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其實,這時,華素珍正藏在裏屋之中。

當她聽到沈飛魚答應下這門婚事時,心裏頓時便是欣喜若狂。

而當她聽到沈飛魚以“素珍”來稱呼自己,並信誓旦旦地說他以後會對自己非常非常的好時,她的心裏則是更加的甜蜜。

華鐵生也是顯得十分的高興,道:“你能這樣說,我很高興。不過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與你說。”

沈飛魚道:“莊主請說。”

華鐵生道:“老夫只有這麼一個女兒了,這華家的香火不能斷呀,所以我希望你能做我的上門女婿。”

沈飛魚心中忖道:“反正我已經有一個兒子了,我沈家的香火不會斷了,上門女婿就上門女婿唄。”於是,他便答應了下來:“這個是根本不用莊主說的。”

華鐵生又是一陣大笑。

沈飛魚與華鐵生又閒聊了幾句以後,便離開了華鐵生的房間,回到了自己的房裏。

當他回到自己的房裏以後,他的臉色很快便變成了一種死灰色,非常非常的難看,而在他心裏更是變得如同千百隻毒蟲在叮咬般的那樣痛苦。

他就像是失去了他這一生之中最爲寶貴的一樣東西,他的整個人幾乎就要崩潰。

他無力地倒在了牀上,回想自己與葉小月在一起的那些朝朝暮暮,回想起那些平凡而又甜蜜的日子,他突然淚如雨下,他的全身都因爲痛苦而在抽搐不已,他的口中也在低聲地、卻又是相當痛苦地喃喃自語着:“小月……小月……小月……我對不起你……是我負了你……我該死呀……我爲什麼要出來呢?……我爲什麼要有如此之重的名義之心呢?…… 鑽石嬌妻:首席情難自禁 ?……”

沈飛魚真的很想馬上偷偷地走出銀劍山莊,回到那個小漁村裏去,回到葉小月的身邊去。

他已經對銀劍山莊沒有任何戀戀不捨了,他已經不希望依靠着銀劍山莊這棵大樹爲自己搏一個遠大的前程了。

但他卻還是不敢輕舉妄動。

他也沒有意識到:這是他自成年以來,第一次偷偷獨自一人痛哭流涕。以前無論他的生活是如何的不堪,無論他感到他的前程是如何的迷惘,他也總是能保持着一種樂觀的心態,他也從來沒有一個人偷偷地哭過。

而現在,他卻一個人偷偷地哭了,爲他的妻子葉小月而哭,這足以證明葉小月在他的心裏是何其的重要。

這一夜,沈飛魚幾乎一夜未睡。

這一夜,他幾乎都在傷心流淚。

這一夜,他嚐盡了他這一生中都沒有嘗過的痛苦滋味。

三天以後,就在華鐵生開始籌辦女兒華素珍與沈飛魚的婚事的時候,就在華素珍陶醉在巨大的幸福之中的時候,就在沈飛魚徹底地陷入了痛苦的深淵的時候,有關白雲門的消息也傳入了銀劍山莊。

因爲白雲門門主高力新做過賭士,雖然高力新已經死在了擂臺之上,但白雲門還是被`武林盟主向典無情地逐出了武林。

也就是說,白雲門已經不是一個正道門派了。

白雲門裏的所有人也在一夜之間全部走光了,其內剩下的只是一排排精緻的屋宇以及一棵棵隨風搖曳的大樹。

但白雲門的人到底到哪裏去了呢?

他們是各散五方?還是依然是一個整體,繼續爲白雲門中的二號人物付小笛效力?

沒有人能夠知道。

但不管怎麼樣,白雲門還是很快便發出了一個聲音,而且這個聲音也很快便傳遍了整個武林。

白雲門的人放出話來說:在擂臺上殺死他們的門主,又將他們門主的蒙面挑開的人正是銀劍山莊的沈飛魚,白雲門誓死要殺死沈飛魚,爲他們的門主報仇,而銀劍山莊作爲沈飛魚的保護者,白雲門也要對其實施最嚴厲的報復。

白雲門放出的話與沈飛魚即將成爲銀劍山莊莊主華鐵生的女婿的消息同時在江湖之上流傳開來,整個武林都爲之譁然。

但沈飛魚做賭士之事只是白雲門的一面之辭,又懾於銀劍山莊過於的強大,所以沒有人敢公開站出來對此說三道四。

衆武林人士只是在私下裏提出這樣的疑問:“沈飛魚是那個在擂臺上殺死高力新的賭士嗎?如果真是的話,那在江湖之上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銀劍山莊莊主華鐵生又怎麼會招這樣的人做他的女婿呢?”

