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8 日

凌文廣拍了拍桌子,指著葉臨天怒道:「混賬東西!還不趕緊跪下!」

「沒錯!跪下向我們家浩男認錯!」胡夢蓉跟著嚷嚷道。

凌雪薇臉上露出驚慌之色,張了張口,想要解釋。

然而,葉臨天卻是直接擋在她的身前,冷冷地看著眾人,「讓我跪下?就憑你們也配?」

什麼?

聽到這話,所有人皆是微微一愣!

這個葉臨天,實在是太狂妄了!

到了現在,還敢大放厥詞!

嘭!

凌文廣憤怒地將手中的茶杯砸了過去,「葉臨天,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事到如今,你還不知錯嗎?你到底有沒有把我們凌家放在眼裡?」

「錯?我做錯了什麼?」

葉臨天身上眸色微冷,夾雜了一絲殺意!

「哼!那你告訴我,我未來女婿臉上的傷,是不是你打的?你和他有什麼仇,有什麼怨?為什麼要下此毒手!」

胡一萬怒聲喝道!

「這個問題,你該問問你的好女婿!問問他,到底做了什麼好事?」

葉臨天扭頭,目光如劍,直射邱浩男!

感受到葉臨天的視線,邱浩男渾身一顫,臉上露出驚慌之色。

「我……我不明白你是什麼意思,我已經跟你說了,我只是恰好路過那裡,完全不知道,你為什麼突然衝過來,暴打我一頓!」

邱浩男打定了主意不承認。

「哦?是嗎?那我問你,黑狼,這個名字你熟悉嗎?」

葉臨天看著他,冷冷地問道。

聽到他的話,邱浩男險些摔到在地,幸好胡夢蓉及時扶住了他,低聲問道:「老公,你怎麼了?」

葉臨天滿頭冷汗,故作鎮定地說道:「我……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什麼黑狼白狼的,我根本沒聽說這個人。」

同時,邱浩男卻是嘟嚷著。

他……他怎麼會知道黑狼?

難看,被他發現了?

「哦?不知道?那可真不巧,這黑狼可說,你是他的老相識呢!」

葉臨天嘴角掛著玩味的笑容。

聞言,邱浩男立馬高聲叫嚷道:「你……你胡說八道!我根本不明白你是什麼意思,你以為隨便找個人來,就能誣陷我了嗎?我邱浩男可不是嚇大的!」

隨後,邱浩男看向胡一萬,喊道:「岳父大人,你千萬別信他的鬼話,他就是在胡說八道!」

胡一萬也是徹底怒了,看著葉臨天,斥道:「葉臨天,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誣陷我們家浩男!你說的那什麼黑狼,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凌文廣臉色鐵青,指著葉臨天,怒道:「葉臨天,你過來!我叫你們過來,是向胡家賠罪道歉的!可你竟是這種態度!葉臨天,我現在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跪下向浩男還有胡家道歉!」

凌光明的臉色也很是難看!

雖然上次在酒店葉臨天幫自己出了風頭,但今天這事,他確實幫不了他,只能坐在一旁沉默不語。

凌雪薇拉了拉葉臨天的胳膊,小聲勸道:「葉臨天,你就給他們道個歉吧,算我求你了……」

然而!

葉臨天卻是拍了拍她的手,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放心吧,我能解決。」

說完,他扭頭看向邱浩男,「黑狼現在正好在東州,而且正在過來的路上,我想他應該很高興見到你!」

聞言,邱浩男神色巨顫,臉上露出驚恐之色!

什……什麼?

黑狼在東州!

還在過來的路上?

這怎麼可能?

話音剛落,大廳門口就出現了幾個人!

影一帶著黑狼,走了進來!

黑狼臉上帶著恐懼,一進門就看到了包得跟粽子似的邱浩男。

「邱浩男!你小子可把老子害慘了!」

黑狼當即暴怒,衝上前就給了邱浩男一腳!

「浩男!」

「未來女婿!」

胡夢蓉和胡一萬大驚失色,連忙跑過去,將邱浩男扶了起來!

