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冷昊宇在這隻大宗師追上來之後。頓時開始逃跑。他現在要做的並不是跟這些大宗師級戰鬥。而是直接將他們帶到一起,但是這卻很有些難度。引怪是一個技術活,冷昊宇在遊戲中做得並不少,這也算得上是輕車熟路。但是大宗師級可不是那麼好引的。

十分鐘之後,冷昊宇放棄了繼續引怪。實際上,冷昊宇只是在火鐮狂舞的攻擊範圍內,多引來了幾隻大宗師而已。雖然只是多了幾個大宗師,但是這已經很不容易了。而就在離成功釋放火鐮狂舞還有幾十秒時間之時,那些在攻擊範圍的那些大宗師,一個個在臉上上都有些驚慌失措的表情,很顯然他們也感覺到了危險。


雖然說他們並非真的害怕了,畢竟他們並不會思考。但是此刻看他們臉上的表情,似乎他們也是感覺到了火鐮狂舞帶來的威脅,空氣中越來越壓抑,狂暴的火能量活躍到了一個讓人驚嘆的程度。冷昊宇感嘆,在這樣的環境下。就算是一個火球術那攻擊力都能提升幾十倍!

一百萬魔法值終於消耗完畢,系統的提升響起:叮:禁咒級技能火鐮狂舞已經成功啟動,是否現在釋放。

這不是廢話嗎,要是不釋放,自己又何必去準備那麼長的時間內。於是在冷昊宇選擇釋放的那一瞬間,冷昊宇頓時就震驚了,因為就算這個技能是他釋放的,但是這個技能的威力同樣超出了他的想象!

冷昊宇為火鐮狂舞需要的藥水準備一個月的時間,就算只是啟動也用了一個多小時。但是效果同樣的很明顯,那就是足足要持續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三倍冷昊宇的基礎攻擊,而且還是法系基礎攻擊。這是一個相當恐怖的攻擊,因為冷昊宇本身就是法系成長,不但如此此刻他還穿戴了那件能增加火系攻擊的披風。

在火鐮狂舞攻擊範圍內有四十多個大宗師級紅點,從火鐮狂舞成功釋放之後。他們就已經瘋狂了,不對準確的說,在還沒釋放之前就已經開始發瘋。在釋放之後,他們受到攻擊,自然就更加發瘋。在地圖上只見到處都的紅點在亂竄。

冷昊宇在感嘆這技能強悍的同時,也有那麼一些遺憾。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大宗師級妖獸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這是一個大宗師級的猛虎。大宗師級的猛獸在體型上面居然有足足十米長,張大了嘴巴足足能將冷昊宇一口給吞下去。他在見到冷昊宇的同時,就向冷昊宇衝來。但是就在他沖向冷昊宇的時候,突然在冷昊宇的身前幾毫米莫名其妙的出現一把巨大的火鐮。

這把巨大的火鐮剛一出現,那隻大宗師級野豬頓時就對冷昊宇發動了攻擊了,只是就在他出手的瞬間,瞬間將這隻大宗師級猛獸滅殺。

不錯就是瞬間滅殺,這看得冷昊宇那是一個心驚,這就是火鐮狂舞啟動之後對釋放者的保護嗎。冷昊宇並不知道這一道火鐮到底有多強大的攻擊力,但是能將一位宗師級秒殺,可見這絕對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每秒鐘一次的攻擊,那絕對是強悍的。兩分鐘之後,在範圍內的紅點全部消失了。包括那些大宗師級,四十多個大宗師化成了冷昊宇升級需要的經驗值。只是這讓冷昊宇很有些可惜,雖然在這兩分鐘得到的經驗值非常的爽快,但是以後就沒有這樣的好處了,能釋放半個小時的技能,居然只是兩分鐘就完事了。

而這四十個大宗師級,還有幾百宗師級的經驗也並不足以讓冷昊宇升級。當然這還是讓冷昊宇看見了火鐮狂舞的恐怖之處,只是很有些可惜,這火鐮狂舞所需要的魔法值實在太多。要是自己有一百萬魔法值,那麼這個技能才能算是真正能隨時使用。只是他也知道要想將自己的魔法值提升到一百萬,這個難度到底有多大!

