢伙總是這樣,他不願意和任何人交朋友,他來幫你的時候,總是雲淡風輕,不會讓你感覺像是了不起的恩惠。

紀寒靠在廢棄樓外的紅牆上,李慕白看着自己手裏的羅盤。

“二位,久等了吧。”

紀寒聞聲回頭,“你可算出來了,我都要讓這郊區的蚊子給活啃了。”

“怎麼樣,找到辦法了嗎?”李慕白問。

我點了點頭,“週五,也就是明天,TB組織的一個俱樂部會在北市區的大世界舉行一次聚會,到時候我們趁機混進去就可以了。”

對於紀寒來說私混別人的派對好像是一種恥辱,就像和朋友出去吃飯不讓他買單一樣,事實上這幾天我和李慕白一直都在花紀寒的錢,他奢侈的生活習慣着實讓我們震驚,我在替他想這樣花費下去管家啊彪給他的十萬塊錢應該很快就要見底了吧。

他甚至提議去大世界前先把聚會的單買了,然後誠意十足的告訴那些傢伙,我們要加入他們的俱樂部,對於我這種上菜市場都要和賣菜阿姨討價還價的人來說,實在無法想象紀寒的世界,在我看來他這樣的人就是錢多的沒有地方花了。

當然我還是很願意和他做朋友,畢竟現在這年頭出門吃飯打車都搶着買單的朋友並不多,所以我和李慕白其實很享受這種狀態。當然我們也可以感受到買單這件事情給紀寒帶來的滿足感。

不過在去大世界之前我們決定先和紀寒溝通一下,因爲在那種地方炫富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紀大公子,其實我們出去做事情不一定非要自己買單的。”李慕白試着告訴紀寒一些道理。

“是嗎?”紀寒一臉疑惑,“不買單難道去吃霸王餐嗎?”

“不不不,”李慕白很快否定了紀寒這種危險的想法,“我的意思是不一定非要你買單。”

“那讓你們兩個買?”紀寒問。

李慕白點了點頭,“好朋友在一起不能只花你一個人的錢。”

“可是從小到大我和朋友出去玩都是我買單啊!”

李慕白沉默了片刻,他好像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來告訴紀寒花錢並不是體現自己存在的唯一選擇。

“我的意思是我們並沒有太多的資金,所以我們應該省着點花。”

紀寒貌似明白了李慕白的意思,“放心吧,大世界的聚會我不會搶着買單的。”

李慕白看着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我查過了他們訂的是豪華套餐,我剩下的那點錢根本不夠。”紀寒無奈的說。

我和李慕白愣了愣,然後相視一笑。

第二天下午我們很早就來到了大世界,這地方是昌臨市的喧囂場,以前我只聽熊愈他們幾個提過,昌臨那些玩世不恭的富二代幾乎都喜歡來這地方灑金,這裏的花費貴的讓我吃驚,光入場費我們三個人就花了一萬多。

紀寒對這種地方好像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熟悉感,點紅酒、給小費,我和李慕白一不留神紀寒又大手大腳的花了好幾千出去。

“紀大公子,我們來這裏不是爲了消費的。”

紀寒擡頭看了看我,“他們能在這種地方聚會就說明這些人都是有錢人,你要是這麼一點錢都捨不得花,你覺得他們會讓你加入俱樂部嗎?”

紀寒的話似乎有些道理,此前我們忽略了這個問題。

“那接下來可就要看紀公子你的了。”

“包在我身上了,不過我覺得咱們得先去置辦一身行頭。”紀寒看着我倆寒酸的穿着說。

不得不說紀寒在花錢方面確實很有天賦,兩套衣服下來就花了一萬多。

“看上去還不錯,就是髮型差一點。”紀寒挑剔的點評着。

“差不多了紀公子,那邊的派對應該已經開始了。”李慕白看上去有些心急。

紀寒擡手,示意服務員買單,然後習慣性的遞上小費。

大世界很大,除了酒吧、派對池、夜總會,還有各式各樣的商場、舞廳和酒店。TB組織俱樂部的派對在一個商業天台上舉行,燒烤、泳池,遍地的大長腿。

“這種地方就是男人的天堂啊。”紀寒拿着望遠鏡邊看邊說。

“我們現在不過去嗎?”李慕白問。

“這種逼格的派對,沒有邀請函人家是不會讓你進去的。”


“那我們怎麼混入他們的隊伍?”

