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冷冷的回瞪了蒂娜一眼,便推著厲震霆回到了辦公室。

神祕首席的外遇 你看起來不開心,是因為會議室的事情?」

注意到宋相思的臉色不太好,厲震霆滿是關切的做出了詢問。

「不是,你想多了!」

其實,宋相思的心裡倒是挺感激厲震霆方才為自己解圍的,若是她一個人的話,或許根本沒有辦法應對。 「是葉天痕,他竟然真的來的,他難道不怕死么。他不過是後天五重境初期的修為,跟後天六重境初期的陳不凡決鬥,兩個人可是相差一個小境界,葉天痕根本不會有任何勝算,我敢說他必死!」

一個很不看好葉天痕結局的人說道。

「看葉天痕身邊那位女子,真是人間絕色啊!讓我看了都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啊,可惜了葉天痕這個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放在紙醉金迷的日子不過,偏偏跑來送死!」

一個留著口水的中年人,用貪婪的目光看著紅鳳。

「不過這個葉天痕也算不錯了,膽魄驚人,氣度沉穩,這葉天痕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還敢前來與陳不凡一決生死。果然非同一般。不過,在現在遇上陳不凡,恐怕要提前夭折。唉,這樣有骨氣的男人,一會去他墳前上柱香,祭奠一下吧!」

一位比較欣賞葉天痕勇氣的修士,惋惜地說著。

這局面,對葉天痕,沒有一點能贏的希望!

不過,看到葉天痕,所有人紛紛向兩側退開,為他讓開一條通向比武場的道路。而紅鳳皺了皺眉頭,看到貪婪好(色)表露出厭惡的神色,轉身離開,在遠處觀察著葉天痕。

「沒想竟然在這個時候趕來了。」

陳不凡眼眸中閃過一抹陰冷,怎麼也沒有想到,葉天痕竟然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了。這葉天痕一回來,之前做的秀,只怕效果要大減。

不過,陳不凡並沒有太過在意,目光有些深沉,心中暗道:「不過,趕來了也好,我要在比武場內,在所有人面前慢慢折磨死你,然後用迷(情)香迷倒你家裡的那兩位美人,在你們葉家祠堂里,在你們葉家列祖列宗的靈位前,盡情的享受兩位美人的身體,隨便帶上王靈珊這個葉家未過門的少夫人,讓你們葉家祖先九泉之下也死不瞑目。」

不過被當眾羞辱的王靈珊,像一隻被踩到尾巴的貓尖叫起來:「葉天痕你少血口噴人,明明是你一廂情願,利用葉家的錢財威脅我父母,我才……」

「閉嘴(賤)人,這裡,你還沒有資格說話。」葉天痕冰冷的眼神嚇的王靈珊不敢再說一句。

「我來了,來解決我們之間的恩怨,來為我們葉家報仇雪恨,用你的血洗刷,你給我們葉家的恥辱。」葉天痕一步一步走到陳不凡面前,冷漠的表情,冰冷的聲音,讓陳不凡為之一愣。

「就憑你這個廢物?哈哈哈……」陳不凡彷彿聽見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然後一臉陰沉的看著葉天痕,眼中儘是藐視的神色:「葉天痕,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佩服你前來送死的勇氣,如果你聰明一點就應該老鼠一樣躲在家裡,現在你後悔還來得及,只要你當眾跪地求饒,我或許還能放你走。」

「我為什麼要後悔,你不死我有什麼臉回去見冰芯姐,有什麼資格踏進葉家祠堂一步。」

葉天痕看著陳不凡,腦海中浮現出祠堂中一塊塊親人的靈位,心中的殺意不自覺的湧現出來。

「既然你還是這麼不知道天高地厚,正好拿你來印證我這次修鍊的成果。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回地玄門被父親狠狠地訓練了九天,你……簡直該死!!」

陳不凡越說臉上就越是顯現出一種激憤的神情,臉色極為的難看,眼神惡狠狠的看著葉天痕,想起這九天在地玄門渡過的日子,恨不得一口將他活活給吞吃掉。

「我不就站在你面前嗎?想殺我,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葉天痕不相信,陳不凡這九天,會比自己進步還快。

「好!很好!監擦使大人請祭出誓言石,立誓,開啟生死斗!」

陳不凡轉身對著比武場上方尊敬地說道。

咻!

