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劉廣才說道:「對了,你孫女黃鶯,是,是做啥工作的?」

黃鶯說道:「我剛畢業。是學醫的,想去平安鎮或者金海市找個醫療工作!」

一聽說學醫,劉廣才眼眸子發亮,說道:「黃大爺,要不讓你孫女幫你一起當這個村醫,你看如何?」

黃鶯說道:「我學醫但是目前只是學了個本科,還沒有臨床經驗,我怕,我勝任不了,我本來想去鎮上當個護士什麼的。」

羅小冬說道:「咱們鎮上,哦不,岑市長的要求,是每個村派幾個醫生啊?」

劉廣才說道:「一到兩名!」

羅小冬說道:「那不就得了!」

劉廣才一拍大腿,說道:「對啊,兩個人一起干不就得了!一年給你們六萬塊錢的補助,多好啊!」

黃鶯確實心動了,黃鐵生也心動了,因為家裡窮日子過慣了,一年哪裡有六萬的收入呢!

黃鶯的姑媽,家裡也蠻窮困的,黃鶯上大學,是貸款貸了三萬多,去上學的。

這次回來,姑父去世了,姑媽去金海市打工了,所以她就回到爺爺身邊,想孝順一下爺爺,家裡可以說是人員凋零,挺慘的。

黃鶯的姑媽,就是黃鶯爸爸的姐姐,黃鶯爺爺的閨女,但是兩個人關係比較一般,姑媽叫黃迎春,今年四十九歲了。巧合的是,在金海市大學城附近的一家酒樓打工,包吃包住!所以就離開家了,而黃鶯由於家中無人,覺得孤單,就來找爺爺作伴,已經一個多月了。

還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呢。

會長跪地唱征服 所以這次村長說缺少個赤腳大夫,當村醫,黃鶯和黃鐵生都動了心。

劉廣才示意孫菊,婦女主任,去勸說一下黃鶯,都是女子,勸說比較容易些。

孫菊交遊廣闊,自然樂意前往。

三句兩句,那黃鶯本已願意,再加上孫菊的勸說,更加樂意了。

就這樣,黃鶯答應下來,說要做村醫了。

劉廣才見事情辦成,自己也對鎮上和市裡有個交代,自然高興的要命,當場讓黃鶯和黃鐵生爺孫兩個簽了字。

然後,羅小冬看到郭曉冬去捉蚯蚓,就自己回來了。

在回來前,黃鶯和黃鐵生再三感謝羅小冬。黃鐵生說道:「不管怎麼樣,你得讓我請你吃頓飯。」

悍妻當家:娘子,輕點打 羅小冬心想,你家裡那麼窮,我怎麼好意思讓你請吃飯呢?

於是說道:「不是我不樂意,是公司里實在有事,走不開啊!」

揮揮手,接著說道:「我辦公司的,你也知道,企業里事多!」

聽說有大事,黃鶯和黃鐵生就不勉強了,但是黃鐵生看到羅小冬經常不經意間看自己的孫女,有點意思,覺得是不是這羅副村長看上了自己孫女了!

而那黃鶯呢,不經意間,和羅小冬目光對視,立馬有點臉紅了,畢竟是剛畢業的大學生。

壞壞老公好難纏 黃鶯總覺得心裡怪怪的。

黃鶯的男朋友,是學校里的一個大帥哥,學經濟學的。而且嚴格的說,勉勉強強算是個富二代,這個富二代叫鄒明,黃鶯是覺得,自己怎麼可能愛上羅小冬?自己還有男朋友鄒明呢,倒不是鄙視羅小冬,黃鶯知道羅小冬現在也很了不起,自己開了公司,有兩項業務,一個是挖野海參,一個是做大黃魚養殖的,但是比起帥氣的鄒明,黃鶯還是覺得羅小冬矮小了許多,比不上他。