“不要急,”紀寒拿着望遠鏡津津有味的看着,“這種局一般到十二點就玩嗨了,到時候他們纔不會管你有沒有邀請函呢,我們只要進去找個漂亮的妹子,喝兩杯然後去附近的酒店開間房,到明天早上這個俱樂部的一切就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了。”

我和李慕白呆呆的看着紀寒,顯然這樣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做。

“好了二位,我可沒有對面的女孩好看,你們誰想先來飽一飽眼福啊?”說着紀寒把手中望遠鏡遞給了我,然後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敷起面膜來。

這種事我可沒什麼經驗,只是望遠鏡中的大長腿着實讓人血脈噴張,李慕白一臉鄙夷看着我們兩個,這種事情在他看來低俗至極,當然,很快我們就證明了李慕白只是在和我們裝清高。

“我們確定要過去嗎?”我看着紀寒問。

“當然,花錢出來玩不就是爲了開心嗎?”

“可是,”我猶豫了片刻,“不然你一個人過去好了。”

“怎麼,你們連妞也不敢泡嗎?”紀寒面無表情的說。

李慕白閉着眼,“低俗,我們出來是爲了查案的,不是爲了讓你們去泡妞的。”

“泡妞就是爲了破案。”紀寒一本正經的說。

我內心雖然是拒絕的,可我在一瞬間又覺得紀寒說的很有道理,我並不想否認我眼前都是大長腿的事實,畢竟都是成年人,我從小到大還沒談過一次戀愛,別說和女孩出去開房,就是女孩的手我都沒有牽過。

李慕白閉着眼,他無心這眼前的浮華,第二靈魂帶給他的困擾並沒有結束,他手心一直緊握着七寶琉璃盞的碎片。那天我們在玉蟾宮看到的畫面並不完整,第二靈魂的身份一直是一個謎題,我想他和李慕白之間一定有着某種特殊的關聯,要想查清這一切並不是易事。

晚上十一點半,紀寒把我和李慕白喊醒,我們所在的酒店是紀寒刻意預定的,從這裏可以完整的看到對面天台,望遠鏡中參加TB組織俱樂部派對的人已經喝的差不多了,紀寒整理了一下衣着,顯然這一仗他勢在必得。

李慕白躺在靠椅上,這次的行動他並不想參與,小傢伙渠殤趴在李慕白懷裏,從玉蟾宮一案後,小傢伙和李慕白之間的關係好像變得親密了很多,雖然我知道小傢伙不過是貪念李慕白給它買的零食,但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醋意。

“你不去嗎?”紀寒問。

“我在這裏給你們放風。”李慕白指了指手中的望遠鏡說。

“好吧,”紀寒回頭小聲的和我嘀咕道:“不會享受的男人,真是枉費生了一副好面孔啊。”


我詫異的看了看紀寒,又回頭看了看李慕白。其實我並不想去,只是剛剛在望遠鏡中我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江帆就在趙冰倩背後望著她屁股,他發現了一隻黑色小蟲爬在趙冰倩的屁股上,頓時大驚道:「別動!你身上有毒毒蟲!」立即伸手拍打趙冰倩的屁股上,啪!黑色小蟲被打落下了。

趙冰倩啊地叫了一聲,心裡蕩漾著春波,急忙轉過身望著地面上,頓時氣呼呼道:「江帆,這不是一隻螞蟻嗎!怎麼是毒蟲!你壞死了!」

「呃,這裡是八盤山,這裡所有的蟲都是有劇毒的,連螞蟻也不例外,我可沒有騙你,不信你去問李老爹哦!」江帆奸笑道。

趙冰倩半信半疑道:「是呀!」

高冷總裁很悶騷 ,「趙姑娘的毒驅除了?」李老爹吃驚地望著趙冰倩。

「嗯,已經完全驅除了!」江帆點頭道。

「是的,我已經好了!」趙冰倩微笑道。

「好了就好,剛才可把我們嚇死了,你吃點蛇肉嗎?」李老爹問道。

「哦,謝謝,我不喜歡吃蛇肉,我還是吃壓縮餅乾吧!」趙冰倩微搖頭道。

趙冰倩拿出壓縮餅乾咬了一口,「李老爹,問您一件事,八盤山上的螞蟻有毒嗎?」趙冰倩問道。

「哦,八盤山的螞蟻大多數沒有毒,有毒的螞蟻都是紅螞蟻和綠螞蟻,黑螞蟻是無毒的!」李老爹道。

趙冰倩扭頭望著江帆,氣呼呼道:「江帆,你敢耍我!」手中的壓縮餅乾扔了過去。

江帆張開嘴巴,咬住了趙冰倩扔過來的壓縮餅乾,咬看幾口,笑嘻嘻道:「餅乾味道不錯還有唇香味,我可沒有耍你,我又不知道黑螞蟻有沒有劇毒,我這是防範呀!」

「哼,等會再找你算賬!」趙冰倩氣呼呼道,胸脯起伏著,臉色緋紅。


太陽已經快下山了,李老爹望了望天空中太陽,「我們快點走吧,前面不遠有山洞,今晚我們就在山洞中住宿了,一定要在天黑之前趕到山洞,否則天黑走夜路會很危險的,因為晚上出來的毒蟲和毒蛇更多!」李老爹神色嚴肅道。

