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剛好大包廂裡面,一首歌結束。

裡面的人,立刻聽到了秦嵐妃的喊叫聲。

大家以為秦嵐妃是被人給欺負了,立刻拎著空的啤酒瓶沖了出來。

但是在看到魏坤琳之後,所有人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尷尬。

「魏少好。」

也不知道是誰帶的頭,秦嵐妃的朋友們,立刻將手中的空啤酒瓶放下,熱情的跟魏坤琳打著招呼。

雖然大家都很討厭囂張跋扈的魏坤琳。

但是魏坤琳家裡有權有勢,他們這些人根本招惹不起。

之前就有傳聞,一個千萬富豪,跟魏坤琳發生了爭執。

第二天別說那個富豪了,就連富豪的公司,都在一夜之間,被人夷為平地。

之後跟那個富豪所熟識的所有人,居然都開始表示,自己從來沒聽說過這麼個人……

所以即便他們這些人家裡,都還有點小錢。

但是跟魏坤琳一比,簡直連個毛都算不上。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膽小怕死。

一個跟秦嵐妃關係比較好的女生,小聲嘀咕道:

「妃妃又不歡迎你,你說你自己主動跑過來,不是讓大家都很難堪嘛……」

「握草!你怎麼跟我兄弟說話呢?」

「哪個賤人說的,趕緊給我站出來。魏少大度不怪你,但是我們這些做兄弟的,絕對饒不了你!」

「出來啊賤貨!要是在不出來,信不信我把你衣服扒光,直接丟到大街上去!」

……

看著那些顫顫巍巍走出來的女生,秦嵐妃連忙將其擋在身後:

「魏坤琳,你非要把事情鬧到這種地步嗎?而且這樣做,到底對你有什麼好處?」

「好處?呵呵,開心算不算是一種好處?」

魏坤琳突然將那個女生,從秦嵐妃的身後,強行拽了出來。

即便秦嵐妃拼盡全力去阻止,但魏坤琳的那幾個狐朋狗友中,有兩個也是黃級初期的修鍊者。

所以以一敵二,秦嵐妃根本鬥不過他們。

「妃妃救我呀!」

啪!

那個女生話剛說完,就被魏坤琳給一巴掌扇倒在地。

這一巴掌,魏坤琳可是使出了三成的力量。

對於普通人來說,已經非常可怕了。

「小愛!」

被你寫進心坎裏 秦嵐妃拼盡全力,掙開了那兩人束縛,然後將倒在地上,口吐鮮血的小愛,給扶了起來。

小愛原本那張精緻的臉蛋,此刻半邊已經紅腫的不成樣子。

嘴巴里,更是有兩顆板牙,被魏坤琳一巴掌給扇碎了。

「魏坤琳,你個王八蛋!等林天恆回來了,他一定會狠狠教訓你的!」

聽到秦嵐妃的話,魏坤琳頓時仰天大笑道:

「哈哈,一個死人而已,我倒想看看他怎麼回來教訓我!」

林天恆死了?

不敢相信的秦嵐妃頓時腦袋一片空白,雙耳更是響起了噪雜的蜂鳴。

恍惚間,秦嵐妃突然看見一道身影,直接飛腳踹向了魏坤琳的腦袋。 「冤枉啊!」

葉三見穗兒臉色冷冰冰的,連忙舉著手滿臉冤枉的說道:

「天地良心,我哪兒敢有這種心思,再說了誰不知道陛下跟娘娘的感情,他怎麼可能讓南疆的人來搶娘娘的后位?」

重生之爲自己活 「我就想著這事兒南疆的人做再多也是白費,陛下那頭不鬆口,他們就算是討好再多的朝臣也沒用,咱們陛下又不是原先那些皇帝能被朝臣拿捏的。」

「那時候陛下和娘娘還沒回來,你成天操心一堆事情忙的跟陀螺似的,我就是不想拿這破事來讓你煩心,所以才瞞著你的……」

葉三說完之後,討好的拉著穗兒的手,也不顧她掙扎就說道:

「你別生氣了,都是我的錯,下次有事我不瞞著你了還不成嗎?」

「你要還氣打我成不,別不理我啊,你不理我我心都碎了……」

此時院中還有別人。

那些人有宮中禁衛,也有一些暗谷的老人。

瞧著葉三這幅沒臉沒皮的模樣要麼瞪大了眼睛,要麼不忍直視。

穗兒被一堆人看著頓時又羞又惱,臉上的冷漠掛不住,漲紅了臉一把甩開葉三「呸」了一聲:「誰打你!」

「你呀,你可是我未過門的媳婦兒,除了你還有誰能打我?」葉三理直氣壯。

穗兒:「……」

誰是你未過門的媳婦兒,八字還沒一撇好嗎!