與此同時,胡夢蓉憤怒地瞪著黑狼:「你是什麼人?憑什麼打我老公?還講不講道理了!」

「你跟老子講道理?我告訴你,老子就是最大的道理,我今天非打死這個混蛋不可!」

黑狼像是瘋了一般,衝上去就要動手!

然而,這時,葉臨天冷冷地哼叫一聲,嚇得黑狼當即愣在了原地!

他連忙收手,扭頭看了眼葉臨天,同時看見他身後的影一朝他使了個眼色。

他頓時恍然!

噗通!

沒有半點猶豫,他直接對著葉臨天就跪了下去,苦聲求饒:「大哥,我……我錯了,我不該派人來找您麻煩的,這件事,都是邱浩男的主意,是他想要廢你一條腿……」

「什麼?」

凌雪薇微微一愣,眼中閃過驚詫之色!

一旁的凌光明和凌文廣,也是眉頭緊蹙,寒聲道:「小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把話說清楚!」

黑狼趴在地上,渾身顫抖著,卻並未回答他們,只因葉臨天不發話,他不敢亂說!

「說吧,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清楚!」葉臨天淡淡地開口。

聞言,黑狼自然不敢再有所隱瞞,「這一切,都是邱浩男的主意!他給我二十萬,讓我廢了你的腿!」

。 經過兩天的趕路,蘇日安他們來到了一個聚集點,這個聚集點是陳國的一個屯兵點,這個地點周圍十多個城市中的兵力都會囤積到這裡。

綿延無數的白色營帳矗立在這一片平原之上,中間是一塊方圓十平方公里的傳送陣,這是用來傳輸兵力的,每次傳輸都能近千萬的兵力。

蘇日安他們被安排到了角落的一塊區域,這塊區域的營地有些破損,在這裡聚集的兵力,都是囚兵,是陳國之中各個牢獄之中的死囚,來這裡作為囚兵博得一線生機。

來到這裡,蘇日安他們身上的封靈鎖就被解除了,到了這裡,陳國也不怕蘇日安他們逃跑或者作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這裡的任何一個中隊長都有這黃金戰將的實力,要將蘇日安他們碾壓,那是輕而易舉的。

沒有足夠碾壓的實力,也不能鎮壓一方,成為一個王國。

囚兵所在的地方,是一塊單獨的區域,不和外面交接,被額外的分割了開來。

囚兵沒有建制,他們單獨為一個兵團,而且還是散兵先鋒團,在戰場作為先鋒戰士,同時也是整個戰場上的炮灰。

散兵先鋒團的人數是最多的,也是死亡率最高的,每次的死亡率接近七成。

可是就算是這樣的死亡率,那些陳國的死刑犯,也是都願意進入其中的。

進入這散兵先鋒團之中,只要能夠經歷三場戰役,那就能夠免死,在經歷過五次戰役之後,就能轉到建制的兵團,等到和楚國的戰爭結束,只要還活著,就能夠徹底的自由了。

一條生路,即使希望再低,但是和百分之百的死亡相比,誰都不會放過。

蘇日安他們來到這裡,被解掉了封靈鎖之後,就被安置在了其中,六人安排了三個營帳。

站在那漏風的營帳之中,陳誠無奈的說道:「這待遇也太差了,這營帳都漏風的,而且這上面還有兩個手指大的破洞,這下雨天怎麼住啊。」

「沒辦法,只能先忍著了,順便打聽在這裡打聽一下中心大陸的情況。」蘇日安說道。

「打聽情況?打聽什麼情況?」陳誠疑惑的看著蘇日安。

「你沒發現嗎?這一路過來,我們看到的都是人族,而阿狸是靈族,和人類可是完全不一樣的,這樣的造型卻沒有引起注意,這就非常的奇怪了,所以我們需要先把中心大陸上的情況給摸清楚之後,才能繼續走下去了。

這次雖然我們身陷囹圄,但是對我們來說也不失為一個不錯的機會,用來了解中心大陸的情況。」蘇日安環顧了一周,也沒有太過在意這居住的環境。

「現在我們出來了,封靈鎖也已經沒有了,元氣和精神力的制約也已經沒了,要不我們跑吧。」陳誠到門口瞥了一眼,然後低聲在眾人之中說道。

「跑?」蘇日安無語的看著陳誠:「你難道沒有感受到我們身上若有若無的精神力印記嗎?

