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4 日

兩聲淒厲的慘叫從那兩個人階丹師的口中爆發出來,令人毛骨悚然。

所有人聽到這兩聲慘叫,都將目光移向那兩個丹師。這一看之下,不禁駭然不已,只見那兩個丹師的手從手腕處齊齊斷掉,鮮血如噴泉一般從斷茬處噴涌出來,將地面染成了血紅色。那二人一邊慘叫一邊翻滾着,在葉鋒腳下滾開來。

而此時那道紅光繼續向着另外兩個人階丹師襲去,速度奇快。

那兩個人階丹師此時忙用火焰鎧甲將自己全身都罩了起來,那道紅光閃過他們的脖子處,只聽得“叮叮”兩聲,他們的火焰鎧甲竟然產生了兩個明顯的齒印。

那二人一驚之下,忙退了開去。

那道紅光在驚退四人之後,這才停在了葉鋒身前。


衆人向那紅影看去,只見那是一條一尺多長的火紅色的小蛇,只有手指粗細。讓人奇怪的是,這條小蛇身下生着四隻腳,就如壁虎一般。此時那條怪蛇正用一雙烏黑的小眼睛狠狠地盯着周圍那些人,那意思顯而易見:誰要動葉鋒,先得過它這一關。

“小怪……”葉鋒已經奄奄一息的聲音從口中傳了出來。

漫威之無限娘化 ,那道紅光正是小怪。小怪雖然戰鬥力只能達到三級靈獸的樣子,但在速度上卻與一般的人階丹師不相上下。剛纔猛然間閃出來攻擊那四個人階丹師,那些人階丹師在猝不及防之下,離葉鋒最近的兩人便被咬掉了手腕,而另外兩人若不是凝聚出火焰鎧甲,恐怕也難逃一死。

此時小怪一雙烏黑的眼睛惡狠狠地盯着周圍那些人,血紅的舌頭在嘴邊舔了舔,似乎在回味着剛纔那兩隻人手的味道。

這樣的變化又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誰也沒想到,眼看着就要被擒獲的葉鋒,在傷了一名王階丹師之後,竟然又傷了兩個人階丹師。

一時間,所有人都再次愣在了那裏,就連那喊着要殺了葉鋒的骷髏聖女,此時也是目瞪口呆。

葉鋒趴在地上,咳嗽了兩聲,吐出一口鮮血來。佈滿血絲的眼睛看着小怪,有些艱難地用靈魂之力對說道:“小怪,別管我,你快逃。”他知道,以小怪的速度,此時在這些人面前要逃走,那是極爲容易的。而且以小怪的體型,隨便找個小洞鑽進去,就再也沒人能找到它。

但小怪卻是回頭看了葉鋒一眼,極爲人性化地搖了搖頭,再次轉過頭去盯着那些膽敢靠近一步的人。


那金長老眼看着事情發展到這一步,眉頭不禁皺了起來。沒想到他們這麼多人,一個王階丹師,四個人階丹師,兩個地階丹師,竟然收拾不了這小小的一人一獸。這要是被教主知道了,那還得了。

想到此,那金長老側頭看着風鷹男,道:“還等什麼,讓風鷹攻擊!”

那風鷹男正被葉鋒與小怪這一人一獸的強悍戰鬥力和頑強的意志所震驚,此時聽到金長老的聲音,這纔回過神來,忙一撮口,向着小怪一指。

風鷹得到命令,立即騰空而起,徑直向着小怪撲了過去。

風鷹的雙翅產生巨大的風壓,壓得葉鋒頭都擡不起來。小怪雖然速度奇快,但在這巨大風壓之下,也是被壓得緊緊貼在地面上,不能移動分毫。

那風鷹幾乎是輕而易舉便將小怪壓在了爪子底下。尖利的嘴一張,便將小怪叼在了口中。

葉鋒見此,心中大驚,雙目血紅,拼盡最後一絲力氣,一躍而起,向着風鷹奔去。

雖然他火能被封,但他還有拳頭。雖然他雙腳被火釘扎出了恐怖的傷口,但他咬牙忍着,向風鷹撲去。

其他那些人此時被葉鋒的舉動驚呆了,誰也沒想到,已然奄奄一息渾身都是怵目驚心的傷口的葉鋒此時竟然還能再次站起來。而且速度竟然與沒受傷時差不了多少。這樣的韌性,這樣的意志力,實在是超乎想像。

