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兩人都嚇壞了,第二天之後就離開安市回到了仁安縣,就這樣慢慢地把林不凡撫養長大。

在仁安,除了他們自己,沒有人知道林不凡不是他們的親生兒子。

林不凡越聽神色越陰沉,這麼說來,父母真不是要拋棄自己,甚至是被人追殺,他忍不住地問:「那個男子,他跟我有什麼關係?」

「小凡,你別緊張。我們當時問了,他不是你父親,只是負責轉移你的護衛,具體就不清楚了。」楊慧忙說。

林不凡神色稍微緩和,怎麼都沒想到自己還有這等身世。若是這樣的話,自己還真不能完全怪父母。

只是就憑著幾件衣服,又如何去尋找他們。

「爸,媽,謝謝你們告知我這一切。總之不管如何,你們永遠都是我最愛的爸媽。」林不凡再次說道。

這一次說這話跟之前意義又完全不同,楊慧兩人自然非常高興。

楊慧高興之餘,想到一事,又立刻回去房間,好一會才拿出來一隻纖細的玉鐲,晶瑩剔透,特別好看。

「給!」

「這是?」林不凡如今也是有些識貨,一看這玉鐲就絕對非同一般,實在太晶瑩好看了,握在手裡更有一種涼涼的舒適感。

拿出去賣的話,恐怕最少能賣幾十萬。

「玉鐲,小時候戴在你手裡的。這個東西,或許能幫助你找回自己的父母。」楊慧說

林長風點了點頭道:「是啊,這東西哪怕我這個外行,都看出來特別值錢,碰到你父母肯定能認識吧。說起來,之前有一次我看你媽太苦了,要拿出來賣了,可是她怎麼都不允許。」

林不凡接過玉鐲,硬咽著點頭道:「爸,媽,謝謝你們!」

「謝什麼,這本來就應該早點告訴你的。拖到現在,也是擔心你還不夠成熟,無法接受這些。但是現在不一樣,你長大了。」楊慧說。

「是啊,不過小凡,雖然你現在本事不小,但那些殺手看起來很厲害。如果你真要查探父母的事情,千萬要特別小心。」

「嗯,我會注意的。」林不凡點了點頭,突然上前跟面前的父母抱在一起,動情說:「爸,媽。不管日後如何,你們永遠都是我最愛的爸媽。在我心中,你們就是我的親生父母,沒有人可以取代你們的地位。」

「嗯!好孩子…」楊慧很激動,她一直挺不願意說這個,就是怕林不凡因為有親生父母對他們不一樣。

林長風也是非常開心,這個孩子他們沒有白養。到了這時,他們也是讓林不凡趕緊回房間去休息。

林不凡直接把箱子搬進了自己的房間,看著那一堆衣服,還有手中的玉鐲,微微地發獃。

玉鐲握在手中,隱隱地開始有了一些溫熱,特別舒適。毫無疑問,這是絕對上等極品玉鐲。

自己父母的來歷也絕對不簡單,只是事隔多年,自己如何尋找。

算了,都已經過去這麼多年,自己現在有最好的爸媽,又何必自尋煩惱。說起來,他跟這父母確實沒什麼親情感覺。

隨手把東西收進了須彌戒中。

這時,林不凡手機響起,是表姐曹琴打來的:「表姐。」

「嗯,回家了沒?」曹琴之前給林不凡打過電話,知道他一直在外面忙碌。這不,等了好久很晚才給他電話。

不知為啥,沒確定林不凡安然無恙,一下子竟有些睡不著。不知何時,她發現自己對林不凡越來越關心。

「回了,有什麼事嗎?」

「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啊。」

「當然不是,表姐能給我打電話,我可是非常開心的。」

「這還差不多,我就是看你白天挺傷心的,現在沒事吧?」

「沒事,不就是被人甩了。」

「說的輕巧,你白天可不是這種表現。」

「那是一下子完全無法接受,不過現在真沒事了。」

「是嗎,要不你出來下,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沒事?」曹琴問。

「太晚了,要不明天見吧。」林不凡忙說。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要跟表姐出去,這樣多不好,萬一被人看到要說閑話的。