一塊拳頭大小平淡無奇的乳白色石頭,瞬間出現在葉天痕和陳不凡中間,懸浮在比武場上。


「滴血,祭石,起誓!「虛空中傳來一個威嚴的男子聲音,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虛無縹緲卻讓人心生敬畏。

「哈哈,葉天痕你現在想後悔都來不及了。」陳不凡肆無忌憚地笑著,然後取出一把刀割破自己的手,將血滴在誓言石上:「我陳不凡起誓,今日與葉天痕一戰定生死,生無悔死無憾,如若違背誓言,天降五雷,死於非命。」

誓言石發出聖潔的光芒,似乎在回應陳不凡的誓言,光芒讓葉天痕感覺自己如同螻蟻一般,卑微渺小,那種感覺就像他在斷頭台上,面對化羽登仙的周王一樣。

「這是誓言石!」

葉天痕看到后,眼瞳不由的下意識一凝,雖然他聽說過誓言石,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誓言石,是生死斗開始前,必須要起誓的誓言石。而且,起誓的方式極為簡單,只需要在這誓言石上滴上自己的鮮血,立下自己要立的誓言。誓言石不但用在生死鬥上,還能用於宗門結盟,相互不認識的修士一起冒險,不過誓言石不是一般人能擁有的。

一旦立下誓言,那除非完成誓言,否則,無論到哪誓言永遠都會成立。

葉天痕眼眸一凝,深吸一口氣,毫不客氣的割破自己的手指,將血滴落誓言石上:「我葉天痕起誓,今日與陳不凡一戰定生死,生無悔死無憾,如若違背誓言,天降五雷,死於非命。」

「兩位的誓言已經被記錄在誓言石中,生死決鬥正式開始。誓言石,收!」虛空中再度傳來男子威嚴的聲音,誓言石隨著男子的聲音一同消失了。

遠處從頭看到尾的紅鳳微微一笑:「大周王朝真是人才濟濟的,小小的一個青風城,竟然派出一位元神道人做監察使。」

「生死之誓,他們已經立下生死誓言了,必定要有一個身殞,方才能結束。」

「可惜了,生死誓言,只怕葉天痕這次在劫難逃了,一旦立下生死誓言,就是天仙親自降臨都救不了葉天痕了,恐怕葉家就此要絕後了,唉!」

比武場外觀看的人看到兩人已經立下生死誓言之後,一個個臉上都變得異常凝重起來,這是有死無生的對決。

「很好,葉天痕我會讓你馬上絕望,後悔自己做出如此愚蠢的行為,不過就算你後悔一切都太晚了,哈哈哈……」

陳不凡在生死誓言完成後,嘴角邊頓時浮現出一抹冷笑,臉上儘是藐視的神色看著葉天痕,彷彿在看一個馬上就要死在自己手中的人,一股的氣勢勃然而起,後天六重境初期瞬間提升一個小境界。

後天七重境初期!


比武場外所有人都大驚失色,大叫:「怎麼可能?難道他瘋了變成,為了殺一個葉天痕竟然強行提升境界,後天七重境初期,殺一個後天五重境初期的葉天痕,還不是易如反掌!」

後天五重境初期或許還能打贏後天五重境中期,但未必能打贏後天五重境後期,後天七重境初期的陳不凡,完全可以虐殺上百個後天五重境初期的修士。

原本還有些期待葉天痕創造奇迹的人,這下都對葉天痕心如死灰,就連紅鳳都有點擔心剛剛練成凡火戰劍的葉天痕,能不能打贏陳不凡,畢竟兩個人相差兩個小境界,葉天痕能自保就不錯了。