葉鋒五步之間,衝到了風鷹面前,擡手便向風鷹的腹部擊去。

那風鷹一對圓眼見葉鋒攻來,竟然極爲人性化地帶着一抹嘲諷,右翅輕輕一揮,便將葉鋒砸出了三十多米,直接向着火井上方飛出。

本來衆人見風鷹輕輕一翅便擊飛葉鋒,心中都是暗自一喜,可當他們看到葉鋒飛出的方向時,卻都是大驚。

只見葉鋒是向着火井上方那血紅色的水晶骷髏飛出的,直接砸在了水晶骷髏之上。那水晶骷髏被葉鋒砸中,正在過濾的火能量突然中斷,火井上方那層淡紅色的能量光罩也在閃了兩下之後消失了。水晶骷髏連帶着葉鋒都向着火井之中掉了下去。

小怪見此,尾巴一伸之間,狠狠扎進了風鷹的小小鼻孔之中。風鷹一聲淒厲的慘叫,張開了口。

小怪化爲一道紅光,閃電般躥出三十多米的距離,撲到了葉鋒身上。這一人一獸一骷髏在一瞬間便被火井之下的火光吞沒。

金長老見此,強忍着胸口的傷向火井邊撲了過來,卻早已不見了葉鋒的蹤影。火井之中雖然看不到火焰,但那強烈的火光自下而上,帶着劇烈的高溫。即使金和老是王階丹師,也受不了這高溫的炙烤,不得不停下腳步。

他一怒之下,一拳砸在火井邊的欄杆之上,頓時,那石頭雕刻的欄杆如粉末一般四散飛濺。

教主吩咐過,葉鋒只能他自己處置,現在葉鋒卻死在他這個金長老的眼皮底下,他脫不了干係。而且更大的麻煩是,那個血紅色的水晶骷髏是骷髏教徒力量的來源,沒有了水晶骷髏,他們就無法將火井之中的能量轉化成他們所需要的火能進行吸收。那個水晶骷髏幾乎可以說是骷髏教的根本。

但現在那血紅色的骷髏卻隨着葉鋒一起消失在火井之中。無論是葉鋒還是水晶骷髏,這兩樣任何一樣丟失,都不是他金長老能承擔得起的。

想到此,金長老本來已經受了重傷的身體無力地攤坐在地上。

此時在百米之外一直觀戰的炎看到葉鋒掉入了火井,不禁呆在了那裏,右手掩住嘴,雙目之中盡是難以置信。她不相信,她不相信葉鋒就這樣死了。

在呆了足有半分鐘之後,她幾乎是下意識地就要衝到火井邊去,雙眼中的淚水也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流淌下來。

但是隻走了五步,她的腳步就突然頓了下來。她攤開右手來,右手之中便是葉鋒讓她帶出去的玄玉戒指。她似乎是猶豫了一下,第六步終於沒有邁出。

這是葉鋒交給她的東西。既然葉鋒能拼着命將這東西交給她,讓她帶回靈元帝國去,那一定是事關重大。雖然眼看着葉鋒掉入火井讓她心如刀絞,但葉鋒囑託她的事情,她一定要辦完。

想到此,她強忍着眼中的淚水,將那枚玄玉戒指收入懷中。

此時火井邊,由於沒有了能量光罩的覆蓋,火井中的能量不斷向上侵襲。從空中揮發開來。

金長老眼看着如此龐大的能量就這樣浪費,皺了皺眉,向那幾個人階丹師道:“快去報告宗主,讓宗主來處理。”

那幾個人階丹師被眼前突然發生的變故驚呆了,一直呆呆地站在那裏。此時被金長老一喝,這纔回過神來,忙向着一個洞中奔去。

且說葉鋒與小怪還能那個血紅色的水晶骷髏一直向着火井中掉落下去。隨着高度的降低,四周的溫度急劇升高。葉鋒想要用火翔術飛上去,卻因爲靈魂之力早已耗盡,根本就無法匯聚出火雲來。