「行,那你好好休息。還是那句話,天底下好女人多是,沒必要掉在一棵樹上。更何況,你現在還是狀元。」

「明白!」

林不凡放下手機,腦海中再次浮現舒雅的身影。天底下好女人是多,漂亮的女人也多,可是舒雅卻只有一個。

「傷心了,難過了?」仙女姐姐這時竟然冒出聲音來。

林不凡苦笑,仙女姐姐對自己還真是夠狠,都這時候竟然還一副嘲諷的語氣。

是不是覺得我不該這麼說話,我看你就是自找的。」仙女姐姐再次開口。

「仙女姐姐,我最近沒有得罪你吧。」

「誰說沒有,你天天都在得罪我,我恨不得出來掐死你!」

「…」 「讓你整天不好好努力,不讓自己變得更強大。你想想,你要是非常強大,舒雅會離開你嗎?」

「我…」

「我什麼,還不承認。舒雅其實是喜歡你的,她離開你只有一個原因,你太弱了。」仙女姐姐說話還真不客氣。

林不凡火大了,怒懟道:「我哪裡弱了,我已經向她展示很多強大的能力了。」

「強大能力,你是說你考了狀元嗎?全國每年多少狀元,他們又有幾個成為真正有權有勢之人?還是說你會做一手好菜,連先天高手都比不上的垃圾實力?拜託,別傻了,就你這樣離舒雅的目標差了十萬八千里。」

林不凡鬱悶了:「仙女姐姐,你這樣在別人傷口上撒鹽是不是不好?」

「撒鹽,我還想給你塞幾十包鹽呢。只是一個女人而已,竟然讓你這麼魂不守舍。你是誰,你未來可是要成為整個地球最強大全能男人的。」

「你也說了,那是未來,我這不是還在慢慢成長嘛。」

「不罵醒你,你哪知道成長。總之你給我聽好了,從明天開始,振作精神,做一個全新不一樣的自己。否則的話,小心我給你使絆子。」仙女姐姐哼哼道。

其實她也暗暗納悶,自己看他這樣老想著舒雅,心裡實在非常不舒服。

「好吧,我聽你的。」

「這還差不多,尤其記住,碰到特別優質的極品美女,能上一定要立刻就上。不能上的話,也要創造條件上。」

「比如,你那個表姐曹琴,相信你只要稍微施展手段,她肯定就會乖乖躺你懷裡了。還有,蘇雨菲,趕緊的。」

「……」

林不凡下定決心,好好改變自己。

當然了,對於仙女姐姐最後幾句話,他是絕對持保留意見的。那樣做或許能幫助自己更快強大增長,但那樣的話自己還是人嗎?

