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劉根宗的師兄在得到招魂鈴后就離開了拍賣會,瀟楊也跟了出去,剛到門口就傳來劉根宗師兄的聲音:「道友一直跟著在下,所謂何事呢?」

瀟楊呵呵一笑,說道:「道友好眼力,我也並非有意跟蹤道友,只是有些話向和道友說」

劉根宗面露慍色喝到:「你跟蹤我不只是為了說幾句話吧」

瀟楊說道:「道友莫要生氣,我就不繞彎直說了,上個月看到道友買走一把魔器,不知道用的可否順手?」

劉根宗的師兄臉色一變,冷聲道:「道友還是少知道為妙,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瀟楊微笑道:「道友不必威脅在下,在下之所以跟蹤道友,只是想送你一場造化。」

瀟楊說完後用匕首割破自己的手腕,但手腕被割破后沒有流出一滴血。

瀟楊割破自己手腕這一舉動是向劉根宗的師兄證明自己並非人類修士,這一做法也起到了效果。

劉根宗的師兄吃了一驚,說道:「異族修士」

瀟楊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說道:「道友借一步說話,我這裡有道友需要的東西,上個月你師弟劉根宗就是從我這裡換取了兩個魂魄,道友還記得嗎?」

當瀟楊提出劉根宗的名字和兩個魂魄的事情后,劉根宗的師兄已經有些相信瀟楊了。

瀟楊告訴劉根宗的師兄,自己有很多的魂魄可以與他等價交換,這也是自己找到他的目的。

而劉根宗的師兄確實很缺魂魄,因為他上個月獲得的那件魔器就就像一個貪婪的魔鬼,兩個魂魄根本就不夠,但他又渴望得到這把魔器。

於是就在拍賣會上拍的了這個招魂鈴,因為使用招魂鈴召喚的都是孤魂,不算是違背門規。

但若被門派知道自己招來的魂魄用來喂魔器,肯定會受到重罰的,既然有人給自己提供魂魄,自己也樂的輕鬆,當交易完成之後可以將這個異族人殺掉,既得到了魂魄,又可獲得門派獎勵。想到此處,劉根宗的師兄很快就答應了瀟楊,可以和他進行交易。

瀟楊滿意的點點頭,但瀟楊提出要讓劉宗根當見證人,去劉家交易。

劉根宗的師兄也沒有懷疑,點頭答應,因為他想到以他築基中期的修為,就算這個異族和劉根宗聯手也不是自己的對手,況且劉根宗也沒有膽量加害於自己。

劉根宗的師兄和瀟楊一起進入了劉家的宅院,在進屋之後,劉根宗的師兄發覺有些不對勁,按道理來說劉根宗應該在門外迎接自己,即便不知道自己要來沒有

到門口迎接,但進屋之後他也應該知道自己來了,為什麼遲遲不現身,還有一點不正常的是劉家的宅院里一個人都沒有。

瀟楊看到劉根宗的師兄有些懷疑的時候,忙說道:「道友稍安勿躁,劉道友並不知道你要來,他也不在劉宅內。我和劉道友有些交情,他便把這宅子暫時送與我居住,畢竟在你們修真界我還需要掩飾一番。」

劉根宗的師兄覺得瀟楊說的有道理,也就打消了自己的疑慮,摧促瀟楊快些交易。

瀟楊拿出鬼魂幡,讓霸天放出了一個劉家人的魂魄給劉宗根的師兄看,劉根宗的師兄看到魂魄之後想馬上交易,被瀟楊拒絕了,瀟楊說自己要去聯繫劉根宗,讓他過來做這個交易見證人,說完之後就出屋了。

劉根宗的師兄因為無法確定瀟楊有多少魂魄,也不好現在下手,只好等劉根宗過來,到時候得到魂魄后,還可以暗示劉根宗一起動手將這個異族人斬殺,把宗門的獎勵讓給劉根宗,想他也不會再說些什麼的。

劉根宗的師兄在屋內等候了半個時辰之後,仍沒看到瀟楊和劉根宗的身影,他有些著急了,剛要起身,就看到一個人端著一盤茶水從門口進來,他一眼就看出這軀體內沒有靈魂,這是只殭屍,那異族人竟然操控著殭屍來為自己倒茶。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魂殺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魂殺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劉根宗的師兄沒有接鐵屍送來的茶,只是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鐵屍,不僅嘖嘖稱奇,這具殭屍竟然是修真人士的軀體,而且修為應該在練氣五層,能將一具練氣修為的修士煉製成了可操控的殭屍,可見這個異族手上應該還有修真士的魂魄,自己這次也是不枉此行了。


