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刀法趙雲根本就不會多少。使用的一般也都是前世記憶中的招數,非常死板,沒有活氣。在這種生死的對戰中根本其不上半點作用。所以趙雲準備將劍法運用在刀上,與梵天決一死戰。不死不休!

趙雲劍法轉為刀法倒是無所謂,但是梵天卻有些慌張了。刀,是霸道的一種兵器。劍,是君子的一種兵器。用著霸道的兵器使出君子的攻擊。很多人都會不知道如何招架。不過梵天不是正常武者,他也是站在頂峰上的一位。

突然梵天高高的躍起。雙手持刀,由上至下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刀影,直接向地面上的趙雲劈去。如此霸氣天成的一刀,趙雲深深的感受到那上面所蘊含的能量。如果趙雲現在橫刀抵擋那麼他肯定會受重傷。所以趙雲選擇對擊。

雙手用力一攥,他手中的彎刀也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刀影。迎著劈下來的刀影襲去。

砰!

廳內立刻發生了爆炸,衝擊波將整個樓層的窗戶全部擊碎。煙霧也隨之而起,充斥滿趙雲與梵天決鬥的地方。而以兩人彎刀影交接為中心形成一塊圓形的空間震蕩波紋,將兩人同時擊飛,都摔落在百米之外。

趙雲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此時他面色蒼白,手中的彎刀也只剩下半截把了。上身的衣服也已經化成了灰,那腰間被繃帶綁緊的傷口又出現了一片紅色。

梵天站起來后,吐了一口血。臉色並無變化,手中的彎刀也是完好無損的,甚至連一個豁口都出現。不過他的上衣也已經化成了灰,暴露出他那爆炸性的肌肉。

就這樣大廳內決鬥的兩人都變成赤膀上陣。趙雲將手中的刀把扔掉,說道:「你手中的兵器不錯啊!」

梵天笑道:「此刀名為撈月是從上古流傳下來的。」

趙雲也笑道:「不過過了今天後那把刀就要換主人了。」

梵天怒道:「逞口舌之快有何用,咱們手下見真章!」說完就揮舞起撈月向趙雲疾馳而來。二百米的距離對於梵天來說簡直就跟沒有距離一樣,三個呼吸間就衝到了趙雲面前。

趙雲則是在梵天衝出的一瞬間抱拳守一。動作緩慢至極,一種強大的柔勁立刻從趙雲身體迸射。

面對梵天那凌厲的攻擊,看著眼前劈下的撈月,趙雲只是輕輕抓住梵天的持刀的手,然後引導著撈月向自己的頭頂劈來,突然間趙雲一個轉身,抓住梵天的手向前一拉,另外一隻手在旋轉到360度的時候輕輕拍向梵天的後背。

噗!

梵天邊向著趙雲引導的方向衝去邊吐出一口鮮血。剛才的一瞬間梵天就感覺自己好像打在了軟軟的海綿上,渾身的力氣根本使不出半分。

此時梵天給趙雲的感覺就像是一個血桶一樣,在吐了兩口血之後面色依然沒有任何改變,而且神情也依然是那麼沉穩。

梵天對趙雲說道:「從你開始攻擊到現在,你用的沒有一樣是Y度的武功,看來你不是Y度人。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跟我們Y度做對?」

趙雲笑道:「身為隱世的族長竟然智商這麼低!從我的臉上你就應該能看出來我是Z國人,而且我所使用的武功也都是Z國的。剛才能輕鬆化解你攻擊的招式就是Z國的太極拳。雖然我也只是才學不到半年,但是對付你卻綽綽有餘了。」

其實趙雲也只是用這麼一次,當出其不意的攻擊能有用,如果他要是再用第二次,梵天肯定能找出他的破綻將他重傷。

梵天明顯被趙雲激怒了,竟然說他低智商,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怒道:「既然是從Z國來的,那麼你就應該是趙雲嘍。都傳說你用一把亮銀槍,不過你今天都沒帶來,看來你要對付我們Y度是煞費苦心啊!我真的不知道了。我們並沒有得罪龍雲會,而你卻這樣處心積慮的算計我們,到底是為什麼?」