這一夜,他沒有修鍊,好好洗了個澡就蒙頭睡覺。

早上九點,林不凡找到一套不錯的簡單休閑服。衣服很便宜,一套才不到一百,但挺合身好看。

今天可是要去天海市的。

剛穿完褲子,門就被推開了。昨晚貌似沒有鎖門,他還以為是老媽進來了,抬頭一看,楞了一下。

那不是表姐曹琴嘛,只見她穿著超短牛仔褲,露出了修長細白的長腿。上面則是花白襯衣,胸前特別火爆。

襯衣牛仔褲,真是把火爆身材完全展露。她就不能悠著點穿,老是喜歡這麼火爆,也不怕惹來壞人。

曹琴看見林不凡樣子,臉色不由一紅。這可是男人房間,尤其對方還沒穿上衣,忙趕緊轉過頭去。

林不凡則是快速地把上衣穿好,才問道:「表姐,你怎麼來了?」

「看你啊,你真的沒事了?」曹琴這轉過頭說。

「當然沒事,一切都過去了。」林不凡笑著說,經過這麼一夜,關於舒雅的事情他已經徹底壓抑在心底深處了。

「那就好,昨天你那個樣子太嚇人了。真不知道是哪個女孩,瞎了眼竟然會跟你分手。」曹琴憤憤不平。

「表姐,不說她。你這樣請假回來,會不會影響學習啊?」林不凡轉移話題。

「沒事,我雖然不是天才,但學習還是可以的。更何況大學一兩天不上課沒什麼,上午有什麼安排沒?」曹琴可是打算找林不凡來個雙人上午游的。

說到這個,林不凡手機響起。他拿起一聽,對面傳來了雲夢動聽的聲音:「不凡,準備好了沒?」

「好了,要不我自己過去吧?」

「不用,我安排的人已經到你家門口了。」

「行,既然這樣,我馬上出發。」林不凡放下手機,對著曹琴無奈道:「表姐,今天上午我要去天海市一趟,實在沒空。」

曹琴聽到林不凡打電話說的話,有點小鬱悶。但一聽他這話,楞了一下,立刻問道:「你現在要去江海市?」

「對啊。」

「正好,順路!」曹琴臉上露出喜色:「你等我一下,我回家拿點東西。」 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她本來打算下午回去,現在自然提前。

林不凡怔了怔,還沒回過神曹琴已經跑開了。只好自己隨便準備點東西,塞進了須彌戒當中。

雖然空間不算太大,但裡面還是非常空曠的,因為根本沒放多少東西。

林不凡走出來后,一下子就看到門口停著一輛車子,立刻走了過去。

車上司機看到下車快步上前,恭敬道:「林公子,你好!」他以前雖然沒見過林不凡,但卻有林不凡的照片。

「不用那麼客氣,叫我林不凡就行。」

「林公子客氣了。」司機恭敬道,這可是雲總特別叮囑要好好招待,他哪敢怠慢。

林不凡只能任由他,趁著站在那等著,猶豫一下拿出手機,反撥打回去給雲夢。

「林不凡,你可別告訴我有事不能來。」雲夢語氣不善,直接堵死。

「當然不是。」林不凡苦笑一聲,他內心深處還是放不下舒雅,說:「是這樣,你人脈廣,我想讓你幫我查個人。」

「查人?」雲夢問道:「什麼人啊?」

「她叫舒雅,就是上次被你車撞的。」

「舒雅,你女朋友啊?」

「不是!」林不凡忙說,人家都甩了自己,現在應該不是吧。

「哦,大概什麼來歷?」聽到不是女朋友,雲夢感覺心裡都稍微舒服一些。

「不清楚,總之應該是來自一個大家族。」從舒雅的表現等來看,她的家族應該非常不簡單。

「大家族啊,那就好辦多了。等一下你把照片跟名字發給我,如果她沒有改名的話,我保證等你到天海市,就有答案了。」

「好的,麻煩你了。」

「沒事,我還有很多要麻煩你的地方呢。」雲夢掛了電話,暗暗嘀咕。上次那女孩可是很漂亮,林不凡還拚死相救,他們真的不是男女朋友關係嘛。

林不凡剛放下手機,就接到熊文清打來的電話,竟然是說拍賣會的事情。正好,他正要去天海市,就應了下來。

這時他看見曹琴背著一個旅行包下來,要跑向他家,忙喊道:「表姐,這裡!」 “胖子,屠蘇呢?”以最快的速度走進監控室,卻見胖子獨自一人正坐在牆角發呆。我慌忙上前搖他的肩膀,語氣也焦急萬分:“我叫你看好屠少的呢?”

“他……”胖子擡頭看着我,眼神里居然流露出深深的委屈:“他……”

“說啊!”由於心急,我的口氣自然有些兇狠。胖子被我一嚇,不由得連連擺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我一時氣急,揚起拳頭就想揍胖子。可剛擡起手,又頓在了半空中。

“屠蘇去哪裏了?”緩了緩語氣,又定了定神,我再次開口道:“告訴我,好不好。”

“被……被人帶走了。”胖子終於吐出這麼一句,又沮喪地低下頭來:“對不起。”

“被誰帶走了?”

“我……我……好像……”胖子支支吾吾,怎麼都說不出一個所以然。——我盯住他的眼睛,心急如焚卻無可奈何,一時間竟只剩下心臟劇烈的跳動,差點沒背過氣去。

“嘶——”就在我和胖子糾纏的時候,監控室外忽然傳來一陣喧鬧。車輛的剎車聲和說話聲夾雜在一起,明顯出了事。

我心裏一個咯噔,只得先拉起胖子朝門外走去。——如果屠蘇真是被人帶走,那麼暫時應該不會受到傷害。而李錚和那羣倖存者還在街上,難道遇見屍羣了?

