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2 日

凌雲一聲號令:「所有參加百族大戰的弟子準備,下面開啟秘境戰場。」

隨後只見落霄書院這邊走出九人,這九人都是林天霄他們平時見不到的,清一色的玄王巔峰強者。三宗分別走出一人,一共十二人。

此時洛離走了出來,手中變幻,一塊巨大而不規則的黑色石碑在空中浮現,高有數十丈,寬十多丈。十二名玄王巔峰強者合力打在石碑上面,結成一個複雜標記,隨即出現一個光形域門投影下來,得有百丈之寬,能容納數十個隊伍一同進入。

大家紛紛看著這神奇的一幕,畢竟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見。

凌雲又是一聲響亮的聲音響起:「所有弟子聽令,進入秘境。」

所有隊伍前後手拉手進入了秘境。等到所有隊伍進入以後,十二位玄王巔峰同時收手,洛離也是撤回了手,但是巨大的石碑還在,可以發現上面出現了無數的芝麻大小的白點,分散在石碑各處。這些白點之中也會也些比較亮一些的。

此時眾人才知道,原來這巨大不規則石碑是一個投影,相當於是羅剎戰場,而小白點就代表進入其中的弟子。

這樣一看這羅剎戰場還真是大。應該比帝都只大不小。還真是需要一個月,要不然可能落在邊緣的隊伍還沒有遇到其他勢力,百族大戰就是結束了。

正如大家想的那樣,這外面的石碑是秘境的投影,不過也只能看到部分的地方,裡面很多地方是看不見的。

進入秘境以後,正常相同勢力之人會落在一起的。當然也會有些突發情況。

林天霄六人還算好,落在了一處。

一進入秘境,就能感覺到煞氣襲來,林天霄不安的感覺也是明顯了一些:「看來這秘境之中必然要發生大事。」

一眼看去滿地瘡痍,溝壑交錯,山脈斷裂,有的地方雜草遍布,有的地方寸草不生,風一吹,帶起迷眼沙塵。

這只是他們看見這羅剎戰場的極小一部分。但也可以看出確實是經過大戰的地方。

林天霄當即就是放開神識感應了一下周圍情況。這裡面充滿著煞氣,不過相比伏魔谷要好很多了,但是對神識也有一定的影響,目前他的極限也只能感應到方圓四十里範圍內。

強大的神識,是他在這秘境中一個隱藏手段,超級優勢。林天霄不覺得會有人超過他,即便是呂疏君也不可能。

當然,他還有魔皇和紫雷母晶。魔皇此時也是告訴了他一件事實:「乖徒兒,此處不是本皇當年斬殺其他玄皇的地方,但是有股熟悉的味道,不過很淡,感應不出來,可能是距離太遠。」

林天霄沒有多說什麼,心中記下來了。

方圓四十里內只有一股勢力。林天霄也是意識到了這羅剎戰場的巨大。

隨即拿出來生組織的一號令牌,給生組織的人發送了一個定位,隨著他的移動,其餘人都是能感覺到他的位置。這是生組織成員令牌的一個獨特優勢,當然也只限林天霄這個隊長一個人能使用。

林天霄還特意試了一下,如果他把令牌放入乾戒裡面的話,便是慕容懿便是感應不到了,於是林天霄只能將其放在儲物手鐲裡面。

當然林天霄的令牌還有一個功能就是能夠和外面的洛玲瓏取得簡單的聯繫。雖然溝通有諸多不便,但是能溝通就行,這樣秘境裡外的情況都是能夠了解了。

這也算是洛離在這充滿未知的羅剎戰場能給他們最大的幫助了。

林天霄做好以後便是對著五人說道:「三十裡外有一隻隊伍,我們先去吃了,然後讓小懿懿快速提升到玄王境界?」

慕容懿當然無所謂,反正一切按照林天霄的要求做:「我現在就可以突破到玄王境界,等我一炷香便好。」

說不出的自信。

林天宏他們自是應喝道:「你是隊長,你說怎麼做,我們決定沒有意見。」

至於隊長一職,林天霄當仁不讓,要是說保命的手段,即便是慕容懿也是不好和他相比。

林天霄並沒有讓慕容懿現在就突破:「他們不可能原地不動的在那等我們,一炷香就是離開我們的範圍了。我們先把他們吃了再說。」

隨後六人火速前往,因為有林天霄的緣故,所以四人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前面一行人,這批弟子好巧不巧的也是朝林天霄他們這邊而來。

