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1 日

分別的日子總是來的這麼快,兩天後,晏如和沈瑤開車把沈城送到了飛機場。

「沈城,你不是說以後在燕京發展嗎?」沈瑤有些不開心的說道。

「我當時說的是一半一半。」沈城伸出手,把她梳好的頭髮揉得一團糟:「拍奧特曼的時候要回聊城,拍攝基地還在那裏呢!」

「啊!沈城你又欺負我!」

沈瑤噘著嘴理著自己的頭髮,粉拳打在沈城的身上,力量小的就像是在捶背一樣。

「大叔,你別欺負瑤瑤姐啦······」晏如在那裏貌似為小姑子打抱不平,沈城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伸出手,把她的頭髮也揉亂,長笑一聲轉身就跑。

晏如悄悄的鬆了一口氣,摸著自己亂亂的頭髮,終於欺負我了,舒服了~

······

這一個多月以來的《快樂星球》拍攝生活結束了,沈城終於回歸了自己的老本行。

說實話,拍《快樂星球》的時候,沈城總感覺提不起勁來,小孩的校園衝突不如奧特曼打拳拳到肉打怪獸這麼好看,更不用提這一部劇里身為主角的樂樂到處吃癟,看的人心頭火起。

張利、徐賀、葉婷榮幾個人可不怎麼覺得,此時的她們還沉浸在給國家辦事的喜悅之中呢,感覺這次教育改革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勞在。

飛機票是報銷的,眾人坐的是商務艙,沒有碰到熊孩子,好耶!

到了聊城,眾人各回各家,把行李收拾收拾,就要準備自己的下一部劇————《泰羅奧特曼》了。

《泰羅奧特曼》是奧特曼系列的第五部作品,也是反響最熱烈、最受孩子喜愛、收視率最高的一部。

甚至在當時,有家長集體抵制,因為《泰羅奧特曼》對孩子們的吸引力太強了,搞得孩子們的心都不用在學習上,斷了他們東京大學、早稻田大學的名校夢。

圓谷桑可沒有沈城的大心臟和厚臉皮,被家長們集體抵制之後直接慌了神,那叫一個可憐無助,我拍的好怪我嘍?

能被這麼多孩子喜愛,泰羅奧特曼自然有着自己的優點。首先你看這個設定:奧特之父健、奧特之母瑪麗的親兒子,繼承了一對牛角的頂級二代。

之前艾斯出場的時候片面拉足了吧,什麼王牌、什麼專打超獸,各種各樣的溢美之詞都加上去了,然後到泰羅這裏怎麼樣?

超能力怪獸了解一下,能把超獸給吃了好不好!

圓谷桑這一波是踩艾斯上位啊,反正艾斯已經播完了,錢掙夠了,你這個礙眼的衰仔有多遠滾多遠,不要擋到我家太子爺的路。

如果說這些還不夠的話,那再加上一波泰羅的劇情。

昭和奧的整體氣氛是黑暗的、批判性的、過於深刻的,比如說昭和問題三大作,是,深度夠了,也足夠讓人悲憤的————可孩子們不樂意看啊。

哦,我喜歡賈米拉,所以它變成了一灘爛泥死掉了?

哦,我同情農馬爾特人,所以人類把海底都市被炸了?

哦,我憐惜梅茨星人,所以那個警察一槍把他射死了?

你是不是來消遣本寶寶?

深度就算了,關鍵是圓谷桑不是個穩重性子,一看錢到手就喜歡各種作各種浪,艾斯裏面的恐怖鏡頭童年陰影多的數不清,雷歐裏面也好不到那裏去,前天還歡聲笑語的隊友說死就死。

你看看隔壁超級戰隊,這麼多年除了畫質之外,什麼都不改,收視率雖然不高,但是不會跟你一樣的過山車。

跟這些作品比一比,泰羅簡直是出淤泥而不染啊!