他們就這樣快速地向着越來越熱,滿是火紅光芒的火井之中掉落下去。

那火井似乎沒有底一般,葉鋒覺得似乎是掉了好久,也沒能落地。他雙手在空中胡亂揮着,想要抓到什麼東西。如果就這樣掉落下去,不說這下面的熊熊火焰了,光摔都得摔成肉餅。

溫度越來越高,似乎隨時都能將他融化,全身上下的汗如下雨一般。但汗剛出來,便被周圍的高溫蒸發。但小怪卻似乎很享受這高溫,沒有出現任何不適。

隨着高度越來越低,葉鋒感覺中那股神祕的吸引力也是越來越大,似乎下面有什麼東西在呼喚着他一般。但此時他根本沒時間考慮這些,如果不想辦法,自己是必死無疑。

但他人在空中,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可想,只能向下做着自由落體運動。

而此時,那血紅色的水晶骷髏卻瘋狂地吸收着那越來越濃郁的火屬性能量,越往下,它吸收的速度越快。到最後,它吸收的火屬性能量似乎已經達到了飽和。但那些火屬性能量還是向着水晶骷髏匯聚,形成一個圓形的火紅色的能量球。

漸漸地,那能量球越來越大,到最後竟然形成了實質一般,直徑足有三米多,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小太陽。刺目的紅光讓葉鋒的眼睛都睜不開。

終於,地面越來越近,葉鋒肉眼都可以看到下面。讓他奇怪的是,這下面並沒有火焰,就只是正常的地面。沒有火焰,爲何會發出火紅色的火光來?

但此時已經容不得葉鋒細想,他的速度已經達到了極致,狠狠向着地面砸落下去。

求生的本能讓他雙手在空中亂抓,但卻無濟於事,他仍然向着下面狠狠地砸落下去。

那水晶骷髏匯聚出的能量光球先掉落在地面上,下一刻,葉鋒便如一顆流星一般,狠狠地砸在能量光球之上。

這一刻,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那光球上的能量就像是水面一般盪開了一層層漣漪,而葉鋒就像是落入水中一般,直接掉入能量光球裏面,片刻之後又浮了上來,滑落在地面上。

葉鋒心中大奇,仔細看去,這才發生那水晶骷髏匯聚成的能量光球能量太過濃郁,已然形成了實質的能量,就像是粘稠的液體,因此才能承受葉鋒從高空墜落時的巨大力道。

此時葉鋒因爲受傷過重,加之靈魂之力消耗殆盡,火能幾乎耗盡,卻也被那些丹師封住了。他擡頭看了一眼四周,只見這四周就像是一個正常的洞穴一般,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在十米之外,有一團拳頭大小的紅色火焰懸浮在空中,緩緩飄蕩,就像是鬼火一般。空中那沖天的火光原來就是這小小的一團火焰發出的。

這不禁讓葉鋒大奇。先前在火井上面之時,只看到下面火光沖天而起,一團團火屬性能量不斷向上衝擊。葉鋒以爲這下面最起碼也是岩漿之類的東西,卻沒想到,原來所有這一切都是那一團拳頭大小的火焰搞出來的。

“地火……”他心頭劇烈跳動,抿了抿乾澀的嘴脣,說出這句話來。

地火,四方聖火之一,在地下經過千年方纔匯聚而成。其特點是渾厚悠長,綿綿不絕。算是持久力最強的一種火焰。試想一下,如果掌握了這種火焰,火能便會極爲龐大,在同階之中,將會是持久力最長的丹師,這樣在戰鬥之中,便會佔很大的便宜。所以從古到今,有無數人爲了地火而前赴後繼,但卻沒有一個人能真正掌握地火。

而此時,這傳說中才存在的火焰就在葉鋒眼前,觸手可及,這怎能不讓他心頭狂跳。

此時,在這地面之上,絲毫感受不到剛纔的高溫。這更讓葉鋒奇怪,原來這地火像是龍捲風一般,越是中心就越是平靜。

葉鋒抿了抿沾滿血跡的嘴脣,手腳卻了動,想要靠近地火。但這一動才發現,自己根本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他不禁苦笑了一下,盤膝坐了起來,開始恢復靈魂之力。

