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劍氣風暴之下,所有皇族成員,只有廖廖幾人逃出生天,各大傭兵組織死傷無數,很多曾經凶名在外的傭兵組織一夕之間如數消亡!

那裡不再是一座城的墓地,而是上萬武者的墓地!

九大武尊最後死了六個!這對他們所屬勢力而言,更是難以承受的損失!甚至影響到了一個大勢力的根基!

「劫神」之名很快傳了開來,更成為傭兵組織的頭號通緝目標!但是考慮到他們自身的實力,尤其是擁有兩把凶劍在手,之前那般瘋狂的搜捕也不復存在,作為此次災難的主蝨者,地皇拍賣會依然高價懸賞,但是已經無人敢應。

受到這場災難最深的,莫過於三大帝國,當初為了尋寶,各國皇族都有參與,希望能夠尋到寶藏,鞏固自己在朝的地位,為皇位爭奪加碼。沒想到最後尋寶不成,反而殞命北冥墓城!能逃出來的也只有幾人,這對於皇族而言,絕對是驚天動地的衝擊!

其中,齊霄國太子殞命,導致了帝國內部動蕩變化,為了搶奪皇位,各方勢力全都發動,暗夜國更是瞄準了機會,已經暗地裡集結好了兵力,隨時準備出征,楚言王連夜請奏,要徵集兵團進攻西商國!

本來只是內部皇位爭奪,最後勢力動蕩,演變成了三大帝國之間的混戰,一時間,三國邊境血戰漫天!大量邊境城鎮都受到了戰爭的摧殘,眾多武者被征入隊,參與帝國保衛戰,作為遠征軍,出戰西商!

時間一晃,轉眼已是半年,外面世界混戰不停,帝國之間的戰爭一直不休,為的就是上層領權者的權力爭奪。

半年的時間,秦烈三人徒步穿越了幽幻地界,不知不覺中終於來到了邊緣地帶。

這半年的時間,說長也長,說短也短,他們完全在一種近乎自殘的方式下,飛速地成長著。

只有經歷生死之間的磨練,才能讓他們對於自身的武道有著更清晰的認識與感悟,對於靈力的控制也更為明顯。

這一場生死行,更像是一場蛻變之路!

藍婉卿的感受最為真切,她在這半年裡的成長,遠遠超過自己在玄天學院里十年修行所獲!

直面生死,才能以最殘酷而又最有效的方式成長!

這考驗的就是心性夠不夠堅定,能不能承擔那份艱難與困苦了。

「你最近怎麼了?又在練什麼門道道?可別再來次變乾屍啊!兄弟我可實在是受不了了!」石俊將烤好的錢扔給秦烈,嘴裡笑罵道。

秦烈正在想著「死靈術」的問題,沒聽到石俊的呼喚,一把被烤魚砸個正著,魚正好貼在臉上,那樣子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看著他那模樣,向來冰冷的藍婉卿也不由得微微一笑,「算算時間,我們在這裡已經待上半年了,要是再不回去,別人還真以為我們葬身妖腹了呢!明後天就開始往玄天城趕吧。」

「竟然都半年了?」秦烈還真沒有感受到,將魚從臉上扯下來,咬了一口說道,「你們都準備好了?」

「我已經是三星武王了,回到學院之後,想必院長也會重視幾分。」

對於自己的成長,藍婉卿也很是滿意了,雖然這一路上艱辛萬分,但是付出與收穫也是成正比的,要是放在以前,她絕對不敢想像,只是半年的時間,自己就衝上了三星武王了!

「你還想要回學院?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啊。」

石俊咬著烤魚,靠在樹桿上,臉上露出抹狡猾的笑容,「藍導師,我倒是想哪天改改稱呼。」

「改稱呼?」藍婉卿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是啊。」秦烈壞笑一聲,「石俊,快,叫聲嫂子讓哥聽聽,這稱呼好!」

