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冉聘臉色變了,極為難看,他雖然沒有什麼激烈的動作,但事實上就在剛才,他已經向著汪肆狂攻了不知多少回!

可是他的所有攻擊,無論是元氣、神念,都毫無例外,如同泥沉大海般無影無蹤。

而汪肆所展露出來的領域,則從最初一重尚不滿,迅速到三重領域!

「什麼是三重領域?」陸昊醉心武道,聽到冉聘這樣說,哪怕是在這種情況下,都忍不住要問。

小猴兒的神念傳了過來:「晉陞聖靈,就擁有自己的領域,一重領域代表著一種性質的力量,冉老頭現在就是一重領域圓滿,所以剛才可以碾壓那個人奸。」

「那現在呢?」

「現在那個人奸三重領域圓滿,冉老頭連破防都做不到,當然是被對方碾壓了。」小猴兒滿不在乎地說道。

就在它的話間,汪肆從剛才的僵直狀態中掙出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扭了扭自己的頭顱:「真弱,真弱,三重領域,就是極限了……對面的螻蟻,你的身體很不錯,應該可以達到四重領域。」

被他稱為螻蟻的,是聖靈冉聘!

冉聘這個時候臉色也垮了下來,就算是他,也沒有想到,魔神的神魂竟然早已蘇醒!

「該怎麼稱呼你,魔神前輩?」冉聘口中如此說,心裡卻在打著算盤。

「沒有必要,除非你想要成為我的僕人。」魔神發出乾澀的笑聲,然後看向陸昊。

在它的目光之下,陸昊覺得自己沒有秘密可言!

「這具身體更好,可惜,現在還不能承受我的力量,否則應該可以提升到五重領域,對我作用更大。」魔神又道。

眾亞聖看著陸昊的目光有些訝異。

超級進化者 ,冉聘是四重,而陸昊竟然能夠到五重? 「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你們就一起受死吧。」那位魔神大約是被困久了,急於發泄胸中的暴戾之氣,迫不及待地怒吼道。

「時機成熟了!」小猴兒悄然道。

陸昊點了點頭,傳出神念給冉聘:「冉前輩,拖住他一會兒。」

冉聘這個時候,心裡滿是絕望。

他以一重領域,對上魔神目前展露出來的三重領域,根本不夠看,差距比剛才汪肆和他的差距還大。

但陸昊突然傳聲過來,讓他心中一動。

以他對陸昊的認知,這小子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

「三重領域,要對付我們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過,魔神殿下,我還有些問題想向你請教,不知道殿下是否敢回答?」

「笑話,你們這些卑微的凡人,不就是想要拖延時間嗎?」魔神冷笑了一聲,然後上前一步。

這一步踏出,周圍所有的人,無論亞聖還是冉聘,都感覺渾身一震,然後就被三種不同的力量所包圍!

「力量……火焰……還有殺戮!」

別人只感覺到力量束縛,同為聖靈級別的冉聘,卻能從其中發現更多的東西。

哪怕明知不是對手,這個時候,他也只能咬牙硬上。

因此,他也激發了自己的領域。

「但願陸昊那小子,真的有辦法……」


這個念頭一閃,冉聘就陷入苦戰!

他還能陷入苦戰,而其餘亞聖級別的強者,卻連陷入苦戰的資格都沒有,在魔神三重領域之下,這些亞聖一舉一動都非常艱難。

也有亞聖試圖撕開空間先遁走再說,但在魔神的領域之內,空間變得非常牢固,他們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擺脫!

這些亞聖總算明白,至了聖靈級彆強者的戰鬥,就已經不是他們理解中的戰鬥了。

這個時候,陸昊遠遠地躲著,看起來是在避開戰鬥。

但實際上,另一處,魔神本體那龐大的身軀中,一場無聲的戰鬥正在進行!