火鐮狂舞在釋放之前,冷昊宇還可以移動,也就是能隨時決定到底將那片當成釋放技能的地方。但是在釋放完成之後,冷昊宇就連移動都已經做不到。可能正是因為這樣,才有保護冷昊宇這個釋放者的攻擊。而且還是最強攻擊,能秒殺大宗師級的程度。

在將範圍內的紅點都消滅之後,冷昊宇很有些可惜。只是他還是一樣支撐著釋放效果。並沒有馬上將之收回,至於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好不容易成功釋放了一次,要是只是看兩分鐘的時間就收回,這怎麼也有點不甘心。所以雖然現在已經沒有目標可以獵殺,但冷昊宇還是一樣支撐著火鐮狂舞,這只是為了對看一會這個技能的效果。

但是突然她突然在地圖上看見了一個紅點,只是這個紅點在出現沒多長的時間就消失。然後冷昊宇得到經驗值,聽到系統的提示。有這發現之後,冷昊宇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的表情。因為他馬上想到,這並不是在外面,並不是現實中,這只是幻境而已。

要是在外面,將範圍內的生物都滅殺之後,自然就不會在有其他生物。畢竟這並不像在遊戲中,怪物在死後還會刷新出來。但是他差點忘記了他現在所在的地方,這並不是一個現實。而是幻境中,在這雖然不是遊戲中,但是也跟遊戲中一樣,在將那些紅點都消滅之後,還是會有新的紅點刷出。


於是冷昊宇控制住控制了火鐮狂舞十分鐘之後,冷昊宇總集了一下,那就是在這幻境他火鐮狂舞的攻擊力中中。基本上每分鐘會出現二十宗師級,五個大宗師級。還有無數白金級。這個數字並不少了。也就是說半個小時的時間,冷昊宇還能殺十五個大宗師級,六十個宗師級,無數白金級!

他的經驗值在瘋狂的增長著,畢竟大宗師和宗師級給他的經驗值可是很多的。況且還在雙倍經驗的情況下,當然好處還不只是這樣,不但經驗值在狂增,就算是爆出的東西也並不少。畢竟這可是越級斬殺,而且還是一次大規模的擊殺!

ps:

更新晚了,那是因為電腦壞了。剛修好,這絕對不是借口,還是昨天就壞的。中午休息的時候弄好的,現在下班才有時間碼字,好吧。一會還有第二更!!! 雖然說爆率真的很低,但是不要忘記一點,那就是冷昊宇現在所殺的數量真的太多。如果說在遊戲中,不要說一次性殺那麼多大宗師級,就算只是殺一個大宗師。在等級的差距之下,這也會是大爆,就算不出極品,但是怎麼說也會有不少好的裝備。所以說,雖然這一次冷昊宇得到的東西並不少,但是真要跟在遊戲中的爆率比起來那根本就沒有可比性。甚至只比得上遊戲中的一次大爆!

在幻境中冷昊宇是爽了,但是在幻境的控制總部,突然在控制室中警報響起。負責幻境運行的長老齊天逸一看頓時臉色大變,忙是往動力陣法中看去。然後驚恐道:「靈石怎麼會消耗那麼快,快點往幻境動力陣法中加靈石。」

在他的話說完之後,他身邊的幾個大宗師級弟子,忙是將幾千顆下品靈石放進一個規定的地方。整個破天宗的幻境屬於一個總的大陣,在這幻境中甚至都能以假亂真,有這樣的效果說明這個大陣很高級。但是這個高級的幻境陣法,還沒有高級到能無視能量的消耗。不過這陣法也算了得,因為平時雖然也有消耗,但是消耗得很少!

而維持這消耗的能量自然就是靈力,如果讓人往陣法中補充靈力,這並不是說不行。只是和麻煩,所以一般情況下用來補充消耗能量的都是靈石。其實一般情況下,這些靈石在運行的過程中還能吸收空氣中的靈氣。這樣就使得靈石的消耗很低,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也只需要幾千靈石就足夠了。

而為了以防萬一,一般情況下在動力陣法裡面的靈石都有上萬靈石。但是這足足能支撐一個月,甚至更多時間的靈石。卻在這一瞬間急速的消耗著,看到這一幕。身為掌管幻境運行的齊天逸怎麼能不心慌。因為要是不添加靈石進去,那幻境就會停止。而只要幻境一停止,想要重新再次激活,那個時候需要的靈石就更是一個天文數字。

在這樣的情況下,雖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什麼讓支撐幻境的靈石急速消耗。但是現在並不是追究原因的時候,現在首先要做的是保持幻境的運行。所以齊天逸現在只能拚命的往動力陣法中添加靈石。但是這剛放進去的靈石,還是一樣在快速的消耗著。

心中驚訝的同時,齊天逸大聲道:「通知所有在幻境中的人都出來,幻境出了問題!」

其實他也知道幻境靈石會消耗過快的原因,其實那很簡單,就是要刷出新的妖獸或者幻境戰士。而且越是高級的生物,每一次刷出需要的能量就越多。而在大宗師級幻境中,冷昊宇現在為止可是獵殺了幾十近百大宗師,要將這差不多上百大宗師刷新出來。這需要的能量可不是一個小數。

當然如果說在平時。就算刷出這麼多的數量。消耗也是很少的。畢竟這些靈石在消耗的同時,也會吸收遊離在空間的靈氣。但是因為現在冷昊宇滅殺的速度太快,讓這些大宗師級快速的刷出,不能吸收到空間內的靈氣。這消耗全靠靈石,那自然就大得多了!