藍婉卿無奈地一搖頭,這些日子,但凡得點閑,秦烈都會逗弄她一番,但是也都是無傷大雅的玩笑話,她也沒有往心裡去,現在更是完全免疫了。

秦烈三兩口將魚解決之後,將臉一擦,湊到藍婉卿身邊,壞壞一笑,「你不如好好考慮下唄!你看我們現在配合得這麼默契,別的方面肯定也很默契,你放心,我包你滿意!」

「你還敢再無恥點不?」藍婉卿一扭頭,玉指一伸將秦烈伸過來的腦袋推向一邊。


「無恥也是種美啊!你要學會欣賞!」

「算了吧,我欣賞無力,你找別人欣賞去吧。」

「你現在只是沒到三十歲啊,你可不知道,女人三十猛如……」秦烈還想要繼續逗弄她,卻被藍婉卿一個冰冷的眼神給頂了回去,搖頭一笑,他又烤好一條魚放到黑妹面前,拿出古戰刀慢慢擦拭著,這半年的時間,他與古戰刀也建立了一種微妙的聯繫,既默契,又十足的信任。

每當握著古戰刀的時候,他總能感覺到其中一股蓬勃的生命力。

藍婉卿微微嘆了口氣,沉默許久之後,這才輕輕說道,「秦烈……其實,我還是很感謝你的。一星武王到三星武王,別人花費十年的時間也不見得能做到的事情,我在一年內做到了。這次回到學院,就算有楚言王的威脅,相信院長也會掂量幾分再做決定。」

秦烈抬眼看著有些恍惚的藍婉卿,心裡暗自失落,她啊……始終還是沒有擺脫心裡的枷鎖,不管她的生命里起了何種波瀾,最後她都會回歸於心之所屬……玄天學院。

她看似冰冷,實則保守至極,沒有太過強大的野心,也不像石俊那麼張狂肆意,她渴望進升,卻又不沉迷於刺激的生活,她想要的只是穩定而已。

秦烈無法否認自己對藍婉卿確實有企圖,半年內的多次挑逗,她的態度始終是逃避。也許……對於這位花名在外的秦二少,藍婉卿的心裡還是有疙瘩的,所以一路上,她都只視他為搭檔或者學生,從未想過其他的可能,更不會允許兩人的關係再往前跨上一步。

石俊也察覺到了二人之間微妙的氛圍,於是他站起來,將一旁吃得正歡的黑妹抱著,走到秦烈身邊低語了一句。

「既然都無恥了,那乾脆就無恥到底。」

秦烈沒回話,只是對著石俊的背影默默比了個中指,接著擦拭著手裡的古戰刀。

「藍導師,我不會在玄天城久留,這次回去之後,我會與爺爺辭別,之後就會在這片大陸上遊歷。我很希望你能與我和石俊一起,就我們三人隊,繼續探險,挑戰強者,一步步提升實力!」

「你對我真這麼有興趣?」

「自然!我恨不得現在一口吃了你!」

出奇的,藍婉卿這次並沒有生氣,而是微微一笑說道,「有你這樣的學生,是我一生的驕傲。」

她的笑容極淺,卻帶著至純的美,讓人沉醉於其中無法自拔,只是她的笑容中隱含著些許苦澀,帶著淺淺的無奈。

秦烈明白她的意思,知道自己也無法勉強她。

「好吧!我會繼續努力讓你一生都會驕傲!」

「這裡是兩瓶靈源液,總共五十枚,你拿好。」藍婉卿從懷裡拿出兩個玉瓶。

「我只留一個,剩下的都給你,就當是個念相吧。要是哪天你想我了,有了這東西,也好以寄相思。」秦烈的笑容依然透著痞氣,似乎也沒有太過失落。

他邀請了她,但並不會強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有些事情,也許只有放在回憶里,才會更加美好。

「我不能收,太貴重了。」

藍婉卿想也沒想就拒絕了,這一路上來,她欠秦烈的已經太多了,要是她繼續跟他們走,留下這瓶靈源液倒也無所謂,但是剛剛她已經拒絕了他的邀請,這瓶靈源液她自然是沒有資格收下來的了。

秦烈皺眉一想,「這樣吧,如果你真覺得無功不受祿的話……你就親我一下,我們倆就算扯平了。」

藍婉卿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就不能正經點?」

「我現在很正經啊!」秦烈還是帶著笑意,「你就收下吧,我沒別的意思,就說這半年的時間,要不是有你,我跟石俊只怕早死七八百回了,真要說感謝的人,應該是我!你可是我們此行最大的保鏢啊!那瓶靈源液就是你的報酬。」

