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劉雪媽媽驚訝的看了一眼陸浩,笑着說:“和誰結啊?以前好像還有男孩子來追,自從你來過我們家以後,就再也沒有見她帶一個男的到我家裏來,問多了,她只是一句話,沒有,沒有時間談,這該子越來越叫人不放心了”劉雪媽媽說着,有點傷感的低下了頭。

陸浩這才確信,劉雪真的沒有結婚,那她爲什麼要騙他說她結婚了呢?陸浩有點想不通,他有點喃喃自語道:“她說她結婚了啊!”

劉雪媽媽是女人,對感情的事情有點敏感,她已看出了問題之所在,她走了過來,拍了一下陸浩的肩膀說:“孩子,雪兒也給我說你也結婚了,但我覺得她一直在等你,她是我的女兒,我最瞭解她了,她嘴上沒有說,但她心裏一直放着你,因爲自從你走了之後,她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可是後面就越來越不行了,有一個月,我都看到她經常哭,和我們不願多說話,那時我覺得你們之間可能出什麼問題了”

陸浩一下軟到哪裏了,原來劉雪對他的感情隱藏的這麼深,如果今天他不來,劉雪的媽媽也不說,這段感情,恐怕這輩子就被埋沒了。

就在這時,院子門口忽然傳來了摩托車的突突聲,劉雪的媽媽,忙對陸浩說:“孩子雪兒回來了,你是男孩子,該主動點,好嗎?看着劉雪媽媽似乎乞求的眼神,陸浩點了點頭,勇敢的衝出了房門,站在了院子中間。


劉雪一身警服,英姿灑脫的走了進來,一看到院子裏的陸浩,先是吃驚的一怔,繼而冷冷的問道:“你怎麼來了?“劉雪還是那樣的漂亮,只不過清瘦了一點。

“怎麼,來看看你不行“陸浩臉上帶着笑,可是嘴巴還是有點生硬。

劉雪邊往自己房間裏走,邊說:“那你可太有心了,夫人呢?怎麼不帶過來,讓我瞧“

陸浩笑了笑說:“夫人還沒有追到,這不是正追着嗎?“陸浩的話已經夠直接的了。

正在開鎖的劉雪,手像電擊了一般,忽然停了下來,她也有點始料未及,她的心動了,淚也崩了。

猛然,劉雪朝房內衝去,陸浩緊跟着從門縫裏強擠了進去,劉雪把門啪的一聲關上,厲聲說道:“你給我出去,沒情沒意的傢伙“此時的劉雪,已經成了一個淚人。

陸浩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心裏知道劉雪在說氣話,他朝前一步,把劉雪猛然抱入懷中,緊接着厚厚的嘴脣就壓了過去,劉雪輕叫着推打了兩下,就把她薄薄的,有點冰冷的美脣迎了上去。

窗外偷看的劉雪媽媽,開心的笑了。

當天陸浩開着車,把劉雪帶到了家裏,當衆宣佈了她們的婚事,把他家裏人可高興壞了,村裏鄉親,聞迅趕來,聽說陸浩要娶市裏的女警察,那個高興勁比自家娶媳婦還來勁,劉雪一臉的笑,她洋溢在幸福之中,她真的沒有想到,這日思夜想的愛情,半天時間就來臨了。

爺爺當衆笑着罵陸浩:“我家這臭小子,幹什麼事都瞞着我們,其實人家媳婦幫我們家做事,已做了一兩年了,我們這些人啊!就是老實,根本就沒看出來,這次不能輕饒了他,結婚時,讓他在市內最大的酒店招待各位,到時候大家一定要光臨,好好樂呵一下“

衆鄉親一聽,個個豎起了大拇指,都說陸家出了個人材,看來是祖墳冒青煙了。

正月初六,陸浩和劉雪舉行了盛大的婚禮,按照爺爺的要求,在本市最大的酒店,陸浩幾乎把全村的人都請了過來,包括劉雪所有的親戚朋友和同事,流水席從早晨一直坐到華燈初上,成爲當地的一個佳話。 青天如炙,夜色如魅。

銀色的月光早就突兀的藏在了黑夜的背後,似乎在躲着某種不便視人的陰謀。

京城,一個充滿了炫麗色彩的地方,也逃脫不了夜色的籠罩,特別是某個本不應該出現在世人面前的陰暗角落。

“編號007!”一個蒼老卻鏗鏘有力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給了這些陰暗增添了不少凝重。

“是!”看不見任何影子,因爲是黑夜,也因爲是他!007!

“據組織得報,RB國的情報員已經侵入我國內部,並欲實施巨大陰謀,現命令你一週之內將這些人找出,並逐一擊殺!”蒼老的聲音帶着淡淡的威壓,卻不帶任何感情!

