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前輩,那裏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丹兒就是在那裏的。”林雲興奮的指着前方城市的輪廓道。

魚露不高興的用人類的語言開口道:“林雲,你不要直呼女神殿下的名諱!”這些天來她從林雲這裏也學到了很多關於在人類生活的常識,以前她就直接稱呼林雲爲“人類”,現在知道叫他名字了。不過她還是很看不慣林雲直接叫丹兒的名字,她覺得這樣是玷污了女神的榮光,不過林雲也是我行我素的,她暫時也拿他沒辦法。

林雲和魚露同行了這麼些天,也大約摸清楚了她的脾性,知道她對生命神殿的信仰一直根植在她心中。所以一直就是該說什麼就是什麼,在林雲心裏丹兒就一直是個那個心靈純潔的女孩子,不是什麼女神。

“前輩你說得是,以後我會注意的。”林雲這就是睜着眼睛說瞎話了。

魚露也知道他死性不改,可是在沒有見到女神之前她也不好拿他怎麼樣,哼了一聲就算了。

來到晨海城前,這個城市似乎蕭條了一點,守在城門口的士兵也是有氣無力的,對進出的人也不盤查。

林雲進了城,也不管身後的魚露就一路奔向雲府,他知道以魚露的速度是絕對不可能跟丟的。跑到了雲府前,門外的護衛可都認識林雲,看見他回來了,驚喜的叫道:“林爺,你回來了?”

林雲點了點頭,轉過身就看到魚露就在他身後,正好奇的看着四周,對她道:“前輩,我們進去吧。”

“房子是不是越大就越能體現他在人類族羣中的地位?”魚露邊走邊問道。

林雲摸了摸鼻子,“嗯,差不多就是這樣。”他的心思都沒有放在這裏,都集中到了中毒中的雲瑤身上。

一路上碰到很多僕人都驚喜的向他問好,他們也知道林雲這一段時間去幹什麼了,如今他回來了小姐的毒就有辦法可以治癒了。

推開雲瑤的閨房的門,林雲突然楞在了那裏,房間裏的景象出乎他的意料。

雲瑤依然是那副臉色蒼白的樣子,不過已經清醒了過來,正和人聊天。和她聊天的除了丹兒以後還要兩個林雲意想不到的的人,她們就是花清清和百里慧,百里慧的面紗已經摘下,不過他一眼就認出了她。

屋子裏的衆女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一起望了過來,看見是林雲都驚喜的站了起來,叫道:“林大哥!”

林雲再次見到雲瑤的喜悅一掃而空,尷尬的道:“你們,你們,你們怎麼來了?”

雲瑤抿嘴笑道:“林大哥,小慧和清清兩位妹妹來看你,你還不高興麼?”她的眼睛閃着動人的光芒,眼淚卻不自禁的涌了出來。林雲走了沒有幾天雲瑤就清醒了過來,聽說林雲爲了她的毒去了斷魂森林,她就被這個消息驚得再次昏迷過去。現在能看到他活着回來,還能有比這個更好的消息嗎?

花清清本來再次看到林雲也挺高興的,她和百里慧來到這裏也很久了,與雲瑤相處久了覺得她也不錯,就在心裏慢慢的接受雲瑤了。可是今天看到林雲回來後又帶着一個姿容絕色的女人回來,哼了一聲道:“每次回來都要帶一個女人的好色之徒。”

魚露可沒有心思注意幾個女孩子的心思,她看着丹兒,感受着她的氣息,不由得淚流滿面的對着丹兒跪了下去,五體投地的叩拜了九次之後才說道:“尊敬的女神殿下,您的僕人魚露在此向你致敬!”

除了林雲以外,在這個屋子裏的所有人包括丹兒都驚訝萬分,開始她們還以爲魚露是林雲新找的一個女人呢。沒想到她竟然做出如此驚人之舉,讓人感到十分意外。

丹兒也感到挺迷惑,雖然她知道自己的不同,也知道自己以前有很多信徒,可是現在看到活生生的一個人跪拜在她的身前,不由得還是有些迷惘,趕忙把魚露扶起來,好奇的問道:“你叫我什麼?”

魚露恭恭敬敬的道:“尊敬的女神殿下,您就是生命神殿的最高主宰生命女神殿下,我是您最忠心的僕人。”

林雲趁着魚露和丹兒的對話,輕聲來到牀前,深情的道:“瑤兒,你受苦了,我已經把解藥帶回來了,等會叫丹兒給你服下,你很快就會痊癒的。”

雲瑤還沒有說話,花清清就搶着道:“林雲,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啊,好古怪!”