藍婉卿微微一遲疑,也就不再扭捏,大方地收了起來,「那……我就收下了。你放心,靈源液的事,我一定會替你保密的。」

「藍導師……」秦烈突然臉色一變,無比正經地問道,「我特別想問你個問題。」

「嗯,你說。」

「你是不是沒辦法接受姐弟戀啊?」

「……」

「師生戀也不行?」

藍婉卿扶額,真的被他的神邏輯給打敗了,看他那麼認真的模樣,她還以為他是要問什麼正經問題呢。

眼看她不語,秦烈略一深思,這才鄭重地說道,「好!回玄天城之後,我馬上退學!你等我,十年後,我必娶你!」 玄天城,秦府。

秦坤敲開秦凌雲的房門,恭敬地說道,「父親。」

秦凌雲將手裡書卷一放,看著自己的大兒子,露出欣慰的笑容,「坤兒,找我可是有事?」

「我剛練完武,正好看著書房燈著亮著就過來看看。父親最近可是有煩心事?」

「還不是因為你弟弟,那個小混蛋,一聲不吭地溜出去,這一走就是半年沒有音信,你爺爺都把我拉去罵好幾次了!」

秦凌雲重重地嘆了口氣,自己的這個二兒子,真是沒讓他少操心。

「還是沒有二弟的消息嗎?」

「倒是有了,之前派出的火鷹在幽幻地界發現了他們的行蹤,過幾日應該就回來了。」秦凌雲真是對秦烈半點辦法都沒有,現在他反而覺得還是以前花花公子的小東西好,雖然沒事就愛沾花惹草,但是都是些小事情,秦家一出面也就擺平了。

現在好了,對姑娘沒興趣了,反而對那些兇猛至極的妖獸興趣深厚。

秦坤微微一笑說道,「等二弟這次回來,可得派人好好看緊他了。」

「這我已經安排好了,等他一回來就送到學院去,讓那些導師好好把他訓練一番。」

「玄天學院倒是有幾個鐵血導師,讓他們來教導二弟,應該能成器。對了父親,之前我看到秦八他們全回來,臉有焦色,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秦家五大殺神,各司其職,秦軍協助老爺子,秦震負責玄天城內部秦家事務,秦八、秦唐和秦虹則負責家族其他區域的產業,五人都會對任何有害秦家的勢力進行清除。

只是一點,除非發生重要事件,否則五大殺神是不會同時出現在秦家的。

秦坤也是前幾日才發現的,秦八回來了,秦唐與秦虹回來之後也一直沒走,除了「去世」的秦震之外,四大殺神近日都在秦家!

必然是有要事發生!

他今天之所以過來,就是想要知道家族內部究竟發生了什麼,同時獲得權力參與,這才能證明他是秦家重要的一份子。

提到這個秦凌雲的臉色有些沉重,「老爺子前陣子感受到了一股特別的能量波動,極像是宗極強者,而且就在玄天城裡!「

「武宗?」秦坤也未料到是這個答案,臉色當即一變。

「是的,武宗!」秦凌雲眉頭緊鎖,「而且氣息與你爺爺不相伯仲。我們擔心會有意外發生,所以才將秦八、秦唐和秦虹全都召喚回來了。

「家族最近有招惹其他勢力嗎?」

「這一點尚不清楚,一切小心為上。最近這些日子,玄天城一直有異動,你要是沒事,也盡量待在家裡,切莫隨意走動。」

「嗯,我知道。父親您也早些休息,可別累壞了身子。」秦坤起身說道。

秦凌雲靠在椅背上,眉間閃過一抹憂色,最近這些日子,玄天城頻頻出現陌生強者,形跡也極為可疑,之前與柳家、趙家先後接觸,最後直接住進了玄天學院,但是從頭到尾都未與秦家有過接觸。

根據秦家探子得回的情報,這批神秘人背後的身份,竟然全都是楚言王的人!


一位武宗,五位武皇!還有十餘名強大的武王!這樣的陣勢,加在一起,足以讓任何勢力忌憚,他們突然出現在玄天城,也讓秦凌雲心裡感覺到了危險,他們來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

是因為楚音靈?這個幾乎讓秦家人已經遺忘了的劫奪之人!

真的……這麼簡單嗎?

秦凌雲思索了半天,警惕之餘也極為不解,事情已經過了半年了,楚言王怎麼會在這時候才想起自己的女兒?究竟是另有隱情,還是他別有用心?

