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凌傲這話似乎已經挑明了,給阿榮的東西給了沐北冥,不是親緣關係,如此重要的東西怎會輕易給別人? 「你也可以自己留著。」

在沐北冥看來,凌傲還算年輕,不會這麼輕易就放手的。

「我。。。。」

凌傲頓了一下,神色惘然,許久又蹦出兩個字:「累了。」

我累了,這三個字似乎耗費了全力,真的彷彿一個累極了的人說的話。

可是,沐北冥絕對不會信。

在他看來,凌傲如此貪戀權勢,對凌家先祖遺志又那麼順從之人,怎麼可能因為太累就放棄?

他視之如命的東西,在他沐北冥看來,一文不值。

沐北冥眸中些許的諷刺,轉身離去,再不多看一眼。

凌傲伸出去的手還沒收回,那盒子也顯得有些落寞和無奈。

終於,他深吐了一口氣,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從袖中逃出一瓶藥丸,吃了一顆,這才離去。

因為要等趙明軒他們來夷國,還得幾日的功夫,這裡又離邊境很近,七七他們便一直就住在這牧場別院裡面。

夷國損失倒沒多少,畢竟這牧場大戰遠離百姓生活圈,而且夷國的兵士也沒怎麼參與,損失的只是這牧場而已。

百姓們只知道牧場這邊這兩日獸聲震天,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該怎麼過日子就怎麼過日子。

所以,石屹臨這幾日也沒回宮,直接在牧場這邊處理國事,清理了國內的凌風勢力,因為風葉寒幫他解了情蠱,他也並沒有把風蓮蓉的罪責連累到風族其他人身上。


這幾日,石屹臨倒是跟七七他們關係越來越好,通過接觸,七七也發現這夷國皇帝的確是一個很有魄力的人,夷國有這樣一個皇帝,還真是幸事。

夷國越來越穩定,沒了凌風做妖,整個大陸似乎都安靜下來。

這幾日凌傲一直沒出門,石屹臨知道他是白鹿書院院長,也是有意想要結交,可是他也是直接拒絕見面。

就連阿榮這幾日也很少見他。

七七知曉,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只是九叔叔這幾日倒是跟平常一樣,他們很默契的都沒提起這件事。

休整了兩三日,小靈兒也越長越可愛,七七想到父母和朋友很快就到了,也是很期待。

只是這一日沒等到父母朋友到來,卻是聽到凌傲那邊出事了。

阿榮派人來說凌傲走火入魔,筋脈盡斷,七竅流血,怕是不行了,臨死之際一定要讓沐北冥去見最後一面。

七七聽聞也是緊緊握了握九叔叔的手,雖然九叔叔不承認,可是父子關係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現在乍然聽到凌傲的消息,怕是心裡還是有波瀾的,說是不想去見,但是不見的話,她怕九叔叔會後悔。

「去吧,九叔叔,不然我和靈兒陪著你去?」

沐北冥看看妻女,想到那場面,輕輕擁抱了妻女,然後搖搖頭:「靈兒還小,你還得休息,我自己去吧,別擔心我。」

沐北冥最終還是去了。

凌傲這邊的情況有點恐怖,雖然阿榮已經幫他清理了血跡,可是一張臉卻是黑紫,嘴唇也是黑的,就如同中了毒一般。

走火入魔,氣血攻心,按理說當時就要暴斃的,凌傲還能堅持著最後一口氣,只是為了見沐北冥。 看了楊續二人的模樣,柳志坤心裡就來氣:「不知天高地厚,元天古界總出來這種貨色!」

誠如林鋒所言,若僅僅只是闖入玄門天宗勢力範圍內,和洛家人發生衝突被林鋒這個主人擒拿了,那其實是小事情,元神大牛柳志坤親自登門,而且態度放得比較軟,小事化了並非不可能。