這些大宗師剛刷出不一會就被火鐮狂舞給滅殺,然後再次準備刷新,就出現了齊天逸所看見那些靈石快速的消耗的情況。隨著齊天逸的一聲令下,還在幻境中的弟子都聽到了讓他們退出幻境的通知。

在聽到這通知的同時,而冷昊宇剛好火鐮狂舞的技能效果消失,冷昊宇甚至都還沒來得及產看到底得到了多少東西。說實話,在聽到這聲音,他是很好奇為什麼會讓大家都退出幻境。因為在這一段時間。他進幻境的次數可不少。

要知道在這之前,不管是那一次,在幻境中還真的沒有聽到過要求馬上退出的要求。但是現在既然有人要自己等人出去,冷昊宇也不會說還呆在幻境中不出。畢竟就算現在還呆在這裡也沒有什麼用處,因為火鐮狂舞的效果已經消失。

雖然說他的實力在大宗師級幻境中只要小心一點還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他的實力要說獵殺一個大宗師這真的就太難了。要是遇到高級的大宗師,只有送死的份,所以他本身就是準備出去的。

只是在他出去之後,正好聽見不少弟子都在埋怨,這一次突然要求大家都出來,確實會讓很多弟子不滿。其實這個很好理解,就好像正在最後關頭,正要將其中一個對手獵殺的時候,聽見這聲音,可以想象會是什麼樣的心情。當然要是他們敢在幻境中不出來,那麼齊天逸也是有辦法的,他可以控制幻陣直接將幻境中人斬殺,那樣的話一樣會退出幻境,只是死亡一次的滋味可就不好受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出來之後,齊天逸黑著一張臉出現在眾多弟子的面前,看到齊天逸那嚴肅的表情,本來還有些埋怨的聲音,頓時就消失了。然後只聽齊天逸冷道:「我不知道你們中間到底是誰在幻境中做了有損幻境的事情,你們現在最好老實交代,不然要是被我們查出來,哼後果就不是你們能承擔的。」

齊天逸在大家都安靜之後,表情凝重神態嚴肅的說了這樣的一番話,其實這還真讓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好在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弟子問道:「長老,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齊天逸看著那個發話的弟子道:「是誰在幻境中抽取幻境中靈氣,讓整個幻境的運行都受到了影響。」

聽到齊天逸的話,大家又開始議論了起來。其實大家都知道幻境的運行這是需要能量支撐的,支撐幻陣運行的就是龐大的靈石數量,如果能將這些靈氣抽出,那自然是很賺的事情。只是如果說有誰真的能將幻境中的靈氣抽取出來,這個還真的就沒有人相信了。

畢竟在幻境中,大家都會認為那就是在一個真實的世界,他們這些弟子自然不會有什麼本事去抽取幻境中的靈氣了。只是大家都知道既然現在長老都已經那麼說,自然就有一定的道理。

不管大家在議論什麼,只有冷昊宇在想,會不會是自己的原因。越想冷昊宇越感覺有這個可能,畢竟自己在幻境中殺了那麼多大宗師級,這需要能量肯定是不少的。想想一個大宗師需要多少能量,越想冷昊宇越感覺這一次的事情還真就是他做出來的。不過就算是猜測是自己做的,冷昊宇也肯定不會傻得站出來。

自然齊天逸沒有得到什麼結果,畢竟很多弟子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而知道這個事情的冷昊宇,卻也不會將事情說出來。當然他在心中也有一定的擔心,那就是這到底會不會被他們查出來,要是被查出來之後,自己該怎麼解釋。

在他看來這被查出來的幾率還是很大的,畢竟這幻境都是掌控在人家的手上,雖然自己等人並不知道幻境中發生了什麼,也不能看到幻境中發生的事情。但是他知道這並不能代表齊天逸他們也不知道幻境中發生的事情。