所以半盞茶的時間就是相遇了。

十人是流雲派下面一個叫王氏家族的。看到林天霄六人,當即喜出望外,領頭的隊長當即吆喝一聲:「兄弟們,我們走了大運,是九族林家的人。我們火速吃了他們。不留活口!」

林天霄沒想到他們一上來就要下死手,既然如此那也就更沒有什麼好客氣的了。

六人對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的廢話。林天宏,林天霸,林天水,林天琪一人應付一個。

慕容懿獨佔兩個。

然後林天霄也是兩個。

當然剩下的兩人交給了林小白,林小狼。林天霄本來只是試試看的。沒想到真的可以召喚出林小白和林小狼。這樣一來……

嘿嘿嘿……

用來陰人絕對不錯。

這個王氏家族只是一個三流以下的家族,戰鬥完全是一邊倒。不過片刻功夫,全部被抹殺。而林天霄他們這邊也就受了點皮外傷而已。

此時林天霄採取了鐵血的手段,殺人殺絕,不留後患。在這裡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何況還是流雲派下面的勢力。

。 見他應聲,洛桑把手上的帽子戴到頭上,把橙子小身子一把拎起。朝男人那邊走過去,把它放到沙發上,彎著腰,低着聲音,「我不會就這樣離開,會回來的。」

「你在這好好待着。」洛桑說完揪了揪它的耳朵。

橙子朝身側的男人看了一眼。

才轉頭對着洛桑可伶汪汪地「喵嗚」出聲。

人家不想跟他待在一塊……

主人,你沒看到他那臉多麼的嚇人嘛?

得到小橙子的回應,洛桑就對它擺了下小手,然後離開。

看着女孩離開辦公室,傅時寒目光冰冷地凝著一旁瑟瑟發抖的小東西。

淡漠的眨了下眼皮,頃刻間,眸光深黯,俊美的面容上露出黯然的神色。

連只貓都毫不費力的讓她說了很多話,還對着它笑,離開前還不忘跟它道別一句。

然而他這個大活人擺在這,女孩卻只給了他一個眼神。

洛桑來的時間有些早,她到訓練場時,教官還沒來。

好幾個女生圍在一起說着話,有人眼尖發現她走來的身影。

「你們看,那洛桑來了!」

「她還真有臉過來?」

旁邊的女生茫然地問了句:「什麼意思啊?」

白梁婷神態高傲的抬了抬下巴,「我們那天可是清清楚楚看見她被一個男人親密的抱着,抱到前面那棟樓,沒看見的人是不知道,那畫面簡直……」

洛桑隱隱約約聽到她們說的話。

同樣的麻煩又來了。

她斂著眸,覺得自己真是招麻煩體質。

洛桑走過去,那些女生低着聲繼續談論著話。

「遺憾的是,我沒看到那男人的真容,單看背影挺好看的,身形健碩,是個年輕的男人……」

洛桑一雙美眸微眨,唇角扯出的弧度魅到勾人魂魄,直聊百了的開口:「在說我呢?」

圍着說話的幾人,原本以為她會在角落聽着她們的話默默無語,卻沒想到她這麼直接。

還沒等她們反應過來,洛桑微眯着眼睛,好以整暇看着她們,掀了掀唇:「早上都沒刷牙吧?」

這是在暗示他們的嘴很臭?!