隊友合家歡、動不動就搞個舌尖上的奧特曼、打怪獸的時候也歡樂的很,什麼水桶、鈴鐺、胡椒粉、高壓電、黏膠、藥劑、鐵鏈,各種各樣讓哆啦A夢直呼內行的道具應有盡有,可討孩子喜歡了!

————雷歐裏面的MAC隊表示,這種戰隊是真實存在的嗎?

另外,主角光太郎也是一等一的帥哥,除了手鐲架子和潘O江老師的人間體之外那是誰也不虛的。

光太郎自己就是一個陽光開朗招人喜歡的拳擊手兼打過北斗的屑船員兼種出怪獸的農業小能手兼ZAT隊團寵,變身成為的泰羅更是獨得眾奧恩寵,搞得一開始一有什麼事就知道趴在地上奶聲奶氣的叫尼桑,估計小夢就是跟他學壞的。

······

沈城介紹完《泰羅奧特曼》的設定之後,眾人就開始前期準備。

主角光太郎不用挑了,之前在《艾斯奧特曼》裏被北堂司星扇耳光的船員就是,正好串聯一波看看能不能賣個情懷。

其餘的演員都要招募,包括隊服、基地、模型,還有供主角當吃播用的各種食材。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徐晨的話剛說完,一旁的新戶緋沙子就開始質疑了。

「你的店現在不是沒有開業嗎?你說的那些怎麼得出來的?」

不光是新戶緋沙子,就連薙切繪里奈都有這個疑問,你要是開業了也就算了。

可你都沒開業,一個客人都沒有,你怎麼還說的跟真的似的啊!

「這還用說嗎?我做菜總要用

《我在動漫載入了神明系統》第二百零五章我說了算 顧微羽轉身將石屋的門合上,然後動作熟練地在屋裏布下隔音陣法。

她這才走到兩人面前喚道,「阿爹,阿娘,阿羽回來了!」

「阿羽……,孩子他爹,真的是阿羽!」

秦氏率先回過神來,她顫抖著雙手朝顧微羽伸去,淚盈於睫,「我家阿羽都這般大了!」

顧微羽蹲下身子仰著頭,伸手握住了秦氏的手緊緊地貼在臉上,「阿娘——」

秦氏激動得情難自抑,她雙手輕輕地撫摸在顧微羽的頭上臉上,最後緊緊地將顧微羽摟進了懷裏。

顧昀坐在邊上,神色溫和得看着緊緊相擁的母女倆。

「阿娘的阿羽長大了……長大了!」

秦氏淚水不停地流動着,嘴裏不停得喃喃自語。

顧微羽控制不住得撲進秦氏懷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淚,肆無忌憚地流淌,好似要把這三年來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