他也想吸收這裏的裏濃郁的火屬性能量,但他的本命靈火是木系靈火,只能吸收草木系中的火元晶。而這裏全都是地火的能量,所以他半分火屬性能量也吸收不到。

但就在他再次苦笑之時,卻發現那個由血色水晶骷髏匯聚的能量球中,有一絲火屬性能量向自己飄來,緩緩進入自己體內。那火屬性能量一進入體內,葉鋒這才發現,這些能量已經經過血色水晶骷髏的轉化,不用自己費心轉化,就已經是火能了。自己所要做的,只是將這已經是成品的火能存儲進丹田之中就行了。

有了這個發現,葉鋒心中對這血色水晶骷髏驚歎不已。這骷髏似乎能將任何火屬性能量轉化成爲適用丹師的火能,因此丹師在吸收時,就省去了轉化這一步,而是直接儲存就行了。這樣一來,修煉速度自然是比其他丹師快了許多。而且這水晶骷髏對火屬性能量似乎有着特殊的吸引力,無論是什麼火屬性能量,都自動向着這血色水晶骷髏匯聚。難怪骷髏教徒修煉起來比普通丹師速度快幾倍甚至十幾倍,原來全都是拜這寶貝所賜。

想到此,葉鋒咧了咧嘴,艱難一笑,閉上了眼睛,吸收起那一縷火屬性能量來。

現在對他來說,是主要的是恢復靈魂之力與火能,只有這兩樣都恢復了,他才能將這地火吸收了。然後再次出去。

被從上面打落下來,對於葉鋒來說,似乎是福不是禍。不但讓他得到了寶貝血色水晶骷髏,更讓他找到了所有丹師夢寐以求的地火。從這一點上來說,他還真要感謝上面那一幫人,尤其是風鷹。正是風鷹的最後一擊,纔將自己打落下來。

此時小怪見葉鋒閉目修煉,它閒來無事,便好奇地湊在那能量光球跟前,左看看右看看,就像一個好奇的孩子。

葉鋒盤膝修煉,那一縷火屬性能量緩緩向着他丹田之中灌注。這能量的濃郁程度遠遠超出他的想像,修煉一個小時幾乎就等於別人修煉十個小時還要多。漸漸地,在那股能量持續不斷的灌注下,他丹田之中的火龍終於開始變得明亮起來,似乎是被注入了活力一般,開始上下翻騰起來。

但因爲有着王階丹師和四個人階丹師的封印,他還是不能調動火能。看來只有吸收更多的火屬性能量,才能幫助他衝開封印。

就在葉鋒這樣想時,突然,小怪躥到了葉鋒手上,用牙齒輕輕咬了葉鋒一下,葉鋒手上一疼,睜開眼來,斥小怪道:“小怪你瘋啦?”

而小怪卻將頭不斷向着前方點動。

葉鋒奇怪之下,向那裏看去,這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驚。他從未想過會發生這種情況……

只見在五米之外,竟然站着一個看起來有七八歲的小女孩。長及肩部的頭髮隨意披散着,圓圓的臉蛋被地火的光芒映成了紅色,一雙水靈靈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葉鋒。看起來極爲可愛。

但葉鋒此時卻錯愕不已,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在這地火所在的地下洞穴之中,竟然會有着一個小女孩。

他小心地觀察着這女孩,雖然這女孩看起來不像是危險的樣子,但能在這地下洞穴之中出現的女孩,葉鋒可不會認爲她是什麼普通女孩。

這一大一小便這樣互相注視着,足足瞪了有半分鐘,那女孩才終於眨了眨眼,伸出手指着葉鋒,用好聽的童聲說道:“你有四方聖火。”

葉鋒再次愕然,看着那女孩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抿了抿乾裂的嘴脣,問道:“你怎麼知道?”

女孩仍然緊緊盯着葉鋒,像是盯着一個從未見過的玩具一般,答道:“我能感應到。”

葉鋒心中驚訝,這隻有七八歲的小女孩竟然能感應到自己體內的四方聖火,實在是奇怪之極。但下一刻,他突然想到什麼,問道:“你是誰?”