最後在齊天逸的一陣威脅之後,也就不了了之,在回去的路上雖然心中還是有些擔憂,但是冷昊宇也並不打算理會了。因為這些事情就算再多擔憂也改變不了結果,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查看這一次的收穫。首先一點自然是等級,在半個小時的狂轟炸之下,冷昊宇總算是升級了。想想就感覺不容易呀,畢竟這可是準備了一個月的時間,而且還用了雙倍經驗石。

當然比起收穫,這肯定是值得的。冷昊宇現在要做的自然是看背包中到底有多少東西,有沒有給自己驚喜。首先冷昊宇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藥水,數量不少的藥水。如果說在以前,冷昊宇還會為得到那麼多藥水而感到開心,但是現在卻沒有了這樣的效果。

畢竟這些藥水比起火鐮狂舞的需要來說,還真的太少了一點。這個他很是無奈,當然有怎麼也勝過沒。然後就開始查看其他的東西,其實說起來這一次還是得到了好幾件裝備。

只是都有些可惜,雖然說這些裝備實際上並不差。但是對冷昊宇而言就用不上了,因為冷昊宇有比這些更好的,當然也並不是說,這一次他得到的東西就真的一樣都用不上。這不他馬上就看中了其中一條項鏈。

一個很普通的項鏈,魔力項鏈。增加百分之四十法系攻擊,每秒回魔百分之一,在九十級之下生效。其實到現在為止,除了那一套二十級的套裝,冷昊宇得到的裝備真的很少。少得到現在為止,冷昊宇的裝備都還沒有湊齊。現在能得到一條項鏈,自然也讓冷昊宇驚喜了一下。只是這回復百分之一真的太少了一點,要是有個百分之十,那麼火鐮狂舞就能隨時使用了!

ps:

第二更送上,哎,總算是沒有斷更!! 除了項鏈另外還有戒指什麼的,只是那枚戒指的屬性雖然不錯。甚至超出通靈之戒一大截,但是冷昊宇還是繼續戴著通靈之戒,畢竟能讓技能升一級。這個屬性就真的太可怕了,技能多一級,能發揮出來的效果,那絕對不是多幾十個點攻擊那麼簡單!所以就就算現在爆出的這枚戒指在屬性上面要好一些,但是也絕對比不上通靈之戒。

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東西,甚至還有材料之類。這些東西在之前價值都還不錯,但是對現在的冷昊宇而言,就沒有什麼實用的價值了。因為冷昊宇現在能隨時進那副本中,在那裡面的材料可比在外面的要好得多了。就算是這些大宗師所爆出的材料,跟『天才墓地』中所能得到的材料比也相差不大!

不但如此,在裡面要得到這類品級的材料甚至不需要費什麼勁,最少在『天才墓地』要戰大宗師才能得到的材料,那品級上絕對要好得多。這些對冷昊宇而言其實都不重要,他現在需要做的是,升級,拚命的升級。所以他現在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幻境中練級。然後就是進副本中,畢竟在裡面可有不少的材料。

時間過得很快,離進『天才墓地』已經三個月時間過去。在這三個月的時間冷昊宇就好像是一個練級狂人。每天都是練級,練級,除了休息的時間都在幻境中練級。在這段時間,古少商也有來找過他,是要冷昊宇跟他一起外出做任務。

但是卻被冷昊宇拒絕了,雖然說外出做任務得到的經驗值會多一些,但是那也只是相對而言。這一次古少商要去做的任務太低級,所以冷昊宇知道就算是知道去,也沒有什麼經驗值可以拿。所以這隻能算是浪費時間,只能婉言拒絕了古少商。

而在得知現在冷昊宇的境界之後,古少商似乎被刺激到了,本就已經修鍊得很瘋狂的他。現在修鍊得就更加瘋狂了。當然這也並不是沒有效果的,最直觀的一點就是,現在古少商也成為了白金級。在遠戰峰也算得上是一個高手了!

要知道如果說沒有冷昊宇的刺激,雖然說憑藉古少商的天賦也是一樣能成為白金級,但是那不知道要等多久之後。可是在冷昊宇的刺激下,古少商將這個時間縮短了無數倍,只是古少商就算已經是白金級,他還是一樣知道自己跟冷昊宇之間的差距。

這三個月的時間對冷昊宇而言算得上安寧的,畢竟這段時間不管是向炆興還是陳致遠都不沒有來找他的麻煩。當然這很有可能是因為這段時間冷昊宇很少外出,就算下了遠戰峰也都只是去百草峰或者器靈峰。