好一會兒,兩人的情緒才漸漸平穩下來。

「阿羽,這三年來你去了哪裏?」坐在一旁一直未開口的顧昀開口問道。

顧微羽抬頭看向顧昀,「阿爹,此事說來話長。小石頭呢,我怎麼都沒有看到他?」

顧微羽此話一出,石屋內頓時一片安靜,顧昀和秦氏臉上神色都為之一變。

顧微羽頓時明白,肯定是小石頭出了什麼事情。

「阿爹,阿娘,小石頭他是不是出事了?」

顧微羽有些焦急得再次出聲問道。

「三年前,小石頭就被顧家本家派人來山寨接走了,之後便再無音訊。」

秦氏神色黯淡地開口,加之顧微羽又不見蹤影,這三年來,他們夫妻倆可謂是倍受煎熬。

他們想要打探關於一雙兒女的消息,卻又不知從何打聽。

「被顧家本家派人接走了?」顧微羽心裏一突,直覺這絕不是什麼好事。

「阿羽,我們顧家是不是真的出了什麼變故?」顧昀神色憂慮得道。

這三年來,秦郡人人風聲鶴唳。

顧家看似沒有什麼變化,依舊是秦郡四大家族之一。

可每次族長從郡城回來,特別是春祭之後的靈根測試,他總是會長吁短嘆一番。

他雖一直都在青山寨,可也聽去郡城的族人提起過一些風言風語。

再加之顧微羽的失蹤和顧青石的離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的不尋常。

顧微羽默了默,「阿爹,小石頭的下落我會去打探,其他的事您先別管。」

顧昀和秦氏互相對望一眼,默默點了點頭。

相逢的喜悅被小石頭的事情沖淡,屋子裏重新沉悶下來。

「阿爹,阿娘,我要走了。還有,我回來的事你們別說出去。」顧微羽站起身來叮囑道。

她在石屋待了差不多快一個時辰,也是時候離開了。

秦氏和顧昀聞言都很是不舍,卻只能眼巴巴目送顧微羽離去。

顧微羽將屋裏的隔音陣法撤去,緩步走到石屋外。

她回頭望了眼身後,無聲得揮了揮手。

秦氏和顧昀兩人立在那兒,看着女兒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下,直到再也看不見,兩人都有些悵然若失。

顧微羽獨自一人行走在山寨中。

她已成功築基,目力比之凡人不知超出凡幾,走夜路對她來說和白日無異。

她目光漫無邊際得在面前的石屋上雲遊著,心裏一片沉重。

沒想到那楚行雲竟然卑鄙無恥到這般田地,小石頭才多大,他竟然也不放過!

盞茶時間后,顧微羽神不知鬼不覺得離開了青山寨,隨意尋了一處清凈之地休息。

————

第二日清晨,顧微羽改容易裝成一個嬌憨少年,混在入城隊伍的人群中。

秦郡不過荒僻之地,築基期修士屈指可數,因而她將自己的修為壓到了練氣八層。

加之她行事很是低調,入城之時倒是沒有生出什麼波瀾,很是順利得便進了秦郡城內。

顧微羽假意遊逛,在顧府附近的街市上轉悠,順帶打探消息,一天下來,也沒有獲得什麼實用的消息。

對於不知情的凡人而言,秦郡好像沒有什麼變化。

修士家族的事情和他們又有什麼干係?

可顧微羽又不敢貿然和秦郡城內的修士打探。

去了幾家顧氏名下的商鋪,她卻發現那些店鋪的掌柜和夥計都換了新面孔,根本無從下手。

顧微羽有些頹然,在城內選了一處小客棧住下,打算第二日再繼續打探。

如是過了三四日,顧微羽依舊一無所獲。

顧氏名下的商鋪除了變賣了幾家外,她再打聽不出任何有用的消息。

顧府好像一切如常,並沒有什麼變化,依然是盤踞在秦郡的四大家族之首。

「不行,今晚上我定要去顧府探一探!」

顧微羽回到客棧,暗自下定決心,即便顧府是龍潭虎穴,她也必須進去看看。

子時初,月上中天,月華和星輝傾灑而下,秦郡城內街道上空無一人,早已一片靜謐。

為了便宜行事,她特意換上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可以完美得讓她融入到夜色當中。

顧微羽如一隻靈貓,悄無聲息地自小客棧內翻窗而出,飄然落在地上。

去顧府的路她瞭然於胸,輕車熟路地她便走到了顧府外。

站在顧府的高牆外,她小心翼翼得探出神識打探一番。

很快,她發現守在顧府大門不遠處的只有兩個練氣二三層的男子。

顧微羽趁著其中一人離開方便之際,如一片落葉飄落進顧府。

她來到其中一名男子不遠處,瞬間發動了神識攻擊——迷夢。

這神識攻擊雖然殺傷力不大,可卻讓人防不勝防,最是容易得手。

這還是顧微羽受了夢魘異獸的啟發,特意學習的一門神識攻擊術。

顧微羽目光複雜得落在面前的男子身上,也許這人很可能是自己的族人,因而她並無傷人之意。

迷夢的效果非常明顯,不過須臾,那人便雙目迷茫,渾渾噩噩得站在原地,好似失了魂靈般。

顧微羽上前一步,神識傳音道,「家主現在何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