趙雲冰冷的說道:「因為你們隱世的人殺了我的老婆。我在她的墳前發誓一定會將你們Y度隱世的人全部殺光來祭奠她。這回你知道了原因吧!你們殺了不該殺的人。」

PS:一更到!!求大家手裡的基本鮮花!這個月都是每天兩更,鮮花過20加一更!!本月最少爆發兩次!! 趙雲將話說到這,梵天就知道了,肯定是被他們派去Z國搞破壞的人殺了他的老婆,看來這事真的沒法和解了,那可是殺妻之仇。不過梵天突然想到了,他們手裡還有三位龍雲會的堂主,便威脅道:「趙雲,想必你還不知道龍雲會有三位堂主被我們抓到了隱世吧!如果此事就到此結束,你不再追究,我就將龍雲會的三位堂主放了。否則,我寧可殺了他們三個。」

趙雲笑道:「威脅我,你配嗎?你認為你還有命回隱世嗎?笑話!如果今天能讓你回隱世的話,那我趙雲也就不用活在這個世上了。」

其實梵天心裡也根本沒有底,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趙雲有沒有隱藏實力,而他自己可是用盡全力了。如果趙雲要是真的隱藏了實力,那麼今天他真有可能要留在這裡了。

在梵天思考的時候,趙雲走向了旁邊的一個供暖線路。他直接弄下來一根長將近2米5的鐵管。拿在手裡掂量掂量,重量有些輕,不過勉強可以湊合著用。

看到趙雲弄了一根鐵管,梵天不免恥笑道:「你認為你手中的鐵管能贏了我的撈月嗎?」

趙雲淡淡的說道:「神兵利器也是要分人而異,我相信我能用手中的鐵管勝你手中的撈月,因為使用神兵利器的人根本什麼都不是。」

「你……」梵天被趙雲氣的半天說不出話來。只是用撈月指著趙雲的臉而已。

趙雲知道想要贏他太難,只能靠計謀,先將他激怒,然後尋找他因為憤怒而暴露的破綻,以此來擊殺他。雖然這招不怎麼光明正大,但是目前的狀況也只能這樣了。

突然趙雲促動內勁整個鐵管立刻被殷紅色包裹起來。而且還形成了一種長槍的模樣。

梵天邊向趙雲襲來,邊說道:「我到要看看這種內勁外放的狀態你到底能堅持多久。」,隨後梵天持刀的手臂突然變長,在空中甩了起來,如同一張大網將趙雲籠罩在裡面。滿天的刀光更是向趙雲的身體掠去。

趙雲將鐵管橫在胸前不停的旋轉來阻擋這成千上萬的刀光。

砰!砰!砰!

每次刀槍相交都能產生氣爆的聲音。

啊!

突然趙雲大喝一聲,接著整個身體全部泛出紅光,就如同隕石穿過大氣層那摩擦出的紅色火焰。飛快的向梵天射去。內勁槍更是迎頭拍去,頓時擋在內勁槍前面的空氣都被那驚人的速度與氣勢斬成了兩半。

梵天外鑄內勁再揮刀已經不趕趟了。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他只能將撈月橫檔在頭前,希望可以通過兵器上的差距能緩解那強大的力量。

砰!

梵天的如意算盤打錯了。當內勁槍拍在撈月刀身的時候,他就感覺好像是一座泰山壓在了自己的身上那樣,原本站立的他立刻半跪在地上,地面的瓷磚也隨著他的一跪全部震碎。那強大的力量並沒有因此結束,依然瘋狂的向梵天涌去。

直到梵天再也扛不住的時候,他大喊一聲。整個身體的力量爆起,從半跪的姿勢又變回了站立的姿勢。不過趙雲清楚的知道,在如此巨大的力量下,梵天強行抵擋,這就是在透支著他的內勁。

雖然說達到他們這個級別內勁已經可以控制到非常細微的程度,但是透支內勁卻和使用內勁並不相同,透支內勁可以讓他們這種級別的強者在十分鐘到三十分鐘后變成如同一般武者的實力那樣。當然想恢復到以前的狀態只需要調養一天就可以。

也就是說梵天這種透支內勁的行為完全是一種自殺的行為,不過如果他能在透支的十分鐘到三十分鐘之間將趙雲擊殺,那就另說了。內勁透支雖然副作用大,但是卻可以讓自己的實力瞬間提高很多。

能透支十分鐘或者是三十分鐘那要根據透支者的體質而定。有些人實力強但是他的身體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強壯,這樣的人透支也就是十分鐘。實力強、身體壯的強者則能透支三十分鐘左右。通過梵天上身的肌肉就可以看出他一定是那種透支三十分鐘的人。

梵天用力一揮撈月,直接將趙雲的內勁槍反彈回去。接著他爆發出比之前快近一倍的速度,射向趙雲。撈月也橫著斬向趙雲的脖間。在趙雲豎槍擋住撈月的同時梵天又是用著比原來力量強大近一倍的腳踹在趙雲的腹部。

砰!砰!砰!