林雲白了她一眼,沒好氣的道:“她不是人!”

花清清嘟噥一聲:“不想說就不說嘛,生什麼氣嘛!”卻也不再說話了。

丹兒疑惑的問道:“我不是什麼女神呀,你是不是看錯人了?”

雲瑤、花清清和百里慧都有這個疑問,她們和丹兒已經相處了兩三個月了,見她單純得像水一樣,哪裏有什麼女神的風範?

魚露仍然用最恭敬的姿態回答:“您就是生命女神,我是不會看錯的,殿下,請允許您的僕人跟隨你左右。”

丹兒疑惑的看着林雲道:“林雲,我真是什麼生命女神嗎?”在她心裏林雲的話才最值得重視和信任。

林雲微笑道:“丹兒,你當然不是什麼女神了,你就是丹兒,不過魚露前輩還是就留在這裏吧,她可以照顧你的。”

“那好吧,”丹兒轉頭對魚露道:“你聽見了嗎,我不是什麼女神,以後你就叫我丹兒好啦。”

魚露鬱悶的點點頭。

“嫂子,師姐,你們看我給你們帶什麼好吃的來了?”房門突然打開了,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衝了進來。 林雲聽到這個聲音心裏彷彿爆炸了一般,不敢置信的轉過頭去,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心裏的千言萬語都匯成了一句話:“小菲,是你嗎?”

林菲手裏的食盒一下子落到地上,雙眼迅速的溢滿了淚水,一下撲到林雲的懷裏,這才聲嘶力竭的喊道:“哥!”說着就嚎啕大哭起來,要把這些日子的思念和委屈統統都釋放出來。

林雲輕輕的拍着林菲的後背,他自己的眼睛也溼潤了,淚水也不自禁的涌了出來。無論經歷了多少的苦難,現在能再次見到妹妹平安無事真好,這一切就值得了。

房間裏的衆女看着林雲兄妹重逢的畫面,都不禁掉下了眼淚。

林雲小心的把林菲臉上的眼淚擦掉,柔聲道:“小菲,別哭了,在哭就成花臉貓了。”以前的林雲在林菲哭的時候總是這麼哄她的。

林菲仰起頭來,看着哥哥成熟了許多的面龐,知道他爲了自己去奔波勞碌,甚至差點丟了性命。說什麼也不肯放手了,就這麼在哥哥的懷裏,喃喃的道:“哥,你別丟下小菲了,小菲害怕再也看不到哥哥了。”

林雲心裏一顫,這兩年小菲一個人過得肯定很苦吧,強笑着道:“好了,我永遠也不會丟下小菲的,直到小菲嫁人的那一天!”

林菲的小臉一紅,撒嬌道:“不要,我不會嫁人的,我要永遠留在哥哥身邊。”

林雲輕輕笑道:“傻丫頭!”

林菲甜甜的笑着,臉上還帶着淚痕。

過了一會兒,兩兄妹敘舊才完成,林雲這纔想起雪花草還在他的戒子空間裏,趕緊拿出來遞給丹兒道:“丹兒,這個就是雪花草,你趕快幫瑤兒解毒吧。”

丹兒從林雲和林菲兄妹重逢的畫面中感到了一種心靈上的震撼,她覺得現在的自己似乎有了一點點的變化了,至於是什麼還不知道,不過看起來應該是好的方面。她接過雪花草,注視着手裏的雪花草,只見這雪花草凌空飛了起來,離丹兒的手心一尺左右停了下來。彷彿有什麼無形的東西在擠壓着雪花草,很快雪花草就變成了一顆綠色的水珠,丹兒取出一顆解毒藥來,這虛空漂浮着的水珠落在解毒藥上面,很快的融爲一體。

丹兒把這顆融合了雪花草的解毒藥餵給雲瑤服下後道:“好了,她只要再休息一個月就會痊癒了。”

林雲大喜道:“這太好了!”

林菲也笑着道:“恭喜嫂子了。”

花清清和百里慧也分別祝賀雲瑤的毒性盡除。

林雲覺得在這個屋子裏的氣氛怎麼這麼怪異呢,特別是雲瑤和花清清百里慧她們三個的表現讓他摸不着頭腦,她們的關係看起來更像是好姐妹了,女人的心思可真是難懂。

在這裏呆了一會兒林雲就忍不住了,說了一句就逃也似的跑出去了,這才感覺心裏輕鬆了許多。

“林兄弟,你回來了?”雲興風風火火的跑了過來,“我正準備去小姐那裏看你呢,看到你能平安無事的回來,這比什麼都強。”

林雲拉着雲興就走,“走,我們哥倆去喝幾杯。”

找了一個清靜的涼亭,兩人分別坐下後,林雲拿出酒來,倒了兩杯道:“雲大哥,喝酒。”

雲興不客氣的端起酒杯來一飲而盡,問道:“林兄弟,解毒的靈藥你採回來了麼?”