為首的女生立即懟了回去,「你才沒刷牙呢!」

「一大早,你們就在這吐什麼亂七八糟的,在背後說別人的壞話……」

洛桑頓了一下,視線悠悠掃了眼那女生旁邊的白梁婷,緩緩開口:「就不怕別人報復回來么?」

白梁婷目光如炬的盯着她的眼睛,見她有意無意看過來的視線,「所以,你承認我床鋪上的那些死老鼠和蟑螂是你放的了?」

她就知道只會是她,不會是別人!

她三番五次去找教官問話,教官一直以來都置之不理。

「嗯?」洛桑目光平靜如水,眉眼帶笑,極其好看,「我從來沒說過不是我弄的。」 聽得林天霄報出名字,孫天猿連忙豎起大拇指誇讚:「好名字,好名字。俺老孫瞧著肖龍兄弟氣宇軒揚,氣質非凡,絕對人中龍鳳,可比那雜毛鳥和大青蟲順眼的多。」

說話的時候不忘瞥向東方尉雄和南宮彩鱗,搖頭晃腦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惹來兩人冷眼相對,不過他也毫不在意,心中更是爽的很。

看來誇讚是假,暗中諷刺才是真。

林天霄自是看在眼中,也不管,他之所以主動找上這孫天猿就是看中他隻身一人,而且和四大神獸家族似乎也是有點不對路子,他需要在進入雁落山脈之前找點幫手,這孫天猿剛好適合。

之前的徐二哥算上一個,這個孫天猿也算一個。

多拉一個入伙,那麼他原本微乎其微的勝率就是要高上不少啊。況且這兩人似乎都還不是一般的角色。

至於兩人秉性如何,不是他目前所關心的,當然越是潑橫那是越好了,他想把局面弄的亂一點,越亂對他來說越有利。如果都是按部就班,那麼結局已經註定了。

其實原本按照紫雷母晶的意思,林天霄應該是要去結交四大神獸家族的弟子的,但是眼下貿然上前,肯定是引來對方的防備。再說了,當下雁落之行最為關鍵。

林天霄此時小聲嘀咕著:「孫天猿,還真是孫大聖啊。」

聲音雖小,但是孫天猿隔得近,顯然是聽見了,立刻雙眼放光,來勁了,一拍林天霄肩膀:「肖龍兄弟,你聽過俺老孫名號?給俺老孫說說,外人都是怎麼說俺老孫的?」

林天霄嘴角抽搐,此孫大聖非彼孫大聖啊。

這他娘的怎麼解釋的清楚?

不過當然不能放過眼下熟絡的機會,開始滔滔不絕:「在我的家鄉,孫大聖的美名可是如雷貫耳,婦孺皆知。孫大聖身披紫金冠,腳踩筋斗雲,自九天而來,手持金箍棒,上得的天,入得了地,斗得了佛,殺得了仙……」

孫天猿聽得極其認真,聽到高興處更是手舞足蹈,拍手叫好。

下面雙方弟子聽得要吐,尤其是之前熟悉肖龍的人,更是直翻白眼,這他娘的肖龍此番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這個馬屁精當的可以啊,溜須拍馬起來毫不含糊。

話說這廝怎麼好意思說出這番話的,這臉皮沒誰了。真不要臉,也不覺得害臊?不怕遭雷劈嗎?

東方尉雄那邊的人也是心中嘀咕,畢竟他們和這魔派弟子打交道的很少,難不成這玄魔派的弟子都是這番?嘴皮子功夫如此了得,鬼話連天張嘴就來?