這時候的鐵屍在劉根宗的師兄愣神的一瞬間,猛地撲向他,劉根宗的師兄一下子反應過來,暗叫不好,拔出佩劍就要將鐵屍斬落,但還沒等他有所動作,鐵屍突然自爆開來。

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練氣五層的修士自爆,威力不容小覷,劉根宗的師兄當場就受到重傷。

躲在屋外操控鐵屍的瀟楊嘆了口氣,可惜了這具鐵屍,但他的臉色馬上恢復了陰冷,對待自己殺父、殺母的仇人即便是自爆自己的軀體都在所不惜。

劉根宗的師兄被鐵屍自爆后重傷后明白了,這是一個圈套,用魂魄做交易引誘自己到劉宅,然後殺死自己。

只是自己根本就不認識這個異族人,也沒有和其他的異族人結仇,他為什麼要費勁周折斬殺自己,難道是為了那把魔器。

劉根宗的師兄恍然大悟,這個異族人誘殺自己是為了得到那把魔器。

瀟楊見劉根宗的師兄重傷之後,就慢慢的退出了劉宅,因為剩下起作用的只有殺陣了,自己在現場也起不到作用,在他退出劉宅之後便啟動了事先布置好的殺陣。

雖然鐵屍的突然自爆讓劉根宗的師兄受到重創,但好在他隨身攜帶著療傷的丹藥,劉根宗的師兄急忙吞了幾顆療傷丹,但還沒等他對傷口進行止血包紮,就看到幾把飛劍就沖他殺來,劉根宗的師兄冷笑一聲,拔出自己的佩劍輕易將飛劍擊落,罵了一句不自量力。

但沒等他繼續說話,又是一輪飛劍殺來,他急忙阻擋。

就這樣一輪又一輪的飛劍向他殺來,有的時候飛劍多有百把,有的時候只有幾把,沒完沒了的對他進行攻擊。

其實瀟楊布置的殺陣並沒有那麼多,他現在能布置的只有以飛劍為攻擊的殺陣,所以瀟楊在殺陣中又穿插布置了很多幻陣,這樣就是劉根宗的師兄認為一直有飛劍攻擊他。

到了後期,劉根宗的師兄身心疲憊的時候,因為殺陣所剩無幾,所以瀟楊就不再用殺陣攻擊了,直接控制幻陣繼續消耗他的精力。

劉根宗的師兄都快崩潰了,飛劍源源不斷對他進行攻擊,剛擊落一輪,又來一輪,足足有幾百輪之多,根本沒有休息的時間。

自身的精力快被耗盡了,何況自己還有重傷在身,倘若再這樣下去,自己真的會身疲力竭而死。

於是他將正在攻擊自己的那輪飛劍擊落後,默念咒語召喚飛劍,他害怕了,他要先離開這裡,等重傷痊癒之後再來報仇。

等劉根宗的師兄剛踏上飛劍,就要御劍離開時,又一輪飛劍殺到,他於是又得奮力將其擊落,擊落完這一輪飛劍后他已經氣喘噓噓了。


來不及包紮的傷口在流著血,鮮血流到飛劍上又滴到地上,他看到自己的血,內心很恥辱,暗暗發誓一定要將那個異族人碎屍萬段。

時間緊迫,劉根宗趁著下一輪飛劍沒來之前趕緊逃,再晚一步自己將死於此地,但他駕馭的飛劍剛剛飛起來就撞上了一堵牆,這股撞擊力直接將劉根宗撞翻在地。

還沒等他清醒,上百把飛劍向他殺來,此刻的他根本無法阻擋。在他自知難逃一劫的時候,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個玉簡將其握碎,吼道:「師傅,一定要為徒兒報仇啊!」