“臥槽!”出了監控室,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輛黑色越野。車旁正圍着五六個男人,無一例外地看上去凶神惡煞,來勢洶洶。其中不但有亞洲臉,甚至還有兩個非洲人。

之所以令我如此吃驚,是因爲我清楚地看到其中的一個男人竟然是楚蕭寒!

“呵,冤家路窄。”楚蕭寒冷冷盯住從便利店內走出來的李錚,從容地瞄了一眼自己手臂上那不知是否還在運轉的名錶:“這才一天呢,又見面了。”

“還帶了不少幫手啊。”未等李錚回答,楚蕭寒忽然又轉向辰哥的位置:“這位是。”

“屠蘇呢?”沒想到李錚完全無視了楚蕭寒的存在,匆匆朝我走來。手中的D9漸漸握緊,警覺的同時好似也在等待下手的時機。

“不見了……”在李錚面前,我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慌亂:“胖子說被人帶走了。但不知是誰。”

聞言,李錚突然轉過身去。盯住楚蕭寒那一夥人的眼神裏充滿殺意,好像在詢問什麼。

“誰不見了?你……你還沒死?”楚蕭寒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時,忽然瞳孔放的極大。那種徹骨的驚恐在臉上竟顯得有些可笑。我注意到他手裏正捏着一把匕首,不過此時已經開始抖動起來。這中年男子失態的模樣令周圍的幾個人驚懼萬分,紛紛不可置信地盯住了我和李錚。

“怎麼回事?”片刻的寂靜後,辰哥倒開口了。——這條路上的喪屍好像都不見了蹤影,不知是被楚蕭寒清理乾淨,還是之前辰哥的大屠殺所致。本就荒涼的小路如今顯得更加淒涼,幾隊人馬的對峙更是給這片場景添上了一份蕭瑟。

“屠蘇在哪?”李錚沒有理睬辰哥,慢慢朝楚蕭寒走去。手中的D9反射着冷光,語氣也沒有任何感情色彩。

“什麼屠蘇?”楚蕭寒被這樣的氣勢一怔,卻沒有鬆口:“誰是屠蘇?”

“你聽着。”李錚忽然停住腳步,D9狠狠指向楚蕭寒的臉頰:“你想幹什麼我不管,你是誰也和我沒關係。但你如果傷了我們的人,我發誓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喲,口氣不小。”我注意到楚蕭寒的腿開始顫抖,卻不易察覺。或許是爲了壯膽,楚蕭寒居然朝前垮了一步:“那我倒很想知道,怎麼纔算生不如死?”

“殺了他!”還沒等李錚回答,楚蕭寒忽然轉頭一聲令下。霎時間,他身後那幾個強壯的男人竟立刻衝上前,把李錚圍在了中間。

“熙雯,你和你哥背叛我。我不會手下留情。”楚蕭寒見手下如此賣力,不由得有些得意。轉向身旁的熙雯,他突然揚起手中的匕首:“不讓你變喪屍,已經仁至義盡。”

說着,他竟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手起刀落,熙雯的脖子立刻被扯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這柔弱的女子驚恐地瞪大雙眼,右手捂住脖子發出“咯咯”的聲音,卻愈發地站立不穩。下一秒,單薄的身軀便直直朝前倒了下去,伴隨着噴涌而出的鮮血,瞬間染紅了一大塊柏油路面。

“啊!!”熙雯倒下的同時,便利店內突然傳來一聲尖叫。我眉頭一皺,認出這聲音來自於那個抱孩子的母親。

楚蕭寒聞言猛地扭頭,卻見一個慌張的人影從便利店內衝了出來。人影抱着一個幾歲的孩子,慌不擇路地向街道另一側逃去,試圖離開楚蕭寒等人的視線。

“唰!”熟料人影纔剛跑出兩步,胸口便被利刃割開了一道缺口。——楚蕭寒面色陰狠,手中的刀子更是流淌着粘稠的血液。人影手中的孩子驟然落地,哇哇大哭。而那位母親卻愣愣地盯住插在自己胸口的那把利器,顫抖着跪了下來。

“一個都別想走。”楚蕭寒狠狠地朝她臉上啐了一口,語氣令人不寒而慄:“這末世裏,比的就是誰狠。我楚蕭寒從黑社會混到今天,只要我想,我隨時可以幹掉任何人!”