儘管如此,剛才羅小冬露那一手氣功,治療風濕老寒腿關節炎的事,還是大開眼界,讓黃鶯很感激羅小冬。

所以黃鶯內心,很複雜,不知道說什麼好,也不知道做什麼好,想來想去,覺得要不然就跟爺爺一起請他吃頓飯就完事了,這恩情算是了了。

想到此處,也就釋然了。

羅小冬告辭,然後,郭曉冬去抓蚯蚓去了,這天正好是郭曉冬輪休,如果不輪休,他會在養殖場工作呢。

為羅小冬和劉建先生工作。

月薪是四千塊錢。 這時候,羅小冬回去了,和胖子、郭大路一道,去看那柳茹和周若男的辦公地點。

胖子有點擔心,說話道:「你給他們的工資太高了,一個一萬,一個八千!我看,你將來如果破產,估計是破在她們兩個女人頭上!」

羅小冬笑道:「不會的,目前挖海參怎麼樣了?」

郭大路說道:「和胖子挖的最多,另外,還有一組人,挖的挺多的,其他人嘛,有一些是新手,挖的比較少,但是一個月兩萬塊,你還有的賺。」

大家在看辦公樓,柳茹回學校去拿東西了,周若男讓她幫自己收拾東西,自己正式搬過來住,在平安鎮租了房子。

羅小冬本想把房租也給他們順便付了,但是胖子和郭大路阻止了,說道,他們一萬和八千的工資,房租才幾百塊,很便宜了。

羅小冬一想也是,就沒繼續下去,沒去幫她們付房租,

平安鎮上的辦公區域很小,也沒啥企業,這地方附近有幾家海產公司,是海鮮公司的辦公的地址,樓是租了一層,這上面的幾層呢,都是一個叫宋氏海產公司的地方,說白了,是他們宋家的房產。

這個宋家和宋青鳳沒什麼關係,是平安鎮上的一個大戶人家,平安鎮鎮中心就離海邊五分鐘車程,所以,離國麟集團的那個平安鎮國際旅遊區,是非常近的,平安鎮上也因此出現了一百多戶的拆二代。

他們因為拆遷,發了大財了,所以平安鎮上的這一百來戶人家,集體突然之間,奔小康了,平安鎮在金海市本是一個比較落後的鎮子,但是這一下子,誕生了一百來個富豪,當然了這個所謂的富豪所謂的小康只是相對而已。

最多的一戶人家,分了三棟樓加八百萬,另外這些人家,基本是分一棟樓加幾十萬,奔小康是肯定的,但是大富大貴還算不上。

這其中,宋家,由於本來就是平安鎮上的大戶人家,本來就以買房收租為生,所以,一下子發了大財,手中有六棟民房需要拆遷。還有一些其他土地。

能分到手的,大概是六百多萬的房子加分到的現金,總之,僅次於剛才說的那戶。

在拆二代中排第二。

宋家父子,父親五十多歲,叫宋開明,兒子二十四歲,叫宋波。

宋波親自來收錢,羅小冬見面,握手。

宋波說道:「久仰大名,你就是那個特別能打架的羅小冬吧?」

羅小冬笑道:「是我,宋先生也很有名啊,宋家在平安鎮是第一富戶!」

宋波說道:「我們宋家也沒啥,我聽陶傑先生和他兒子提起過你,說你醫術了得!」

羅小冬心想,是哪個陶傑?

再仔細一想,原來是小龍村的第一富戶陶傑嘛!因為他們家幾乎是隱居的,不參與村裡的任何大事,所以羅小冬一下子忘了這個陶傑了,想當初,一年前,自己的第一桶金三十萬,就是從陶傑的兒子手中獲得的。

不知道陶傑最近幹嘛了。

但是總之,他們家一毛不拔是出了名的。

隨即,羅小冬說道:「沒啥,我會點氣功而已,沒啥!」忽悠過去了。

宋波果然聽忽悠,就給了名片,說道:「以後說不定有合作的可能呢,我們家和徐總是家人,你知道吧?」

羅小冬又奇了怪了,這徐總是哪個人?