原來劉根宗師兄的飛劍撞上的正是瀟楊事先布置的陰愧困仙大陣,而他之前看到那上百把飛劍卻是他中了幻陣后的幻覺。

瀟楊看到此刻,急忙召喚霸天,趁著劉根宗的師兄已經放棄抵抗,將其魂魄吞噬,留下的軀體可以煉製成一具很強橫的殭屍。

而且劉根宗的師兄還捏碎了一個玉簡,估計是發送求救信號,為了防止突生變故,瀟楊告訴霸天速戰速決。

於是霸天迅速撲向劉根宗的師兄,一口將其魂魄吞噬。

倘若劉根宗的師兄在全盛的狀態下時,霸天根本不可能吞噬他的魂魄,可惜的是他現在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狀態,他的魂魄失去了抵抗能力,直接被霸天吞噬了。

他本來可以早一點給他師傅發送求救信號的,可悲的是,他太過自信了,他認為自己中了對方的圈套,即便是打不過對方,也不會死到這裡,因為自己可以御劍飛行逃回宗門。最重要的一點是,他不想他師傅知道這件事情,他還想著卷土再來,召集人手將這個異族人斬殺,得到他所有的魂魄。

正是應了那句話,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瀟楊將劉根宗師兄的屍體收入儲物戒之後帶著霸天急忙離開了劉宅,在瀟楊離開劉宅不久后,劉根宗的師傅無為帶著他的幾個徒弟趕到這裡,身為上清派的第四代弟子,無為的修為已達到開光大圓滿之境,隨時都可能突破進入融合期。


無為一幫人來到劉宅之後,發現此地空無一人,只留下一些打鬥的痕迹。

無為盤坐在地上,施展秘法想要在此地尋找一些蛛絲馬跡,但他失敗了,他只能確定自己的大徒弟死在了這裡。要想查出大徒弟的死亡原因,只能請心動後期的師祖出山,也只有心動期的大能之修才能施展秘法根據現場的打鬥痕迹還原一些戰鬥情形。

無為在交代弟子保護好現場之後,急忙趕回門派中請師祖出山,倘若時間耽擱久了,即便是師祖他老人家也無能為力了。

無為回門派請他師祖出山的時候,瀟楊已經來到了父母的墳前,看到那座新墳,瀟楊緩緩的跪拜下去,哭道:「爸媽,不孝孩兒回來了,是我害了你們,如果當初的我不那麼衝動,或許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你們也不會死了。」

瀟楊很自責,將劉根宗的頭顱割下來放到了父母的墳前,又從劉根宗師兄的儲物戒中拿出那件魔器,當他看到這把魔器的時候,覺得不可思議,這把刀和他在夢中拿的那把刀一模一樣。

但瀟楊根本沒去細想,直接將魔刀上面的封印抹去,把自己的靈魂沉浸到裡面,他要將魔器中器魂吞噬掉,以慰父母的在天之靈。

劉根宗說的沒錯,那個魔器確實可以吞噬魂魄,但是遇到瀟楊的魂魄,倒霉的就不知道是誰了。

原來魔器中有一個器魂,若想讓器魂認主,必須給與它足夠的魂魄才能將它收服。

魔器與鬼魂幡相似,不同之處只是在於,鬼魂幡只是一件寄存魂魄的容器,霸天的靈魂只是寄生在鬼魂幡中,而這魔器則是由修為很高的魔道中人煉製而成的,在煉製成之後還為其配上了器魂,器魂生前的修為也必定很高,否則也不會被煉製成器魂融入到這麼高階的魔器中。

因為這魔器的主人早已死亡,所以這魔器中的器魂也恢復了自由之身。

當瀟楊的靈魂沉浸到魔器中后,魔器中的器魂自然就認為是劉根宗的師兄給它送進來的魂魄,衝上去進行吞噬,但當它剛接觸到瀟楊的靈魂后,瀟楊意識內的吞噬之欲自然被激活了。開始吞噬器魂,這器魂還算有些靈智,急忙退去,但為時已晚,它被一種無法抗拒的拉力拉住,根本擺脫不了被吞噬的命運。

器魂向瀟楊的靈魂傳達消息,意思是它願意侍奉瀟楊為主,請求瀟楊放過自己。

可它根本不知道瀟楊現在恨它入骨,吞噬它根本不是為了逼迫讓它認主,而是為了報仇。況且憑魔器那有限的靈智,也不會簽訂像霸天那樣的靈魂契約,只能被瀟楊的靈魂吞噬。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魂殺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魂殺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瀟楊在將器魂吞噬之後,把霸天召喚出來,詢問它是否能進入這把魔器中。