“是!”編號007的聲音也隨之響起,無條件的服從,是他進入這個組織上的第一課。

聲音過後只見一本文件夾一樣的東西從空中劃過,帶起了一條長長的弧線,似乎是經過精密的計算,文件夾準確無誤的落入了編號007的手中。

“這是組織收集到的情報,你可以參考一下!”蒼老有力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不過卻沒有得到任何的迴應。只有不停翻頁的聲音。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在這樣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編號007也能看到文件夾上記載的數據。

翻頁過後,突然,一道火光閃過,瞬間,文件夾無聲的燃了起來,照亮了此時的現場。也照出了兩條長長的身影。

編號007,男,1980年出生,從小就被國家機密組織收錄培養,性格冷漠,頭腦聰明,記憶力極強,堪稱過目不忘,身手更是比一般人敏捷數倍,18歲那年他就正式進入國家機密組織爲組織工作。在短短的兩年之內成爲了組織內的佼佼者,此後便一直擔任着S級任務的主要負責人。


而另一個老者。看得出年輕的時候他的身手絕對不亞於此時的編號007,誰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到底有多驚人,不過他目前是編號007的上線,爲編號007傳遞國家下達的旨令。

在火光閃過的一瞬間,編號007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消失後不久,還未完全燃盡的微弱火光照映在老者的臉上,那名老者突然微微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個難以言喻的笑容。

溪澗島,位於華夏國附近海域上的一座小島,當然這個海島本身就是屬於華夏國的領土。

這個小島與其它小島之間似乎有些差異,小島表面常年寸草不生,一片黃沙。

幾十年前國家曾將它列入了植樹造林的主要島嶼,不過不知道爲何,後來卻沒了音信。一直到現在,小島雖有名分,卻無人管理!可以說溪澗島此時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荒島。

然而,它……真的是一座荒島嗎?

距離兩道黑影的談話已經過去了六天的時間,而這六天的時間裏,編號007已經在這座荒島呆了整整五天四夜的時間了。

在這五天四夜的時間內,他唯一做的事情只有呼吸,似乎從他潛入小島的那一刻起,他就成爲了這座小島上諸多黃沙的一部分,就算是有人從他身上踩過,也不會發現一絲一毫的不對勁……

夜已深,此刻正是人類的精神最爲薄弱的時候,也就在此時,007的嘴角微微牽動,他已經在這裏等了五天的時間了,而他所等的就是一分鐘後的3點03分。


經過007在小島五天的守候,他已準確的計算出了就在3點03分的時候,由於地球上溪澗島地理位置的特殊原因,在3點03分到3點10分這七分鐘內,小島上的所有預警系統,包括紅外線感應,人類體溫熱學感應,人類精神學電子感應……所有的一切將會在特殊的磁場干擾下完全失效。

雖然時間只有七分鐘,不過對於007而言,這七分鐘,已經足夠了。

嗒……嗒……嗒……嗒……

就在時針到達3點03分的那個瞬間的同時,007動了,那一剎那他猶如草原上早已守候羚羊多時的獵豹,迅速。就算是此時又監視器在對着這一切,他也只能拍攝道一股強風帶起了微微黃土,然而,在這樣的小島上,這樣的事情是經常發生的,這根本就引不起此時監控室內,穿着一身迷你彩服,有些昏昏欲睡的大漢的警覺。

時間不過就過了一分鐘,也爲發生任何的一絲響動,門口的兩名守衛依然筆直挺胸的站在一座類似於基地的大門口,脖子上掛着的AK47***,也沒有動靜。

但只要有人經過,應該會發現這兩個人早已被人割破了喉嚨,鮮血正一點一點的從那只有不到半公分寬的傷口處溢出,隨着身上強壯的肌肉滑下,卻沒有滲出迷彩軍服,很明顯,兩人都穿着質量不錯的防彈衣。

其實就在007動手的那一刻,他們已經知道了自己必死無疑,但他們卻沒有任何機會做出任何反應。

進入這個資料中的基地,還是使得007這個在國家機密組織呆了三十年的S級任務巨首感到心驚。

幾乎全世界最高級的技術配備在這裏都可以看得見。以007的經驗看來,這一個小小的基地猶如一個巨大的監視器一樣監視着整個華夏國地方每個角落,幾乎華夏國的重要基地,特別是軍事基地,在這小小的設備上都被標的一清二楚。

這讓007不得不佩服這RB國的情報人員的實力。

隨着007越來越接近基地的腹地,在他手上隕落的生命已經不下十數條了。

擡了擡手,看了看手錶上那還在不停走動的指針,007的嘴角再次浮現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也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每一次在任務完成之時,他總會這麼不經意的笑笑。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然而接下來他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在這個威脅到國家利益的地方安裝上最後一個****,然後從容的離開,同時在他自認爲安全的地方引爆,將這裏的一切化爲灰燼。