“火靈。”那小女孩一雙好奇的眼睛看着葉鋒,沒有任何隱瞞地回答。

“火靈?”葉鋒有些疑惑,問,“你的名字叫火靈?”

“不是,我還沒有名字。”小女孩見葉鋒誤會她的意思,着急地解釋道,然後指着一旁的地火道:“我是那團地火中產生的靈魂。所以是火靈。”

“地火?靈魂?”葉鋒更加疑惑,他從未聽說過火焰能夠產生靈魂的,而且所有的古籍記載中,也沒有說火焰能夠產生靈魂。雖然有的火焰能微微產生一點靈智,但那根本算不上是靈魂。而且這小女孩看起來就像是實體一般,根本不像是靈魂體。想到此,葉鋒問道:“可你不像是靈魂體。”

小女孩眨了眨明亮的眼睛,答道:“在世間所有的火焰中,地火產生的最早,自從有了大地以來,便有了地火。從大地出現一直到現在,經過了很長很長時間,這麼長時間,已經足夠地火生出靈魂來,然後再吸收大地中的火元晶,凝聚出身體來了。”

葉鋒聽此,心中大奇。如此說來,這小女孩真是地火中產生的靈魂?

“你想吸收地火?”那小女孩見葉鋒不說話,眨了眨明亮的眼睛問道。

葉鋒見小女孩這樣問,心中微微一驚。既然這小女孩是地火的靈魂,那定然是不容許自己吸收地火的。想到此,他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小女孩卻盯着葉鋒的臉說道:“上面那個可怕的老頭也想吸收地火,可是溫度太高,他只下到一半,就被地火燒傷了。最後他只能把地火關在這裏,連我也關在了這裏。你體內有四方聖火中的一種,地火能感應到,所以你掉下來時並沒有被地火燒傷。”

葉鋒聽到這裏才知道,原來自己沒被高溫燒傷,是因爲體內有着龍火的緣故。而且也從小女孩的話中聽說了她所說的那個“可怕的老頭”自然是指骷髏教主了。


“這裏就我一個人,一點也不好玩。我想出去,可是上面被那老頭封住了,不久前這洞的另一面又來了一隻長得很可怕的蟲子……嗯,如果你把那隻蟲子趕走,我就讓你吸收地火。地火可是很聽我話的,如果我不讓你吸收,你是吸收不了的。”那女孩最後這兩句話像是努力要威脅葉鋒,但她那一副可愛的神態,怎麼看都像是小孩在賭氣一般,不但沒能嚇到葉鋒,倒讓葉鋒有些想笑。

但就在此時,葉鋒體內猛然一陣劇痛傳來。這陣劇痛來得毫無徵兆,在沒有準備之下,他不禁倒在了地上,手腳都抽搐起來。劇烈的痛苦讓他之前受的那些傷口都已經不顯得疼了。疼痛直過了十多分鐘,才慢慢平息,此時的葉鋒已然渾身是汗。

那女孩一副驚恐的樣子,似乎是被嚇到了。直到葉鋒不再抽搐,片刻之後,她才小聲問道:“你……怎麼了?”

葉鋒深呼吸了一口,苦笑了一下,道:“中毒了。”

先前被骷髏教主逼供時,葉鋒體內被注入了毒孃的毒液,雖然只是極少的一點,當初葉鋒用火能還能壓制住,但現在自己的火能被封印,毒性便再次發作。而且骷髏教主說過,中了毒孃的毒,只要當時解不了,之後就再也不可能解掉。也就是說,葉鋒最終是要死在這毒液之下。想到此,葉鋒的表情不禁有些暗淡。

小女孩聽到葉鋒說到中毒二字時,不禁“咯咯”地笑了起來,似乎是非常開心。

葉鋒不禁皺眉瞪了小女孩一眼,我中毒了你還如此開心,盼着我死麼?

小女孩在笑完之後,對葉鋒說道:“地火對所有的毒都有壓制作用,因爲所有的毒都是從大地之中產生的。所以只要你吸收了地火,你中的毒就會被壓制下來。所以你就一定要幫我去趕走那隻可怕的蟲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