趙雲連續撞碎了三根柱子才落到地上。他站起來,腹部捆綁的繃帶已經脫落,那還未完全癒合的傷口又再次裂開。鮮血不停的在傷口處流出。趙雲立刻用手指點了幾處傷口附近的穴位,將血止住。

看來想殺梵天,趙雲就要堅持住三十分鐘。也不知道以趙雲現在的狀況能不能堅持住三十分鐘。這內勁透支增加的實力還真是變態。

接下來的戰鬥就是梵天單方面屠殺,而趙雲也基本上都是在躲和擋,很少能找到機會反擊。時間一點點的在流失,梵天心裡也不免焦躁了許多,尤其是在趙雲邊躲邊侮辱他的情況下,他更是狂怒到瘋狂。

現在的趙雲絕對是打不死的小強。承受了梵天一次又一次的攻擊。雖然已是傷痕纍纍,但是從未倒下過。

二十分鐘過去了,梵天依然沒能將趙雲打趴下。不過和剛才不一樣的是商場的外面已經包圍了層層軍人和警察。連火箭炮都弄來了。如果十分鐘后梵天依然不能將趙雲擊殺,那麼他就會第一時間衝出去。跳進軍隊中他就會安全許多。

在承受著梵天瘋狂攻擊的同時趙雲也在思考著如何能將梵天殺死。按照現在這個狀態,自己肯定是不能再挺過十分鐘了。所以他只有放手一搏,對準梵天的破綻下手。

俗話說機會都留給有準備的人,這話一點不假。終於在趙雲不斷的侮辱下,梵天露出了致命的弱點,他現在的攻擊已經沒有章法和套路了。如果把握的好,趙雲絕對能將他擊殺。

趙雲手中的內勁槍先是在梵天的下身一晃。吸引梵天的注意力。同時也賣給梵天一個破綻,只見梵天擋住內勁槍后,直衝趙雲的破綻襲來。突然趙雲棄槍,一個空翻抓住梵天的兩個肩膀,向下一拉。梵天整個人就隨著趙雲的用力方向倒下。不過瑜伽術就是不論任何姿勢都能施展的一種功法,梵天的身體雖然倒下,但是雙腳並未離地,兩條腿以誇張的弧度向後彎下。

趙雲顧不得這麼多了,如果他這次不能將梵天擊殺,那麼他就會被梵天擊殺。命懸一線,誓死一拼。趙雲翻身騎在梵天的身上,右手拍向梵天的天靈蓋。

梵天突然縮骨,整個腦袋向下短了一截。讓趙雲的右掌撲了空。不過令梵天沒想到的是趙雲竟然會左右合擊這種高難度的技巧。趙雲本身就是個左撇子,右手的力量要找左手差很多,看來趙雲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右掌根本不會命中梵天。所以他將重點全部放在了左拳。

梵天的頭剛縮下,趙雲的左拳就到了。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將梵天的腦袋直接砸進了地面里。

砰!砰!砰!

趙雲的拳頭連續揮出,根本不給梵天反抗的機會。趙雲都已經不知道自己砸了多少下,梵天的腳終於離開了地面,直挺的躺在地上。雙手用力的抵住地面,想掙脫起來。

趙雲絕對不能給梵天機會。馬上就要壓制不住梵天的掙扎了。趙雲迅速的用雙手抓住梵天的一隻腳。然後用力一躍,將他從地面拔出,然後狠狠的掄起來,連續拍打在周圍的建築上。只要是被梵天撞上的東西,肯定會變得細碎!

最後一下,趙雲直接將他扎進了牆內。一揮手,內勁壓縮空氣形成一陣颶風將地上的鐵管刮到趙雲的手裡。變成內勁槍後趙雲便刺向了梵天的身體。

PS:二更到!!這個月每天的基礎更新都是2更,鮮花不到20就不加更了!但是這個月最少2次爆發,每次爆發最少10章!! 此時此刻梵天根本沒有想到當他從牆裡掙扎出來的時候,迎接他的是一根沒有槍頭的鐵管。

呲!