然而就在007將最後一個****安裝完成之後,原本不應該響起的警報器卻突兀的響了起來。

“緊急戒備……緊急戒備……基地有外人入侵……基地有外人入侵……”

聲音是RB國的國語。不過對於007,全世界兩百多個國家,能難倒他的語言還真沒有。

隨着警報器的響起,原本安靜異常的基地瞬間變得嘈雜了起來,此時的007也收起了剛剛的笑容,微微皺起了眉頭,不過他卻並沒有慌亂,雖然道目前爲止這裏所發生的一切已經大大超乎了他的預料與計算,不過他還是有把握在兩分鐘之內逃出這個基地並將這裏的所有儀器與工作人員化爲灰燼的。

不過熱鬧起來的卻不止被007所入侵的這個基地,某部,高級指揮所裏,此時有三個人正被這突如其來的警報驚得沒有了一絲睡意。一位華夏籍的老者,如果此時007也在場的話,他一定會認出這就是給予他這次任務的老者,他的上級,龍鬚。

另外兩名中,有一位也是亞裔黃人,從他那矮小的身材,與螺旋腿上甄別,不難看出他的身份與國籍。而最後一位,藍眼,褐發,是個白種人穿着一身灰色西裝,看起來文質彬彬,但從他眼神中折射出來的殺傷力絕對不亞於龍鬚。

“這……就是傳說的007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還真不捨得用這幾年所積攢下來的家當來與閣下做這一筆交易啊!”RB國男子,驚訝的睜着嘴巴,用一口蹩腳的華夏語驚歎着在他眼裏所發生的一切。

聽到這個來自於RB國派遣過來的高級情報人員的話,龍鬚的嘴角微微抽動,說實話,如果不是對方開出來的條件已經大大超出了自己的承受底線,自己絕對不會把這個自己一手**出來,並青出於藍的007出賣給他們。

對不起了,龍鬚心中一嘆,不過面對於眼前兩人開出來的條件,龍鬚很快就將這一切拋之腦後。

“行了!兩位,啓動****吧!否則只要他活着,我們三人就必死無疑。”在這裏面龍鬚是唯一一個瞭解007恐怖的。他知道。只要007活着出來,那以他的聰明程度,不難查出所有的真相,到時候雖然不一定能要了自己的命,不過再想將之擊殺,就難上加難了,他可不想在往後的日子裏活在無聲的危險之下。

“等等!我國的兩百多名武器技術專家還未逃出來呢!這些都是我M帝國的精英,再有三分鐘……”

還未等那麼白人將自己的意思說完,立刻被緊緊盯着顯示屏的龍鬚打斷了,“羅伯特先生,你爲什麼不看看顯示屏呢?”

果然,就在羅伯特在向顯示屏看了一眼之後,瞬間就把剛剛想說的話嚥下了肚子。

也是,在這個世界世界上又有幾個人是能夠在十餘米內三十來把機槍的掃射下猶如游龍入海,並將基地裏的特種部隊逐一割喉擊殺呢?

這樣的人存在,如果潛入自己國家的重要基地,高層管理人員所在之地,那後果可不是幾名專家可以衡量的。 啊……

南海市蕉城區,一個出租房間內,一個男子突然從牀上坐起,氣喘吁吁,額頭上佈滿了冷汗。


環顧了四周的環境,男子隨即擡手,擦拭着額頭上的冷汗,無奈嘆道:“哎……又是這個夢!”半年來,這個夢就跟女人們的“親戚”一樣,每個月,男子都會有那麼幾天會做着同樣的夢,夢裏面有着巨大的火焰猶如猛獸般張着血盆大口,似乎是要將所有的一切一口吞沒。

然而總是在最後一刻,他總是會被驚醒。然後就是一身的冷汗。

起身重重的敲了敲牆面“我說隔壁的,‘辦事’的時候能不能小聲一點啊!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隔壁的**聲與凝重的喘息聲顯然讓男子有些不耐煩了。

也許是男子的話起作用了,也有可能是那個男人“繳械”投降了。總之在男子出聲後,隔壁的聲音漸漸減弱,並停止下來了。

摸索着點燃了一根香菸,靠在牀上深深的吸了幾口,並吐出了一個個菸圈。

“半年了,整整半年了!”男子微微揚起了一個自嘲的笑容。

半年之前,當他在一次車禍中醒來的時候,猶如行屍走肉,他記不起自己是誰,記不起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總之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熟悉,卻又陌生。

然而,上天卻與他開了個巨大的玩笑。一週以後他恢復了意識,不過在他的腦袋了卻是存在着兩份記憶……

凌峯,十八歲,蕉城區附屬中學高二3班一個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學生。父母在他小的時候就去世了,當然,這些是他舅舅告訴他的,他自己早沒印象了。前兩年,他的舅舅也不知所蹤了,當時他報了案,不過警察局只給了他三個字,“找不到!”

