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再沒有商量的餘地,段億羲絕情道。

「是不是吳耀妮,是不是她,一定是她對不對,那個小賤人,所以你才會和我分手對不對。」

林雪霜氣不過,把心裡對吳耀妮的稱呼給叫了出來。

「雪霜,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別人。」

聽到林雪霜的話后,段億羲擰著眉毛,呵斥道。


「那不是她你為什麼和我分手,除了她還有誰。」

電話那段的林雪霜早已失去了理智,她現在腦子裡的想法就是吳耀妮害的自己和羲分手,所以她的仇人就是吳耀妮。

「我不會放過她的。」

林雪霜狠狠道,眼中閃過瘋狂。

然後把手機往前面狠狠的摔過去,手機一下子變得粉身碎骨,林雪霜似乎把手機當成了吳耀妮,摔碎后還不解恨,上前再拚命的踩爛。

才滿意一笑,沒有人可以和她強羲,絕對。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一早,林雪霜來到第一醫院報道,在人事辦完手續后,換上了一身白大褂。

看著鏡子中依舊清純可人的自己,再聯想到吳耀妮那張清湯掛麵的臉,林雪霜對於自己挽回段億羲的心更是信心滿滿。

整了整白大褂,轉身去找吳耀妮。

吳耀妮正在整理住院人員資料,「踢踏踢踏」的高跟鞋聲在空蕩的醫院顯得非常的清脆,只聽聲音越來越近,不由抬頭,剛還看到林雪霜迎面而來。

好奇道:「咦,學姐,你怎麼在。」一雙大眼睛盯著林雪霜,隨後看到林雪霜身上的白大褂后,想到她曾畢業於醫科大學,恍然大悟道:「你到我們醫院來任職了嗎?」眼中閃過一絲替林雪霜開心的笑意。

但在林雪霜看來,吳耀妮是在強顏歡笑,內心更是巴不得她快點離開,所以有些得意道:

「是不是很失望。」

「恭……」喜你,話還沒說完就被林雪霜硬生生的給打斷了。

吳耀妮也沒計較林雪霜臉上的表情,倒是依舊一副好脾氣道:「學姐,我有什麼好失望的,你能來醫院,管我……,哦,你能來醫院,學哥一定會很開心的,我也是,我想你對我可能是誤會了。」

她原本是想說你來醫院和我有屁個關係,我的任務是段億羲,又不是你,還好她反應快,半路給剎住了,不然光是補救就要想破腦袋。

不提段億羲還好,一提起段億羲,林雪霜心中就如熊熊烈火,燒的她整個人熱血沸騰,看著吳耀妮的眼神更加憤恨。

「誤會什麼,你害得我和羲分手,還在這邊裝什麼裝。」

一句話引來護士台其他人的側目。

再看吳耀妮一臉無辜的表情,林雪霜心裡極其不舒服,看著吳耀妮現在的表情她更覺得是在幸災樂禍,此刻她已經有些失去理智,腦子裡唯一的想法就是吳耀妮害的自己和羲分手,所以指著吳耀妮鼻子罵道:


「吳耀妮,你這個賤人,不勾引別的男人會死嗎?」

聽到林雪霜越來越刺耳的辱罵,吳耀妮有些不舒服,眉頭微皺道「學姐,你這樣說話是不是過了。」

「過嗎?我不覺得,我老早就警告過你,別接近羲,羲是我的。」

眼前的林雪霜已經接近瘋狂,聲音越扯越大,和眼前一臉平靜的吳耀妮形成對比。

吳耀妮聽完她的話后,無奈的搖搖頭道:「學姐,學哥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你的附屬品,也不可能是你的。」

林雪霜不以為然,她現在已經把所以的錯誤都加在了吳耀妮的身上,吳耀妮即便是怎麼解釋都無法扭轉她的想法。

「如果不是你,他又怎麼會和我提出分手,都是你。都是你。」

林雪霜上前扯著吳耀妮的胳膊使命的搖晃吳耀妮。

尼瑪,姐姐你這是馬景濤哥哥俯身嗎?

要被搖壞了,吳耀妮在心中吶喊。

努力掙開林雪霜的手,吳耀妮揉了揉被林雪霜抓紅的胳膊,看了看旁邊開始圍觀的護士和病人,還有眼前幾近瘋狂的林雪霜,果然被拋棄的女人是沒有理智可言。

「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你們之間怎麼可能和我有關係。」

吳耀妮還覺得委屈呢,都這麼久了,男主的好感值只有80%。

聽完后,林雪霜忍不住嘲笑道:「你不是喜歡羲嗎?怎麼和你沒關係。」

「是,我承認我喜歡學哥,但是我一直知道學哥喜歡的是你,所以我也從沒有進入過你們的生活。」

吳耀妮並不掩飾,眼神堅定,雙手握拳,大方承認了林雪霜說的事實。

旁人都看得出此刻吳耀妮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大方承認這個事實,這林雪霜分明是在別人傷疤上撒鹽,仗著段醫生喜歡她,來折騰耀妮嘛!