“帶回來了,丹兒已經給瑤兒解毒了,再過一個月就能完全恢復了。”林雲看着雲興道:“花清清、百里慧還有我妹妹是什麼時候來的?”

雲興一拍大腿道:“林兄弟,你不說我還忘了,說真的,哥哥我真是羨慕你啊。那兩位百花宗的姑娘可都是一等一的絕色啊,還有那個丹兒更是美如天仙,你的豔福真是不淺啊!”

林雲臉都綠了,趕緊打斷雲興的說話道:“雲大哥,我想你是誤會了,我除了瑤兒以爲和她們幾個沒有任何關係。”

雲興疑惑的道:“怎麼會沒關係呢,她們幾個對你都是一往情深啊。你老實說,在外面還有沒有其他人了,聽說今天你回來的時候又帶了一個絕色美女。林兄弟,聽哥哥我一句勸,少把時間花在美色上,自己多修煉纔是正途。”

林雲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雲興根本就不信他和花清清沒有關係,只得低頭喝悶酒了。

“對了,林兄弟,”雲興想了想說道:“上次你離開了之後,天劍門的人把孫家一網打盡,孫鎮南被生擒,現在就在雲府的地牢裏,你看怎麼處置了他。”

林雲沉默了一陣道:“把他殺了吧。”若是他現在還不知道林菲的下落或者雲瑤的毒沒有解掉的話少不得他會慢慢的虐殺孫鎮南了,不過現在他沒有這個心思去理他了。

這時候雲志文帶着古夢奇等幾個長老急匆匆的趕了過來,看見林雲就過來問道:“林賢侄,你怎麼在這裏?”

對雲瑤的父親林雲一直還是很恭謹的,站起來答道:“伯父,我把解毒的靈藥帶回來已經讓瑤兒服下了,丹兒說一個月以後就可以痊癒,我就出來透透氣。”

聽到雲瑤的毒已經解了,林雲又平安無事的回來了,雲志文等人都鬆了一口氣,雲志文感概的道:“林賢侄,你這番出生入死才爲瑤兒找到解毒的敗毒草,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了。”

林雲微笑道:“伯父,你就不用多禮了,以我和瑤兒的關係這點不算什麼的,等她傷愈以後我就打算正式的娶瑤兒過門。”

聽到林雲的這番話,雲志文放下心來,笑容滿面的道:“好啊,我和瑤兒的母親都沒有意見,你看什麼時候可以就提前給我說,我們會準備好的。”

шшш●тTk ān●¢ Ο

再聊了一會兒,雲志文就告辭去看雲瑤了。

雲興笑呵呵的道:“林兄弟,恭喜呀,看來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喝你和小姐的喜酒啦。對了,如果你先和小姐成親, 隱婚總裁買一送一 ?”

林雲站起來就走,“雲大哥,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了,你自己慢慢喝酒吧!”

真是被氣死了,爲什麼就沒人相信自己和她們是清白的呢?

林雲這時候也不想回去,雖然他也極想和雲瑤兩人呆着,可是有這麼多人在那裏。而且個個都認爲他和其他的幾個女人有不清不楚的關係,就連雲瑤也不例外,她還爲她們說話,真是的,去了反而尷尬。

信步出了雲府,林雲隨便找了一家酒樓自己去喝悶酒了。其實說起來他對花清清和百里慧一點感覺都沒有那是假的,可是從小到大他的接觸到的人都是一夫一妻,他耳濡目染之下也認爲自己也應該是隻有一個妻子。既然有了雲瑤,那麼其他人就只有對不起了。

可是所有人的態度都是傾向於他吧所有人都娶了,似乎幾個當事人也沒有反對的意見,可是他自己就是邁不過這道坎。

“哥,你在這裏啊,害得我好找。”林菲蹦蹦跳跳的坐到林雲身側,笑嘻嘻的道:“還在爲我的兩個師姐還有丹兒姐姐的事情煩勞?”


林雲苦惱的道:“小丫頭,你自己去陪你的師姐們玩去,我自己喝酒。”

林菲乾脆就坐到林雲一條凳子上,緊挨着他,撒嬌的道:“不嘛,我就要陪着哥哥!”