鐵管直接插進了梵天的心臟,刺穿了他的身體將他死死的釘在牆上。整個鐵管上布滿的殷紅色就像成千上萬的螞蟻一樣順著鐵管瘋狂的向梵天體內涌去,破壞了他體內所有的器官。

梵天臨死前大喊道:「我不甘心!」然後便頭向側面一垂,咽氣死了過去。

殺了梵天之後,趙雲那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狠狠的喘了一口氣后,疲勞、緊張等各種各樣的感覺全部爬上了趙雲的身上。四肢無力,軟倒在大廳里。好在外面的警察和軍人根本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情況,不敢輕易的衝進來。

坐在地上的趙雲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恢復了一些。站了起來,上那些服裝的專櫃里去挑了幾件衣服給自己換上。這樣一般人就認不出來自己了。然後又找了一個非常隱蔽還沒有人的地方藏了起來。等待Y度軍隊進來解救人質,他就混成人質跟他們一起出去。

戰鬥結束后二十分鐘,那些Y度軍人和警察才衝進來。他們進來的時候整個大廈非常的安靜。那些活著的人質誰也不敢發出聲音。趙雲留給軍人和警察的只有梵天那冰冷的屍體。

很快那些警察就開始疏導人群,讓他們安全離開。十分鐘后,所有人都安全的離開了商場,當然這其中也包括趙雲。不過在趙雲從門口出來的時候他碰到了毗濕奴,顯然他是一路狂奔而來,但是他依然來晚了,沒能改變梵天被殺的命運。

當趙雲從毗濕奴身邊路過的時候,毗濕奴對他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但是根本想不起來從哪裡見過!他不認得趙雲,但是趙雲卻認得他。正愁無法找到隱世入口的趙雲立刻笑了,看來會有人帶著自己去的。

在所有人都離開后,毗濕奴走了進去。他看到梵天的屍體被鐵管死死的釘在牆上,再加上剛才對那個人的熟悉感覺。他立刻意識到那人應該就是趙雲。從梵天被釘的姿勢來看,他的對手顯然是將鐵管當長槍用,而這個世界上用長槍有名而且實力又跟梵天差不多的那就只有趙雲而已。

毗濕奴立刻衝出商場,環視著外面看熱鬧的人和剛被就救出的人,但是卻不見了趙雲的蹤影。他狠甩了一下拳頭,以示可惜。他知道就算趙雲殺了梵天,那麼趙雲肯定也是重傷,所以現在找到趙雲的話,以自己的實力應該可以擊殺他。放他走,等他實力恢復的時候再戰,毗濕奴根本沒有把握。

然而毗濕奴不知道的是,趙雲並沒有離開,只是遠遠的盯著他。希望可以跟蹤他找到隱世的入口。

既然趙雲是找不到了,毗濕奴就準備回隱世。因為確定了對手是趙雲后,那麼龍雲會的三位堂主對毗濕奴就有利了。可以通過這三人威脅趙雲。迫使他離開Y度不許再殺隱世之人。而毗濕奴就可以穩穩的坐上隱世第一的位置,取代梵天的族長之位。報仇的事情就需要等到他有把握殺死趙雲的時候再去。於是他毗濕奴就進去將梵天的撈月拿起,離開這裡。

就這樣,趙雲一路跟隨毗濕奴來到了隱世的入口,看著毗濕奴進去,趙雲並沒有跟進去,既然已經找到了隱世的入口,那就先休息好了,然後等晚上在來偷襲。毗濕奴一定想不到趙雲會跟在他身後,而找到隱世的入口。

趙雲並沒有回德里去休息,因為這裡距離德里很遠,一去一回就需要浪費很長的時間。所以趙雲打算在附近休息、打坐、調養自己的內傷。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夜幕已經降臨,趙雲打坐醒來后,先活動了一下筋骨,然後準備進入隱世。看著空空的雙手趙雲感覺非常彆扭。不過這種想法只是一瞬即過。