就像小孩子闖到人家院子里跟別人家小孩子打架,結果被主人抓住了一樣,家長上門賠禮,主人一般都不會追究。

但你闖進人家家裡鬧了一場不說,還要動手連主人一起打,那就不是小事情了。

沒當場揍你一個半死,已經是主人手下留情。

這種時候,如果憑柳志坤區區幾句話就把人討回去,那林鋒在昆崙山北麓的威望就蕩然無存了。

就算是柳志坤心裡都要承認,如果有其他宗門的人跑到輪迴宗地頭鬧事,然後還敢跟輪迴宗這個主人動手,柳志坤直接就把他沉到無邊地獄里去永不超生。


但贖人的換成自己,柳志坤就頭疼了,他冷冷看了一眼楊續二人一眼后,轉身望向林鋒,很乾脆的說道:「事已至此,我輪迴宗願意給予林宗主一些補償,但這兩人,我今天要帶走。」

輪迴宗內部的爭鬥,也是有潮起潮落,高峰低谷的,而就在最近,輪迴六道的內鬥又進入新一輪白熱化態勢,對於地獄道來說,由楊氏家族供應的元天古界內的資源非常珍貴。

為了保存實力並安撫楊家,柳志坤這次是捏著鼻子認了。放棄強來的打算,準備用東西把人贖回來。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贖人的代價。必然是楊家來出。

他也不怕林鋒獅子大張口,真要是林鋒要價太離譜,那大家就一拍兩散。

當今世道,正道昌盛,魔道式微,輪迴宗雖然已經盡量減少各種有傷天和的修行方式,漸漸洗白上岸,但真要說起來,輪迴宗可以說是今時今日行事作風最靠近魔道的超級宗門。

為了在內鬥中保存實力。地獄道會選擇適當退讓,但要是退無可退,那大不了就是一戰。

真要是外敵當前,輪迴六道仍然會團結一致對外。

柳志坤神情雖然平靜,但目光緊緊盯著林鋒,雙眼如同九幽冥獄一樣晦暗。

林鋒看了他一眼,神色仍然一派雲淡風輕的模樣。

「輪迴宗有一種異寶,名為死炁石,本座聞名已久。卻始終無緣得見。」林鋒神情淡然的看著柳志坤,毫不在意的同他那幽深如地獄的目光對視,平靜說道:「這兩人交給閣下也無妨,但卻需要一塊死炁石來交換。」

一邊說著。林鋒法力一掃,便將萎靡不振的楊續二人重新收走:「見到死炁石之日,這兩人便可以離開我玉京山。」

在林鋒有動作的時候。柳志坤一動不動,視若無睹。神色也無一絲變化。

但事實上,有那麼一瞬間。柳志坤真的有動手的打算。

不過只是那麼一瞬間,緊接著,那強烈的衝動便又被這位地獄道尊壓了回去。

林鋒開出的條件讓柳志坤非常難受,要辦到的話有難度,翻臉又實在不值得。

死炁石確實是輪迴宗獨有異寶,但卻不是地獄道所有,而是修羅道擁有的異寶,集合天地間最純正的殺意死氣和凶煞之氣。

這東西連元神大能也無法單獨凝結,必須是大量修練類似修羅訣這樣殺意死氣狂猛道法的修士,聚集在一起,經過萬年歲月方才能自然形成,融入了無數人的精神意志,以及死亡瞬間的絕望與解脫並存的力量意境。

稀少是極為稀少,但對於輪迴宗修羅道修士來說,用處卻不是很大。

殺意死氣太過純正,人根本無法承受,便是元嬰後期凝鍊出天地法相的修士都無法承受,根本無法藉助其進行修練。

而元神修士,雖然可以承受其散逸的氣息,但對於修練又幫助不大,真的是一件連雞肋都不如的東西。

可柳志坤這樣上門去討要,肯定會被修羅道趁機狠宰一刀,光是想一想,就感到憋屈。

靜靜的盯著林鋒看了好半晌,柳志坤終於點點頭:「一言為定。」

「靜候道友佳音。」林鋒微微一笑,手在空中一劃,露出一道空間縫隙。

柳志坤一步踏入縫隙之中,人已經離開玉京山。

林鋒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緩緩點頭:「這倒是一件意外之喜,若是能成功拿到死炁石,我的實力當更上一層樓。」