林雲颳了刮她的瑤鼻道:“好好坐着,別胡鬧。”

“哥,其實我是來給你出主意的,保證能讓你解除一切煩惱。”林菲神祕兮兮的道。

林雲喝了一杯酒道:“先不忙說這些,說說你這兩年是怎麼過的吧。”

林菲回憶起以前,臉上露出一絲迷茫之色,過了一陣才道:“哥,你自從離開家幫我去尋找水韻草以後,我就一個人在家裏,幸好有吳嬸她們照顧。後來我遇到了我的師傅,她給我治好了傷又教我練功,後來我就加入了百花宗。剛加入宗門那一天我才知道哥哥你的事情,我就來晚了一天,不是就可以提前好久看見你啦!哥,你也說說你的事情吧,雖然嫂子和師姐都說了許多,但我還是想聽聽你說的。”

林雲見她沒說青竹村被孫家所屠的事情,立刻就猜到了百花宗的葉紫鳶她們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她。不過這樣也好,報仇的事情自己來就好,妹妹就讓她這麼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吧。

林雲也把自己的經歷挑比較輕鬆的事情說了,但這也讓林菲震驚萬分了,梨花帶雨的哭着道:“哥哥,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拖累了你,你也不會這麼累了。”


把林菲臉上的淚花擦去,林雲柔聲道:“說什麼傻話呢,你是我妹妹,我是你哥哥,哥哥照顧妹妹是天經地義的。以後別讓我聽見你說這種話,知道了嗎?”

林菲連連點頭道:“嗯,哥,我現在也是一個武者啦,以後我會陪着哥哥你去逛遍天夢大陸的。那時候就不需要哥哥你來保護我了,我要保護哥哥你!”

林雲笑了笑,他自然能看出林菲的修爲,武師一品,氣息尚不穩固,看樣子剛突破不久的樣子。摸了摸她的秀髮道:“我很期待這一天,小菲,加油!”


兩兄妹就在酒樓裏敘舊,說着以前的事情,晚餐也在這裏吃的。雲志文等人也知道他們兩兄妹也很多話要說,就沒派人來叫他們回去,只是貼心的讓酒樓上了最好的飯菜並且結了賬。 當晚林雲在先叫林菲回去之後,確定那個女孩子都沒有在雲瑤的閨房裏了才偷偷摸摸的溜回去。

雲瑤看到林雲進來後就含羞帶怯的道:“林大哥,你回來了。”

林雲看着雲瑤,看上去比下午的時候精神更加好了,只是臉頰還是顯得很消瘦,忍不住的說道:“瑤兒,你瘦了。”

雲瑤投入林雲的懷裏,嗅着熟悉的氣味,不覺癡了,擡頭時已經是淚流滿面,哽咽的道:“林大哥,你能回來真的是太好了,如果你因爲我而又什麼意外,那麼就算我死了我也是不會安心的。”

“傻瓜,”林雲輕撫着雲瑤的秀髮,愛憐的道:“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們永遠也不會分開的。”說着把她橫抱起來,輕輕放到牀上,他自己也脫了外衣和鞋子上去。

雲瑤就很自然的偎到林雲的懷裏,傾聽着他的心跳,道:“林大哥,聽父親說你打算等我痊癒以後就和我成親?”

林雲輕吻這她的額頭道:“瑤兒,你願意嫁給我嗎?”

雲瑤的粉臉上涌起一道暈紅,低低的道:“我當然願意了,林大哥,瑤兒覺得好幸福。”

林雲輕拍着她的後背,“我也覺得能娶你是我這一生莫大的榮幸。”

“可是百里姐姐和花妹妹她們怎麼辦?還有丹兒呢?”雲瑤把頭埋在林雲的懷裏,“她們也是很喜歡你的。”

林雲的手一僵,沉默了一會兒道:“瑤兒,我有你就足夠了,你心裏也知道,我只愛你一個人。就算我能娶了她們,你捫心自問,她們就能幸福嗎?”


雲瑤原本自然也不希望林雲娶了她們,可是相處得久了,知道她們都是好女孩,她的心裏也就傾向了林雲一併娶了她們的想法。她知道無論林雲娶了多少人,他的心裏最愛的始終只有她,這就已經夠了。

“林大哥,如果你不娶百里姐姐和花妹妹她們,你以爲她們就會幸福了嗎?我與她們相處了幾個月,知道她們都是那種專情的人。就算你不娶她們,她們也不會再嫁給別人了,你忍心讓她們孤獨終老嗎?”雲瑤反問道。

林雲苦笑道:“瑤兒,那麼你介意有人來分享本來可以獨屬於你的丈夫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