Y度隱世的入口也應該像Z國隱世那樣,有人在把守。趙雲輕手輕腳的來到入口處觀察。果然有兩個人站在那裡,看守著入口。對付這種實力一般的武者趙雲只需要動動手就可以解決,但是他們身上應該有信號彈一類的東西,如果現在就衝出去,雖然可以快速的殺死他倆,但是卻不一定能阻止兩人將信號彈放出。要創造一個偷襲二人的機會。

趙雲也曾想過用石子做暗器殺了兩人,但是這種方法一定要將石子打進兩人的眉心才能使他倆立刻死亡,不然他們一樣可以在死之前將信號放出。

突然趙雲想到,可以用聲東擊西來誘惑二人。於是,趙雲便挑了一個有手掌般大小的石頭,往兩名守衛的前面扔去。

嗙!

被趙雲扔出的石頭砸在了另一塊石頭上,發出了清脆的撞擊聲,將兩名守衛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兩人慢慢的向聲音的發出地走來。趙雲趁機繞到了兩人的身後。

後腦是人體腦部最脆弱的地方。趙雲雙掌灌輸內勁,猛然向兩人出手,將兩人拍死。拖到了離入口不遠處的草從內。

Y度隱世相比Z國隱世就要差的很遠,這裡不是自然的世外桃源,而是人工修建的一座小城,兩層樓、超市、商場、娛樂場反正是真正的城市裡有什麼這裡就有什麼,夜晚這裡依然燈火通明、繁華喧鬧。

看了幾眼之後,趙雲再次出了隱世,來到剛才那兩名守衛的屍體旁,將其中一人的衣服脫了下來,自己換上。

隱世的人總過才1681人,基本上都相互認識。趙雲一路都是低著頭在走,他怕別人認出他是一名冒充的隱世之人。趙雲雖然要殺光所有隱世的人,但是他不能這麼衝動的屠殺,因為王達三人還在他們的手上,如果一進來就殺,那麼王達三人肯定會被推出來做人質。他要先找到三人,將他們救出,這樣他們就由被動變為主動了。動起手來也就無所顧忌了。

按照常理來說,關人的地方不是最不起眼的就是最大最好的。趙雲現在走的方向正是整個隱世最豪華的地方,族長別墅。雖然趙雲不知道那是族長別墅,但是他縱觀了四周以後發現那裡是整個隱世最豪華、最巨大的房子。

族長別墅的地下室里。王達三人還在開心的聊著天。楊陽道:「你說這幫阿三抓了咱們這麼久了,為什麼還不殺了咱們呢?」

王高新說道:「我估計他們是想用咱們三個來跟龍雲會談條件。所以咱們三個根本就死不了,出去是早晚的事,只是早出去和晚出去的差別。」

王達道:「我覺得高新說的非常有道理。另外他們也很忌憚龍雲會,怕殺了咱們三個惹來龍雲會的瘋狂報復。」

楊陽說道:「要我看他們不是怕龍雲會報復,他們就是怕小雲報復而已。」

這時毗濕奴走了進來,笑道:「三位真是好興緻啊!被關起來竟然還有閑心聊天。不虧是龍雲會的堂主。佩服!佩服!」

楊陽最不喜歡的就是這幫阿三,他非常不爽的用英語說道:「我說死阿三!你來這裡唧唧歪歪什麼!要不然你就把我們三個殺了,要不然你就把我們三個放了。說那麼多屁話有什麼用?還影響老子的心情。」

毗濕奴沒怒反而笑道:「我下來呢!就是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怎麼樣,想先聽哪一個?」