穗兒轉身想走,葉三追上。

葉三湊近,穗兒躲。

影後有雙,初心唯一 他再靠近,穗兒再躲。

葉三一點兒也不氣餒,再接再厲,穗兒直接被擠到了角落裡,她忍不住俏目生怒,瞪著他道:「你幹什麼?」

葉三厚臉皮的「嘿嘿」一笑:「你都好久不跟我說話了,這幾日又總是陪著娘娘,我想你了。」

穗兒臉上更紅了些,退了葉三一把沒推動,最後只能被他的厚臉皮給打敗,沒好氣的說道:「小姐有孕在身,眼睛又還沒養好,身邊自然離不開人。」

雖然語氣依舊不好,但四捨五入也算是回應了葉三的話。

葉三眼睛亮了亮,笑得裂開嘴露出一口白牙來:「沒事沒事,反正我這幾天也忙,陛下身邊亂子不少,得一個一個的收拾乾淨,我那頭忙完了就來找你。」

穗兒聞言沒反駁,讓葉三眉開眼笑的。

穗兒見側眼看著他如同得了糖的孩子似得笑的純然開心,眼底也是忍不住染了幾分笑意。

這傻子。

……

陳夫人和君璟墨都沒在孟家待多久。

君璟墨這兩日在宮裡忙成了陀螺,之前在赤邯和安俞時,雖然京中都有將要緊的事情送過去處理,但是除卻那些之外朝中依舊攢下了不少的事情,他一回來便幾乎沒離開過御書房。

剛才來孟家也只是為了安撫姜雲卿,怕她因為孟少寧和徽羽的事情受了刺激擔驚受怕,如今見姜雲卿無事,兩人小意溫存了一會兒便得急急回宮了。

陳夫人則是記恨著魏卓今天鬧出的亂子,哪怕姜雲卿收拾妥當了,她卻依舊想要回去跟陳裕、陳連忠他們商議一下,不僅要看看這事兒還有沒有什麼後患,他們陳家也絕不能就這麼吃了虧。 之前君璟墨進府的時候並沒有驚動太多人,陳夫人又跟陳瀅在房中說話,所以根本不知道聖駕來了孟家。