好在,他舅舅膝下無兒無女,也沒有老婆,所以他舅舅失蹤後,所有的房產與名下財產都歸了他。雖然不多,但也夠他無憂無慮幾年了。

但他知道,這身份並不是他的,他的身份是007,一個來自於國家機密組織的編號。

“嘀鈴鈴鈴鈴鈴……”單調的彩鈴聲打斷了凌峯的沉思。

拿起那款被稱爲“古董”的諾基亞直板機,望着手機上出現的來電顯示,凌峯微微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

“喂……”輕輕地按下接聽鍵,凌峯出聲了!

“過來坐會兒!快點,我等着你!”電話裏響起了一聲任何男人都抵擋不了的魅惑之聲,隨即還沒等凌峯再回話,女子就毫不猶豫的將電話掛斷了!

“大姐,都幾點了,今天晚上看來是沒得睡了啊!”望着早已掛斷的電話,凌峯無奈的抱怨道。

沒有猶豫,凌峯立即起身,走進了衛生間,此時,如果有人在場的話一定會發現男子身上的睡衣早已被冷汗浸溼。原因就是因爲剛剛的那個夢。


幾分鐘後,衝了涼水澡的凌峯走出了衛生間,凌峯的上身赤·裸·着,下面也只穿了一件深褐色的三角褲。黃褐色的皮膚,加上那一塊塊並不怎麼明顯的肌肉,此時突顯出了一絲畫面感。

誰能想得到在半年以前一米七五的他只有五十公斤。皮包骨頭,骨瘦如柴!

挑了件黑色的牛仔褲,與黑色T恤衫,加上黑色平地布鞋,凌峯就這樣出門了。凌峯喜歡黑色,所以在他的衣櫃中人們永遠也挑不到第二個顏色的衣物。

出了門,凌峯並沒有猶豫,一路向西走去,今天晚上他要去的地方不是別的,乃是南海市蕉城區最繁華之一的“不夜城”酒吧!

置身於夜晚的城市中,站在喧囂和車水馬龍的另一端.綻放的霓虹燈,編織了夜的美.卻抹不去凌峯心中暗淡的色彩.

花花綠綠的霓虹燈不停的在街道兩旁閃爍着,街道兩邊不時有幾個鶯鶯燕燕在賣弄着他們的身體,爲了節省布料,可以說她們做出的極大貢獻!不過**並沒有做出獎賞!

而此時凌峯似乎對這一切都不感興趣,依然直徑的走着。

二十分鐘後,“不夜城”三個字出現在了凌峯的面前,規模不算大,花花綠綠的燈光與酒吧門口傳來那醉倒衆人的香味卻透露着一絲絲的曖昧。

直徑走了進去,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坐了下來。說實話,對於眼前的花花綠綠,凌峯並不喜歡,不過也不怎麼討厭。

“峯哥,你來了。”凌峯剛坐定就有一位服務員走了上來,依照慣例遞上了一杯果汁,“筱筱姐馬上就來!”說着服務員退了下去。可就在服務員轉身的一瞬間,凌峯明顯從他的眼中看出了一絲不削!是的,是不削!

饒是如此,凌峯卻不以爲意。

但是有人卻不答應:“小陳,你以後就不用來了!”剛剛電話裏的那名女子的聲音再次響起,嫵媚卻不失威嚴。

一身淺藍色銀紋繡百蝶度花的上衣。腰身緊收,下面是一襲鵝黃繡白玉蘭的長裙。簡易的髮髻,映襯出雲絲烏碧亮澤,斜斜一枝翡翠簪子垂着細細一縷銀流蘇 。一張如陶瓷般精緻的臉蛋,小巧挺拔的鼻子,柳葉般彎彎的眉,薄薄的嘴脣。臉上泛着愜意的表情,就是這樣一個女人此時仰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媚人笑容望着凌峯。

那名叫小陳的服務生在聽到女人的話後,明顯一怔,欲開口解釋,卻有選擇了放棄,他知道,自己再留下來爭辯已經毫無意義了,他了解眼前的這個女人的行事作風,怒視了此時坐在沙發上正冷眼旁觀的凌峯一眼,扯下了打在脖子換上的蝴蝶領帶,狠狠的甩下地面,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沒有去理會在服務員身上發生的一切,轉頭望向了此時的女人,凌峯的臉上出現了一抹貪婪的眼神,微微揚起了嘴角,“筱筱姐,你今天真漂亮!”

聽到眼前的這個男人的讚美,秦筱筱的臉上泛起了少有的紅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