楊陽那嘴可真不是蓋得,一句話給毗濕奴噎夠嗆:「如果你能同時將兩個消息都說出來,我就聽。要不然你就別說。」

王達知道這傢伙肯定要有所行動了,說道:「先說說壞的來聽。我想知道能壞的什麼程度。」

毗濕奴道:「壞的就是我準備用你們三人跟趙雲談判,如果能談成,你們就可以活下去,如果談不成,你們將會變成屍體。」

PS:鮮花過20加更!!當鮮花過40的時候還有加更!! 王達不以為然道:「這就是你所說的壞消息?一點都不壞!」

王高新笑道:「我想好消息應該是趙雲來到了Y度,對吧?」

毗濕奴道:「難怪你們龍雲會能發展的如此快,看來你們還真不一般。沒錯,你們的幫主已經來到Y度了。而且今天還殺了我們的族長梵天,想必濕婆也應該是他殺的。」

楊陽道:「既然如此,你還不如先給我們放了。到是我們也好幫你說點好話,讓我們的幫主不殺你,現在你應該給我們拍馬屁才對!」

楊陽噁心的搖了搖他的大屁股,令眾人汗顏的是,他竟然還放了一個非常響亮的屁,嘿嘿笑道:「真舒服,連屁都給我拍出來了。」

毗濕奴感覺到一陣無力,自己簡直沒辦法跟他們溝通。他開始佩服起趙雲來了,竟然能跟這麼一群山貓野獸溝通,太了不起了。哼了一聲,就離開了地下室。

毗濕奴走了以後,王高新說道:「楊子!你真TM噁心。不要臉的我見過,像你這麼不要臉的我還是頭一次見。」

王達笑道:「不過也不錯,就剛才楊子你放屁的時候,那阿三的臉都綠了。我真不知道他是被你嘣綠的,還是氣綠的。」

楊陽得意道:「算他跑得快,要不然,就不用小雲動手了,我直接給他氣死。」

王高新實在聽不下去了,無奈道:「得了!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咱們還是消停消停,冥想一會。恢復些體力。如果小雲來救咱們,也好不成為他的後腿。」

在王高新的建議下三人都開始了冥想。

別墅中,趙雲已經將整棟房子都找遍了,可就是沒找到能關押人的地方。他找了一圈后就回到了一樓的大廳里,正當趙雲認為沒關在這裡,準備離開的時候。從大廳最裡面的廁所中傳出了牆體挪動的聲音。趙雲立刻找了一個隱蔽的位置躲了起來。

毗濕奴緩慢的從裡面走了出來,自言自語道:「應該派誰去尋找趙雲,將這個信息告訴他呢?」邊說邊上了樓。

見毗濕奴離開后,趙雲立刻進了廁所,他輕輕的敲擊著四個牆壁,終於發現了左面牆壁的敲打聲發空,看來就是這面牆了。於是趙雲就開始尋找機關,最後趙雲將目光鎖定在坐便的沖水開關上。正常的坐便都是一個開關,而這個坐便則是兩個開關。那也就是說另一個應該是控制別的東西的。

趙雲輕輕按了一下中間的那個開關。嘩的一聲,水順著坐便中間的桶眼流了下來。看來應該是第二個了。趙雲按了一下旁邊的那個開關。又是嘩的一聲,水順著放水孔留出。

趙雲大罵了一聲:「變態,沒事弄兩個沖水開關幹什麼!」

在這個廁所里他實在是找不出可以當機關開關的東西了。趙雲不甘心的將兩個放水開關同時按下。結果這次讓他猜對了。左面的牆壁發出了翁的一聲,便打開了。

趙雲立刻意識到不好,這個聲音毗濕奴應該能感覺到,他馬上向密道內狂奔而去。

毗濕奴此時正坐在梵天的辦公椅上,勾畫著他那美好的前途。突然翁的一聲,讓他的心涼了半截。難道是趙雲找到了隱世入口,並且成功的潛入了地下室?時間不容他去思考了,馬上帶著撈月向地下室狂奔而去。