「師父,弟子有急事呈稟。」突然,傳來小不點石天昊的訊息。

林鋒有些好奇,不知道他突然正兒八經要說什麼,等小不點來到林鋒面前的時候,林鋒立刻注意到,除了一向跟他呆在一起的吞吞和諸葛風鈴外,楊清也一同來了,神情有些凝重。

小不點石天昊手上托著他的元嬰期法器青銅虛空鼎,鼎身此刻體積變得很大,而在青銅虛空鼎中,赫然裝著一個人。

那是一個最多不過十四、五歲年紀的少年,身體非常虛弱,此刻正陷入昏迷之中。

此人之前受過重傷,不過已經經過治療,性命無憂,現在陷入昏迷,是正常靜養休息的結果,過一段時間自己就會醒來。

「做得不錯。」林鋒先誇獎了楊清一句,小不點雖然也能用自身法力溫養人的身體,但如此細緻入微、卓有成效的治療,必然是楊清的手筆。

楊清笑了笑,不過很快笑容在臉上消失:「師父,事情很不對勁。」

林鋒點點頭,平靜問道:「好了,說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小不點石天昊放下青銅虛空鼎,向林鋒講述事情經過:「啟稟師父。我剛剛和吞吞還有風鈴在昆崙山中遊玩,突然發現了這個少年。當時他身受重傷。」

「我用法力穩住了他的傷勢不惡化,他蘇醒過來向我們求救。」石天昊的聲音有些發沉:「但是,當知道我們是玄門天宗弟子時,他情緒突然變得激動,劇烈掙扎,還說,還說……」

林鋒瞳孔猛然一縮:「還說打傷他的人,就是玄門天宗傳人?」

小不點擰起雙眉:「正是如此!」

他身旁楊清神情凝重,吞吞和諸葛風鈴臉色也比較複雜。

在場之人都是很清楚的。玉京山因為其特殊性,出入有很大的限制,能真正意義上在玉京山出入自如的人,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林鋒本人。