「這裡……該怎麼走!」

陸昊斬出的分神,正在魔神身軀之內飛行,在分神的感覺之中,自己周圍全是流光異彩。

沒有方向,沒有道路,沒有上下左右,他就象是在無邊星河中航行的飛梭,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也不知道自己會前往何方。

每次都是小猴兒的神念在引導著他,讓他轉來轉去。

終於,他的分神看到了一片熾熱的光芒,小猴兒的神念聽到他的解說,歡呼了一聲:「就是這裡,你進去看看,有什麼東西!」

陸昊的分神衝進這片熾熱的光芒,看到的是一片汪洋。

「岩漿之海……天!」陸昊發現這片汪洋之時,嚇了一大跳。

這竟然完全是由翻滾的岩漿組成的大海,一望無際,海上既沒有島嶼,更沒有生靈。

「用我教你的寄神之法,與這岩漿之海融合!」小猴兒提醒陸昊的分神。

「與這岩漿之海融合……這怎麼做得到?」

「讓你做,你就去做,時間緊急!」

小猴兒急切地催促,而分神也通過與本體的聯繫,明白現在外邊的情況確實緊急。

亞聖們已經傷了三分之一,而且都是重傷,而冉聘也只是勉強支撐。

分神不敢再耽擱,縱身投入那岩漿之海中。

因為只是分神,所以它感覺不到熾熱,運轉小猴兒傳授的方法,它漸與這岩漿之海融合。

最初時岩漿之海對它是明顯排斥,但漸漸的,開始接納它,當它初步完成融合之後,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彷彿能控制部分岩漿之海。

隨著它控制部分岩漿之海,融合的速度更為加快,分神的意識,也迅速延伸出去,一直向著岩漿之海的盡頭。

此時外界,魔神完全壓制住冉聘與各位亞聖,就連冉聘,都已經再度受傷。

但就在這時,魔神身體突然一顫。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它驚怒地叫了起來。

它奪取了汪肆的身體,但這只是暫時的,所以它的神魂還有一部分在本體之中,原本是想藉助汪肆的身體擊敗敵人,喚醒身軀,再回到本體。

可是現在,它突然感覺到,自己與本體的聯繫,在迅速減弱!

回頭望了一眼自己的本體,魔神再次驚叫道:「誰,是誰?」

它放棄進空,自己在那裡大喊大叫,讓眾位亞聖終於可以喘口氣。

他們迅速聚在一起,無論是殞神城本地的亞聖,還是來自於三華古陸的亞聖,這個時候都顧不上顏面和矜持了。

在別的地方,亞聖是高高在上的強者,可在魔神面前,他們也就比螻蟻強上一點!

「它是怎麼了,好端端的怎麼發獃?」

「這是機會,大夥用最強大的戰技攻他!」

亞聖們迅速用神念交流,卻沒有一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唯有冉聘深深看了陸昊一眼。

只有他能猜出一點真相,魔神突然放棄大好局面僵立不動,肯定與陸昊有關。

他看陸昊的時候,陸昊也笑嘻嘻看他,還和他做了一個手勢。

冉聘有些不解,不過明白這個手勢是讓他過去。

他一個閃現,用不著撕裂空間,就直接來到了陸昊身邊。

「前輩,想法子用這支筆,點在那傢伙身上。」陸昊將一支其貌不揚的毛筆交給了冉聘。

如果是別人這樣提議,冉聘肯定要斥責他胡鬧。

但是陸昊這樣做,冉聘想到的,卻是這小子必然有某種用意。

而且這時魔神又開始動起來,冉聘也顧不得細問,再度沖了回去。

這一次魔神卻不是向他們發起進攻,而是沖向魔神本體,那如同大山一般的身軀!

只不過衝到一半,被冉聘攔了下來,魔神憤怒地咆哮,三重領域同時發動,一擊便將冉聘打飛!

然後魔神沖回本體身邊,一掌拍過去,直接拍在了本體的頭部。

不過這一掌卻沒有帶什麼力氣,然後,魔神身體就僵在那兒。

轟!

眾人所看不到的,魔神本體內部,那岩漿之海突然翻滾沸騰起來。

原本正順利與岩漿之海融合的陸昊分神,剎那間覺察到不對。

不僅他的融合被阻止,而且已經被他控制住的岩漿海洋,正在迅速失去聯繫!