下山的速度肯定是比上山的速度快得多,眾人終於在黑天之前趕到了李老爹所說的山洞,山洞不大,最多可以容納三四十人,洞裡面有乾枯的草還有一些不明動物的屍體。


「啊!」趙冰倩驚叫起來,她迅速躲到江帆背後,「怎麼了?」江帆驚訝道。

「地上有條小蛇!」趙冰倩驚慌道,她指指快離開指地面的石縫裡。

江帆順著趙冰倩指的方向望過去,看到石頭縫裡面果然有一條銀色的小蛇,大約筷子長短,全身銀白色,圓形的頭看起看來挺可愛的。它正抬著頭望著眾人,沒有一點敵意。

「這是什麼蛇?」江帆驚訝道。

「是銀環蛇吧?」黃富道。

「不是銀環蛇,銀環蛇身上是銀色的圓環,這條蛇是全身銀蛇的。」江帆道,他望了望李老爹。

李老爹搖頭道:「這種銀蛇沒有看到過,這八盤山動物太多,看外面這蛇像無毒的蛇,但實際上不知道是不是有毒的蛇。」

「那怎麼辦呢?是扔出去還是打死它呢?」黃富問道。

李老爹沉吟片刻,「還是趕它出去吧,不要打死它,萬一它是什麼蛇群的成員,會招呼很多蛇來的!」

一旁的黃富道:「不會吧,就這小屁蛇還會是什麼蛇群的成員,我來趕走它!」黃富撿起一根樹枝,撥弄著那條小銀蛇,那條小銀蛇立即對著黃富嘶地張開嘴巴,露出兇惡之像。

「我靠,這小屁蛇還挺兇悍的呢,你再兇悍,我抽死你丫的!」黃富掄起樹枝輕輕地抽了小銀蛇一下。

小銀蛇立即豎起頭,樣子十分兇悍,身子彎曲,接著身子突然伸直彈起,直奔黃富大腿咬去。黃富揮動手裡的樹枝,啪!抽到小銀蛇身上,小銀蛇被抽到地上,「我靠,你還敢咬老子,我抽死你!」黃富舉起樹枝狠狠地抽下去,啪!樹枝抽在小銀蛇身上,小銀蛇立即鑽出石縫中,倉惶地朝外面逃竄。

「我靠,這蛇真夠兇悍的,不是它逃得快,我非抽死它娘的!」黃富扔掉了手中的樹枝。

剛才發生的事情,眾人都看在眼裡,李老爹擔憂道:「這小銀蛇挨打了,會不會報復啊!」

「不拍,不就一條小銀蛇嘛,就算來一千條也不怕!」黃富不屑道。

天終於黑下來了,月光照射在山洞旁邊,劉老爹在山洞口燃起了火,夜間有火才更加安全,幾乎所有的動物都怕火。

八盤山的夜除了微風吹過,樹葉發出唰唰聲音外,還有不知名的鳥叫聲,蛐蛐叫聲。山洞裡的篝火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江帆坐在趙冰倩的旁邊,趙冰倩睡著了,江帆正望著她美麗的臉。

突然江帆的天眼穴急劇跳動起來,這是有危險的徵兆,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發現山洞外的樹林里密密麻麻都是小銀蛇。

那些小銀蛇正朝著山洞游過來,地面上發出唰唰聲,「不好,有蛇群!」江帆驚呼道。

眾人立即驚醒,「蛇在哪裡?」李老爹驚慌道。

江帆指著前方樹林道:「蛇正朝山洞爬過來呢,全部都是小銀蛇!」

「小銀蛇,難道是黃富抽打的那條小銀蛇!」李老爹驚訝道,就這條不起眼小銀蛇,竟然報復來了。

在月光下,眾人看清楚樹林密密麻麻的小銀蛇整快速地朝山洞方向游過來,「這麼多蛇,應該有上萬條呢!」李老爹吃驚道。

「我靠,早知道抽死那條小銀蛇就好了,這傢伙帶了這麼多蛇來報復,看來那小銀蛇不簡單呢!」黃富後悔道。

「嗯,說不定是蛇王呢!這麼多蛇,已經把山洞地包圍了,怎麼辦呢?」郭懷才緊張道。

「傻蛋,你能對付這些蛇嗎?」江帆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