宋波說道:「梁天賜說是退休去歐洲了,不理江湖事了,徐總買下了梁天賜的千禧樓,現在和諧飯店和千禧樓都是徐總的產業了,這個你知道吧?」

羅小冬恍然大悟,說道:「這平安鎮真是小啊,這麼一繞,就繞回來了,我還在徐總的和諧飯店和市長秘書韓秘書吃過飯呢。」

當時,葛老大和蘇炳昌還在和諧飯店大戰三百回合呢。

結果,韓秘書一個電話解決了,羅小冬當時在吃飯,不理這些破事。

也就沒參與到爭鬥進來,但是知道和諧飯店的徐總,和韓秘書,市裡的韓秘書關係不錯。

羅小冬腦筋活泛,說道:「那你們和徐總是親戚嗎?我和徐總有過一面之緣!」

宋波說道:「沒,但是,整個徐總的兩大飯館,千禧樓和和諧飯店,裡面幾乎所有的活蝦海鮮什麼的,都是我們宋氏集團提供的,我們是做海產生意的,所謂,靠海吃海嘛!」

羅小冬說道:「佩服佩服,你們有自己的船隊嗎?」

宋波說道:「打漁是漁民的事,我們是二道販子,收購的。」

羅小冬點頭。

心想,這個人值得結交,說不定以後有什麼事,比如大黃魚,可能有銷路。

這時候,宋波居然主動提出:「聽陶傑他兒子陶宇說道,你在村北養殖大黃魚?規模如何?」

羅小冬說道:「目前規模還很小,產值大概一百多萬吧!」

宋波點頭,說道:「是比較小,等以後你的產業大了,我可以幫忙銷貨。我做銷貨,是非常容易的。」

羅小冬說道:「是,是,以後我一定來找你!宋先生。」

宋波點頭,說道:「對了,羅小冬,你可知道現在波譎雲詭,新一代的老大可能要誕生了!」

羅小冬奇道:「這老大不是蛇王姚信嗎?」

宋波說道:「自從梁天賜離開后,蛇王姚信早就不能控制平安鎮了,而你又把季柱葛老大他們打跑了,導致外人都以為平安鎮是你羅小冬的地盤,不敢前來收保護費你知道嗎? 腹黑VS呆萌:竹馬誘青梅 這點要多謝你了,要不然我們宋家也要交保護費!」

羅小冬說道:「原來是這樣,也就是說,葛老大走了之後,梁天賜走了之後,平安鎮沒有老大了是吧?」

宋波點頭,說道:「你不如扛起這面大旗,做老大。」

羅小冬連忙擺手,說道:「不行,我是我們小龍村的治安管理小組長,如果有什麼不平之事,我來打抱不平,那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讓我做地下勢力,是萬萬不行的。」

告別了宋波,胖子和羅小冬和周若男,去傢具店買了幾樣像樣的辦公傢具,還有電腦,這樣,就湊成了一個嶄新的人事部。

羅小冬說道:「周若男,你對這些還滿意嗎?」

周若男說道:「實話說,我來之前純粹是為了合同上的工資一萬塊來的,另外,沒想到你這麼重視人事部,並且一切都是嶄新的,我願意當這個公司開創的元老!」 胖子說道:「你別看這些桌椅板凳都是現湊起來的,但是,整個公司,應該說,老闆羅小冬最期盼的,就是你們人事部的人才啊,我們都不懂績效考核怎麼做,連績效考核表,都不知道怎麼做法怎麼讀法。全靠你了!我們都是初中生啊!」

周若男笑道:「我是大學生,二本的學生,但是卻要給初中生打工,這說明學歷並不代表一切啊!」

羅小冬說道:「行吧,你好好乾,來年再給你漲工資!」

周若男說道:「我想好了,我的願望,是建立一個屬於我理想中的科學的績效體制!」

羅小冬說道:「我就放膽讓你去實行好了!」

……

三天後,羅小冬就按照周若男的要求,開了員工大會,員工大會分兩部分,一部分是海猛子,大家在海邊臨時開會,另一部分是養殖場,周若男給這兩組員工定立了截然不同的績效制度。

其中,海猛子底薪為兩萬塊,達不到標準會扣去百分之二十的底薪,而成績優異的最多可以達到三萬塊一個月的收入!

群情振奮!

而劉建的大黃魚養殖場,員工是底薪四千,調整為四千四百塊!然後如果績效不達標,扣去百分之二十的底薪,如果績效合格,並且優秀,最高可以領取五千五百塊的個工資,也就是一千一百塊的績效!

大部分的人對於績效制度如此明確的公布出來,比之前模模糊糊的,都是高興的,但是也有少數人不高興,大多數是懶蛋。

的確,不知道這績效制度是哪個傢伙發明的,實在是高啊,要不然上班吹牛打瞌睡,全來了!