楚言王這次突然派出這樣強大的陣容而來,來到玄天城又只是與其他世家聯絡,難道只是為了加深關係而已?又或者是想要聯合其他家,一同對付秦家?

這一點怎麼也說不通,雖然秦家行事素來張狂,但是也沒有觸及到言王府的利益,他們也不可能平白無故對秦家出手!

退一萬步想,他又如何知道楚音靈在秦家手上?難道還敢直接破門搜索不成?只要秦戰天在的一天,這暗夜國還沒人敢騎到秦家的頭上來!

秦凌雲思索了半天,也始終找不出答案,但是心裡隱約的危機,卻告訴自己,這事沒那麼簡單。

還好現在秦八等人已經回府,不管他楚言王想做什麼,都得事先掂量掂量!

而今最重要的就是把楚音靈給藏好,一定不能被人抓到什麼把柄。

帶著滿腹心事,秦凌雲離開了書房,一路朝著卧房走去,天地之間一片白霧茫茫,將萬物完全籠罩於其中。

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安靜地散步了,而這片他素來喜愛的竹園也甚久沒踏足過。

自從幽幻地界劫掠事件發生以後,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沒有片刻的清閑。

其實他心底的煩心事不只一件,還有一件,正是關於秦坤。

大約半個月以前,秦凌雲意外接到了秦家暗衛發的密報,懷疑當初指使傭兵殺烈兒的幕後主使者,正是秦坤!


秦凌雲當場暴走,直接將密信給撕得粉碎,甚至怒斥暗衛胡亂猜測,沒有證據的事情,又如何敢隨意上報,而且事關他最信任的兒子!

這事已經過了半月之久,他也將此事按了下來,但是並不代表這件事就在他心頭散開。

秦坤會派殺手殺秦烈?

秦凌雲無論怎麼想,也沒有辦法相信這種兄弟鬩牆之事,會發生在秦家。但是他思前想後,又覺得這事越發的有可能。秦坤為人處事老練果斷,更帶著幾分狠辣,這些他也是看在眼裡的。如果放在正常時候,他這樣的行事自然不會有問題,但是一旦牽涉到敏感問題,那背後的意義就不一般了。

秦烈回來的兩個月,他的光芒太盛,已經蓋過了秦家的任何一個人!而且他又素來極得老爺子的寵愛,早就將曾經的驕子秦坤給蓋了過去!面臨這樣一個大敵,秦坤又會如何想,之後他又會如何處理?

秦凌雲壓根就不敢往深處想。

烈兒近幾天就要回來了,這次他私闖幽幻地界,半年的時間,又不知道他會成長到什麼樣的地步,如果他晉陞到三星武靈,那不是可以與坤兒平分秋色了?

到時候,這兩個孩子之間的關係他又應該如何處理?

秦凌雲越想越頭大,索性將這些問題全都拋在腦後,準備先回房睡覺,車到山前必有路,一切都等烈兒回來之後,再把兩個孩子直接叫到面前,開門見山的深談一番吧。

畢竟秦家最為在意的,還是家庭和睦。

秦凌雲沒走幾步,卻奇怪地發現,今晚的霧氣為何這樣濃?

剛離開的書房的時候,他分明記得霧氣還極淡,月色之下煙霧朦朧,倒還有幾分詩情畫意的感覺,但是到了現在,這霧氣已經濃得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眼前竟是白茫茫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秦家地底私牢。

楚音靈蜷縮在囚牢一角,身纏鎖鏈,衣衫破爛,一雙眼空洞而無視。短短半年的時間,這位曾經風華絕世的一代佳人,帝國郡主,竟然變得如此憔悴不堪,臉色蒼白,整個人瘦得不成模樣。

在等級森嚴的暗夜國,私自囚禁帝國郡主,那可是誅滅九族的死罪!


秦家敢這樣做,擺明了就是不把帝國放在眼裡,但是秦戰天狂傲一生,還真的從來沒有怕過誰。更何況這裡是秦家密室,這個消息根本就不可能走漏出去,就算囚了他帝國郡主,那又如何?

一開始的時候,楚音靈也是不甘心,鬧過也發過瘋,但是得到的只有冷冰冰的沉默,甚至都沒有人出來見她一面。

她當初還天真的以為,父親一定會派人來救自己的,但是時間越等,她的心裡就越是絕望。

一個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