兩人都在爭分奪秒,趙雲是為了早一秒救出王達三人,這樣自己就能放手一搏。毗濕奴是為了早一秒攔住趙雲,讓他救人不成,這樣自己還有和他談判的餘地。

當趙雲衝到地下牢房的時候,王達三人正在冥想呢!趙雲立刻喊道:「都別冥想了。趕緊準備戰鬥。」邊說邊衝進去為三人打開捆鎖。

聽了趙雲那帶有內勁的喊聲三人立刻從冥想狀態退了出來。王達三人看到趙雲,高興的說道:「雲少,你來了!」

趙雲根本沒時間跟他們廢話,吩咐道:「趕緊拿上你的武器,跟我走!」

這時毗濕奴也已經衝進來了。看到趙雲已經將三人救下,勃然大怒道:「哪這麼容易讓你們走!都把命給我留下。」

趙雲藐視地說道:「哼!就憑你那身手也敢說這話!讓我教教你什麼叫把命留下。」

趙雲接過王達遞來的村正就向毗濕奴斬去。毗濕奴也運起瑜伽術,使胳膊瞬間變長,握著撈月迎向趙雲手中的村正。

「嗯?」趙雲從毗濕奴的攻擊上察覺出他和以前的不同。看來最近他應該是突破了。否則力量、速度、內勁這三樣他都不可能增幅這麼多。

因為趙雲事先有些輕敵,所以交手中難免吃了一點暗虧。被毗濕奴的力量擊退好幾米,方才穩住身形。

毗濕奴道:「你今天上午跟梵天交手,我不相信你沒有受傷,這連一天的時間都沒過去,你就敢闖進來,簡直是找死的行為。如果你一點傷都沒受的話,我也許還忌憚三分,不過你現在應該是滿身傷痕,所以,今天你必喪命於此。不過我還聽佩服你,能這麼快找到我們隱世。」

趙雲笑道:「我的前面有你這個傻子帶路,又怎麼會找不到隱世呢!」

毗濕奴眯起眼睛道:「你跟蹤我?不可能,如果你跟蹤我,以你受傷的身體我肯定會發現你的!難道你真的沒受傷?」

趙雲說道:「你認為呢?」。說完便不跟他啰嗦,再次斬向他的頭顱。揮舞中,村正被一層殷紅色的光暈包圍住。

毗濕奴也毫不示弱,藍色光焰在撈月的表面浮現。那氣勢一點也不必趙雲的差。

砰!砰!砰!

撈月和村正不停的在空中發生撞擊。彷彿在爭艷一樣。片刻后兩人分開,毗濕奴已經不再有剛進來的時候那種氣勢和神態了。趙雲的表現太讓他意外了。雖然攻擊的不是很猛烈,但是每次出現致命攻擊的時候他都能擋住。這讓毗濕奴有一種被人耍的感覺。

趙雲與毗濕奴對峙了幾秒后,問道:「怎麼樣?還認為我受傷了嗎?如果你還給我當作受傷的人來對待,那麼不需要十分鐘,我便能取了你的性命。」

毗濕奴早已經不把趙雲當成受傷的人了,對於趙雲的問話,他根本沒有回答,只是哼了一聲。

趙雲接著說道:「我還以為你進步了多少呢!原來也沒進步多少,跟你交戰連梵天的一半都趕不上,一點也不爽。」

「你!」毗濕奴被趙雲氣的只說了一個字,便揮起撈月射向趙雲。

其實對於毗濕奴趙雲一直都是在硬挺,他跟梵天交手受了很重的傷,那會那麼容易恢復。如果正常的戰鬥,趙雲再挺五分鐘就會挺不住,原形畢露,到時候不光他要死在這裡,連王達三人也會死在這裡。所以趙雲還需要像對付梵天一樣對付毗濕奴。激怒他,伺機找出他致命的破綻,然後給他一擊斃命。

毗濕奴顯然沒有梵天那樣沉穩,兩句話就能將他激怒,還真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這樣人是最容易被暗算的人。

趙雲橫刀擋住了毗濕奴的斬屁,反手一掌打在他的胸口。不過毗濕奴已經做好了準備,他硬抗了這一掌,右腿掄起。強大的力量將趙雲掄飛,撞在地下室的牆壁上。留下一個深深的大坑。

在被毗濕奴掄中的同時趙雲就噴出了一口鮮血,看來趙雲恐怕是堅持不住五分鐘了。一腿就能將趙雲掄吐血,還真讓毗濕奴感到意外。他確定了趙雲和梵天戰鬥的時候肯定受了很重的傷,否則這一腿不足以讓他吐血受傷。

既然知道趙雲受傷了,那毗濕奴就更不能跟他客氣了,用撈月指著站在地上的趙雲道:「我到要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的神兵硬!」

PS:一更到!!鮮花長到40朵加更!! 毗濕奴又是一記瘋狂的斬擊,破空、凝氣、斬光三種效果接連而出,咆哮著降臨在趙雲的頭頂。

太極功夫對付不知道的人,第一次總是會有效果的。趙雲用村正做出了太極劍的動作,用村正纏住撈月,將它的所有氣勢全部化解,改變它的攻擊方向。

砰!

撈月貼著趙雲的身邊狠狠的斬向了牆面。把趙雲身後的牆斬成了兩半,中間出了一條深深的刀痕。毗濕奴吃驚的看著趙雲,剛才他的攻擊就好像是一滴水,趙雲的防禦就好像是一片海,就如同水滴入海的時候,激不起半點漣漪與波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