而只要是去這兩個地方。陳致遠和向炆興都不敢去鬧事的。當然他們並不是真的就這樣放過了冷昊宇。只是沒有找到機會而已。這是三個月之後的一天。其實冷昊宇這段時間早就已經準備好了足夠的魔法藥水。

只是他卻不敢再次進幻境中用火鐮狂舞升級,畢竟上一次他進去就差一點被發現,而要是他還進去,那麼被發現的幾率無疑就大得多了。雖然沒有能在大宗師級幻境中用火鐮狂舞練級。但是冷昊宇在宗師級幻境和副本中刷怪,這速度也並不慢多少。

最少他現在終於達到了五十五級,在幻境中升到五十五級之後,冷昊宇就迫不及待的走了出來。他現在要做的事情是,孵化寵物蛋,他很想看看,虛空境血鸚鵡爆出的寵物蛋孵化出來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寵物。加上寵物進化丹,冷昊宇相信這一定不會讓他失望!

現在冷昊宇已經五十五級,已經達到了他想要的等級。也就是馬上準備將寵物蛋孵化出來。在前世的遊戲中,寵物那絕對是玩家實力組成的一個很重要部分,而只要得到一個強大的寵物,甚至還會成為這個玩家的終極武力。

憑藉一個強大的寵物,成為伺服器中最強大的一群人也並不是神話傳說。現在雖然冷昊宇還不知道眼前這寵物蛋到底能孵化出什麼品級的寵物。但是因為他有寵物進化丹,所以他相信孵化出來的寵物怎麼說都不會太差勁!

冷昊宇在準備著孵化寵物,但是他並不知道其他人現在的計劃。雖然說這一段時間他都很安靜,最少不管是陳致遠還是向炆興都沒有找他的麻煩,但是這兩個傢伙並不是說就真的怕了冷昊宇,就這樣算了,只是他們一直都還沒有找到好的機會而已。

在刑懲峰陳致遠心情非常不好,因為這段時間雖然他已經很努力了,但是境界還是一樣上不去,現在都還沒有能成為白金級,雖然只差那麼一點點,但是不管怎麼說,他都還只是一個黃金級。當然這主要的原因還是他的天賦並不是很強,不過真要說起來他升級的速度也並不慢,只是他將自己的對手定義成了冷昊宇,這一比較下來他的等級提升就真的很慢了。

此時的陳致遠對丘離終道:「這段時間冷昊宇那個傢伙都在做什麼。難道他就真的一點錯都不犯嗎?」

對於刑懲峰的人來說,只要有人違反了宗規,那就成了他們的菜。如果說對付一般的弟子,其實並不需要對方真犯下什麼錯。他們只需要隨便找一個借口就能將對手給弄殘,這就是權力者的好處。只是很有些可惜,現在他想對付的人是冷昊宇,先不要說冷昊宇是兩個峰主的記名弟子。

就算沒有這個身份,只是這一次從試練空間中安全出來,這就已經不是陳致遠所能隨意對付的,況且這一次冷昊宇還立下了一個絕世功勞。三十萬點貢獻的獎勵,這絕對是駭人聽聞的,就只憑藉這些貢獻點。冷昊宇只要不是真的犯下什麼不可彌補的錯誤,那都算不上什麼。

貢獻點的作用,可不只是在宗門換取物資那麼簡單。這甚至還代表了在一個宗門的身份。丘離終聽陳致遠一問出這話,臉色就無比的難看。其實這還真的為難他們了,雖然說他們的等級提升速度都不慢,現在已經是黃金級。

這速度跟普通弟子比起來也算得上是快的,但是一想想開始的時候境界還比不上他們的冷昊宇,現在都已經成為了白金級。甚至還聽聞已經有了斬殺宗師的實力,這就讓他們心中很是不好受。真要說起來,他們其實也很想看冷昊宇倒霉的,這實在是因為他們對冷昊宇那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只是很可惜,這段時間冷昊宇還真的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來,其實不要說什麼出格的事情。這段時間的冷昊宇甚至可以說宅得可以,因為他似乎除了在幻境中歷練,就什麼事都不做了。

這甚至都成為了大家心中的一個不解之謎,因為他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冷昊宇這個傢伙會那麼熱衷在幻境中歷練。因為對其他的弟子,特別是白金級之上的弟子而言,一個月也不見得要進一次幻境。畢竟他們進幻境主要的原因是熟練自己新的境界。但是冷昊宇這個傢伙卻不一樣,他整天都在幻境中,如果這樣境界提升不上去也就罷了。但是冷昊宇這個傢伙,卻能在中大量歷練的同時快速升級,這就成為了大家的不解之謎。當然也不是沒有人將這件事情,跟當初靈石消耗的事情結合在一起,只是找不到證據,有猜測也是枉然!