然後,他聽到一聲憤怒的咆哮聲:「你是誰,我要讓你的神魂永受煎熬,讓你永遠為今日之事受到懲罰!」

隨著這一聲咆哮,岩漿海上,熾焰翻滾,匯聚成一頭巨大的火岩怪獸,狠狠地向著陸昊控制的岩漿海部分撲來! 這位魔神心裡的驚怒,比它表現出來的更強烈。

考試至上的世界

畢竟因為它的本體被封印,困在其中,對外界看也看不到聽也聽不到,根本無所知覺,這種痛苦,它已經受夠了。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些渺小的人類中,竟然還有人敢於逆襲,要奪舍它的神軀本體!

這是它力量之源,如果被奪了,再想反奪回來,那可就難了。

因此他顧不得外界的強敵,直接就殺回來,試圖奪回神軀。

岩漿怪獸的猛撲,讓陸昊分神受到重擊,只覺得嗡的一震,自己對岩漿海洋的控制,就減少了六分之一。

「別怕的,這裡是識海,是神魂之海,神魂之力比起別的實力更重要,想象,發揮你的想象,讓岩漿凝聚成力量……」

小猴兒神念傳來,陸昊分神心中一動,然後一頭巨大的岩漿三眼狂狼凝聚而成,從岩漿之海中升起,向著對方的怪獸發出兇猛的咆哮。

陸昊印象最深刻的怪物,就是這頭三眼狂狼,所以在這時刻,他將之凝聚出來。

兩頭巨獸轟地撞在了一起,三眼狂狼的那隻豎眼猛然張開,射出可怕的射線,直接洞穿了被彈出的魔神巨獸。

魔神巨獸痛號了一聲,更多的岩漿翻滾而上,匯聚於其身,然後它身形一變,一頭如同山猛獁一般的巨獸出現,直接一腳,就將三眼狂狼踏入岩漿海洋之中!

但是片刻之後,岩漿之海里轟的一聲巨響,一頭蛟龍穿了出來,張口噴出一道灼流,將魔神巨獸直接轟飛。

雙方變來化去,激戰在一起,陸昊的分神雖然略居下風,但漸漸他就明白,這神念之戰,根本就是「創造」之戰!

雙方都在不停地「創造」,當誰的「創造力」達到極限,那也就意味著對方的終結。

不過這片岩漿意識之海畢竟是屬於魔神的,陸昊能調動的岩漿越來越少,戰事持續下去,對他還是不利。


岩漿意識之海中的戰鬥,似乎過去了很漫長的時間,但在外界,其實只是一瞬。


「前輩,快點,拖不了它太長時間!」

陸昊催促冉聘道,意識之海中打不過魔神,那麼就在實體這邊想辦法。

冉聘臉色嚴肅,奮力向前邁進。

雖然魔神的主要精力放在和陸昊分神爭奪神軀之上,但是三重領域卻沒有削減,再加上還分出一部分精力對付他們,所以冉聘衝擊數回,都沒有結果。

「看來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這上面了……」

無奈之下,冉聘只能選擇陸昊拿出來的那枝筆。

他再度撲上,與魔神轟然撞在一處,然後整個人再度倒飛,這一次他受了重傷!

「得手了!」

雖然受了重傷,冉聘翻身而起時,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那支筆插在魔神身上!

但他的笑容迅速僵住,因為筆雖然插在魔神身上,魔神卻沒有半點受到影響。

它甚至還低頭看了一眼,然後滿臉厭棄地一抹,那筆就掉落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冉聘回頭望著陸昊。

和我攪過姬的女主必OOC 我也不知道……」陸昊滿臉無奈。

「難道不是這一筆點到它身上,就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爆炸?」冉聘臉上都有悲憤之色了。

他可是故意讓魔神擊得重傷,才換取了這一下機會,誰知道付出這樣的代價,卻什麼用都沒有!

陸昊也慌了,真武子不會在這問題上耍他吧,這一耍,可就要出人命!

他們並不知道,這個時候的三華古陸,無論是武魏帝國,還是烈蜀、太吳,三大帝國所有有真武樓、奎星閣的城市,不約而同,全部發出隆隆的轟響。

無形的力量,順著這些真武樓、奎星閣,被傳到牧野墟中的真武樓總樓,整個真武樓整樓,都籠罩在這些力量形成的光輝之中。

當光輝有如太陽一般刺眼時,它轟的一聲,離開了真武樓總樓,向著天空飛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