“你放手!”一旁的辰哥和瘦高個見狀,一時間臉色扭曲起來。——我第一次在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臉上見到這樣的表情。怒目圓睜,肝膽俱裂,聲嘶力竭……這些詞似乎都無法描述他如今的表情。而下一秒,辰哥便如一頭髮怒的獅子般朝楚蕭寒衝了上去。瘦高個更是在未近身前瞄準了敵人的脖頸。

場面一片混亂。依稀聽到便利店內傳來隱隱的啜泣和咆哮,夾雜着壓抑的哭聲。楚蕭寒一把抽出血紅的刀,毫不畏懼地朝辰哥迎了上去。而瘦高個在焦急時失了手,一支箭從楚蕭寒耳邊擦過,甚至差點傷到辰哥。

與此同時,楚蕭寒的那些手下似乎十分懼怕李錚。——老大讓他們圍住,他們別無選擇。但包圍對手後,五人中誰也沒有率先動手。

我朝李錚瞥了一眼,卻見他緩緩將D9插回了腰間。我一愣,而下一秒,便迅速明白了他的意思。

圍住李錚的實際有五人,但此時其中三人的注意力已被楚蕭寒吸引,露出猶豫的神情。剩下的兩人雖然健壯,卻好像只有蠻力。左側的是一個矮胖男,而右側則站着一個黑大個。他們並未被楚蕭寒那裏的動靜吸引,依舊面目猙獰地盯住李錚,慢慢揚起了手中的刀具。

“啊!”忽然聽得一聲慘叫。李錚一個迴旋踢結結實實踹在黑大個的胸口,踢得後者一個趔趄,武器立刻脫了手。矮胖男見狀,慌忙揮舞刀子上前幫忙,卻被李錚靈巧地躲開。

黑大個的反應也快。這一腳並沒有讓他倒下,僅僅後退幾步便再次站穩。右手的拳頭帶着風聲直直地撲向李錚,力道之大可見一斑。

“咔嚓!”

“啊!”

本該是一副血腥的暴力場面。——李錚中拳倒地,被身後的矮胖男乘虛而入。可令我沒想到的是,李錚卻在拳頭打來的一瞬間一把捏住,用巧力向右側狠狠一扭。黑大個的身體頓時扭曲成奇怪的姿勢,側身重重摔在了地上。而原本試圖從背後乘虛而入的矮胖男,手裏的刀鋒也僅僅擦到了李錚的鎖骨。

“撕拉!”

李錚的衣領被利器劃開,一絲鮮血也隨着傷口緩緩淌下。但這並未傷到他的要害。上衣被撕開一個大口子,李錚索性一下扯掉了整件T恤,露出堪堪肌肉的上身。

我已經完全驚呆了。楚蕭寒和辰哥扭打在一起,不知誰勝誰負。瘦高個屢次想上前幫忙,卻都被刀鋒逼退。由於打鬥的激烈,爲了不誤傷自己人,他的袖箭派不上任何用途。便利店內沒有人出來幫忙,有的只剩下小聲的哭泣和壓抑的驚叫。熙雯和那個母親躺在地上,屍體如垃圾般地無人問津。被丟棄的孩子還在嚎啕大哭,全然不知自己面前正上演着一場生死成敗的人間慘劇。

聽到黑大個的慘叫,原本糾結是否上前幫自己老大的三個男人終於調轉方向朝李錚圍了上去。扶起慘叫的黑大個,又拍了拍矮胖男的肩膀,三個身手明顯高出一等的男人向李錚發出了無聲的宣戰。 曹琴聽到聲音楞了下,忙走過來,驚訝問:「還有車送你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