人群中的王靈珊心中大喜:「不愧是我王靈珊看中的男人,葉天痕這次看你怎麼死!」 秒婚蜜愛,老師教夫有道 ,蒂娜手拿著文件,邁著婀娜多姿的步伐,走到厲震霆的面前。

帶著幾分魅惑的笑著,聲音甜而不膩的開口:「厲總,這是你所需要的文件,我幫你放在桌子上了。」

今天的蒂娜無論是從妝容,又或者是穿著來判斷,都是經過精心打扮的。

只是讓宋相思感到非常不解的是:蒂娜每個月的收入僅僅只有一萬出頭而已,可是她每天都穿不同樣的衣服,而且每一件都可以稱之為精品,價格都在十幾萬左右,身上所佩戴的首飾也是價值不菲。

這與她本身的收入簡直不成正比。

以前,蒂娜身為普通員工的時候,她的穿著還算是低調。

可是自從來到了厲震霆的身邊擔任秘書,她整個人便發生了很大的轉變。

就像是以往都是在刻意掩飾自己的鋒芒,如今只是儘力的將自己閃亮的一面展現出來。

「你還有事嗎?」

看到蒂娜並沒有離開,厲震霆微微蹙眉,抬起頭,瞪向蒂娜冷漠的反問著。

在厲震霆看來,此刻的蒂娜與以往並沒有什麼兩樣。

所以自然而然便沒有吸引他太多的注意。

「沒事,對了,厲總,今晚是我的生日,我請了公司的同事一同去酒吧慶祝,就是不知道厲總願不願意賞臉參加我的生日派對呢?」

這樣明顯的勾引,宋相思實在是佩服,而厲震霆確將目光落向了不遠處的宋相思,反問著:「你要不要去湊湊熱鬧?」


面對厲震霆所提出來的這個問題,宋相思淡淡一笑。

直接將視線落到了蒂娜的身上,含笑的說著:「好像秘書小姐沒有邀請我呢。」

被宋相思這麼一說,蒂娜尷尬一笑,笑臉盈盈的說著:「怎麼會沒有邀請呢?我只是還沒有來得及通知而已。」

蒂娜心不甘情不願的做出了回答。

隨後,笑著對厲震霆和宋相思做出了邀請:「宋小姐,你應該是有時間的吧?我現在鄭重的邀請你和厲總來參加我的生日派對,不知道宋小姐是否願意賞臉。」

蒂娜一臉的真切,向厲震霆和宋相思做出了鄭重的邀請。

宋相思直接扭頭看向厲震霆,將這個定時炸彈交給了他,含笑的說著:「厲總,您的意見呢?」

「你喜歡便好!」

厲震霆表現出很隨意的態度。

為了能夠讓厲震霆去參加,蒂娜只能夠鄭重的向宋相思做出了邀請。

宋相思的心裡也是非常好奇,疑惑蒂娜的心裡到底在盤算些什麼?

「反正晚上回去也是無聊的很,不如去熱鬧熱鬧。」

最終,宋相思主動的答應下來蒂娜的邀請。

宋相思都答應了,厲震霆不好在說些什麼。


默默的點點頭,算是認同著他的說法。

確定厲震霆會參加她的生日派對后,蒂娜比任何時候都顯得高興不已。

心情愉悅的走出了辦公室,默默的張羅著派對的事情。

以及今晚的裝扮,她想要給厲震霆驚艷的感覺。

「你怎麼會突然答應下來蒂娜的邀請?」

「因為我很好奇,她的心裡到底在策劃著什麼?你不要告訴我,你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那個女人可是對你愛的癲狂。」

雖然這樣的說法有那麼一點點的誇張。

但蒂娜對厲震霆的愛,的確也是很深。

聽宋相思這樣講,厲震霆並未多說些什麼。

默默的低下頭,繼續工作著。

厲震霆的反應,實在是讓人費解,宋相思不解的走上來,滿是好奇的做出了詢問:「你怎麼不說話啊?是不想去參加嗎?還是……」

「我無所謂,就像我之前所說的那樣,你喜歡便好!」

厲震霆擺出來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對厲震霆給予肯定的說辭。

厲震霆都這樣說了,宋相思皺了皺眉,便不在多說些什麼。

下班之後,大家一伙人齊聚在一起,來到了蒂娜之前定好的酒吧

到了之後,宋相思才知道,蒂娜闊氣的將整個酒吧都包下來了,這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員工能夠做到的。