丘離終很是鬱悶道:「這段時間冷昊宇那個傢伙一直都在幻境中,只要一有時間就進去,真不知道他在幻境中做什麼。」

不要說他們了,大多數的人都會這個很好奇,對這個不好奇的人都是那些並不知道冷昊宇存在、的人。丘離終的話剛說完,在一邊的尤鍵勇也道:「是呀,他一天似乎除了進幻境,就不做其他的事情。只是這傢伙真的有些恐怖,這段時間他的境界似乎又提升了!」

雖然他們並不能清楚的知道冷昊宇的境界,但是卻都能看得出來冷昊宇的實力變化,那是一種修鍊者的直覺。這也是讓大家都很不理解的地方,畢竟將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幻境中的人,按道理說修鍊的速度不應該很快才對,但現在的問題就是冷昊宇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在幻境中,但是他的境界卻還是一樣在提升著。

這一段時間其實陳致遠一直都在問這樣的話,但是得到的答案基本上都是一樣。冷昊宇除了休息的時間就是在幻境中,嘆了一口氣道:「一定要找到這小子犯錯的證據,向炆興那個傢伙現在有什麼新的計劃嗎?」

丘離終和尤鍵勇兩人相互望了一眼,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他陳致遠沒有辦法,向炆興又怎麼會有好的辦法呢。此時在精武峰,向炆興也是一樣的惱火著,其實對冷昊宇的恨。向炆興絕對是在陳致遠之上,因為在一定的程度上來說,冷昊宇還是他向炆興的情敵。情敵這算得上是最讓人發狂,恨不得飲其血食其肉的敵人之一了!

當然他們能隨時知道冷昊宇的情況這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他們都派人監視著冷昊宇,只要冷昊宇給他們什麼機會,那麼他們肯定就不會有絲毫的留手,這一點他們早就已經達成共識。 其實關注著冷昊宇的並不只是陳致遠和向炆興兩個人,還有古少商等人也是一樣的關注著他。只是這段時間他們見面的時間實在不多,主要是因為這段時間冷昊宇一直都在練級,與他們見面的時間自然就不多。事實上並不只是冷昊宇在拚命的修鍊,古少商也是一樣在拚命的修鍊著。

他甚至還跟林新海他們見了一次面,只是那次見面並不是在破天宗的宗門內,而是在另外的一個次元空間。冷昊宇現在也總算是知道了為什麼林新海他們本是破天宗的弟子,但是自己卻一直都沒有見過的原因。因為這些傢伙根本就不住在破天宗,甚至都不在一個世界,那又怎麼會有見面的可能。

原來上一次他跟黃興萍他們一起進去的那個次元空間,在其外圍是數不清的妖獸猛獸,但是在深處卻別有洞天。在那空間的最深處並不是強大妖獸的駐地,而是破天宗的一個宗門駐地,看上去比起外面的破天駐地,那是一點不差,甚至還要豪華的樣子。在裡面的人數雖然沒有外面破天宗的多,但是論起實力,那卻完全就不是同一個等級。所以說那個駐地才是破天宗真正的內門。

在裡面修鍊的弟子,無一不是天才級,每一個在外面破天宗來都是風雲人物。當然還因為在裡面的靈氣濃度問題,他們修鍊的速度自然快得多。只是在裡面的弟子其實並不是很多,畢竟真正稱得上天才真心沒多少。那些弟子用著最好的資源,本身就是最好的天賦,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說修鍊的速度不快,那才是怪事。

而陸風嘉從上一次『天才墓地』中出來之後,就進了那個次元空間。其實冷昊宇也有資格進去,但是在知道裡面並沒有幻境之後,冷昊宇就放棄了。繼續留在這外圍,就因為這個還陳黃兩位長老說教了一番。只是這個冷昊宇真的很無奈。畢竟他升級的方法跟別人並不一樣。

現在冷昊宇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現在他雖然還是一樣住在遠戰峰,但是其位置已經跟開始時候完全不一樣。以前只是一個普通的新晉弟子,怎麼可能有好的地方給他住,但是他現在所在的位置,那才是絕對的核心位置,而且還是一個單獨的小院這絕對是其他弟子無比眼紅的。一般來說,在這樣的地方居住安全係數肯定很高。但是現在冷昊宇在看了一眼地圖之後,卻自語道:「孵化寵物蛋大意不得,得將這些傢伙給趕走才是!」

話說完。就往地圖上顯示幾個黃點所在的位置走去!