不過林天霄這一番話,一個人卻信以為真,自然便是孫天猿,手中那著大金棒子,挺直腰板意氣風發:「原來俺老孫這麼有名,俺就說嘛,俺老孫不出來則已,一出來便是驚天動地。」

當即也不管林天霄反對不反對,摟著林天霄的肩膀:「肖龍兄弟,你以後就是俺老孫的兄弟,誰要是找你麻煩,俺老孫自是用俺這手中大金棒子打的他滿地找牙。」

還好這孫天猿不是那種深山老林走出來一年不洗澡的貨色,身上並無異味。不過這毛髮林天霄看了一下,不是后粘上去的,是真的,貨真價實。

林天霄也是毫不客氣地反摟著孫天猿,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淚了感激涕零了:「我回去要是和鄉親們說,孫大聖是我的兄弟,鄉親們可不得羨慕死。」

「哈哈哈……」

只見孫天猿仰頭大笑,更是得意。

隨即兩人竟是勾肩搭背退到邊上相談甚歡去了。

眾人看著這兩個怪胎,真是絕了,絕配。這雁落山脈還沒進去了,竟是讓人心智受到了如此影響?腦殘了?

此時場中只剩下魔無敵帶領的魔之三派弟子對峙著以東方尉雄為首的四大神獸家族。雙方大眼瞪小眼,場面倒是壓抑的很。

好在東方尉雄這邊率這邊先開口,打破了詭異的氣氛:「在下東方家族東方尉雄,這位兄台應該是玄魔派的魔無敵吧。」

魔無敵見得對方主動開口,自然也不端著架子,畢竟雙方雖然接觸很少,但是沒有什麼恩怨,而且接下來還是需要合作的:「幸會,正是。」

隨後雙方勢力都是介紹了一下,簡單熟悉了一下,算了有了一檔子交情。接下來便是進入正題,自然是關於紫雷雲玉進入雁落山脈的事情了。

東方尉雄對著魔無敵實話說道:「我們四大家族只有我東方家族和南宮家族兩塊紫雷雲玉。」

魔無敵這邊自然也是不相瞞:「我,邪聞,千玦各有一塊。」

東方尉雄微微皺眉,心中嘀咕:「還是向以往一樣,只有三塊?那這次怎麼來了這麼多人。」

魔無敵自是知道東方尉雄心中的想法,望向了林天霄的方向:「肖龍那還有一塊。」

除了曉偉,邱迪和徐二哥三人以外,其他人都是都沒有想到此時和孫天猿聊得熱火朝天臉皮估計厚的連靈器都傷不了分毫的肖龍身上,竟然有一塊紫雷雲玉。看來這肖龍深得魔君的信賴啊。

這樣一來,確定的紫雷雲玉便是六塊。還差兩塊,如果孫天猿說的是真的,那麼就有了七塊,距離湊齊也只差一塊了。

東方尉雄自然是指了指林天霄邊上只留一個背影給大家的孫天猿:「那孫天猿說他有一塊,目前不知道真假,不過就當下的情況來說,可信度還是比較高的。」

顯然他也是有幾分相信了孫天猿的話,覺得他不是無中生有。

不過對於此事,魔無敵並未發表意見。

「在此等一下,明早出發?」

東方尉雄試探性地對著魔無敵問道。顯然他們雖然四大家族齊聚,但是紫雷雲玉數量少一點,而且又是在別人家的地盤上,如果魔無敵他們著急進去的話,他們也只能跟著。

雁落山脈屬於一處絕地,原則上不屬於任何一方,但是由於離著魔都很近,所以大家自然的把這雁落山脈算做魔派的地盤了。

從這紫雷雲玉的數量也可以看出,魔派在這雁落山脈有獨特的優勢。魔之三派三派獨佔四塊紫雷雲玉,而四大神獸家族才有兩塊。所以每次的雁落之行基本都是魔派牽頭搭線,他們配合。

「也好。」

魔無敵考慮了一下,同意了東方尉雄的提議,如果還有紫雷雲玉擁有者的話,應該差不多也快來了。如果沒有,等一晚也無妨。

就在東方尉雄和魔無敵談論此次雁落之行的時候,場中最為尷尬著急的便是西門慶余和北堂禾水了。兩人早就把各方的勢力人數摸的一清二楚,感情在場的諸位都是可以進入雁落山脈的,就他兩家沒資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