明眼人都知道,耀妮在醫院很好和段醫生單獨相處。

此刻旁邊的其他人的天平已經偏向了吳耀妮,看林雪霜的表情越加的鄙視。

見狀,林雪霜索性破罐子破摔,說話越來越難聽:「哼,話說的倒是好聽,別什麼都憋得一乾二淨,真是個賤人。」


說完實在氣不過,揚起手臂,就想給吳耀妮一個巴掌。

說時遲這是塊,快要落下的手掌被段億羲給抓住。

段億羲知道今天是雪霜來醫院報道的日子,想起昨天雪霜在電話里狠毒的話后,他隱隱覺得不安,直覺告訴他,雪霜真的會找耀妮麻煩,所以今天他特地過來看一下。

走過來就發現林雪霜揚起手臂要拍向吳耀妮臉。

段億羲腦中一片空白,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大步上前阻止林雪霜。

甩下林雪霜的手臂,段億羲呵斥道:「雪霜,你幹嘛?」

什麼時候自己認識的雪霜竟然會像一個潑婦一樣在醫院大喊大叫,外加動手打人。

林雪霜見是段億羲,像是沒有發現段億羲臉上有些厭惡的表情,對段億羲柔聲解釋道:

「羲,你來啦,我正要教訓這個女人,你讓開,等我教訓了她之後,咱們再談。」

吳耀妮眼眶微紅,身體忍不住顫抖,明顯是被林雪霜的巴掌給嚇到了。

看的段億羲心疼不已,一顆心狠狠的抽搐了幾下。

在看旁邊越來越多的圍觀者,真是夠丟臉的,一個第一醫院的醫生刁難一個實習的小護士。

轉身對林雪霜不耐道:

「你鬧夠了沒有?」

林雪霜不敢置信的看著段億羲,委屈道:

「羲,你怎麼這麼說我。」

「是不是她讓你這麼說的啊,是不是她。」

林雪霜還不知道自己錯再哪,指著吳耀妮,看著段億羲說道。

姐姐,你指著我的時候,你的三根手指是指著自己的,怎麼林雪霜老喜歡指著自己罵,一旁的吳耀妮心裡忍不住說道。

「這是誰啊。」

旁邊不知道是誰終於看不下去開了口,然後唧唧咋咋的聲音開始響起。

「看她身上穿的,是我們醫院的白大褂啊。」

還是有人比較細心,看到了她身上穿著第一醫院的衣袍。

「是嗎,不知道耀妮哪裡得罪了人家,看把人家逼得。」

「你沒聽出來嗎?不就是和男朋友分手了,把髒水全潑到耀妮身上去了。」

「會不會是耀妮真的勾引人家呀。」

「說什麼呢,耀妮的為人我們都清楚,怎麼可能幹這種事,你看這個女人這麼瘋狂,簡直比母夜叉還恐怖,還有耀妮被她整成什麼樣子啦,我要是男人,我也不喜歡她,躲她還來不及呢。」

「倒也是,這種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人也就傻子會喜歡。」

「還是我們醫院的醫生,以後要遭殃咯。」

吳耀妮平時在醫院對人都比較和善,又加上她長得就比較單純可愛,大家都喜歡她,所以自然發生衝突大家自然而然的站在她這邊。

再加上剛剛在場的人都看到是林雪霜一個人在那邊蹦躂,吳耀妮根本就沒有動手,就連生氣都沒有,最多也是試圖和林雪霜解釋一下。

所以現在所有人的天枰都偏向吳耀妮。

「雪霜,你還嫌鬧得笑話不夠嗎?快點回去。」

段億羲也看不下去,試圖拉著林雪霜離開這裡。

「我不走,我為什麼要走,我不走。」

突然林雪霜甩開段億羲的手,也不知道她哪來那麼大的力氣,段億羲一時不注意,被她甩出幾步。

已經被恨意染紅了眼的林雪霜沖向吳耀妮,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拿著一把手術刀。

不過醫院最不缺的就是手術刀。

嘴裡還惡毒的嚷嚷道:「吳耀妮,都是你,都是你,我要殺了你。」

而此刻吳耀妮身邊離她最近的就是林雪霜。

像是放慢了動作,吳耀妮看著這把手術刀劃過自己的喉嚨,血像是打開的水龍頭,一下子從自己體內噴出來,然後她全身像是失去了力氣慢慢的倒在地上。

周圍一片喧雜聲,好吵。

吳耀妮看到段億羲迅速的跑上前,抱住她的身體,用手拚命捂住她的脖子,可是血依舊在流。

而今天來醫院檢查的李晨,手上還拿著吳耀妮愛吃的草莓,臉上掛著笑走向護士台,但卻看到了吳耀妮慢慢倒向地面,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幹了似的,袋子落在了地上,一下子草莓從袋子里掉出來,滾得地上到處都是。