現在,有了績效制度,雖然不一定絕對公平,但是起碼可以遏制住打瞌睡的情景。

績效制度公布后,當天,郭大路回來說,實行起來非常的棒,幾乎沒有偷懶的了,而一個平時最懶的懶蛋,幾乎連郭大路都看不下去的一個懶蛋,當場辭職了。

他的挖野海參的搭檔倒霉啊,他辭職了沒人去干,羅小冬沒辦法,只好讓人事部經理周若男和小寡婦學徒李麗香一起去招聘一個海猛子。

這海猛子是一個十分辛苦的活,所以羅小冬的招聘,其實並不是十分順利,而這次,有了周若男的幫助,很快就招聘來了三名員工。

周若男覺得三名員工都很好,捨不得推掉其他兩名員工,羅小冬說道:「可是沒船隻了呀!」

李麗香說道:「可以讓郭大路下來,不用他監督了,他這個監督的工作,其實讓他們自我監督就好了。」

周若男點頭,說道:「是啊,他們可以十分的,嗯,十分的好的自我檢查,這就是我這個績效制度的高明之處。」

就這樣,他們自我監督,李麗香、郭大路和胖子,都不需要上船去當海猛子幹活了。

而上傳的每個船員,都能夠自我監督和記錄績效,只是,最後需要一個人,來專門核對數據,這個人就是李麗香。

每天的撈出來的海參的量,每組船員,都要記錄下來。

這事也並不複雜。

羅小冬手中,現在有撈海參的海猛子隊伍,幾十人,再加上養殖場的幾十人,一共是不到五十名的員工了。

好在,撈海參的錢可以現賣,然後用來發工資,要不然的話,就只能貸款了。

貸款,是羅小冬不願意觸碰的一個事物,上一次羅小冬就是貸款和劉建一起辦的這個養魚場,好在沒虧本,第一年就還清了所有貸款。

現在,再去貸款,羅小冬有點不樂意了,好在哇海參的隊伍收穫比較豐厚,可以包住養魚場前期的投入,劉建自己也還是投入了二十萬,把自己的身家全部投入進去了。

劉建有點毛躁和急於求成,他在幾次和羅小冬的談話中,對羅小冬投入部分金錢去做挖海參的隊伍有不滿,因為他認為應該專心做一件事,搏二兔不可得一兔。

但是現在卻理解了,因為沒有羅小冬挖海參賺快錢,如何給他支付工資呢?

如何給養魚場投入中期的錢財呢?

所以這兩個項目其實是互補的。

劉建理解了,羅小冬也很高興,前嫌盡消。

宋波租給羅小冬的辦公樓,一共六層,是鎮上數一數二的大辦公樓,羅小冬只租了第一層,下面地下是個倉庫。

羅小冬沒事的時候,就會和胖子開著三輪車,去鎮上檢查,看看周若男和柳茹乾的怎麼樣了。

周若男很勤勞,為公司的發展制定了長遠的計劃,甚至想到了五年以後,這實在是相當了不起的舉動。而她的好閨蜜學會計的柳茹,則低調很多!

也不能說是低調,只能說是性格有不同。

周若男打扮幹練,是一個很明顯的女強人的形象,而柳茹,則是一副溫文爾雅的形象,並且長的清秀,一副小家碧玉的樣子。

羅小冬每次去看柳茹的時候,都有一點心動的感覺,但是說也奇怪,柳茹對羅小冬,也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但是柳茹是有男朋友的!

柳茹的男朋友,在學校里。不過最近也巧合,感情並不順利,正面臨畢業分手季,很多人在畢業后,都分手了,當然,七月份畢業,三四月份,大家去找實習工作的時候,就已經面臨分手了,這實在是一種不得不經歷的事,但是有一些人品敗壞的大學生,反而以為這畢業分手是理所當然。當然並不是說所有畢業分手的學生們都是人品敗壞,只是說部分,少數人,他們以畢業分手為榮,為光榮,這才是人品敗壞,那些帶著傷感和不舍慢慢分手的,是正常的人的感情。

這就好像社會上中年人的升官發財死老婆,一樣被吹噓,這都是人品道德敗壞的表現。

羅小冬這幾天,主要是一個是看績效制度實行的如何,另一方面,也經常往鎮上的辦公地點跑去,看看大家缺少點什麼東西,置辦些什麼。

跑的鎮上的次數多了,這鬧市區旁邊就是鎮政府,就遇到了吳鎮長了。

吳鎮長也許是閑的,也許是為了考察民情,反正正巧就在鬧事遇到了羅小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