當霸天看到魔器的時候倒吸一口冷氣,驚呼道:「天冥噬魂刀」

瀟楊問道:「你認識這把魔器?聽你的口氣它還大有來頭,我已經將裡面的器魂吞噬了,你看看你能不能進去變成新的器魂。」

霸天更為震驚道:「你把裡面的器魂吞掉了?我的天啊,那可是天冥老祖的魂魄啊!」

看到霸天一驚一乍的樣子,瀟楊一頭的霧水,霸天開始為瀟楊詳細的解釋起來。

原來這把魔器是三千年前十大魔君之一屠聶的武器,魔君屠聶生性嗜殺,殺人後噬魂奪魄,為魔界大魔頭。

在霸天的那個時代,屠聶之名讓人聞風喪膽。

不僅魔君屠聶的名字讓人膽寒,他的那把魔刀更是讓人懼怕,那把刀可以吞噬人的魂魄。

相傳此刀是用魔界中最硬的魔金石打造而成,為打造這把刀耗盡了魔界將近一成的魔金石。

先是將魔金石煉製成魔金精,然後將魔金精鍊制七七四十九天,之後用來打造魔刀,在魔刀打造成功后,魔君屠聶將所有的工匠屠殺殆盡,並將他們的魂魄打入魔刀之中。

魔刀打造出來之後,屠聶對其並不滿意,此刀雖然鋒利無比,無堅不摧,但它缺少器魂,無法實現它的功能。

屠聶打造這把刀的目的是噬魂奪魄,而現在的它僅僅是一把武器。

於是屠聶把器魂的主意打到魔界的另外一個大魔頭身上,天冥老祖。

天冥老祖屬於魂修一派老祖,現在流傳的魂修功法大多由他創造的,他修鍊的功法多以吞噬魂魄為主,所以靈魂之力無比強大,在魔界也是一方巨孽。

魔君屠聶在魔雲峰約見天冥老祖,兩人見面之後,屠聶對天冥老祖說道:「天冥兄,我約你出來只為一事,借你的魂魄一用,還望天冥兄答應。」

天冥老祖嘿嘿一笑道:「都說屠聶狂妄,今日一見果然夠狂,別人怕你這魔君,老夫可不怕,如果你有本事將老夫的魂魄取走,那麼給你便是。」,於是兩人就斗在一起。

修為到了他們這個級別,根本屬於誰也奈何不了誰。但是屠聶為了得到天冥老祖的魂魄,許下重金請同為十大魔君之一的滅世幫忙,在兩大魔君的圍攻之下,冥天老祖敗下陣來。

兩人合力可以將天冥老祖打敗,卻很難將其斬殺。

於是屠聶咬牙道:「滅世兄,你我拼勁全力斬殺天冥,若將天冥斬殺,我再送十萬魂魄給你。」

滅世聽到此處答道:「好,你我合力施展魔君滅殺大陣將其斬殺。」,於是兩人不惜承受陣法的反噬,合力施展魔君滅殺大陣,以兩人都受重傷的代價將天冥老祖斬殺於魔雲峰。

將天冥老祖斬殺之後,魔君屠聶將天冥老祖的魂魄煉製成了魔刀的器魂,從此世間多了一把駭人的魔器,名曰:天冥噬魂刀。

手持天冥噬魂刀的魔君屠聶,如虎添翼,所到之處血流成河,魂魄也無一能逃脫。

為了給滅世湊夠那十萬魂魄,他屠殺了整個天冥派。

沒有天冥老祖的天冥派根本無法阻止魔君屠聶,天冥派在派弟子十萬全部被魔君屠聶斬殺,所有天冥派弟子魂魄都被天冥噬魂刀吞噬。

從那之後,天冥噬魂刀的凶名也傳遍了整個魔界。

瀟楊聽完之後也是倒吸一口涼氣,原來手中的這把刀有如此驚世駭俗的身世,但瀟楊肯定不會全部相信,因為從霸天這貨口中說出來的事,都經過了他的誇大處理過的。

霸天看到瀟楊的表情之後,知道他不相信自己。

其實霸天也不太相信三千年前雄霸魔界的凶兵天冥噬魂刀,會這麼容易得到,而且天冥老祖的魂魄是多麼的強大,憑瀟楊現在的靈魂根本無法將天冥老祖的魂魄吞噬。

況且霸天也只是在書中見過天冥噬魂刀的樣子,沒有見過真身。

因為基本上見過天冥噬魂刀的人都已經死了,連魂魄都不剩了。

但瀟楊說他的確是將裡面的一個器魂吞噬了之後,霸天有些不確定了,因為霸天知道只有品階很高的兵器內才有器魂,而且這種高品階的魔器世間只有幾把,那幾把霸天都在書中見過,只有天冥噬魂刀畫像與這把刀一樣。