甘德才感覺這段時間過得非常的鬱悶。應該說跟冷昊宇進幻境決戰之後就開始鬱悶不得志起來。當然這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冷昊宇。在他的記憶中,冷昊宇本是一個廢物,一個他想怎麼欺負就怎麼欺負,給他生活增添幾分樂趣的一個角色。但是冷昊宇突然之間就變得厲害了。不但輕易的將自己給擊敗。甚至還給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當然冷昊宇給他的影響還遠遠不只是這些,如果說冷昊宇只是比他強大一點,那麼他在心中還會有其他的想法。但是冷昊宇的成長速度已經超出了他的範圍,現在已經是他只能仰望的存在。

但並不因為這樣,甘德才就會放棄對付冷昊宇。因為冷昊宇給他留下的陰影真的太大。他知道如果有一天他想成為強者,那麼冷昊宇肯定就會成為他的心魔。所以說如果他想成為真正的強者,那麼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將冷昊宇擊敗,驅除心中的怨念。

但是就靠他自己。要將冷昊宇擊敗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冷昊宇現在已經是白金級,而且還是一個能斬殺宗師的白金級。而他呢,現在還只是一個白銀而已。這之間的差距,絕對是不可逾越的溝壑。但是他一個人沒有辦法,那不代表就真的不能拿冷昊宇沒辦法。因為並不是他一個人想對付冷昊宇。

想要將冷昊宇踩在腳下的人實在太多了一點,而且這些人跟他甘德才的關係似乎都不錯。特別是陳致遠那是一直都在幫他,甚至還因為自己的事情,直接都已經將冷昊宇當成敵人了。現在就算不是因為甘德才的事情,陳致遠也會一樣會對付冷昊宇。所以陳給甘德才的幫助那肯定少不了,當然陳致遠能幫的也並不是很多,最多也就是給他一些修鍊上的物資。但是因為他心中已經有障礙,加上本身天賦就不怎麼樣。所以就算有陳致遠的幫助,他的修鍊速度也還是一樣的很慢。

要靠實力對付冷昊宇,那無疑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後他只能通過權勢來報復冷昊宇,加上陳在刑懲峰的地位,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要想做到這一點,首先要做的自然就是找到冷昊宇犯錯。其實他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這上面,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修鍊的速度又怎麼會快得起來呢。

最近的幾個月,甘德才感覺真的快要發瘋了。因為冷昊宇這個傢伙,在這幾個月的時間,居然除了進幻境,然後就是在居住的地方休息。他所不知道的是,其實冷昊宇沒有外出的時候並不是在家休息,而是進了副本中,只是這一點沒有任何人知道罷了!

甘德才本以為今天也還是一樣,根本就不會有什麼結果,但突然就在他一轉眼間,在他的眼前居然就那麼的多了一個人。當他看清楚對方的時候,臉上頓時出現一絲緊張:「你,你什麼時候來的!」

來的這人不是冷昊宇還有誰,甘德才肯定不會知道,其實這一段時間,他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冷昊宇都一清二楚,只是那段時間並不想去理會才讓他整天都呆在那而已。冷昊宇眼神冰冷的看著甘德才:「甘德才師兄,好久不見,你是想知道我在做什麼對嗎?」

他語氣中的揶揄味道很明顯,因為在破天宗,並不是誰進門早就是師兄了。這靠的是修為境界,事實上並不只是在破天宗,整個修鍊界甚至都是一樣。而現在冷昊宇已經是白金級,但是甘德才這個傢伙呢,還只是一個白銀而已。在這樣的情況下,冷昊宇還叫他師兄,這真的就是在打甘德才的臉了。

甘德才的臉色頓時難看了幾分,道:「不是,我,我剛好路過!」

冷昊宇嘴角依舊還是那樣的冷笑:「剛好路過,你每天都要路過一次是嗎?」

聽到冷昊宇這話的時候,甘德才心中一驚,只是他卻故裝鎮定道:「沒有,誰說的,我只是今天路過而已!」

冷昊宇冷笑道:「你不但只是路過,甚至還會在這休息一會是嗎!」

聽到冷昊宇問出這樣的話,在甘德才的心中那種不妙的感覺就更加明顯了。只是依舊堅持道:「沒有,我真的只是路過,我現在就走!」

話說完就準備離開,他知道現在自己跟冷昊宇之間的差距真的太大。這不只是修為上的差距,就算只是在身份上的差距,這都不是一個小小的甘德才能比的。所以冷昊宇如果要找他麻煩,那肯定是很簡單的事情。而現在既然冷昊宇都已經開始懷疑他了,那麼現在離開肯定才是最好的選擇。畢竟冷昊宇也算是凶名在外的一個人,而且甘德才也知道,冷昊宇絕對不會跟他客氣,要是這個時候被冷昊宇教訓一頓,那麻煩就真的大了。