其他人想進出,必須要穿過變幻的虛空亂流,如康南華和苗世豪這樣的元嬰期修士,只要林鋒不阻攔,那他們能出去。可是想要再進來,那就做不到了。

除林鋒以外的人,想要自由出入玉京山,必須藉助林鋒法力所化的符籙。眼下這符籙,只有林鋒六大親傳弟子,和康南華、苗世豪八人擁有。

其他人。似吞吞、諸葛風鈴、黑龍解臾和夔牛王等人,都是沒有的。

吞吞和諸葛風鈴每次想要出去。都要跟著小不點才行。

二代弟子們,還有那些童子。就更不必說了,打他們上山以來,還沒出去過呢。

而那些符籙,是林鋒自身法力所化,一旦使用,林鋒第一時間就會察覺。


在最近,其他人都留在山上,就只有小不點三人外出。

傷人的所謂「玄門天宗弟子」,必然是外人假冒無疑。

楊清在一旁說道:「師父,弟子救治這名少年之後,他曾有過短暫的蘇醒,雖然仍對我們抱有很大戒心,但我們也問出了一些有用的東西。」

聽了楊清的描述,林鋒眉頭漸漸蹙起。

按照那名少年的說法,他本來是崑崙山脈中的山民,得了一個小散修的道法傳承,靠著自己摸索,也有了點練氣底子,仰慕玄門天宗的名望,希望可以拜師修行學習道法。

他聽說了之前沙洲城外開山大典的事情,於是便翻山越嶺前往沙洲城,希望可以在那裡撞得仙緣。

事實上在開山大典之後,有許多慕名而來的拜師學藝者,他們自然找不到玉京山,於是便一起趕赴沙洲城。


林鋒當初便曾經委託天貿閣在那裡代為接待慕名拜師者,苗世豪和康南華輪流交替,每隔一段日子就會前往一趟沙洲城,將這些想要入門的人帶回玉京山交由林鋒考驗。

只不過可惜的是,目前還沒有誰能通過林鋒的考驗,潛力較高之人,基本上在沙洲開山大典時就已經被一網打盡了,同樣,那個時候被林鋒刷下去淘汰的人,也如過江之鯽一般。

這個少年,也是抱著同樣的想法,準備去沙洲城碰碰運氣。


誰知他在昆崙山中突然遇到了一個人,對方自稱玄門天宗弟子,露了兩手法術,頓時把這少年鎮住了。

這少年雖然僥倖得了篇殘缺道法,但沒見過世面,眼見對方修為高深法術精奇,便相信對方是玄門天宗傳人,興高采烈決定跟對方回山拜師。

誰知這個「玄門天宗弟子」騙了他上路,到了半途制住了他,竟然是要拿他修練一種要祭生魂的法術。

少年拚死逃了出來,卻也身受重傷,結果便遇到了外出遊玩的小不點三人。

楊清說到這裡,遲疑了一下之後說道:「師父,我方才為他療傷,感覺打傷他的法術,非常熟悉。」

一旁的石天昊點點頭說道:「五師兄你的感覺沒錯。」

他冷笑一聲:「嘿嘿,老熟人了!」(未完待續。。)

ps:第三更到!

跟大家說個事情哈,玩個小遊戲。

我準備專門開一欄作品相關,存放小劇場、小番外這樣的東西,我自己會醞釀一下,時不時更新一篇。

各位書友們如果有興趣的話,歡迎一起來寫,寫得精彩,寫得好看的文,我也會一併收錄到這個番外劇場中來。

並且,我宣布,每當有一篇來自書友的小番外被收錄到番外劇場中,正文,當天加更一章!

凡是寫得好的番外,都將先在書評區加精置頂,直到有新入選者出現,才會撤下,然後在番外劇場中更新出來,後來者則獲得加精置頂。

哈哈,是不是也有點像個小擂台?有沒有朋友願意嘗試一下?

每出現一個擂主,我加更一章呦。

為了避免雜亂,會設定幾條小規則,不多,也不麻煩,只是為了讓大家寫出更好的文,這個規則我會在番外劇場中先貼出來。

誠心歡迎各路英雄們寫出精彩的小劇場和番外! 阿榮雖然沒有掉眼淚,但是此時此刻,看到這個人變成如此模樣,心裡也是各種酸楚。

當初被他鞭打著學習技藝的回憶已經越來越模糊,只記得這些日子他對自己的各種愧疚和補償,也記得當初他曾經為了救自己差點死於別人的劍下。

只是讓他不解的是,這個時候,他最想見的人竟然是沐北冥。

總感覺他這些日子似乎有難言之隱,總感覺他和沐北冥之間有秘密,又感覺他吊著最後一口氣是為了見沐北冥。

等了有一會兒,沐北冥還沒來。

阿榮有些急了,看父親的樣子,怕是堅持不了多久了。

他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秘密,北冥大哥似乎很不待見父親,當然,這個父親,他以前也不待見,北冥大哥不待見他很正常。

但是,還是覺得有些詭異。

「咳咳。。。。阿榮,我是等不到他了,哪怕是我死了,他都不會來看我一眼,我不怪他。。。。。」

凌傲似乎已經認命,也判定沐北冥不會來,雖然遺憾,但是真的不怪他。

「阿榮,他,他是個干大事的,而且現在有了七七和孩子,怕是以後會縱情山水,再不管俗世。。。。。。」

「我也不想再給他羈絆,這個,這個就給你。。。。。」

凌傲艱難的從身下逃出那個盒子,遞給了阿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