驀的在門前撞見時,陳夫人先是驚愕瞪大了眼,隨即反應過來連忙跪下行禮:「臣婦叩見陛下。」

徐氏也是蹲身道:「陛下。」

「舅母不必多禮。」

君璟墨先是伸手扶起徐氏,這才轉身對著陳夫人道,「陳夫人請起。」

「謝陛下。」

陳夫人被身邊的丫環扶著從地上起身之後,就見到了君璟墨待徐氏的親昵和不同,明明是帝王之尊,可是對著徐氏時君璟墨卻沒有擺半點架子。

同樣是女婿,一個地位尊崇,卻事事掛心。

另外一個卻是死皮賴臉,完全不顧她女兒名節死活。

陳夫人心裡忍不住的生出絲羨慕來。

不過想起姜雲卿對自家女兒的維護和周全,她倒是也覺得,也只有如君璟墨這般顯赫之人,才能配得上那般聰慧過人的女子。

「陳夫人這是要回去了?」君璟墨問道。

陳夫人恭敬回道:「回陛下,臣婦得皇後娘娘之邀過府替她籌備小宴之事,方才與孟二夫人商議之後,覺得其中還有一些細節需要回去好生斟酌,所以想回去尋著府里人商議一下。」

君璟墨見她沒有提及陳瀅和魏卓的事情,更沒有故意賣慘讓他替陳瀅和陳家出頭的意思,眼底冷淡之色褪去了些。

君璟墨溫聲道:「此事麻煩陳夫人了,皇後身子不好,舅母之前又病過一場還未大痊,所以還要陳夫人多操心一些。」

「在這期間,若有什麼難處,或是被誰為難,陳夫人可遣人來宮中說一聲,朕會告訴下面的人,讓他們替陳夫人周全。」

陳夫人聽著君璟墨狀若承諾的話,心中一震,眼底忍不住浮出驚喜之色。

這句話看似是對著姜雲卿的小宴的,可何嘗不是給了她一個承諾。

陳家家世顯赫,地位尊崇,如今又受皇帝看重,辦的又是皇後娘娘交代的差事,除了魏卓和魏家的人以外,還有哪個不長眼的敢來招惹於她?

君璟墨這話幾乎等於是明明白白的告訴她,只要她們對姜雲卿好,他便能護得住陳家和陳瀅周全。

陳夫人連忙跪下感激道:「臣婦多謝陛下隆恩,臣婦定會全心全意替娘娘操辦好此事,萬不敢有半分懈怠。」

君璟墨淡笑道:「陳夫人朕是信的過的。」

陳夫人原本還在操心後面魏家和魏卓要是捲土重來,或者是破罐子破摔為難陳瀅跟他們陳家胡攪蠻纏怎麼辦。

如今得了君璟墨的話后,就如同是吃了一顆定心丸。

有皇后維護在前,陛下承諾在後。

那魏家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再來痴纏阿瀅!

陳夫人離開孟家的時候眼裡帶著放鬆的笑意,連腳下也輕快了不少。

待她走後,君璟墨倒是多留了一會兒,原是想找左子月問問姜雲卿的情況,回頭卻見左子月跟陳瀅站在一起,兩人正面對著,不知道在說什麼。 「媽的!敢欺負我妹妹,老子跟你拼了!」

原本正在和兩個大美女,探討人生真諦的秦峰,突然聽到外面噪雜的聲音之後,立刻穿上衣服悄悄往外看去。

秦峰發現魏坤琳這個混蛋,正在欺負自己妹妹之後,頓時怒不可遏的想去跟魏坤琳拚命。

可是秦峰連秦大虎都打不過,又怎麼可能是魏坤琳的對手。

輕輕鬆鬆的躲開秦峰這一腳后,魏坤琳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反踹了秦峰一腳。

嘭!

秦峰直接將對面包廂的玻璃門給撞的稀碎,然後狼狽的倒在地上,足足滑行了五六米才停了下來。

由此可見,魏坤琳這一腳的威力有多可怕。

秦嵐妃的那些朋友們,不知道修鍊者的存在,所以誤將魏坤琳認為成了武林高手。

畢竟常人哪能一腳踢出這麼大的威力。

「魏坤琳!!!」

看到秦嵐妃氣的渾身發抖的模樣,魏坤琳冷冷笑道:

「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秦峰這個廢物,早就被我一腳給踹死了。」

的確。

剛剛要不是魏坤琳留手,秦峰即便不會被魏坤琳一腳踹死,但最起碼也得身負重傷。

但是這對秦嵐妃來說,都是無法接受的局面。

本該是自己開開心心的生日party,但卻被魏坤琳攪和成了這幅模樣。

好閨蜜小愛,因為幫自己說了一句話,結果被魏坤琳一巴掌扇掉了兩顆板牙。

現在嘴角還留著鮮血!

哥哥秦峰,因為幫自己出氣,結果被魏坤琳一腳踹飛了出去。

雖然傷勢沒多嚴重,但是卻讓自己哥哥丟盡了顏面!

而且看魏坤琳的架勢,顯然不準備就此收手。

幾乎崩潰的秦嵐妃,使出全身力氣尖叫道:

「魏坤琳,你到底想要什麼?!」

林天恆已經死了,現在沒人可以幫得了秦家。

所以為了保護自己的朋友和哥哥,魏坤琳想要什麼,秦嵐妃能給的肯定都會毫不猶豫給這個混蛋!

畢竟在這麼僵持下去,說不定會有更大的悲劇出現……

撓了撓耳朵,魏坤琳冷笑著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