還有,這天空之中時時刻刻都會有著一道精神力掃過全場,特別是我們這邊,幾乎兩分鐘就會有一次掃視,你覺得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有可能離開嗎?」

「那難道我們還真的要上戰場啊。」陳誠有些不爽的說道。

「那能怎麼辦?你能夠反抗,我們就青銅戰將的實力,在失落之地可能仗著人族在域外戰場威風一下,但是在這裡,我們什麼依靠都沒有,只能靠我們自己。」蘇日安聳了聳肩。

「誒。」陳誠嘆了口氣。

「我們只能慢慢來了,反正來之前什麼都已經打算好了,最差的結果就是丟掉性命。

現在這個散兵先鋒團之中,我們的實力雖然不能說是頂尖,但是也並不差,所以只要我們小心一些,是完全可以活下來的。」蘇日安說道。

「只能這樣了。」

眾人點了點頭。

作為囚兵,蘇日安他們住的地方可能不是很好,但是啟發方面還是不差的,特別是吃的,第一頓,蘇日安他們就發現了吃的都是靈獸的骨肉熬成肉湯,而且使用的靈獸實力可是不弱。

「這吃的真的好,我都不想離開這裡了。」報餐一頓之後,陳誠滿嘴流油。

「那以後能夠離開之後,你就繼續呆在這裡吧。」林美白了一眼陳誠。

「嘿嘿,那不行,我可要保護你的。」陳誠嘿嘿一笑,過去將林美摟住。

「德行!」林美白了一眼陳誠。

走在散兵先鋒團的營地之中,一群人突然被十個壯碩的大漢給攔了下來。

蘇日安看著這十個大漢,眉頭皺了起來,這十個人的眼神實在是太過讓蘇日安感到不喜。

十個大漢滿是慾望的眼神不斷的在孫筱珏四女身上掃視,咧嘴一笑,滿口黃牙。

「嘿,你們兩小子,給你們四十塊元晶,讓她們四個陪我們一天怎麼樣?」中間一個大漢大聲的說道。

蘇日安目光一寒,沒想到還會發生這種事情。

也確實,散兵先鋒團之中雖然有女的,但是不得不說,這些女的不論是容顏還是身材氣質,都是無法和孫筱珏他們相比的。

「滾!」孫筱珏冷眼看著這群大漢,冷冷的吐出了一個音節。

「呦吼,性子夠潑辣的啊,我喜歡。」大漢笑了起來。

「我們也喜歡,這樣的才夠味。」旁邊,一群大漢也在附和。

「砰!」

話音才落下,蘇日安立刻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這個率先出聲的大漢面前,一拳將之轟了出去。

「卧槽,居然敢動手,兄弟們,干他!」頓時,這群人立刻將蘇日安他們圍了起來。

「動手?那就來試試。」陳誠大喝一聲,元氣直接爆發而出,無數的龜甲在蘇日安他們周圍凝結了出來。

「別殺人,打趴下就好。」蘇日安對著陳誠他們囑咐了一聲之後,身上的元氣也頓時爆發出來。

嵐氣凝聚在手,蘇日安將包裹著嵐氣的雙手,對著那些大漢拍了過去。

「啊!」

「卧槽,好燙!」

「饒命啊!」

……

隨著蘇日安他們出手,這些大漢頓時慘叫此起彼伏了起來。

六人之中,也就夏瑤的戰鬥可能稍稍慢了一些,但是畢竟是四階的實力,而這些的這些大漢也不過是武士而已。

不出五個呼吸的時間,這些大漢就被全都放倒在了地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