紅紅的和耀妮的血連在了一起。

林雪霜見狀,看著手中還拿著的手術刀,手一松,掉在了地上,見大家都沒注意到這邊,驚慌失措的跑開了。

這一邊,吳耀妮看著段億羲痛苦傷心的臉龐,露出了一個虛弱的笑容道:

「學哥,不要為我難過,我捨不得你為我難過。」

這個傻丫頭到現在了還在為自己著想。

段億羲這一刻才知道自己原來早已不知不覺的愛上了眼前這個像天使一樣的女孩,可是他知道的是不是已經晚了點,她整個人像是躺在血湖中,獻血浸濕了她的頭髮,也讓他痛得無法呼吸,全身感覺像在冰窖,刺骨的冷。

「耀妮,不要怕,有本少爺在,不會讓你有事的。」

李晨跑上前,猛的推開段億羲,抱住吳耀妮,但手卻不停的顫抖。


吳耀妮搖搖頭,用儘力氣抓住李晨的手臂,清澈的眼睛倒影出了李晨痛苦的表情:

「李晨,很抱歉,最後還是不能喜歡上你,但是我偷偷去做了匹配,我的心臟和你的吻合哦,所以要好好的活著,這是我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情。」

「笨蛋,我不需要你的心臟,我命令你給我起來就好。」

但吳耀妮已經沒辦法回答他,安靜的躺在他的懷裡。

「叮!恭喜玩家,男主對你的好感值上升25%,當前為100%」

「叮!恭喜玩家,男配對你的好感值持續上升,目前已經是100%+恭喜玩家完成醫學文任務。」

這是吳耀妮聽到的最後一句話,然後她整個人就徹底陷入了黑暗。 我叫李晨,從一個心臟病患者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兩個月前,我做了心臟手術,手術很成功,和新心臟很吻合。

我每次想到這個心臟的主人,心還是隱隱作痛,可我卻依然喜歡這種感覺,這樣我會以為她還活著。


現在我再也不曾感覺孤單,我曾一味的抱怨父母沒有多餘的時間陪伴我,於我相處最多的是管家,李叔,為什麼我卻不能像其他小孩一樣,每天躺在爸媽的懷裡撒嬌,但那只是遇到她之前,而她就像一個天使一般闖進我的心裡。

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正躲在小角落裡偷偷哭泣,那時候,我聯想到了自己,每次我遇到傷心難過,不開心的事情,也總喜歡一個人躲在暗處,自我療傷,頓時我感覺非常的親切,忍不住慢慢的向她靠近。

她似乎被嚇到了,臉上還掛著淚痕,眼睛哭得腫腫的,獃獃的看著我,最後還叫我別多管閑事。

哭得連話都說不清的樣子讓我忍俊不禁。

她有些惱怒的看著我憋笑的樣子,而我卻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種吸引我的色彩。

我想認識她。

我自認為我的樣貌在女生眼裡還是很受歡迎的,於是站在她面前告訴她我叫李晨,希望她告訴我她的名字,但她卻好奇上了我手上的檢查報告。

我才發生我手中還拿著剛剛的檢查報告,看著她一身護士服,我就知道她是護士,怕她看懂上面的數據,急忙把報告單藏進了身後,可後來還是被她給看到了。

我忐忑的看著她,害怕在她臉上看到我不希望看到的表情。

但她的臉上沒有同情也沒有看不起。

果然是我看上的女孩,和別人就是不一樣,我心中微微的鬆了一口氣。

我坐到她旁邊問她幹嗎哭。

當我知道她喜歡的那個人很遺憾沒有喜歡她,我內心卻為這個事實而有些輕鬆愉快,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明明有些捨不得她哭泣,卻在聽到這個答案后,心中莫名的鬆了一口氣。

我果然是個壞男孩。

後來我和她關係越來越好,我發現她是一個很善良卻又倔強的女孩,善良到總是為別人著想,明明弱不禁風的一個身體,但卻總是為別人默默的去付出,倔強到明明自己受了委屈,卻不會告訴任何人,抱怨任何人。

但我又覺得她其實是懶,懶得用另一種方式去解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