而就在白雲門的威脅剛剛纔傳入銀劍山莊兩天,銀劍山莊新的災難便已經開始了。

銀劍山莊的一個鏢局裏的人來報:該鏢局所押送的一趟鏢出發還不到一天,便被一夥武功極其高強的蒙面人劫去了,押鏢的鏢師鏢丁幾乎全被殺害。

很明顯,這就是白雲門的人乾的。

雖然這趟鏢算不上太貴重,銀劍山莊賠上貨主五六萬兩銀子便能夠了事,但是它帶給華鐵生以及他的銀劍山莊的震撼卻是巨大的。

秦先生,你的嬌妻是重生的


銀劍山莊的噩夢並沒有結束。

而他的噩夢也同樣並沒有結束。

他開始後悔了。

他開始後悔做出那麼一個決定了:自己怎麼能將女兒嫁給一個會給銀劍山莊帶來極**煩,又在江湖上有着惡劣傳聞的男人呢?

不過,他也十分的清楚:自己現在後悔也是沒有用的了,女兒恐怕就是死也是不會同意自己解除這門婚事的。

接下來他似乎只能考慮:如何來對付白雲門。 那個名叫池雨的執法隊成員,帶著海岳一行人,穿過幾個院子,來到了一處寬敞的院落,在院門上,寫著「天字二號」的字跡。

「天字二號院,就是這裡了,」池雨說道,他的眼神中帶著一絲羨慕,「各位,我要去交令,麻煩將玉牌交給我。」

海岳將門口守衛給予的玉牌還給池雨,後者很快消失在竹林掩映的小路盡頭。

「這天字二號院,實在不錯,地方寬敞,竟然有十幾個房間!」樂婷雲贊道。

緋聞天后:豪門絕色千金 ,淙淙的流水,幾尾游魚在流水之中,愜意地蕩漾出水花圓暈。

「人字院落,比這差了不少,首先面積就小了一倍!」海岳呵呵笑道,「人字院落的房屋,也有十幾間,不過每一間都跟鴿子籠一樣,氣悶得很。」

「海宗,你怎麼知道這麼多,難道你以前在海雲總部?」許陽問道。

海岳笑道:「我的家就在海雲皇城。」

樂婷雲插口道:「海宗可是皇親國戚,你看他的姓氏,不就是當今海雲皇族的姓氏么。」

海岳有些尷尬地一笑:「哪裡哪裡,我雖然姓海,但和海雲皇族關係並不密切,血脈早就淡薄了。否則,也不會被分配到東萊國海雲分院。」

黎仲軒一直不說話,等到眾人聲音平息之後,他突兀地說道:「我要走了。」

眾人一愣。

「黎宗,太倉促了吧,時隔十多年,你再次來到海雲皇城,怎麼說也要在海雲皇城逛一逛嘛。」海岳說道。

樂婷雲、御玄雨等人也出言挽留,只有許陽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黎仲軒的性格,從不搞虛的,說要走,肯定是有事情。