這不禁讓宋相思對蒂娜的身份產生了諸多的懷疑。

愛若灼心冷如水 今晚呢,我請客,酒吧裡面的酒,又或者是吃的,大家隨便點,不要跟我客氣哈。」

待人來齊之後,蒂娜以一身露背黑色禮服出現,簡直驚艷全場。

眾人紛紛對蒂娜投來了羨慕和妒忌的眼神,而男員工更是離不開視線了。

紛紛萌生了想要追求蒂娜的衝動。

「蒂娜,你這是中了彩票嗎?將全場包下來不說,這裡的東西那麼的貴,你……」

面對昔日同事的詢問,蒂娜沒有覺得這有什麼、

淡然一笑,給與肯定的說著:「重要的是大家開心,其他的都可以直接忽略。」

蒂娜非常大氣的向大家做著介紹,對今晚的消費,看的出來他並不是很在意。

既然她這個主人都這樣說了,其他的人自然也是不客氣了。

舞池內,許多的靚女在跟著動感的音樂擺動著自己婀娜多姿的身體。

許許多多的單身狗都被吸引,這些女人的妖媚令這些男人的心中像是有萬隻螞蟻在騷動著一般。

而厲震霆只是坐在那裡喝著宋相思為他特意囑咐服務生準備的果汁。

宋相思依舊是寸步不離的守在他的身邊。

「宋小姐不跟著他們一起去跳舞嗎?」

面對蒂娜突然的詢問,宋相思不以為然的笑笑,給與了肯定的答覆:「不了,我不太會跳舞,所以就不跟著他們去摻和了。」

聽宋相思這樣講,蒂娜倒是多出了幾分的興趣,繼續對宋相思邀請著。

「不會跳舞?怎麼會呢?看宋小姐的體型非常好,應該是練過舞蹈的,宋小姐就不要太謙虛了。」

宋相思只是淡淡的笑笑,不打算就這個問題在繼續浪費時間。

見厲震霆始終都是冷冷冰冰的,蒂娜心裡很不是滋味。

這一次,她借著幾分的酒勁,直接主動的坐到了厲震霆的另外一側。

笑著跟厲震霆打著招呼:「厲總,你這樣一個人坐在這裡喝果汁是不是太無聊了啊,不如讓我陪著你聊聊天。」

話音才剛剛落下,厲震霆便果斷的做出了拒絕:「不用了,我有相思陪著便好。」

厲震霆當即便拒絕了蒂娜所提出來的要求。 比武場外的人群一片嘩然,許多人都揉著自己的眼睛,都以為自己剛才看到的是幻覺,看了幾遍才敢確定,自己看見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

陳不凡的的確確是一名後天七重境初期的修士。

「陳不凡瘋了嗎,連鞏固基礎才能突破進入更高的境界,這點修鍊常識都不知道嗎?就算他瘋了,難道地玄門的人都瘋了嗎?」

「是啊,葉天痕不過只是一個後天五重境初期而已,而且還是因為奇遇才從一介凡人,短短几天搖身一變,成為一名後天五重境初期的修士,估計終身都達不到先天期了,陳不凡怎麼也跟著犯傻,以他先前的實力就完全可以揉虐葉天痕了,唉,這陳不凡也可惜了,估計這輩子也無望先天期了。」

人群里都是為陳不凡惋惜的聲音。

「你們一群沒見過世面的人懂什麼,陳師兄可是本門長老花了巨大的代價,將他送進了森海禁地,在森海禁地外圍呆了八天,據說第九天陳師兄從森海禁地出來,已經快變得不成人樣了,森海禁地可是一處上古遺落下來的寶地,雖然有無數妖獸橫行,當是也有數不清的天材地寶,陳師兄如今的修為可是用命換來的,區區先天期陳師兄還不看在眼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