瀟楊催促道:「不管是不是天冥噬魂刀,你先看看是否能夠進入這把魔刀裡面。」


瀟楊現在還存有一絲僥倖心理,魔刀中會不會殘留著父母的魂魄,雖然知道很渺茫,但瀟楊也不願意放棄。

霸天其實也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進入,進到裡面去後會不會有什麼危險,但看到瀟楊那期待的眼神,霸天一咬牙朝魔刀沖了過去。

說來也巧,霸天沒有遇到任何的障礙就鑽進刀身裡面去了,瀟楊看到也興奮異常。

在過了大約十分鐘的樣子,霸天從刀中出來,興奮的對瀟楊說:「小崽子,我們發達了,這把刀真的是天冥噬魂刀。」

而瀟楊卻不關心這個,急忙問道:「有沒有找到我父母的魂魄?」

霸天搖了搖頭,安慰著瀟楊:「你別難過了,畢竟人死不能復生,這魔刀的器魂吞噬了你父母的魂魄,而你又吞噬了這魔刀的器魂,這樣以來你父母的魂魄已經融合到了你的靈魂中,他們將會一直陪伴著你,將來等你強大到一定程度后,或許可以把你父母的魂魄從你的靈魂中剝離出來。」

瀟楊苦澀的點了點頭,對霸天道:「謝謝你,真的謝謝你對我說的這些話,我明白了,我的父母一直都在我的靈魂深處陪伴著我,你說的對,我要努力修鍊,或許真的有一天我可以找到復活我父母的辦法。」

霸天看到瀟楊心情好些了以後,認真的對瀟楊說,天冥噬魂刀可能在很早之前的大戰中受到重創,雖然刀本身沒有破裂的痕迹,但刀內的刀魂受到重創,瀟楊剛才吞噬的那個魂魄只是天冥老祖留下的一絲殘魂。

要想修復天冥噬魂刀,必須再為它找一個魔界中人的魂魄充當刀魂。

身為為魔界中人的霸天,他可以融入到這把刀中做刀的刀魂,而作為他主人的瀟楊自然就成為這把刀的真正主人。

但是當一旦他變成了器魂,就永遠的變成了這把刀的刀魂,與刀融為一體,無法再出來了,而且刀若毀了他也會真正的死亡。

瀟楊聽完之後,對霸天說道:「我不同意你做刀魂,既然你變成刀魂了就無法再出來,那對你很不公平,我不能為了一己之私而犧牲你,況且我已經失去了父母,不想再失去你了。」

霸天聽了瀟楊的話,很感動,按道理來說自己是瀟楊的僕從,主人說什麼作為僕從就得執行什麼,根本不需要顧及到僕從的想法。

但瀟楊不會這樣,他是一個善良的孩子,真不知道上天為什麼會這樣對待他,於此同時,霸天也有一些擔憂,瀟楊這種性格的人根本不適合在修真界生存。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噬魂殺神》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噬魂殺神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瀟楊在父母的墳墓旁居住下來,一來打算在這裡為父母守墓;二來是因為墓地處於荒郊野外,很清靜,墓地里陰氣很重,適合瀟

楊在這裡修鍊。

瀟楊在這塊墓地上布置了一個幻陣,以防凡人看到他。

瀟楊先是把霸天喚出來詢問他自己下一步該怎樣修鍊,聽取一下他的意見。

霸天為瀟楊分析了一下,給瀟楊指出了一條修鍊的方向。

瀟楊本身就是人類,修鍊人類的功法最為合適,而且霸天通過對劉根宗的搜魂,得到了上清派的修鍊功法。

雖然瀟楊現在的靈魂很強大,但他煉製的這具陰傀軀體還是太弱了,需要按人類的修鍊功法修鍊一番。

此外瀟楊需要儘快的將劉根宗師兄的屍體煉製成殭屍,這將會是瀟楊的又一大助力。

至於陣法,瀟楊的陣法現在已經遇到瓶頸,如果沒更高深陣法圖供他研究,那麼他在陣法上的修鍊只能停止不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