「我還有一件事要去辦,」黎仲軒薄薄的嘴唇如刀削鋒利,淡淡說道。

「什麼事情?」許陽問道。

「去找一個人。問一個問題,」黎仲軒大踏步走出天字二號院,頭也不回地說道,「許陽,記住我對你說的話,好生修鍊。」

許陽心頭百感交集,黎仲軒讓他感覺到了久違的關懷呵護,他給許陽的感覺,比臨淵許氏宗族更加親切。

「黎宗說要去找一個人。問一個問題,到底是什麼問題?」御玄雨好奇地說道。

「這怎麼猜,黎宗肯定有重要事務,不然不會走得這麼倉促,」海岳說道,「不要討論這個問題了,趕快分配房間,安頓下來。」

眾人紛紛點頭。不再討論這個問題,轉而開始分配房間。

十幾個房間。自由選擇,就連杏兒和補衣都各自分到了一間。

走在雲都的街頭,黎仲軒摸了摸儲物戒,一隻殘破的替死娃娃,出現在他的手上。

低頭看著這隻殘破的玩偶一般的東西,黎仲軒眼神中閃過一絲悵惘。

安頓下來之後。許陽便開始琢磨,該怎樣強化自身的戰力,應對即將到來的海雲決選。

「滄瀾府,我一定要進入。」許陽明白,一旦進入滄瀾府。就意味著成為海雲院的重點培養對象,到時候即使是漠氏,想要對付許陽,也要掂量一二。

「如今我的實力,算是玄師初期,朱雀玄靈已經接近玄師中期的境界……不過,首先我要將光極、雷極和暗極的三大玄靈化形出來,才能讓朱雀玄靈晉階。」

玄天八景經,最重要的是齊頭並進。對於剩下的三大玄靈化形,許陽並不擔心,他有白裙女子的紫色光圈轉化玄能,可省下很多積累的苦功。

「也不能只注重修為境界,玄術修習,也不能落下。」

修習玄術,一直都是快速增強戰力的辦法,因為提升境界實在不容易,尤其是到了後期,苦修多年,毫無寸進的比比皆是。

而修習玄術,對於增強戰力,見效最快。兩名玄者,一個玄師中期,一個玄師後期,前者如果修鍊了很多大威力的玄術,就有可能跨越境界,擊敗玄師後期的敵人。

「【秘銀體】既能強化肉身防禦力,又能增幅力量,是我現在就要修習的煉體功法。這一煉體法門,還是天階功法【金剛不壞身】的前一階段必修玄術。」

「至於攻擊性的玄術,【七殺絕劍】的第五招、第六招,我現在的境界,都可以修習了。」許陽暗忖。

就這樣,許陽選定了自己的任務,頓時感覺任務繁重。

「許陽,許陽!我們去雲都逛一逛,看看有沒有千年地靈乳,以及精金烏銅好不好?」御玄雨在門外喊道。

許陽苦笑一聲,剛剛準備修鍊,這御大小姐就來這一茬。他只得拒絕道:「我現在要修鍊,這些日子都沒有空閑。」

「哼,修鍊狂人。」御玄雨撇嘴,「你這樣,會讓我很有壓力的,知道么?」

「有壓力,就好好去修鍊。」海岳渾厚的聲音響起。

「就是,御家小丫頭,你還是趕快去增強實力吧,至於破天霸王戟的修復,也不急在一時。」樂婷雲笑吟吟的聲音傳出。

許陽微微一笑,不再理會外面的紛擾,他關上門,坐下身來,盤腿內視。

星海之中,朱雀吞吐炎流,玄武蕩漾水波,青龍聚合風旋,麒麟綻放金光。在距離朱雀最遠的位置,一條冰晶玄蛇,閉合豎瞳,小小的蛇口張開,吞吐寒流。

在五大玄靈圍繞的中心,剩餘光極玄輪、暗極玄輪和雷極玄輪,圍繞著一座純白玉塔,綿綿不休地旋轉著。

「這一次,就化形雷極玄靈吧。」許陽將心神沉入留影石,觀想其中的雷極至尊。

雷極至尊之獸,數目最少,只有一頭殛龍。

根據傳說,殛龍和羽蛇一樣,是生長在天地裂隙之間的精怪,在雷光之中誕生。還有一種說法,殛龍是羽蛇化龍之後的模樣。不過這種說法並不可信,沒有根據。



在留影石的戰鬥影像中,殛龍是威勢極大的一頭至尊之獸,絲毫不遜色於朱雀的漫天火海。它一身銀白色鱗片,在進入戰鬥狀態后,噼噼啪啪地放射電光,一對熾白色凶瞳,沒有瞳仁的存在,一睜開就是兩道交叉而過的蛇形雷電,蜿蜒劈出,快得讓人來不及思考,威力更是強的不可思議。(未完待續。。) 華鐵生很快便將沈飛魚叫入了他的房中,然後便對他道:“你與素珍的婚事恐怕要緩一緩了。”

沈飛魚憤怒地道:“白雲門實在是太可惡了。”

他已經知道了銀劍山莊的一趟鏢被劫之事,但在他的心裏卻絲毫也沒有爲此而感到擔心和恐懼,他反倒爲此感到非常的慶幸,他希望白雲門的瘋狂報復可以將華鐵生嚇倒,然後華鐵生便不得不取消自己與他女兒的婚約,再將自己趕出銀劍山莊。

但是,遺憾的是,華鐵生並沒有說要取消婚約,他只是說要將婚事緩一緩。

沈飛魚卻還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沈飛魚語畢,他便點點頭道:“白雲門確實可惡,但我們總得想出一個應對之策。”

沈飛魚真的很想說:“我對白雲門已經無計可施了,爲了不連累山莊,莊主還是將我掃地出門吧。”

但是,他知道他說這話是絕對行不通的。

因爲華鐵生壓根就不會相信他會對現在的白雲門全無辦法,況且,說不定現在華鐵生自己的心裏就有了一套應對的計劃。

沈飛魚沉默一會以後,便只得道:“我想如果我們現在用引蛇出洞之計來對付白雲門,可能會收到很好的效果。”

華鐵生道:“真是英雄所見略同,我心裏也是想用此計來對付白雲門。”語氣一頓,又沉吟道:“但是我們要如何用此計纔好呢?白雲門的人也不是傻子,我們如何才能讓他們上當呢?”

沈飛魚道:“首先,我們要做一場戲……”

華鐵生道:“將你趕出銀劍山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