但是他剛起步,冷昊宇就已經攔在了他的身前,戲謔道:「怎麼,你以為你想走就走,想來就能來的嗎。」

這話一完,甘德才的臉色一下變得更加難看,有些鐵青的臉對冷昊宇喝道:「怎麼,難道你還想打我不成,要是你真的想動手,那你就動手給我看看?」

因為宗規的原因,甘德才認為冷昊宇不敢將自己怎麼樣,這只是因為甘德才並不知道現在的冷昊宇已經今非昔比。畢竟甘德才這個傢伙,可是監視了冷昊宇還長一段時間。要想就這樣輕易的離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冷昊宇的打算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怎麼也得讓甘德才知道,現在自己跟他之間的差距。有理由自己可以打他一頓,就算是沒有理由自己還是一樣可以打他一頓!

冷昊宇冷笑:「你以為我不敢動手打你,你以為我不敢違反宗規,那我就告訴你,就算打了你,我也不算違反宗規你相信嗎?」

一聽到這話,甘德才的頓時就變得更加難看了,因為冷昊宇的樣子那可是一點都不假呀。正在心中緊張之時,冷昊宇突然再次道:「你在我的外面鬼鬼祟祟的做什麼,我懷疑你是不是想偷我的東西。甘德才你的膽子好大,看來真的得給你一點教訓了。」雖然沒理由也可以教訓甘德才,但是在有理由的情況下,那不是更好。畢竟只要自己有點理由,加上現在的身份,那完全就一點問題都沒有了。 「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恭喜《諸王》九大王者的誕生,祝賀我們台上的九位王者,他們——將是今天的主角!!!」主持人在台上拿著話筒激動的大喊道。

台下的觀眾紛紛響應,同時口中高呼自己喜歡的那位王者玩家的名字,場面激烈而興奮。

唯有觀眾席邊緣,一個十八九歲的青年,目光中充斥著一股巨大的憤怒和屈辱,又帶著些許不甘和迷惘,惡狠狠地瞪著台上的一個人。

良久,青年轉身離開……

……

公元2030年8月12日。

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楊風的心中空落落的。

自己現在已經大學畢業了,在這青春飛揚的大學時代,有著屬於楊風的輝煌,同樣,也記錄了這一輝煌的落幕。

不知不覺,楊風走到了一個大型商業區附近,當他回過神來,便站在商業區的一個大十字路口處,對面一座大廈的牆上擺放著一塊巨大的電子顯示屏。

這時,顯示屏上的畫面突然跳轉,楊風目光掃過,便死死的停在了畫面上,再也無法挪開!

那是一幅戰火紛飛的畫面,其中有一方,有人類,也有被光芒包裹全身的人形種族,人身獸頭的怪異獸人,由骸骨組成的詭異亡靈,完全的獸形生物、尖鼻長耳的精靈種族,身材矮小的矮人族,全身布滿深色紋路的奇異生靈……

而另一方,在外形上出奇的相似,似乎兩方本就同出一源,只是,這一方的身體都覆蓋著一層詭異黑氣。

雙方在一處巨大的平原上發生激烈的大戰,無黑氣一方的各族將領在前沿衝殺,後方,無數戰士手持武器向前挺進,魔法師們緊隨其後,揮舞著手中的法杖,向敵人釋放出絢麗的魔法力量,其後,弓箭手、牧師、還有神出鬼沒的刺客,全部出動。


就在戰爭進行得如火如荼時,畫面戛然而止。顯示屏的四周無數駐足觀看的人,心中都有一種奇癢難耐的感覺,那震撼人心的曠世大戰勾動了所有人的心弦,不分男女,無論老少!


「這就是《天啟》嗎?」楊風目光如炬,雙手緊握,口中喃喃道。

顯示屏上,畫面一轉,一行巨大的藝術字體在這些人物下方浮現:《天啟》,給你一個絕對公平的起點,讓你身臨其境,感受那不一樣的天地!2030年的8月15日24:00,我們在《天啟》中,等待你的到來!

很普通的一則廣告詞,在如今的社會,隨處可見,但這一則廣告卻又與眾不同!

隨著科技的發展,人類的虛擬智能技術不斷完善,遊戲界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這一款《天啟》遊戲,更是世界之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